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058:食香鬼(十七)

作者:熄灯大师  发布时间:2015-07-30 22:45  字数:1010 

  “放心,若是真出了什么事情,有我和师父替你扛着。”二师兄许是看出了我的顾虑,安慰道。
  来的时候,顺手将青琴女神的神像藏在衣袖里带了过来,当然,是将神像变小之后再带来的。
  更诡异的是,当和蓝羽那双清澈的双眸对视之后,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一般,连绵不绝。
  更诡异的是,当和蓝羽那双清澈的双眸对视之后,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一般,连绵不绝。
  这不是我最先的编排和预计,而是一种本能的下意识反应。
  “不过,恐怕师父得替我们收拾烂摊子。”二师兄答道。
  也罢,只要能成功取得蓝羽的内丹,闯点祸又算什么呢?
  来的时候,顺手将青琴女神的神像藏在衣袖里带了过来,当然,是将神像变小之后再带来的。
  去敲二师兄的门,发觉他并不在房内。
  见此,我将青琴女神的神像放在地上,施法将神像变成一人之高,随后,默念了一遍移魂咒。
  有了他这句承诺,于我而言,无疑吃了定心丸一般,顿时信心十足。
  天宝十二年七月十六日,多云转晴。
  更诡异的是,当和蓝羽那双清澈的双眸对视之后,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一般,连绵不绝。
  更诡异的是,当和蓝羽那双清澈的双眸对视之后,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一般,连绵不绝。
  来的时候,顺手将青琴女神的神像藏在衣袖里带了过来,当然,是将神像变小之后再带来的。

  仔细研究了半晌,愣是没有研究出什么端倪来。那股灵力,究竟是从神像的哪一个部位发出来的呢?

  去敲二师兄的门,发觉他并不在房内。

  有了他这句承诺,于我而言,无疑吃了定心丸一般,顿时信心十足。

  隔了半晌又去敲他的门,发觉他仍不在房内,只得作罢。

  天宝十二年七月十六日,多云转晴。

  一大早,二师兄敲开了我的房门,极为欣喜地说道:“我有法子或许能抓住蓝羽。”

  “当真?”我顿时喜上眉头。

  “不过,恐怕师父得替我们收拾烂摊子。”二师兄答道。

  “那就让师父他老人家收拾呗!”我嘻嘻一笑,心中实则警钟长鸣。能让师父给我们收拾烂摊子,那就说明我和二师兄要闯祸了,而且还是大祸。

  也罢,只要能成功取得蓝羽的内丹,闯点祸又算什么呢?

  二师兄的打算和心思,我约莫猜出了几分,他绝迹是想利用青琴女神那副神像。

  平心而论,我也萌生过那个想法,然而,最后又给自行否决,总觉得风险太大,怕得不得偿失。

  “放心,若是真出了什么事情,有我和师父替你扛着。”二师兄许是看出了我的顾虑,安慰道。

  有了他这句承诺,于我而言,无疑吃了定心丸一般,顿时信心十足。

  昨夜的那处大窟窿已经被蓝羽用幻象给遮住,我寻思着大概位置,在周边方圆三丈的地方按照八卦的方位悉数全都贴上道符。可惜的是,窟窿的位置并未显示出来。

  我与蓝羽的道行相比,诚如他自己所言,给他提鞋都不配。

  见此,我将青琴女神的神像放在地上,施法将神像变成一人之高,随后,默念了一遍移魂咒。

  移魂咒念完之后,神像周遭猛然放射出一道光芒,朝四周弥散开来。

  平心而论,我也萌生过那个想法,然而,最后又给自行否决,总觉得风险太大,怕得不得偿失。

  “你附身进去,我在一旁做法保护你。”二师兄和我想的,果真全然一致。

  附身进去之后,神像瞬间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副鲜活的身体,一副拥有着青琴女神模样的鲜活身体。

  我虽并未有幸见过青琴女神,但离奇的是,自打附身在这尊神像上之后,仿佛有了青琴女神的记忆一般,很快便做出了她往日该有的范。

  

  “羽儿,羽儿。”我缓缓开口,内心忽然涌现出一股极为莫名的情愫,说不清,道不明。

  去敲二师兄的门,发觉他并不在房内。

  

  突然之间,不知为何,觉得好悲伤好悲伤,悲伤到了骨子里一般。

  当蓝羽出现在我面前之时,眼泪在一霎那落了下来,怎么抑制都无法抑制住。

  “羽儿,”我又开口唤了一句,声音颤抖起来,就连身体也颤抖起来。

  有了他这句承诺,于我而言,无疑吃了定心丸一般,顿时信心十足。

  这不是我最先的编排和预计,而是一种本能的下意识反应。

  更诡异的是,当和蓝羽那双清澈的双眸对视之后,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一般,连绵不绝。

  当蓝羽出现在我面前之时,眼泪在一霎那落了下来,怎么抑制都无法抑制住。

  来的时候,顺手将青琴女神的神像藏在衣袖里带了过来,当然,是将神像变小之后再带来的。

  在我身体之内,好似有两幅灵魂同时存在一般。一副灵魂,是我自个的。另一幅灵魂,则是青琴女神的。

  

  更诡异的是,当和蓝羽那双清澈的双眸对视之后,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一般,连绵不绝。
  有了他这句承诺,于我而言,无疑吃了定心丸一般,顿时信心十足。
  我与蓝羽的道行相比,诚如他自己所言,给他提鞋都不配。
  也罢,只要能成功取得蓝羽的内丹,闯点祸又算什么呢?
  “羽儿,羽儿。”我缓缓开口,内心忽然涌现出一股极为莫名的情愫,说不清,道不明。
  平心而论,我也萌生过那个想法,然而,最后又给自行否决,总觉得风险太大,怕得不得偿失。
  “放心,若是真出了什么事情,有我和师父替你扛着。”二师兄许是看出了我的顾虑,安慰道。
  “那就让师父他老人家收拾呗!”我嘻嘻一笑,心中实则警钟长鸣。能让师父给我们收拾烂摊子,那就说明我和二师兄要闯祸了,而且还是大祸。
  去敲二师兄的门,发觉他并不在房内。
  “放心,若是真出了什么事情,有我和师父替你扛着。”二师兄许是看出了我的顾虑,安慰道。
  我虽并未有幸见过青琴女神,但离奇的是,自打附身在这尊神像上之后,仿佛有了青琴女神的记忆一般,很快便做出了她往日该有的范。
  来的时候,顺手将青琴女神的神像藏在衣袖里带了过来,当然,是将神像变小之后再带来的。
  更诡异的是,当和蓝羽那双清澈的双眸对视之后,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一般,连绵不绝。
  隔了半晌又去敲他的门,发觉他仍不在房内,只得作罢。
  平心而论,我也萌生过那个想法,然而,最后又给自行否决,总觉得风险太大,怕得不得偿失。
  “当真?”我顿时喜上眉头。
  移魂咒念完之后,神像周遭猛然放射出一道光芒,朝四周弥散开来。
  “羽儿,”我又开口唤了一句,声音颤抖起来,就连身体也颤抖起来。
  
  平心而论,我也萌生过那个想法,然而,最后又给自行否决,总觉得风险太大,怕得不得偿失。
  附身进去之后,神像瞬间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副鲜活的身体,一副拥有着青琴女神模样的鲜活身体。
  平心而论,我也萌生过那个想法,然而,最后又给自行否决,总觉得风险太大,怕得不得偿失。
  当蓝羽出现在我面前之时,眼泪在一霎那落了下来,怎么抑制都无法抑制住。
  当蓝羽出现在我面前之时,眼泪在一霎那落了下来,怎么抑制都无法抑制住。
  也罢,只要能成功取得蓝羽的内丹,闯点祸又算什么呢?
  去敲二师兄的门,发觉他并不在房内。
  我虽并未有幸见过青琴女神,但离奇的是,自打附身在这尊神像上之后,仿佛有了青琴女神的记忆一般,很快便做出了她往日该有的范。
  平心而论,我也萌生过那个想法,然而,最后又给自行否决,总觉得风险太大,怕得不得偿失。
  隔了半晌又去敲他的门,发觉他仍不在房内,只得作罢。
  这不是我最先的编排和预计,而是一种本能的下意识反应。
  “那就让师父他老人家收拾呗!”我嘻嘻一笑,心中实则警钟长鸣。能让师父给我们收拾烂摊子,那就说明我和二师兄要闯祸了,而且还是大祸。
  有了他这句承诺,于我而言,无疑吃了定心丸一般,顿时信心十足。
  天宝十二年七月十六日,多云转晴。
  去敲二师兄的门,发觉他并不在房内。
  当蓝羽出现在我面前之时,眼泪在一霎那落了下来,怎么抑制都无法抑制住。
  来的时候,顺手将青琴女神的神像藏在衣袖里带了过来,当然,是将神像变小之后再带来的。
  “那就让师父他老人家收拾呗!”我嘻嘻一笑,心中实则警钟长鸣。能让师父给我们收拾烂摊子,那就说明我和二师兄要闯祸了,而且还是大祸。
  来的时候,顺手将青琴女神的神像藏在衣袖里带了过来,当然,是将神像变小之后再带来的。
  去敲二师兄的门,发觉他并不在房内。
  仔细研究了半晌,愣是没有研究出什么端倪来。那股灵力,究竟是从神像的哪一个部位发出来的呢?
  昨夜的那处大窟窿已经被蓝羽用幻象给遮住,我寻思着大概位置,在周边方圆三丈的地方按照八卦的方位悉数全都贴上道符。可惜的是,窟窿的位置并未显示出来。
  有了他这句承诺,于我而言,无疑吃了定心丸一般,顿时信心十足。
  昨夜的那处大窟窿已经被蓝羽用幻象给遮住,我寻思着大概位置,在周边方圆三丈的地方按照八卦的方位悉数全都贴上道符。可惜的是,窟窿的位置并未显示出来。
  附身进去之后,神像瞬间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副鲜活的身体,一副拥有着青琴女神模样的鲜活身体。
  附身进去之后,神像瞬间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副鲜活的身体,一副拥有着青琴女神模样的鲜活身体。
  移魂咒念完之后,神像周遭猛然放射出一道光芒,朝四周弥散开来。
  平心而论,我也萌生过那个想法,然而,最后又给自行否决,总觉得风险太大,怕得不得偿失。
  突然之间,不知为何,觉得好悲伤好悲伤,悲伤到了骨子里一般。
  在我身体之内,好似有两幅灵魂同时存在一般。一副灵魂,是我自个的。另一幅灵魂,则是青琴女神的。
  见此,我将青琴女神的神像放在地上,施法将神像变成一人之高,随后,默念了一遍移魂咒。
  “当真?”我顿时喜上眉头。
  平心而论,我也萌生过那个想法,然而,最后又给自行否决,总觉得风险太大,怕得不得偿失。
  有了他这句承诺,于我而言,无疑吃了定心丸一般,顿时信心十足。
  突然之间,不知为何,觉得好悲伤好悲伤,悲伤到了骨子里一般。
  “羽儿,羽儿。”我缓缓开口,内心忽然涌现出一股极为莫名的情愫,说不清,道不明。
  有了他这句承诺,于我而言,无疑吃了定心丸一般,顿时信心十足。
  去敲二师兄的门,发觉他并不在房内。
  “羽儿,羽儿。”我缓缓开口,内心忽然涌现出一股极为莫名的情愫,说不清,道不明。
  仔细研究了半晌,愣是没有研究出什么端倪来。那股灵力,究竟是从神像的哪一个部位发出来的呢?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凰途风华录

他被自己的鲜血漫红了整个视野:“别用什么天命搪塞我,为她一人,我情愿逆天改命!”

作者:华楹
标签:古代言情

毒爱蜜宠

为了能够让心爱的人活下去,她撇掉心里的等待,成为他的妻。

作者:涵凌紫轩
标签:现代言情

老公势不可挡

他为报复与她结婚,两年来,形同陌路。 当他和妹妹公然在医院挑衅,她平静的心卷起波澜。

作者:水木耳
标签:现代言情

墓从今夜行

道破盗墓行里不为人知的秘密……

作者:冢离、
标签:悬疑推理

初恋算个鬼

顾南城是我初恋,也是我这辈子,最恨的男人…

作者:锦流光
标签:现代言情

傅先生的私宠

整个江城的人都说傅斯言爱我时小暖入骨,错过他我必会万劫不复。

作者:秋一谨
标签:现代言情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