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二十八章:回避(2)

作者:初引那凉  发布时间:2015-07-30 23:46  字数:1061 

  跑到隔壁班,那个男生叫什么我都不记得了,只记得跑了一圈没有见到人,准备出去的时候,有一个男生把墨水挤在了你的作业本上。
  小时候,在叶知秋的严厉管教下,对于很多事情我都是逆来顺受。尤其,在处理人际关系,她说“你不明白那一个人,在将来你的人生路上会是你的帆船还是你的绊脚石,所以都不能得罪。“
  跑到隔壁班,那个男生叫什么我都不记得了,只记得跑了一圈没有见到人,准备出去的时候,有一个男生把墨水挤在了你的作业本上。
  李舒音对上我有些质问的眼神,眼神闪躲,清澈的眸子里有一丝的慌乱。许久,我们之间都是沉默,我动了动干涩的喉咙,张了张口,最后还是没有说话。
  还有就是我不想看她失望的眼神,我想她也能像夸赞喜爱哥哥那样的爱护我,哪怕只有一次也好。
  “我不是谁的说客,也知道你心里横的梗是什么。”似乎有什么隐忍的情绪,她有些说不下去,眼角的余光瞥见她抬头,眉眼湿润,都是惆怅。
  “我不是谁的说客,也知道你心里横的梗是什么。”似乎有什么隐忍的情绪,她有些说不下去,眼角的余光瞥见她抬头,眉眼湿润,都是惆怅。
  李舒音对上我有些质问的眼神,眼神闪躲,清澈的眸子里有一丝的慌乱。许久,我们之间都是沉默,我动了动干涩的喉咙,张了张口,最后还是没有说话。
  所以,当班里的小二世安佑启祖伙同着其他人欺负我的时候,我还是忍了,尽管眼里在眼眶里打转,最后还是忍了,再抬头就是一脸的茫然。
  “我......”
  “我不是谁的说客,也知道你心里横的梗是什么。”似乎有什么隐忍的情绪,她有些说不下去,眼角的余光瞥见她抬头,眉眼湿润,都是惆怅。
  夏天,阳光强烈的很,烈焰一样的灼热,一如李舒音进入我的生命里,小短发黑色的线绒卫衣,白色的板鞋,当我耳边炸起安佑启愤恨的声音。
”李舒音你吃错药了,干嘛打我。“
手指吸弄了一下鼻子,李舒音假小子一样的抬起了下巴,高傲的对着一会高自己许多的几个男生颇有口气的说”你们难道不知道她是我罩的人?“
我盯着站在自己桌子面前的”小男生“只觉得,他的人生好干脆,火一样的温暖,如骄阳。
后来我的生命里再也没有李舒音的缺席,迟到她向我给老师打掩护,初中那阵子,流行骑单车,都是她早晨骑着单车接我上学,晚上下自习送我回来。春夏秋月复而周转,从来没有差错,不曾突然转身,不曾突然回来。

  “我......”

  李舒音对上我有些质问的眼神,眼神闪躲,清澈的眸子里有一丝的慌乱。许久,我们之间都是沉默,我动了动干涩的喉咙,张了张口,最后还是没有说话。

  “我不是谁的说客,也知道你心里横的梗是什么。”似乎有什么隐忍的情绪,她有些说不下去,眼角的余光瞥见她抬头,眉眼湿润,都是惆怅。

  “可是,我就是管不住自己,想去参合你的事情。记得,我们第一次相遇的时候吗?”没有看我,她陷入了美好的回忆,连带着整个人的周身都是暖暖的美好,很舒心。

  “十岁的时候,我在课间伙同着一起的玩的小姑娘们出去准备修理一个男生,隔壁班的。揪了王雅致的辫子。

  当时的我就是学校里的小霸王,我爸是军人,你知道的我家只有我和姐姐,没有继承人,父亲一直那我们当男孩子,时间成了我也就长成了男娃娃,掏鸟蛋,打人,什么事情我没有做过。

  “我不是谁的说客,也知道你心里横的梗是什么。”似乎有什么隐忍的情绪,她有些说不下去,眼角的余光瞥见她抬头,眉眼湿润,都是惆怅。

  李舒音对上我有些质问的眼神,眼神闪躲,清澈的眸子里有一丝的慌乱。许久,我们之间都是沉默,我动了动干涩的喉咙,张了张口,最后还是没有说话。

  跑到隔壁班,那个男生叫什么我都不记得了,只记得跑了一圈没有见到人,准备出去的时候,有一个男生把墨水挤在了你的作业本上。

  传来一起的其他几个男生哈哈的笑声,有些好奇,我回头,想看看你有什么反应。

  白色的小百褶裙,乌黑长长的头发,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不是道是不是,当时的你给我的感觉太安静,还是你幽幽的抬起乖巧灵动的眉眼,找人喜欢的样子,反正我就冲了出去,不分二话的就和那几个男生纠缠扭打在了一起。”

  说到这里,李舒音的话戛然而止。

  只留我一个人在回忆里,自责和当初的温暖时空交错,交织在一起,眼泪流了出来。

  小时候,在叶知秋的严厉管教下,对于很多事情我都是逆来顺受。尤其,在处理人际关系,她说“你不明白那一个人,在将来你的人生路上会是你的帆船还是你的绊脚石,所以都不能得罪。“

  小时候,在叶知秋的严厉管教下,对于很多事情我都是逆来顺受。尤其,在处理人际关系,她说“你不明白那一个人,在将来你的人生路上会是你的帆船还是你的绊脚石,所以都不能得罪。“

  李舒音对上我有些质问的眼神,眼神闪躲,清澈的眸子里有一丝的慌乱。许久,我们之间都是沉默,我动了动干涩的喉咙,张了张口,最后还是没有说话。

  还有就是我不想看她失望的眼神,我想她也能像夸赞喜爱哥哥那样的爱护我,哪怕只有一次也好。

  所以,当班里的小二世安佑启祖伙同着其他人欺负我的时候,我还是忍了,尽管眼里在眼眶里打转,最后还是忍了,再抬头就是一脸的茫然。

  夏天,阳光强烈的很,烈焰一样的灼热,一如李舒音进入我的生命里,小短发黑色的线绒卫衣,白色的板鞋,当我耳边炸起安佑启愤恨的声音。
”李舒音你吃错药了,干嘛打我。“
手指吸弄了一下鼻子,李舒音假小子一样的抬起了下巴,高傲的对着一会高自己许多的几个男生颇有口气的说”你们难道不知道她是我罩的人?“
我盯着站在自己桌子面前的”小男生“只觉得,他的人生好干脆,火一样的温暖,如骄阳。
后来我的生命里再也没有李舒音的缺席,迟到她向我给老师打掩护,初中那阵子,流行骑单车,都是她早晨骑着单车接我上学,晚上下自习送我回来。春夏秋月复而周转,从来没有差错,不曾突然转身,不曾突然回来。
  李舒音对上我有些质问的眼神,眼神闪躲,清澈的眸子里有一丝的慌乱。许久,我们之间都是沉默,我动了动干涩的喉咙,张了张口,最后还是没有说话。
  只留我一个人在回忆里,自责和当初的温暖时空交错,交织在一起,眼泪流了出来。
  只留我一个人在回忆里,自责和当初的温暖时空交错,交织在一起,眼泪流了出来。
  跑到隔壁班,那个男生叫什么我都不记得了,只记得跑了一圈没有见到人,准备出去的时候,有一个男生把墨水挤在了你的作业本上。
  “我不是谁的说客,也知道你心里横的梗是什么。”似乎有什么隐忍的情绪,她有些说不下去,眼角的余光瞥见她抬头,眉眼湿润,都是惆怅。
  只留我一个人在回忆里,自责和当初的温暖时空交错,交织在一起,眼泪流了出来。
  夏天,阳光强烈的很,烈焰一样的灼热,一如李舒音进入我的生命里,小短发黑色的线绒卫衣,白色的板鞋,当我耳边炸起安佑启愤恨的声音。
”李舒音你吃错药了,干嘛打我。“
手指吸弄了一下鼻子,李舒音假小子一样的抬起了下巴,高傲的对着一会高自己许多的几个男生颇有口气的说”你们难道不知道她是我罩的人?“
我盯着站在自己桌子面前的”小男生“只觉得,他的人生好干脆,火一样的温暖,如骄阳。
后来我的生命里再也没有李舒音的缺席,迟到她向我给老师打掩护,初中那阵子,流行骑单车,都是她早晨骑着单车接我上学,晚上下自习送我回来。春夏秋月复而周转,从来没有差错,不曾突然转身,不曾突然回来。
  还有就是我不想看她失望的眼神,我想她也能像夸赞喜爱哥哥那样的爱护我,哪怕只有一次也好。
  “可是,我就是管不住自己,想去参合你的事情。记得,我们第一次相遇的时候吗?”没有看我,她陷入了美好的回忆,连带着整个人的周身都是暖暖的美好,很舒心。
  所以,当班里的小二世安佑启祖伙同着其他人欺负我的时候,我还是忍了,尽管眼里在眼眶里打转,最后还是忍了,再抬头就是一脸的茫然。
  “可是,我就是管不住自己,想去参合你的事情。记得,我们第一次相遇的时候吗?”没有看我,她陷入了美好的回忆,连带着整个人的周身都是暖暖的美好,很舒心。
  夏天,阳光强烈的很,烈焰一样的灼热,一如李舒音进入我的生命里,小短发黑色的线绒卫衣,白色的板鞋,当我耳边炸起安佑启愤恨的声音。
”李舒音你吃错药了,干嘛打我。“
手指吸弄了一下鼻子,李舒音假小子一样的抬起了下巴,高傲的对着一会高自己许多的几个男生颇有口气的说”你们难道不知道她是我罩的人?“
我盯着站在自己桌子面前的”小男生“只觉得,他的人生好干脆,火一样的温暖,如骄阳。
后来我的生命里再也没有李舒音的缺席,迟到她向我给老师打掩护,初中那阵子,流行骑单车,都是她早晨骑着单车接我上学,晚上下自习送我回来。春夏秋月复而周转,从来没有差错,不曾突然转身,不曾突然回来。
  跑到隔壁班,那个男生叫什么我都不记得了,只记得跑了一圈没有见到人,准备出去的时候,有一个男生把墨水挤在了你的作业本上。
  李舒音对上我有些质问的眼神,眼神闪躲,清澈的眸子里有一丝的慌乱。许久,我们之间都是沉默,我动了动干涩的喉咙,张了张口,最后还是没有说话。
  当时的我就是学校里的小霸王,我爸是军人,你知道的我家只有我和姐姐,没有继承人,父亲一直那我们当男孩子,时间成了我也就长成了男娃娃,掏鸟蛋,打人,什么事情我没有做过。
  跑到隔壁班,那个男生叫什么我都不记得了,只记得跑了一圈没有见到人,准备出去的时候,有一个男生把墨水挤在了你的作业本上。
  “我不是谁的说客,也知道你心里横的梗是什么。”似乎有什么隐忍的情绪,她有些说不下去,眼角的余光瞥见她抬头,眉眼湿润,都是惆怅。
  李舒音对上我有些质问的眼神,眼神闪躲,清澈的眸子里有一丝的慌乱。许久,我们之间都是沉默,我动了动干涩的喉咙,张了张口,最后还是没有说话。
  小时候,在叶知秋的严厉管教下,对于很多事情我都是逆来顺受。尤其,在处理人际关系,她说“你不明白那一个人,在将来你的人生路上会是你的帆船还是你的绊脚石,所以都不能得罪。“
  跑到隔壁班,那个男生叫什么我都不记得了,只记得跑了一圈没有见到人,准备出去的时候,有一个男生把墨水挤在了你的作业本上。
  夏天,阳光强烈的很,烈焰一样的灼热,一如李舒音进入我的生命里,小短发黑色的线绒卫衣,白色的板鞋,当我耳边炸起安佑启愤恨的声音。
”李舒音你吃错药了,干嘛打我。“
手指吸弄了一下鼻子,李舒音假小子一样的抬起了下巴,高傲的对着一会高自己许多的几个男生颇有口气的说”你们难道不知道她是我罩的人?“
我盯着站在自己桌子面前的”小男生“只觉得,他的人生好干脆,火一样的温暖,如骄阳。
后来我的生命里再也没有李舒音的缺席,迟到她向我给老师打掩护,初中那阵子,流行骑单车,都是她早晨骑着单车接我上学,晚上下自习送我回来。春夏秋月复而周转,从来没有差错,不曾突然转身,不曾突然回来。
  小时候,在叶知秋的严厉管教下,对于很多事情我都是逆来顺受。尤其,在处理人际关系,她说“你不明白那一个人,在将来你的人生路上会是你的帆船还是你的绊脚石,所以都不能得罪。“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妻子的救赎

结婚半年一直和丈夫分房睡,把他灌醉才发现“他”竟然是个女人!

作者:沈野鹿鸣
标签:现代言情

曾经深爱成灰烬

趁着莫汉成失恋,她终于能找到机会,在他喝醉时向他求婚。

作者:唐十二
标签:现代言情

super婚礼:狼性总裁太嚣张

沈颜:“当我男朋友。”韩洋:“不,我们还是结婚吧!”

作者:路萍天使
标签:现代言情

女主播,你火啦

我是网络直播间的假偶像,他是叱咤风云路的真财主。

作者:叶叶
标签:现代言情

识汝非人

他利用她弑兄夺位,改天逆命。 她说:独孤修,你会遭天谴。

作者:有匪二君子
标签:悬疑推理

神医狂妃

原谅她,那夜处于昏睡之中,她真的没有看到那该死的男人是谁啊!

作者:蓝幽幽
标签:古代言情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