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二十一回 脉脉痴心谁与诉 (下)

作者:女君  发布时间:2015-07-30 23:02  字数:1411 

  李昂不由抬眸去瞧张好好,朦胧月色下她姣好的容颜似是泛着莹莹光辉,“你是如何回答的?”
  “歌娘,倘若我没有记错,方才那沈二郎君应当是你在洪州的故人吧?”

  张好好一言未发,却在李昂经过她面前时,抬手拽住了他的衣袖,定定地瞧着他,“皇上,我们谈谈吧。”

  迎上张好好微惊的目光,李昂涩然苦笑,“我纵是对天下人用尽心计,却永远不会拿那些手段对你。”

  张好好身子僵了僵,继而勾唇笑道,“不曾想,皇上竟也是如此自作多情之人。”

  张好好不动声色地掐紧袖中的指节“皇上且宽心,妾答应过的事一定会做到。昨日甘露殿里的种种,皇上便当妾从未说过吧。”

  李昂明白张好好这是在妥协,然而,却也是在告诉他——她不曾应下的,他亦勉强不得。

  “歌娘,宣政殿尚有未尽事宜,倘若无事,我便先回去了。”

  张好好一言未发,却在李昂经过她面前时,抬手拽住了他的衣袖,定定地瞧着他,“皇上,我们谈谈吧。”

  夕阳漫天,余晖尽染。

  一方几案,两碟小菜。半壶清酒,成双瓷盅。

  张好好为李昂斟了酒,“皇上,今日我们便不论君臣,只谈风月的醉上一回可好?”

  “好!人生难得自在,今天我们便不醉不归。”

  自打张好好知晓了他的身份,他们纵然时时相见却再不复往昔自在,张好好所请也正是李昂汲汲欲求之心愿。

  “好!人生难得自在,今天我们便不醉不归。”

  两人如同市井小民般划拳、掷骰子,不多时,张好好便已是脸颊绯红。越喝她那双冷清的眸子越是如同一泓清泉,黑亮得惊人,波光潋滟中似水光隐隐涌动。

  张好好身子僵了僵,继而勾唇笑道,“不曾想,皇上竟也是如此自作多情之人。”

  瞧着对面妩媚娇俏的容颜,李昂也渐渐醉了,“歌娘,你素来身子弱,便到此为止吧。余下的,我替你喝。”

  张好好一言未发,却在李昂经过她面前时,抬手拽住了他的衣袖,定定地瞧着他,“皇上,我们谈谈吧。”

  张好好但笑不语,久久方才抬眸去瞧李昂,“想必皇上心中定是藏着诸多疑惑。但凡皇上想知道的,今日歌娘定当知无不言。”

  那些陈年旧事,已过去了太久太久,纵是李昂倾尽人脉去调查也不过得知其中之二三。现下得张好好如此承诺,李昂本是该开怀的,然而他却怎么也问不出那个在心间早已千回百转的问题。

  张好好仰头饮尽瓷盅里的清酒,神色冷然眸光清亮,“今日,皇太后来甘露殿了。”

  李昂持着酒盅的手僵了僵,“皇太后可曾与你说些什么?”

  “她问我愿不愿意留在皇宫。”

  张好好身子一震,不由抬头去瞧李昂。他竟是,连件事情也猜到了?

  李昂不由抬眸去瞧张好好,朦胧月色下她姣好的容颜似是泛着莹莹光辉,“你是如何回答的?”

  张好好蓦然转头,两人眸光交汇,“重要吗?我如何作答,当真重要吗?”

  一方几案,两碟小菜。半壶清酒,成双瓷盅。

  李昂心中一震,“歌娘,你……”

  如今的朝局,皇太后讳莫如深的心思,她与他之间早已注定了结局。李昂终究是一国之君,于他而言,最重要的永远都该是家国天下。

  李昂蓦然起身,发了疯一般紧紧拥住张好好,“你为何要如此费尽心机的劝服我?这到底是为什么?”

  张好好蓦然转头,两人眸光交汇,“重要吗?我如何作答,当真重要吗?”

  李昂不由抬眸去瞧张好好,朦胧月色下她姣好的容颜似是泛着莹莹光辉,“你是如何回答的?”

  张好好眸光轻颤,“皇上,你醉了。”

  李昂手上的力道一分分加重,似要将她揉入骨髓才肯罢休,“回答我!你方才不是说但凡我想知道的,你定当知无不言吗?如今,我只想知道这个。”

  瞧着对面妩媚娇俏的容颜,李昂也渐渐醉了,“歌娘,你素来身子弱,便到此为止吧。余下的,我替你喝。”

  “你终究是皇上,权倾天下,一呼百应。而我不过是小小妓伶,于我看来,再没有比自由更重的东西。倘若不能劝服皇上放下,我又怎可能脱身离开长安?”

  李昂深吸口气,压下心间浮动的情绪,“谁教你这样的?张好好,到底是谁教你这样的?你是女子,何须这般坚强隐忍?”

  “歌娘,你是什么样的人,我会不清楚吗?你重情重义,可对毫不相关之人却是冷漠至极。倘若当真如你所言,你只管设法离开便是,何须如此费尽心思的劝我?歌娘,你不要再自欺欺人了……”

  张好好身子僵了僵,继而勾唇笑道,“不曾想,皇上竟也是如此自作多情之人。”

  张好好话音未落,便被封住了樱唇。濡湿灼热地柔软强势的攻城略地,迫得她节节后退,几乎喘不上起来。

  瞧着瘫软在怀中连连喘息的娇软身躯,李昂温柔地为她拭去唇边的湿润,低声呢喃,“歌娘,我只恨今日装大度,叫你与那沈述师多处了个把时辰。倘若见着文书,我若即刻起驾来甘露殿,你会不会便少了这许多顾虑?”

  张好好身子一震,不由抬头去瞧李昂。他竟是,连件事情也猜到了?
  自打张好好知晓了他的身份,他们纵然时时相见却再不复往昔自在,张好好所请也正是李昂汲汲欲求之心愿。
  瞧着对面妩媚娇俏的容颜,李昂也渐渐醉了,“歌娘,你素来身子弱,便到此为止吧。余下的,我替你喝。”
  李昂持着酒盅的手僵了僵,“皇太后可曾与你说些什么?”
  “好!人生难得自在,今天我们便不醉不归。”
  张好好身子僵了僵,继而勾唇笑道,“不曾想,皇上竟也是如此自作多情之人。”
  张好好一言未发,却在李昂经过她面前时,抬手拽住了他的衣袖,定定地瞧着他,“皇上,我们谈谈吧。”
  张好好眸光轻颤,“皇上,你醉了。”
  张好好不动声色地掐紧袖中的指节“皇上且宽心,妾答应过的事一定会做到。昨日甘露殿里的种种,皇上便当妾从未说过吧。”
  张好好但笑不语,久久方才抬眸去瞧李昂,“想必皇上心中定是藏着诸多疑惑。但凡皇上想知道的,今日歌娘定当知无不言。”
  张好好不动声色地掐紧袖中的指节“皇上且宽心,妾答应过的事一定会做到。昨日甘露殿里的种种,皇上便当妾从未说过吧。”
  张好好眸光轻颤,“皇上,你醉了。”
  瞧着对面妩媚娇俏的容颜,李昂也渐渐醉了,“歌娘,你素来身子弱,便到此为止吧。余下的,我替你喝。”
  李昂手上的力道一分分加重,似要将她揉入骨髓才肯罢休,“回答我!你方才不是说但凡我想知道的,你定当知无不言吗?如今,我只想知道这个。”
  如今的朝局,皇太后讳莫如深的心思,她与他之间早已注定了结局。李昂终究是一国之君,于他而言,最重要的永远都该是家国天下。
  “好!人生难得自在,今天我们便不醉不归。”
  张好好为李昂斟了酒,“皇上,今日我们便不论君臣,只谈风月的醉上一回可好?”
  李昂不由抬眸去瞧张好好,朦胧月色下她姣好的容颜似是泛着莹莹光辉,“你是如何回答的?”
  张好好不动声色地掐紧袖中的指节“皇上且宽心,妾答应过的事一定会做到。昨日甘露殿里的种种,皇上便当妾从未说过吧。”
  张好好蓦然转头,两人眸光交汇,“重要吗?我如何作答,当真重要吗?”
  张好好但笑不语,久久方才抬眸去瞧李昂,“想必皇上心中定是藏着诸多疑惑。但凡皇上想知道的,今日歌娘定当知无不言。”
  张好好一言未发,却在李昂经过她面前时,抬手拽住了他的衣袖,定定地瞧着他,“皇上,我们谈谈吧。”
  张好好身子一震,不由抬头去瞧李昂。他竟是,连件事情也猜到了?
  张好好一言未发,却在李昂经过她面前时,抬手拽住了他的衣袖,定定地瞧着他,“皇上,我们谈谈吧。”
  张好好仰头饮尽瓷盅里的清酒,神色冷然眸光清亮,“今日,皇太后来甘露殿了。”
  张好好身子僵了僵,继而勾唇笑道,“不曾想,皇上竟也是如此自作多情之人。”
  张好好蓦然转头,两人眸光交汇,“重要吗?我如何作答,当真重要吗?”
  迎上张好好微惊的目光,李昂涩然苦笑,“我纵是对天下人用尽心计,却永远不会拿那些手段对你。”
  夕阳漫天,余晖尽染。
  “你终究是皇上,权倾天下,一呼百应。而我不过是小小妓伶,于我看来,再没有比自由更重的东西。倘若不能劝服皇上放下,我又怎可能脱身离开长安?”
  张好好眸光轻颤,“皇上,你醉了。”
  张好好为李昂斟了酒,“皇上,今日我们便不论君臣,只谈风月的醉上一回可好?”
  张好好眸光轻颤,“皇上,你醉了。”
  “歌娘,倘若我没有记错,方才那沈二郎君应当是你在洪州的故人吧?”
  张好好仰头饮尽瓷盅里的清酒,神色冷然眸光清亮,“今日,皇太后来甘露殿了。”
  张好好不动声色地掐紧袖中的指节“皇上且宽心,妾答应过的事一定会做到。昨日甘露殿里的种种,皇上便当妾从未说过吧。”
  张好好一言未发,却在李昂经过她面前时,抬手拽住了他的衣袖,定定地瞧着他,“皇上,我们谈谈吧。”
  张好好一言未发,却在李昂经过她面前时,抬手拽住了他的衣袖,定定地瞧着他,“皇上,我们谈谈吧。”
  瞧着瘫软在怀中连连喘息的娇软身躯,李昂温柔地为她拭去唇边的湿润,低声呢喃,“歌娘,我只恨今日装大度,叫你与那沈述师多处了个把时辰。倘若见着文书,我若即刻起驾来甘露殿,你会不会便少了这许多顾虑?”
  “歌娘,宣政殿尚有未尽事宜,倘若无事,我便先回去了。”
  迎上张好好微惊的目光,李昂涩然苦笑,“我纵是对天下人用尽心计,却永远不会拿那些手段对你。”
  那些陈年旧事,已过去了太久太久,纵是李昂倾尽人脉去调查也不过得知其中之二三。现下得张好好如此承诺,李昂本是该开怀的,然而他却怎么也问不出那个在心间早已千回百转的问题。
  李昂蓦然起身,发了疯一般紧紧拥住张好好,“你为何要如此费尽心机的劝服我?这到底是为什么?”
  一方几案,两碟小菜。半壶清酒,成双瓷盅。
  瞧着瘫软在怀中连连喘息的娇软身躯,李昂温柔地为她拭去唇边的湿润,低声呢喃,“歌娘,我只恨今日装大度,叫你与那沈述师多处了个把时辰。倘若见着文书,我若即刻起驾来甘露殿,你会不会便少了这许多顾虑?”
  李昂心中一震,“歌娘,你……”
  张好好一言未发,却在李昂经过她面前时,抬手拽住了他的衣袖,定定地瞧着他,“皇上,我们谈谈吧。”
  如今的朝局,皇太后讳莫如深的心思,她与他之间早已注定了结局。李昂终究是一国之君,于他而言,最重要的永远都该是家国天下。
  瞧着对面妩媚娇俏的容颜,李昂也渐渐醉了,“歌娘,你素来身子弱,便到此为止吧。余下的,我替你喝。”
  “歌娘,宣政殿尚有未尽事宜,倘若无事,我便先回去了。”
  迎上张好好微惊的目光,李昂涩然苦笑,“我纵是对天下人用尽心计,却永远不会拿那些手段对你。”
  张好好一言未发,却在李昂经过她面前时,抬手拽住了他的衣袖,定定地瞧着他,“皇上,我们谈谈吧。”
  李昂持着酒盅的手僵了僵,“皇太后可曾与你说些什么?”
  瞧着对面妩媚娇俏的容颜,李昂也渐渐醉了,“歌娘,你素来身子弱,便到此为止吧。余下的,我替你喝。”
  迎上张好好微惊的目光,李昂涩然苦笑,“我纵是对天下人用尽心计,却永远不会拿那些手段对你。”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妻子的救赎

结婚半年一直和丈夫分房睡,把他灌醉才发现“他”竟然是个女人!

作者:沈野鹿鸣
标签:现代言情

曾经深爱成灰烬

趁着莫汉成失恋,她终于能找到机会,在他喝醉时向他求婚。

作者:唐十二
标签:现代言情

super婚礼:狼性总裁太嚣张

沈颜:“当我男朋友。”韩洋:“不,我们还是结婚吧!”

作者:路萍天使
标签:现代言情

女主播,你火啦

我是网络直播间的假偶像,他是叱咤风云路的真财主。

作者:叶叶
标签:现代言情

识汝非人

他利用她弑兄夺位,改天逆命。 她说:独孤修,你会遭天谴。

作者:有匪二君子
标签:悬疑推理

神医狂妃

原谅她,那夜处于昏睡之中,她真的没有看到那该死的男人是谁啊!

作者:蓝幽幽
标签:古代言情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