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十八章 鬼吓人

作者:四不相  发布时间:2015-05-11 07:15  字数:3217 

  虽然进不去,我可以感应到屋里的情况,老宋在书房里盯着电脑不知做什么,宋玉瓷喝了杯水,在卧室里走来走去,显然是想不通刚才发生了什么事。她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她拿起来看了看,略一犹豫才接听,里面传来刘一鸣的声音:“玉瓷你到家了吗?”

  “到家了,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呃……你怎么样,有没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宋玉瓷有些迟疑:“感觉有些吓人,好像有什么东西跟在我后面,但什么都没看到,到了家里就没事了。”

  刘一鸣的声音立即变得坚定起来:“这就对了!这事呢,我说了怕吓着你,不说又怕你蒙在鼓里受了伤害,所以左思右想,还是决定告诉你。你听了不要怕,我有办法帮你的。”

  宋玉瓷更加疑惑和紧张:“到底是怎么回事?”

  “哦,是这样的,我有一个道士朋友,是个高人,帮我开过天眼,能看到不干净的东西。刚才在咖啡店里我看到有一个被车撞死的女鬼,想要找你当替身,所以赶紧拉了你跑。你感觉有东西跟着你,那就是她跟着你去了……”

  “啊……”宋玉瓷花容失色,急忙左看右看,缩到了墙角背靠到壁上。

  我气得火冒三丈,大叫:“放屁,放屁,全是假话,他是骗你的,千万不要相信他!”

  宋玉瓷当然听不到我的话,刘一鸣继续说:“先不要怕,也许它进不了你家,明天上午我会来找你,带你一起去找我那位道士朋友,他会帮你化解,再给你画几张符带在身上就没事了。”

  宋玉瓷还是有些怕,声音都有些颤抖:“哦,哦,好的,谢谢你了。”

  刘一鸣道:“不用客气,你要是害怕就找你爸陪着,坚持到天亮就没事了。一定要镇定,你越害怕鬼就越会吓你,你什么都不怕她就对你无可奈何,当然她还有可能弄出一些动静,制造一些幻觉之类,甚至变成你最关心的人的模样,总之你坚定信念,什么都不信,什么都不怕就没事了。”

  幸好我没有肺,否则一定会把肺气炸了。刘一鸣这个王八蛋,颠倒是非,卑鄙狡诈,可恶之极!他把我说成是找替身的女鬼,这样我一靠近玉瓷她就会很害怕,无法进行沟通。等到明天他带了玉瓷去找那个道士,我就更没有办法,玉瓷要是相信了他的谎言,甚至有可能跟他联手对付我。而且刘一鸣接近玉瓷肯定没安好心,要么是贪图美色,要么是想报复我,迟早会对玉瓷下手。

  我要阻止他,我必须阻止他!

  宋玉瓷与刘一鸣约好见面时间,结束了通话。她还是很害怕,紧紧抱着一个玩具熊靠在床头,似乎这样有安全感。过了一会儿,她露出思索之状,自言自语:“那个女鬼为什么会找上我呢?我没有撞过人啊!”

  她起疑心了,我真希望她那具有艺术天才的脑袋,能够多想一点,想深一点,揭穿刘一鸣的阴谋和虚伪。可惜她没再深思了,抱了玩具熊开门出去,敲开了书房的门。

  宋玉瓷的父亲名叫宋启阳,五十出头,清瘦儒雅,一身正气,颇有古人遗风。宋玉瓷跟他闲聊了几句,把之前的事详细说了一遍,话还没有说完老宋就怒斥:“胡说八道,朗朗乾坤,繁华都市,哪里来的鬼怪?假托鬼神,必有暗昧,这个什么主任怕是居心不良,少跟他来往。”

  我在屋外差点要大叫老宋我爱你,此言真是一针见血直指要害,就是要禁止宋玉瓷跟刘一鸣来往。

  宋玉瓷一向是有些怕父亲的,弱弱地说:“但是刚才真的很奇怪,突然就起了冷风,那种冷直透到骨头里面去,全身毛孔都炸开了。回来的路上,我总感觉有人在后面盯着我,走到门口……”

  老宋有些生气地挥了挥手:“疑心生暗鬼,你要是不信,就什么事都没有,你要是信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都来了。”

  “算了,不跟你说了。”宋玉瓷很郁闷,转身往外走。

  老宋摇了摇头,看着电脑显示屏,想了想又转头问:“你刚才说的刘主任,就是赵铭志的医院领导吗?”

  宋玉瓷停步转身:“对。”

  “你还找他做什么?”

  “是他先找我,他说省委宣传部有一个熟人,可以帮我宣传一下扩大知名度。”

  老宋的脸色更难看了:“你的精力应该用在创作上,水平提高了,名不求自来;水平上不去,做再多广告那也只是广告。就我的观点而言,你的名气已经太大了,名过其实了,这样容易变得虚浮,未必是好事。”

  宋玉瓷嗯了一声,往自己卧室走去,老宋又说:“过去的事就过去了,你要从阴影里面走出来,你的人生还只是刚开始……”

  宋玉瓷没有再听他说,进了自己卧室“呯”的一声关上门,连衣服都没脱就躺到床上,用被子蒙住了头,眼泪流了下来。

  我知道她流泪是因为我,此刻她多么需要我的安慰啊,可是我只能站在门外看着,什么都做不了,我只会给她带来恐惧,这种痛苦让我要疯狂了。

  宋玉瓷的母亲是个商人,应酬多,很晚才回来,没惊动玉瓷就去睡觉了。我一直在宋家门口徘徊,感觉没过多久天就亮了,现在我身上阴气和煞气很重,更加害怕太阳和强光,白天最好躲到阴暗的地方,但是我不愿离玉瓷太远,看不到她我不放心,所以躲在楼梯通道中。高层住宅楼有电梯,绝大多数人都是乘电梯上下,楼梯很少有人走,勉强可以让我安身,并且可以远远看到玉瓷。

  老宋夫妇很早就出门了,上午八九点的时候,宋玉瓷起床梳洗打扮,上身穿一件淡蓝色短袖衬衫,两肩处有些白色刺绣,胸前悬挂着一个白色的蝴蝶结装饰。下身穿的是青底大圆点中裙,露出半截修长光滑又紧致的大腿,相当吸人眼球又不算暴露,恰到好处。手上再拎一个白色小包,显得素雅大方又不失时尚。

  我开始紧张起来,昨天老宋已经叫她不要理刘一鸣了,难道她不听话还要跟刘一鸣一起去?这一去肯定没好事,简直就是往火坑里跳啊!我想要阻止她,但是刚靠近她,她就开始害怕,一路小跑进了电梯。

  我没办法阻止她,靠近她只会让她害怕,更加坚定她去找刘一鸣的决心,所以我只能保持距离,非常无奈和痛苦地看着她。到了楼下,外面阳光强烈,我不敢出去,看着她走远,上了刘一鸣的车。

  我痛恨我自己,我早就该不择手段变强了,早就该跟刘一鸣拼了,早就该想到玉瓷并让她知道真相了。可是现在说这些都太迟了,刘一鸣骗走了她,会对她做什么?会不会用甜言蜜语哄骗她?会不会在她身上挨挨碰碰?会不会挖了她的肾甚至杀了她?刘一鸣这个人渣什么事都做得出来,每一种可能都是存在的,而每一种可能都是我不能容忍的。

  玉瓷为什么要去找他,难道她已经变了心,忘了我了?

  我极度焦急、愤怒和绝望,强烈的怨恨引发了我一直以来压抑着的凶戾和狂暴,我在楼梯通道内蹿上蹿下,疯狂咆哮,渐渐的完全被愤怒所支配,其他事情都忘了,只想要找一个目标来发泄怒火。

  “啊……”

  突然一声惊叫引起了我注意,那是一个小男孩,三四岁的样子,有些瘦弱但很秀气。他惊恐地望着我:“你,你……你为什么会飞?”

  难道他能看见我?不可能啊,我遇见过无数人,除了那个道士外没人能看见我,这小屁孩乳臭未干,肯定没有开天眼,不可能看到我的。但接着我发现我飘到哪儿,他就看到哪儿,明明能看得见我。

  我急忙冲到他面前:“你能看见我?你能听到我说话吗?”

  小孩吓得退了几步,这种反应毫无疑问他看到了我。我大喜过望,急忙对他说:“你帮我做一件事情,去找宋玉瓷,说刘一鸣是坏蛋,害死了我,现在又要害她。”

  小孩一愣一愣的,接着转身就跑,我跟在后面大叫:“别跑,别跑,求求你了,帮我传个话。”

  小孩非常害怕,飞快地往前跑,一边跑一边哭:“妈妈,妈妈……”

  前面有一个单元的门打开了,冲出一个中老年人,有些生气地说:“嘟嘟你又跑出去了,跟你说了不能跑出去,外面有坏人。”

  小孩抱住了他的腿哇哇大哭:“爷爷,坏人来抓我了,我要妈妈,我要妈妈。”

  我此时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让小孩赶紧给我传话,这是我唯一的机会了,根本不管他害怕不害怕,直扑过去。

  老人正要抱起小孩,小孩被我吓得往屋里逃,大叫妈妈。里面有个老妇人迎了出来,抱住了小孩:“嘟嘟乖,不哭,妈妈去上班赚钱,买好吃的东西给嘟嘟吃。”

  我追了进去,小孩拼命挣扎,从奶奶怀里挣脱出来,在屋里狂奔乱跳,哭得声嘶力竭,说坏人要抓他。小孩的爷爷奶奶没看到人,弄不清状况,各种安慰当然无效,也急坏了。

  本来是很简单的一件事,他帮我传一下话就好,可是他太小了,无法理解我的话,并且被我吓坏了。如果我没有失去理智,会保持距离等他不怕了再说,问题是我已经急得失去了理智,他越是哭闹我越焦急,火了我猛扑过去掐住了他脖子:“你说,你快说啊!”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铁血兵王在都市

兵王回归,狼王觉醒,惹出热血风暴!

作者:我们要彼此包容
标签:都市

极品衙役

重生成了苦逼小衙役又怎么样?要快活一世!

作者:胡为道人
标签:历史

死亡游戏

北京375公车、朝内81号院、封门村……

作者:轩梓墨
标签:悬疑

借胎鬼夫

那一晚,我好心把他让进家门。半夜,他竟然……

作者:农夫仙拳
标签:悬疑

阴坟

床上魂,床下坟,七月十五祭神明,一场祭祀焚数人.

作者:恰灵小道
标签:悬疑

超品透视

意外获得了透视眼,一切曾经看不起自己的人都将被踩在脚下。

作者:光辉小仔
标签:都市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