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187章 夜见紫陌寒

作者:苏清清  发布时间:2015-08-19 21:38  字数:3180 

  “皇上要什么时候动身?”段一一问道。
  “运送粮草,从属国运出来,不过要悄无声息,不可声张,不要叫任何人发现。”
  当杨鄂走近她,杜小九主动上前牵住了杨鄂的手,并且抓着紫陌寒的目光不住的瞧,“我带她走,紫陌寒你可愿意?”
  两个人低声说着话,相似多年的夫妻那般恩爱,杜小九隔着黑暗瞧不出他们脸上的神情,却只能凭借声音确定两个人不似在演戏。
  此处山坡陡峭,边塞就矗立在山下的河道边上,因为从前山河波涛汹涌,所以堤坝很高,花如是赶来之前,杜小九特意将死尸堆砌起来,利用天然的屏障抵挡住了外面汹涌的河水,同样阻隔了河水翻滚过来之后带来的冲击之力。
  河水虽然多,和河道不宽,想要共打进去也很简单。
  那么,既然他们能够由明处转为暗处,何不利用一下暗处的地理优势,来一个瓮中捉鳖?!
  “没有,你看我成吗?”杜小九问他。
  夜里,此时已经天黑,月色在片片灼云之下流动,当天空的明月终于拨开乌云展露它的光辉的时候,杜小九纵身而落,直接落在了属国的城墙之外。
  段一一思量了一下,说道,“皇上担心花如是会从某些地方调兵,毕竟咱们在明处,他们在暗处,一切行动都被人家监视着,想要保护自己还是要转为暗处比较妥当,目前我们还是小心为上。”
  杜小九咬破了手指,将计划写在了裙裾上,撕下之后缠绕在了鸽子的腿上,双臂一震,鸽子就遨游在了天际之中。
  杜小九对她笑了笑,没说话,将目光移向了紫陌寒。
  因为不想引起属国的任何变化,夜里依旧会又一个红衣女子四处走动,不过现在的女子不是红儿,更不是小樱桃,而是紫陌寒从别处买来的青楼女子。
  当杨鄂走近她,杜小九主动上前牵住了杨鄂的手,并且抓着紫陌寒的目光不住的瞧,“我带她走,紫陌寒你可愿意?”
  因为不想引起属国的任何变化,夜里依旧会又一个红衣女子四处走动,不过现在的女子不是红儿,更不是小樱桃,而是紫陌寒从别处买来的青楼女子。
  “是呀,皇上,那个女人不简单。”
  杨鄂却一直未动身,从始至终都未从她的脸上瞧见不一样的笑容来,她一直是笑着的,并且是那种久别重逢之后的温暖,“皇上,带我去哪里?现在可好,听说你来了,我就想你会不会过来看看我,现在皇上叫我们做的事情做好了,是不是还有别的事要做?”
  但那依旧不是长久之计。
  河水虽然多,和河道不宽,想要共打进去也很简单。
  “皇上,那个属国太子现在就在王爷的控制之下,何不趁机运到咱们这里来?!这样不就转移了廖仙儿的视线,那样王爷就安全了,同时王爷在边塞的另一侧,花如是想派兵过去必定要与咱们交手,他相对王爷怎么样也是难上加难啊!”周梦仙提议。
  杜小九对她笑了笑,没说话,将目光移向了紫陌寒。
  杜小九对她笑了笑,没说话,将目光移向了紫陌寒。
  杨鄂却一直未动身,从始至终都未从她的脸上瞧见不一样的笑容来,她一直是笑着的,并且是那种久别重逢之后的温暖,“皇上,带我去哪里?现在可好,听说你来了,我就想你会不会过来看看我,现在皇上叫我们做的事情做好了,是不是还有别的事要做?”
  熟悉的声音,熟悉的语调,却有些陌生的神情和气质。
  因为不想引起属国的任何变化,夜里依旧会又一个红衣女子四处走动,不过现在的女子不是红儿,更不是小樱桃,而是紫陌寒从别处买来的青楼女子。
  “杜小九。”
  “没有,你看我成吗?”杜小九问他。
  紫陌寒看着杨鄂,也说道,“好,我去准备。”
  熟悉的声音,熟悉的语调,却有些陌生的神情和气质。
  确定鸽子俯冲而下,杜小九才转身向着属国的方向行进。
  两个人低声说着话,相似多年的夫妻那般恩爱,杜小九隔着黑暗瞧不出他们脸上的神情,却只能凭借声音确定两个人不似在演戏。
  当杨鄂走近她,杜小九主动上前牵住了杨鄂的手,并且抓着紫陌寒的目光不住的瞧,“我带她走,紫陌寒你可愿意?”
  段一一却抢话说道,“是杨鄂从皇上这里偷走送给紫陌寒的药丸,后来紫陌寒去了冰岛,那些药丸便被红儿夺走,现在在红儿那里,皇上用来制成解药,也就是紫青陌一直在寻找的那一味,对吗?”
  杜小九一身灰黑,在夜幕之下看不真切,更如隐没在黑暗之中一般,当她按着记号标记来到了漆黑的巷子的时候,面前就站着了一个人。
  因为不想引起属国的任何变化,夜里依旧会又一个红衣女子四处走动,不过现在的女子不是红儿,更不是小樱桃,而是紫陌寒从别处买来的青楼女子。
  “皇上要什么时候动身?”段一一问道。
  街道上比白日热闹许多,来来往往的皆是膀大腰圆的汉子,他们不畏惧严寒,嘴里哼着小调,怀里揣着酒壶,站在街巷上等待红衣女子的出现。
  夜里,此时已经天黑,月色在片片灼云之下流动,当天空的明月终于拨开乌云展露它的光辉的时候,杜小九纵身而落,直接落在了属国的城墙之外。
  “那可需要人手。”紫陌寒说道。
  当杨鄂走近她,杜小九主动上前牵住了杨鄂的手,并且抓着紫陌寒的目光不住的瞧,“我带她走,紫陌寒你可愿意?”
  熟悉的声音,熟悉的语调,却有些陌生的神情和气质。
  因为不想引起属国的任何变化,夜里依旧会又一个红衣女子四处走动,不过现在的女子不是红儿,更不是小樱桃,而是紫陌寒从别处买来的青楼女子。
  “是什么?”周梦仙问道。
  “哎……”周梦仙微微叹气,她在杜小九身边多年,自然知道慕容远的脾气,发生这样事儿他喜欢一个人扛着,即便出了事儿也不会说出半个字,尤其现在他这副摸样,更加不愿意见到外人。
  杨鄂对他摇头,“没事,就是风吹着了。”
  河水虽然多,和河道不宽,想要共打进去也很简单。
  此处山坡陡峭,边塞就矗立在山下的河道边上,因为从前山河波涛汹涌,所以堤坝很高,花如是赶来之前,杜小九特意将死尸堆砌起来,利用天然的屏障抵挡住了外面汹涌的河水,同样阻隔了河水翻滚过来之后带来的冲击之力。
  上了山道儿,杜小九没有急着赶去属国,而是在附近转悠了一番,她想好好的研究一下现在的形势,加以利用。依照初七的记忆,初七也曾遇到过如此艰难的时候,不过她胜在人多,手下众十万大军受她的支配,现在杜小九的手里就只有不到一万人。
  “不,皇上,我们能办到。”杨鄂还不忘上前推了推紫陌寒,对他说,“你又耍什么心思,你不去做我去就是,粮草又不是难事。”
  紫陌寒身子一僵,运送粮草其实不难,但难得的是悄无声息。从杜小九的话中可看出,杜小九的意图,紫陌寒虽有些不悦,可脸上却没表现出来,他只微微点头,表示听懂了杜小九的话,没有急着回答。
  听到紫陌寒叫她,那边暗处就走来了杨鄂,天气渐渐暖和,她终于褪去了身上厚重的狐裘,迈着沉重的步子缓缓走了过来。
  杨鄂却一口应承下来,“皇上需要多少,我叫我们的人去准备,只是有些困难,不过应该没问题。”
  “是呀,皇上,那个女人不简单。”
  杜小九也想到此处,对周梦仙说道,“紫青陌那里我会说清楚,这件事我会自己处理,他只管约束住花如是便是。”
  紫陌寒身子一僵,运送粮草其实不难,但难得的是悄无声息。从杜小九的话中可看出,杜小九的意图,紫陌寒虽有些不悦,可脸上却没表现出来,他只微微点头,表示听懂了杜小九的话,没有急着回答。
  “不,皇上,我们能办到。”杨鄂还不忘上前推了推紫陌寒,对他说,“你又耍什么心思,你不去做我去就是,粮草又不是难事。”
  “是什么?”周梦仙问道。
  “是呀,皇上,那个女人不简单。”
  杜小九对她微微点头,将杨鄂的手捂热了之后交给了身后的紫陌寒,“是有一事。”
  周梦仙看着杜小九身子轻的像一只飞驰的大雁,转眼的功夫就没了影子,在惊叹杜小九的武功高的同时还在想,“为何要转移,这个时候驻扎在这里不是很安全?!”
  上了山道儿,杜小九没有急着赶去属国,而是在附近转悠了一番,她想好好的研究一下现在的形势,加以利用。依照初七的记忆,初七也曾遇到过如此艰难的时候,不过她胜在人多,手下众十万大军受她的支配,现在杜小九的手里就只有不到一万人。
  段一一思量了一下,说道,“皇上担心花如是会从某些地方调兵,毕竟咱们在明处,他们在暗处,一切行动都被人家监视着,想要保护自己还是要转为暗处比较妥当,目前我们还是小心为上。”
  夜里,此时已经天黑,月色在片片灼云之下流动,当天空的明月终于拨开乌云展露它的光辉的时候,杜小九纵身而落,直接落在了属国的城墙之外。
  “是呀,皇上,那个女人不简单。”
  “运送粮草,从属国运出来,不过要悄无声息,不可声张,不要叫任何人发现。”
  “是什么?”周梦仙问道。
  紫青陌一直不主张杜小九正面与紫陌寒交涉,他最是清楚他这个弟弟的脾性,尤其他比任何人都不相信紫陌寒会在短短的三年之内变成如今的样子,只是因为杨鄂怀有身孕?从前的红儿可不知为紫陌寒溜掉了多少还在腹中的骨肉。
  紫陌寒有些担忧,转身搀扶住了她的手,“冷了?”
  周梦仙看着杜小九身子轻的像一只飞驰的大雁,转眼的功夫就没了影子,在惊叹杜小九的武功高的同时还在想,“为何要转移,这个时候驻扎在这里不是很安全?!”

  “都别叫,我自己去有我自己去的道理,此去目的有三。”杜小九伸出手指,一件一件的说,“其一,我要粮草,需要紫陌寒帮忙从属国运出来,并且不惊动里面的人任何一个人。同时,我不会叫咱们的人去冒险,这样的目的也就是其二,想要试探一下紫陌寒到底是否真的改过,算是一次考验,即便不成,我们也不会损失一分一毫,甚至不会伤及任何无辜。其三,我想去看看慕容远,同时要从红儿那里拿回一样东西。”

  “是什么?”周梦仙问道。

  段一一却抢话说道,“是杨鄂从皇上这里偷走送给紫陌寒的药丸,后来紫陌寒去了冰岛,那些药丸便被红儿夺走,现在在红儿那里,皇上用来制成解药,也就是紫青陌一直在寻找的那一味,对吗?”

  杜小九微微点头,不置可否,她轻蹙了一下眉头,说道,“不知慕容远可否欢迎我过去。”

  “哎……”周梦仙微微叹气,她在杜小九身边多年,自然知道慕容远的脾气,发生这样事儿他喜欢一个人扛着,即便出了事儿也不会说出半个字,尤其现在他这副摸样,更加不愿意见到外人。

  “皇上,是否还担心在紫青陌那里?”周梦仙又问道。

  “是什么?”周梦仙问道。

  紫青陌一直不主张杜小九正面与紫陌寒交涉,他最是清楚他这个弟弟的脾性,尤其他比任何人都不相信紫陌寒会在短短的三年之内变成如今的样子,只是因为杨鄂怀有身孕?从前的红儿可不知为紫陌寒溜掉了多少还在腹中的骨肉。

  杜小九也想到此处,对周梦仙说道,“紫青陌那里我会说清楚,这件事我会自己处理,他只管约束住花如是便是。”

  当杨鄂走近她,杜小九主动上前牵住了杨鄂的手,并且抓着紫陌寒的目光不住的瞧,“我带她走,紫陌寒你可愿意?”

  想起花如是,段一一便对廖仙儿这个人物有些忌惮,接触过那么多人,段一一还是第一次看走了眼的就是廖仙儿,不想她隐忍了那么多年,在最后才现楼真身,抓着花如是这棵大树,可她到底是为了属国那区区的小国还是为了更大的目的,暂时谁都不清楚,于是说道,“廖仙儿那里,不容小觑。”

  段一一却抢话说道,“是杨鄂从皇上这里偷走送给紫陌寒的药丸,后来紫陌寒去了冰岛,那些药丸便被红儿夺走,现在在红儿那里,皇上用来制成解药,也就是紫青陌一直在寻找的那一味,对吗?”

  “是呀,皇上,那个女人不简单。”

  杜小九点点头,“至于廖仙儿,我想我会亲自将她抓住,哼!”

  “皇上,那个属国太子现在就在王爷的控制之下,何不趁机运到咱们这里来?!这样不就转移了廖仙儿的视线,那样王爷就安全了,同时王爷在边塞的另一侧,花如是想派兵过去必定要与咱们交手,他相对王爷怎么样也是难上加难啊!”周梦仙提议。

  杜小九却摇头,“要来也无用,暂时对咱们没有任何益处,只管放在那里便是,或许廖仙儿并不是真的不在意,这一切都只是障眼法。若是失去了制约她的东西,我怕慕容远会有危险,毕竟他现在……很不好。”越说声音越低,杜小九想到慕容远那副样子便会浑身无力,此次一行,她还未想到如何要面对慕容远,叫他不排斥自己的同时还接受她的所有计划。

  “皇上要什么时候动身?”段一一问道。

  “随时,不过,只有我自己。”语毕,杜小九一扭身就跃上了身后的高墙,对着站在下方还未反应过来的两人低喝,“你们照看好这里,我去去就来。切记,趁着这个时候尽快转移。”

  周梦仙看着杜小九身子轻的像一只飞驰的大雁,转眼的功夫就没了影子,在惊叹杜小九的武功高的同时还在想,“为何要转移,这个时候驻扎在这里不是很安全?!”

  段一一思量了一下,说道,“皇上担心花如是会从某些地方调兵,毕竟咱们在明处,他们在暗处,一切行动都被人家监视着,想要保护自己还是要转为暗处比较妥当,目前我们还是小心为上。”

  河水虽然多,和河道不宽,想要共打进去也很简单。

  想起从前处处碰壁,此时的杜小九做事尽力做到滴水不漏,她不想再看到任何人一个人无辜殒命,更不想因为自己的疏忽和无脑而给别人造成不必要的麻烦。毕竟人命关天,这些都是她的人,是她在这个世上仅存的财富了。

  杨鄂却一直未动身,从始至终都未从她的脸上瞧见不一样的笑容来,她一直是笑着的,并且是那种久别重逢之后的温暖,“皇上,带我去哪里?现在可好,听说你来了,我就想你会不会过来看看我,现在皇上叫我们做的事情做好了,是不是还有别的事要做?”

  确定鸽子俯冲而下,杜小九才转身向着属国的方向行进。

  上了山道儿,杜小九没有急着赶去属国,而是在附近转悠了一番,她想好好的研究一下现在的形势,加以利用。依照初七的记忆,初七也曾遇到过如此艰难的时候,不过她胜在人多,手下众十万大军受她的支配,现在杜小九的手里就只有不到一万人。

  想想跟随那么多的老弱病残还有妇孺,杜小九就不得不再小心行事。

  这里是边塞,虽然与属国只有一天的路程,但是这里气候温和了不少,尤其因为两日前的大雨,这里早已开化了,附近的山上还开了几多白色的花,山中皆是四季常青的植被,此刻正吐着娇艳的绿色,放眼望去如在画中一般。

  此处山坡陡峭,边塞就矗立在山下的河道边上,因为从前山河波涛汹涌,所以堤坝很高,花如是赶来之前,杜小九特意将死尸堆砌起来,利用天然的屏障抵挡住了外面汹涌的河水,同样阻隔了河水翻滚过来之后带来的冲击之力。

  这样,不但缓和了堤坝也叫河水的冲击着花如是顺流而下,带走了不少的死尸,清除掉了大部分的死尸,城内才算干净了不少,避免了更多因为死后而带来的疾病。

  但那依旧不是长久之计。

  河水虽然多,和河道不宽,想要共打进去也很简单。

  她望着下方的河堤,再看看高出的悬崖,在外面看来是天然屏障,在里面却成了蹩脚之地,一旦攻打进去,他们只能内褪,不能外撤,无疑是将自己憋死在了里面。

  两个人低声说着话,相似多年的夫妻那般恩爱,杜小九隔着黑暗瞧不出他们脸上的神情,却只能凭借声音确定两个人不似在演戏。

  那么,既然他们能够由明处转为暗处,何不利用一下暗处的地理优势,来一个瓮中捉鳖?!

  杜小九却摇头,“要来也无用,暂时对咱们没有任何益处,只管放在那里便是,或许廖仙儿并不是真的不在意,这一切都只是障眼法。若是失去了制约她的东西,我怕慕容远会有危险,毕竟他现在……很不好。”越说声音越低,杜小九想到慕容远那副样子便会浑身无力,此次一行,她还未想到如何要面对慕容远,叫他不排斥自己的同时还接受她的所有计划。

  如此想着,杜小九打定了注意,又在山崖上看了看,在四周做好标记,确定无疑了才对着天空一阵呼啸,顿时天空之中盘旋着飞来了两只白色的鸽子,鸽子落在杜小九伸出手的手指上,扑打着翅膀,腹中发出一阵呼噜噜的声音。

  “皇上,是否还担心在紫青陌那里?”周梦仙又问道。

  杜小九咬破了手指,将计划写在了裙裾上,撕下之后缠绕在了鸽子的腿上,双臂一震,鸽子就遨游在了天际之中。

  确定鸽子俯冲而下,杜小九才转身向着属国的方向行进。

  杜小九一身灰黑,在夜幕之下看不真切,更如隐没在黑暗之中一般,当她按着记号标记来到了漆黑的巷子的时候,面前就站着了一个人。

  夜里,此时已经天黑,月色在片片灼云之下流动,当天空的明月终于拨开乌云展露它的光辉的时候,杜小九纵身而落,直接落在了属国的城墙之外。

  因为不想引起属国的任何变化,夜里依旧会又一个红衣女子四处走动,不过现在的女子不是红儿,更不是小樱桃,而是紫陌寒从别处买来的青楼女子。

  街道上比白日热闹许多,来来往往的皆是膀大腰圆的汉子,他们不畏惧严寒,嘴里哼着小调,怀里揣着酒壶,站在街巷上等待红衣女子的出现。

  杜小九一身灰黑,在夜幕之下看不真切,更如隐没在黑暗之中一般,当她按着记号标记来到了漆黑的巷子的时候,面前就站着了一个人。

  “杜小九。”

  熟悉的声音,熟悉的语调,却有些陌生的神情和气质。

  听到紫陌寒叫她,那边暗处就走来了杨鄂,天气渐渐暖和,她终于褪去了身上厚重的狐裘,迈着沉重的步子缓缓走了过来。

  紫陌寒有些担忧,转身搀扶住了她的手,“冷了?”

  杨鄂对他摇头,“没事,就是风吹着了。”

  两个人低声说着话,相似多年的夫妻那般恩爱,杜小九隔着黑暗瞧不出他们脸上的神情,却只能凭借声音确定两个人不似在演戏。

  当杨鄂走近她,杜小九主动上前牵住了杨鄂的手,并且抓着紫陌寒的目光不住的瞧,“我带她走,紫陌寒你可愿意?”

  紫陌寒看着杜小九,试图确定杜小九是否在开玩笑,当瞧见杜小九脸上不明所以的那厮冷静和沉默之后,紫陌寒绷着的脸终于缓和了下来,“皇上何时会开玩笑了?!”

  杨鄂却一直未动身,从始至终都未从她的脸上瞧见不一样的笑容来,她一直是笑着的,并且是那种久别重逢之后的温暖,“皇上,带我去哪里?现在可好,听说你来了,我就想你会不会过来看看我,现在皇上叫我们做的事情做好了,是不是还有别的事要做?”

  如此想着,杜小九打定了注意,又在山崖上看了看,在四周做好标记,确定无疑了才对着天空一阵呼啸,顿时天空之中盘旋着飞来了两只白色的鸽子,鸽子落在杜小九伸出手的手指上,扑打着翅膀,腹中发出一阵呼噜噜的声音。

  杜小九对她微微点头,将杨鄂的手捂热了之后交给了身后的紫陌寒,“是有一事。”

  “皇上说便是。”紫陌寒说道。

  “运送粮草,从属国运出来,不过要悄无声息,不可声张,不要叫任何人发现。”

  “那可需要人手。”紫陌寒说道。

  “没有,你看我成吗?”杜小九问他。

  “皇上要什么时候动身?”段一一问道。

  杜小九也想到此处,对周梦仙说道,“紫青陌那里我会说清楚,这件事我会自己处理,他只管约束住花如是便是。”

  “是呀,皇上,那个女人不简单。”

  紫陌寒身子一僵,运送粮草其实不难,但难得的是悄无声息。从杜小九的话中可看出,杜小九的意图,紫陌寒虽有些不悦,可脸上却没表现出来,他只微微点头,表示听懂了杜小九的话,没有急着回答。

  紫陌寒有些担忧,转身搀扶住了她的手,“冷了?”

  杨鄂却一口应承下来,“皇上需要多少,我叫我们的人去准备,只是有些困难,不过应该没问题。”

  那么,既然他们能够由明处转为暗处,何不利用一下暗处的地理优势,来一个瓮中捉鳖?!

  杜小九对她笑了笑,没说话,将目光移向了紫陌寒。

  因为不想引起属国的任何变化,夜里依旧会又一个红衣女子四处走动,不过现在的女子不是红儿,更不是小樱桃,而是紫陌寒从别处买来的青楼女子。

  紫陌寒看着杨鄂,也说道,“好,我去准备。”

  “如果有困难我再想办法,或许你们一直在这里隐蔽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不,皇上,我们能办到。”杨鄂还不忘上前推了推紫陌寒,对他说,“你又耍什么心思,你不去做我去就是,粮草又不是难事。”
  “都别叫,我自己去有我自己去的道理,此去目的有三。”杜小九伸出手指,一件一件的说,“其一,我要粮草,需要紫陌寒帮忙从属国运出来,并且不惊动里面的人任何一个人。同时,我不会叫咱们的人去冒险,这样的目的也就是其二,想要试探一下紫陌寒到底是否真的改过,算是一次考验,即便不成,我们也不会损失一分一毫,甚至不会伤及任何无辜。其三,我想去看看慕容远,同时要从红儿那里拿回一样东西。”
  紫陌寒看着杜小九,试图确定杜小九是否在开玩笑,当瞧见杜小九脸上不明所以的那厮冷静和沉默之后,紫陌寒绷着的脸终于缓和了下来,“皇上何时会开玩笑了?!”
  段一一却抢话说道,“是杨鄂从皇上这里偷走送给紫陌寒的药丸,后来紫陌寒去了冰岛,那些药丸便被红儿夺走,现在在红儿那里,皇上用来制成解药,也就是紫青陌一直在寻找的那一味,对吗?”
  因为不想引起属国的任何变化,夜里依旧会又一个红衣女子四处走动,不过现在的女子不是红儿,更不是小樱桃,而是紫陌寒从别处买来的青楼女子。
  确定鸽子俯冲而下,杜小九才转身向着属国的方向行进。
  杜小九点点头,“至于廖仙儿,我想我会亲自将她抓住,哼!”
  “皇上,是否还担心在紫青陌那里?”周梦仙又问道。
  紫陌寒看着杨鄂,也说道,“好,我去准备。”
  确定鸽子俯冲而下,杜小九才转身向着属国的方向行进。
  紫陌寒有些担忧,转身搀扶住了她的手,“冷了?”
  想起花如是,段一一便对廖仙儿这个人物有些忌惮,接触过那么多人,段一一还是第一次看走了眼的就是廖仙儿,不想她隐忍了那么多年,在最后才现楼真身,抓着花如是这棵大树,可她到底是为了属国那区区的小国还是为了更大的目的,暂时谁都不清楚,于是说道,“廖仙儿那里,不容小觑。”
  段一一思量了一下,说道,“皇上担心花如是会从某些地方调兵,毕竟咱们在明处,他们在暗处,一切行动都被人家监视着,想要保护自己还是要转为暗处比较妥当,目前我们还是小心为上。”
  想起从前处处碰壁,此时的杜小九做事尽力做到滴水不漏,她不想再看到任何人一个人无辜殒命,更不想因为自己的疏忽和无脑而给别人造成不必要的麻烦。毕竟人命关天,这些都是她的人,是她在这个世上仅存的财富了。
  “是什么?”周梦仙问道。
  “都别叫,我自己去有我自己去的道理,此去目的有三。”杜小九伸出手指,一件一件的说,“其一,我要粮草,需要紫陌寒帮忙从属国运出来,并且不惊动里面的人任何一个人。同时,我不会叫咱们的人去冒险,这样的目的也就是其二,想要试探一下紫陌寒到底是否真的改过,算是一次考验,即便不成,我们也不会损失一分一毫,甚至不会伤及任何无辜。其三,我想去看看慕容远,同时要从红儿那里拿回一样东西。”
  段一一却抢话说道,“是杨鄂从皇上这里偷走送给紫陌寒的药丸,后来紫陌寒去了冰岛,那些药丸便被红儿夺走,现在在红儿那里,皇上用来制成解药,也就是紫青陌一直在寻找的那一味,对吗?”
  紫陌寒看着杨鄂,也说道,“好,我去准备。”
  “皇上说便是。”紫陌寒说道。
  两个人低声说着话,相似多年的夫妻那般恩爱,杜小九隔着黑暗瞧不出他们脸上的神情,却只能凭借声音确定两个人不似在演戏。
  “随时,不过,只有我自己。”语毕,杜小九一扭身就跃上了身后的高墙,对着站在下方还未反应过来的两人低喝,“你们照看好这里,我去去就来。切记,趁着这个时候尽快转移。”
  杜小九对她笑了笑,没说话,将目光移向了紫陌寒。
  “杜小九。”
  当杨鄂走近她,杜小九主动上前牵住了杨鄂的手,并且抓着紫陌寒的目光不住的瞧,“我带她走,紫陌寒你可愿意?”
  段一一却抢话说道,“是杨鄂从皇上这里偷走送给紫陌寒的药丸,后来紫陌寒去了冰岛,那些药丸便被红儿夺走,现在在红儿那里,皇上用来制成解药,也就是紫青陌一直在寻找的那一味,对吗?”
  确定鸽子俯冲而下,杜小九才转身向着属国的方向行进。
  紫陌寒有些担忧,转身搀扶住了她的手,“冷了?”
  杜小九也想到此处,对周梦仙说道,“紫青陌那里我会说清楚,这件事我会自己处理,他只管约束住花如是便是。”
  “不,皇上,我们能办到。”杨鄂还不忘上前推了推紫陌寒,对他说,“你又耍什么心思,你不去做我去就是,粮草又不是难事。”
  夜里,此时已经天黑,月色在片片灼云之下流动,当天空的明月终于拨开乌云展露它的光辉的时候,杜小九纵身而落,直接落在了属国的城墙之外。
  紫陌寒有些担忧,转身搀扶住了她的手,“冷了?”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嫡女仙途

天罡大陆,修真为尊。他叫君无念,凉国上尊,至高无上的问鼎强者。她叫西陵瑶,候府弃女,灵根被毁的修真废材。他谦谦君子,貌若天人,一身正气,道心坚定。数百年来清心寡欲,只求通天正道;她穿越而来,古灵精怪,一身神力,一肚子坏水儿,几乎都成了他的人生污点。 她曾救他于水火,也曾坑他到破产...

作者:杨十六
标签:玄幻

重生之丑颜医妃

前世:她是有名的黑胖丑,嫁给了更有名的高富帅。于是,她走上了和她母亲相同的道路。今生:她要成为海棠绝色,傲笑高帅富,她要改变命运,嫁给高大上。高大上望着那块鲜美的小鲜肉,口水滴滴答答:来吧,来吧,快到我的碗里来,我会宠你疼你爱你,三生三世。

作者:阿碧夫人
标签:言情

诱王入帐:嗜宠盗梦毒妃

【寻梦里,她是他唯一的救赎;人生中,他是她难解的宿命。】前世,她凭借自己的入梦绝技为他披荆斩棘,扫平障碍,襄助他成为九五之尊。却不想,七窍被封,剜心挫骨,直到死前才得知自己的倾心相付原不过是早有预谋的算计。梦醒归来,回到最初,她发誓要让那些负她之人死无葬身之地!只是,究竟何为梦?...

作者:木子苏V
标签:言情

秘制悍妻:隐婚总裁别乱来

【女人不烈,男人不爱】“慕太太,余生请指教!”他是A国冷血权贵,传闻他阅人无数,却从不许谁慕太的地位。她是资深测谎专家,婚后七年被放逐海外求学,她能测评天下人,却唯独没看出他的真心。七年隐婚,他将她藏得严严实实,她对他避而不见。蓦然重逢,她测不出他是真心还是假意,却迷迷糊糊的被他...

作者:美小元
标签:言情

强势攻婚,帝少花式宠妻

他是商界精英,尖端财经杂志争相报道的青年才俊。接受访问时,记者提问:“请问君先生您这辈子最有成就的事和目前最大的心愿是什么?”他一本正经的答:“睡了许俏俏!最大的心愿是睡她一辈子!”嫁给君瑾年是她从小到大的梦想,结果阴差阳错睡了他的大哥君牧野,从此生活陷入水深火热中。君大少的爱情...

作者:零零七_
标签:言情

腹黑老公别太坏

“先生,你内裤什么颜色,能让我看一下吗?”真心话大冒险失败后,楚瓷随手抓了个男人接受惩罚,不料对方却是自己婚后半年不见踪迹的丈夫。这下傅先生很不淡定,出差刚回来老婆就要给自己带绿帽?为了避免自己头顶一片草原,傅大总裁开启了疯狂的宠妻模式,化身为狼,夜夜将她扑倒扑倒再扑倒。

作者:曲一笙
标签:言情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