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二十六章 夜偷玉佩

作者:浮雁沉鱼  发布时间:2015-07-31 10:00  字数:1192 

  一个个累了一天早就恨不得躺倒在床上,一听这话,如蒙大赦,只恨自己少生了两条腿。
  然后她再次换上那身方便的衣服,拉着青筠一起,悄悄的潜进了李迎夏的院子。
  为了今夜能够顺利行事,沐晗烟早在白天就不停的使唤那些丫环婆子们,一刻也不让她们休息,等到夜幕降临,再突然大发慈悲,让她们都回去下人房里早点休息,身边只留青筠一人服侍。
  青筠去问了才知道,将军府的管家是君莫笑多年的得力部下,这次已随君莫笑披挂上阵了,将军府的全部事务都暂由雪姨娘管理。
  一片寂静中只听得见深深浅浅的呼吸声,沐晗烟越发大胆起来。甚至叫起了她给君擎苍起的外号。
  当晚,沐晗烟再次派青筠去打听,得知君擎苍晚上宿在李迎夏那里。
  “哎哟!”沐晗烟不小心踢到了一个圆凳,痛得她龇牙咧嘴。
  然后她再次换上那身方便的衣服,拉着青筠一起,悄悄的潜进了李迎夏的院子。
  青筠去问了才知道,将军府的管家是君莫笑多年的得力部下,这次已随君莫笑披挂上阵了,将军府的全部事务都暂由雪姨娘管理。
  还好今夜月亮够圆,也没什么云,月光透过窗户就像是撒了一层银子在屋里,基本能看得清东西的轮廓。
  “嗯......”李迎夏纵然在君擎苍的怀里睡得很安心,但也被这一声突兀的声音惊醒,迷迷糊糊的娇吟出声。
  此时李迎夏已经睡着了,君擎苍因为常年习武,警惕性比常人更胜几分,从沐晗烟刚一进门他就醒了。
  沐晗烟却不知道这些,依然在黑暗中摸黑前进。
  这个女人病好了吗?大晚上的不睡觉想干什么?
  沐晗烟走到屋门口,在外面听了一会儿,里面全然没有动静,她才鼓起勇气,蹑手蹑脚的进了屋。
  沐晗烟得知这个情况后,简直觉得绝望透了,雪姨娘如此针对自己,自己还去找雪姨娘帮忙,不是和找死差不多的吗?
  然后她再次换上那身方便的衣服,拉着青筠一起,悄悄的潜进了李迎夏的院子。
  青筠去问了才知道,将军府的管家是君莫笑多年的得力部下,这次已随君莫笑披挂上阵了,将军府的全部事务都暂由雪姨娘管理。
  沐晗烟走到屋门口,在外面听了一会儿,里面全然没有动静,她才鼓起勇气,蹑手蹑脚的进了屋。
  沐晗烟想起敬茶时李迎夏捡到的玉佩,心中已经有了打算,自己去要他一定不会给,不如就去偷好了,虽然不能保证一定能够成功,但是机会是要靠自己去争取的。
  沐晗烟轻声喊着,慢慢接近床帏。
  “嗯......”李迎夏纵然在君擎苍的怀里睡得很安心,但也被这一声突兀的声音惊醒,迷迷糊糊的娇吟出声。
  “李迎夏?君擎苍?断臂男?你们还醒着吗?”
  沐晗烟轻声喊着,慢慢接近床帏。
  沐晗烟轻声喊着,慢慢接近床帏。
  一片寂静中只听得见深深浅浅的呼吸声,沐晗烟越发大胆起来。甚至叫起了她给君擎苍起的外号。
  李迎夏睡觉不喜点灯,所以她的屋子里除了透进来的月光,连蜡烛都没有一盏。
  沐晗烟轻声喊着,慢慢接近床帏。
  沐晗烟得知这个情况后,简直觉得绝望透了,雪姨娘如此针对自己,自己还去找雪姨娘帮忙,不是和找死差不多的吗?
  沐晗烟轻声喊着,慢慢接近床帏。
  不过柳暗花明又一村,青筠得知这个消息后并没有死心,她又继续打听,有个以前跟在君擎苍身边的小厮悄悄告诉她,想要出府很简单,只要得到君擎苍腰上的玉佩就可出入自由。
  还好今夜月亮够圆,也没什么云,月光透过窗户就像是撒了一层银子在屋里,基本能看得清东西的轮廓。
  沐晗烟想起敬茶时李迎夏捡到的玉佩,心中已经有了打算,自己去要他一定不会给,不如就去偷好了,虽然不能保证一定能够成功,但是机会是要靠自己去争取的。
  别问青筠是怎样得到这个消息的,青筠也是小美人一名好吗?
  别问青筠是怎样得到这个消息的,青筠也是小美人一名好吗?
107.22.17.220, 107.22.17.220;0;pc;2;磨铁文学
  “嗯......”李迎夏纵然在君擎苍的怀里睡得很安心,但也被这一声突兀的声音惊醒,迷迷糊糊的娇吟出声。
  一片寂静中只听得见深深浅浅的呼吸声,沐晗烟越发大胆起来。甚至叫起了她给君擎苍起的外号。
  沐晗烟却不知道这些,依然在黑暗中摸黑前进。
  “哎哟!”沐晗烟不小心踢到了一个圆凳,痛得她龇牙咧嘴。
  这个君擎苍,还真是宠爱他的小妾啊。
  她可不想听见什么不该听见的声音,看见什么不该看见的画面,所以才等到亥时将尽的时候才来的,也就是晚上快要十一点钟。
  只有一个婆子守着院门,不过大概也是年纪大了,天一黑瞌睡就来了,此刻已经有规律的打起了呼噜。
  “哎哟!”沐晗烟不小心踢到了一个圆凳,痛得她龇牙咧嘴。
  沐晗烟轻声喊着,慢慢接近床帏。
  李迎夏的院子里平时还是有几个人的,但今天君擎苍来了,大家都不敢打扰了少爷的兴致,所以早早的就很识趣的去下人房歇着了。
  沐晗烟得知这个情况后,简直觉得绝望透了,雪姨娘如此针对自己,自己还去找雪姨娘帮忙,不是和找死差不多的吗?
  沐晗烟想起敬茶时李迎夏捡到的玉佩,心中已经有了打算,自己去要他一定不会给,不如就去偷好了,虽然不能保证一定能够成功,但是机会是要靠自己去争取的。
  沐晗烟轻声喊着,慢慢接近床帏。
  青筠去问了才知道,将军府的管家是君莫笑多年的得力部下,这次已随君莫笑披挂上阵了,将军府的全部事务都暂由雪姨娘管理。
  “嗯......”李迎夏纵然在君擎苍的怀里睡得很安心,但也被这一声突兀的声音惊醒,迷迷糊糊的娇吟出声。
107.22.17.220, 107.22.17.220;0;pc;2;磨铁文学

  “哎哟!”沐晗烟不小心踢到了一个圆凳,痛得她龇牙咧嘴。

  当晚,沐晗烟再次派青筠去打听,得知君擎苍晚上宿在李迎夏那里。

  青筠去问了才知道,将军府的管家是君莫笑多年的得力部下,这次已随君莫笑披挂上阵了,将军府的全部事务都暂由雪姨娘管理。

  沐晗烟得知这个情况后,简直觉得绝望透了,雪姨娘如此针对自己,自己还去找雪姨娘帮忙,不是和找死差不多的吗?

  不过柳暗花明又一村,青筠得知这个消息后并没有死心,她又继续打听,有个以前跟在君擎苍身边的小厮悄悄告诉她,想要出府很简单,只要得到君擎苍腰上的玉佩就可出入自由。

  别问青筠是怎样得到这个消息的,青筠也是小美人一名好吗?

  沐晗烟想起敬茶时李迎夏捡到的玉佩,心中已经有了打算,自己去要他一定不会给,不如就去偷好了,虽然不能保证一定能够成功,但是机会是要靠自己去争取的。

  当晚,沐晗烟再次派青筠去打听,得知君擎苍晚上宿在李迎夏那里。

  当晚,沐晗烟再次派青筠去打听,得知君擎苍晚上宿在李迎夏那里。

  沐晗烟轻声喊着,慢慢接近床帏。

  还好今夜月亮够圆,也没什么云,月光透过窗户就像是撒了一层银子在屋里,基本能看得清东西的轮廓。

  这个君擎苍,还真是宠爱他的小妾啊。

  “李姨娘?君大少爷?你们睡着了吗?”

  一个个累了一天早就恨不得躺倒在床上,一听这话,如蒙大赦,只恨自己少生了两条腿。

  为了今夜能够顺利行事,沐晗烟早在白天就不停的使唤那些丫环婆子们,一刻也不让她们休息,等到夜幕降临,再突然大发慈悲,让她们都回去下人房里早点休息,身边只留青筠一人服侍。

  还好,本来该在门口的小丫环也不知道躲到哪里去偷懒了,沐晗烟就让青筠在门口守着,轻而易举的进了屋。

  沐晗烟轻声喊着,慢慢接近床帏。

  沐晗烟想起敬茶时李迎夏捡到的玉佩,心中已经有了打算,自己去要他一定不会给,不如就去偷好了,虽然不能保证一定能够成功,但是机会是要靠自己去争取的。

  一个个累了一天早就恨不得躺倒在床上,一听这话,如蒙大赦,只恨自己少生了两条腿。

107.22.17.220, 107.22.17.220;0;pc;2;磨铁文学

  然后她再次换上那身方便的衣服,拉着青筠一起,悄悄的潜进了李迎夏的院子。

  “哎哟!”沐晗烟不小心踢到了一个圆凳,痛得她龇牙咧嘴。

  李迎夏的院子里平时还是有几个人的,但今天君擎苍来了,大家都不敢打扰了少爷的兴致,所以早早的就很识趣的去下人房歇着了。

  只有一个婆子守着院门,不过大概也是年纪大了,天一黑瞌睡就来了,此刻已经有规律的打起了呼噜。

  沐晗烟走到屋门口,在外面听了一会儿,里面全然没有动静,她才鼓起勇气,蹑手蹑脚的进了屋。

  她可不想听见什么不该听见的声音,看见什么不该看见的画面,所以才等到亥时将尽的时候才来的,也就是晚上快要十一点钟。

  青筠去问了才知道,将军府的管家是君莫笑多年的得力部下,这次已随君莫笑披挂上阵了,将军府的全部事务都暂由雪姨娘管理。

  沐晗烟想起敬茶时李迎夏捡到的玉佩,心中已经有了打算,自己去要他一定不会给,不如就去偷好了,虽然不能保证一定能够成功,但是机会是要靠自己去争取的。

  这在现代还只是夜生活刚刚开始,可在没有电的古代,即使尊贵如将军府也早已是一片黑暗。

  还好,本来该在门口的小丫环也不知道躲到哪里去偷懒了,沐晗烟就让青筠在门口守着,轻而易举的进了屋。

  李迎夏睡觉不喜点灯,所以她的屋子里除了透进来的月光,连蜡烛都没有一盏。

  还好今夜月亮够圆,也没什么云,月光透过窗户就像是撒了一层银子在屋里,基本能看得清东西的轮廓。

  此时李迎夏已经睡着了,君擎苍因为常年习武,警惕性比常人更胜几分,从沐晗烟刚一进门他就醒了。

  “李姨娘?君大少爷?你们睡着了吗?”

  沐晗烟轻声喊着,慢慢接近床帏。

  “李迎夏?君擎苍?断臂男?你们还醒着吗?”

  “嗯......”李迎夏纵然在君擎苍的怀里睡得很安心,但也被这一声突兀的声音惊醒,迷迷糊糊的娇吟出声。

  “哎哟!”沐晗烟不小心踢到了一个圆凳,痛得她龇牙咧嘴。

  一片寂静中只听得见深深浅浅的呼吸声,沐晗烟越发大胆起来。甚至叫起了她给君擎苍起的外号。

  其实从沐晗烟第一声说话时,君擎苍就知道是沐晗烟了。

  这个女人病好了吗?大晚上的不睡觉想干什么?

  看她平时低眉顺眼的样子,没想到这么大胆,敢直呼自己的名字,还有这断臂男是个什么东西?

  沐晗烟却不知道这些,依然在黑暗中摸黑前进。

  只有一个婆子守着院门,不过大概也是年纪大了,天一黑瞌睡就来了,此刻已经有规律的打起了呼噜。

  沐晗烟却不知道这些,依然在黑暗中摸黑前进。

  “哎哟!”沐晗烟不小心踢到了一个圆凳,痛得她龇牙咧嘴。

  “嗯......”李迎夏纵然在君擎苍的怀里睡得很安心,但也被这一声突兀的声音惊醒,迷迷糊糊的娇吟出声。

  

  别问青筠是怎样得到这个消息的,青筠也是小美人一名好吗?
  看她平时低眉顺眼的样子,没想到这么大胆,敢直呼自己的名字,还有这断臂男是个什么东西?
  这个女人病好了吗?大晚上的不睡觉想干什么?
  只有一个婆子守着院门,不过大概也是年纪大了,天一黑瞌睡就来了,此刻已经有规律的打起了呼噜。
  还好今夜月亮够圆,也没什么云,月光透过窗户就像是撒了一层银子在屋里,基本能看得清东西的轮廓。
  沐晗烟走到屋门口,在外面听了一会儿,里面全然没有动静,她才鼓起勇气,蹑手蹑脚的进了屋。
  当晚,沐晗烟再次派青筠去打听,得知君擎苍晚上宿在李迎夏那里。
  “李姨娘?君大少爷?你们睡着了吗?”
  还好今夜月亮够圆,也没什么云,月光透过窗户就像是撒了一层银子在屋里,基本能看得清东西的轮廓。
  她可不想听见什么不该听见的声音,看见什么不该看见的画面,所以才等到亥时将尽的时候才来的,也就是晚上快要十一点钟。
  沐晗烟轻声喊着,慢慢接近床帏。
  沐晗烟却不知道这些,依然在黑暗中摸黑前进。
  沐晗烟得知这个情况后,简直觉得绝望透了,雪姨娘如此针对自己,自己还去找雪姨娘帮忙,不是和找死差不多的吗?
  还好,本来该在门口的小丫环也不知道躲到哪里去偷懒了,沐晗烟就让青筠在门口守着,轻而易举的进了屋。
  还好,本来该在门口的小丫环也不知道躲到哪里去偷懒了,沐晗烟就让青筠在门口守着,轻而易举的进了屋。
  她可不想听见什么不该听见的声音,看见什么不该看见的画面,所以才等到亥时将尽的时候才来的,也就是晚上快要十一点钟。
  当晚,沐晗烟再次派青筠去打听,得知君擎苍晚上宿在李迎夏那里。
  当晚,沐晗烟再次派青筠去打听,得知君擎苍晚上宿在李迎夏那里。
107.22.17.220, 107.22.17.220;0;pc;2;磨铁文学
  还好,本来该在门口的小丫环也不知道躲到哪里去偷懒了,沐晗烟就让青筠在门口守着,轻而易举的进了屋。
  沐晗烟想起敬茶时李迎夏捡到的玉佩,心中已经有了打算,自己去要他一定不会给,不如就去偷好了,虽然不能保证一定能够成功,但是机会是要靠自己去争取的。

浮雁沉鱼说:

今天遇到一件有趣的事情,鱼走在路边的时候,两个陌生的老太太用仇视的眼光看了鱼好久,鱼心里有点发毛,赶紧跑了,不过这是什么仇什么怨啊?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战神王爷戏傻妃

穿越?她特工第一杀手居然是傻子?嫡母嫡姐陷害?

作者:陌萱
标签:古代言情

娇宠毒妻:嫡女重生不好惹

前生,她心里眼里都是他,为了他受尽委屈也心甘情愿。

作者:青央
标签:古代言情

偏就不谈爱

周周养了个小白脸,被小白脸女朋友打了个半死,开始傍老男人。

作者:白里红红
标签:现代言情

紫禁深深锁玲珑

风花雪月,玲珑和良人互订终身,一觉醒来,良人却把她送上帝榻。

作者:小阿靖
标签:古代言情

十皇子的俏医妃

棺材内重生,偏偏砸在美男身上?咦,这美男只手破棺拥她入怀。

作者:狂少的笛子
标签:古代言情

偷个将军好回家

偷,是她的强项,又是她的弱项。她因偷而穿越,因偷而得夫君。

作者:紫菀妤
标签:古代言情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