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三十五章 叶小姐,少爷找你

作者:本攻纯良  发布时间:2015-08-19 23:56  字数:3224 

  叶小棠知道,那个留着锅盖头的小男孩对她的态度可不是怎么好,不过从他的行为上来看,他应该是残疾儿童。
  叶小棠回想起在木屋里的那一幕,难怪姐弟两看她这么不顺眼,其中是有原因的。
  “我也不知道啊,少爷回来的时候脸色就不太好,一直在书房就没出来,还把几个来回报工作的下属给骂的狗血淋头,哎哟,不知道今天是哪个倒霉鬼惹了少爷,房里能摔得东西都摔拉!小姐,少爷着重吩咐我,你回来,就让你去书房见他,你赶紧去吧,我得去给少爷收拾东西去了。”
  顾司言点头,“老爷爷,您是这儿的人吧,今天的烟火怎么没有呢,都过了时间了。”
  她认为是她的错觉,顾司言这样温和的人,怎么可能不是朋友群绕,就算他站在那儿什么也不做,也会有不少女生主动跟他搭讪的。
  她认为是她的错觉,顾司言这样温和的人,怎么可能不是朋友群绕,就算他站在那儿什么也不做,也会有不少女生主动跟他搭讪的。
  “小棠,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你答应我,不要因为今天那个人渣不开心。”
  她有那么老么?虽然今年不是二八芳年,可里阿姨之称还有一段距离好伐?那个小鬼头简直就是没大没小,欺负她不懂手语是吧。
  叶小棠难过死了,她不知道顾司言到底要给她看什么,神神秘秘的,问他还不愿意说。其实她真的有想走的冲动,这么干等下去也不是办法啊,但她怎么也没开出这口,毕竟是他的一片心意。
  顾司言垂眸,望着桥下急湍的河水,沉默不语。
  “你,你想,想干啥?”不会是要带着她跳河吧?!
  “其实烟花是这世界上很普通得东西,我觉得没有什么好看的,尽管美丽,也是那一刹那,在空中几秒钟的时间,美丽就一闪而逝了,这样的画面,我不喜欢,看了,心中会有遗憾的。
  两个人影站在河岸的护栏边,一高一矮,西北风呼呼的响。
  叶小棠知道,那个留着锅盖头的小男孩对她的态度可不是怎么好,不过从他的行为上来看,他应该是残疾儿童。
  “你,你想,想干啥?”不会是要带着她跳河吧?!
  两个人影站在河岸的护栏边,一高一矮,西北风呼呼的响。
  她才收拾东西,准备进浴室就听见书房里传来“噼里啪啦”瓷器碎裂的声音。
  叶小棠知道,那个留着锅盖头的小男孩对她的态度可不是怎么好,不过从他的行为上来看,他应该是残疾儿童。
  叶小棠心中莫名感到一丝难过,她能想象到小西还是婴儿的时候,躺在襁褓里,皱着脸,张开嘴想要哇哇得哭,但是他不能像其他婴儿一样,哭出嘹亮的声音,他的世界是无声的,从妈妈的肚子里出来,就失去了发音的能力。
  “哗哗哗~”
  叶小棠心中莫名感到一丝难过,她能想象到小西还是婴儿的时候,躺在襁褓里,皱着脸,张开嘴想要哇哇得哭,但是他不能像其他婴儿一样,哭出嘹亮的声音,他的世界是无声的,从妈妈的肚子里出来,就失去了发音的能力。
  原来,是因为这个啊。叶小棠笑得很灿烂,趴到桥栏上,仰着脸,不知道在看哪里。她突然感觉刺骨的寒风吹到脸上,也不那么割人了。
  顾司言抬起手,看了看腕表,拉着叶小棠就跑,“小棠,快点!马上要赶不上了!”
  “那她们的父母呢?”
  说真的,她很感动,至少在这冰天雪地的季节里,她感受到了温暖。
  老爷爷说完双手插在大棉袄里,慢悠悠得走了,“现在得年轻呐,爱搞烂漫,为了烂漫可受苦呀……”
  “小棠,你感冒了吗?”
  你意思是说你很年轻么,有了你这么个年轻的对比,就衬托得我也很年轻么?能不能不往自己脸上贴金啊?
  “小棠,今天我带你去见的,就是我两个很要好的朋友。从我记事起,就有小夏,然后又有了小西,不过那个时候我们都已经成年了,哈哈。”
  顾司言轻捏成拳,轻靠在唇边,笑出声来,“小棠,你介意了。”
  叶小棠下脸皱成一团,秀气得眉毛拧成山峰,她不服啊!
  叶小棠:“……”
  她无力扶额,面带忧桑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可是那小郭盖还是要叫我阿姨,我终究是老了,哎……”无奈得叹息。
  叶小棠:“咳咳……”
  “让他什么?罚站面壁思过?让他下次记得叫姐姐?”叶小棠星星眼。
  老爷爷说完双手插在大棉袄里,慢悠悠得走了,“现在得年轻呐,爱搞烂漫,为了烂漫可受苦呀……”
  顾司言垂眸,望着桥下急湍的河水,沉默不语。
  “原来你是要带我来看烟火啊。”
  “张妈?怎么回事啊?”
  顾司言拉住她的手,他的手很大,手指修长,连带手套一起包进他的掌心,“没事的,小棠。要是他再叫你阿姨,我让他——”
  她无力扶额,面带忧桑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可是那小郭盖还是要叫我阿姨,我终究是老了,哎……”无奈得叹息。
  ~~~
  你意思是说你很年轻么,有了你这么个年轻的对比,就衬托得我也很年轻么?能不能不往自己脸上贴金啊?
  “原来你是要带我来看烟火啊。”
  叶小棠:“咳咳……”
  “干嘛说对不起?这是你的一片心意,谢谢你,谢谢你为我做这些。”
  “那你跟洛夏是青梅竹马咯?”
  “什、什么?”叶小棠怀疑自己听错了,“你,你说他叫我……阿姨?”
  老爷爷说完双手插在大棉袄里,慢悠悠得走了,“现在得年轻呐,爱搞烂漫,为了烂漫可受苦呀……”
  叶小棠知道,那个留着锅盖头的小男孩对她的态度可不是怎么好,不过从他的行为上来看,他应该是残疾儿童。
  顾司言很和善得说:“让他叫我叔叔。”
  ~~~
  她认为是她的错觉,顾司言这样温和的人,怎么可能不是朋友群绕,就算他站在那儿什么也不做,也会有不少女生主动跟他搭讪的。
  叶小棠知道,那个留着锅盖头的小男孩对她的态度可不是怎么好,不过从他的行为上来看,他应该是残疾儿童。
  他身材本就清瘦颀长,低着头,额前的刘海投下的阴影,掩去了他深邃的眼睛,整个人看上去,萧索孤寂,不知道为什么,叶小棠感觉到一股浓重的孤独,从他身体里散发出来。
  叶小棠:“……”
  叶小棠:“……”
  她认为是她的错觉,顾司言这样温和的人,怎么可能不是朋友群绕,就算他站在那儿什么也不做,也会有不少女生主动跟他搭讪的。
  老爷爷咧开嘴笑道:“看来你们外来人不知道,我们这里的烟花只在双数日子放,今天是21号,单数啊。快回去吧,瞧这小姑娘冻的,快带她回去了。”
  良久才说:“死了。”
  “开始什么?”
  老爷爷说完双手插在大棉袄里,慢悠悠得走了,“现在得年轻呐,爱搞烂漫,为了烂漫可受苦呀……”
  “开始什么?”
  顾司言垂眸,望着桥下急湍的河水,沉默不语。
  “那她们的父母呢?”
  ~~~
  两个人影站在河岸的护栏边,一高一矮,西北风呼呼的响。
  两个人影站在河岸的护栏边,一高一矮,西北风呼呼的响。
  “小棠,对不起。”他声音轻轻的,满室歉意。
  顾司言没让她说完,“是的,他天生声带发育不全,生下来就不会说话……医生把他抱出来的时候,只看见他皱着脸,张开嘴,但没听见声音。”
  虽然他们相识得很狗血,相处的时间也只有一天,但相处下来,她感觉到他是个心地善良,内心很单纯的一个人。他不仅帮她抢回了包,送了她一件衣服,还在咖啡厅面对席某人的欺压,处处维护她,因此他们算得上是朋友了。
  “小棠,今天我带你去见的,就是我两个很要好的朋友。从我记事起,就有小夏,然后又有了小西,不过那个时候我们都已经成年了,哈哈。”
  叶小棠面容呆滞,神情木讷,盯着面前急湍的河水,眼睛眨了老半天。
  “哗哗哗~”
  “当然,你算是我的第一个朋友。”
  “小棠,今天我带你去见的,就是我两个很要好的朋友。从我记事起,就有小夏,然后又有了小西,不过那个时候我们都已经成年了,哈哈。”
  叶小棠难过死了,她不知道顾司言到底要给她看什么,神神秘秘的,问他还不愿意说。其实她真的有想走的冲动,这么干等下去也不是办法啊,但她怎么也没开出这口,毕竟是他的一片心意。
  “那你跟洛夏是青梅竹马咯?”
  叶小棠心中莫名感到一丝难过,她能想象到小西还是婴儿的时候,躺在襁褓里,皱着脸,张开嘴想要哇哇得哭,但是他不能像其他婴儿一样,哭出嘹亮的声音,他的世界是无声的,从妈妈的肚子里出来,就失去了发音的能力。
  “我答应你,绝对不会因为那个人渣不开心。”她侧脸对着顾司言认真得说:“放心吧,他还没那么大的影响力,能撼动我的心情!”
  “我是说,你是我到这里来的第一个朋友,其实我是外地人,嘿嘿。”她心虚的解释,好在顾司言没再纠结这个问题。
  “没事呀,他叫我叔叔,你就不显得老了。”
  叶小棠下脸皱成一团,秀气得眉毛拧成山峰,她不服啊!
  叶小棠知道,那个留着锅盖头的小男孩对她的态度可不是怎么好,不过从他的行为上来看,他应该是残疾儿童。
  叶小棠难过死了,她不知道顾司言到底要给她看什么,神神秘秘的,问他还不愿意说。其实她真的有想走的冲动,这么干等下去也不是办法啊,但她怎么也没开出这口,毕竟是他的一片心意。
  她安安分分得换下鞋子,卸了一身的东西,想先冲个热水澡,然后再去应付难对付的大少爷。
  叶小棠知道,那个留着锅盖头的小男孩对她的态度可不是怎么好,不过从他的行为上来看,他应该是残疾儿童。
  叶小棠知道,那个留着锅盖头的小男孩对她的态度可不是怎么好,不过从他的行为上来看,他应该是残疾儿童。
  静默了一会儿,顾司言说:“小棠,很晚了,我送你回去吧。”
  他身材本就清瘦颀长,低着头,额前的刘海投下的阴影,掩去了他深邃的眼睛,整个人看上去,萧索孤寂,不知道为什么,叶小棠感觉到一股浓重的孤独,从他身体里散发出来。
  叶小棠:“咳咳……”
  她认为是她的错觉,顾司言这样温和的人,怎么可能不是朋友群绕,就算他站在那儿什么也不做,也会有不少女生主动跟他搭讪的。
  这时一个路过的老爷爷看到他们,停了下来,打量了他们片刻,然后走过来,“你们是来湾月洲看烟火的吧?”
  “那你跟洛夏是青梅竹马咯?”
  “我答应你,绝对不会因为那个人渣不开心。”她侧脸对着顾司言认真得说:“放心吧,他还没那么大的影响力,能撼动我的心情!”
  顾司言很和善得说:“让他叫我叔叔。”
  顾司言看了看手表,又左顾右盼,神情有些焦急,“不可能啊,怎么还不开始?”
  “当然,你算是我的第一个朋友。”
  毛茸茸的头抬起来,叶小棠就算垫脚也够不到了。看着被她摸乱的头发,配上他一张精致得无可挑剔的脸,叶小棠很想笑,她的脑海里瞬间出现三个字,凌乱美!
  顾司言点头,“老爷爷,您是这儿的人吧,今天的烟火怎么没有呢,都过了时间了。”
  良久才说:“死了。”
  顾司言低下头,不言不语,一脸失望落寞。
  “哗哗~”
  说真的,她很感动,至少在这冰天雪地的季节里,她感受到了温暖。
  “原来你是要带我来看烟火啊。”
  “什、什么?”叶小棠怀疑自己听错了,“你,你说他叫我……阿姨?”

  看到顾司言抿唇浅笑的模样,她才确定自己没有听错。

  那个小锅盖!居然敢叫她阿姨!他叫顾司言哥哥,却叫她阿姨,这不是摆明故意的么?

  老爷爷咧开嘴笑道:“看来你们外来人不知道,我们这里的烟花只在双数日子放,今天是21号,单数啊。快回去吧,瞧这小姑娘冻的,快带她回去了。”

  叶小棠下脸皱成一团,秀气得眉毛拧成山峰,她不服啊!

  她有那么老么?虽然今年不是二八芳年,可里阿姨之称还有一段距离好伐?那个小鬼头简直就是没大没小,欺负她不懂手语是吧。

  “呵呵”她假笑两声,装作大方的样子,“既然都叫阿姨了,那下次再去,他就得准备好椅子和茶水,尊敬一下我这个阿姨么不是?”

  顾司言轻捏成拳,轻靠在唇边,笑出声来,“小棠,你介意了。”

  “哼哼。”她甩出不屑的声音,其实她想说,是个人都会介意的好伐?!

  “那你跟洛夏是青梅竹马咯?”

  顾司言拉住她的手,他的手很大,手指修长,连带手套一起包进他的掌心,“没事的,小棠。要是他再叫你阿姨,我让他——”

  “让他什么?罚站面壁思过?让他下次记得叫姐姐?”叶小棠星星眼。

  顾司言很和善得说:“让他叫我叔叔。”

  叶小棠:“……”

  她无力扶额,面带忧桑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可是那小郭盖还是要叫我阿姨,我终究是老了,哎……”无奈得叹息。

  “没事呀,他叫我叔叔,你就不显得老了。”

  叶小棠:“咳咳……”

  你意思是说你很年轻么,有了你这么个年轻的对比,就衬托得我也很年轻么?能不能不往自己脸上贴金啊?

  “小棠,你感冒了吗?”

  叶小棠忧桑的说:“可能是吧。”她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了,为什么顾司言有时候看起来那么精明,有时候又看起来那么弱智呢?

  “你要带我去哪?快走吧,我得早点回去。”

  顾司言看了看手表,又左顾右盼,神情有些焦急,“不可能啊,怎么还不开始?”

  叶小棠知道,那个留着锅盖头的小男孩对她的态度可不是怎么好,不过从他的行为上来看,他应该是残疾儿童。

  顾司言抬起手,看了看腕表,拉着叶小棠就跑,“小棠,快点!马上要赶不上了!”

  叶小棠心中莫名感到一丝难过,她能想象到小西还是婴儿的时候,躺在襁褓里,皱着脸,张开嘴想要哇哇得哭,但是他不能像其他婴儿一样,哭出嘹亮的声音,他的世界是无声的,从妈妈的肚子里出来,就失去了发音的能力。

  ~~~

  “哗哗~”

  “哗哗哗~”

  两个人影站在河岸的护栏边,一高一矮,西北风呼呼的响。

  叶小棠面容呆滞,神情木讷,盯着面前急湍的河水,眼睛眨了老半天。

  “你,你想,想干啥?”不会是要带着她跳河吧?!

  “其实烟花是这世界上很普通得东西,我觉得没有什么好看的,尽管美丽,也是那一刹那,在空中几秒钟的时间,美丽就一闪而逝了,这样的画面,我不喜欢,看了,心中会有遗憾的。

  顾司言看了看手表,又左顾右盼,神情有些焦急,“不可能啊,怎么还不开始?”

  “开始什么?”

  他眺望河对岸,又看看来来往往的行人,想说又憋住没说。

  顾司言很和善得说:“让他叫我叔叔。”

  河边很冷,迎面刮来的风削得脸生疼,叶小棠感觉她的鼻子冻僵了,她缩了缩脖子,“到底带我来要干什么?”叶小棠也有点耐不住了,越来越晚,也不知道那个人是不是回去了,是不是坐在沙发上等着她回去,然后严刑拷打。

  “小棠,你别急,再等等,马上就好。”他盯着表盘,自言自语,“都已经过了时间了,怎么还没有呢。”

  “那她们的父母呢?”

  叶小棠难过死了,她不知道顾司言到底要给她看什么,神神秘秘的,问他还不愿意说。其实她真的有想走的冲动,这么干等下去也不是办法啊,但她怎么也没开出这口,毕竟是他的一片心意。

  你意思是说你很年轻么,有了你这么个年轻的对比,就衬托得我也很年轻么?能不能不往自己脸上贴金啊?

  虽然他们相识得很狗血,相处的时间也只有一天,但相处下来,她感觉到他是个心地善良,内心很单纯的一个人。他不仅帮她抢回了包,送了她一件衣服,还在咖啡厅面对席某人的欺压,处处维护她,因此他们算得上是朋友了。

  这时一个路过的老爷爷看到他们,停了下来,打量了他们片刻,然后走过来,“你们是来湾月洲看烟火的吧?”

  顾司言点头,“老爷爷,您是这儿的人吧,今天的烟火怎么没有呢,都过了时间了。”

  老爷爷笑了笑,“你们不知道吗,今天的烟火不放的,这大冷天的,等到这么晚了,快回去吧。”

  叶小棠难过死了,她不知道顾司言到底要给她看什么,神神秘秘的,问他还不愿意说。其实她真的有想走的冲动,这么干等下去也不是办法啊,但她怎么也没开出这口,毕竟是他的一片心意。

  顾司言大失所望,他楞了楞,不死心得问:“可是我昨天看到了,就在这里。”

  老爷爷咧开嘴笑道:“看来你们外来人不知道,我们这里的烟花只在双数日子放,今天是21号,单数啊。快回去吧,瞧这小姑娘冻的,快带她回去了。”

  老爷爷说完双手插在大棉袄里,慢悠悠得走了,“现在得年轻呐,爱搞烂漫,为了烂漫可受苦呀……”

  她认为是她的错觉,顾司言这样温和的人,怎么可能不是朋友群绕,就算他站在那儿什么也不做,也会有不少女生主动跟他搭讪的。

  顾司言低下头,不言不语,一脸失望落寞。

  “原来你是要带我来看烟火啊。”

  他身材本就清瘦颀长,低着头,额前的刘海投下的阴影,掩去了他深邃的眼睛,整个人看上去,萧索孤寂,不知道为什么,叶小棠感觉到一股浓重的孤独,从他身体里散发出来。

  老爷爷笑了笑,“你们不知道吗,今天的烟火不放的,这大冷天的,等到这么晚了,快回去吧。”

  “小棠,对不起。”他声音轻轻的,满室歉意。

  “干嘛说对不起?这是你的一片心意,谢谢你,谢谢你为我做这些。”

  说真的,她很感动,至少在这冰天雪地的季节里,她感受到了温暖。

  “可是烟花没有看成,还让你在这里等了这么久。”

  “干嘛说对不起?这是你的一片心意,谢谢你,谢谢你为我做这些。”

  他身材本就清瘦颀长,低着头,额前的刘海投下的阴影,掩去了他深邃的眼睛,整个人看上去,萧索孤寂,不知道为什么,叶小棠感觉到一股浓重的孤独,从他身体里散发出来。

  都说是人渣了,还有什么好稀罕的,他说话,她就当放屁。只不过她现在寄人篱下,身不由己啊,他是主,他把她当仆,没办法,她是个心胸很宽广的人,在不触碰到一切底线前,她可以配合他。

  她认为是她的错觉,顾司言这样温和的人,怎么可能不是朋友群绕,就算他站在那儿什么也不做,也会有不少女生主动跟他搭讪的。

  她才收拾东西,准备进浴室就听见书房里传来“噼里啪啦”瓷器碎裂的声音。

  这一次,叶小棠没有忍住,踮起脚,抬手摸了摸他的头,柔软顺滑的头发从她指缝间冒出头,她像在摸一只毛茸茸的小狗,分外亲切。

  “其实烟花是这世界上很普通得东西,我觉得没有什么好看的,尽管美丽,也是那一刹那,在空中几秒钟的时间,美丽就一闪而逝了,这样的画面,我不喜欢,看了,心中会有遗憾的。

  但是能让我心情大好的是,你能想到带我来看烟花,我就已经很开心了,重要的是心意,而不是空中一闪而过的烟火,你说是不是?”

  毛茸茸的头抬起来,叶小棠就算垫脚也够不到了。看着被她摸乱的头发,配上他一张精致得无可挑剔的脸,叶小棠很想笑,她的脑海里瞬间出现三个字,凌乱美!

  “小棠,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你答应我,不要因为今天那个人渣不开心。”

  原来,是因为这个啊。叶小棠笑得很灿烂,趴到桥栏上,仰着脸,不知道在看哪里。她突然感觉刺骨的寒风吹到脸上,也不那么割人了。

  “我答应你,绝对不会因为那个人渣不开心。”她侧脸对着顾司言认真得说:“放心吧,他还没那么大的影响力,能撼动我的心情!”

  都说是人渣了,还有什么好稀罕的,他说话,她就当放屁。只不过她现在寄人篱下,身不由己啊,他是主,他把她当仆,没办法,她是个心胸很宽广的人,在不触碰到一切底线前,她可以配合他。

  “恩、恩。”顾司言顿了顿说,“小棠,我们是朋友了吗?”

  “当然,你算是我的第一个朋友。”

  第一个朋友?顾司言疑惑道:“小棠,你以前都没有朋友吗?像小棠这么好的人,应该有很多朋友吧?”

  “呃……”叶小棠真想咬了自己的舌头,她心直口快,没经过大脑就把话说出来了,导致顾司言抓住了疑虑点。

  老爷爷笑了笑,“你们不知道吗,今天的烟火不放的,这大冷天的,等到这么晚了,快回去吧。”

  “我是说,你是我到这里来的第一个朋友,其实我是外地人,嘿嘿。”她心虚的解释,好在顾司言没再纠结这个问题。

  顾司言很和善得说:“让他叫我叔叔。”

  “小棠,今天我带你去见的,就是我两个很要好的朋友。从我记事起,就有小夏,然后又有了小西,不过那个时候我们都已经成年了,哈哈。”

  “恩、恩。”顾司言顿了顿说,“小棠,我们是朋友了吗?”

  叶小棠回想起在木屋里的那一幕,难怪姐弟两看她这么不顺眼,其中是有原因的。

  “那你跟洛夏是青梅竹马咯?”

  顾司言点头,“可以这么说,不过后来我出国留学,跟很少跟她见面了,就连小西出生也是她给我寄邮件里面提到的。”

  叶小棠知道,那个留着锅盖头的小男孩对她的态度可不是怎么好,不过从他的行为上来看,他应该是残疾儿童。

  “小西他是不是……”

  顾司言没让她说完,“是的,他天生声带发育不全,生下来就不会说话……医生把他抱出来的时候,只看见他皱着脸,张开嘴,但没听见声音。”

  叶小棠心中莫名感到一丝难过,她能想象到小西还是婴儿的时候,躺在襁褓里,皱着脸,张开嘴想要哇哇得哭,但是他不能像其他婴儿一样,哭出嘹亮的声音,他的世界是无声的,从妈妈的肚子里出来,就失去了发音的能力。

  “那她们的父母呢?”

  顾司言垂眸,望着桥下急湍的河水,沉默不语。

  虽然他们相识得很狗血,相处的时间也只有一天,但相处下来,她感觉到他是个心地善良,内心很单纯的一个人。他不仅帮她抢回了包,送了她一件衣服,还在咖啡厅面对席某人的欺压,处处维护她,因此他们算得上是朋友了。

  良久才说:“死了。”

  叶小棠没有再说话了,心里的难过慢慢升上来。她不知道要说什么,因为她自己现在的情况,就跟父母去世没有区别,也许她没办法感受到那种离别的痛心,但是她还是能体会到深深的悲哀。

  静默了一会儿,顾司言说:“小棠,很晚了,我送你回去吧。”

  ~~~

  “让他什么?罚站面壁思过?让他下次记得叫姐姐?”叶小棠星星眼。

  叶小棠回到公寓,鞋子还没换下,张妈就告诉她,某人在书房等她。

  她安安分分得换下鞋子,卸了一身的东西,想先冲个热水澡,然后再去应付难对付的大少爷。

  她才收拾东西,准备进浴室就听见书房里传来“噼里啪啦”瓷器碎裂的声音。

  她从房间里伸出一个头,然后看见张妈放下手里的活,赶紧上楼。

  “张妈?怎么回事啊?”

  “我也不知道啊,少爷回来的时候脸色就不太好,一直在书房就没出来,还把几个来回报工作的下属给骂的狗血淋头,哎哟,不知道今天是哪个倒霉鬼惹了少爷,房里能摔得东西都摔拉!小姐,少爷着重吩咐我,你回来,就让你去书房见他,你赶紧去吧,我得去给少爷收拾东西去了。”

  顾司言看了看手表,又左顾右盼,神情有些焦急,“不可能啊,怎么还不开始?”

  叶小棠难过死了,她不知道顾司言到底要给她看什么,神神秘秘的,问他还不愿意说。其实她真的有想走的冲动,这么干等下去也不是办法啊,但她怎么也没开出这口,毕竟是他的一片心意。

  这一次,叶小棠没有忍住,踮起脚,抬手摸了摸他的头,柔软顺滑的头发从她指缝间冒出头,她像在摸一只毛茸茸的小狗,分外亲切。

  老爷爷咧开嘴笑道:“看来你们外来人不知道,我们这里的烟花只在双数日子放,今天是21号,单数啊。快回去吧,瞧这小姑娘冻的,快带她回去了。”

  叶小棠知道,那个留着锅盖头的小男孩对她的态度可不是怎么好,不过从他的行为上来看,他应该是残疾儿童。

  叶小棠知道,那个留着锅盖头的小男孩对她的态度可不是怎么好,不过从他的行为上来看,他应该是残疾儿童。

  
  “恩、恩。”顾司言顿了顿说,“小棠,我们是朋友了吗?”
  顾司言看了看手表,又左顾右盼,神情有些焦急,“不可能啊,怎么还不开始?”
  你意思是说你很年轻么,有了你这么个年轻的对比,就衬托得我也很年轻么?能不能不往自己脸上贴金啊?
  她认为是她的错觉,顾司言这样温和的人,怎么可能不是朋友群绕,就算他站在那儿什么也不做,也会有不少女生主动跟他搭讪的。
  “哗哗~”
  “当然,你算是我的第一个朋友。”
  这一次,叶小棠没有忍住,踮起脚,抬手摸了摸他的头,柔软顺滑的头发从她指缝间冒出头,她像在摸一只毛茸茸的小狗,分外亲切。
  “小棠,你感冒了吗?”
  “张妈?怎么回事啊?”
  说真的,她很感动,至少在这冰天雪地的季节里,她感受到了温暖。
  “让他什么?罚站面壁思过?让他下次记得叫姐姐?”叶小棠星星眼。
  她才收拾东西,准备进浴室就听见书房里传来“噼里啪啦”瓷器碎裂的声音。
  ~~~
  “你,你想,想干啥?”不会是要带着她跳河吧?!
  “小棠,你感冒了吗?”
  “小棠,你别急,再等等,马上就好。”他盯着表盘,自言自语,“都已经过了时间了,怎么还没有呢。”
  叶小棠没有再说话了,心里的难过慢慢升上来。她不知道要说什么,因为她自己现在的情况,就跟父母去世没有区别,也许她没办法感受到那种离别的痛心,但是她还是能体会到深深的悲哀。
  “可是烟花没有看成,还让你在这里等了这么久。”
  这时一个路过的老爷爷看到他们,停了下来,打量了他们片刻,然后走过来,“你们是来湾月洲看烟火的吧?”
  都说是人渣了,还有什么好稀罕的,他说话,她就当放屁。只不过她现在寄人篱下,身不由己啊,他是主,他把她当仆,没办法,她是个心胸很宽广的人,在不触碰到一切底线前,她可以配合他。
  叶小棠难过死了,她不知道顾司言到底要给她看什么,神神秘秘的,问他还不愿意说。其实她真的有想走的冲动,这么干等下去也不是办法啊,但她怎么也没开出这口,毕竟是他的一片心意。
  “小棠,你别急,再等等,马上就好。”他盯着表盘,自言自语,“都已经过了时间了,怎么还没有呢。”
  叶小棠难过死了,她不知道顾司言到底要给她看什么,神神秘秘的,问他还不愿意说。其实她真的有想走的冲动,这么干等下去也不是办法啊,但她怎么也没开出这口,毕竟是他的一片心意。
  “小棠,你感冒了吗?”
  第一个朋友?顾司言疑惑道:“小棠,你以前都没有朋友吗?像小棠这么好的人,应该有很多朋友吧?”
  顾司言很和善得说:“让他叫我叔叔。”
  叶小棠难过死了,她不知道顾司言到底要给她看什么,神神秘秘的,问他还不愿意说。其实她真的有想走的冲动,这么干等下去也不是办法啊,但她怎么也没开出这口,毕竟是他的一片心意。
  老爷爷咧开嘴笑道:“看来你们外来人不知道,我们这里的烟花只在双数日子放,今天是21号,单数啊。快回去吧,瞧这小姑娘冻的,快带她回去了。”
  但是能让我心情大好的是,你能想到带我来看烟花,我就已经很开心了,重要的是心意,而不是空中一闪而过的烟火,你说是不是?”
  “原来你是要带我来看烟火啊。”
  “当然,你算是我的第一个朋友。”
  虽然他们相识得很狗血,相处的时间也只有一天,但相处下来,她感觉到他是个心地善良,内心很单纯的一个人。他不仅帮她抢回了包,送了她一件衣服,还在咖啡厅面对席某人的欺压,处处维护她,因此他们算得上是朋友了。
  叶小棠忧桑的说:“可能是吧。”她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了,为什么顾司言有时候看起来那么精明,有时候又看起来那么弱智呢?
  “那你跟洛夏是青梅竹马咯?”
  “恩、恩。”顾司言顿了顿说,“小棠,我们是朋友了吗?”
  “可是烟花没有看成,还让你在这里等了这么久。”
  老爷爷咧开嘴笑道:“看来你们外来人不知道,我们这里的烟花只在双数日子放,今天是21号,单数啊。快回去吧,瞧这小姑娘冻的,快带她回去了。”
  “哼哼。”她甩出不屑的声音,其实她想说,是个人都会介意的好伐?!
  顾司言轻捏成拳,轻靠在唇边,笑出声来,“小棠,你介意了。”
  “小棠,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你答应我,不要因为今天那个人渣不开心。”
  顾司言抬起手,看了看腕表,拉着叶小棠就跑,“小棠,快点!马上要赶不上了!”
  “原来你是要带我来看烟火啊。”
  “我答应你,绝对不会因为那个人渣不开心。”她侧脸对着顾司言认真得说:“放心吧,他还没那么大的影响力,能撼动我的心情!”
  老爷爷咧开嘴笑道:“看来你们外来人不知道,我们这里的烟花只在双数日子放,今天是21号,单数啊。快回去吧,瞧这小姑娘冻的,快带她回去了。”
  “小棠,你别急,再等等,马上就好。”他盯着表盘,自言自语,“都已经过了时间了,怎么还没有呢。”
  “什、什么?”叶小棠怀疑自己听错了,“你,你说他叫我……阿姨?”
  她认为是她的错觉,顾司言这样温和的人,怎么可能不是朋友群绕,就算他站在那儿什么也不做,也会有不少女生主动跟他搭讪的。
  顾司言抬起手,看了看腕表,拉着叶小棠就跑,“小棠,快点!马上要赶不上了!”
  顾司言低下头,不言不语,一脸失望落寞。
  她有那么老么?虽然今年不是二八芳年,可里阿姨之称还有一段距离好伐?那个小鬼头简直就是没大没小,欺负她不懂手语是吧。
  “小棠,你感冒了吗?”
  她认为是她的错觉,顾司言这样温和的人,怎么可能不是朋友群绕,就算他站在那儿什么也不做,也会有不少女生主动跟他搭讪的。
  叶小棠下脸皱成一团,秀气得眉毛拧成山峰,她不服啊!
  叶小棠面容呆滞,神情木讷,盯着面前急湍的河水,眼睛眨了老半天。
  她安安分分得换下鞋子,卸了一身的东西,想先冲个热水澡,然后再去应付难对付的大少爷。
  “干嘛说对不起?这是你的一片心意,谢谢你,谢谢你为我做这些。”
  “干嘛说对不起?这是你的一片心意,谢谢你,谢谢你为我做这些。”
  顾司言低下头,不言不语,一脸失望落寞。
  虽然他们相识得很狗血,相处的时间也只有一天,但相处下来,她感觉到他是个心地善良,内心很单纯的一个人。他不仅帮她抢回了包,送了她一件衣服,还在咖啡厅面对席某人的欺压,处处维护她,因此他们算得上是朋友了。
  你意思是说你很年轻么,有了你这么个年轻的对比,就衬托得我也很年轻么?能不能不往自己脸上贴金啊?
  但是能让我心情大好的是,你能想到带我来看烟花,我就已经很开心了,重要的是心意,而不是空中一闪而过的烟火,你说是不是?”
  顾司言很和善得说:“让他叫我叔叔。”
  叶小棠回到公寓,鞋子还没换下,张妈就告诉她,某人在书房等她。
  顾司言很和善得说:“让他叫我叔叔。”
  “让他什么?罚站面壁思过?让他下次记得叫姐姐?”叶小棠星星眼。
  她安安分分得换下鞋子,卸了一身的东西,想先冲个热水澡,然后再去应付难对付的大少爷。
  第一个朋友?顾司言疑惑道:“小棠,你以前都没有朋友吗?像小棠这么好的人,应该有很多朋友吧?”
  “我是说,你是我到这里来的第一个朋友,其实我是外地人,嘿嘿。”她心虚的解释,好在顾司言没再纠结这个问题。
  “哗哗哗~”
  顾司言没让她说完,“是的,他天生声带发育不全,生下来就不会说话……医生把他抱出来的时候,只看见他皱着脸,张开嘴,但没听见声音。”
  “那你跟洛夏是青梅竹马咯?”
  叶小棠知道,那个留着锅盖头的小男孩对她的态度可不是怎么好,不过从他的行为上来看,他应该是残疾儿童。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豪门暖婚:总裁的千金悍妻

【我无法参与你兵荒马乱的过去,却许诺你繁荣锦绣的未来】“为什么娶我?”“传言林家大小姐在各方面都很有技巧,我想了解一下。”“为什么嫁我?”“据说顾大少生性凉薄,孑然一身,孤苦伶仃无人关爱,我于心不忍……”“说人话!”“我想操……心你!”——三年前,京都林家千金锒铛入狱,举国哗然。...

作者:百里云初
标签:都市

嫡女有毒,无赖邪妃很嚣张

21世纪最有前途的军人世家大小姐,竟然被一场车祸玩死了?!睁开眼,恶奴造次,众人欺凌,亲爹还没了!主母想杀我?记得排队!亲妹想害我?手段太low!什么?西胡太子要逼婚?484傻?小三绿茶轮番上阵,宁小姐觉得,他么的心好累,人家要拿小铁锤砸你胸口了哦~好在,上天赐了个国子监的花美男...

作者:木微实
标签:穿越

婚牵梦萦:总裁的心尖密宠

她是尚家最不受待见的长女,公司危机被打包送给了A市首富陆一游。他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陆家独子,更是传言中的花花公子夜夜笙歌。新婚夜,他带回美艳性感的女人,将她赶到客房。蜜月旅行,他把她丢在异国,冷酷无情。一百天纪念日,不明来路的女人宣兵夺主。她苦苦哀求他救救她的父亲,她愿意退出这...

作者:唐加一
标签:言情

二嫁豪门:总裁的专宠甜妻

帅帅总裁大人说:“嫁给我,翻身做长辈,报复渣男,我会宠你一辈子。”好,冲着这点,她答应了,可为什么,她感觉掉入了狼窝。这个表面纯情的总裁大人,背后闷骚,腹黑到极点,最擅长,打翻醋桶,清扫门前雪:“想泡她,也不打听下是谁家的老婆!”-------前任PS现任-----------...

作者:闲鱼十千
标签:言情

强婚夺爱:总裁的秘妻

安小仙被自己的顶头上司送上一个大人物的床,醒来后才知道这个掌控着整个商业帝国生杀予夺的男人,就是五年前下追杀令将她赶出江城的恶魔。 全世界的人都说他脾气古怪,不能人道,却不知他夜夜都如狼似虎,将她各种咚。 婚后,他给钱给权给势,帮她虐伪白莲踩绿茶婊,却唯独不给心。 明明顶着正妻的...

作者:安若夏
标签:言情

邪王的极品战妃

前世,她在少林寺中活了十八载,受尽苦难折磨。再活一世,她拧眉拍桌子大怒,这辈子再不与男人扎堆儿,嫁人生子,过一辈子的舒坦日子。可老天不开眼,将军府嫡女也难逃老爹的冤狱案,更有不长眼的傻白甜妹妹与她抢男人,吃里扒外口蜜腹剑的后妈使绊子。家仇国恨,处处逼迫,叫她不得不翻身农奴把歌唱,...

作者:千里残阳
标签:穿越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