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026 我来看你你高兴么

作者:源水漾  发布时间:2015-08-20 08:56  字数:1527 

  建宁出了宫,看着什么都稀奇,若不是还要去吴恙那里,她早就玩疯了,她一直在深宫,哪里知道银子怎么花,见到好玩的东西,想到要给吴恙,拿起来便走,好在絮儿在一旁给银子,但是絮儿在宫中也不用钱,也不缺钱,别人要多少就给多少,难为她还知道出宫前换了些铜钱。
  吴恙心一软,道:“嗯。”
  这种态度就更不可能是普通宫女了。
  建宁高兴的拍拍手,又问絮儿:“让你拿得东西都拿了么?”
  建宁仰着头,满脸的纯真,一副等着表扬的模样,大大的眼睛肿充满期待,让人不忍心拒绝。
  絮儿想了下便道:“不若奴婢出宫的时候过去带话,让吴公子入宫?”
  建宁的名号还是能哄住人的,内务府的更担心她一使性子就砸了内务府,自是告诉了平西王的住所,这也不算什么秘密。
  絮儿想了下便道:“不若奴婢出宫的时候过去带话,让吴公子入宫?”
  絮儿忙点头道:“都拿了了。公主放心。”
  建宁笑道:“吴恙,我来看你了,你高兴么?”
  建宁仰着头,满脸的纯真,一副等着表扬的模样,大大的眼睛肿充满期待,让人不忍心拒绝。
  建宁出了宫,看着什么都稀奇,若不是还要去吴恙那里,她早就玩疯了,她一直在深宫,哪里知道银子怎么花,见到好玩的东西,想到要给吴恙,拿起来便走,好在絮儿在一旁给银子,但是絮儿在宫中也不用钱,也不缺钱,别人要多少就给多少,难为她还知道出宫前换了些铜钱。
  建宁的名号还是能哄住人的,内务府的更担心她一使性子就砸了内务府,自是告诉了平西王的住所,这也不算什么秘密。
  又过了两日,建宁装扮成小宫女的样子出宫,絮儿小心翼翼的跟在一旁。
  这种态度就更不可能是普通宫女了。
  絮儿将满手的东西塞给吴恙,吴恙捧了一怀,好在平西王与吴应熊今日出去了,但是若是回来了看见建宁,怕又要生些是非,便道:“饿么?我带你去吃饭吧。”
  建宁高兴的拍拍手,又问絮儿:“让你拿得东西都拿了么?”
  建宁仰着头,满脸的纯真,一副等着表扬的模样,大大的眼睛肿充满期待,让人不忍心拒绝。
  侍卫忙道:“这也是出宫的规矩。”
  这种态度就更不可能是普通宫女了。
  絮儿忙解释,她们每月有沐休可以出宫回家,只是絮儿与她家生分,基本上是不出宫的。
  侍卫一掂量,银子不少,便眯着眼打量,絮儿还好说,但是她一旁的女子,很明显不是宫女。而且,一般出宫都从右偏门,哪有大刺刺的来这里的?
  侍卫见这个小女孩长的不错,但是一身宫女的打扮,便道:“这里不是你们玩耍的地方,快走。”
  建宁此时已经忘记自己是小宫女了,只对那侍卫道:“本公主找吴恙!”
  絮儿忙点头道:“都拿了了。公主放心。”
  建宁一跺脚道:“我是公主,找吴恙。”
  建宁高兴的拍拍手,又问絮儿:“让你拿得东西都拿了么?”
  待到建宁两人出宫后,侍卫才擦了下汗,道:“这可是个贵主儿,还得派人小心跟着。”
  建宁仰着头,满脸的纯真,一副等着表扬的模样,大大的眼睛肿充满期待,让人不忍心拒绝。
  侍卫见这个小女孩长的不错,但是一身宫女的打扮,便道:“这里不是你们玩耍的地方,快走。”
  建宁的名号还是能哄住人的,内务府的更担心她一使性子就砸了内务府,自是告诉了平西王的住所,这也不算什么秘密。
  
  她心中的高兴一下子就没有了,闷闷的坐在床上,一言不发,看着了无生气。
  建宁高兴的拍拍手,又问絮儿:“让你拿得东西都拿了么?”
  建宁仰着头,满脸的纯真,一副等着表扬的模样,大大的眼睛肿充满期待,让人不忍心拒绝。
  
  到了宫门,絮儿对侍卫道:“我们是东五所的宫女,今日出宫沐休。”说着递上银子。
  到了宫门,絮儿对侍卫道:“我们是东五所的宫女,今日出宫沐休。”说着递上银子。
  不说还好,一说建宁也觉得饿了,只高兴的点点头。
  建宁此时已经忘记自己是小宫女了,只对那侍卫道:“本公主找吴恙!”
  还是絮儿聪明点,将手中的东西放在地上,忙塞给侍卫银子,道:“这位小哥儿,之前吴公子曾说有事的话来这里找他,还请通融。”
  侍卫忙道:“这也是出宫的规矩。”
  
  絮儿忙点头道:“都拿了了。公主放心。”
  絮儿将满手的东西塞给吴恙,吴恙捧了一怀,好在平西王与吴应熊今日出去了,但是若是回来了看见建宁,怕又要生些是非,便道:“饿么?我带你去吃饭吧。”
  那个侍卫也擦了擦汗,还好他看出来,不然真让这么个主子出去,就算没有丢了,被上面人知道他们小命也是不保的。
  絮儿忙点头道:“都拿了了。公主放心。”
  又过了两日,建宁装扮成小宫女的样子出宫,絮儿小心翼翼的跟在一旁。
  絮儿忙解释,她们每月有沐休可以出宫回家,只是絮儿与她家生分,基本上是不出宫的。
  侍卫也明白,怕是哪个淘气的格格想出去转转,便朝另一个侍卫使眼色,那侍卫便快步离开。
  建宁高兴的拍拍手,又问絮儿:“让你拿得东西都拿了么?”
  

  建宁不过在东五所闷了一日,就想着要出去找吴恙,便让絮儿找了个小太监去内务府询问吴恙的住处。

  建宁的名号还是能哄住人的,内务府的更担心她一使性子就砸了内务府,自是告诉了平西王的住所,这也不算什么秘密。

  建宁出了宫,看着什么都稀奇,若不是还要去吴恙那里,她早就玩疯了,她一直在深宫,哪里知道银子怎么花,见到好玩的东西,想到要给吴恙,拿起来便走,好在絮儿在一旁给银子,但是絮儿在宫中也不用钱,也不缺钱,别人要多少就给多少,难为她还知道出宫前换了些铜钱。

  建宁得了住处,只想着怎么出宫。单说这出宫,她还是头一回,让絮儿准备好吃的点心好吃的果子,带出去给吴恙。又想穿什么,戴什么,好在絮儿提醒了她,出宫要得到皇上、太后的允许,皇上尚可,只是太后……

  她心中的高兴一下子就没有了,闷闷的坐在床上,一言不发,看着了无生气。

  絮儿想了下便道:“不若奴婢出宫的时候过去带话,让吴公子入宫?”

  建宁仰着头,满脸的纯真,一副等着表扬的模样,大大的眼睛肿充满期待,让人不忍心拒绝。

  建宁问道:“本公主不能出宫,你怎么出宫?”

  建宁笑道:“吴恙,我来看你了,你高兴么?”

  建宁仰着头,满脸的纯真,一副等着表扬的模样,大大的眼睛肿充满期待,让人不忍心拒绝。

  絮儿忙解释,她们每月有沐休可以出宫回家,只是絮儿与她家生分,基本上是不出宫的。

  建宁一听,笑道:“那本公主也当侍女出宫吧。”吴恙以前当过侍卫,那她为何不能当个小宫女?

  絮儿哪里敢让建宁这样,只一直劝说,但是她已经做好决定了,怎么劝也劝不了。

  又过了两日,建宁装扮成小宫女的样子出宫,絮儿小心翼翼的跟在一旁。

  到了宫门,絮儿对侍卫道:“我们是东五所的宫女,今日出宫沐休。”说着递上银子。

  侍卫一掂量,银子不少,便眯着眼打量,絮儿还好说,但是她一旁的女子,很明显不是宫女。而且,一般出宫都从右偏门,哪有大刺刺的来这里的?

  絮儿与建宁毕竟年纪小,哪里懂得什么藏拙,建宁虽然穿着低调,但是上位者当习惯了,一身的贵气难当。

  侍卫也明白,怕是哪个淘气的格格想出去转转,便朝另一个侍卫使眼色,那侍卫便快步离开。

  侍卫也明白,怕是哪个淘气的格格想出去转转,便朝另一个侍卫使眼色,那侍卫便快步离开。

  建宁仰着头,满脸的纯真,一副等着表扬的模样,大大的眼睛肿充满期待,让人不忍心拒绝。

  这个侍卫便询问絮儿哪里的家,出去多长时间,带了什么等等……

  建宁不高兴,一挑眉道:“还要等多久,本……”顿了下,道:“我着急!”

  絮儿想了下便道:“不若奴婢出宫的时候过去带话,让吴公子入宫?”

  这种态度就更不可能是普通宫女了。

  絮儿忙解释,她们每月有沐休可以出宫回家,只是絮儿与她家生分,基本上是不出宫的。

  侍卫忙道:“这也是出宫的规矩。”

  建宁一想到出宫,便强忍着火气。就在她忍不住,想说出身份让侍卫快快放行的时候,之前走的侍卫回来了,笑道:“两位请吧……”又说了回来的时间,絮儿心中一一记下。

  待到建宁两人出宫后,侍卫才擦了下汗,道:“这可是个贵主儿,还得派人小心跟着。”

  那个侍卫也擦了擦汗,还好他看出来,不然真让这么个主子出去,就算没有丢了,被上面人知道他们小命也是不保的。

  建宁出了宫,看着什么都稀奇,若不是还要去吴恙那里,她早就玩疯了,她一直在深宫,哪里知道银子怎么花,见到好玩的东西,想到要给吴恙,拿起来便走,好在絮儿在一旁给银子,但是絮儿在宫中也不用钱,也不缺钱,别人要多少就给多少,难为她还知道出宫前换了些铜钱。

  两人走了将近一个时辰,便到了吴三桂暂住的地方。

  建宁此时已经忘记自己是小宫女了,只对那侍卫道:“本公主找吴恙!”

  又过了两日,建宁装扮成小宫女的样子出宫,絮儿小心翼翼的跟在一旁。

  侍卫见这个小女孩长的不错,但是一身宫女的打扮,便道:“这里不是你们玩耍的地方,快走。”

  建宁高兴的拍拍手,又问絮儿:“让你拿得东西都拿了么?”

  建宁一跺脚道:“我是公主,找吴恙。”

  还是絮儿聪明点,将手中的东西放在地上,忙塞给侍卫银子,道:“这位小哥儿,之前吴公子曾说有事的话来这里找他,还请通融。”

  侍卫接过银子,不少,想了下,他是见过吴家两位公子的,都是非凡的人物,谁知道在宫里惹了什么祸水,便道:“稍等。”就进去通报。

  建宁高兴的拍拍手,又问絮儿:“让你拿得东西都拿了么?”

  絮儿忙点头道:“都拿了了。公主放心。”

  不一会,吴恙出来,见到建宁,满脸的惊讶。

  建宁笑道:“吴恙,我来看你了,你高兴么?”

  建宁仰着头,满脸的纯真,一副等着表扬的模样,大大的眼睛肿充满期待,让人不忍心拒绝。

  吴恙心一软,道:“嗯。”

  建宁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很是得意,又让絮儿拿出她带出来的果子和糕点,道:“都是给你的,我觉得很好吃。”

  絮儿将满手的东西塞给吴恙,吴恙捧了一怀,好在平西王与吴应熊今日出去了,但是若是回来了看见建宁,怕又要生些是非,便道:“饿么?我带你去吃饭吧。”

  待到建宁两人出宫后,侍卫才擦了下汗,道:“这可是个贵主儿,还得派人小心跟着。”

  不说还好,一说建宁也觉得饿了,只高兴的点点头。

  不说还好,一说建宁也觉得饿了,只高兴的点点头。
  不说还好,一说建宁也觉得饿了,只高兴的点点头。
  絮儿想了下便道:“不若奴婢出宫的时候过去带话,让吴公子入宫?”
  建宁一想到出宫,便强忍着火气。就在她忍不住,想说出身份让侍卫快快放行的时候,之前走的侍卫回来了,笑道:“两位请吧……”又说了回来的时间,絮儿心中一一记下。
  絮儿想了下便道:“不若奴婢出宫的时候过去带话,让吴公子入宫?”
  待到建宁两人出宫后,侍卫才擦了下汗,道:“这可是个贵主儿,还得派人小心跟着。”
  絮儿想了下便道:“不若奴婢出宫的时候过去带话,让吴公子入宫?”
  建宁高兴的拍拍手,又问絮儿:“让你拿得东西都拿了么?”
  建宁仰着头,满脸的纯真,一副等着表扬的模样,大大的眼睛肿充满期待,让人不忍心拒绝。
  不说还好,一说建宁也觉得饿了,只高兴的点点头。
  侍卫也明白,怕是哪个淘气的格格想出去转转,便朝另一个侍卫使眼色,那侍卫便快步离开。
  又过了两日,建宁装扮成小宫女的样子出宫,絮儿小心翼翼的跟在一旁。
  建宁一听,笑道:“那本公主也当侍女出宫吧。”吴恙以前当过侍卫,那她为何不能当个小宫女?
  建宁一想到出宫,便强忍着火气。就在她忍不住,想说出身份让侍卫快快放行的时候,之前走的侍卫回来了,笑道:“两位请吧……”又说了回来的时间,絮儿心中一一记下。
  建宁的名号还是能哄住人的,内务府的更担心她一使性子就砸了内务府,自是告诉了平西王的住所,这也不算什么秘密。
  待到建宁两人出宫后,侍卫才擦了下汗,道:“这可是个贵主儿,还得派人小心跟着。”
  建宁出了宫,看着什么都稀奇,若不是还要去吴恙那里,她早就玩疯了,她一直在深宫,哪里知道银子怎么花,见到好玩的东西,想到要给吴恙,拿起来便走,好在絮儿在一旁给银子,但是絮儿在宫中也不用钱,也不缺钱,别人要多少就给多少,难为她还知道出宫前换了些铜钱。
  建宁得了住处,只想着怎么出宫。单说这出宫,她还是头一回,让絮儿准备好吃的点心好吃的果子,带出去给吴恙。又想穿什么,戴什么,好在絮儿提醒了她,出宫要得到皇上、太后的允许,皇上尚可,只是太后……
  不一会,吴恙出来,见到建宁,满脸的惊讶。
  她心中的高兴一下子就没有了,闷闷的坐在床上,一言不发,看着了无生气。
  侍卫接过银子,不少,想了下,他是见过吴家两位公子的,都是非凡的人物,谁知道在宫里惹了什么祸水,便道:“稍等。”就进去通报。
  建宁高兴的拍拍手,又问絮儿:“让你拿得东西都拿了么?”
  侍卫接过银子,不少,想了下,他是见过吴家两位公子的,都是非凡的人物,谁知道在宫里惹了什么祸水,便道:“稍等。”就进去通报。
  建宁一听,笑道:“那本公主也当侍女出宫吧。”吴恙以前当过侍卫,那她为何不能当个小宫女?
  絮儿忙解释,她们每月有沐休可以出宫回家,只是絮儿与她家生分,基本上是不出宫的。
  建宁一听,笑道:“那本公主也当侍女出宫吧。”吴恙以前当过侍卫,那她为何不能当个小宫女?
  建宁仰着头,满脸的纯真,一副等着表扬的模样,大大的眼睛肿充满期待,让人不忍心拒绝。
  建宁一跺脚道:“我是公主,找吴恙。”
  又过了两日,建宁装扮成小宫女的样子出宫,絮儿小心翼翼的跟在一旁。
  建宁仰着头,满脸的纯真,一副等着表扬的模样,大大的眼睛肿充满期待,让人不忍心拒绝。
  两人走了将近一个时辰,便到了吴三桂暂住的地方。
  建宁问道:“本公主不能出宫,你怎么出宫?”
  建宁不过在东五所闷了一日,就想着要出去找吴恙,便让絮儿找了个小太监去内务府询问吴恙的住处。
  侍卫忙道:“这也是出宫的规矩。”
  絮儿忙点头道:“都拿了了。公主放心。”
  建宁一跺脚道:“我是公主,找吴恙。”
  絮儿哪里敢让建宁这样,只一直劝说,但是她已经做好决定了,怎么劝也劝不了。
  建宁此时已经忘记自己是小宫女了,只对那侍卫道:“本公主找吴恙!”
  建宁出了宫,看着什么都稀奇,若不是还要去吴恙那里,她早就玩疯了,她一直在深宫,哪里知道银子怎么花,见到好玩的东西,想到要给吴恙,拿起来便走,好在絮儿在一旁给银子,但是絮儿在宫中也不用钱,也不缺钱,别人要多少就给多少,难为她还知道出宫前换了些铜钱。
  建宁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很是得意,又让絮儿拿出她带出来的果子和糕点,道:“都是给你的,我觉得很好吃。”
  待到建宁两人出宫后,侍卫才擦了下汗,道:“这可是个贵主儿,还得派人小心跟着。”
  她心中的高兴一下子就没有了,闷闷的坐在床上,一言不发,看着了无生气。
  建宁一跺脚道:“我是公主,找吴恙。”
  絮儿想了下便道:“不若奴婢出宫的时候过去带话,让吴公子入宫?”
  两人走了将近一个时辰,便到了吴三桂暂住的地方。
  又过了两日,建宁装扮成小宫女的样子出宫,絮儿小心翼翼的跟在一旁。
  建宁仰着头,满脸的纯真,一副等着表扬的模样,大大的眼睛肿充满期待,让人不忍心拒绝。
  建宁得了住处,只想着怎么出宫。单说这出宫,她还是头一回,让絮儿准备好吃的点心好吃的果子,带出去给吴恙。又想穿什么,戴什么,好在絮儿提醒了她,出宫要得到皇上、太后的允许,皇上尚可,只是太后……
  建宁仰着头,满脸的纯真,一副等着表扬的模样,大大的眼睛肿充满期待,让人不忍心拒绝。
  建宁不高兴,一挑眉道:“还要等多久,本……”顿了下,道:“我着急!”
  侍卫一掂量,银子不少,便眯着眼打量,絮儿还好说,但是她一旁的女子,很明显不是宫女。而且,一般出宫都从右偏门,哪有大刺刺的来这里的?
  侍卫一掂量,银子不少,便眯着眼打量,絮儿还好说,但是她一旁的女子,很明显不是宫女。而且,一般出宫都从右偏门,哪有大刺刺的来这里的?
  絮儿将满手的东西塞给吴恙,吴恙捧了一怀,好在平西王与吴应熊今日出去了,但是若是回来了看见建宁,怕又要生些是非,便道:“饿么?我带你去吃饭吧。”
  这种态度就更不可能是普通宫女了。
  建宁仰着头,满脸的纯真,一副等着表扬的模样,大大的眼睛肿充满期待,让人不忍心拒绝。

源水漾说:

建宁萌萌哒~~~最近时间不是很确定,但是早晨九点之前肯定会发的~~么么哒~亲们 推荐票三百会加更哦~~~大家努力一下下~~~还有黄金票,别忘记哦~谢谢各位亲的支持~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妻子的救赎

结婚半年一直和丈夫分房睡,把他灌醉才发现“他”竟然是个女人!

作者:沈野鹿鸣
标签:现代言情

曾经深爱成灰烬

趁着莫汉成失恋,她终于能找到机会,在他喝醉时向他求婚。

作者:唐十二
标签:现代言情

super婚礼:狼性总裁太嚣张

沈颜:“当我男朋友。”韩洋:“不,我们还是结婚吧!”

作者:路萍天使
标签:现代言情

女主播,你火啦

我是网络直播间的假偶像,他是叱咤风云路的真财主。

作者:叶叶
标签:现代言情

识汝非人

他利用她弑兄夺位,改天逆命。 她说:独孤修,你会遭天谴。

作者:有匪二君子
标签:悬疑推理

神医狂妃

原谅她,那夜处于昏睡之中,她真的没有看到那该死的男人是谁啊!

作者:蓝幽幽
标签:古代言情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