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167章 受伤已多日

作者:苏清清  发布时间:2015-07-30 23:40  字数:3257 

  “……”杜小九仰头看着紫青陌的脸,那双眼锐利中带着一丝温柔,正满心苦涩的等待着她张开口。
  “呵!”紫青陌惊呼,他双眼暴突,惊吓不已,马车车板被杜小九的脸砸落了一块,杜小九完好无损。
  翌日清晨。
  翌日清晨。
  梦中的杜小九感觉头脑发胀,竟然一股疲惫袭上心头,她狠命的摇晃了一下疼痛不已的脑袋,烦躁的挥动着手臂。
  梦中的杜小九感觉头脑发胀,竟然一股疲惫袭上心头,她狠命的摇晃了一下疼痛不已的脑袋,烦躁的挥动着手臂。
  紫青陌抬头,看着有了些许血色的杜小九,将手臂伸了过去,“喝下去!”
  杜小九瞪大双眼看着他,再看着他满嘴满脸的血迹,不由得紧忙用袖口捂住了口鼻,“你,你做什么?”
  侍卫在侧,庄严肃穆的骑着高头大马。
  “没事,还死不了。”
  “没事,还死不了。”
  紫青陌微微压住怒火,霍然起身,拉过杜小九,“过来,喝下。”
  “……”杜小九仰头看着紫青陌的脸,那双眼锐利中带着一丝温柔,正满心苦涩的等待着她张开口。
  “没事,还死不了。”
  “你可以不必跟来,这件事本就与你毫无关系。”
  暗卫悄然上前,“主子。”
  杜小九无奈,吐气说道,“来时的路上遇到了黑衣刺客,我大意了。”
  杜小九忍住最后一丝魔性,狠绝的拍掉了他的手,“滚开。”
  “我不需要你管我。”杜小九粗劣的伸出手臂挡掉他的手。
  “杜小九,听话,喝下去,喝下去才能好,血毒还在你体内,要定期饮血才行,听话。”紫青陌软语柔滑,体贴入微,手臂在杜小九的唇边碰触着她同样有些温热的唇畔,一双清明的剑眉拧巴成了一坨小山丘状。
  紫青陌慌忙起身,抱住了她,“有姐在。”
  杜小九忍住最后一丝魔性,狠绝的拍掉了他的手,“滚开。”
  紫青陌眸子一沉,他知晓杜小九心中的顾虑和担忧,更是知晓她在想什么,看着自己府内的灯笼,看着自己坐稳的江山天下,看着自己离他越来越远,可她杜小九却全然都没有参与其中。相离不过才半年之久,世间竟然发生了如此多的变故,连紫青陌也在想,这段时日是如何走过。
  杜小九眉头轻蹙,“此事一过,我不想在与你有任何瓜葛,我的臣民我会保护好,也请你保护好你的臣民,到时候我们定然会刀剑相向,你为了你的初衷,我为了我的执着。”杜小九冷言道。
  一切皆是美好,一切皆是初始之心。
  杜小九一愣,连忙抹了一下自己脸上的血迹,“不要,我不要……”
  “……”杜小九仰头看着紫青陌的脸,那双眼锐利中带着一丝温柔,正满心苦涩的等待着她张开口。
  “我不需要你管我。”杜小九粗劣的伸出手臂挡掉他的手。
  两人四目相对,不发一言。
  “听话,杜小九,哪怕为了你自己也要喝下去。”紫青陌扶起已经晕厥的杜小九,将她平放在了马车内,左瞧瞧,右看看,紧皱了眉头,还是一把拉起,将杜小九护在了怀里。
  脚步声远去,早有暗卫飞奔出去找药。
  沉默了一阵,紫青陌回她道,“我会跟着你一路走下去。”
  那时,天很蓝,水很清。
  路滑之际,车轮从一颗石子上倾轧而过,颠簸中,两人再一次肌肤相亲,薄唇落下,紫青陌未来得及擦去的嘴角血红落在了杜小九雪白的面颊上,犹如雪地里盛开的一朵梅花,娇艳似火。
  杜小九却无动于衷,只一双秀美皱着,眼皮都未动一下。
  紫青陌眼睛一瞬不瞬的看着杜小九,微微蜷缩的手缓缓伸出,却在杜小九额前陡然停落,他张了张嘴,试图打破这沉闷的气氛,想了想,还是闭了口。
  杜小九的双眼瞬间放大。
  马车继续潜行,突然一个想法叫紫青陌打消了继续往前走的方向。他望着此时依旧乌黑的天色,不禁想起了往事来。
  杜小九陡然睁开眼,顿时红色胀满双眼,额前青筋暴突。
  杜小九继续趴在那里,将目光远远的抛向马车之外的远方,似乎隔着几座缥缈的山带看到了她早已打定主意要占据的地方,可那里是否依照她所说会安然无恙,是否又会荆棘茫茫,她也不知晓。
  紫青陌拉过杜小九,冷喝道,“快喝!”
  “……”杜小九仰头看着紫青陌的脸,那双眼锐利中带着一丝温柔,正满心苦涩的等待着她张开口。
  “没事,还死不了。”
  杜小九一愣,连忙抹了一下自己脸上的血迹,“不要,我不要……”
  一切皆是美好,一切皆是初始之心。
  杜小九挣扎着起身,狠命的推开了紫青陌,“滚开!”
  紫青陌眼睛一瞬不瞬的看着杜小九,微微蜷缩的手缓缓伸出,却在杜小九额前陡然停落,他张了张嘴,试图打破这沉闷的气氛,想了想,还是闭了口。
  一切皆是美好,一切皆是初始之心。
  跟随杜小九做上马车之后,杜小九倒头就睡在了车内,前方依旧是乌黑的天,那雨水似乎就没有停下的征兆,淅淅沥沥,打在马车侧壁上啪啪作响。
  眼神渐渐的迷离,浑身无力了起来,那诱惑至极的血腥味在马车内充斥着,杜小九无奈的喘息了一声,身子一动,“咚!”的一声,杜小九迎面扣在了马车内,也不知那鼻子额头是不是被马车木板凿平了。
  紫青陌淡淡的看着杜小九,再一次闭了嘴,任由杜小九冷嘲热讽,他依旧闭口不言。
  杜小九则推开他,继续所在角落里,依靠着马车侧壁昏昏沉沉起来。坚持了几日的紧绷状态,终于在这一刻松懈下来,她好似睁不开眼一般,许久才眨眨疲惫的眼皮,对着面前的开始人影模糊的紫青陌的低声说道,“我不会有事。”
  杜小九忍住最后一丝魔性,狠绝的拍掉了他的手,“滚开。”
  可是,无论他怎么央求,杜小九一直紧闭双眼,连一点反应都没。
  “杜小九,算我求你还不成吗?”
  当马车的车轮碾压过一块突起的石子,杜小九才被马车晃动惊醒,可她并未起身,蜷缩在那里不发一语。她眉头轻蹙,心头几度不安稳。
  “此次前去凶多吉少,紫青陌你为何要一直跟着我,难道府上有灯笼还不知满足?”杜小九问道。
  “我不需要你管我。”杜小九粗劣的伸出手臂挡掉他的手。
  可是,无论他怎么央求,杜小九一直紧闭双眼,连一点反应都没。
  可是,无论他怎么央求,杜小九一直紧闭双眼,连一点反应都没。
  侍卫在侧,庄严肃穆的骑着高头大马。
  紫青陌看了看双眼紧闭的杜小九,自己先对着手臂的伤口使劲的吸了两口,顿时一股腥浓的血味传入口鼻,喊着血水,紫青陌的薄唇紧抿,对着杜小九的红唇使劲的贴近,软舌微翘,送入一口清香,“唔!”
  紫青陌倚靠在一侧,终于舒缓,杜小九身体毒发之时会将整个血液运行加速,所以即便是生了重病也会因为饮了汤药别人恢复的迅速。
  “杜小九?喝下去,恢复体力你才能将你的臣民送到安全的地方。”
  “杜小九,听话,喝下去,就算是你恨我入骨,也不能折磨自己。”
  沉默了一阵,紫青陌回她道,“我会跟着你一路走下去。”
  她还是豆蔻之年,他还是朗朗少年。
  可左思右想,紫青陌都没能想清楚自己突然扔了那边所有的事情跑到这里的目的和使然。
  “杜小九,听话,喝下去,就算是你恨我入骨,也不能折磨自己。”
  “杜小九,听话,喝下去,喝下去才能好,血毒还在你体内,要定期饮血才行,听话。”紫青陌软语柔滑,体贴入微,手臂在杜小九的唇边碰触着她同样有些温热的唇畔,一双清明的剑眉拧巴成了一坨小山丘状。
  不知那暗卫从何处得来药碗,只见一个暗卫端着药碗走来,里面还冒着热气,匆匆而来。
  “杀你之人不是我,我会查清楚。天下,更不是我争抢,无奈四处压力迫使我必须要为余下的昭国做点什么,杜小九,我知晓你心中有恨,但是这恨不该是对我。”
  “死不了。”
  “半月余。”
  小雨霏霏,漫长而宽阔的官道上只有那落下的菲菲细雨,打在马车侧壁上,“啪嗒啪嗒”的响。
  侍卫在侧,庄严肃穆的骑着高头大马。
  “我不需要你管我。”杜小九粗劣的伸出手臂挡掉他的手。
  杜小九陡然睁开眼,顿时红色胀满双眼,额前青筋暴突。
  可是,无论他怎么央求,杜小九一直紧闭双眼,连一点反应都没。
  杜小九却无动于衷,只一双秀美皱着,眼皮都未动一下。
  “……”杜小九仰头看着紫青陌的脸,那双眼锐利中带着一丝温柔,正满心苦涩的等待着她张开口。
  小雨霏霏,漫长而宽阔的官道上只有那落下的菲菲细雨,打在马车侧壁上,“啪嗒啪嗒”的响。
  力道之大,紫青陌整个人推送到了车门跟前,“咚!”的一声,紫青陌的脊背撞开了车门,外面的微微细雨随风而入,落在了紫青陌的肩头。
  “杀你之人不是我,我会查清楚。天下,更不是我争抢,无奈四处压力迫使我必须要为余下的昭国做点什么,杜小九,我知晓你心中有恨,但是这恨不该是对我。”
  侍卫在侧,庄严肃穆的骑着高头大马。
  紫青陌担忧的心放缓,抱着杜小九一阵,才将她放下。
  “杜小九不要闹,快喝。”
  “……”
  “喝下去,不然你如何坚持到断崖山边,如何送你的臣民逃出去?!”
  紫青陌吓坏了,身子一个激灵,顿了顿,拉起倒在地的杜小九。
  杜小九看出紫青陌的意图,忙冷语道,“不麻烦……皇上了。”
  “你可以不必跟来,这件事本就与你毫无关系。”
  紫青陌眼睛一瞬不瞬的看着杜小九,微微蜷缩的手缓缓伸出,却在杜小九额前陡然停落,他张了张嘴,试图打破这沉闷的气氛,想了想,还是闭了口。
  “杀你之人不是我,我会查清楚。天下,更不是我争抢,无奈四处压力迫使我必须要为余下的昭国做点什么,杜小九,我知晓你心中有恨,但是这恨不该是对我。”
  杜小九则推开他,继续所在角落里,依靠着马车侧壁昏昏沉沉起来。坚持了几日的紧绷状态,终于在这一刻松懈下来,她好似睁不开眼一般,许久才眨眨疲惫的眼皮,对着面前的开始人影模糊的紫青陌的低声说道,“我不会有事。”
  可是,无论他怎么央求,杜小九一直紧闭双眼,连一点反应都没。
  “……”
  “……”杜小九仰头看着紫青陌的脸,那双眼锐利中带着一丝温柔,正满心苦涩的等待着她张开口。
  杜小九瞪大双眼看着他,再看着他满嘴满脸的血迹,不由得紧忙用袖口捂住了口鼻,“你,你做什么?”
  不知那暗卫从何处得来药碗,只见一个暗卫端着药碗走来,里面还冒着热气,匆匆而来。
  “杜小九!”紫青陌依旧低语,不急不躁的劝说。
  可是,无论他怎么央求,杜小九一直紧闭双眼,连一点反应都没。
  紫青陌淡淡的看着杜小九,再一次闭了嘴,任由杜小九冷嘲热讽,他依旧闭口不言。
  杜小九的双眼瞬间放大。
  紫青陌眼睛一瞬不瞬的看着杜小九,微微蜷缩的手缓缓伸出,却在杜小九额前陡然停落,他张了张嘴,试图打破这沉闷的气氛,想了想,还是闭了口。
  脚步声远去,早有暗卫飞奔出去找药。
  杜小九一愣,连忙抹了一下自己脸上的血迹,“不要,我不要……”
  “……”
  摸到了杜小九光洁的额头,紫青陌不俊浑身一震,向来冰冰凉的杜小九竟然突然这么烫,紫青陌顿觉大事不妙。
  杜小九将毛毯又裹紧在自己身上,可她依旧感觉瑟瑟发抖。
  杜小九继续趴在那里,将目光远远的抛向马车之外的远方,似乎隔着几座缥缈的山带看到了她早已打定主意要占据的地方,可那里是否依照她所说会安然无恙,是否又会荆棘茫茫,她也不知晓。
  被逼无奈,紫青陌看了看自己的手臂,抽出了腰间的宽刀,又划开了一条,顿时温热的血水低落,与之前的小伤口形成鲜明的对比,“你不喝,我喂你喝。”
  “胡闹,快给我看看,哪里出了问题?”
  杜小九看出紫青陌的意图,忙冷语道,“不麻烦……皇上了。”
  “杀你之人不是我,我会查清楚。天下,更不是我争抢,无奈四处压力迫使我必须要为余下的昭国做点什么,杜小九,我知晓你心中有恨,但是这恨不该是对我。”
  紫青陌淡淡的看着杜小九,再一次闭了嘴,任由杜小九冷嘲热讽,他依旧闭口不言。
  紫青陌担忧的心放缓,抱着杜小九一阵,才将她放下。
  杜小九朦胧之中只感觉一股温热传来,她贪婪的吸吮了一阵,这才安静了下去。须臾间,高热的脸不再发烫,面色也好了起来。
  杜小九朦胧之中只感觉一股温热传来,她贪婪的吸吮了一阵,这才安静了下去。须臾间,高热的脸不再发烫,面色也好了起来。
  紫青陌一直未入眠,瞧着在那边熟睡的杜小九。
  “……”
  可是,无论他怎么央求,杜小九一直紧闭双眼,连一点反应都没。
  马车内寂静无声,只有车轮子倾轧的滚滚声响,回荡在寂寂的山道儿上。
  紫青陌眸子一沉,他知晓杜小九心中的顾虑和担忧,更是知晓她在想什么,看着自己府内的灯笼,看着自己坐稳的江山天下,看着自己离他越来越远,可她杜小九却全然都没有参与其中。相离不过才半年之久,世间竟然发生了如此多的变故,连紫青陌也在想,这段时日是如何走过。
  沉默了一阵,紫青陌回她道,“我会跟着你一路走下去。”
  紫青陌眼睛一瞬不瞬的看着杜小九,微微蜷缩的手缓缓伸出,却在杜小九额前陡然停落,他张了张嘴,试图打破这沉闷的气氛,想了想,还是闭了口。
  “……”杜小九仰头看着紫青陌的脸,那双眼锐利中带着一丝温柔,正满心苦涩的等待着她张开口。
  暗卫悄然上前,“主子。”
  “当年初七利用你对她的情感将天下抢了过来,而如今你又用我对你的情将天下抢了回来,呵呵……风水轮流转。紫青陌,你还这样跟着我,还想要什么?杀了我么?你已经做过一次了。”杜小九有些讽刺的笑了一下,抬眸看着紫青陌。
  梦中的杜小九感觉头脑发胀,竟然一股疲惫袭上心头,她狠命的摇晃了一下疼痛不已的脑袋,烦躁的挥动着手臂。
  摸到了杜小九光洁的额头,紫青陌不俊浑身一震,向来冰冰凉的杜小九竟然突然这么烫,紫青陌顿觉大事不妙。
  侍卫在侧,庄严肃穆的骑着高头大马。
  “杜小九,算我求你还不成吗?”
  杜小九朦胧之中只感觉一股温热传来,她贪婪的吸吮了一阵,这才安静了下去。须臾间,高热的脸不再发烫,面色也好了起来。
  “听话,杜小九,哪怕为了你自己也要喝下去。”紫青陌扶起已经晕厥的杜小九,将她平放在了马车内,左瞧瞧,右看看,紧皱了眉头,还是一把拉起,将杜小九护在了怀里。
  杜小九挣扎着起身,狠命的推开了紫青陌,“滚开!”
  他想了一夜,此次前来是为那般?
  那时,天很蓝,水很清。
  两人四目相对,不发一言。
  沉默了一阵,紫青陌回她道,“我会跟着你一路走下去。”
  紫青陌抬起脚,就要叫外面跟着的暗卫上前查探,四个暗卫其中有一人曾经学过医术,自是知晓一些病理。
  杜小九忍住最后一丝魔性,狠绝的拍掉了他的手,“滚开。”
  “……”杜小九仰头看着紫青陌的脸,那双眼锐利中带着一丝温柔,正满心苦涩的等待着她张开口。
  “胡闹,快给我看看,哪里出了问题?”
  “多久?”
  翌日清晨。

  可是,无论他怎么央求,杜小九一直紧闭双眼,连一点反应都没。

  当马车的车轮碾压过一块突起的石子,杜小九才被马车晃动惊醒,可她并未起身,蜷缩在那里不发一语。她眉头轻蹙,心头几度不安稳。

  小雨霏霏,漫长而宽阔的官道上只有那落下的菲菲细雨,打在马车侧壁上,“啪嗒啪嗒”的响。

  紫青陌一直未入眠,瞧着在那边熟睡的杜小九。

  他想了一夜,此次前来是为那般?

  可左思右想,紫青陌都没能想清楚自己突然扔了那边所有的事情跑到这里的目的和使然。

  跟随杜小九做上马车之后,杜小九倒头就睡在了车内,前方依旧是乌黑的天,那雨水似乎就没有停下的征兆,淅淅沥沥,打在马车侧壁上啪啪作响。

  侍卫在侧,庄严肃穆的骑着高头大马。

  当马车的车轮碾压过一块突起的石子,杜小九才被马车晃动惊醒,可她并未起身,蜷缩在那里不发一语。她眉头轻蹙,心头几度不安稳。

  紫青陌眼睛一瞬不瞬的看着杜小九,微微蜷缩的手缓缓伸出,却在杜小九额前陡然停落,他张了张嘴,试图打破这沉闷的气氛,想了想,还是闭了口。

  “此次前去凶多吉少,紫青陌你为何要一直跟着我,难道府上有灯笼还不知满足?”杜小九问道。

  紫青陌眸子一沉,他知晓杜小九心中的顾虑和担忧,更是知晓她在想什么,看着自己府内的灯笼,看着自己坐稳的江山天下,看着自己离他越来越远,可她杜小九却全然都没有参与其中。相离不过才半年之久,世间竟然发生了如此多的变故,连紫青陌也在想,这段时日是如何走过。

  沉默了一阵,紫青陌回她道,“我会跟着你一路走下去。”

  杜小九继续趴在那里,将目光远远的抛向马车之外的远方,似乎隔着几座缥缈的山带看到了她早已打定主意要占据的地方,可那里是否依照她所说会安然无恙,是否又会荆棘茫茫,她也不知晓。

  一切皆是美好,一切皆是初始之心。

  “你可以不必跟来,这件事本就与你毫无关系。”

  “……”紫青陌不语。

  “当年初七利用你对她的情感将天下抢了过来,而如今你又用我对你的情将天下抢了回来,呵呵……风水轮流转。紫青陌,你还这样跟着我,还想要什么?杀了我么?你已经做过一次了。”杜小九有些讽刺的笑了一下,抬眸看着紫青陌。

  “杀你之人不是我,我会查清楚。天下,更不是我争抢,无奈四处压力迫使我必须要为余下的昭国做点什么,杜小九,我知晓你心中有恨,但是这恨不该是对我。”

  杜小九眉头轻蹙,“此事一过,我不想在与你有任何瓜葛,我的臣民我会保护好,也请你保护好你的臣民,到时候我们定然会刀剑相向,你为了你的初衷,我为了我的执着。”杜小九冷言道。

  紫青陌淡淡的看着杜小九,再一次闭了嘴,任由杜小九冷嘲热讽,他依旧闭口不言。

  马车内寂静无声,只有车轮子倾轧的滚滚声响,回荡在寂寂的山道儿上。

  杜小九将毛毯又裹紧在自己身上,可她依旧感觉瑟瑟发抖。

  摸到了杜小九光洁的额头,紫青陌不俊浑身一震,向来冰冰凉的杜小九竟然突然这么烫,紫青陌顿觉大事不妙。

  紫青陌跟着心尖抽痛了一下,弯腰上前,不顾杜小九的躲闪试探着她的额头,不禁心头一惊,“你在发热,为何?”

  “没事,还死不了。”

  “胡闹,快给我看看,哪里出了问题?”

  “我不需要你管我。”杜小九粗劣的伸出手臂挡掉他的手。

  紫青陌皱着眉,反手一抓,握住了杜小九,低头一看,整个心都缩成了一团,惊呼道,“你受了伤。”

  “死不了。”

  马车继续潜行,突然一个想法叫紫青陌打消了继续往前走的方向。他望着此时依旧乌黑的天色,不禁想起了往事来。

  “多久?”

  “不,这伤口没有愈合,杜小九,说,是谁伤了你,用什么武器?”紫青陌将杜小九的身子摆正,固执的对上自己的眼。

  紫青陌眼睛一瞬不瞬的看着杜小九,微微蜷缩的手缓缓伸出,却在杜小九额前陡然停落,他张了张嘴,试图打破这沉闷的气氛,想了想,还是闭了口。

  杜小九无奈,吐气说道,“来时的路上遇到了黑衣刺客,我大意了。”

  “多久?”

  “半月余。”

  当马车的车轮碾压过一块突起的石子,杜小九才被马车晃动惊醒,可她并未起身,蜷缩在那里不发一语。她眉头轻蹙,心头几度不安稳。

  暗卫悄然上前,“主子。”

  “半月余……半个月不曾愈合,还在流着血水,你,你在做什么?”紫青陌低喝,“来人。”

  暗卫悄然上前,“主子。”

  “拿药来。”

  紫青陌眼睛一瞬不瞬的看着杜小九,微微蜷缩的手缓缓伸出,却在杜小九额前陡然停落,他张了张嘴,试图打破这沉闷的气氛,想了想,还是闭了口。

  脚步声远去,早有暗卫飞奔出去找药。

  梦中的杜小九感觉头脑发胀,竟然一股疲惫袭上心头,她狠命的摇晃了一下疼痛不已的脑袋,烦躁的挥动着手臂。

  杜小九则推开他,继续所在角落里,依靠着马车侧壁昏昏沉沉起来。坚持了几日的紧绷状态,终于在这一刻松懈下来,她好似睁不开眼一般,许久才眨眨疲惫的眼皮,对着面前的开始人影模糊的紫青陌的低声说道,“我不会有事。”

  “固执!”紫青陌低喝一声,将她拉扯抱在怀里,细细的查探。

  “没事,还死不了。”

  “……”杜小九仰头看着紫青陌的脸,那双眼锐利中带着一丝温柔,正满心苦涩的等待着她张开口。

  伤口早已恶化,留着脓水,上面缠缠绕绕几个绷带,新旧叠加,将她的皮肉泪出一道血痕来。

  “冷!”杜小九有些牙床打颤,“我还冷,我冷。”

  杜小九朦胧之中只感觉一股温热传来,她贪婪的吸吮了一阵,这才安静了下去。须臾间,高热的脸不再发烫,面色也好了起来。

  “当年初七利用你对她的情感将天下抢了过来,而如今你又用我对你的情将天下抢了回来,呵呵……风水轮流转。紫青陌,你还这样跟着我,还想要什么?杀了我么?你已经做过一次了。”杜小九有些讽刺的笑了一下,抬眸看着紫青陌。

  紫青陌慌忙起身,抱住了她,“有姐在。”

  紫青陌抬起脚,就要叫外面跟着的暗卫上前查探,四个暗卫其中有一人曾经学过医术,自是知晓一些病理。

  摸到了杜小九光洁的额头,紫青陌不俊浑身一震,向来冰冰凉的杜小九竟然突然这么烫,紫青陌顿觉大事不妙。

  杜小九看出紫青陌的意图,忙冷语道,“不麻烦……皇上了。”

  “杀你之人不是我,我会查清楚。天下,更不是我争抢,无奈四处压力迫使我必须要为余下的昭国做点什么,杜小九,我知晓你心中有恨,但是这恨不该是对我。”

  不知那暗卫从何处得来药碗,只见一个暗卫端着药碗走来,里面还冒着热气,匆匆而来。

  杜小九朦胧之中只感觉一股温热传来,她贪婪的吸吮了一阵,这才安静了下去。须臾间,高热的脸不再发烫,面色也好了起来。

  紫青陌担忧的心放缓,抱着杜小九一阵,才将她放下。

  紫青陌倚靠在一侧,终于舒缓,杜小九身体毒发之时会将整个血液运行加速,所以即便是生了重病也会因为饮了汤药别人恢复的迅速。

  马车继续潜行,突然一个想法叫紫青陌打消了继续往前走的方向。他望着此时依旧乌黑的天色,不禁想起了往事来。

  那时,天很蓝,水很清。

  她还是豆蔻之年,他还是朗朗少年。

  一切皆是美好,一切皆是初始之心。

  “……”杜小九仰头看着紫青陌的脸,那双眼锐利中带着一丝温柔,正满心苦涩的等待着她张开口。

  而如今……

  紫青陌不由得轻叹一声,无力的仰头靠在身后有些嗝人的木板上,微微闭了双眼。

  梦中的杜小九感觉头脑发胀,竟然一股疲惫袭上心头,她狠命的摇晃了一下疼痛不已的脑袋,烦躁的挥动着手臂。

  紫青陌瞧出杜小九的不对,撸起衣袖割破了自己的手臂,拉过杜小九的手,“杜小九!”

  杜小九陡然睁开眼,顿时红色胀满双眼,额前青筋暴突。

  紫青陌拉过杜小九,冷喝道,“快喝!”

  侍卫在侧,庄严肃穆的骑着高头大马。

  “……”杜小九仰头看着紫青陌的脸,那双眼锐利中带着一丝温柔,正满心苦涩的等待着她张开口。

  杜小九挣扎着起身,狠命的推开了紫青陌,“滚开!”

  “杜小九不要闹,快喝。”

  沉默了一阵,紫青陌回她道,“我会跟着你一路走下去。”

  杜小九瞪着紫青陌,紧紧的闭了嘴巴,使劲咬着银牙不叫自己妥协。

  眼神渐渐的迷离,浑身无力了起来,那诱惑至极的血腥味在马车内充斥着,杜小九无奈的喘息了一声,身子一动,“咚!”的一声,杜小九迎面扣在了马车内,也不知那鼻子额头是不是被马车木板凿平了。

  侍卫在侧,庄严肃穆的骑着高头大马。

  紫青陌吓坏了,身子一个激灵,顿了顿,拉起倒在地的杜小九。

  “呵!”紫青陌惊呼,他双眼暴突,惊吓不已,马车车板被杜小九的脸砸落了一块,杜小九完好无损。

  “听话,杜小九,哪怕为了你自己也要喝下去。”紫青陌扶起已经晕厥的杜小九,将她平放在了马车内,左瞧瞧,右看看,紧皱了眉头,还是一把拉起,将杜小九护在了怀里。

  摸到了杜小九光洁的额头,紫青陌不俊浑身一震,向来冰冰凉的杜小九竟然突然这么烫,紫青陌顿觉大事不妙。

  “杜小九,听话,喝下去,喝下去才能好,血毒还在你体内,要定期饮血才行,听话。”紫青陌软语柔滑,体贴入微,手臂在杜小九的唇边碰触着她同样有些温热的唇畔,一双清明的剑眉拧巴成了一坨小山丘状。

  紫青陌淡淡的看着杜小九,再一次闭了嘴,任由杜小九冷嘲热讽,他依旧闭口不言。

  杜小九瞪大双眼看着他,再看着他满嘴满脸的血迹,不由得紧忙用袖口捂住了口鼻,“你,你做什么?”

  “半月余……半个月不曾愈合,还在流着血水,你,你在做什么?”紫青陌低喝,“来人。”

  杜小九却无动于衷,只一双秀美皱着,眼皮都未动一下。

  “杜小九,算我求你还不成吗?”

  “……”

  “杜小九?喝下去,恢复体力你才能将你的臣民送到安全的地方。”

  “杜小九!”紫青陌依旧低语,不急不躁的劝说。

  “杜小九,算我求你还不成吗?”

  可是,无论他怎么央求,杜小九一直紧闭双眼,连一点反应都没。

  被逼无奈,紫青陌看了看自己的手臂,抽出了腰间的宽刀,又划开了一条,顿时温热的血水低落,与之前的小伤口形成鲜明的对比,“你不喝,我喂你喝。”

  紫青陌眼睛一瞬不瞬的看着杜小九,微微蜷缩的手缓缓伸出,却在杜小九额前陡然停落,他张了张嘴,试图打破这沉闷的气氛,想了想,还是闭了口。

  紫青陌看了看双眼紧闭的杜小九,自己先对着手臂的伤口使劲的吸了两口,顿时一股腥浓的血味传入口鼻,喊着血水,紫青陌的薄唇紧抿,对着杜小九的红唇使劲的贴近,软舌微翘,送入一口清香,“唔!”

  可是,无论他怎么央求,杜小九一直紧闭双眼,连一点反应都没。

  杜小九的双眼瞬间放大。

  “咳咳咳……你,你做什么?”杜小九惊醒。

  紫青陌抬头,看着有了些许血色的杜小九,将手臂伸了过去,“喝下去!”

  杜小九瞪大双眼看着他,再看着他满嘴满脸的血迹,不由得紧忙用袖口捂住了口鼻,“你,你做什么?”

  不知那暗卫从何处得来药碗,只见一个暗卫端着药碗走来,里面还冒着热气,匆匆而来。

  “杜小九,听话,喝下去,就算是你恨我入骨,也不能折磨自己。”

  杜小九一愣,连忙抹了一下自己脸上的血迹,“不要,我不要……”

  “喝下去,不然你如何坚持到断崖山边,如何送你的臣民逃出去?!”

  杜小九忍住最后一丝魔性,狠绝的拍掉了他的手,“滚开。”

  力道之大,紫青陌整个人推送到了车门跟前,“咚!”的一声,紫青陌的脊背撞开了车门,外面的微微细雨随风而入,落在了紫青陌的肩头。

  两人四目相对,不发一言。

  紫青陌微微压住怒火,霍然起身,拉过杜小九,“过来,喝下。”

  “我不需要你管我。”杜小九粗劣的伸出手臂挡掉他的手。

  外面大雨漂泊,寒风呼啸。

  路滑之际,车轮从一颗石子上倾轧而过,颠簸中,两人再一次肌肤相亲,薄唇落下,紫青陌未来得及擦去的嘴角血红落在了杜小九雪白的面颊上,犹如雪地里盛开的一朵梅花,娇艳似火。
  当马车的车轮碾压过一块突起的石子,杜小九才被马车晃动惊醒,可她并未起身,蜷缩在那里不发一语。她眉头轻蹙,心头几度不安稳。
  “没事,还死不了。”
  “没事,还死不了。”
  “杜小九!”紫青陌依旧低语,不急不躁的劝说。
  紫青陌淡淡的看着杜小九,再一次闭了嘴,任由杜小九冷嘲热讽,他依旧闭口不言。
  摸到了杜小九光洁的额头,紫青陌不俊浑身一震,向来冰冰凉的杜小九竟然突然这么烫,紫青陌顿觉大事不妙。
  杜小九眉头轻蹙,“此事一过,我不想在与你有任何瓜葛,我的臣民我会保护好,也请你保护好你的臣民,到时候我们定然会刀剑相向,你为了你的初衷,我为了我的执着。”杜小九冷言道。
  “杜小九不要闹,快喝。”
  “没事,还死不了。”
  侍卫在侧,庄严肃穆的骑着高头大马。
  紫青陌一直未入眠,瞧着在那边熟睡的杜小九。
  沉默了一阵,紫青陌回她道,“我会跟着你一路走下去。”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腹黑老公别太坏

“先生,你内裤什么颜色,能让我看一下吗?”真心话大冒险失败后,楚瓷随手抓了个男人接受惩罚,不料对方却是自己婚后半年不见踪迹的丈夫。这下傅先生很不淡定,出差刚回来老婆就要给自己带绿帽?为了避免自己头顶一片草原,傅大总裁开启了疯狂的宠妻模式,化身为狼,夜夜将她扑倒扑倒再扑倒。

作者:曲一笙
标签:言情

空间农女的锦绣庄园

叶可璇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会穿越到另外一个世界替代另一个人生活。醒来的第一天就被塞进了花轿,谁想娶她的是一只公鸡,不过她很高兴,因为这样就不用跟陌生人洞房。婆家很穷,一个月也见不到一次肉,村里男子见她小有姿色,更是一心占便宜,这样的日子让她如何过下去?不过好在婆婆好,自身还有特异空...

作者:深雪兰茶
标签:穿越

蛮妻有毒:腹黑大叔宠上天

她傻呵呵笑,“军长先生,你老牛吃嫩草,吃的还习惯吧?”他看着身下小脸儿绯红的她,慢悠悠回,“老子不是牛,老子不吃草。”“唔?”“老子只吃肉!”而且专吃她这个小鲜肉。遇见冷夜宸那年,苏盛夏十七岁,地点嘛,有点特殊,于是她看到了军长先生冷夜宸的下半段风光;她使出浑身解数色诱制服美男,...

作者:夏汤圆
标签:言情

爱你只是一场交易

十八岁之前,我以为这个世界就只有明哥对我好,他把我从继父的魔掌中救出,让我吃香喝辣,还给了一个窝。为了他,我沦落风尘,后来才知道他养大我,只不过就为卖个好价钱。自此我视爱情如粪土,在欢场里骄奢淫逸、纸醉金迷。 而李熠是我最大的卖主,他用金钱来圈养我,用权势来操控我,直至有天他发...

作者:李清悠
标签:言情

重生之商女为后

年少无知,空有美貌,错付痴情,嫁与伪人,她倾其所有助他夺嫡。然而,为了蛇蝎表姐和她万贯家财,他回报她一柄屠刀,斩尽慕氏一族三百余口! 死不瞑目,一朝重生,夹杂着风雨欲来的狠厉,她誓要仇人万劫不复!背叛她?那就去死! 欺辱她?那就别活! 跟她玩心计?将计就计虐死你!跟她比狠毒?送你...

作者:十七纬
标签:言情

诱王入帐:嗜宠盗梦毒妃

【寻梦里,她是他唯一的救赎;人生中,他是她难解的宿命。】前世,她凭借自己的入梦绝技为他披荆斩棘,扫平障碍,襄助他成为九五之尊。却不想,七窍被封,剜心挫骨,直到死前才得知自己的倾心相付原不过是早有预谋的算计。梦醒归来,回到最初,她发誓要让那些负她之人死无葬身之地!只是,究竟何为梦?...

作者:木子苏V
标签:言情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