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三十四章 下决定

作者:大飞鱼  发布时间:2015-07-24 00:32  字数:3057 

  “没事,快下车,不留人看车,都跟我去顶楼。”秦若冰摇了摇头,目光落在两名警察身上,神色严肃了起来,大声道。
  虽然表面上他与张恒远是师兄弟关系,但实际上他还只是一个保镖,只要保护好张雪怡的安全就好了。
  王力再次强调,道:“万丈高楼平地起,没有基础,其他的都是空中楼阁,没什么用。你的跆拳道能打出脆响,也算是登堂入室了,但想要更进一步,那就必须重新打基础。我还是那句话,先练三天蹲马步,然后我教你一个长体力的桩法。”
  不过他依旧假装不知道,低着头,迅速的朝前走去,生怕秦若冰追上来。
  王力看到她这副样子,心中一阵激荡,忍不住还想调戏两句。
  重新坐回沙发上之后,她再次朝王力说道:“张总为了让你也融入公司,更好的保护雪怡,给你也安排了一个职位,是雪怡的助理。”
  虽然表面上他与张恒远是师兄弟关系,但实际上他还只是一个保镖,只要保护好张雪怡的安全就好了。
  “我倒是想传你,只可惜你绝对学不会,你来是你重心不稳,教给你肯定练的回回摔的狗吃屎,二来是你没那么多体力,也跑不动。”王力还是摇头道。
  周晴笑了笑,起身朝着厨房走去,同时还不忘回头朝王力道:“对了,刚才张总出去之前让我告诉你,这次的事情他会查清楚,有情况会及时通知你,如果没事的话,从明天起你和小雪正常去公司上班。”
  “哦,这还好点,我可没有什么高等文凭,那些复杂的工作就不要交给我了,万一办砸了,给公司造成了什么影响,可不要怪我。”王力干笑一声道。
  “还真是没吃,那就麻烦周姨了。”王力也不客气,笑着道。
  “是……”
  “王力,你回来了,还没吃饭吧,我让厨房给你做点。”见王力走了进来,周晴脸上露出温柔的笑容,连忙道。
  “是的,不过你不用担心,你的职责很简单,就是处理一些雪怡吩咐给你的事情,最主要的还是保护雪怡的安全。”
  王力点头,目光一闪,忽然看到了一旁的赵小欣,便笑着问道:“小欣,你要不要我保护啊?”
  几乎不用猜,他就知道秦若冰是在喊得自己。
  不过他依旧假装不知道,低着头,迅速的朝前走去,生怕秦若冰追上来。
  只是他也不想想,那蛊虫虽多,但是对于免疫力高的人却是并没有太大的影像,秦若冰尽管是女人,但是她身为警察,接受过锻炼,身体素质比普通人不知道好多少,想要指望她被虫子叮的生病,恐怕有些不现实。
  看到这一幕,王力颇为诧异。
  “你给我站住!”
  只是他也不想想,那蛊虫虽多,但是对于免疫力高的人却是并没有太大的影像,秦若冰尽管是女人,但是她身为警察,接受过锻炼,身体素质比普通人不知道好多少,想要指望她被虫子叮的生病,恐怕有些不现实。
  只可惜,杜子腾现在死的不能再死了。
  “我倒是想传你,只可惜你绝对学不会,你来是你重心不稳,教给你肯定练的回回摔的狗吃屎,二来是你没那么多体力,也跑不动。”王力还是摇头道。
  对于秦若冰,他是本能的有一种惧怕感,倒并不是因为自己杀了杜子腾,而是因为秦若冰这个警察不讲理。
  王力见赵小欣害羞的低下了头,忍不住笑了起来:“放心吧,你以后跟着我,我也贴身保护你……”
  秦若冰看着消失在人群中的人影,俏脸上浮现出一丝疑惑之色,喃喃自语了一声,并没有追上去。
  几乎不用猜,他就知道秦若冰是在喊得自己。
  王力点头,目光一闪,忽然看到了一旁的赵小欣,便笑着问道:“小欣,你要不要我保护啊?”
  不过他依旧假装不知道,低着头,迅速的朝前走去,生怕秦若冰追上来。
  “麻烦什么,又不是我做。”
  “打住!”
  “助理?”
  “不是吧,我看你就是不想教给我才对。你们练武的人,不是还有什么传男不传女,穿内不传外的老规矩吧?”
  看着秦若冰消失在酒店中的背影,王力下意识的擦了擦头上的汗水,不知为何,看到秦若冰他总是十分紧张。
  为首的警察一个急刹车,不知道是故意,还是偶然,竟然直接停在了王力的面前不远处,咔嚓一声,车门打开,下来了一个高挑至极的女警。
  “王力,你回来了,还没吃饭吧,我让厨房给你做点。”见王力走了进来,周晴脸上露出温柔的笑容,连忙道。
  王力点头,目光一闪,忽然看到了一旁的赵小欣,便笑着问道:“小欣,你要不要我保护啊?”
  虽然表面上他与张恒远是师兄弟关系,但实际上他还只是一个保镖,只要保护好张雪怡的安全就好了。
  “这个女人太可怕,以后最好还是不要遇到了。”王力叹了口气。
  “麻烦什么,又不是我做。”
  看到这一身警服,身形高挑曼妙的女警,王力顿时一阵头大,没想到在这里又遇到了秦若冰这个刑警副队长。
  看到这一幕,王力颇为诧异。
  王力脑海中闪烁着各种念头,不断地猜测那老者的目的,以及下一次还会不会出现的可能性。
  周晴笑了笑,起身朝着厨房走去,同时还不忘回头朝王力道:“对了,刚才张总出去之前让我告诉你,这次的事情他会查清楚,有情况会及时通知你,如果没事的话,从明天起你和小雪正常去公司上班。”
  “你给我站住!”
  赵小欣完全没想到王力突然说到自己头上,闻言脸色一红,连忙低下了头,小声道。
  “滴答滴答……”
  “那就好。”
  “对了,那杜子腾身上的虫子不知道会不会让她生病,若是能病个一段时间那就太好了。”忽然王力又幸灾乐祸了起来。
  王力脑海中闪烁着各种念头,不断地猜测那老者的目的,以及下一次还会不会出现的可能性。
  对于张恒远的安排,王力料想对方也有自己的计划,不过他一向懒得去想这些乱七八糟的,所以并没有放在心上。
  虽然表面上他与张恒远是师兄弟关系,但实际上他还只是一个保镖,只要保护好张雪怡的安全就好了。
  只是他也不想想,那蛊虫虽多,但是对于免疫力高的人却是并没有太大的影像,秦若冰尽管是女人,但是她身为警察,接受过锻炼,身体素质比普通人不知道好多少,想要指望她被虫子叮的生病,恐怕有些不现实。
  还没等他说完,张雪怡便接口道:“对对,你那不是逃跑,是战略撤退总行了吧?我觉得你还是传我轻功好了,下次我自己跑,就不拖你后腿了。”
  为首的警察一个急刹车,不知道是故意,还是偶然,竟然直接停在了王力的面前不远处,咔嚓一声,车门打开,下来了一个高挑至极的女警。
  不过他依旧假装不知道,低着头,迅速的朝前走去,生怕秦若冰追上来。
  “没问题。”
  就在王力都感到有些心烦气躁的时候,一阵尖锐刺耳的警笛声忽然从远处拐角传来,三辆白蓝交错的警车迅速的冲了过来。
  周晴笑了笑,起身朝着厨房走去,同时还不忘回头朝王力道:“对了,刚才张总出去之前让我告诉你,这次的事情他会查清楚,有情况会及时通知你,如果没事的话,从明天起你和小雪正常去公司上班。”
  恐怕老家伙的目标还是张恒远……
  对于张恒远的安排,王力料想对方也有自己的计划,不过他一向懒得去想这些乱七八糟的,所以并没有放在心上。
  “又是警察!”
  周晴点了点头,道:“你放心,这一点张总也会跟雪怡交代的。你最主要的职责还是保护雪怡,其他的事情能不做就可以不做。”
  只是王力还没走两步,便听到了秦若冰那严肃的声音。
  “这个蹲马步太没用了,我觉得你还是传点实用的给我吧,就像今天遇到危险的时候,要不是我急中生智,凭借着跆拳道,指不定就被抓了呢。”张雪怡一听又要蹲马步,顿时苦着脸道。
  “你给我站住!”
  与此同时,从车上又跳下来了两个年轻的警察,朝着秦若冰问道。
  “这个女人太可怕,以后最好还是不要遇到了。”王力叹了口气。
  “那就好。”
  当然,这个时候他可不敢运转电光步,若是被秦若冰看到了,恐怕会掏出枪来针对他,那可就完蛋了。
  周晴点了点头,道:“你放心,这一点张总也会跟雪怡交代的。你最主要的职责还是保护雪怡,其他的事情能不做就可以不做。”
  “是的,不过你不用担心,你的职责很简单,就是处理一些雪怡吩咐给你的事情,最主要的还是保护雪怡的安全。”
  “还是不对……”
  恐怕老家伙的目标还是张恒远……
  “还真是没吃,那就麻烦周姨了。”王力也不客气,笑着道。
  为首的警察一个急刹车,不知道是故意,还是偶然,竟然直接停在了王力的面前不远处,咔嚓一声,车门打开,下来了一个高挑至极的女警。
  就在王力都感到有些心烦气躁的时候,一阵尖锐刺耳的警笛声忽然从远处拐角传来,三辆白蓝交错的警车迅速的冲了过来。
  只是他也不想想,那蛊虫虽多,但是对于免疫力高的人却是并没有太大的影像,秦若冰尽管是女人,但是她身为警察,接受过锻炼,身体素质比普通人不知道好多少,想要指望她被虫子叮的生病,恐怕有些不现实。
  几乎不用猜,他就知道秦若冰是在喊得自己。
  对于张恒远的安排,王力料想对方也有自己的计划,不过他一向懒得去想这些乱七八糟的,所以并没有放在心上。
  ……”
  就在王力都感到有些心烦气躁的时候,一阵尖锐刺耳的警笛声忽然从远处拐角传来,三辆白蓝交错的警车迅速的冲了过来。
  周晴点了点头,道:“你放心,这一点张总也会跟雪怡交代的。你最主要的职责还是保护雪怡,其他的事情能不做就可以不做。”
  至于跟着张雪怡去上班,这也是应该的事情,他能看的出来,张恒远好像有心让张雪怡渐渐的接手集团里的事情,他大有退居幕后的意思,只是究竟是出于何种用意,那就不是王力所能知道的了。
  王力再次强调,道:“万丈高楼平地起,没有基础,其他的都是空中楼阁,没什么用。你的跆拳道能打出脆响,也算是登堂入室了,但想要更进一步,那就必须重新打基础。我还是那句话,先练三天蹲马步,然后我教你一个长体力的桩法。”
  很快,周晴又从厨房走了出来,想必是吩咐好厨师做什么。
  “你给我站住!”
  看到这一幕,王力颇为诧异。
  不过他依旧假装不知道,低着头,迅速的朝前走去,生怕秦若冰追上来。
  看到这一幕,王力颇为诧异。
  但这时候,张雪怡却突然从门外走了进来,看到王力顿时一阵惊喜:“王力,你什么时候回来了,快,快教我武功。”
  “又是警察!”
  “是的,不过你不用担心,你的职责很简单,就是处理一些雪怡吩咐给你的事情,最主要的还是保护雪怡的安全。”
  “我不用你贴身保护。”
  等到王力回到张恒远别墅的时候,已经到了下午两点。
  “助理?”
  当然,这个时候他可不敢运转电光步,若是被秦若冰看到了,恐怕会掏出枪来针对他,那可就完蛋了。
  只是他也不想想,那蛊虫虽多,但是对于免疫力高的人却是并没有太大的影像,秦若冰尽管是女人,但是她身为警察,接受过锻炼,身体素质比普通人不知道好多少,想要指望她被虫子叮的生病,恐怕有些不现实。
  “好险好险,差点就被发现了。”
  对于张恒远的安排,王力料想对方也有自己的计划,不过他一向懒得去想这些乱七八糟的,所以并没有放在心上。
  等到王力回到张恒远别墅的时候,已经到了下午两点。
  “难道不是他?”
  秦若冰看着消失在人群中的人影,俏脸上浮现出一丝疑惑之色,喃喃自语了一声,并没有追上去。
  “麻烦什么,又不是我做。”
  还没等他说完,张雪怡便接口道:“对对,你那不是逃跑,是战略撤退总行了吧?我觉得你还是传我轻功好了,下次我自己跑,就不拖你后腿了。”
  只是他也不想想,那蛊虫虽多,但是对于免疫力高的人却是并没有太大的影像,秦若冰尽管是女人,但是她身为警察,接受过锻炼,身体素质比普通人不知道好多少,想要指望她被虫子叮的生病,恐怕有些不现实。
  还没等他说完,张雪怡便接口道:“对对,你那不是逃跑,是战略撤退总行了吧?我觉得你还是传我轻功好了,下次我自己跑,就不拖你后腿了。”
  王力点了点头,虽然对于张恒远的调查他并没有什么信心,但是张恒远有钱有人,也许会调查出一些什么,所以他并没有阻止。
  王力一愣,他还没有正式找过工作,甚至连大学都没上过,对于助理这个东西还真有点不太了解。
  对于秦若冰,他是本能的有一种惧怕感,倒并不是因为自己杀了杜子腾,而是因为秦若冰这个警察不讲理。
  重新坐回沙发上之后,她再次朝王力说道:“张总为了让你也融入公司,更好的保护雪怡,给你也安排了一个职位,是雪怡的助理。”
  王力说着,给了张雪怡一颗定心丸,免得她又说些乱七八糟的话。
  王力见赵小欣害羞的低下了头,忍不住笑了起来:“放心吧,你以后跟着我,我也贴身保护你……”
  只是他也不想想,那蛊虫虽多,但是对于免疫力高的人却是并没有太大的影像,秦若冰尽管是女人,但是她身为警察,接受过锻炼,身体素质比普通人不知道好多少,想要指望她被虫子叮的生病,恐怕有些不现实。
  “没事,快下车,不留人看车,都跟我去顶楼。”秦若冰摇了摇头,目光落在两名警察身上,神色严肃了起来,大声道。
  王力再次强调,道:“万丈高楼平地起,没有基础,其他的都是空中楼阁,没什么用。你的跆拳道能打出脆响,也算是登堂入室了,但想要更进一步,那就必须重新打基础。我还是那句话,先练三天蹲马步,然后我教你一个长体力的桩法。”
  几乎不用猜,他就知道秦若冰是在喊得自己。
  “头,怎么了,你看到谁了?”
  “练武之人当然有规矩,没规矩那不反了天了。不过你放心,没有你说的这个规矩,只要你听我的话,我绝对传你高深武功。”
  “麻烦什么,又不是我做。”
  很快,周晴又从厨房走了出来,想必是吩咐好厨师做什么。
  “不是吧,我看你就是不想教给我才对。你们练武的人,不是还有什么传男不传女,穿内不传外的老规矩吧?”
  周晴点了点头,道:“你放心,这一点张总也会跟雪怡交代的。你最主要的职责还是保护雪怡,其他的事情能不做就可以不做。”
  而饶是如此,王力的速度依旧很快,迅速的钻入了人群之中,消失不见了。
  “长体力的桩法?”
  对于不讲理的的警察,王力就算是功力通玄,也不敢朝其动手,弄一个不好,袭警的罪名可不是好洗刷的。
  就在王力都感到有些心烦气躁的时候,一阵尖锐刺耳的警笛声忽然从远处拐角传来,三辆白蓝交错的警车迅速的冲了过来。
  看到这一幕,王力颇为诧异。
  “又是警察!”
  秦若冰看着消失在人群中的人影,俏脸上浮现出一丝疑惑之色,喃喃自语了一声,并没有追上去。
  周晴笑了笑,起身朝着厨房走去,同时还不忘回头朝王力道:“对了,刚才张总出去之前让我告诉你,这次的事情他会查清楚,有情况会及时通知你,如果没事的话,从明天起你和小雪正常去公司上班。”
  至于跟着张雪怡去上班,这也是应该的事情,他能看的出来,张恒远好像有心让张雪怡渐渐的接手集团里的事情,他大有退居幕后的意思,只是究竟是出于何种用意,那就不是王力所能知道的了。
  恐怕老家伙的目标还是张恒远……
  但这时候,张雪怡却突然从门外走了进来,看到王力顿时一阵惊喜:“王力,你什么时候回来了,快,快教我武功。”
  对于秦若冰,他是本能的有一种惧怕感,倒并不是因为自己杀了杜子腾,而是因为秦若冰这个警察不讲理。
  “难道不是他?”
  至于跟着张雪怡去上班,这也是应该的事情,他能看的出来,张恒远好像有心让张雪怡渐渐的接手集团里的事情,他大有退居幕后的意思,只是究竟是出于何种用意,那就不是王力所能知道的了。
  就在王力都感到有些心烦气躁的时候,一阵尖锐刺耳的警笛声忽然从远处拐角传来,三辆白蓝交错的警车迅速的冲了过来。
  “头,怎么了,你看到谁了?”
  王力点了点头,虽然对于张恒远的调查他并没有什么信心,但是张恒远有钱有人,也许会调查出一些什么,所以他并没有阻止。
  “蹲马步是基础。”
  “不是吧,我看你就是不想教给我才对。你们练武的人,不是还有什么传男不传女,穿内不传外的老规矩吧?”
  王力又摇了摇头,觉得有些不对劲,张雪怡只是一个有点女汉子特质的女孩子而已,又有什么值得老家伙出手呢?
  王力再次强调,道:“万丈高楼平地起,没有基础,其他的都是空中楼阁,没什么用。你的跆拳道能打出脆响,也算是登堂入室了,但想要更进一步,那就必须重新打基础。我还是那句话,先练三天蹲马步,然后我教你一个长体力的桩法。”
  周晴笑了笑,起身朝着厨房走去,同时还不忘回头朝王力道:“对了,刚才张总出去之前让我告诉你,这次的事情他会查清楚,有情况会及时通知你,如果没事的话,从明天起你和小雪正常去公司上班。”
  王力脑海中闪烁着各种念头,不断地猜测那老者的目的,以及下一次还会不会出现的可能性。
  只是他也不想想,那蛊虫虽多,但是对于免疫力高的人却是并没有太大的影像,秦若冰尽管是女人,但是她身为警察,接受过锻炼,身体素质比普通人不知道好多少,想要指望她被虫子叮的生病,恐怕有些不现实。
  “这个蹲马步太没用了,我觉得你还是传点实用的给我吧,就像今天遇到危险的时候,要不是我急中生智,凭借着跆拳道,指不定就被抓了呢。”张雪怡一听又要蹲马步,顿时苦着脸道。
  王力点头,目光一闪,忽然看到了一旁的赵小欣,便笑着问道:“小欣,你要不要我保护啊?”
  “我……我就不用了。”
  因此,看到秦若冰的第一时间,王力便低下了头,一只手搭在了额头上,转身迈步,朝着远处走去。
  而饶是如此,王力的速度依旧很快,迅速的钻入了人群之中,消失不见了。
  “还是不对……”

  王力又摇了摇头,觉得有些不对劲,张雪怡只是一个有点女汉子特质的女孩子而已,又有什么值得老家伙出手呢?

  恐怕老家伙的目标还是张恒远……

  王力脑海中闪烁着各种念头,不断地猜测那老者的目的,以及下一次还会不会出现的可能性。

  每想到一种可能,他心中就多一次后悔,早知道就留下杜子腾的性命了,说不定还能向上次一样得到一些消息。

  王力说着,给了张雪怡一颗定心丸,免得她又说些乱七八糟的话。

  只可惜,杜子腾现在死的不能再死了。

  “滴答滴答……”

  就在王力都感到有些心烦气躁的时候,一阵尖锐刺耳的警笛声忽然从远处拐角传来,三辆白蓝交错的警车迅速的冲了过来。

  由于王力在想事情,以至于并没有躲闪及时,直到警车到了他的面前不远处,他才回过了神来。

  这个时候,他想要躲开已经不可能了。

  “又是警察!”

  因为秦若冰的关系,王力对警察并没有什么好感,总觉得警察就代表着霉运,能躲开就躲开。

  只是现在实在躲不开了,那也没有办法。

  为首的警察一个急刹车,不知道是故意,还是偶然,竟然直接停在了王力的面前不远处,咔嚓一声,车门打开,下来了一个高挑至极的女警。

  “我去,冤家路窄……”

  看到这一身警服,身形高挑曼妙的女警,王力顿时一阵头大,没想到在这里又遇到了秦若冰这个刑警副队长。

  对于秦若冰,他是本能的有一种惧怕感,倒并不是因为自己杀了杜子腾,而是因为秦若冰这个警察不讲理。

  对于不讲理的的警察,王力就算是功力通玄,也不敢朝其动手,弄一个不好,袭警的罪名可不是好洗刷的。

  至于跟着张雪怡去上班,这也是应该的事情,他能看的出来,张恒远好像有心让张雪怡渐渐的接手集团里的事情,他大有退居幕后的意思,只是究竟是出于何种用意,那就不是王力所能知道的了。

  就在王力都感到有些心烦气躁的时候,一阵尖锐刺耳的警笛声忽然从远处拐角传来,三辆白蓝交错的警车迅速的冲了过来。

  王力看到她这副样子,心中一阵激荡,忍不住还想调戏两句。

  因此,看到秦若冰的第一时间,王力便低下了头,一只手搭在了额头上,转身迈步,朝着远处走去。

  “你给我站住!”

  只是王力还没走两步,便听到了秦若冰那严肃的声音。

  几乎不用猜,他就知道秦若冰是在喊得自己。

  不过他依旧假装不知道,低着头,迅速的朝前走去,生怕秦若冰追上来。

  当然,这个时候他可不敢运转电光步,若是被秦若冰看到了,恐怕会掏出枪来针对他,那可就完蛋了。

  周晴点了点头,道:“你放心,这一点张总也会跟雪怡交代的。你最主要的职责还是保护雪怡,其他的事情能不做就可以不做。”

  而饶是如此,王力的速度依旧很快,迅速的钻入了人群之中,消失不见了。

  “长体力的桩法?”

  “难道不是他?”

  秦若冰看着消失在人群中的人影,俏脸上浮现出一丝疑惑之色,喃喃自语了一声,并没有追上去。

  等到王力回到张恒远别墅的时候,已经到了下午两点。

  王力点了点头,虽然对于张恒远的调查他并没有什么信心,但是张恒远有钱有人,也许会调查出一些什么,所以他并没有阻止。

  “头,怎么了,你看到谁了?”

  与此同时,从车上又跳下来了两个年轻的警察,朝着秦若冰问道。

  “没事,快下车,不留人看车,都跟我去顶楼。”秦若冰摇了摇头,目光落在两名警察身上,神色严肃了起来,大声道。

  “是……”

  众警察顿时神色肃穆,站得笔直,高声答应了下来。

  “我倒是想传你,只可惜你绝对学不会,你来是你重心不稳,教给你肯定练的回回摔的狗吃屎,二来是你没那么多体力,也跑不动。”王力还是摇头道。

  ……”

  “好险好险,差点就被发现了。”

  “麻烦什么,又不是我做。”

  就在秦若冰带着警察们冲进了中元大酒店的时候,王力已经坐上了一辆出租车,混在车流中,缓缓的离开了大酒店门口的广场。

  看着秦若冰消失在酒店中的背影,王力下意识的擦了擦头上的汗水,不知为何,看到秦若冰他总是十分紧张。

  “这个女人太可怕,以后最好还是不要遇到了。”王力叹了口气。

  “对了,那杜子腾身上的虫子不知道会不会让她生病,若是能病个一段时间那就太好了。”忽然王力又幸灾乐祸了起来。

  恐怕老家伙的目标还是张恒远……

  只是他也不想想,那蛊虫虽多,但是对于免疫力高的人却是并没有太大的影像,秦若冰尽管是女人,但是她身为警察,接受过锻炼,身体素质比普通人不知道好多少,想要指望她被虫子叮的生病,恐怕有些不现实。

  恐怕老家伙的目标还是张恒远……

  等到王力回到张恒远别墅的时候,已经到了下午两点。

  别墅中,张恒远并不在,只有周晴和赵小欣坐在客厅里喝茶,好像在等他回来一样,就连张雪怡都不知道去了哪里。

  看到这一幕,王力颇为诧异。

  “王力,你回来了,还没吃饭吧,我让厨房给你做点。”见王力走了进来,周晴脸上露出温柔的笑容,连忙道。

  王力一愣,他还没有正式找过工作,甚至连大学都没上过,对于助理这个东西还真有点不太了解。

  不过他依旧假装不知道,低着头,迅速的朝前走去,生怕秦若冰追上来。

  “还真是没吃,那就麻烦周姨了。”王力也不客气,笑着道。

  “麻烦什么,又不是我做。”

  周晴笑了笑,起身朝着厨房走去,同时还不忘回头朝王力道:“对了,刚才张总出去之前让我告诉你,这次的事情他会查清楚,有情况会及时通知你,如果没事的话,从明天起你和小雪正常去公司上班。”

  “没问题。”

  王力点了点头,虽然对于张恒远的调查他并没有什么信心,但是张恒远有钱有人,也许会调查出一些什么,所以他并没有阻止。

  至于跟着张雪怡去上班,这也是应该的事情,他能看的出来,张恒远好像有心让张雪怡渐渐的接手集团里的事情,他大有退居幕后的意思,只是究竟是出于何种用意,那就不是王力所能知道的了。

  虽然表面上他与张恒远是师兄弟关系,但实际上他还只是一个保镖,只要保护好张雪怡的安全就好了。

  对于张恒远的安排,王力料想对方也有自己的计划,不过他一向懒得去想这些乱七八糟的,所以并没有放在心上。

  很快,周晴又从厨房走了出来,想必是吩咐好厨师做什么。

  重新坐回沙发上之后,她再次朝王力说道:“张总为了让你也融入公司,更好的保护雪怡,给你也安排了一个职位,是雪怡的助理。”

  “助理?”

  王力一愣,他还没有正式找过工作,甚至连大学都没上过,对于助理这个东西还真有点不太了解。

  “是的,不过你不用担心,你的职责很简单,就是处理一些雪怡吩咐给你的事情,最主要的还是保护雪怡的安全。”

  周晴好像明白了王力的难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解释道。

  只是现在实在躲不开了,那也没有办法。

  “哦,这还好点,我可没有什么高等文凭,那些复杂的工作就不要交给我了,万一办砸了,给公司造成了什么影响,可不要怪我。”王力干笑一声道。

  只是他也不想想,那蛊虫虽多,但是对于免疫力高的人却是并没有太大的影像,秦若冰尽管是女人,但是她身为警察,接受过锻炼,身体素质比普通人不知道好多少,想要指望她被虫子叮的生病,恐怕有些不现实。

  周晴点了点头,道:“你放心,这一点张总也会跟雪怡交代的。你最主要的职责还是保护雪怡,其他的事情能不做就可以不做。”

  对于张恒远的安排,王力料想对方也有自己的计划,不过他一向懒得去想这些乱七八糟的,所以并没有放在心上。

  “那就好。”

  就在王力都感到有些心烦气躁的时候,一阵尖锐刺耳的警笛声忽然从远处拐角传来,三辆白蓝交错的警车迅速的冲了过来。

  王力见赵小欣害羞的低下了头,忍不住笑了起来:“放心吧,你以后跟着我,我也贴身保护你……”

  “又是警察!”

  周晴笑了笑,起身朝着厨房走去,同时还不忘回头朝王力道:“对了,刚才张总出去之前让我告诉你,这次的事情他会查清楚,有情况会及时通知你,如果没事的话,从明天起你和小雪正常去公司上班。”

  王力点头,目光一闪,忽然看到了一旁的赵小欣,便笑着问道:“小欣,你要不要我保护啊?”

  “我……我就不用了。”

  王力再次强调,道:“万丈高楼平地起,没有基础,其他的都是空中楼阁,没什么用。你的跆拳道能打出脆响,也算是登堂入室了,但想要更进一步,那就必须重新打基础。我还是那句话,先练三天蹲马步,然后我教你一个长体力的桩法。”

  “不是吧,我看你就是不想教给我才对。你们练武的人,不是还有什么传男不传女,穿内不传外的老规矩吧?”

  赵小欣完全没想到王力突然说到自己头上,闻言脸色一红,连忙低下了头,小声道。

  王力点头,目光一闪,忽然看到了一旁的赵小欣,便笑着问道:“小欣,你要不要我保护啊?”

  王力见赵小欣害羞的低下了头,忍不住笑了起来:“放心吧,你以后跟着我,我也贴身保护你……”

  王力点头,目光一闪,忽然看到了一旁的赵小欣,便笑着问道:“小欣,你要不要我保护啊?”

  “我不用你贴身保护。”

  赵小欣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抬头看了王力一眼之后,脸色更红了,低着头的说道,声音极小,若不是王力耳朵敏锐,恐怕都不一定听的清楚。

  王力看到她这副样子,心中一阵激荡,忍不住还想调戏两句。

  “我去,冤家路窄……”

  但这时候,张雪怡却突然从门外走了进来,看到王力顿时一阵惊喜:“王力,你什么时候回来了,快,快教我武功。”

  王力一听,顿时哭笑不得了起来,郁闷道:“你先好好练蹲马步吧,这个不练扎实,其他的武功我也不会传给你。”

  “这个蹲马步太没用了,我觉得你还是传点实用的给我吧,就像今天遇到危险的时候,要不是我急中生智,凭借着跆拳道,指不定就被抓了呢。”张雪怡一听又要蹲马步,顿时苦着脸道。

  “蹲马步是基础。”

  王力再次强调,道:“万丈高楼平地起,没有基础,其他的都是空中楼阁,没什么用。你的跆拳道能打出脆响,也算是登堂入室了,但想要更进一步,那就必须重新打基础。我还是那句话,先练三天蹲马步,然后我教你一个长体力的桩法。”

  “长体力的桩法?”

  张雪怡眼睛一亮,连忙道:“什么是桩法,是不是内功?对了,你传我一套轻功吧,就像你今天那样,打不过还可以逃跑。”

  “打住!”

  一听张雪怡说自己逃跑,王力顿时不乐意了:“你可不要乱说,今天要不是你拖累了我,我用的着逃跑。再说了,我那也不是逃跑……”

  还没等他说完,张雪怡便接口道:“对对,你那不是逃跑,是战略撤退总行了吧?我觉得你还是传我轻功好了,下次我自己跑,就不拖你后腿了。”

  “我倒是想传你,只可惜你绝对学不会,你来是你重心不稳,教给你肯定练的回回摔的狗吃屎,二来是你没那么多体力,也跑不动。”王力还是摇头道。

  “不是吧,我看你就是不想教给我才对。你们练武的人,不是还有什么传男不传女,穿内不传外的老规矩吧?”

  看到这一幕,王力颇为诧异。

  张雪怡满脸不开心的盯着王力,问道。

  “练武之人当然有规矩,没规矩那不反了天了。不过你放心,没有你说的这个规矩,只要你听我的话,我绝对传你高深武功。”

  王力说着,给了张雪怡一颗定心丸,免得她又说些乱七八糟的话。
  “这个蹲马步太没用了,我觉得你还是传点实用的给我吧,就像今天遇到危险的时候,要不是我急中生智,凭借着跆拳道,指不定就被抓了呢。”张雪怡一听又要蹲马步,顿时苦着脸道。
  “这个蹲马步太没用了,我觉得你还是传点实用的给我吧,就像今天遇到危险的时候,要不是我急中生智,凭借着跆拳道,指不定就被抓了呢。”张雪怡一听又要蹲马步,顿时苦着脸道。
  “还是不对……”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巫骨

她的脸几乎贴到了我的脸上,一股腐尸味扑面而来!

作者:血晶
标签:悬疑

匹夫无罪

深度揭秘不为人知的行业,细述我行走江湖这些年的坎坷心路!

作者:完美土豆
标签:都市

鬼学校

被一所没有填报志愿的大学录取,到校的第一天就出了人命!

作者:快乐挚翼
标签:悬疑

绑架全人类

在全世界人民的关注下,吴清晨开始了自己的位面之旅。

作者:小雨清晨
标签:科幻

窃魂卷轴

十岁那年我得知:只要得到它,就能满足所有的欲望。

作者:大师兄
标签:悬疑

青春有约

老婆喝醉了穿了条男士内裤回家,我气炸了……

作者:油色子
标签:青春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