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七十六章黄金

作者:萧鸣易  发布时间:2015-07-30 06:26  字数:3241 

  第二天早上,李梦晨刚到单位,张警官就通知他,有紧急任务,立即带枪出警!李梦晨立即与十余名刑警在院子里集合,然后跟着张警官上了一辆警车,向着新城区方向进发。警车一直开到白松山下,才找了个隐蔽的地方停下。张警官带领大家沿着一条小路往山上走去。来到山腰,一位刑侦大队的同事正在路边等着他们。

  张警官走上去问:“情况怎么样?”

  那名侦查员往大山深处指了指,说:“大约十五分钟前,目标往前面走了。小刘已经跟上去,我叫他每隔五十米留下一处记号。”

  张警官立即加快脚步,带领大伙往山林里走去。这是一片人迹罕至的深山密林,林中树影幢幢,荆棘丛中,竟透出一阵阴森之意。众人扒开灌木,艰难前行。走不多远,看见前面一株大树上用白色粉笔画着一个箭头,应该是侦查员小刘留下的记号。张警官带领众人沿着箭头指引的方向继续前行。在遮天蔽日的密林中行走了一个多小时,也不知究竟走到了白松山的哪个方向,粉笔箭头忽然消失了。张警官正觉得疑惑,侦查员小刘忽然从灌木丛中跳出来,说:“队长,目标就在前面二十多米处。”张警官立即示意大家就地隐蔽。

  李梦晨以为是抓捕深山毒贩,顺手就把腰间手枪拔了出来,伏在地上,轻轻扒开前面的杂草,悄悄探头向前望去,只见前面不远处站着一个女人,女人背上背着一把锄头。再一细看,这女人头发花白,身形瘦削,居然是他母亲张桦。李梦晨大吃一惊,张开嘴巴正要发出“啊”的一声惊呼,却被旁边的张警官一把捂住嘴巴。

  张警官瞪了他一眼,压低声音道:“镇静点,如果不是队里人手紧张,我还真不该叫你来!”

  李梦晨彻底糊涂了,小声问:“队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妈她怎么了?”

  张警官说:“回头再跟你细说,现在你只要听我的命令就行。”

  李梦晨只得趴在地上,再也不敢出声。只见张桦停住脚步,左右瞧瞧,最后在三棵奇怪的大树中间站定。之所以说这是三棵奇怪的树,是因为这三棵树和周围的树木明显不同。这是三棵高约十米的大树,树形有点像金字塔,最让人觉得奇怪的是,它的叶子竟然是蓝色的。

  三棵树种植的地点形成了一个等边三角形,而张桦正站在这个三角形的中间。

  李梦晨忽然记起,这种生长着蓝色树叶的大树,不正是自己昨天在网上看到的克罗拉多蓝杉吗?张桦在三棵克罗拉多蓝杉中间大概确定了一下方位,就抡起锄头,在地上挖掘起来。树林里异常安静,除了一下一下的挖土声,李梦晨还能听到的,就只有自己的心跳起。

  张桦大约向下挖掘了一米深,就听得“当”的一声,似乎是锄头碰到了什么铁质的东西。她又小心地向下挖了几下,然后跳下泥坑,用手扒拉一阵,最后从泥土里抱起一个黑沉沉的铁箱子。箱子外面挂着一把生锈的大锁。张桦找来一块石头,用力敲掉大锁,打开铁箱,里面是一个密封的木箱,撬开木箱,里面装着一个牛皮包。张桦把牛皮包从箱子里拿出来,打开,皮包里装着的,竟是满满一皮包黄灿灿的金条。

  张桦抱着金条,仰天大笑:“陆忠,这些是我应得的。你误我一生,这些黄金,就算是对我的小小补偿吧!”

  李梦晨尚未反应过来,张警官大叫一声:“行动!”人已闪电般蹿出。其他人跟着跳出来,冲向张桦。张桦看见警察从天而降,不由大吃一惊,背上金条就欲夺路而逃。张警官举枪喝道:“站住,放下包,要不然我就开枪了!”

  张桦只得站住,丢下皮包,抬头看见李梦晨也在警察队伍里,顿时眼里掠过一丝惊慌之色。

  李梦晨看看她,又看看张警官,忍不住问:“队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妈她……”

  张警官说:“你父亲陆忠,当年利用职务之便,将市里许多学校的基建项目承包给一些跟自己有关系的建筑公司,他自己从中收取巨额好处费。后来他觉得把钱存在银行不安全,于是就把受贿所得的三百多万元全部买了黄金,秘密埋藏起来。只可惜当纪委正准备调查他的时候,他突然被张桦杀死了,这桩受贿案也就不了了之。而这些黄金的下落,也就成了一个不解之谜。当年在办案过程中,我们警方得到了两条线索,第一,陆忠很喜欢到这白松山来研究山上的植物,通过一些间接证据,我们有理由相信,他把黄金埋藏在了这座山上。可是白松山方圆一百多平方公里,又找不到他留下的明确记号,所以谁也没办法找到这些黄金。第二条线索是,陆忠的情人,也就是张桦,很有可能知道这笔黄金的事。但是她因杀人被捕之后,对于这个问题一直不肯交待。警方也无法根据这条线索查下去。但是有一句古话说得好,青酒红人面,黄金动人心,我们有理由相信,张桦出狱之后,一定会去寻找这些黄金。从陆忠埋下黄金到现在,黄金的价格已经翻了三四倍,当时价值三百多万的黄金,现在至少可以卖一千多万。面对这么巨大的一笔财富,张桦不可能不动心。”

  李梦晨盯着他问:“所以你就派了两个侦查员,一直在跟踪调查我妈妈?”

  张警官说:“是的。”

  李梦晨渐渐明白过来,父亲当年在山上埋藏下这些黄金,为了避免被别人找到,所以做了一个十分巧妙而隐蔽的记号。他在埋藏黄金的地方,种下三棵克罗拉多蓝杉的种子。这种进口树种开头几年生长极慢,所以这时候如果有人想找这些黄金,几乎无迹可寻。等数年之后,纪委不再盯着他,风声过去,这些克罗拉多蓝杉长大,也就成了他日后寻找这些黄金的绝妙记号。母亲也许知道父亲将黄金埋藏在了白松山,她每日上山转悠,其实就是在寻找黄金,可是却无法找到埋藏黄金的具体位置。

  也许在张桦上山转悠的过程中,早就发现了这三棵奇怪的克罗拉多蓝杉,但当时并没有引起她的注意,直到看到父亲留下的那瓶克罗拉多蓝杉种子,她才猜到这三棵树极有可能就是父亲留下的记号,于是决定带着锄头上山来挖掘黄金。

  张桦恨恨地瞪了张警官一眼,说:“你说对了,我出狱之后的确一直在寻找这些黄金。”

  李梦晨怔怔地盯住她,像个孩子似的,眼眶里盈满委屈的泪水,问道:“你把话说清楚,你到底是不是我的亲生母亲?你只是为了得到这些黄金,才故意冒充我的生身之母接近我,对吧?”

  张桦没有回答他,只是用复杂的目光看了他一眼,向他露出一丝诡异的笑意,乖人不备,忽然提起黄金就跑。

  “站住!”张警官立即追上去。张桦提着数十斤重的黄金,哪里能跑得快?不大一会,就被警察追上。“这些黄金是我应得的,你们谁也别想拿走!”张桦大叫着,忽然转头往不远处的一处峭壁冲过去。“砰”的一声,张警官举枪射击。但因自己和对方都在快速跑动之中,子弹并没有击中张桦。经此一缓,张桦早已跑到峭壁前,提着那一袋黄金,就要往下跳去。

  李梦晨疾步追上,咬咬牙,果断地举起手枪,就在扣动扳机的那一刹,不由自主地偏了一下枪口。子弹呼啸而出,并没有射向张桦致命处,而是击中了她的手腕,她手里提着的皮包再也拿不住,黄金“叭”的一声掉落在地。人却刹不住脚步,直直地往峭壁下冲去。“妈——”李梦晨悲呼一声,奔到峭壁前,向下一望,数十丈高的悬崖下,是奔腾的河流,只见河面浪花翻滚,水流湍急,哪里看得见张桦的影子。

  李梦晨跪在悬崖边抱头痛哭,终于找到了亲生母亲,但是发生了这种悲剧。亲生母亲在自己眼前,跳下悬崖生死不知。这种结果是李梦晨无法接受的。如果不是自己开枪,打中母亲手臂,导致黄金掉入悬崖,母亲也不会跟着跳下去。是自己间接性害死了母亲。十年前,母亲杀死了父亲和继母,如今,自己亲手断送了母亲的性命。也许冥冥之中自有天意,谁也无法逃避。

  张警官走了过来,安慰道:“好不容易找到的黄金,全都不见了。”

  李梦晨站了起来,怒问道:“这么重要的事情,你为什么不事先告诉我?”

  张警官说:“这种事情告诉了你,你会怎么做?”

  李梦晨呆立无语,面对大量黄金的诱惑,人心的贪婪就会爆发出来,谁也无法阻止。如果李梦晨事先知道这件事情,也许会在黄金面前陷入贪婪,从而丧失人民警察的尊严。

  张警官说:“我没有事先告诉你,是为了你好,节哀顺变。”

  李梦晨转身离去,孤单的背影消失在树林中。

  张警官将这件事情向上级汇报,很快市局组织一支打捞队,进入事发地点,进行打捞作业。三天时间,一无所获。张桦和黄金消失在水中,了无痕迹。

  红尘凡事,一切都是命中注定,谁也改变不了。不管张桦是否是李梦晨真正的生母,但是她为了获取黄金,不上交国家,就是违法,因为这些黄金是陆忠贪污受贿得来的。像这种赃物,上交国家是应该的。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铁血兵王在都市

兵王回归,狼王觉醒,惹出热血风暴!

作者:我们要彼此包容
标签:都市

极品衙役

重生成了苦逼小衙役又怎么样?要快活一世!

作者:胡为道人
标签:历史

死亡游戏

北京375公车、朝内81号院、封门村……

作者:轩梓墨
标签:悬疑

借胎鬼夫

那一晚,我好心把他让进家门。半夜,他竟然……

作者:农夫仙拳
标签:悬疑

阴坟

床上魂,床下坟,七月十五祭神明,一场祭祀焚数人.

作者:恰灵小道
标签:悬疑

超品透视

意外获得了透视眼,一切曾经看不起自己的人都将被踩在脚下。

作者:光辉小仔
标签:都市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