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四十四章 神示

作者:银色  发布时间:2015-08-19 23:57  字数:3128 

  秦正认为自己已经足够谨慎,不该做的事情不做,不该说的话不说,低调做人也低调做事,尽可能不受人关注。可是出众的外表给他带来了不少麻烦,走到哪里都会引起围观,不但召来许多女子暗地倾慕,还召来一些男子对他意图不轨。

  意识到神殿中人开始出现以后,他就减少外出,减少与陌生人接触,只和一些熟稔的师兄弟、战斧的兄弟们保持联系。真到了非外出不可的境地,就带上面具穿上斗篷出行,不张扬不多管闲事保持低调。

  修为暴涨是意外,成为秦地宫长老也是意外,非他所能控制;事迹被人广为传颂,更非他所能阻止,总不能把所有知情人都杀了?天下人那么多杀得完么?只道两大神殿在百年浩劫前夕才会入世,几十年间不见神殿中人走动也是事实,谁曾想,从他重生的那一天起就被神殿的人给盯上了?

  暮老发现秦正脸色变了一下,然后就面无表情翻看小册子,没有丝毫情绪波动。

  秦邪化为小黑猫一直躲在斗篷里,抱住秦正的左手轻轻舔舐,它看见他的手紧握成拳轻轻颤抖,就知道了他对小册子里的内容有多么惊惧不安,亲昵也是一种抚慰。

  秦正盯着小册子的第一页看了很久,开篇第一句话是:流星飞降,命转之始。

  这句话令他心中不免升起巨大的疑问,暮月神殿怎么知道这是他命运转变的开始?这份能耐也太骇人了。

  记得重生那天晚上,流星飞降,他尾随侯钰等人找到了流星降落的地点,看到坑中的白色火焰,侯钰和夏达自知无力拾取星核便失望地离开了。秦正知道如何驱开白焰收取星核,以为捡漏成功,没来得及高兴就被所谓的星核偷袭了,然后失踪了一年,而这一年时间他没有任何记忆。

  直到很久以后,才弄清楚所谓的星核是帝央的一缕神念所化,秦邪则是以帝央的神念为基石,从他万年间的记忆中诞生出来的灵智。

  秦正心想,这件事可谓做的神鬼不知,唯一的知情人只有他,暮月神殿从哪里得知的?

  脑海里仔细回忆可能遗漏的细节,白焰引起了他的注意。传说暮月神殿中枢供奉着一尊大鼎,里面承载着暮月女神投下的神圣火种,而这火种正是白焰。他以前猜测过‘星核’来自主神阶中的暮月神殿,随着暮月女神亲自投下的火种一起来到元始界,但这种猜测却被秦邪给一口否决了。

  后来得知秦邪是帝央的一缕神念,帝央比女神的神位高,所以不可能是女神将‘星核’投下了元始界。

  既然不可能,那么问题又重新转回来了,暮月神殿从哪里得知的?

  秦正目光从小册子上移开,落到暮老的脸上。“我不否认里面记录的一些事情的真实性,但是说我拿走了星核和白焰,这指控恕我不能接受。”不会因为被吓唬一下,他就乖乖承认是星术师。

  暮老露出和煦的笑容。“这关乎到暮月神殿的最高机密,不过眼下……”转动眼珠四下看了看,也看了凐一眼,继续对秦正说道:“你是当事人,也具备相应的权限,当然可以知道。”

  “教皇陛下施展大预言术,得到神示:神眷者应世时圣火火种也随之降世。神示的画面上,女神投下了圣火火种和一枚星核,得到这两样东西的人就是暮月圣王,神示中的神眷者。”

  秦正眼中掠过惊讶之色,觉得有点匪夷所思。他拿到的根本就不是什么星核,而且白焰也差点被秦邪当成口粮吃光,仅剩的一朵白焰被秦邪种在体内,打的还是保证口粮持续供应的主意。要说星核,还是他在天烽谷秘境中得到的,与神眷者一丁点关系也没有。

  “抱歉,我还是不能接受,我既没有拿星核,也没有拿圣火火种。”出于对神的不信任,对神殿也没有太多信任,秦正矢口否认了,他没法把身家性命托付给神殿掌控。

  暮老像是认定了一般,恭敬地说道:“那您为什么要将印记藏在面具下呢?”

  秦正沉默地看着对方,心里有点乱,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他戴面具,是为了遮挡眉心处的印记,而这枚印记就是成功融合白焰的证明。摘,意味着铁证如山容不得他狡辩;不摘,暮老已经知道印记的事了,不然也不会拿出小册子,更不会无所顾忌地说出了暮月神殿的最高机密。

  “主人……”秦邪的声音传入秦正的脑海之中。

  秦正移开视线透过心念说道:“想说什么直接说,别装可怜。”

  “我在记忆中,不,是帝央的一缕神念中发现,白焰里好像是有一枚星核。”

  听秦邪说得小心翼翼,唯恐惹他生气的示软语气,心道估摸着是真话。“星核呢?”

  “……不知道,也许被帝央的那一缕神念给吃了。”

  “吃了?!”

  察觉到小黑猫的身子颤了颤,秦正竟然无言以对。帝央连神都吃,一缕神念吃一枚星核又有什么奇怪?莫非真的如暮老所说,他就是神示里的神眷者?既然是神眷者,暮月神殿理应不会作出杀鸡取卵的事来。

  然而小册子中记录了白焰和星核,可见他们并没觉察到里面有什么不妥,而他也绝对不会让神殿获知秦邪的秘密。世间有很多隐藏于市的星术师,但吞噬本源却只有一个,秦邪的本体比星术师的身份更为重要,吞噬本源才是他真正的底牌,秦正思忖间摘下了面具,迎向暮老注视而来的目光。

  暮老并没有感到意外或惊喜,仿佛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中,看见秦正眉心处的印记,的确是成功融合白焰后所留,他温和地笑着,起身恭敬地对秦正施礼道:“白荆,见过圣王殿下,殿下称我暮老或白长老都可以。”

  秦正点头受了这一礼,没注意一旁冷眼旁观的凐投来的诧异目光。

  “我有一个请求。”见白荆颔首,秦正说道:“我想过三四年安稳日子,这段期间我不想参与神殿中的任何事务。”

  上辈子从侯安身上了解到一些,身为圣王虽然风光无限,但不是甩手掌柜。需要接手的事情非常之多,教廷的事,军队的事,征战的事,等等等等……说日以继夜连轴转半点不夸张。他不想早早的介入其中把星术落下了,一天不到亮星阶秦正一天就无法真正安心,还有大事件的时间点问题,他也不想因为搅乱了时间点,被卷入其中疲于应付。说到底,秦正就是怕麻烦。

  白荆意外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暮月圣王的出现,是值得教会上下庆贺的大喜事,他劳苦奔波几十年到处选拔新秀的目的是什么?还不是希望找来的这些候选人能够驱使圣火?圣王早一日出现,教会就早一日有了主心骨,不再是一盘长老割据的散沙。秦正想偷闲个三四年,他能等得起,教会也能等得起,答应也无妨。

  “还有,”秦正再次提道:“这三四年间,我想保留进入生命塔的权限,但不想被别人知道圣王的身份。”

  白荆疑惑地看着他,一脸不解,心中感到十分困惑。

  秦正暂时不想被别人知道圣王的身份,他可以理解为自我保护,这点要求无伤大雅。困惑的是,以秦正平民的身份根本无从得知生命塔的存在,因为不具备知道的权限。平民和一些权贵只能被知道一些事,换句话说,神殿不愿透露的事,很多人从出生到老死都无法知道。秦正是从哪里得知生命塔的?可是详细调查了秦正的生平,并没有发现具备一定权限的人存在,即使是阮君之,也不具备进入生命塔的权限。

  难不成长老团中有人走漏了风声?白荆想到教会内部可能面临的重大疏漏,面容不禁一肃,脸色变得阴沉可怕起来。

  秦正微微皱眉,以为白荆不同意,想了想道:“我只是想保留进入生命塔的权限,不一定真的会去。”未来的事说不准,他只是习惯性地提前作好打算,免得想去查阅什么东西却发现连门都进不了就尴尬了。

  “当然可以,”白荆收敛了不悦之色,微笑道:“圣王不会因为保密身份而丧失权限。”

  听了肯定的回答,秦正放了心,心里有些疑问只能从生命塔中寻找答案。

  “殿下能否告知,从哪里得知生命塔的?”

  “抱歉,恕我无法告知。”

  白荆的疑问让秦正感到舒畅莫名,老底被人家翻了个底朝天,心情当然不爽快,现在翻一下神殿的老底,让他们也紧张一下。

  白荆静静地看了一会秦正,意会过来后低头笑了,看来这位圣王殿下怨气大得很呐。不过神殿的生命塔是重中之重,万万不得有任何闪失,就算秦正不说,以神殿之能早晚也能追查得出来。

  一见圣王的事已了,白荆恭敬地对凐说道:“玄少主久等了,我这就去为您安排检查事宜,在检查之前,建议您去浴室清洗一下身体。”说完分别向凐和秦正两人点头颔首,转身离开了。

  “……”凐僵着脸,看白荆越走越远。

  秦正将手伸进椅子里,把凐打横抱起来,说道:“走吧,带你去洗澡。”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蛇女

我一公司底层的跑腿文员,一朝穿成140多斤的肥婆。

作者:璇墨
标签:悬疑

诡女

我叫钏儿,是一个不祥之人,他们都管我叫灾星。

作者:枉凝眉x
标签:悬疑

阴阳往生

一个婴儿的降生,却给整个村带来了前世的梦魇。

作者:黑灯瞎火去赶路
标签:悬疑

安能年少不轻狂

少年不良,热血轻狂! 这是一个懦弱少年成长的故事!

作者:拼命第一郎
标签:青春

我嫁给了山村老尸

师范毕业,我被分配到一所很偏远的山村小学当老师。

作者:水刃
标签:悬疑

男人不窝囊

我的妻子温柔贤惠,青春漂亮,谁知道有一天……

作者:扫雷达人
标签:都市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