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三章 冷壳(六)

作者:北府  发布时间:2015-05-11 12:36  字数:3059 

  嬴川同样是看着众人的眼睛,顷刻间才明白了自己所处的位置,自己已经没有后退的可能性了,无论是为了自己,还是别人。

  嬴川转过身去,走到了小王的面前,双手慢慢地解开了他的衣服,苍白的身体转眼间就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僵硬的躯体此刻还反射着一点灯的光芒,冰凉的皮肤摸起来有刺手的感觉,仿佛一块朽烂的枯木,散发着死亡的气味。

  被嬴川握住的刀子,在众人的注视下慢慢地插了下去,轻松地就扎进了小王的皮肤。嬴川心中一阵惊异,本来人体的皮肤就不怎么容易扎破,何况还是在皮肤与血管僵化的条件下,但是刀子就是缓缓地进入了小王的身体中,没有一点阻碍。看到刀子进入的深度已经接近五厘米了,嬴川便紧紧地抓住刀柄,深吸了一口气,准备解剖。

  嗤——

  又是熟悉的声音,只是短短一秒钟,嬴川便已经拔出了刀子,见到没什么异样,他终于长舒了一口气。刀子在小王身上仅仅留下了一条白里泛红的线状痕迹,犹如白皙的皮肤之上划过的浅浅甲痕。

  嬴川转过身去,满脸微笑的望着所有的观众,像是在谢幕一般,在众人面前晃起了那把没有一丝血迹的锃光瓦亮的刀子,虽然在灯光下有些惨白。

  “怎么可能,为什么这么干净呢?”嬴川看着苍白如纸的刀子,不敢继续往下想了。

  而此时小王腹上的那条伤口却出现了逐渐龟裂的态势,本来唯美的线痕逐渐露出了皮下的脂肉,伤口转瞬间便开裂到了两指的宽度,狰狞的血红色这才暴露在了空气中并迅速氧化变成了黑色。透过模糊的黑色边界,那在黑暗中翻滚不息的秽物逐渐失去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黑漆如墨的未名液体。

  “啊——”

  站在最前面的阿武的尖叫声回荡了起来,仿佛一瞬间被人抽掉了脊柱,软塌塌地靠在右边秦军的身上,他呆滞的表情与僵硬的肢体形态重新牵扯住了众人的目光。所有人顺着他颤抖的手臂望去,都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那惊恐的表情再次出现在了小王的脸上,也重新出现在了嬴川的面前。

  “看来,他死前一定承受了常人难以承受的痛苦!”秦军板着脸说道,言语表情中都充满了不曾料想到的慌乱。

  突如其来的异变使得所有人都慌了手脚,小王那死不瞑目的恐怖表情在每个人的心中都留下了难以泯灭阴影,有的人甚至到现在都还在闭着眼睛,祈祷这只是一场虚惊。

  哗——

  就在所有人心悸的同时,一个猝不及防的声音霍然出现在了众人的耳边,一大股血水伴随着支离破碎的内脏从小王的腹部上那条刀口中涌了出来,仿佛过度烧煮的粥,粘粘糊糊的顺着小王的皮肤以及肮脏的桌子,绵绵地淌在了地上,血腥味一下子就弥漫在了整间小屋子里,其中还夹杂着不死不休的怨念。

  本来就惶恐不安的他们此时已经完全掉进了精神瘫痪的深渊,更多的人则是选择捂着眼睛迅速撤离出去。这个地方,顿时成为了一块活人禁地。

  嬴川从小王的脸上扫视而过,并没有流露出恐惧的神色,毕竟这比刚刚自己遇到的情形要好得多了。但是令嬴川想不通的是本来一切安好的手术怎么会以一堆血渍完事了结了呢?面对着一滩血肉,他的心里恐怖的滋味大大减少了,虽然有些反胃,但他还是蹲在了那汩汩的血水面前,用一只手捏着鼻子,完全摸不着头脑地用小铁棍挑拣着。

  “也不知道他到底吃了什么,内脏怎么会变成了这副模样?我们所需要的东西也找不到了,这些东西估计只有法医才能鉴别出什么结果!”嬴川直起腰,叹了一口气,望着剩余的神色凝重的民工,也不再说什么了。

  “哥,你们在干什么啊?”一阵清脆悦耳的少女的声音在人群后面响了起来。

  林慕听到了这个声音,急忙回过头去大声地喊道:“小樱,不要过来!”

  虽然林慕警告了自己的妹妹,但是林樱还是出现在了所有一切的面前。

  “啊——”少女独有的尖利的喊叫声在那一时刻爆破而出,而林樱也是同时扑向了林慕的怀里,好久才静了下来。跟着林樱而来的夏茹也是满脸骇色,她看着那滩血污里面的东西,感觉到脑神经的阵阵刺痛。

  “那我们就干等着么?”人群之中突然传出了一声有点绝望的声音,而那种情绪也迅速在所有人之中传播开来。此刻最需要的就是冷静,每一种不安分的反抗都可能成为致命的失误。

  “我们还有一个地方可以去!”嬴川看着秦军,那个向自己示意点头的人,继续说道,“我们可以去池塘那里看看!”

  “走走走!”没有人再质疑什么了,所有人都麻利地下了楼,向池塘走去。

  谁也没有注意到,那张破床下面一闪而过的猩红色的细长影子,像是在轻抿着染满鲜血的嘴唇,转瞬间便隐匿在了黑暗的深处。

  萧索的街道上还带着严冬的气息,树木之间偶尔还会传出阵阵的呜呜声,就像找不到家的孩子,独自躲在荒芜人烟的地方哭泣。

  秦军低着头,走在最前面。所有人都很识相,不去招惹这个易燃易爆的火药桶。当然,事情总会有意外的。

  “这家伙可是你的卧底啊,你怎么会把他杀掉了呢?”

  “你一句话中竟然有两处错误,等你出去了快点从幼儿园补习吧!”

  “是不是你认为他很没有用,监视了我这么长时间竟然没有一点收获,而且还从你那里套取了不少的情报,所以就解决掉了他!”

  “你在说什么胡话,什么他从我这里套取不……你怎么知道的?”

  “这还不简单,我们两人的博弈中,他才是最大的赢家!”

  “所以你就把他杀了?”

  “我,笑话!他还没给我提供完整的情报呢,我怎么会舍得干掉他!”

  “那你有什么意图,将你的老底都抖给我?”

  “我只是想说,换汤不换药的老把戏可是耐不住深究啊!”

  “这逆耳忠言,代价是不是有点大!”

  “这只是借题发挥而已,正题依旧不变——小王的死是谁造成的,你的卧底吗?”

  “你刚刚不是说他是我的卧底吗?”

  “你不是又找到了更出色的吗!”

  “胡说八道!”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地消磨了点时间后,便不再相互理会。

  嬴川走在靠后的位置,因为他知道现在已经用不到他了。他只是起一个引子的作用,吹响了了手中的冲锋号,所有人都会为了自己的生存而不惜一切代价去与威胁自己生命的一切鬼怪作殊死的搏斗。但是嬴川还是保持着高度的警惕,不知怎么的,在他的心里,总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还是赶快离开这里吧!

  走在嬴川身后的是林慕兄妹两人,当快要走到池塘的时候,嬴川发现林慕两人竟然停了下来。于是嬴川也停了下来,想等着这两个伙伴。

  “这里是……”

  嬴川在停下来的时候也吃了一惊,他看到林樱正在用自己颤颤巍巍的手指着眼前的一簇草丛给林慕看,眉目间流露出几分惶恐与不安。而这个地方,正是嬴川奇遇记的开始,长发黑衣女作祟的地点。

  “难道小樱也遇到了那个东西?”

  “后面的快点啊,我们到了!”嬴川刚要问林樱到底遇见了什么,耳畔就传来了秦军嘹亮的嗓音,于是嬴川便放弃了自己的询问,向着池塘跑了过去。

  “你们几个去找些类似棍棒的工具,其余的人都别乱动,以防出现不测!”工头站在高处命令着,让站在他右手方向的赵松与阿武去寻找简易的工具。剩下的则是站在池塘的边上四处观看,想要一探究竟。面对一个不到二十平方米的池塘,站在宛如墨汁一般的池水面前,嬴川的心里竟然有种莫名的压抑。

  “这里面到底有什么猫腻啊?”嬴川自言自语。

  “嬴川,你看到你说的那个黑衣女的手了吗?”林慕这个时候靠近嬴川,小声地问着,“包括今天白天的经历!”

  “手?”嬴川不解地问道,得到的却是林慕肯定地点头。他皱了下眉头,重新陷入那冥冥之中带给自己不安的奇遇,却没有注意到黑衣女的手。

  “没有!”嬴川摇着头回答道,“怎么,难道小樱也碰到怪事了,就是一只手?”虽然有着共同的经历,但却没有什么一致的意见。

  “嗯!”林慕点了点头,随后将目光投在了秦军背后的那一片虚无的空间之中,心中被悔恨的惊涛骇浪折腾得无法安宁。

  “哥,我们以后不要到那宿舍楼里面去了,我总感觉好像有东西在后面跟着我们,怪怪的!”

  “嗯,我们再也不会去招惹他了!”

  “是啊,我们马上就要离开这里了,谁还会去招惹他啊!”








  作者与剧中人物的对话——

  作者:继续默哀!

  众人继续默哀!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蛇女

我一公司底层的跑腿文员,一朝穿成140多斤的肥婆。

作者:璇墨
标签:悬疑

诡女

我叫钏儿,是一个不祥之人,他们都管我叫灾星。

作者:枉凝眉x
标签:悬疑

阴阳往生

一个婴儿的降生,却给整个村带来了前世的梦魇。

作者:黑灯瞎火去赶路
标签:悬疑

安能年少不轻狂

少年不良,热血轻狂! 这是一个懦弱少年成长的故事!

作者:拼命第一郎
标签:青春

我嫁给了山村老尸

师范毕业,我被分配到一所很偏远的山村小学当老师。

作者:水刃
标签:悬疑

男人不窝囊

我的妻子温柔贤惠,青春漂亮,谁知道有一天……

作者:扫雷达人
标签:都市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