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07.夜谈

作者:一寸橙念  发布时间:2015-05-11 10:31  字数:1061 

  “是,当年多亏师父相救,否则弟子绝不可能会有今天。”
  耳边回荡着姜蜜意的呓语:“不要,不要。爹、娘都怪女儿不好,错信了叶致泠才会让无双山庄惨遭灭门。姐姐,姐姐你在哪里,姐姐。”
  “有是有,不过已经不可能了。”孙巧娘重重叹息,“据我所知世上只有极冰二老的内力才能治愈她的内伤。”
  “是,当年多亏师父相救,否则弟子绝不可能会有今天。”
  落寞的转身:“不了,每次看到她我便忍不住想起姐姐,我怕她这一去又是……”
  “快没命了。”
  “这丫头跟她爹一个样就爱逞强。”孙巧娘没耐烦的啐道,“她曾受过严重的内伤,虽保住了性命,但却不能过度用武,否则可能会经脉逆转七窍流血而亡。”
  “是,当年多亏师父相救,否则弟子绝不可能会有今天。”
  “极冰二老早在十几年前便已离世,难道真是命中注定?”
  “快没命了。”
  寂淳当下怔愣,玄灭带着几分自责道:“孙巧娘,这事老衲也有些责任,不知姜……”
  “是,当年多亏师父相救,否则弟子绝不可能会有今天。”
  “快没命了。”
  “有是有,不过已经不可能了。”孙巧娘重重叹息,“据我所知世上只有极冰二老的内力才能治愈她的内伤。”
  寂淳当下怔愣,玄灭带着几分自责道:“孙巧娘,这事老衲也有些责任,不知姜……”
  “快没命了。”
  耳边回荡着姜蜜意的呓语:“不要,不要。爹、娘都怪女儿不好,错信了叶致泠才会让无双山庄惨遭灭门。姐姐,姐姐你在哪里,姐姐。”
  寂淳当下怔愣,玄灭带着几分自责道:“孙巧娘,这事老衲也有些责任,不知姜……”
  月光凉薄如同孙巧娘的心情,好不容易安抚因做噩梦不断梦呓的姜蜜意,握着一壶酒来到窗边斜倚着举杯感怀。
  “极冰二老早在十几年前便已离世,难道真是命中注定?”
  孙巧娘面色凝重的起身,冲着立在床畔的寂淳便是破口责骂:“你个小和尚是怎么回事,明知她的情况还想出这个法子来折磨折腾她,你,实在太可恶了。”
  耳边回荡着姜蜜意的呓语:“不要,不要。爹、娘都怪女儿不好,错信了叶致泠才会让无双山庄惨遭灭门。姐姐,姐姐你在哪里,姐姐。”
54.166.211.248, 54.166.211.248;0;pc;2;磨铁文学
  月光凉薄如同孙巧娘的心情,好不容易安抚因做噩梦不断梦呓的姜蜜意,握着一壶酒来到窗边斜倚着举杯感怀。
  玄灭的神色忽地变得凝重:“如此说来她的体格是不适合练武的,但偏偏她的身上又背负那么沉重的仇恨,当真是造化弄人啊。”
  “什么?她不是已经康复了吗?”寂淳探了眼昏睡的姜蜜意。
  孙巧娘沉思片刻拿出一个药瓶:“这瓶药丸虽不能根治但紧要关头还是可以续命的,你帮我给她吧。”
  是夜。寂淳独自一人站在院中对月惆怅毫无倦意,听到动静偏转过身唤道:“师父,这么晚了为何还不歇息。”
  玄灭的神色忽地变得凝重:“如此说来她的体格是不适合练武的,但偏偏她的身上又背负那么沉重的仇恨,当真是造化弄人啊。”
  “有小僧在,不会让她有事的。”给她服过要确认她没事这才随玄灭方丈离开。
  “有是有,不过已经不可能了。”孙巧娘重重叹息,“据我所知世上只有极冰二老的内力才能治愈她的内伤。”
  孙巧娘沉思片刻拿出一个药瓶:“这瓶药丸虽不能根治但紧要关头还是可以续命的,你帮我给她吧。”
  “你虽非正式拜入少林寺,但在老衲的心中你跟他们并无差别。”玄灭方丈感慨道,“老衲知晓对早年姜盟主的救命之恩你一直记挂在心,而今姜家遭此巨变你定然想出手相助。”
  孙巧娘沉思片刻拿出一个药瓶:“这瓶药丸虽不能根治但紧要关头还是可以续命的,你帮我给她吧。”
  “有小僧在,不会让她有事的。”给她服过要确认她没事这才随玄灭方丈离开。
  “老衲想找你聊聊。”相对而坐,玄灭追忆道,“寂淳转眼你来寺里已经有十年的光景了。”
  孙巧娘面色凝重的起身,冲着立在床畔的寂淳便是破口责骂:“你个小和尚是怎么回事,明知她的情况还想出这个法子来折磨折腾她,你,实在太可恶了。”
  猛然痛饮杯中酒:“姐姐,看到了吗?你最爱的人竟会是这样的下场。”
  “老衲想找你聊聊。”相对而坐,玄灭追忆道,“寂淳转眼你来寺里已经有十年的光景了。”
  孙巧娘面色凝重的起身,冲着立在床畔的寂淳便是破口责骂:“你个小和尚是怎么回事,明知她的情况还想出这个法子来折磨折腾她,你,实在太可恶了。”
  猛然痛饮杯中酒:“姐姐,看到了吗?你最爱的人竟会是这样的下场。”
  是夜。寂淳独自一人站在院中对月惆怅毫无倦意,听到动静偏转过身唤道:“师父,这么晚了为何还不歇息。”
  “你不亲自给她。”寂淳握紧药瓶问道。
  “老衲想找你聊聊。”相对而坐,玄灭追忆道,“寂淳转眼你来寺里已经有十年的光景了。”
  孙巧娘面色凝重的起身,冲着立在床畔的寂淳便是破口责骂:“你个小和尚是怎么回事,明知她的情况还想出这个法子来折磨折腾她,你,实在太可恶了。”
  寂淳当下怔愣,玄灭带着几分自责道:“孙巧娘,这事老衲也有些责任,不知姜……”

  孙巧娘面色凝重的起身,冲着立在床畔的寂淳便是破口责骂:“你个小和尚是怎么回事,明知她的情况还想出这个法子来折磨折腾她,你,实在太可恶了。”

  “这是必然的结果,我爹还在世时他们就各怀鬼胎,深埋城府,暗中窥视。”姜蜜意愤恼的攥紧拳头。

  “正因如此老衲希望你们能够暗中查明真相,江湖盛传你们姐妹也惨遭毒手,生死不明,所以……”

  话且未完,一直在强忍不适的姜蜜意晕倒入寂淳的怀中。

  孙巧娘面色凝重的起身,冲着立在床畔的寂淳便是破口责骂:“你个小和尚是怎么回事,明知她的情况还想出这个法子来折磨折腾她,你,实在太可恶了。”

  月光凉薄如同孙巧娘的心情,好不容易安抚因做噩梦不断梦呓的姜蜜意,握着一壶酒来到窗边斜倚着举杯感怀。

  寂淳当下怔愣,玄灭带着几分自责道:“孙巧娘,这事老衲也有些责任,不知姜……”

  孙巧娘沉思片刻拿出一个药瓶:“这瓶药丸虽不能根治但紧要关头还是可以续命的,你帮我给她吧。”

  “快没命了。”

  “什么?她不是已经康复了吗?”寂淳探了眼昏睡的姜蜜意。

  “这丫头跟她爹一个样就爱逞强。”孙巧娘没耐烦的啐道,“她曾受过严重的内伤,虽保住了性命,但却不能过度用武,否则可能会经脉逆转七窍流血而亡。”

  玄灭的神色忽地变得凝重:“如此说来她的体格是不适合练武的,但偏偏她的身上又背负那么沉重的仇恨,当真是造化弄人啊。”

  寂淳皱眉,脸色沉重,深知她是不会轻易放弃妥协的:“莫非当真一点办法都没有?”

  “有是有,不过已经不可能了。”孙巧娘重重叹息,“据我所知世上只有极冰二老的内力才能治愈她的内伤。”

  “是,当年多亏师父相救,否则弟子绝不可能会有今天。”

  “极冰二老早在十几年前便已离世,难道真是命中注定?”

  孙巧娘沉思片刻拿出一个药瓶:“这瓶药丸虽不能根治但紧要关头还是可以续命的,你帮我给她吧。”

  “你不亲自给她。”寂淳握紧药瓶问道。

54.166.211.248, 54.166.211.248;0;pc;2;磨铁文学

  落寞的转身:“不了,每次看到她我便忍不住想起姐姐,我怕她这一去又是……”

  耳边回荡着姜蜜意的呓语:“不要,不要。爹、娘都怪女儿不好,错信了叶致泠才会让无双山庄惨遭灭门。姐姐,姐姐你在哪里,姐姐。”

  “有小僧在,不会让她有事的。”给她服过要确认她没事这才随玄灭方丈离开。

  寂淳当下怔愣,玄灭带着几分自责道:“孙巧娘,这事老衲也有些责任,不知姜……”

  是夜。寂淳独自一人站在院中对月惆怅毫无倦意,听到动静偏转过身唤道:“师父,这么晚了为何还不歇息。”

  “老衲想找你聊聊。”相对而坐,玄灭追忆道,“寂淳转眼你来寺里已经有十年的光景了。”

  “是,当年多亏师父相救,否则弟子绝不可能会有今天。”

54.166.211.248, 54.166.211.248;0;pc;2;磨铁文学

  “你虽非正式拜入少林寺,但在老衲的心中你跟他们并无差别。”玄灭方丈感慨道,“老衲知晓对早年姜盟主的救命之恩你一直记挂在心,而今姜家遭此巨变你定然想出手相助。”

  寂淳此刻却显得颇有为难:“但是弟子曾在佛祖面前立誓,有生之年决不踏出少林寺的范围半步。”

  “誓言与道义全看你如何权衡,老衲相信我佛慈悲定然会体谅你的用心的。”望着玄灭离去的背影,寂淳若有所思。

  月光凉薄如同孙巧娘的心情,好不容易安抚因做噩梦不断梦呓的姜蜜意,握着一壶酒来到窗边斜倚着举杯感怀。

  “快没命了。”

  耳边回荡着姜蜜意的呓语:“不要,不要。爹、娘都怪女儿不好,错信了叶致泠才会让无双山庄惨遭灭门。姐姐,姐姐你在哪里,姐姐。”

  玄灭的神色忽地变得凝重:“如此说来她的体格是不适合练武的,但偏偏她的身上又背负那么沉重的仇恨,当真是造化弄人啊。”

  “有小僧在,不会让她有事的。”给她服过要确认她没事这才随玄灭方丈离开。

  玄灭的神色忽地变得凝重:“如此说来她的体格是不适合练武的,但偏偏她的身上又背负那么沉重的仇恨,当真是造化弄人啊。”

  孙巧娘面色凝重的起身,冲着立在床畔的寂淳便是破口责骂:“你个小和尚是怎么回事,明知她的情况还想出这个法子来折磨折腾她,你,实在太可恶了。”

  “有是有,不过已经不可能了。”孙巧娘重重叹息,“据我所知世上只有极冰二老的内力才能治愈她的内伤。”

  “快没命了。”

  猛然痛饮杯中酒:“姐姐,看到了吗?你最爱的人竟会是这样的下场。”
  “是,当年多亏师父相救,否则弟子绝不可能会有今天。”
  “是,当年多亏师父相救,否则弟子绝不可能会有今天。”
  耳边回荡着姜蜜意的呓语:“不要,不要。爹、娘都怪女儿不好,错信了叶致泠才会让无双山庄惨遭灭门。姐姐,姐姐你在哪里,姐姐。”
  “快没命了。”
  落寞的转身:“不了,每次看到她我便忍不住想起姐姐,我怕她这一去又是……”
  玄灭的神色忽地变得凝重:“如此说来她的体格是不适合练武的,但偏偏她的身上又背负那么沉重的仇恨,当真是造化弄人啊。”
  “这丫头跟她爹一个样就爱逞强。”孙巧娘没耐烦的啐道,“她曾受过严重的内伤,虽保住了性命,但却不能过度用武,否则可能会经脉逆转七窍流血而亡。”
  玄灭的神色忽地变得凝重:“如此说来她的体格是不适合练武的,但偏偏她的身上又背负那么沉重的仇恨,当真是造化弄人啊。”
  孙巧娘沉思片刻拿出一个药瓶:“这瓶药丸虽不能根治但紧要关头还是可以续命的,你帮我给她吧。”
  “你虽非正式拜入少林寺,但在老衲的心中你跟他们并无差别。”玄灭方丈感慨道,“老衲知晓对早年姜盟主的救命之恩你一直记挂在心,而今姜家遭此巨变你定然想出手相助。”
  月光凉薄如同孙巧娘的心情,好不容易安抚因做噩梦不断梦呓的姜蜜意,握着一壶酒来到窗边斜倚着举杯感怀。
  “老衲想找你聊聊。”相对而坐,玄灭追忆道,“寂淳转眼你来寺里已经有十年的光景了。”
  孙巧娘沉思片刻拿出一个药瓶:“这瓶药丸虽不能根治但紧要关头还是可以续命的,你帮我给她吧。”
  “是,当年多亏师父相救,否则弟子绝不可能会有今天。”
  “有小僧在,不会让她有事的。”给她服过要确认她没事这才随玄灭方丈离开。
  “你不亲自给她。”寂淳握紧药瓶问道。
  寂淳当下怔愣,玄灭带着几分自责道:“孙巧娘,这事老衲也有些责任,不知姜……”
  猛然痛饮杯中酒:“姐姐,看到了吗?你最爱的人竟会是这样的下场。”
  寂淳当下怔愣,玄灭带着几分自责道:“孙巧娘,这事老衲也有些责任,不知姜……”
54.166.211.248, 54.166.211.248;0;pc;2;磨铁文学
  寂淳皱眉,脸色沉重,深知她是不会轻易放弃妥协的:“莫非当真一点办法都没有?”
  玄灭的神色忽地变得凝重:“如此说来她的体格是不适合练武的,但偏偏她的身上又背负那么沉重的仇恨,当真是造化弄人啊。”
  月光凉薄如同孙巧娘的心情,好不容易安抚因做噩梦不断梦呓的姜蜜意,握着一壶酒来到窗边斜倚着举杯感怀。
  月光凉薄如同孙巧娘的心情,好不容易安抚因做噩梦不断梦呓的姜蜜意,握着一壶酒来到窗边斜倚着举杯感怀。
  孙巧娘面色凝重的起身,冲着立在床畔的寂淳便是破口责骂:“你个小和尚是怎么回事,明知她的情况还想出这个法子来折磨折腾她,你,实在太可恶了。”
  寂淳当下怔愣,玄灭带着几分自责道:“孙巧娘,这事老衲也有些责任,不知姜……”
  耳边回荡着姜蜜意的呓语:“不要,不要。爹、娘都怪女儿不好,错信了叶致泠才会让无双山庄惨遭灭门。姐姐,姐姐你在哪里,姐姐。”
  “是,当年多亏师父相救,否则弟子绝不可能会有今天。”
  “快没命了。”
  寂淳此刻却显得颇有为难:“但是弟子曾在佛祖面前立誓,有生之年决不踏出少林寺的范围半步。”
  “快没命了。”
  “这是必然的结果,我爹还在世时他们就各怀鬼胎,深埋城府,暗中窥视。”姜蜜意愤恼的攥紧拳头。
  孙巧娘面色凝重的起身,冲着立在床畔的寂淳便是破口责骂:“你个小和尚是怎么回事,明知她的情况还想出这个法子来折磨折腾她,你,实在太可恶了。”
  “快没命了。”
  玄灭的神色忽地变得凝重:“如此说来她的体格是不适合练武的,但偏偏她的身上又背负那么沉重的仇恨,当真是造化弄人啊。”
  猛然痛饮杯中酒:“姐姐,看到了吗?你最爱的人竟会是这样的下场。”
  孙巧娘沉思片刻拿出一个药瓶:“这瓶药丸虽不能根治但紧要关头还是可以续命的,你帮我给她吧。”
  “誓言与道义全看你如何权衡,老衲相信我佛慈悲定然会体谅你的用心的。”望着玄灭离去的背影,寂淳若有所思。
  “这丫头跟她爹一个样就爱逞强。”孙巧娘没耐烦的啐道,“她曾受过严重的内伤,虽保住了性命,但却不能过度用武,否则可能会经脉逆转七窍流血而亡。”
  孙巧娘面色凝重的起身,冲着立在床畔的寂淳便是破口责骂:“你个小和尚是怎么回事,明知她的情况还想出这个法子来折磨折腾她,你,实在太可恶了。”
  落寞的转身:“不了,每次看到她我便忍不住想起姐姐,我怕她这一去又是……”
  是夜。寂淳独自一人站在院中对月惆怅毫无倦意,听到动静偏转过身唤道:“师父,这么晚了为何还不歇息。”
  “你不亲自给她。”寂淳握紧药瓶问道。
  “是,当年多亏师父相救,否则弟子绝不可能会有今天。”
  “正因如此老衲希望你们能够暗中查明真相,江湖盛传你们姐妹也惨遭毒手,生死不明,所以……”
  月光凉薄如同孙巧娘的心情,好不容易安抚因做噩梦不断梦呓的姜蜜意,握着一壶酒来到窗边斜倚着举杯感怀。
  “老衲想找你聊聊。”相对而坐,玄灭追忆道,“寂淳转眼你来寺里已经有十年的光景了。”
  寂淳当下怔愣,玄灭带着几分自责道:“孙巧娘,这事老衲也有些责任,不知姜……”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顾先生,命里犯桃花

在情深意切的时候,我撞破了他的一个秘密。

作者:倾鱼
标签:现代言情

爱你只有一寸相思

林汐从没有想过,有一天他会让她的闺蜜怀上他的孩子!

作者:简一o
标签:现代言情

二婚之痒

打过午夜的热线吗?我偷偷打过,就在我独守空房的某个深夜。

作者:水烟萝
标签:现代言情

总裁驾到:女人,你是我的

许暮一和崔郁拍结婚照的那天,是许暮一人生中最黑暗恐惧的一天。

作者:阎大大
标签:现代言情

你的名字在我心上

我一直都很喜欢秦文浩,婚礼前一天他让我冒充他的新娘,我说好。

作者:舞西风
标签:现代言情

以爱为谋,赌你情如初见

初见,我将他壁咚,拿着与他零度亲密的视频威胁他。

作者:翎羽菲
标签:现代言情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