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十章 剑痴李滇

作者:景小凡dre  发布时间:2015-07-09 23:55  字数:3062 

  十七师兄李滇用的是他平日里惯用的仙剑“离恨”,十三师兄赵明祭出的却不是仙剑,居然是一把闪烁着淡淡金光的尺子,倒让羽篷在心里小小惊讶了一下。

  本来以羽篷的性子,是懒得问这些事的,但此时他不是在现实世界,而是在一个玄幻世界,想着多些了解总要好些,便想问云长青悟剑门中是不是并不限制门下弟子使用什么法宝。

  但他转念一想,自己一个从小就在山上长大的悟剑门弟子,怎么可能不知道这种常识性的东西,于是到嘴边的话又生生咽了回去。

  云长青站在台阶上看着场中的比试,道:“羽篷,依你看这场比试谁会胜?”

  羽篷心道,师傅这是把自己当成万能军师型人物,分析型人才了?

  他看向场中,道:“十三师兄尺法纯熟,以我看来,他的修为应当是隐隐压过十七师兄一头,不过十七师兄虽然修为稍弱一筹,但剑法精妙,弥补了这个弱势点,且剑势逼人,更有一股一往无前,斩破一切的气势。”

  他沉吟片刻,道:“这一场胜负不好说,但我押李滇师兄胜。”

  云长青道:“为何押李滇胜?”

  “一种感觉。”羽篷道,“在实力对等或是相近的情况下,我觉得都应该是李滇师兄胜,他的剑已经有了自己的势与神。”

  云长青点了点头,他的看法与羽篷大致相同。

  他和羽篷不同,这两个弟子从入门开始就是他一手教导的,对于他们的了解自然远胜才入门几年的羽篷,更何况他还不知道,这个羽篷其实才入门不到一个月。

  赵明于一百二十年前进入悟剑门修习道法,当年他修成气元境第六重之后,却没有接受云长青为他挑选的仙剑,而是自行下山,一边历练,一边寻找法宝,到最后居然找到一块罕见的乌金灵铁,打出了这把“昊金尺”。

  而李滇入门于九十六年前,入门之前他本就是一名江湖剑客,一心醉于剑道,但也因此导致争胜之心太重,很是惹了不少仇家,直到后来云长青云游之时无意中遇到李滇,将他渡化上山,收归门下。

  李滇于修道一脉天赋平平,最多只能算是中等偏上一点,但此人可谓剑痴,入门之后一心钻研剑术,学习悟道剑之后,他虽能觉出这种剑法的神妙,却认为不合自己的剑心剑势,遂一头扎入墨霞峰藏经阁中,竟将所有有记载的剑法都学了个遍,又到其他诸峰借了所有剑法典籍,照样学了个遍。

  到这个时候,李滇上山已经整整二十八年。

  后来他又用五十年时间苦思剑道真义,最后创出自己独有剑法:往生剑。

  以云长青观之,李滇的往生剑法确实是集剑道之大成,几乎不拘泥于任何招式,却带着一种一往无前,斩破眼前一切的气势,使用之时剑势和人势都达到一种顶峰。

  而且往生剑法是一种很奇特的剑法,不知为何,就连云长青都学不会,似乎全天下就只有李滇可以使用,而且能够将它使用得出神入化。

  这便非常矛盾,一方面不用多说,李滇定然是剑道一脉上千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以这等弟子按理说云长青本该悉心教导,倾囊相授才是。但另一方面,他既已自悟了自己的剑道,自己的剑法,这世上便再无人能在剑这方面教授于他。

  云长青甚至比任何人都清楚,如果比修为,李滇当然连他一招都接不下来,但若是单论对剑道的理解,他或许还不如自己这个弟子。

  所以,羽篷到底还是不够了解李滇和他的往生剑,还是估计错了他的实力。场中的战斗此时已经进行到了最后时刻,李滇之剑挥舞如电,密不透风,如墙壁一般,向赵明堂堂正正地压了过去。

  他的剑势亦是越来越高,人仿佛已经与手中的离恨剑合而为一,一往无前,一剑刺了过去。

  离恨仙剑青光之下,赵明奋力支撑,但仍是被李滇一往无前的强大剑势推得不断向后退去,他大叫一声,终于支持不住,向后倒飞而去,跌落在地。

  羽篷心中微感惊讶,原来李滇师兄似乎比他想象的还要强,看来平时和自己切磋的时候他肯定都留手了才是。

  赵明喘了两口气,正要撑着站起,视野里便便出现一只手,他愕然抬头看去,只见李滇微笑看着自己。

  赵明愣了片刻,也笑了笑,伸出手让李滇将他拉了起来,他摇摇头,道:“师弟,你的剑法真是越来越精妙了,他日成就必然在我们之上。”

  李滇微笑道:“哪里,不过是师兄一时大意,我还差得远呢。”

  他二人退下场去,便轮到痕帅和吕甲上场比试。

  羽篷很少见到痕帅出手,也不知他擅长什么,有何特点,只知道他醉心于炼丹,好像对修炼没多大兴趣。如果说十七师兄李滇是剑痴的话,那么痕帅毫无疑问就是丹痴。

  不过他虽然一心沉醉于炼丹之上,可惜悟剑门剑道大兴,丹道荒废,并不受门派重视,是以门派中从掌门无阳真人到各峰掌尊甚至是长老,都没有一个精通此道,他这一番痴迷,倒更像是在闭门造车。

  对于十八师兄吕甲,羽篷同样不是太了解,只知道他修炼的也是仙剑。

  吕甲抬手道:“痕师弟,得罪了。”

  痕帅面带微笑,毫无慌张之色,悠然道:“师兄请。”

  吕甲再不多言,加上他本来就是个沉默寡言之人,便直接一抬手,祭出了一柄天蓝色的仙剑,但见剑锋之上寒气逼人,一眼便知,比剑绝非凡品。

  羽篷却知道十八师兄吕甲之剑乃是当年他下山历练之时偶然所得,名唤谭幽,为千年寒冰所铸,故而寒气逼人。

  只见场中痕帅双手结出法诀,轻喝一声,一声爆响,尘烟滚滚中,竟出现了一个半人之高的大鼎,看那样子,分明就是他炼丹时所用的鼎才对。

  羽篷眨了下眼睛,心道不是吧,拿这么大个的东西打架,怎么有种江湖小说里大家坐在客栈里喝酒,一言不合动起手来,众人把桌子一掀,抄起板凳,喊道:“砍他。”的架势?

  这个鼎的大小,怎么看都很适合抓起来抡人,但跟修真完全没有关系啊。

  他这边心中诸多想法,那边场中已经开打,那口大鼎在痕帅不知怎么竟缩到脑袋大小,然后在他的操纵之中,在空中横冲直撞,与吕甲的谭幽仙剑斗得不亦乐乎。

  这下羽篷算是明白了,原来痕帅的本命法宝就是那口大鼎。他觉得墨霞峰也是够神奇的,有一个用尺子的赵明不说,居然还有一个用鼎的,完全不似他重生第一天看到和以为的那般,人人都是用剑。

  场中的痕帅此时神色严肃,完全没有了平日的嬉笑的模样,双手之间法诀紧握,稳如山川,一双眼睛紧盯着前方。

  反观吕甲,同样是一如既往的沉默,只是手中不停变幻着法诀,谭幽仙剑也顺着他的心意,在前方横劈竖砍直刺,不断进攻着,只是无论怎么进攻,都被那口淡金色的小鼎挡了下来。

  从打斗开始到现在,吕甲和痕帅都一步未动,但他们的法宝已经在半空中碰撞了成百上千次,乒乒之声不绝于耳。

  羽篷眼眸深处忽然一亮,道:“痕师兄要胜了。”

  云长青看着场中,同样点了点头。

  果然,就在羽篷说完不过数息时间,半空中那金色小鼎之上灵力猛增,接连抢攻,谭幽仙剑被撞得节节败退。

  吕甲还是沉默不言,心道不好,当下用尽全力,将三成灵力传入谭幽仙剑之上,顿时蓝光大盛。他低喝一声,谭幽仙剑猛地飞上天际,然后从从高处一斩而下,蓝芒如山,铺天盖地。

  痕帅表现得格外冷静,似乎早已料到这般情况,那金色古朴的小鼎在他操纵之下,同样发出耀眼的光芒,整个鼎身金光闪闪,在他催动之下,急速旋转起来,向上飞去。

  一声巨响,金色小鼎和谭幽仙剑撞在一起,金色小鼎巍然不动,而谭幽剑却倒飞而回,剑身上的光芒黯淡下去。

  不消说,这一场自然是痕帅胜了。

  吕甲看着手中的谭幽剑,还是不发一言,只是拱了拱手,便退下场,真是沉默得可以。

  痕帅收回金色小鼎,也走下场去,经过羽篷身边时还对他做了个鬼脸。

  最后一场比试,是十九师姐杜玲和二十二师姐郭雪的比试。

  她二人皆是用剑,打斗起来剑风凌厉,比拼多时竟是势均力敌,最后以杜玲一式剑招险胜而告终。

  至此,除了没有对手的羽篷,今日的演练比剑就已经全部完成,云长青召众人进殿,一一对他们刚才的表现,诸如长处,缺点,招式,境界都做了些指点,众人听后都有收获,唯有羽篷站在一边,看着这一幕,似乎心不在焉,在想别的事情。

  众人拜别师傅准备各自回去的时候,云长青却道:“羽篷,你留下,为师有话要和你说。”

  羽篷猜到会是这样,点头道:“是,师傅。”

  

景小凡dre说:

大家不是太恨我的话,投下下票吧,谢啦。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这个公主有点萌

鬼节这天,李小白捡到了一个穿越而来的公主……

作者:伞阳
标签:都市

恶魔游戏

有些游戏,真的不能去玩,会死人的!

作者:唐小鸭子
标签:悬疑

今夜有鬼

救了女警一命,却坏了女鬼的好事,女鬼要报复我……

作者:流云
标签:悬疑

少年透视高手

林皓因为跟人争夺班花,被人无意之间打出了异能!

作者:二两排骨
标签:都市

阴王

我从小生活在村里一座很神秘的老宅里,能看到很多鬼魂。

作者:芥子须弥三虎
标签:悬疑

青春之兽血沸腾

那年,我不懂事,做了对不起姐姐的事……

作者:幽迪的伤
标签:都市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