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二十二章 无路可走

作者:西树热风  发布时间:2015-08-20 08:00  字数:1065 

  一阵猛烈的刹车声,让两个各怀心事的人突然把目光看向赫连明月。
  赫连明月从车上跳下来,走到车子后面的挡风玻璃上,用一个小棍去戳还黏在玻璃上的蜗牛。
  赫连明月所说的没有路,并不是真的无路可走,在他们的面前,一个由木头搭成的、像女人的细腰一样的小窄桥立在那里。
  “别动!”褚一刀低喝道,转身拿过一袋食盐和一把柳叶刀。虽然蜗牛的体积很小,但是他也不能硬生生的将拽下来,把共子珣的肉咬掉了不说,没准还把蜗牛的触角留在共子珣的身体里。
  “哎呀妈妈呀!”共子珣哆嗦了一下。
  蜗牛呈淡粉色,不仅如此,颜色还以肉眼可见的态势逐渐变深。两只蜗牛并排贴在一起,猩红的血液顺着它们俩相连和旁边的位置成溜的流下来。
  共子珣和褚一刀却被眼前的情形惊出了一身寒毛。
  风雨飘摇中,寒气源源不断的冒上来,像是舞台上用干冰营造出来的效果。
  “一刀,你哥哥我这后背上是不是被蜗牛咬了啊!”共子珣抻着脑袋要往后视镜那凑,结果被褚一刀一把按住脖子给拽了过来。
  “阿嚏!”共子珣抓紧自己的衬衫,三步作两步凑到了褚一刀的身边。
  共子珣懵懵地往后扭着脸,反转胳膊将手掌搭在自己的右肩上摸了一下,确实觉得粘糊糊的,手伸回来一看就下了一跳,满手的血!
  赫连明月也吓了一跳,脸色煞白地踩上了刹车。
  共子珣懵懵地往后扭着脸,反转胳膊将手掌搭在自己的右肩上摸了一下,确实觉得粘糊糊的,手伸回来一看就下了一跳,满手的血!
  褚一刀将酒精棉按在他的肩膀上,低头研究这两个蜗牛。蜗牛的已经呈鲜红色,触手还长长的伸在外面微微的蠕动。再看共子珣的肩膀,密密麻麻的几个窟窿眼,就跟蜜蜂的蜂巢一样,也类似网络上极其盛行的一张由PS合成的照片----莲蓬-乳。
  “我不疼,就是有点害怕。”共子珣讷讷的说。
  一阵猛烈的刹车声,让两个各怀心事的人突然把目光看向赫连明月。
  可能是巨大的蜗牛崩坏了赫连明月的脑神经。一向娇媚的她动作十分的简单粗暴,硕大的蜗牛‘当’的一下砸在地上,跟脚上踩着风火轮一样飞快的爬走了。
  “你忍着点啊!”褚一刀拽开食盐的袋子。
  
  褚一刀将酒精棉按在他的肩膀上,低头研究这两个蜗牛。蜗牛的已经呈鲜红色,触手还长长的伸在外面微微的蠕动。再看共子珣的肩膀,密密麻麻的几个窟窿眼,就跟蜜蜂的蜂巢一样,也类似网络上极其盛行的一张由PS合成的照片----莲蓬-乳。
  褚一刀时机找的特别好。蜗牛受到了盐的刺激,猛地一收缩,也不敢吸血了,他这么一拽,蜗牛就轻松下来了。
  风雨飘摇中,寒气源源不断的冒上来,像是舞台上用干冰营造出来的效果。
  风雨飘摇中,寒气源源不断的冒上来,像是舞台上用干冰营造出来的效果。
  褚一刀将酒精棉按在他的肩膀上,低头研究这两个蜗牛。蜗牛的已经呈鲜红色,触手还长长的伸在外面微微的蠕动。再看共子珣的肩膀,密密麻麻的几个窟窿眼,就跟蜜蜂的蜂巢一样,也类似网络上极其盛行的一张由PS合成的照片----莲蓬-乳。
  赫连明月从车上跳下来,走到车子后面的挡风玻璃上,用一个小棍去戳还黏在玻璃上的蜗牛。
  “阿嚏!”共子珣抓紧自己的衬衫,三步作两步凑到了褚一刀的身边。
  “一刀,你哥哥我这后背上是不是被蜗牛咬了啊!”共子珣抻着脑袋要往后视镜那凑,结果被褚一刀一把按住脖子给拽了过来。
  “哎呀妈妈呀!”共子珣哆嗦了一下。
  共子珣和褚一刀却被眼前的情形惊出了一身寒毛。
  褚一刀不答话,将手里盐迅速的倒在他的肩膀上,随后右手稳准狠的用力,同时将那两个小蜗牛揪下来。
  褚一刀不答话,将手里盐迅速的倒在他的肩膀上,随后右手稳准狠的用力,同时将那两个小蜗牛揪下来。
  共子珣颤着手就要摸到自己的后背,结果一把被褚一刀打掉了手。
  “一刀,你哥哥我这后背上是不是被蜗牛咬了啊!”共子珣抻着脑袋要往后视镜那凑,结果被褚一刀一把按住脖子给拽了过来。
  赫连明月所说的没有路,并不是真的无路可走,在他们的面前,一个由木头搭成的、像女人的细腰一样的小窄桥立在那里。
  赫连明月从车上跳下来,走到车子后面的挡风玻璃上,用一个小棍去戳还黏在玻璃上的蜗牛。
  褚一刀不答话,将手里盐迅速的倒在他的肩膀上,随后右手稳准狠的用力,同时将那两个小蜗牛揪下来。
  “我冷。”共子珣掀开眼皮可怜巴巴的说,褚一刀看他一眼,无奈的脱下自己的黑色衬衫,递给共子询,自己只穿着打底的白色短袖。
  赫连明月也吓了一跳,脸色煞白地踩上了刹车。
  “没路了。”赫连明月扭过头无奈地对褚一刀说。
  共子珣懵懵地往后扭着脸,反转胳膊将手掌搭在自己的右肩上摸了一下,确实觉得粘糊糊的,手伸回来一看就下了一跳,满手的血!

  “哎呀妈妈呀!”共子珣哆嗦了一下。

  赫连明月也吓了一跳,脸色煞白地踩上了刹车。

  “明月,你继续开车!”褚一刀喊了一声。他用力的将共子珣的衬衫从领口一撕到底,两个乒乓球那么大的蜗牛就软趴趴的趴在共子珣的肩膀上。

  “别动!”褚一刀低喝道,转身拿过一袋食盐和一把柳叶刀。虽然蜗牛的体积很小,但是他也不能硬生生的将拽下来,把共子珣的肉咬掉了不说,没准还把蜗牛的触角留在共子珣的身体里。

  蜗牛呈淡粉色,不仅如此,颜色还以肉眼可见的态势逐渐变深。两只蜗牛并排贴在一起,猩红的血液顺着它们俩相连和旁边的位置成溜的流下来。

  赫连明月所说的没有路,并不是真的无路可走,在他们的面前,一个由木头搭成的、像女人的细腰一样的小窄桥立在那里。

  “一刀,你哥哥我这后背上是不是被蜗牛咬了啊!”共子珣抻着脑袋要往后视镜那凑,结果被褚一刀一把按住脖子给拽了过来。

  “别动!”褚一刀低喝道,转身拿过一袋食盐和一把柳叶刀。虽然蜗牛的体积很小,但是他也不能硬生生的将拽下来,把共子珣的肉咬掉了不说,没准还把蜗牛的触角留在共子珣的身体里。

  “你忍着点啊!”褚一刀拽开食盐的袋子。

  “我冷。”共子珣掀开眼皮可怜巴巴的说,褚一刀看他一眼,无奈的脱下自己的黑色衬衫,递给共子询,自己只穿着打底的白色短袖。

  共子珣颤着手就要摸到自己的后背,结果一把被褚一刀打掉了手。

  “我不疼,就是有点害怕。”共子珣讷讷的说。

  褚一刀不答话,将手里盐迅速的倒在他的肩膀上,随后右手稳准狠的用力,同时将那两个小蜗牛揪下来。

  “一刀,你哥哥我这后背上是不是被蜗牛咬了啊!”共子珣抻着脑袋要往后视镜那凑,结果被褚一刀一把按住脖子给拽了过来。

  褚一刀时机找的特别好。蜗牛受到了盐的刺激,猛地一收缩,也不敢吸血了,他这么一拽,蜗牛就轻松下来了。

  “褚一刀!我插你……”共子珣话音未落,就变成了一阵杀猪般的嚎叫。伤口上撒盐!简直就是太他妈的疼了!

  褚一刀将酒精棉按在他的肩膀上,低头研究这两个蜗牛。蜗牛的已经呈鲜红色,触手还长长的伸在外面微微的蠕动。再看共子珣的肩膀,密密麻麻的几个窟窿眼,就跟蜜蜂的蜂巢一样,也类似网络上极其盛行的一张由PS合成的照片----莲蓬-乳。

  一阵猛烈的刹车声,让两个各怀心事的人突然把目光看向赫连明月。

  “没路了。”赫连明月扭过头无奈地对褚一刀说。

  共子珣和褚一刀对视了一眼,跳下车。

  赫连明月也吓了一跳,脸色煞白地踩上了刹车。

  共子珣和褚一刀却被眼前的情形惊出了一身寒毛。

  赫连明月所说的没有路,并不是真的无路可走,在他们的面前,一个由木头搭成的、像女人的细腰一样的小窄桥立在那里。

  一阵猛烈的刹车声,让两个各怀心事的人突然把目光看向赫连明月。

  风雨飘摇中,寒气源源不断的冒上来,像是舞台上用干冰营造出来的效果。

  “阿嚏!”共子珣抓紧自己的衬衫,三步作两步凑到了褚一刀的身边。

  共子珣和褚一刀却被眼前的情形惊出了一身寒毛。

  “我冷。”共子珣掀开眼皮可怜巴巴的说,褚一刀看他一眼,无奈的脱下自己的黑色衬衫,递给共子询,自己只穿着打底的白色短袖。

  赫连明月从车上跳下来,走到车子后面的挡风玻璃上,用一个小棍去戳还黏在玻璃上的蜗牛。

  可能是巨大的蜗牛崩坏了赫连明月的脑神经。一向娇媚的她动作十分的简单粗暴,硕大的蜗牛‘当’的一下砸在地上,跟脚上踩着风火轮一样飞快的爬走了。

  

  “没路了。”赫连明月扭过头无奈地对褚一刀说。
  “我冷。”共子珣掀开眼皮可怜巴巴的说,褚一刀看他一眼,无奈的脱下自己的黑色衬衫,递给共子询,自己只穿着打底的白色短袖。
  褚一刀时机找的特别好。蜗牛受到了盐的刺激,猛地一收缩,也不敢吸血了,他这么一拽,蜗牛就轻松下来了。
  赫连明月所说的没有路,并不是真的无路可走,在他们的面前,一个由木头搭成的、像女人的细腰一样的小窄桥立在那里。
  “褚一刀!我插你……”共子珣话音未落,就变成了一阵杀猪般的嚎叫。伤口上撒盐!简直就是太他妈的疼了!
  一阵猛烈的刹车声,让两个各怀心事的人突然把目光看向赫连明月。
  “褚一刀!我插你……”共子珣话音未落,就变成了一阵杀猪般的嚎叫。伤口上撒盐!简直就是太他妈的疼了!
  蜗牛呈淡粉色,不仅如此,颜色还以肉眼可见的态势逐渐变深。两只蜗牛并排贴在一起,猩红的血液顺着它们俩相连和旁边的位置成溜的流下来。
  赫连明月也吓了一跳,脸色煞白地踩上了刹车。
  共子珣和褚一刀对视了一眼,跳下车。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你是我走不出的迷宫

富家千金我并不想当,豪门贵妇更不奢望,我只想简简单单做我自己,醉生梦死爱一回彻底……

作者:镜中楼
标签:现代言情

总裁追妻忙:老婆,停一下

为了报复姐姐,前姐夫竟缠上她!他毁她生活、掐她桃花、坏她姻缘……花样百出。

作者:凉沫云舟
标签:现代言情

那时深爱终成婚

前男友纠缠,家族企业惨败。 让慕时欢不得不站在海城最有权势的男人身边。

作者:芷未晴
标签:现代言情

妻子的救赎

结婚半年一直和丈夫分房睡,把他灌醉才发现“他”竟然是……

作者:沈野鹿鸣
标签:现代言情

重生之悍夫在上妻在下

"前世失去了父母,财产,弟弟,爱情。再来一世,她将怎样亲手将仇人扼死? "

作者:六月雪
标签:现代言情

盛宠谋后

她的仇复之路也就此展开。司陵甄笑得温和而森然,她活着就不会白活着。

作者:伝倦初
标签:古代言情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