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四十五章 画中的女人

作者:书湄  发布时间:2015-07-31 01:05  字数:1548 

  海晗咬咬牙,一副豁出去的样子。“蓉姐姐这几天,是不是一直喝着我那里拿过来的茶叶?”
  海晗稳了稳神,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屋子外头。蓉姨娘起身,将房门狠狠摔上关紧。
  “蓉姐姐,这茶你可千万别喝了!”
  奚楚抬手轻轻刮了刮她的鼻梢,“为主子办事儿,还要这么多话。”
  海晗将事情全都推回到了郑雨筠的身上,郑雨筠这些日子因为外头的传言伤了不少神,都忘记了自己府中还有这么一件事儿。现在推还给她,是最适合不过的了。
  “清明出门那一回,我遇上了这画中的女人。当时驾车的就是被夫人打死的李叔,身边的丫头,正是两年前刚进府里的寒秋。我想,夫人还记得寒秋吧?”

  海晗满面的泪水,委屈极了。“这茶,像是被人动了手脚!”

  蓉姨娘说完就要去拿,那茶叶却被海晗给推得远远的。蓉姨娘瞪了她一眼,怒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海晗一脸难色,弄得蓉姨娘没了耐性。

  确实有问题!

  “有事儿就说,别这么支支吾吾的,看着就让人来气。”

  海晗咬咬牙,一副豁出去的样子。“蓉姐姐这几天,是不是一直喝着我那里拿过来的茶叶?”

  一说起那茶,蓉姨娘舒服的哼了一声。“你那茶里是不是下药了,那味道,我现在是离了一天都不舒服呢。”

  说的是玩笑话,可海晗听起来倒是一阵心惊。蓉姨娘瞧着她骤变的脸色,猛然坐直了身子,恶狠狠的盯着她。

  “什么意思,你真的下药了?”

  “昨日我才发现这茶水有问题,就一直没敢再喝。想了整整一夜,还是要跟蓉姐姐讲明白了。这茶叶我估计,是夫人那边的人来动了手脚。”

  “什么意思,你真的下药了?”

  蓉姨娘听了海晗的推测,心里恨得是牙痒痒。海晗在一边低低的啜泣,一边又埋怨奚楚将自己接回了太守府,凭白的受人算计。

  海晗像是被蓉姨娘的这副模样吓到,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夹着颤抖的哭声,又搅得蓉姨娘心里一阵怒火。

  “哭什么!快些说!”

  海晗又挤出两滴泪,怯懦的将事情说了出来。

  海晗稳了稳神,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屋子外头。蓉姨娘起身,将房门狠狠摔上关紧。

  “蓉姐姐,这茶你可千万别喝了!”

  海晗满面的泪水,委屈极了。“这茶,像是被人动了手脚!”

  对比着画上的美人儿,还有刚刚示好的海晗,蓉姨娘一声冷笑。要不是她早前遇上过那马车里头的人,她还就真的信了海晗的话。

  “什,什么意思?”

  海晗满面的泪水,委屈极了。“这茶,像是被人动了手脚!”

  蓉姨娘愣在门边,想着这几天身子总是困乏不对劲。转眼又看见桌上那一盒茶叶,后知后觉才想起来,她现在不喝上一杯茶就觉得浑身不舒服。

  “什,什么意思?”

  “有事儿就说,别这么支支吾吾的,看着就让人来气。”

  “什么意思,你真的下药了?”

  海晗像是被蓉姨娘的这副模样吓到,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夹着颤抖的哭声,又搅得蓉姨娘心里一阵怒火。

  确实有问题!

  海晗一脸难色,弄得蓉姨娘没了耐性。

  “这就是你给我的茶,有问题也得先找你,你倒是自己撞上来了?”

  蓉姨娘在太守府中算计了不少人,却最是嫉恨被人算计。她阴狠着脸,一副恨不得将海晗给生吞活剥的痛恨。

  蓉姨娘说完就要去拿,那茶叶却被海晗给推得远远的。蓉姨娘瞪了她一眼,怒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海晗又挤出两滴泪,怯懦的将事情说了出来。

  “昨日我才发现这茶水有问题,就一直没敢再喝。想了整整一夜,还是要跟蓉姐姐讲明白了。这茶叶我估计,是夫人那边的人来动了手脚。”

  海晗将事情全都推回到了郑雨筠的身上,郑雨筠这些日子因为外头的传言伤了不少神,都忘记了自己府中还有这么一件事儿。现在推还给她,是最适合不过的了。

  蓉姨娘听了海晗的推测,心里恨得是牙痒痒。海晗在一边低低的啜泣,一边又埋怨奚楚将自己接回了太守府,凭白的受人算计。

  海晗做出的这副样子,正是蓉姨娘最见不得的。早前蓉姨娘亲近文兰,只是因为文兰是个听话的。只是现在海晗相比文兰,更加软弱不堪,让蓉姨娘轻视。

  “好了!哭什么哭。准她算计我,不能我算计她?”蓉姨娘满是算计的眸子泛着冷光,心下已经有了回击。

  海晗出了蓉姨娘的院子,擦干了脸上的泪水,绕道拐角处。奚楚看见了她,笑得风轻云淡。海晗露出只有在二人之间才舍得放出来的柔媚,嗔道:“大人可不知道,奴家这回是流了多少眼泪。”

  对比着画上的美人儿,还有刚刚示好的海晗,蓉姨娘一声冷笑。要不是她早前遇上过那马车里头的人,她还就真的信了海晗的话。

  奚楚抬手轻轻刮了刮她的鼻梢,“为主子办事儿,还要这么多话。”

54.162.76.55, 54.162.76.55;0;pc;2;磨铁文学

  蓉姨娘是少数几个能直接进到奚楚书房的人,书房的每一个角落,她都熟悉。熟门熟路的走到一处暗格,蓉姨娘取出里头藏着的一副画卷,展开看了一眼,忍不住的啧啧出声。

  “果真是个美人儿。这般美人,夫人你是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了。”

  “蓉姐姐,这茶你可千万别喝了!”

  “果真是个美人儿。这般美人,夫人你是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了。”

  海晗稳了稳神,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屋子外头。蓉姨娘起身,将房门狠狠摔上关紧。

  海晗稳了稳神,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屋子外头。蓉姨娘起身,将房门狠狠摔上关紧。

  对比着画上的美人儿,还有刚刚示好的海晗,蓉姨娘一声冷笑。要不是她早前遇上过那马车里头的人,她还就真的信了海晗的话。

  那茶叶是郑雨筠动的手脚她倒是相信,可她也信,海晗一定心思不纯,就跟已经死掉的文兰一样。

  那茶叶是郑雨筠动的手脚她倒是相信,可她也信,海晗一定心思不纯,就跟已经死掉的文兰一样。

  将画卷收好,蓉姨娘又出了书房,径直就去了郑雨筠的院子。郑雨筠这几日正在头疼外头的风声,奚楚从京里回来,两人也因为外头传烂的事情大闹了一回,奚楚现在更是连她的面都不愿意见了。

54.162.76.55, 54.162.76.55;0;pc;2;磨铁文学

  迎来了蓉姨娘,郑雨筠只当她是前来示威得意的。却不想,蓉姨娘将手中的画卷展开,万分得意。

  “清明出门那一回,我遇上了这画中的女人。当时驾车的就是被夫人打死的李叔,身边的丫头,正是两年前刚进府里的寒秋。我想,夫人还记得寒秋吧?”

  蓉姨娘说的什么话郑雨筠都已经听不见了,她满面震惊,又带着些惊恐的望着画中的女人。好大一会儿之后,她耳朵里才想起蓉姨娘刚才那一句。

  她遇上了画中的女人。

  海晗像是被蓉姨娘的这副模样吓到,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夹着颤抖的哭声,又搅得蓉姨娘心里一阵怒火。

  “你在哪里看见的她?你怎么能看得见她!”郑雨筠歇斯底里的喊着,一双眼睛里全是恶毒。

  蓉姨娘有些发憷,心底衍生快意。“夫人还不知道吧,那海晗根本就不是大人的外室,这画中的女人,才是大人金屋藏娇的美人儿。”
  海晗一脸难色,弄得蓉姨娘没了耐性。
  那茶叶是郑雨筠动的手脚她倒是相信,可她也信,海晗一定心思不纯,就跟已经死掉的文兰一样。
  蓉姨娘说完就要去拿,那茶叶却被海晗给推得远远的。蓉姨娘瞪了她一眼,怒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海晗出了蓉姨娘的院子,擦干了脸上的泪水,绕道拐角处。奚楚看见了她,笑得风轻云淡。海晗露出只有在二人之间才舍得放出来的柔媚,嗔道:“大人可不知道,奴家这回是流了多少眼泪。”
  海晗做出的这副样子,正是蓉姨娘最见不得的。早前蓉姨娘亲近文兰,只是因为文兰是个听话的。只是现在海晗相比文兰,更加软弱不堪,让蓉姨娘轻视。
  那茶叶是郑雨筠动的手脚她倒是相信,可她也信,海晗一定心思不纯,就跟已经死掉的文兰一样。
  “有事儿就说,别这么支支吾吾的,看着就让人来气。”
  对比着画上的美人儿,还有刚刚示好的海晗,蓉姨娘一声冷笑。要不是她早前遇上过那马车里头的人,她还就真的信了海晗的话。
  对比着画上的美人儿,还有刚刚示好的海晗,蓉姨娘一声冷笑。要不是她早前遇上过那马车里头的人,她还就真的信了海晗的话。
  蓉姨娘在太守府中算计了不少人,却最是嫉恨被人算计。她阴狠着脸,一副恨不得将海晗给生吞活剥的痛恨。
  “昨日我才发现这茶水有问题,就一直没敢再喝。想了整整一夜,还是要跟蓉姐姐讲明白了。这茶叶我估计,是夫人那边的人来动了手脚。”
  海晗又挤出两滴泪,怯懦的将事情说了出来。
  “什,什么意思?”
  对比着画上的美人儿,还有刚刚示好的海晗,蓉姨娘一声冷笑。要不是她早前遇上过那马车里头的人,她还就真的信了海晗的话。
  “你在哪里看见的她?你怎么能看得见她!”郑雨筠歇斯底里的喊着,一双眼睛里全是恶毒。
  海晗满面的泪水,委屈极了。“这茶,像是被人动了手脚!”
  海晗将事情全都推回到了郑雨筠的身上,郑雨筠这些日子因为外头的传言伤了不少神,都忘记了自己府中还有这么一件事儿。现在推还给她,是最适合不过的了。
  蓉姨娘在太守府中算计了不少人,却最是嫉恨被人算计。她阴狠着脸,一副恨不得将海晗给生吞活剥的痛恨。
  “昨日我才发现这茶水有问题,就一直没敢再喝。想了整整一夜,还是要跟蓉姐姐讲明白了。这茶叶我估计,是夫人那边的人来动了手脚。”
  “昨日我才发现这茶水有问题,就一直没敢再喝。想了整整一夜,还是要跟蓉姐姐讲明白了。这茶叶我估计,是夫人那边的人来动了手脚。”
  “果真是个美人儿。这般美人,夫人你是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了。”
  蓉姨娘听了海晗的推测,心里恨得是牙痒痒。海晗在一边低低的啜泣,一边又埋怨奚楚将自己接回了太守府,凭白的受人算计。
  蓉姨娘说完就要去拿,那茶叶却被海晗给推得远远的。蓉姨娘瞪了她一眼,怒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果真是个美人儿。这般美人,夫人你是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了。”
  海晗满面的泪水,委屈极了。“这茶,像是被人动了手脚!”
  “什,什么意思?”
  蓉姨娘有些发憷,心底衍生快意。“夫人还不知道吧,那海晗根本就不是大人的外室,这画中的女人,才是大人金屋藏娇的美人儿。”
  蓉姨娘有些发憷,心底衍生快意。“夫人还不知道吧,那海晗根本就不是大人的外室,这画中的女人,才是大人金屋藏娇的美人儿。”
  确实有问题!
  海晗像是被蓉姨娘的这副模样吓到,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夹着颤抖的哭声,又搅得蓉姨娘心里一阵怒火。
  海晗又挤出两滴泪,怯懦的将事情说了出来。
  确实有问题!
  “昨日我才发现这茶水有问题,就一直没敢再喝。想了整整一夜,还是要跟蓉姐姐讲明白了。这茶叶我估计,是夫人那边的人来动了手脚。”
  蓉姨娘说完就要去拿,那茶叶却被海晗给推得远远的。蓉姨娘瞪了她一眼,怒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清明出门那一回,我遇上了这画中的女人。当时驾车的就是被夫人打死的李叔,身边的丫头,正是两年前刚进府里的寒秋。我想,夫人还记得寒秋吧?”
  那茶叶是郑雨筠动的手脚她倒是相信,可她也信,海晗一定心思不纯,就跟已经死掉的文兰一样。
  蓉姨娘听了海晗的推测,心里恨得是牙痒痒。海晗在一边低低的啜泣,一边又埋怨奚楚将自己接回了太守府,凭白的受人算计。
  一说起那茶,蓉姨娘舒服的哼了一声。“你那茶里是不是下药了,那味道,我现在是离了一天都不舒服呢。”
  海晗满面的泪水,委屈极了。“这茶,像是被人动了手脚!”
  海晗又挤出两滴泪,怯懦的将事情说了出来。
  蓉姨娘说的什么话郑雨筠都已经听不见了,她满面震惊,又带着些惊恐的望着画中的女人。好大一会儿之后,她耳朵里才想起蓉姨娘刚才那一句。
  海晗将事情全都推回到了郑雨筠的身上,郑雨筠这些日子因为外头的传言伤了不少神,都忘记了自己府中还有这么一件事儿。现在推还给她,是最适合不过的了。
  海晗出了蓉姨娘的院子,擦干了脸上的泪水,绕道拐角处。奚楚看见了她,笑得风轻云淡。海晗露出只有在二人之间才舍得放出来的柔媚,嗔道:“大人可不知道,奴家这回是流了多少眼泪。”
  蓉姨娘有些发憷,心底衍生快意。“夫人还不知道吧,那海晗根本就不是大人的外室,这画中的女人,才是大人金屋藏娇的美人儿。”
  海晗满面的泪水,委屈极了。“这茶,像是被人动了手脚!”
  “蓉姐姐,这茶你可千万别喝了!”
  海晗像是被蓉姨娘的这副模样吓到,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夹着颤抖的哭声,又搅得蓉姨娘心里一阵怒火。
  说的是玩笑话,可海晗听起来倒是一阵心惊。蓉姨娘瞧着她骤变的脸色,猛然坐直了身子,恶狠狠的盯着她。
  海晗像是被蓉姨娘的这副模样吓到,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夹着颤抖的哭声,又搅得蓉姨娘心里一阵怒火。
  “这就是你给我的茶,有问题也得先找你,你倒是自己撞上来了?”
  “什,什么意思?”
54.162.76.55, 54.162.76.55;0;pc;2;磨铁文学
  对比着画上的美人儿,还有刚刚示好的海晗,蓉姨娘一声冷笑。要不是她早前遇上过那马车里头的人,她还就真的信了海晗的话。
  “你在哪里看见的她?你怎么能看得见她!”郑雨筠歇斯底里的喊着,一双眼睛里全是恶毒。
  “哭什么!快些说!”
  “有事儿就说,别这么支支吾吾的,看着就让人来气。”
  奚楚抬手轻轻刮了刮她的鼻梢,“为主子办事儿,还要这么多话。”
  “昨日我才发现这茶水有问题,就一直没敢再喝。想了整整一夜,还是要跟蓉姐姐讲明白了。这茶叶我估计,是夫人那边的人来动了手脚。”
  海晗稳了稳神,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屋子外头。蓉姨娘起身,将房门狠狠摔上关紧。
  海晗又挤出两滴泪,怯懦的将事情说了出来。
  “什么意思,你真的下药了?”
  确实有问题!
  海晗稳了稳神,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屋子外头。蓉姨娘起身,将房门狠狠摔上关紧。
54.162.76.55, 54.162.76.55;0;pc;2;磨铁文学
  “什,什么意思?”
  那茶叶是郑雨筠动的手脚她倒是相信,可她也信,海晗一定心思不纯,就跟已经死掉的文兰一样。
  迎来了蓉姨娘,郑雨筠只当她是前来示威得意的。却不想,蓉姨娘将手中的画卷展开,万分得意。
  海晗满面的泪水,委屈极了。“这茶,像是被人动了手脚!”
  海晗一脸难色,弄得蓉姨娘没了耐性。
  “什,什么意思?”
  说的是玩笑话,可海晗听起来倒是一阵心惊。蓉姨娘瞧着她骤变的脸色,猛然坐直了身子,恶狠狠的盯着她。
  蓉姨娘有些发憷,心底衍生快意。“夫人还不知道吧,那海晗根本就不是大人的外室,这画中的女人,才是大人金屋藏娇的美人儿。”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顾先生,命里犯桃花

在情深意切的时候,我撞破了他的一个秘密。

作者:倾鱼
标签:现代言情

爱你只有一寸相思

林汐从没有想过,有一天他会让她的闺蜜怀上他的孩子!

作者:简一o
标签:现代言情

二婚之痒

打过午夜的热线吗?我偷偷打过,就在我独守空房的某个深夜。

作者:水烟萝
标签:现代言情

总裁驾到:女人,你是我的

许暮一和崔郁拍结婚照的那天,是许暮一人生中最黑暗恐惧的一天。

作者:阎大大
标签:现代言情

你的名字在我心上

我一直都很喜欢秦文浩,婚礼前一天他让我冒充他的新娘,我说好。

作者:舞西风
标签:现代言情

以爱为谋,赌你情如初见

初见,我将他壁咚,拿着与他零度亲密的视频威胁他。

作者:翎羽菲
标签:现代言情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