上一章

二次到访

作者:麦栗子  发布时间:2015-08-17 23:14  字数:2637 

  “戴......戴木,你怎么在这儿?”墨子目瞪口呆地看着面前的男孩,结结巴巴地问。

  符栗刚开始时也受到了惊吓,但是仔细一想呆木在这儿也是合情合理的。毕竟莫棋和呆木是朋友。

  “戴木同学,我代表组织很严肃地问你一句,你为什么不接组织的电话?”符栗抢先一步开口道。呆木好像听不懂似的看着符栗,许久才回应道:“先进来吧。”

  “哦,我当是谁呢。”一个清脆的男声带着调侃意味从屋内传来,很快它的主人就现身了,套着一件白色的T恤衫,“这次看样子还有别人啊。美女,叫什么名字?”

  “丁墨子。很高兴认识你。”墨子很有教养地朝着对方微笑了一下。这自然是徒劳的,莫棋这种人从阿飞变成十佳少年只差一个符警官,别的人做什么都是在涨他的气焰。

  符栗和墨子关上门,走进了客厅。看得出墨子对莫棋家的装修品味还是持有十分欣赏的态度,一直饶有兴趣地盯着几个由废旧灯泡改造成的小盆栽。符栗咳嗽了一声,免得这一屋子的人都不在状态。这一声果然有成效,莫棋十分体贴地问她要不要吃点感冒药。

  “首先,戴木你为什么会在这儿?不对,再怎么样你也得接电话啊。”

  “我的手机调成了静音。”呆木的眼睛毫无波澜地注视着手中的玻璃杯。

  “好了,我们木头今天早上照顾我来了。”莫棋笑嘻嘻地回应道。符栗瞪了他一眼,心说你昨天怎么闹腾不起来呢。

  “嗯。我来问他一些事情,顺便就给他买了点儿药。”呆木配合地答道。

  “那我们言归正传。你们讨论出了什么结果吗?”

  “嗯,我调过来以后,打算多了解一些这个案子的情况。我拜托几个法医科的同事帮我解释了一下那份尸检报告。但是,客观来说,我不希望你们几个未成年的在校学生卷进这个案子来。这是我做人的底线”

  “可惜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你觉得我们还能全身而退吗?”符栗不客气地指出。

  “没错,至少这件事情不能止于途中。”墨子也附和道,“要是完全没有插手进来还好,现在已经没办法了。不要在意年龄的问题了,我们会帮忙找到答案的。”

  符栗心里暗爽,墨子终于说了一句彻底贯彻本社革命主义精神的好话了。莫棋也是一脸无奈的样子,但看他离妥协也只有一步了。

  “告诉我们。”呆木说话总是言简意赅,成功成为了逼迫莫棋降低底线的最后一个筹码。他甩出一本笔记本,装模作样地耸耸肩:“要的东西我整理在里面了。”

  呆木抻着手将东西拿了过来。想通过呆木的表情来了解上面写了什么简直是天方日谭,过了五分钟,呆木面不改色地将笔记本传给了墨子。墨子的表情就有意思了,挤眉弄眼的。

  符栗刚一触碰到笔记本的封面,便迫不及待地将其打开。不得不说莫棋的这位同事实在很有耐心,就像幼儿园老师一样循循善诱地把课程传达给还懵懂无知的学龄前儿童们。符栗逐字逐句地读下去,发现了一些极其异样的东西。

  死者的死因是中毒,这是毋庸置疑的。但是在她的胃部和脚部血液均有氰化物残留。目前很难证明哪一种在前,哪一种在后,可以判断两者的时间是十分接近的,也许只是十几秒的差距。

  目前为止,死者生前食用的东西没有任何毒素,这一点之前就已经有说明,所以并不清楚胃部氰化物的来源。而脚底的孔状伤口很明显是由尖锐针状物体造成的,而关于在陈钟家里发现的针筒等物件,虽然有着陈钟的指纹,在针筒顶部装置针头的位置也有残留的氰化物毒素,但遗憾的是,针头并没有找到,也不能做血液检验,更不用说基因比对了。所以就算知道陈钟是凶手,证据不足依旧无济于事。

  还有一个很奇怪的地方,当警方在核查死者的所有物时,不但没有发现之前目击证人所说的缝补的东西,而且她被运往医院时是赤足的状态。不过很有可能是当时情况紧急,在运送死者时不小心将她的鞋遗失在路途。

  案件愈发扑朔迷离了。符栗放下笔记本,心里面怪怪的。她一直都以为自己在不断朝着结尾逼近,但每次的新发现都让她心生质疑。难怪老符不让自己碰这方面的东西,既危险又烧脑,典型的卖力不讨好。

  “怎么样?小侦探们有何感想。”莫棋戏谑地端起咖啡杯品了一口。符栗暗骂自己没用,心里想什么都挂在脸上,别人估计一眼就看穿了。

  “其实也并非没有一点成果。”呆木突然一本正经地回击道,“首先,在尸检报告的结果彻底出来之前,我们很难在这方面妄下论断。但是从常识的角度来想,脚部是很难触碰到的一个部位,除非是十分亲近的人。更何况,陈钟再愚笨,至少也明白这些东西不能留,能在家里找到这些东西肯定不正常。”

  “你是说,陈钟是被栽赃陷害的?”

  “这不一定,因为也有人利用这样的心里反其道而行。这点姑且不论,说一说死者中途离开的事。最近的公厕距离这里可能只需要1分多种,时间上来看没什么可疑的,如果中途她见了一个人,时间上略有紧迫,但也还算来得及。陈钟在那段时间确实没有确切的不在场证明,所以他有嫌疑。

  还有,想杀害死者的恐怕不止一个人。虽然都是同样的毒药,但是手法并不相同。没有人会设计两种方案同时对付同一个人。目前的线索有限,可能只能串联起那么多。不过有一件事情很巧,涉案人员和被害人的关系都比较熟悉,可能这一点也为作案提供了先机。想知道更多,可能我们要去一个地方。”

  “什么地方?”墨子问。

  “追本溯源。去舒允和小桐的家,也许可以找到相关联的东西。”呆木淡然道。

  不得不说这个想法符栗早就有了,一开始是出于一种好奇,后来则是深藏于心的隐隐约约的第六感。这种毫无概念的东西左右她许久,却一直被理性的一面压迫着。其实这件事肯定是毫无害处的,也有很大概率获取意外发现,最重要的问题主要还是怎么说动小桐带他们去自己家。小桐的很多行为都表明她是一个早熟且防备心极强的少女,符栗可不会天真到小桐叫了她几声狐狸姐姐就认为小桐真的有和她亲近的意向。

  “符栗,你那里不是有小桐家的座机号吗?打一个试试。”墨子戳戳她的肩膀,提醒道。

  “上次我爸......额,出于某些原因我已经删了,我发给你的东西里面应该有,你看看。”符栗这里特地留了个心眼,不能把自己的行为全抖出来,毕竟这里还有个刚刚成为符警官下属一员的莫棋。万一他暴露侦探社了怎么办?自己可担不起这个风险。

  “噢。你上次发那些照片啊,我看了几张,真是......”墨子一边翻手机,一边开口畅谈。符栗把手伸到旁边暗暗掐了她一下,墨子很愤慨地看着她,但是符栗摆了个不是很夸张的鬼脸,多年的战友默契就在此刻体现。墨子不明就里地闭上了嘴,专心致志地找电话号码。

  “找到了。”毕竟是在图片上,墨子让符栗把号码记下来。符栗刚要拨过去,莫棋的手机却很突兀地吵了起来。符栗正打算吐槽一番那鬼哭狼嚎般的手机铃声,莫棋面露惊讶地挂了电话。

  “有进展了。”莫棋的表情五味杂陈,“准确来说,案子破了。陈钟那边已经承认他下毒的事了。”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蛇女

我一公司底层的跑腿文员,一朝穿成140多斤的肥婆。

作者:璇墨
标签:悬疑

诡女

我叫钏儿,是一个不祥之人,他们都管我叫灾星。

作者:枉凝眉x
标签:悬疑

阴阳往生

一个婴儿的降生,却给整个村带来了前世的梦魇。

作者:黑灯瞎火去赶路
标签:悬疑

安能年少不轻狂

少年不良,热血轻狂! 这是一个懦弱少年成长的故事!

作者:拼命第一郎
标签:青春

我嫁给了山村老尸

师范毕业,我被分配到一所很偏远的山村小学当老师。

作者:水刃
标签:悬疑

男人不窝囊

我的妻子温柔贤惠,青春漂亮,谁知道有一天……

作者:扫雷达人
标签:都市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