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四十九章 尾声

作者:泥洹  发布时间:2015-07-30 23:16  字数:3020 

  旁人一再追问,朱柏捷不得已才说出那个人的名字:赤尹。

  其他人听到赤尹的名字后也愣了。二科还好说,三科大部分人都吃过赤尹的大亏,尤其老赵,更是在医院躺了将近一个月。这仇,可不是一天两天能忘得了的,这华老头不是存心添堵吗?

  但与之相对,赤尹能把三科全员搞得团团转,最后还能把伪装成齐部走的乐天捆上,这本事真是没话说。除去乐天不说,整个传文室,赤尹排第二,没人敢争第一。

  老赵知道以后面露难色,跟自己较了半天劲,最后把手一甩道:“大不了他来以后,他去自己干!”

  这就相当于不去给赤尹找麻烦,已经是老赵分析大局之后,能给赤尹的最大让步。如果再让三科的人去配合赤尹,恐怕三科自己内部就要闹别扭。

  华老头说,根据他推测(真不知道他远在北京是哪来的根据),婴灵虽不受阴阳制约,但终究体内阴盛阳衰,所以白天其力量也会有所减弱。经此一战婴灵也吃了些亏,它若想全身而退,自然要选择夜晚,最好的时机便是子时。

  朱柏捷问他:“万一婴灵反其道而行之,在其他时间偷袭我们怎么办?”

  华老头依旧是淡然的口气,听得朱柏捷想提拳头揍他:“婴灵智慧有限,一切凭灵物的本能行事,不可能想到太高的法子,你们就放心去吧。赤尹会在子时之前到的,尽量少催他。”

  说罢,华老头电话就挂了。

  说是少催赤尹,赤尹连个电话都没有,上哪催去?

  朱柏捷把这华老狐狸的八辈祖宗都骂了个遍,仍旧只能接受现实。

  为避免过多的平民受到波及,老赵把校长安置在一家偏僻的小旅馆,全部科员随时守候在身边。当时可费了不少周折,才找到一个没什么人的旅馆,地方也够偏的,脑子进水的人才敢在这儿开店。

  想到地点,朱柏捷突然一拍大腿,姓华的那老狐狸连地址都没问,他是要把赤尹往哪儿派?

  朱柏捷心里止不住地翻腾,心说老狐狸可把他们给坑了,全员就要不辜负党和国家的养育之恩,为国家为人民跟婴灵那丫玩命了吗?

  朱柏捷忍住了起身骂街的冲动,即使心里一万个不放心,现在也只能在原地待命。

  时针在分针的催促下,从六慢吞吞地挪到八。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却仍不见赤尹的影子。朱柏捷突然说:“老赵,你说华主任会坑咱们不?”

  老赵也不是没想过这事:“我跟了齐科长这么多年,参加过的案件连手带脚都数不完,却始终看不透华主任,有时候他连自己人都坑。他对越亲近的人越严苛,曾经有一个科长是华主任的徒弟,十多年前被华主任活生生气跑了。”

  朱柏捷刚想追问下去,校长忽然吓得畏畏缩缩,嘴里不停地低声尖叫。众人马上警觉,离得近的科员把校长紧紧围住。老赵握住校长的手,好让校长冷静下来,问他怎么了。

  校长指向房屋的墙角,老赵顺着指向一看,一只灰不溜秋的耗子从墙角的鼠洞爬出来,吱吱叫着。众人立马泄了气,一边抱怨一边回到了自己的位置。

  钟声慢慢悠悠响了十一下,屋里的空气仿佛凝固了。

  每个人都屏住了呼吸,等待着应有的异响。有一瞬间,朱柏捷甚至希望是华老头预测错了。

  突然,不知从何方传来一声长长的闷响,随后是第二声,第三声。所有人急忙辨识声音的来向,这声音却似乎来自四面八方,又似乎来自脚下。

  朱柏捷端坐在椅子上,十指并拢,手心已经紧张地出了不少汗。他猛地心中一悸,身后墙壁“嘭”地一声炸开,一道人影伴着碎石瓦砾一同飞出.

  来人站稳到地上,拉紧手中的九节骨鞭,眉清目秀的面孔上沾染了不少灰尘,清澈的眼睛紧盯着墙洞内,小心提防着什么。

  突如其来的爆炸令朱柏捷大惊失色,抽出戒刀紧握在手,见来人的面目,不由得松了口气——来人正是他们苦等多时的赤尹。

  赤尹猛地将骨鞭挥起,九节白骨齐齐挥舞,正打上迎面飞来的一道绿影。这绿影突然吃痛一滞,正是重伤了会计的婴灵,却比白天时要小上九成有余,已然变成了婴儿大小,轻飘飘浮在空中,看赤尹的眼神仿佛冒得出火。

  朱柏捷虽说在赤尹手里吃过大亏,但还是提醒赤尹:“这婴灵跟白天不一样,你小心点儿。”

  赤尹似乎还游刃有余,没把婴灵放在眼里,听到朱柏捷的提醒后笑道:“我算计这只婴灵比平时是弱了七八成,怕是不开眼,吸了不该吸的血。方才又中了我的阵法,实力已经大减,根本不用担心。”

  朱柏捷纳闷道:“你的意思是你早就来了?”

  赤尹冷笑说:“谁告诉过你,必须要和被保护的人待在一起?”

  就这几句话的工夫,婴灵便抓住空挡扑向赤尹。赤尹嘴上和朱柏捷说话,眼光却始终没从婴灵身上移开,挥起骨鞭迎向婴灵。

  婴灵不知受了什么样的伤,已经没了白天那般的速度,被骨鞭结结实实地抽在身上,身上被抽的部分冒出缕缕青烟。这一鞭子似乎给了婴灵极大痛楚,婴灵怪叫一声赶忙退后。

  婴灵稍稍缓了神智,发出一阵奇异的叫声,霎时间四周墙壁变得如同夜空般漆黑,天花板上竟显出了点点星光。

  再一转眼,密密麻麻的佛头从夜空中俯冲而下,张开巨口獠牙直奔赤尹。赤尹并未惊慌,将手臂高高抬起,像是抓住了什么东西,随即又猛地往下一拽。

  说时迟那时快,赤尹把手放下来的一刻,铺天盖地的火球对上佛头迎面而去,刚才佛头还遮天蔽日,转眼间就被赤尹悉数接下。

  婴灵趁机冲到赤尹面前,赤尹反手一巴掌打在它身上,自己的手掌反倒出了一溜发黑的水泡。

  见赤尹吃痛,婴灵正要扑上他的脑袋,赤尹喝道:“捆仙绳!”一条麻绳从赤尹口袋里飞出,啪地一声抽在婴灵身上。

  婴灵没料到会突然出来一根绳子,身形有所停滞,便被捆仙绳抓住了空挡,一转眼婴灵就被捆得动弹不得。

  婴灵被捆的同时,房间里变回了原来的样子。众人都松了一口气,赤尹的眉头却拧成个麻花,朱柏捷问道:“赤尹你怎么的了,都解决了还愁成这样?”

  赤尹示意他别说话,屋里只听得见秒针哒哒作响。赤尹右边的墙壁突然炸开,蹦出一道鬼魅般的身影,举手打向赤尹面门。

  赤尹被打个措手不及,还没等有所反应,就被来者硬生生推出十来米远,猛地撞在墙壁上。来者怪力非凡,只一下便把墙壁推倒,赤尹被来者死死摁住,和散落的石块一同跌倒在地。

  即使倒在地上,来者依旧将赤尹向前飞速推动,赤尹的后背在散落的碎石上磨出道道血痕。

  赤尹从腰间掏出一把手枪,对准来者的胸口连开几枪。来者身形一滞,晃了两下便猛地倒在地上。赤尹惊魂未定,一双眼睛瞪得像灯泡大小,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朱柏捷走到他旁边,打量一番来者的模样,竟与刚才解决掉的婴灵一般无二,不曾瞑目的眼睛中散发着幽幽绿光,只看一眼便仿佛要把人的魂魄吸进去。

  朱柏捷见状又惊又奇,问道:“有两只婴灵?”

  赤尹不知为何自打这只婴灵后便神不守舍,似乎是识得什么名目。朱柏捷询问情况,赤尹便推说:“没事儿,希望我猜错了吧。”

  这只婴灵被铲除后,除了赤尹一直忧心忡忡外,已没有什么异样。

  白天时会计几人缠斗婴灵时,婴灵之所以有那样的速度,是因为有两只婴灵相互配合。都说婴灵灵识未开,两者却还有如此默契,着实让人啧啧称奇。

  另一只婴灵的来源,大概是那鬼妇人生了双胞胎吧。此事已经接近了尾声,众人处理好婴灵的遗体,脑袋刚一沾枕头,太阳就从东山后冉冉升起。

  朱柏捷他们把校长送回学校,虽然校长还惊魂未定,但仍通知了下属的辅导员,通知学生返校上课。

  大约两个小时后,便到上课的时候了,学校里也稀稀拉拉有了百十来个学生。

  医大校园内除了千疮百孔的女生宿舍外,其余地方并没有爆发什么太大的冲突,所以学生们并没有太惊奇。

  只是关于这次事件的流言已经传开,爱八卦的学生们扎堆在宿舍楼前,看着二楼的大洞窃窃私语。

  诸位科员坐在校长室内,透过落地窗看着安宁的校园。朱柏捷似乎是回想起了,自己在大学校园里的日子,现在正望着朝阳感慨万千。

  这起因误购阴牌而造成的命案,自此应该是告一段落。

  老赵从皮革沙发里站起来,郑重说道:“好了,待会把医院里那哥儿仨接出来,咱们一行人打道回府。”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蛇女

我一公司底层的跑腿文员,一朝穿成140多斤的肥婆。

作者:璇墨
标签:悬疑

诡女

我叫钏儿,是一个不祥之人,他们都管我叫灾星。

作者:枉凝眉x
标签:悬疑

阴阳往生

一个婴儿的降生,却给整个村带来了前世的梦魇。

作者:黑灯瞎火去赶路
标签:悬疑

安能年少不轻狂

少年不良,热血轻狂! 这是一个懦弱少年成长的故事!

作者:拼命第一郎
标签:青春

我嫁给了山村老尸

师范毕业,我被分配到一所很偏远的山村小学当老师。

作者:水刃
标签:悬疑

男人不窝囊

我的妻子温柔贤惠,青春漂亮,谁知道有一天……

作者:扫雷达人
标签:都市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