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凌晨惊魂69

作者:毛驴上树  发布时间:2015-08-03 08:36  字数:3301 

  邓永良戴着手铐,被蒙着脑袋,由十几名警察押着上了二楼。

  吴捍卫则紧紧地握住章钟毅、吴霄栋和萬弘动的手,连连说:“干得好!干得好!你们立了大功!我会在省厅给你们请功的。你们要紧追不舍,以邓永良为突破口,争取早日把剩余的绑匪一网打尽。”

  审讯工作马不停蹄地就开始了。

  此时,被倒背着铐起来的邓永良,老老实实地蹲在客房部的地上,但,他的大脑却在高速地运转着,不时用狡黠的目光,打量着房间内的十余名,威严而又一言不发的精干警察。警察们看到罪恶滔天,深藏在暗处与警方斗智斗勇数月,此时已经落网,却还抱着侥幸心里的邓永良。一起用威严的目光逼视着他,要给他带来精神上巨大的威慑感。

  吴霄栋开始对邓永良先行搜身,从他身上搜出一部手机,一些零用钱和一个通讯本等物。章钟毅拿起邓永良的手机,仔细地看了一下手机的品牌。便让人把邓永良的腰带,以及鞋袜全部脱下来。邓永良还在心存侥幸,试探着问章钟毅,能不能告诉他一声,到底是因为什么事情抓的他。章钟毅用威严的口气反问邓永良:“你自己说,我们为什么抓你?”

  邓永良继续耍着自己的小聪明,说:“我在泰和县从来没干过任何违法的事!”

  章钟毅问邓永良,怎么知道自己现在是在泰和县?邓永良说,他刚才从毛衣的缝隙里看到了,车子是进的泰和县城,这里是泰和县宾馆。

  章钟毅不屑地从嘴角”嘁”了一下,问邓永良:“你没在泰和干过违法的事,那都在什么地方干过违法的事?”

  邓永良吱唔一声,然后矢口否认。说:“我在哪儿也没干过违法的事。”

  此时,邓永良心里还在想着,只要不是绑架的事情。他无论如何都要向公安机关申请,给自己在公安局里工作的朋友打个电话,让他想一切办法,取保也要先把自己弄出去。

  章钟毅冷笑了一声,拿着邓永良的手机站起来走了。屋内只留下十余个负责看管邓永良的人,章钟毅要和负责技术侦察的萬弘动一起,到存放技侦器材的房间,对邓永良的手机开始做技术鉴定。

  章钟毅和萬弘动走后,邓永良面对负责看管他的警察,有点不安心地自言自语着询问,到底为什么抓的他?自己犯了什么法?他在泰和从来都是遵纪守法的。无论邓永良如何试探,负责看管他的干警,只是用威严和乜斜的目光看着他,任何人都不说一句话。

  鉴定结果很快就出来了,结果准确无误地显示,绑匪在涡永县“1.09”作案,以及在故郡作的“12.27”绑架案中,向受害人家属索取赎金,使用的正是这个通讯工具。邓永良的电话号码本上,现在还隐秘地保存有受害人家长的电话号码。另外,专案组迅速把邓永良的照片传给涡永县警方,经特情人员小青的辨认,照片上的人,正是那个在涡永县南关租住房屋,自称泰和县姓武的人。

  毫无疑问,邓永良就是绑匪之一了!

  章钟毅和萬弘动回来后,让吴霄栋去把砸脚腕上的半步镣拿过来,要立即砸在邓永良的两只脚上。原本被铐着蹲在地上的邓永良,看到吴霄栋手里提着重重的半步镣,要给自己砸上,神情立即不自然起来。此时,邓永良已经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他不得不由着吴霄栋和萬弘动给自己砸脚镣,却又盯着下达给自己砸脚镣命令的章钟毅。虽然邓永良还在装作比较冷静,但,从他变腔的语调和慌张的神情里,说明他已经意识到自己末日的来临了。

  砸上脚镣后,专案组准备突审邓永良了。

  一旁的章钟毅,一直在观察着邓永良的神情变化。这时,他猛然断喝一声:“邓永良,没有原因我们会抓你吗?你做的事情要是小了,我们会给你砸上脚镣吗?”

  这时的邓永良,已经没有了刚才的平静了。他说话的语气里透出极其的不安,也非常地语无伦次,但,他的心里却一直在侥幸地想,也在默默地祈祷:千万千地别是因为“绑架”的事抓自己。只要不是“绑架”的事情发了,他都不会死。如果问自己“绑架”的事情,那他这次可就真的完了。

  邓永良在思考的同时,也在心虚地问审讯他的章钟毅等人,到底是什么原因抓他,不但给他戴了手铐,还给他砸上了脚镣。章钟毅让邓永良抬起头,看着他的眼睛。邓永良抬起头,怯懦地看了一眼,用利剑般威严的目光,严厉地逼视着他的章钟毅。

  章钟毅厉声问:“邓永良,你自己说,你到底犯了什么罪?!”

  邓永良心里没有一点底气,结结巴巴地狡辩说,自己是守法公民,没有犯过什么罪,但,他的目光游离,始终不敢再正视章钟毅威严的目光了。就在他胆怯地瞟一眼章钟毅时,章钟毅随即断喝一声:“邓永良!你如果是守法公民,我们就不会跑到郸城县来抓你了。四个多月了,能抓到你,真是太不容易了!”

  邓永良为了掩饰自己的罪行,同时对自己绑架人质的事情抱有幻想。他继续狡辩说,自己就是合法公民,从来也没有在泰和县干过任何违法的事!

  章钟毅冷笑一下问邓永良:“进了泰和宾馆,你以为我们就是泰和县公安局的了?你怎么就能认定我们是泰和县公安局的!”

  邓永良这次有点语塞了,他不知道这些公安人员到底是哪里的,他也不敢轻易地猜测,更不愿意去猜测这些公安人员,是为了他绑架人质的事情而抓的他。邓永良避重就轻地说,他一九八三年因为重伤害,被判了四年半有期徒刑,还曾经一度贩卖过假钞。是不是现在开始严打了,公安人员又要算他的老账了?

  章钟毅说,邓永良说的这些老账,公安人员是了解的。让邓永良好好地想想,他还有什么没交代的老账。狡猾的邓永良又说,自己以前还在广州干过黑吃黑,除了说的这些,再没有别的什么了。章钟毅冷笑了一声,让邓永良老实地说说,自己最近主要干过什么违法犯罪的事情。

  章钟毅拍了拍自己的公文包,那里边装着一沓厚厚的材料。章钟毅说:“看到没有?这里边全是关于你的材料,你最好还是老老实实地交代。”

  虽然脚镣已经带上了,邓永良还准备狡辩,但,他打心里怎么也不愿意相信,绑架人质的事情,会东窗事发了。他还在抱着侥幸心理,狡猾地让章钟毅给提个醒,起码得说一下,他们这些公安人员,到底来自什么地方。

  章钟毅厉声说道:“邓永良,既然你要我提醒一句,那我就告诉你,我们是江淮省故郡县公安局的!”

  邓永良在章钟毅的厉声大喝下,被吓得哆嗦了一下,邓永良嘴里重复了半句:“故……故郡县公……安局的……”抬起头来看了章钟毅一眼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刹那间,他的脸上一下没了血色,整个人也惊呆在那里,目光里流露出绝望来。心里在一遍遍地念叨“完了,这次彻底地完了,永远也不可能回家过年去了。”

  章钟毅继续厉声叱责邓永良:“四个多月了,邓永良,你隐藏地可真够深啊,让我们绞尽脑汁找了你四个多月!那我就明确告诉你,我们是因为季胜孙家小孩——季虹的事来的,邓永良,你还有什么不明白的没有?”

  吴霄栋和萬弘动过去拉邓永良蹲起来,这时候的邓永良,浑身像没长骨头一样,瘫卧在地上,连拉几下都拉不起来了。

  邓永良被强制扶起后,一直蹲在地上浑身打颤,专案组和他僵持了一个多小时。最后,邓永良终于稳定了下来,能够正常给审讯他的人对话交流了。他问审讯他的章钟毅等人,为什么不暴打他一顿?章钟毅告诉邓永良,他们办案是凭事实和证据说话,靠刑讯来取得证据和口供的,不是一名出色刑警干的事情。

  邓永良长出了一口气,明白自己已是穷途末路,现在的他,也只有释然了。邓永良问章钟毅,能不能给他抽一支烟。章钟毅说,邓永良的这个要求,他们可以满足。邓永良被砸上脚镣不久,他的手铐就被我警方人员,从身后给他挪到了胸前。章钟毅让吴霄栋递给邓永良一支烟,并掏出打火机给他点上。邓永良深吸一口烟,然后徐徐地吐了出来。说,他一直以为,只要自己咬紧牙关不开口,公安人员就会使用各种刑具,拷打、折磨他。他和其他绑匪早就已经立下了规矩:即使被打得皮开肉绽、腿断胳膊折,也绝不能招供。他甚至教授过其他绑匪,在经受严刑拷打的时候,要闭上眼睛紧咬牙关,把严刑拷打的情景,想象成自己正在驾驶着一辆高速飞行的摩托车,行驶在崎岖不平的悬崖峭壁上。每接受警方的一下皮肉之苦,就想象成自己是撞击在了岩石之上。实在承受不了,就幻想着摩托车坠入了无边的悬崖,自己正在被各种岩石、荆棘撞击着,将要面对最恐怖的结果——死亡。然后,在意念中放弃了自己的躯体,灵魂在得到升华的同时,自己的心灵也就得到了解脱。因为绑匪们相信,公安机关是不会打死人的,只要过了公安机关初审这一关,外面的同伙就会想尽各种办法,把他营救出去。他们深信,只要没有留给警方直接的口供等证据,绑匪们就不会被一网打尽,更不会被绳之以法、走向断头台。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铁血兵王在都市

兵王回归,狼王觉醒,惹出热血风暴!

作者:我们要彼此包容
标签:都市

极品衙役

重生成了苦逼小衙役又怎么样?要快活一世!

作者:胡为道人
标签:历史

死亡游戏

北京375公车、朝内81号院、封门村……

作者:轩梓墨
标签:悬疑

借胎鬼夫

那一晚,我好心把他让进家门。半夜,他竟然……

作者:农夫仙拳
标签:悬疑

阴坟

床上魂,床下坟,七月十五祭神明,一场祭祀焚数人.

作者:恰灵小道
标签:悬疑

超品透视

意外获得了透视眼,一切曾经看不起自己的人都将被踩在脚下。

作者:光辉小仔
标签:都市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