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62.“利”

作者:浅浅烟花渐迷离  发布时间:2015-07-31 10:00  字数:1058 

  
  “目的已达到,它为什么还要出现?等着暴露太多线索,被网警抓吗?”
  于是夜露深宵,我还醒在床上捧着笔记本刷新着论坛,基本上没有什么太多的幅度,只是那个贴名为“案情翻转,谁是真正的凶手?”的贴子,点击量在不断上涨,回帖数也越来越多,有的网民在吐槽被耍了,有的网民却坚持“燕大侠”一定不会食言。我看得有些麻木,飘了眼电脑右下角的时间,已经直指午夜三点,打了个哈欠,好困。
  这回高城并没再开口,嘴角的弧度浅浅的,却没敛去。
  
  一定是发生了什么,我往前面翻页,可每次翻页,数据都在不断刷新中,网民们似乎疯了,完全停止不下来。十多分钟的时间,回复条数已达将近一万,怎么可能有这么多人守在网上?我不停往前翻页搜寻着发生这剧变的来源,脑中想到了高城说得“水军压境”,原来是这意思,显然那个所有人在等待的“利”出现了,可是我还没翻找到。更主要的是,网站好像超过了人数的负荷量,开始变得越来越卡,每点一页,要等好几秒才看到回复。隐隐觉得关闭网站已是随时,心中越发焦急。
  这回高城并没再开口,嘴角的弧度浅浅的,却没敛去。
  于是夜露深宵,我还醒在床上捧着笔记本刷新着论坛,基本上没有什么太多的幅度,只是那个贴名为“案情翻转,谁是真正的凶手?”的贴子,点击量在不断上涨,回帖数也越来越多,有的网民在吐槽被耍了,有的网民却坚持“燕大侠”一定不会食言。我看得有些麻木,飘了眼电脑右下角的时间,已经直指午夜三点,打了个哈欠,好困。
  “啊?网警?”我又跟不上他思维节奏了。
  “可是,利在哪?”我想不出来靠发帖在一个城市论坛上,成就了名声后,如何获得利。只听高城用浅讽的口吻道:“所以有第二个空贴出现。”
  一定是发生了什么,我往前面翻页,可每次翻页,数据都在不断刷新中,网民们似乎疯了,完全停止不下来。十多分钟的时间,回复条数已达将近一万,怎么可能有这么多人守在网上?我不停往前翻页搜寻着发生这剧变的来源,脑中想到了高城说得“水军压境”,原来是这意思,显然那个所有人在等待的“利”出现了,可是我还没翻找到。更主要的是,网站好像超过了人数的负荷量,开始变得越来越卡,每点一页,要等好几秒才看到回复。隐隐觉得关闭网站已是随时,心中越发焦急。
  当某行字映入眼帘时,我愣住,居然......
  当某行字映入眼帘时,我愣住,居然......
  当某行字映入眼帘时,我愣住,居然......
  高城微蹙起眉头,“你不会以为论坛翻天覆地,网警还没发觉吧?”微微一滞,我就没往这方面想,要是说网警早已关注,那么至今论坛仍硝烟四起,就意味着......是在钓鱼?网警们可能也在屏幕背后目不转睛地关注着,等待着这个燕归来出现,然后将这个网络传播者一举抓获。而高城的意思却是燕归来的目的已经达到,不可能再出面了,可是不是只名成,利未就吗?
  
  一定是发生了什么,我往前面翻页,可每次翻页,数据都在不断刷新中,网民们似乎疯了,完全停止不下来。十多分钟的时间,回复条数已达将近一万,怎么可能有这么多人守在网上?我不停往前翻页搜寻着发生这剧变的来源,脑中想到了高城说得“水军压境”,原来是这意思,显然那个所有人在等待的“利”出现了,可是我还没翻找到。更主要的是,网站好像超过了人数的负荷量,开始变得越来越卡,每点一页,要等好几秒才看到回复。隐隐觉得关闭网站已是随时,心中越发焦急。
  “可是,利在哪?”我想不出来靠发帖在一个城市论坛上,成就了名声后,如何获得利。只听高城用浅讽的口吻道:“所以有第二个空贴出现。”

  手指机械地又按了一下刷新,突然发现不对劲,原本只有三千多条回复的贴子,数据一下跳到了四千,就在这短短几分钟内,再刷新,又上去了几百条。我立即拉到最后一页,发现无数网友的回复都大致雷同:“真的吗?”“真的假的?”“不是吧?”,接下来就是:“什么时候?”“还买得到票吗?”“我要看。”等等这类。

  “你意思是......第一个贴求名,第二个贴在求名的基础上,真正的目的是利?”如果是这样,这个燕归来的心机真可谓藏得深了。“也不知道它究竟想通过发帖获求什么利益,看来得等它再有动静才能看出。”

  这回高城并没再开口,嘴角的弧度浅浅的,却没敛去。

  脑中突有灵光闪过,我倏然想到他刚说了两个字:空贴。惊疑而问:“难道‘燕归来’第二个贴子不会再有后文?”

  “目的已达到,它为什么还要出现?等着暴露太多线索,被网警抓吗?”

  “啊?网警?”我又跟不上他思维节奏了。

  高城微蹙起眉头,“你不会以为论坛翻天覆地,网警还没发觉吧?”微微一滞,我就没往这方面想,要是说网警早已关注,那么至今论坛仍硝烟四起,就意味着......是在钓鱼?网警们可能也在屏幕背后目不转睛地关注着,等待着这个燕归来出现,然后将这个网络传播者一举抓获。而高城的意思却是燕归来的目的已经达到,不可能再出面了,可是不是只名成,利未就吗?

  正在我心中犯疑时,听到高城似自言自语般低喃:“水军压境,名利双收,销声匿迹。”想开口细问,他已经起了身,淡淡丢了句:“不想错过精彩,今晚就别睡了。”

  于是夜露深宵,我还醒在床上捧着笔记本刷新着论坛,基本上没有什么太多的幅度,只是那个贴名为“案情翻转,谁是真正的凶手?”的贴子,点击量在不断上涨,回帖数也越来越多,有的网民在吐槽被耍了,有的网民却坚持“燕大侠”一定不会食言。我看得有些麻木,飘了眼电脑右下角的时间,已经直指午夜三点,打了个哈欠,好困。

  手指机械地又按了一下刷新,突然发现不对劲,原本只有三千多条回复的贴子,数据一下跳到了四千,就在这短短几分钟内,再刷新,又上去了几百条。我立即拉到最后一页,发现无数网友的回复都大致雷同:“真的吗?”“真的假的?”“不是吧?”,接下来就是:“什么时候?”“还买得到票吗?”“我要看。”等等这类。

  一定是发生了什么,我往前面翻页,可每次翻页,数据都在不断刷新中,网民们似乎疯了,完全停止不下来。十多分钟的时间,回复条数已达将近一万,怎么可能有这么多人守在网上?我不停往前翻页搜寻着发生这剧变的来源,脑中想到了高城说得“水军压境”,原来是这意思,显然那个所有人在等待的“利”出现了,可是我还没翻找到。更主要的是,网站好像超过了人数的负荷量,开始变得越来越卡,每点一页,要等好几秒才看到回复。隐隐觉得关闭网站已是随时,心中越发焦急。

  一定是发生了什么,我往前面翻页,可每次翻页,数据都在不断刷新中,网民们似乎疯了,完全停止不下来。十多分钟的时间,回复条数已达将近一万,怎么可能有这么多人守在网上?我不停往前翻页搜寻着发生这剧变的来源,脑中想到了高城说得“水军压境”,原来是这意思,显然那个所有人在等待的“利”出现了,可是我还没翻找到。更主要的是,网站好像超过了人数的负荷量,开始变得越来越卡,每点一页,要等好几秒才看到回复。隐隐觉得关闭网站已是随时,心中越发焦急。

  于是夜露深宵,我还醒在床上捧着笔记本刷新着论坛,基本上没有什么太多的幅度,只是那个贴名为“案情翻转,谁是真正的凶手?”的贴子,点击量在不断上涨,回帖数也越来越多,有的网民在吐槽被耍了,有的网民却坚持“燕大侠”一定不会食言。我看得有些麻木,飘了眼电脑右下角的时间,已经直指午夜三点,打了个哈欠,好困。

  当某行字映入眼帘时,我愣住,居然......

  当某行字映入眼帘时,我愣住,居然......

  
  
  
  一定是发生了什么,我往前面翻页,可每次翻页,数据都在不断刷新中,网民们似乎疯了,完全停止不下来。十多分钟的时间,回复条数已达将近一万,怎么可能有这么多人守在网上?我不停往前翻页搜寻着发生这剧变的来源,脑中想到了高城说得“水军压境”,原来是这意思,显然那个所有人在等待的“利”出现了,可是我还没翻找到。更主要的是,网站好像超过了人数的负荷量,开始变得越来越卡,每点一页,要等好几秒才看到回复。隐隐觉得关闭网站已是随时,心中越发焦急。
  手指机械地又按了一下刷新,突然发现不对劲,原本只有三千多条回复的贴子,数据一下跳到了四千,就在这短短几分钟内,再刷新,又上去了几百条。我立即拉到最后一页,发现无数网友的回复都大致雷同:“真的吗?”“真的假的?”“不是吧?”,接下来就是:“什么时候?”“还买得到票吗?”“我要看。”等等这类。
  这回高城并没再开口,嘴角的弧度浅浅的,却没敛去。
  手指机械地又按了一下刷新,突然发现不对劲,原本只有三千多条回复的贴子,数据一下跳到了四千,就在这短短几分钟内,再刷新,又上去了几百条。我立即拉到最后一页,发现无数网友的回复都大致雷同:“真的吗?”“真的假的?”“不是吧?”,接下来就是:“什么时候?”“还买得到票吗?”“我要看。”等等这类。
  于是夜露深宵,我还醒在床上捧着笔记本刷新着论坛,基本上没有什么太多的幅度,只是那个贴名为“案情翻转,谁是真正的凶手?”的贴子,点击量在不断上涨,回帖数也越来越多,有的网民在吐槽被耍了,有的网民却坚持“燕大侠”一定不会食言。我看得有些麻木,飘了眼电脑右下角的时间,已经直指午夜三点,打了个哈欠,好困。
  当某行字映入眼帘时,我愣住,居然......
  脑中突有灵光闪过,我倏然想到他刚说了两个字:空贴。惊疑而问:“难道‘燕归来’第二个贴子不会再有后文?”
  一定是发生了什么,我往前面翻页,可每次翻页,数据都在不断刷新中,网民们似乎疯了,完全停止不下来。十多分钟的时间,回复条数已达将近一万,怎么可能有这么多人守在网上?我不停往前翻页搜寻着发生这剧变的来源,脑中想到了高城说得“水军压境”,原来是这意思,显然那个所有人在等待的“利”出现了,可是我还没翻找到。更主要的是,网站好像超过了人数的负荷量,开始变得越来越卡,每点一页,要等好几秒才看到回复。隐隐觉得关闭网站已是随时,心中越发焦急。
  当某行字映入眼帘时,我愣住,居然......
  脑中突有灵光闪过,我倏然想到他刚说了两个字:空贴。惊疑而问:“难道‘燕归来’第二个贴子不会再有后文?”
  
  于是夜露深宵,我还醒在床上捧着笔记本刷新着论坛,基本上没有什么太多的幅度,只是那个贴名为“案情翻转,谁是真正的凶手?”的贴子,点击量在不断上涨,回帖数也越来越多,有的网民在吐槽被耍了,有的网民却坚持“燕大侠”一定不会食言。我看得有些麻木,飘了眼电脑右下角的时间,已经直指午夜三点,打了个哈欠,好困。
  “你意思是......第一个贴求名,第二个贴在求名的基础上,真正的目的是利?”如果是这样,这个燕归来的心机真可谓藏得深了。“也不知道它究竟想通过发帖获求什么利益,看来得等它再有动静才能看出。”

浅浅烟花渐迷离说:

下午3点大家准时来参加活动抢楼哦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妻子的救赎

结婚半年一直和丈夫分房睡,把他灌醉才发现“他”竟然是个女人!

作者:沈野鹿鸣
标签:现代言情

曾经深爱成灰烬

趁着莫汉成失恋,她终于能找到机会,在他喝醉时向他求婚。

作者:唐十二
标签:现代言情

super婚礼:狼性总裁太嚣张

沈颜:“当我男朋友。”韩洋:“不,我们还是结婚吧!”

作者:路萍天使
标签:现代言情

女主播,你火啦

我是网络直播间的假偶像,他是叱咤风云路的真财主。

作者:叶叶
标签:现代言情

识汝非人

他利用她弑兄夺位,改天逆命。 她说:独孤修,你会遭天谴。

作者:有匪二君子
标签:悬疑推理

神医狂妃

原谅她,那夜处于昏睡之中,她真的没有看到那该死的男人是谁啊!

作者:蓝幽幽
标签:古代言情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