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光面

作者:平舆县骆骆  发布时间:2015-06-14 21:24  字数:11825 

    光面

    

    远方的玉矿上映出了七八个黑影子。我急忙扭过来脸要告诉万宝。只见万宝把烟伸在火机旁边还没有点上,眼睛也直直的盯着那边儿看。

    他也看到了?我收回火机,看杨可行和吴非凡。这俩人也往那边盯着看呢。

    只见那黑影仿佛在移动一般,慢慢的变得清晰和高大起来。离得最近的那一个,已经和一个成年人差不多高低。仿佛是留着平头,胳膊和腿清晰可见,但是看不清脸上的五官。我不知道这是昨回事了,但是隐约中感到一丝危险在包围着我们。

    我下意识的掏出手电朝那黑影照去,然而黑影在手电的照射下依然映在墙上,并慢慢的清晰起来。仿佛是有什么东西在玉矿里,正在慢慢向我们走近。我不知道将要发生什么,想问万宝是昨回事。扭脸看万宝的时候,才发现他已经把转轮枪掏了出来,并且脸色苍白,神情严肃。

    杨可行和吴非凡也意识到了可能会有危险发生,也把枪拿出来打开保险,推上了膛。眼睛不动不动的盯着那黑影。冯老农在洞里闷得慌,见外边又没有了声音。就张口问道:"外边是昨了,人都走了吗?"

    万宝没有吭声,我向他叫道:"对面玉矿里出现了几个黑影子正在变大。我们正看呢。"

    冯老农在里边得意的叫道:"玉髓已经到了手,你们管他呢。要是有妖怪,就给他几枪不得了"

    这个乌鸦嘴,这个时候说出这样的话来。把我气的不行。我回口骂道:"你这个乌鸦嘴,把你那肥厚的两片儿赶紧的撮住吧"

    万宝听我这样骂冯老农,忍不住笑了起来。冯老农在里面听到我骂道也还嘴道:"小王八蛋敢再叫唤,老子出去削了你。"

    我没有心思给冯老农对骂。远处的黑影一点点变大,此时最近的那一个看起来离玉矿表层最多只有十多公分的距离,而另外几个好像也只是在四五十公分之间。我意识到不好,肯定是他妈的妖怪!

    我们不敢轻易妄动,只是打着手电拿着手枪看着那黑影。万宝扭身拉了冯老农一下,让他别接了,赶快出来看看。冯老农治病心切,赖在里面不出来,只顾接玉髓。万宝抬腿朝着冯老农的屁股狠踹了一脚。

    这一脚下去,把冯老农踹了个激灵。猛的起来抬头,却重重的磕在了洞里的玉矿上。冯老农把手电扔在洞里,用手摸着头,发出哎哟哎哟的叫声。由于是万宝强行要他出来,他也不敢违背,只好把壶放到洞里,把壶嘴儿对着那竹竿管儿,可是竹竿管儿太短了,滴出来的玉髓有一半儿洒在了玉矿上面。冯老农看到后,连声叫道可惜。可是再可惜也不敢违背万宝,非常不情愿的出了洞。

    出了洞以后,万宝指向黑影,让冯老农看。冯老农看了以后,说了句我靠有妖怪啊!就马上转身又钻进了洞里,很快便钻了出来,手里掂里塑料壶,赶紧的把壶盖儿拧好,把壶放进背包。然后把背包背在身上。背好以后,就准备掏出转轮枪。

    冯老农枪还没有掏出来,最前边的那个黑影竟然破壁而出。出来以后我终于看清楚这个东西的样子了。

    一米七左右的个子,全身赤裸,皮肤发青。下边应该长着那话儿的地方却是空空如也,没有男人的特征,但也不是女的,那个本该长有生殖器的地方,竟全是皮肤。往上看去,肚脐眼儿也没有。头却像个小号的冬瓜,没有任何头发。而脸上本该长有眼耳鼻嘴的地方,却也是空空如也。它的这个样子,让我猛然想起来干爹以前给我讲过的"光面"的故事。

    传说过去有一种怪物,虽然是人的形状,有手有脚有头。但是却没有头发,没有五官。整个脸上光秃秃的,但却能看到人,也能听到人在哪里。这种怪物总是会在夜晚出现在人烟稀少的地方,杀死过路的人,吸取人的灵气。传说每杀死一个人,就能得到一件人身上的器官,杀的多了,它就会变得和人一样。然后潜伏在人住的地方,再杀人补它的灵气。而那些已经幻化成人的光面,会混杂在人类当中。和你交朋友或是请吃喝,遇到了无人或是人少的时候,便会把人杀死。小的时候听干爹讲过这故事以后,我夜里出来尿尿都要有人陪着,并且还害怕陪着我尿尿的人是光面变的。

    看到这东西出来,我终于明白洞里那几具干尸是怎么回事了。不过光面好像并不会使用刀的,不知道万宝为啥说那几具干尸是被一刀毙命的。

    这时候枪声突然响声,我扭头看去。原来是万宝,已经朝着它开了一枪。瞬间,吴非凡和冯老农的枪声也响起。那个东西似乎并不怕手枪,飞快的就朝我们窜来。然而在距离我们还有五六米的时候,却被冯老农和万宝的大威力转轮手枪给爆了头。

    我打手电望去,那东西腿在不停的抽搐着。脑袋已经爆开,却流出淡绿色的汁液,并不像人一样有着白色的脑浆,身上的几个弹孔里也流出一些汁液来。查看他那手臂,本应该着手指头的地方,却生出一个动物蹄子一样的东西。看起来有三公分宽窄,非常的尖利。

    冯老宝和万宝相视看了一下,便急着填充子弹。杨可行和吴非凡也退下弹夹,往里面塞着子弹。填充好以后,另外几个黑影也从墙里面跳了出来。这几个东西一落了地,就朝我们奔来。速度之快,让我们感受到了很大的威胁。

    冯老农大叫道:"爆头,爆头啊!"一边喊着,一边朝光面射去。五把手枪同时发作,顿时洞里火光乱闪,声音震天。跳出来的七个光面,瞬间就有四只被爆了头。剩下的三只一边闪躲,一边硬冲了上来。眼看着有一只扑到了吴非凡身上,没想到这时候他的手枪却哑了火。我顿时为吴非凡捏了一把汗。就在冯老农转过枪口对准那只扑向吴非凡光面的时候,那光面已经跳起来伸出他那尖利的爪子向吴非凡狠狠的刺去。

    吴非凡躲闪不及,只好猛的蹲下,然后一个转身。把背包对向了光面。那光面的手嗤拉一声,插到了吴非凡的背包里。我顿时大惊失色,要是挨上这一下子,那么吴非凡是必死无疑了。那光面还没来得急拔出爪子。冯老农冲上前,照着那光面的头就是一枪。光面的头随即扑的一声,就像是熟透了的西瓜被猛的扔到地上一样,马上就开了花儿,随后那光面的身子便倒在了地上。

    此时,另外两只光面,有一只已经被万宝打死。而另一只离我较近,猛的伸出爪子跳了起来就朝我狠狠扎去。在它飞来的瞬间,我握紧手枪,对准它的头开枪射去。只见到砰的一声,子弹被光面躲过,射到远处的玉矿上去了。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我也学吴非凡猛的蹲下身体,不过我并没有转身背向着它。而是在蹲下的一刹那,两只手握成拳抓住手电和枪,护住了头,朝前方来了个就地十八滚。然而就是这样一滚,让我保住了性命。那光面的攻击失败了。

    随后一声枪响,我爬起来扭脸看去的时候,那光面已经趴在地上,头部一个大洞正在流出汁液。原来是万宝,见我躲过了光面的攻击,便对着它的头打了一枪。善了个哉。万宝在我心中的形象瞬间伟岸了起来。之前对他的成见,也消失了。

    这时候我才想起吴非凡来,急忙就去拉他。没想到这小子自己爬了起来。取下背包说道:"幸好背包里有个啥东西挡了一下"

    急忙查看背包,发现背包破了个三公分左右的大洞。背包里装煤油灯的那个可以折叠的铁盒子已经被光面扎破,里面的装着煤油的玻璃燃烧瓶也碎了,煤油撒了一背包。吴非凡把枪扔给冯老农要他帮忙看看是昨回事,刚才为啥突然开不了枪了。然后就蹲在地上把粘上煤油的东西取出来查看。电池什么的擦了擦装进裤子兜里。狗肉牛肉什么的被煤油浸过不能吃了,就取出来扔到远处。

    这时候冯老农已经把枪整好,递给了吴非凡说了句遇到臭子了。又问杨可行在哪里买的子弹这么差劲。杨可行笑了笑,没有说话。看那跑出来的光面都已经被我们射杀,大家悬着的心平静了下来。

    冯老农把转轮枪填充好子弹以后用左手掂着,然后把塑料壶取了出来,返身钻进玉洞里接着去灌玉髓。我们则把自己的手枪全部填好子弹,做好临战的状态靠在洞口护卫着冯老农。万宝一个人掂着铲子蹲发下来,用铲子去削那光面的尸体。

    不知道是光面的尸体不结实还是万宝的铲子实在太锋利。只见万宝轻轻割下去,那尸体就应声而裂。里面并没有五脏六腑,只是一泡淡绿色的水在里面。以万宝的反应来看,那尸体里面好像并不臭。万宝看了一会儿就返了回来,站在我们旁边。

    我们则把手电全部都打开,不停的向四周照着。生怕再有别的光面从玉矿里出来。然而十多分钟过去了,玉矿里再没有出现黑影。但是我们不敢放松警惕,仍然向远处用手电照射着。我偷空儿问冯老农接满了没有,冯老农答道壶里刚有手指甲盖儿那么高。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手电渐渐暗了下来。我们赶快取出新电池换上,这个时候冯老农已经接了两公分那样高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紧张的神经逐渐放松下来。肚子却不争气的咕咕起来。娘的,这才吃了牛肉,怎么又饿了?正准备把背包放下,取东西来吃。万宝却噌的蹿了出去,朝着地上趴趴就是两枪。

    我们急忙打手电照向地上照去,看到地上以后。才发现刚才被打的全身是洞,并且已经被爆头打死的光面,又挣扎着想爬起来。然而,它身上的弹洞却已不见,伤口好像是自动愈合了一般。幸好万宝眼急手快,再它还没有爬起来的时候就把它干掉了。

    冯老农听到枪响,慌忙掂着壶爬了出来放在洞边举枪朝这边对着。

    这时候,另外被打死的光面也都爬了起来。伸出爪子就朝我们攻击。我们急忙朝它们射去。一时间,枪声再次大作。半分钟过后,光面们再次倒在地上。我们暂时松了一口气。转身查看那些光面的尸体,都像第一次被我们打死一样。一动也不动的躺在那里。

    这时候我发现了一具尸体,竟然化成了水,渗到了周围。

    数数地上的尸体,刚好七具。这也就是说,其中有一具光面的尸体不见了。我们暗自惊奇,但又不知道这是什么原因。冯老农治伤心切,不再理会这些光面,便又转身钻进洞里接玉髓。我们怕这些尸体再次活下来,万宝建议说把尸体切成几大块儿,分散扔开。

    我们得令,就拿也工兵铲去肢解这些光面。然而我们的铲子砍下去的时候,才发现根本砍不动。拿铲子头扎了扎尸体,感觉到尸体表面很坚硬,并不像是肉做的。

    万宝拿鲮鲤铲去切那尸体,却如同切豆腐一般。随手划了几下,便把一具尸体切成了几块儿。万宝吩咐我们把尸块儿分散抬开。我们怕那尸体有毒,又恶心那绿色的汁液,便面露难色。万宝骂道:"你们不是有手套么,赶快带上抬走!否则再活过来,我们就没那么幸运了!"

    这时候我才想起来,背包里有真皮的半指手套。因为刚进洞时,比较热。所以都脱了放到背包里了。听万宝说了,我们赶快拿出手套带上。带上以后才发现,娘的,这杨可行买的是半指手套。十个手指头有一半儿露在外面。

    杨可行把手套向前褪了褪,刚好把手指头盖住。但是后手掌却又漏了出来。没办法,就这样勉强凑合着用吧。我跑过去,抓起一块尸体就就要走。却发现这玩意儿十分的沉重。我一只手竟然抬不起来。只好下了两手去抬,才能勉强搬得起一块儿小的。娘的。这是嘛玩意儿长的,怎么这么重!

   小块儿的被我们扔到了远处,大块儿的我们三个合力才抬起来分散给扔了。扔完以后,把我累的气喘吁吁,一头的汗。

    我们每个都心情舒畅,哼着小曲儿沿着路就往回走。路过光面尸块的地方,看到那些尸块儿好像都长大了许多,并且已经长成大概的人形,只是还没有生出胳膊和头罢了。每个都不知道反正的躺在那里,看起来像是一大块儿一大块儿的石头。

    照它们这个样子,估计要不了多久就又会变成人形的。我不禁感到一阵的后怕。要不是冯老农听劝及时退了出来,恐怕到我们接满的时候。这些尸块儿就全部已长成了光面。原本七个光面,被万宝剁成了几十段儿,这要是活过来。我们恐怕都得死在这里了。

    为了防止我们走以后,它们活过来再去追我们。万宝就停了下来,把它们挨个儿又切了几铲子。切完以后,左手拿鲮鲤铲,右手拿枪。借着我们的手电光亮儿往前走。

    很快,我们走到那个巨大的玉矿洞里。想着很快就能出洞平安回去了,心里偷偷的乐着。可是辛苦了这么久,好不容易搞来了一件儿神器,又被这个万宝给拿去了。我实在是不甘心。但万宝似乎从理论上来讲,射杀了那只光面,也算是救了我一命。想到这里,我心里平衡了许多。而那个吴天给我们的钱,也足够我在县城里开家游戏厅了。那么我和吴非凡没钱时的愿望,倒也能实现。而那些钱我们在来南阳的时候,全部暂存到杨父那里了。想到这里我就后悔了。娘的,钱装在自己口袋里才算是钱,在别人那里放着,干着急也花不到啊。本来想着等出了山,杨可行他们的伤好了以后就去南阳市里转转呢。这下子估计也要泡汤了。

    走着走着,万宝和冯老农突然停下了脚步。迟疑了一下后,举枪便向前射击。枪声响过之后,才大声呼喊要我们快往回跑!

    我还没有看到前方有什么东西呢。听到冯老农的大叫之后,也顾不得回头去看,只得打着手电掂着枪拼命的往回跑去,身后传来激烈的枪声。

    等我们跑到挖玉髓的玉洞以后,冯老农他俩也跟了过来。见到我们以后,忙从我和杨可行手里夺下枪,然后把他们的转轮枪扔给我们。站在大玉洞通往我们所在洞里的小路边。把住路口,一边吩咐我和杨可行赶快为他们的枪填装子弹。

    我接过一把枪,枪管十分的烫手。杨可行拿出子弹,我接过后,一颗一颗的往里填充。还没有填充好,那个路口已经跑来几只光面。刚好他俩堵在洞口,朝着光面的头猛烈的射去。吴非凡也在一边帮忙打着。旁边冯老农大叫道:"咋还没装好,快拿过来。"

    我俩赶忙把转轮枪递过去,把他们刚才打的那两只拿回来,赶紧的填充着子弹。此刻我俩就像是流水线上的工人一样,不停的递枪,接枪,往枪里填充子弹。几个来回之后,我看到那条小路上已经填满了光面的尸体。地下打出的弹壳,密密麻麻数不清有多少颗。

    再一次递过枪的时候,那些尸体已经把狭小的路填满了。确认光面们暂时挤不过来了,冯老农和万宝才停住了手。看那枪管,已经烫的通红。冯老农和万宝把子弹拆了下来,要我把水壶拿过去。我递过水壶以后,他俩把水浇在枪管上。枪管随即嗤的一声,冒出阵阵白烟。

    枪管被水冷却之后,他俩重新把子弹填充进去。万宝说道:"他妈的,怎么这么多怪物!"

    冯老农问他要从哪里走。万宝白了他一眼以后说:"原路走你认为有可能吗?"说完,喘了口气儿就朝洞里走去。

    刚没有走几步,便又举起枪叭叭打了起来。我伸头看去,娘的。那些被万宝剁碎的尸块儿此时都已经各自长成光面向我们扑来!

    我们五个忙退到洞边,靠着玉矿向他们射击。无奈这矿洞并不大,我们所在的位置又非常的狭小。而那光面看起来却有四五十只。冯老农和万宝是当兵的出身,打起枪来是枪枪爆头,眨眼的功夫儿已经打死七八只光面。而我们三个乌合之众却没有那么幸运了,三枪还没有一枪打中头部。眼看着光面距离我们不到二十米了,而枪里的子弹又快要打光。万宝上前夺走了杨可行的手枪,把自己的枪扔在地上,向我们吼着要求赶快装子弹。冯老农把枪丢给我,我急忙把我的枪递了过去。

    听到七八声枪响之后。洞里安静了起来。子弹打光了!而我刚往转轮枪里填充了四颗子弹。看光面离我们不到十米的距离了我顾不得再往里装子弹。便急忙递给冯老农。同时向他大喊:"刚装了四颗"杨可行也赶快把枪递给万宝。枪声随即又响起。冲在最前边的几只光面,瞬间就被爆了头,躺在地上。

    我俩不敢停顿,快速的往弹夹里装着子弹。同时心里还庆幸着,这手枪的子弹没有再出现臭子儿。

    然而,十几只光面已经冲了上来。距离我们还不到五米,随着枪响,瞬间倒了下去。抬头再看,还有五只光面扑向我们。而我的手枪里刚塞进去一颗子弹。眼看着光面扑了过来。我本能反应的对准向我冲过来的光面开了一枪。

    还好,光面应声倒地。由于距离较近,它的头大部分被子弹的冲击力掀掉了。只留下一小点儿还连在尸身上。

    枪已经没有子弹了,远处的光面也已经复活并拥了过来,看样子最多也就三十米的距离,而眼前这几只光面却直直的伸出爪子刺向他们四个!我还没有来得及填充子弹,只见到冯老农大吼了一声。伸腿一个踢侧就踹向往他身上扑的那只光面。谢天谢地,这一脚下去,恰好踢到刚刚跳起来的光面。随后,这只光面飞起掉落在五六米远近的地方。

    人要是被逼得急了,那就不去考虑什么后果了。没有足够的时间来填充子弹,而光面又扑向我们。杨可行,吴非凡操起工兵铲就要去削光面的头。然而杨可行一铲削下去,却看到一溜湾的火星子。那只被削的光面毫发无损的站在了那里,猛的刺向杨可行。正在这危急时刻,吴非凡伸出工兵铲挡住了光面刺向杨可行的爪子。只听到当的一声,工兵铲被刺穿了,而那光面的一只爪子夹在工兵铲里抽不出来。

    正在这时,万宝面前的一只光面的头飞了出去。再看,万宝手里拿的正是鲮鲤铲!正在这时,另一只光面扑向吴非凡,而那只被冯老农踹飞的光面,此刻也爬了起来,直扑向我。我无奈,想要去拔腰里的工兵铲抵挡一下。摸到工兵铲的时候才想起来,工兵铲别在腰里不舒服,我用绳子把它系到了我的皮带上!现在急用的时候却又扯不下来。随手摸去,摸到我的匕首正别在腰间,于是忙拔出匕首。

    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闭着眼就朝扑向我的光面猛扎过去。然后等待这个怪物把我的身体刺穿。然而,在我伸出手扎向光面的以后,我随即感到手里一阵冰凉和湿乎乎的感觉。而那光面却并没有刺到我。我急忙睁开眼看去,才发现那只光面已经化成了水!

    睁眼看去,那只被工兵铲夹住爪子的光面已经被万宝削去了脑袋躺在地上。而扑向吴非凡的那只,被吴非凡和冯老农紧紧拉住了胳膊,杨可行正趴在地下去搬它的腿。我的天,这三个货竟然活捉了这只活面。不过形势却并不容乐观,因为冯老农和吴非凡已经被那光面甩的琅琅跄跄,几乎要甩飞出去。这时候,万宝及时出手,一铲下去把这个光面的头从中间给开了瓢。

    这几只光面被我们全部整死了。而前方数十只光面已经拥了上来,距离我们不到十米了!

   这十米的远近,光面如果冲过来的话也就是三五秒钟的时间。在这短短的时间里我们根本不可能往手枪里装子弹。刚才攻击我的那只光面在一瞬间化成了水,这一幕被冯老农看的一清二楚。他伸手夺去了我的匕首,然后猛然抓起我的左手,拿匕首的锋刃朝我的手腕上就划了一下!

    我顿时感到手腕像是被蜜蜂蛰了一样,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鲜血已经顺着手往地下滴去。我顾不得朝我们冲过来的光面,愤怒的朝冯老农看去。妈的,你抢了我的匕首不说,还把我划伤。这不是要我的命吗?

    这时候冯老农大叫道:"把你的血甩到它们身上。"然后就挥匕首朝一只扑向他的光面扎去。那只光面被冯老农扎到后,瞬间就变成水,哗啦一声落在地上。万宝露出惊奇的神色,顾不得问冯老农,便朝冲过来的两只光面挥铲确去。这一铲子下去,那两只光面立刻被拦腰斩断,残骸躺在地上抽搐着。

    扭脸看去,吴非凡也已经掏出匕首狠狠朝光面扎去,那光面如同是装满了水的汽球一般,在匕首接触到身体的一刹那就立刻化成了水。这三个人在前边扑杀着光面,杨可行由于没有趁手的武器,便蹲下身子躲在他们三个后边为转轮枪填充着子弹。

    转眼之间,这十几只光面还有六只存活,但却退后到我们十米左右的距离停了下来,不敢上前。冯老农急忙招呼我躲到他们身后,帮杨可行装子弹。我得令,便抽身钻到了他们后面,然后抓起地上的枪便往里面塞着子弹。这时候杨可行已经把两只转轮枪装满子弹,就递给了冯老农和万宝。而我也已经装好了一只手枪。万宝和冯老农举枪便朝那六只光面打去,瞬间就有两只被爆了头。

    这时候,剩下的四只光面一边躲闪着一边朝我们的方向冲来。然而快接近我们的时候,却打了个转身扑向我刚在站的那个地方。我不知道这几个光面要干什么,伸头看去。却发现它们四个正在把我流在地上的血往它们身上抹。

    机不可失,冯老农和万宝举枪便打。可是这一次枪声响过,那几个光面却还蹲在那里。我正疑惑的时候,那四只光面猛然站起来便朝我们冲了过来。刹那间,五枪齐射,矿洞里顿时火光闪烁。然而这子弹打到它们身上以后便弹到一边儿去了!

    见手枪突然没有了威力,我们就朝后边退去。而那四只光面又冲到我们刚才射击的地方,停了下来。伸出爪子朝地上摸去。看它们摸的地方,恰好是我伤口流血的地方。不过伤口较小,那地方并没有多少血液。我下意识的看了看手腕,已经不再流血了。这光面原本是可以被手枪打爆的,可是它们自从粘到我的血液以后,不但没有被我的血毒死,反而变得刀枪不入了。看来,我的血对它们构不成威胁,并且还有帮助它们改变自身能力的意思。

    而这时候冯老农也意识到他做错了,没有想到光面会借助我的血变得更加强大。没有时间来说东说西,那四只光面把地上的血粘完以后,又冲了上来。而我们已经逃出七八米之外。但是,那四只光面瞬间已经冲了过来,我们后退不及。

    冯老农大吼一声,拿匕首就朝冲在最前面的一只光面的头上猛扎过去。那光面被匕首扎中以后,却没有化成水。再看匕首,已经扎进去十多公分。那只光面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冯老农吃力的拔出匕首以后,顾不得去想为什么没有化成水,又猛的朝另一只光面扎去。

    而万宝也用鲮鲤铲朝一只光面砍了过去。但砍过去以后,当的一声。铲子被弹了回来。而那只光面,伸出尖利的爪子刺向万宝。万宝应声倒地。那光面俯身再次刺向万宝的时候,吴非凡一个箭步冲了过去朝光面的头上扎去。光面的爪子距离万宝不到五公分的时候,被吴非凡扎中,然后趴在了万宝身上。

    抽眼看去,杨可行正两手紧握着一只光面的爪子,吃力的扳住它的手。一边还扭动着身体,不让光面刺向他。然而那光面力大无比,杨可行已经被它压倒在地。那光面随即抽出一只爪子猛的朝杨可行头上刺去。杨可行的头猛然的扭了一下,光面一刺未中,随后又抬起手臂朝杨可行扎去。

    眼看杨可行被要被光面刺中,吴非凡和冯老农两把匕首同时朝那只光面扎去。随后,光面重重的趴倒在杨可行身上。我打手电照去,那只光面被两把匕首同时扎中了头。

    扑过来的光面已经全部被杀死。我用手电看了看周围,没有光面再冲过来。这时候,冯老农急忙搬开趴在万宝身上的那只光面,去查看万宝的生死。

    冯老农吃力的搬动着那个光面,吴非凡赶紧帮忙。俩人一起把尸体扔在一旁。冯老农用手摸了摸万宝的鼻子,发现还有气吸,就把他扶了起来,靠在自己身上坐在地上。一只手朝万宝受伤的地方摸去。

    我打着手电站在旁边,冯老农把万宝的衣服撕开以后,没有看到衣服上有血迹。伸手摸了摸,又仔细看了一下。然后把万宝扔在地上,向我要水。我拿出水壶,发现里面早已经干了。吴非凡把自己的水壶取了出来递给冯老农。冯老农接过水壶含了一口,然后扑的一声喷到万宝的脸上。

    万宝受这一喷,忽然打了个激灵,随后便睁开两眼。看到自己坐在地上,便揉了揉被光面击中的地方。

    我正要问这是怎么回事儿。冯老农开口说道:"你小子啥时候穿的防弹衣啊!"

    万宝好像很痛苦的样子说:"老子向来都在身上穿着,哎哟。这怪物太厉害了。妈的,比子弹打在身上都疼啊!"说完就又揉了起来。

    原来是防弹衣,娘的。这是个好东西。看样子,不仅可以防子弹,还可以防刀子防弓箭防光面里!

    冯老农把他扶了起来,向我们打了个招呼要我们赶快走这矿洞,沿着路出山。杨可行一边走一边往枪里填充着子弹。我问道:"前边就有出去的路吗?咱还不如返回去杀个干净里!"冯老农扭头白了我一眼。

    万宝说道:"你俩小哥用的是啥匕首,哪里得来的。那光面昨一碰到匕首就化成水了呢?"

    在这个时候了,冯老农还是忘不了吹嘘。不等我们说话,就胡扯了一通,把我们俩和这两把匕首说的神乎其神。然后又补了一句:"我们要没两把刷子,杨老头肯把他儿子的性命交给我们么?"

    万宝听完后,佩服的点了点头。然后又问道:"你为啥把这小老弟的手割淌血呢?还有这怪物昨一粘了小老弟的血就变得刀枪不入了?连我的鲮鲤铲都伤不了它们了!"

    冯老农就说我的血吹嘘了一番。然后又说道:"不知道是昨回事,我老弟的血是鬼见鬼怕,妖见妖愁。可谓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了。但却被这怪物吸了之后,反而提升了能力。"

    万宝听完冯老农的解释以后。竟然回过头,朝我打量了一番后握住了我的手,向我们大家说道:"老哥不识你们真面目,这一路上多有得罪,还请见谅。"说完忙从自己身上摸出香烟给我们递上。然后就要帮冯老农点火。

    我们见万宝突然变得谦虚起来,不免在心里暗暗称赞冯老农的那张破嘴。哈哈,把死的都能给说成活的了,竟然把这个目空一切的万宝说的给我们掏烟又上火的。说话间的功夫我们已经来到了刚才取玉髓的地方。

    我打着手电朝后面照了照,看到并没有光面追来,不由得松了一口气。这时候杨可行已经把所有的枪都装好了子弹,就递给了我们。我们接过枪,各自揣在腰里。

    然后顺着路往外边走去。

    快要走到洞口的时候,身后远处传来吴非凡,杨可行还有冯老农的叫声。我急忙回头看去,却看到远处冯老农,吴非凡,杨可行,万宝在朝我挥着手,大叫着让我快过去。

    我瞬间石化在了那里。怎么又出现了四个人?我扭脸看了看我身边的他们,他们全都一副吃惊的样子,楞在了那里。

    远处的四个人已经快步跑到距离我们不到十米的远处站定了。远处那个冯老农焦急的朝我摆着手冲我喊道:"快过来!他们是假的!"

    我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扭脸看了看站在旁边的冯老农。只见冯老农脸色通红,憋了半天突然举枪就朝远处那几个人打去。嘴里还骂道:"娘的什么怪物敢来冒充大爷!"枪声响过,远处的几个人早已经四散开来。原来他们看到冯老农举枪的时候,就马上闪避开了。

    站在站边的吴非凡万宝他们三个人见冯老农开了枪,这才想起来举枪射击。而远处的那四个人却飞快的跑了过来。在奔跑的过程中,远处的那个"万宝"和"吴非凡"被枪打中,躺在了地上,身下流了一地的血。

      我以前听干爹说过,光面要是杀的人多了吸足了人的精气,就会变成人的样子。我回想着刚才发生的事情,认为后面的几个肯定是光面所变化的。数量刚好是个,应该就是粘过我血的四个光面。而它们为什么会马上就幻化成人,我就不能理解了。或许是因为我的血比较特殊,才使它们马上就幻化成我们样子的吧。这四个光面变化的万宝和吴非凡被枪打中后死掉,并流了血。这也可以用光面已经变成人,人中了枪肯定要流血和死亡来解释。

    这时候冯老农朝我大叫楞着干嘛的时候,我才晃过神儿来。扭脸看去,冯老农正在和杨可行撕打着,旁边另一个杨可行也正在和另一个冯老农抱在了一起撕打。这下糟了,刚才只够胡思乱想哩。现在几个人混在一起,我也分不清哪个是哪个了。

    被杨可行按倒在地的冯老农嘲我大叫道:"妈的,快过来帮忙啊!"而旁边另一个冯老农正猛的用膝盖顶另一个杨可行。我不知道哪个是真哪个是假,不敢贸然动手。这时候,站在一旁的万宝和吴非凡拿枪指向他们四个人。

    "全部抱着头蹲在地下"万宝下令道。

    但是这四个人谁也没有听从,万宝掏枪朝远处开了一枪。这下子四个人才停止了打斗站在那里。

    万宝又重复了一遍命令,说再不蹲下就全部打死。这四个人看了看我们的三把枪,才蹲在地上。左边的冯老农说道:"我是真的"

    刚说完,另一边的冯老农也说他才是真的。

    娘的,这下子彻底的把我搞迷茫了。下山洞找个玉髓,没想到还能遇上真假美猴王!刚才我在胡思乱想,没有看清楚他们哪个是从远处跑过来的。我就问吴非凡和万宝他们看到了没有。他俩的回答却让我喷饭---刚开始看清了,但搂在一起打的时候就花了眼,记不住哪个是从后边跑过来的了。

    仔细查看他们身上的衣服和背包。四个人竟然一模一样。再看头发,眼神什么的也完全一样。我突然想起冯老农背包里背着玉髓呢。就提议让两个冯老农一起打开背包,看里面是啥东西。有玉髓的肯定是真的,没有玉髓的肯定是假的。

    两个冯老农听完,就打开背包让我们看。我伸看去,两个冯老农背包里竟然都装着塑料壶,壶里的玉髓清晰可见。

    我的天,怎么会这样。光面这东西不仅能变成人样,难道还能变化出一模一样的物品来?我努力回想着小时候听干爹讲的故事,想了半天却什么也记不起来。

    没有什么好的办法,我们也不会什么紧箍咒,而他们也不是孙猴子。我只好学着西游记里的样子,趴在左边这个冯老农耳边问:"我大名儿叫什么,小名又叫干什么?"

    这个冯老农听完便说道:"你大名叫骆杰,小名叫骆荦飞!"

    果然正确。但为了紧慎起见,我站来又问另一个冯老农:"你家孩子几岁了?"

    这个冯老农支支吾吾变了脸色。突然猛的起身就朝我扑去。我抬手就是一枪,正打中他的肚子。由于离得较近,他被子弹的冲击力带动,仰面倒在地上。万宝又抬照头啪啪两枪,将他完全打死。

    这果然是个好方法!原来这光面只能变成人的样子和物品来,但是却不知道人的心思。接着我就还用这个方法准备去问那两个杨可行。

    还没有等我发问,其中一个杨可行伸手指向后边大叫道:"危险!快跑啊!"

    我以为这是光面的奸计,想用这一招儿来引开我们的视线。便没有理会他。但是万宝和吴非凡却真的开枪向我的身后射去。我急忙回头,才看到后面涌过来几十只光面!

    我顾不上那两个蹲在地上的杨可行。就拿枪朝后边射去。边射边和大家一块儿往后退。再看那两个杨可行却在一旁抢着扔在地上的手枪。这时候冯老农已经从地上捡起了自己的枪,也顾不上真假杨可行。只是拼命的往后射击。

    很快我们便退回到了洞边路口,而那两个杨可行却还在洞里。吴非凡和冯老农掂着枪又返了回去,不多时,枪时大作。兄弟有难,我怎么能呆在这里呢。于是就掂着枪往回走,刚走到洞口的时候。发现杨可行他们三个人正匆匆忙忙向我这边跑来。伸头看去,另一个杨可行一身是血倒在地上。

    我不知道是昨回事,也没有时间去问,便扭脸朝小路上爬了过去。这时候万宝已经沿着那条向上的路爬到了最上边,掂着枪正站在那里。看到我们都跑了出来,便招呼我们赶快上去。我不知道这次三个一起来的是不是光面变的,再加上后边又非常的危险,所以爬的非常快。等我到了顶上的时候,他们三个刚爬到中间。

    我举枪朝他们问:"我手里的枪是哪里得来的?"

    他们三个楞了一下,然后齐口说道:"知府墓里捡的!"说完不等我同意,便朝上爬了过来。我听他们说的都对,也就放宽了心。这时候洞外伸出一颗颗光面的秃头来,却并没有迈出洞外。万宝也看到他们伸出头来了,就急忙朝它们射击。冯老农他们三个人楞了一下,扭脸看去,看到光面已经追到洞口。便加快了步子,三跑两蹿的来到了上面。

    来到上边以后,随即掏枪朝它们打去。枪声过后,远远看去有几只光面被爆了头倒在地下。

    我们看它们并不追来,就停了枪,准备赶快逃走。可是我却听到远处传来哈哈的笑声。回头看去,被击毙的"杨可行","冯老农"他们四个带着一身的血,站在洞口正朝我们几个笑着。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铁血兵王在都市

兵王回归,狼王觉醒,惹出热血风暴!

作者:我们要彼此包容
标签:都市

极品衙役

重生成了苦逼小衙役又怎么样?要快活一世!

作者:胡为道人
标签:历史

死亡游戏

北京375公车、朝内81号院、封门村……

作者:轩梓墨
标签:悬疑

借胎鬼夫

那一晚,我好心把他让进家门。半夜,他竟然……

作者:农夫仙拳
标签:悬疑

阴坟

床上魂,床下坟,七月十五祭神明,一场祭祀焚数人.

作者:恰灵小道
标签:悬疑

超品透视

意外获得了透视眼,一切曾经看不起自己的人都将被踩在脚下。

作者:光辉小仔
标签:都市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