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六十六章 礼品盒里的人头

作者:敢問路在何方  发布时间:2015-07-31 06:21  字数:3038 

  站在充满和祥之气的庙宇楼堂之下,我的心情突然好了不少。看着北面的那头坐立在那里的石狮子,多了一股威严之气。

  刘月始终失魂落魄的站在那里,就好像担心会发生什么事情一样。然而就在这时,门突然被推开了。住持大师走了出来,脸色铁青,十分的不好。我看着他的样子,也知道情况不太妙。

  王婶就跟在住持大师的后面,她耷拉着脑袋,双臂夹在身子上,眼眶青紫,就好像一个病入膏肓快要坚持不住了的人。

  怎么了?我问住持大师,住持大师没有理我,正好这时刘月跟在我的身后。住持大师却瞪了她一眼,道:好自为之!若是多行善事,尚可保命。

  住持大师朝北面走去,王婶跟在她的身后,一言不语,好似黑白无常身后跟着的小鬼一样。我和刘月也跟着她俩,不知道要去哪里。

  但是住持大师却带着王婶走到了那石狮子面前,王婶用那种惯性动作跪了下去,一个叩拜。然后站了起来,接着跟住持大师走去。

  住持大师带着我们在这寺庙里左拐右拐,最后来到了一个铁塔之中。这铁塔里漆黑漆黑的,而且异常阴冷。王婶和住持坐在这塔中间,而我和刘月就在她俩旁边站着。就在这时,王婶突然呜呜的哭了起来。

  哭也罢!人间忧愁何处来,何处走。住持双手合十,打坐在那里,闭着双眼,盘着手上的佛珠。

  就这样,大约哭了有十多分钟后。住持大师开始念起了咒语,我听不懂,但是估计也就是大悲咒之类的。

  突然,王婶站了起来,走到了我的面前。

  王,王婶。你怎么了?我看着她,心中不免多了一些担忧之切。

  没事,小明。王婶的嗓子很阴沉,就好像是阴间的鬼一样。她说着:有些时候,眼见并不为实,耳听也并不为虚。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说完,她竟然直勾勾的躺在了地上。

  我知道王婶说的话的意思,因为我这一个月以来,经历的事情已经很难分辨哪些是真,哪些是假。人这一辈子啊,除非你是和尚,能不被七情六欲所牵绊,不然有时候懂得太多,明白的太多,或者说看穿了一切,并不是好事。只要能活在自己给自己定义的快乐的圈子里就好,就信自己的良心,这一生都会平安。

  住持大师这时已经缓缓的念完了咒语,睁开了眼睛,看向我。突然猛地咳嗽了几声,嘴里一大口鲜血吐出。我赶忙过去扶住他,他却推开了我,长叹了一口气道:六道之内,无数轮回。万物之事,皆有因果。我这一生,只能有这么一次打抱不平,前半生的善缘皆已尽了。命中注定,也罢,到此为止。

  我不明白他说的意思,也不知道他说的打抱不平是怎么一回事。我只想知道,王婶子中的邪有没有治好。

  大师似乎看穿了我的意思,挥了挥手,说:去吧,她这辈子所受之罪,皆乃上辈因果。以后不再会有事了,一命消一命。你乃祸星,只要不再去打扰她的生活,自会相安无事。

  这么说我明白了,大师的意思就是说,王婶子这辈子这么不幸,全是因为上辈子做尽了坏事,这就是因果。我是一个扫把星,认识谁,谁就死,只要我以后不要在打扰她的生活,她就能相安无事。

  我突然灵光一现,知道为什么王婶子不对我说她那天看到什么了。如果她真的告诉我了,可能对于她的代价,那就是死。可还是有一句话我不明白,那就是一命消一名。

  和尚的话总是耐人寻味,捉摸不透的语句里包含着多种意思。而此时住持大师已经下了逐客令,说我和他的缘已至此,要我带着王婶子离开这里,以后叫我再也不要来见。

  给王婶送回家后,我买了一些补品给她送去,而且给她留下了一千块钱,因为我没法给她太多,仅表心意。我叮嘱刘月要好好在这里照顾婆婆,然后就离开了。本以为事情就会这样结束了,万万没想到,还会发生那样的事情。后来,我才知道,原来一命消一命是这个意思。

  王丹给我打来电话,说死去的学生妹是那个男孩同父异母的姐姐,现在上高一,因为家里贫困,所以在外面打工供弟弟上学。真没想到有这个这么没有良心的弟弟,真叫人心寒。

  对于这件事你打算怎么办?王丹问我。我说我当然希望这种人被枪毙,或者进监狱呆上一辈子。王丹说她法院那边有人,监狱里也有人,即使不被枪毙,让他死在监狱里也是可以的,但是他的父母年龄那么大了,女儿死了,儿子在进了监狱。你不觉得很残忍吗?

  人善被人欺负,马善被人骑。这个世界上有很多残忍的事,对这个男孩的惩罚是这个男孩的报应。对他的父母残忍,是因为他们没有教育好孩子,这就是对他们的报应。王丹,如果你不帮我的话,那么从此以后咋俩就分道扬镳吧。我的意思很坚决,王丹迟疑了片刻,说好吧。

  虽然报纸上的照片还是不知道是谁照的,但是最起码这件事已经解决了,我想这是那个男孩最好的结局吧,哈哈。但是我觉得,既然幕后凶手就是王丹,那么这个照片是谁照的已经不重要了,有时候,我甚至不愿意承认王丹是凶手,我总感觉我俩还是一个战线上的朋友。但是有时候真相永远是那么可怕,让人不敢接受。我小时候很爱看古惑仔,也很崇拜,虽然现在时隔多年,我已淡忘那种感觉,但是我始终记着一句话。

  出来混,终究是要还的。

  一口气抛开了好几个包袱,我不禁觉得自己轻快了不少,这可能是我这段时间以来最主动的一次吧。

  然而就在这时,手机上收来了一条短信,上面写着:您的包袱已到达,即将为您安排输送,请准备收复。

  我心想我这段时间从来没有在网上买过什么东西啊,也没叫人给我邮过东西。什么包袱?想着,一个电话已经打了过来,一听声音就是快递小哥的,告诉我东西已经送到了我家门口,让我出来取。

  我说不对,但是和快递小哥核实了身份信息后,快递小哥说这个东西确实是邮给我的,一个方方正正的小礼品盒,我问他是什么东西,他说他也不知道。

  无奈,我只好让他等我一会儿。此时我离家没多远,因为刚从王婶家出来。赶快一路小跑回去,发现快递员已经走了,刘月正站在那里拿着东西等着我。

  我拿好刘月手中的东西,回到了家,心里正好奇给我邮来的是个什么东西,怎么想也想不到,一边想一边拆,就当我把礼品盒拆开后,吓得我差点没坐在地上!

  那礼品盒里的,竟然是一个血淋淋的人头,而且人头上面,还有一个长长的舌头铺盖着,散发着一股血腥味。虽然我这段时间见过了很多尸体和残肢断臂,但是忍受不了视觉冲击,还是一下吐了出来。

  我想起了王丹对我说的,那个法医一手拿着自己的人头,一手在割自己的舌头。我立刻就明白了过来,这人头就是那个法医的啊!

  我第一反映就是给那个快递小哥打电话,问他这个包袱是谁邮来的。但是转念一想,既然他能邮过来,就一定做好了隐藏身份的打算。于是赶紧给王丹打过去了电话。

  王丹问我怎么了,并且告诉我法院那边她已经安排好了,尽量往重了判。要是不行的话,监狱在卡一下,不死也残。

  我应付了她一声,说干的漂亮。然后就问道她:你快去查查那个法医的尸体少没少个脑袋。

  王丹问我怎么了,我说你先去查,查完在告诉我。她说那你先别挂,我去问问。半响过后,王丹问我:法医的头颅和舌头不知道何时失踪了,难不成在你那里?

  我说你聪明啊,刚才我接到一个快递,我还以为是什么,结果一打开才发现竟然是个头颅,我想起你和我说的,立马就知道这是那个法医的脑袋了!

  行了,我开车马上过去。王丹说着,吩咐一边的人调一下监控,看看有没有人进去或出入,查一下可疑人员,查到立马就抓起来等待守候。

  不一会儿,王丹就开车过来了。看着桌子上布满鲜血的脑袋和坐在炕上惊魂未定的我,拿来了一个密封袋,把整个礼品盒和脑袋都装了进去。

  行了,走吧。王丹拿着东西,拍了拍我。

  去哪儿?我一时被吓得有些上不来气,我害怕的并不是说因为这个头颅,这只是个间接,我害怕的是那个邮头颅的人竟然能准确的知道我在哪!竟然能知道我刚才就在王婶的家里呆着,然后把东西邮到了王婶的家门口!

  估计现在出入存法医尸体库的可疑人员都已经抓起来了,跟我回去看看是哪个。王丹皎洁的笑了一下,得意的看着我说。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铁血兵王在都市

兵王回归,狼王觉醒,惹出热血风暴!

作者:我们要彼此包容
标签:都市

极品衙役

重生成了苦逼小衙役又怎么样?要快活一世!

作者:胡为道人
标签:历史

死亡游戏

北京375公车、朝内81号院、封门村……

作者:轩梓墨
标签:悬疑

借胎鬼夫

那一晚,我好心把他让进家门。半夜,他竟然……

作者:农夫仙拳
标签:悬疑

阴坟

床上魂,床下坟,七月十五祭神明,一场祭祀焚数人.

作者:恰灵小道
标签:悬疑

超品透视

意外获得了透视眼,一切曾经看不起自己的人都将被踩在脚下。

作者:光辉小仔
标签:都市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