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三十一章:夜探墓地

作者:手心的盆  发布时间:2015-07-30 19:59  字数:3063 

  我只能担心的在家里等,冷静下来后想着刚刚那一幕,他的眼睛怎么会突然变成那样,出医院门口的时候还好好的,这时我一下就想到了他的墨镜。

  他的墨镜还在我手中握着,又黑又大,好像是我摘掉他墨镜的同时他就喊叫了出来,难道是因为墨镜被摘的原因吗?难道他眼睛怕光?想到这我觉得自己闯了大祸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突然萌生出一种邪恶的想法,我在想,如果张幽就这么废掉了,不能再来纠缠我了,那我以后的日子就又可以恢复太平了,这不是很好么。

  我牵强的挤出一丝笑容觉得自己想法不错,可又觉得他真的很可怜,而且他刚刚送我去医院可是救了我一命啊,我在这天使和魔鬼的两种对立的心态下在房间发慌的等着。

  我这一等便是三天都不见他出来,我被狗咬伤也好了,今天是我伤好后第一天上班,我心不在焉的工作着。

  下班后迎港照常的送我回了家,进家以后简便的弄了点吃的,从厨房吃饭完刚推开门就看到了张幽坐在我的床上,看他的表情好像很憔悴很虚弱,而且他现在呈半透明状,我能看清楚的看到他身后的一切物品。

  我连忙做到他身边看着他,亏欠的问道:“你身体没事了么?那天,是因为我摘下你墨镜才导致双眼被烧伤吗?”

  张幽点点头,他的眼睛还是很红,不过似乎已经没什么大碍可以看得见东西,我刚想要去摸下他的脸,在仔细看下眼睛,可没想到我的手刚碰到他的时候就穿了过去。

  我完全碰不到他,只是可以看到半透明的身形,我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总是很担心他会因此而受伤永远都不能恢复。

  “我没事,不用担心了,现在阴气太虚弱,我没法实体现身,休息几天就好了,我一会就走,我来是告诉你一声,别想脱离我,我还没死呢。”

  他有气无力的说着,虽然语气不好,但我还是很开心他没什么事。

  “那你是因为什么受伤的?真的是因为摘掉墨镜吗?你不是鬼吗?应该什么都不怕的呀。”

  张幽苦苦一笑道:“真有那么大本事就没必要利用你帮忙找东西了,我现身的时间并不多,这些事以后在跟你解释,你现在得帮我一个忙,别问原因,听好了。”

  这时候张幽的身影已经越来越淡,透明的几乎快要看不见了,时隐时现,似乎就要消失一了样,同时他大口的喘息了几口气慢慢的身形又恢复了一些。

  他快速的说:“你快去弄些黑狗血来,一定要特别纯的黑狗,然后在今晚喂到董鑫的嘴里,让他喝下去,然后割破他的中指,挤出一点血来,在半夜12点后1点之前你到山上,我一直在那墓地藏身,你把从他身上挤出的血倒入墓穴的棺材上就行,别忘了,一定要在12点以后1点之前才行。

  他连最后两个字都还没说出口就测底消失不见了,我呆呆的坐在床边想着他说的每一句话,我知道自己这次祸可闹大了。

  虽然很不明白他让我这么做到底为了什么,可我也顾不上原因了,我觉得这一定对他有所帮助,只是奇怪的是为什么要董鑫的血,而且还要让董鑫喝血又是为什么。

  我这下班已经不早了,这个时候到哪弄黑狗血去啊,不过想到了对面电池厂院里的狗,我现在也只能对他们下手了。

  这院子里以前有两条散养的狼狗,就是被董鑫掐死那两只,院子里还有一个黑色拉布拉多和藏獒,因为品种贵重所以养在笼子里,这四条狗我很早就已经认识了。

  可现在难办的是我要怎么才能把血弄出来,我趁天还没黑从药房买来了注射器,拿着东西在电池厂门口晃悠,我不停的想着办法,却突然觉得自己怎么那么笨,让董鑫来不就行了。

  我不知道离这么远呼喊他会不会管用,我对着家的方向轻声的喊着董鑫的名字,不一会我就看他从楼群里快速的跑了出来。

  他站在我面前我还是很不适应那天发生的事,没敢直视他的眼睛,把注射器交给了他然后命令他去取血,但不可以杀死狗狗。

  他听完话后翻过铁门就跑了进去,他的速度非常快,就连院子里的狗都没察觉到他的闯入,这个时间估计打更的大爷已经上班了,可千万别惊扰到那两只狗啊。

  我见董鑫跳到狗笼子上方,而那条大黑狗正闭眼趴在地上休息,董鑫把手伸进笼子,当狗发现了董鑫以后,它站起身来刚要叫,董鑫一拳把它打倒了。

  我在很远的门外看着不知道现在狗是不是还活着,过了几分钟董鑫又快速的跑了出来,一整管的注射器里全都是红红的鲜血。

  我们回到房间,我命令他把狗血喝了,他也毫不犹豫的接过注射器就把血液注入了嘴里,他喝到血的时候不时的发出轻微呻吟声,像是饿急了的野狗狼吞虎咽的把血喝掉。

  他似乎对这些血并不满足,喝完后不停的舔舐注射器的针头,然后用一种很迫切很饥渴的眼神看着我,他的嘴角还残留着血迹,看了他喝血的场面我忍不住的泛着恶心。

  “好了,血没了,你不许在喝了,去用刀割破中指,把血滴到一个空碗里。”

  我吩咐完他很乖的一个人去了厨房,不一会端着一碗血来到我面前,我一看这碗里的血竟然是黑紫色的,跟正常人的血完全不一样,黑的就像中毒了一样。

  看到他中指还在流血我还真的觉得有些心疼他,从医药箱里找了一些纱布帮他包扎好便让他安静的回仓库了。

  我准备好了半夜上山的工具,终于等到了10点多便出了门,打车到了山的附近车子没办法在前进了,我一个人拿着手电和血液向山走去。

  今天也不知道是什么日子,夜里觉得比前些天要冷许多,而且今晚的天气很不好,月亮一点都看不见,手电的光亮也不是很强,月黑风高的深夜,一个人在这山边走着也够吓人的了,而且这附近的山大多都是安葬着死人的坟墓。

  我磕磕绊绊的终于来到了那座山下,顺着小路走上半山腰,找到墓穴停了下来。

  这墓穴我很久都没来过了,这里已经被人动过了,周边的土已经不见了,坟墓的坑洞就这样暴露出来,而棺木已经支离破碎的根本看不出是棺材了。

  我看了看时间,现在距12点还有一些时间,我只能在这等到12过后才能撒血,我有些害怕,风有些大,吹的周围树叶沙沙直响。

  山里空气有些潮湿而且特别安静,树下的草丛里时不时的就有东西在动,估计是老鼠在乱窜吧,总是觉得这里阴森森的特别可怕,一想到张幽就在墓穴的坑洞里我的心慢慢的也踏实了下来。

  时间到了以后我拿着碗走到墓边,把血液洒在了棺体上,我怕洒的不够到位,还特意在棺体下的洞穴位置多洒了一些,虽然洞穴已经被我挖的看不见了,不过我能找出洞的确切位置。

  洒完后我有些慌了,这张幽只告诉了我洒血在棺体上,却没告诉我接下来在干什么,我现在站在墓前不知如何是好。

  我占时不敢离开,站在墓前随时等候张幽差遣,正当我无聊的时候突然有一个想法,我真的很想看看这个墓的主人,到底是什么人会让奶奶大费周章的带我来挖墓。

  我找到了倒在一旁的墓碑,弄掉碑上的泥土用手电照亮一看,上面的碑文很特别。

  按理说正常的碑文应该是把死者的名字和生辰死辰都写上去,而且还要写上是谁立的碑,可这个碑上却只写了几个字。

  爱孙王强之墓,而且这一排字紧挨着左边写的,右边留出了一大块空白的地方,字的位置在这碑上显得是那么别扭。

  这爱孙,就是谁的孙子死了,估计应该是年纪不大就死了,不然那棺材也不会那么小了。

  这时候我身后刮来一阵阴风,吹了脊梁骨凉飕飕的,我喊了喊张幽,他还是没出来,我可不想在多待了,既然他没有记下来的吩咐那我就先闪人了。

  我像打了鸡血一样飞奔下山,来到街边却打不到车,因为这里地处偏僻,前方又没有路,只是一些埋死人的山,所以根本没有车辆经过这里。

  我万般无奈的再次把董鑫喊来,只能让他背着我快速跑到市区内。

  到了市区打车回了家,到家的时候已经是下半夜2点多了,在山上折腾这一趟是又累又困的,到家不一会就睡着了。

  第二天是下午的班,我睡到了10点多才起来,一睁眼张幽就坐在我面前,他现在已经不是透明状态了。

  我真的是有好多话问他,我从床上弹起一连问了好多问题“你身体没事了?你眼睛为什么会那样?你干嘛让我喂董鑫喝血?你要他的血洒棺材上干嘛用的?对不起,我不知道摘下墨镜你会受伤,你不怪我吧?我要怎么帮你?我还要不要做什么?”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妃居而上

她忍辱负重,步步为营,誓要踩着那些血仇之人步步荣归

作者:画九卿
标签:言情

婚后有轨,祁少请止步

人品低劣,人尽可夫,是她的丈夫给她冠上的代名词。

作者:默菲
标签:现代言情

中宫

大婚之夜,皇帝拥着其他女人而眠。

作者:阿琐
标签:古代言情

他来时夜色正浓

他把她从那个猥琐男手下救出来的时候,她以为他是英雄。

作者:棠之依依
标签:现代言情

惊世妖尊

废物,会永远是废物吗?灵狐,又怎会容忍自己是个废物呢!

作者:兮颜yy
标签:幻想言情

妃常芳华

膝盖骨被挖是什么感受?双眼被挖是什么感受?

作者:醒时梦
标签:古代言情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