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29.亦真亦假看不清

作者:沉峻  发布时间:2015-05-11 07:01  字数:1127 

  “我早该想到的,你是傅世钦的弟弟,傅南山的儿子,怎么可能会帮一个外人。是我太天真了。”她说到这里,却还是忍不住牙齿咬着下嘴唇,想要拼命地忍住眼泪,不想还是有泪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只可惜除了儿子,恐怕再没有别人会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了……不过您放心,那些害死您的人,都会有报应的。我是绝对不会让他们好过的。” 
  “当然想。”
  等到了家门口,他蹲在门边划了一根火柴开始烧纸钱。
  他乘坐出租汽车回去,路过一家棺材店的时候,却让司机停了下来。
  “我又不是小孩子。”他无所谓地摆摆手:“回见。”
  从傅家出来,在这条路的尽头有一个放垃圾大铁桶,李君则看了看手里傅世钦给自己准备的药。
  何杏一个劲地点头:“恩恩,谢谢你。”
  李君则看到她这样子哈哈大笑:“骗你的,你这样都信?我是该说你傻呢,还是说你傻呢。”
  “我还以为你是一个女侠呢,却原来是个爱哭鬼。好吧,我真的要走了,你也早点睡吧,不要担心这件事情了,我会替你解决好的。”
  李君则接过来:“对我这么好?谢啦。”
  何杏一个劲地点头:“恩恩,谢谢你。”
  从傅家出来,在这条路的尽头有一个放垃圾大铁桶,李君则看了看手里傅世钦给自己准备的药。
  等到了家门口,他蹲在门边划了一根火柴开始烧纸钱。
  “我还以为你是一个女侠呢,却原来是个爱哭鬼。好吧,我真的要走了,你也早点睡吧,不要担心这件事情了,我会替你解决好的。”
  “好了好了,不要哭了,来擦擦眼泪。”他掏出手帕递给她:“我真的不会告诉我哥的,我们既然是朋友,那我就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咯。反正你们也不是坏人,大家一同对付日本人,合作做事其实更有效率。”
  “我早该想到的,你是傅世钦的弟弟,傅南山的儿子,怎么可能会帮一个外人。是我太天真了。”她说到这里,却还是忍不住牙齿咬着下嘴唇,想要拼命地忍住眼泪,不想还是有泪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他缓缓地笑了起来:“那么你想让我怎么帮你?今天出来一个陈旭,明天可能就是张旭、王旭,你是希望我变成一个聋子和哑巴,把你们所有人的秘密都死守着不告诉我哥吗?何杏,做人不能太贪心的。”
  何杏一个劲地点头:“恩恩,谢谢你。”
  他缓缓地笑了起来:“那么你想让我怎么帮你?今天出来一个陈旭,明天可能就是张旭、王旭,你是希望我变成一个聋子和哑巴,把你们所有人的秘密都死守着不告诉我哥吗?何杏,做人不能太贪心的。”

  “我早该想到的,你是傅世钦的弟弟,傅南山的儿子,怎么可能会帮一个外人。是我太天真了。”她说到这里,却还是忍不住牙齿咬着下嘴唇,想要拼命地忍住眼泪,不想还是有泪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李君则看到她这个样子,忍不住叹了口气:“我刚才是逗你玩的。我不会说的,你别哭了。”

  “时间不早了,我明天还要去巡捕房的。”

  “我早该想到的,你是傅世钦的弟弟,傅南山的儿子,怎么可能会帮一个外人。是我太天真了。”她说到这里,却还是忍不住牙齿咬着下嘴唇,想要拼命地忍住眼泪,不想还是有泪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何杏诧异地抬起头:“真的吗?可你为什么愿意这样帮我?”

  他挑眉:“你想知道我这么帮你真正的原因是什么吗?”

  “当然想。”

  里面老板正在准备打烊,看到有客人来热情地问:“先生,您有什么需要?”

  他凑近她,靠在她的耳边说话,呼吸几乎就吹在她的耳垂上:“没看出来吗?因为我喜欢你。我怎么舍得让你哭?”

  何杏不敢置信地睁大了眼睛,嘴唇微微颤抖着,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是怎么都无法开口。

  李君则看到她这样子哈哈大笑:“骗你的,你这样都信?我是该说你傻呢,还是说你傻呢。”

  “你这个人怎么总是这样啊,能不能说话靠谱点,不要吓唬人。”

  “好了好了,不要哭了,来擦擦眼泪。”他掏出手帕递给她:“我真的不会告诉我哥的,我们既然是朋友,那我就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咯。反正你们也不是坏人,大家一同对付日本人,合作做事其实更有效率。”

  何杏一个劲地点头:“恩恩,谢谢你。”

  “我还以为你是一个女侠呢,却原来是个爱哭鬼。好吧,我真的要走了,你也早点睡吧,不要担心这件事情了,我会替你解决好的。”

  “我还以为你是一个女侠呢,却原来是个爱哭鬼。好吧,我真的要走了,你也早点睡吧,不要担心这件事情了,我会替你解决好的。”

  傅世钦在客厅里抽烟,见他从书房里出来了,把烟摁灭了起身:“这是要回去?”

  “时间不早了,我明天还要去巡捕房的。”

  “只可惜除了儿子,恐怕再没有别人会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了……不过您放心,那些害死您的人,都会有报应的。我是绝对不会让他们好过的。” 

  “听何杏说你前几天发烧了,最近我听你说话的时候声音还一直有点沙沙哑哑的,恐怕还没有康复好。白天我让管家出去开了点药,你带回去吃。”

  李君则接过来:“对我这么好?谢啦。”

  “天黑了,回去的路上注意安全。”

  他缓缓地笑了起来:“那么你想让我怎么帮你?今天出来一个陈旭,明天可能就是张旭、王旭,你是希望我变成一个聋子和哑巴,把你们所有人的秘密都死守着不告诉我哥吗?何杏,做人不能太贪心的。”

  “我又不是小孩子。”他无所谓地摆摆手:“回见。”

  等到了家门口,他蹲在门边划了一根火柴开始烧纸钱。

  从傅家出来,在这条路的尽头有一个放垃圾大铁桶,李君则看了看手里傅世钦给自己准备的药。

  他就站在这里,看了好一会儿,到最后扯出了一个僵硬的笑容。然后一用力,把手里的药全部都扔进了身边的垃圾桶里。

  他乘坐出租汽车回去,路过一家棺材店的时候,却让司机停了下来。

  李君则接过来:“对我这么好?谢啦。”

  里面老板正在准备打烊,看到有客人来热情地问:“先生,您有什么需要?”

  “今天是我母亲的忌日,我想买点纸钱烧给她。请再给我一盒火柴。”

  等到了家门口,他蹲在门边划了一根火柴开始烧纸钱。

  李君则抬起头,看了看天色的月亮:“您在那个世界过得还好吗?今天是您的忌日,月色真美,如果您还活着,一定很爱这样的夜色。”

  “只可惜除了儿子,恐怕再没有别人会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了……不过您放心,那些害死您的人,都会有报应的。我是绝对不会让他们好过的。” 

  “我早该想到的,你是傅世钦的弟弟,傅南山的儿子,怎么可能会帮一个外人。是我太天真了。”她说到这里,却还是忍不住牙齿咬着下嘴唇,想要拼命地忍住眼泪,不想还是有泪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只可惜除了儿子,恐怕再没有别人会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了……不过您放心,那些害死您的人,都会有报应的。我是绝对不会让他们好过的。” 
  他乘坐出租汽车回去,路过一家棺材店的时候,却让司机停了下来。
  “听何杏说你前几天发烧了,最近我听你说话的时候声音还一直有点沙沙哑哑的,恐怕还没有康复好。白天我让管家出去开了点药,你带回去吃。”
  “我早该想到的,你是傅世钦的弟弟,傅南山的儿子,怎么可能会帮一个外人。是我太天真了。”她说到这里,却还是忍不住牙齿咬着下嘴唇,想要拼命地忍住眼泪,不想还是有泪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我还以为你是一个女侠呢,却原来是个爱哭鬼。好吧,我真的要走了,你也早点睡吧,不要担心这件事情了,我会替你解决好的。”
  何杏一个劲地点头:“恩恩,谢谢你。”
  “只可惜除了儿子,恐怕再没有别人会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了……不过您放心,那些害死您的人,都会有报应的。我是绝对不会让他们好过的。” 
  何杏不敢置信地睁大了眼睛,嘴唇微微颤抖着,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是怎么都无法开口。
  “时间不早了,我明天还要去巡捕房的。”
  “我早该想到的,你是傅世钦的弟弟,傅南山的儿子,怎么可能会帮一个外人。是我太天真了。”她说到这里,却还是忍不住牙齿咬着下嘴唇,想要拼命地忍住眼泪,不想还是有泪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你这个人怎么总是这样啊,能不能说话靠谱点,不要吓唬人。”
  “我早该想到的,你是傅世钦的弟弟,傅南山的儿子,怎么可能会帮一个外人。是我太天真了。”她说到这里,却还是忍不住牙齿咬着下嘴唇,想要拼命地忍住眼泪,不想还是有泪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里面老板正在准备打烊,看到有客人来热情地问:“先生,您有什么需要?”
  “好了好了,不要哭了,来擦擦眼泪。”他掏出手帕递给她:“我真的不会告诉我哥的,我们既然是朋友,那我就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咯。反正你们也不是坏人,大家一同对付日本人,合作做事其实更有效率。”
  “听何杏说你前几天发烧了,最近我听你说话的时候声音还一直有点沙沙哑哑的,恐怕还没有康复好。白天我让管家出去开了点药,你带回去吃。”
  傅世钦在客厅里抽烟,见他从书房里出来了,把烟摁灭了起身:“这是要回去?”
  “我早该想到的,你是傅世钦的弟弟,傅南山的儿子,怎么可能会帮一个外人。是我太天真了。”她说到这里,却还是忍不住牙齿咬着下嘴唇,想要拼命地忍住眼泪,不想还是有泪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里面老板正在准备打烊,看到有客人来热情地问:“先生,您有什么需要?”
  “好了好了,不要哭了,来擦擦眼泪。”他掏出手帕递给她:“我真的不会告诉我哥的,我们既然是朋友,那我就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咯。反正你们也不是坏人,大家一同对付日本人,合作做事其实更有效率。”
  “天黑了,回去的路上注意安全。”
  他就站在这里,看了好一会儿,到最后扯出了一个僵硬的笑容。然后一用力,把手里的药全部都扔进了身边的垃圾桶里。
  “今天是我母亲的忌日,我想买点纸钱烧给她。请再给我一盒火柴。”
  李君则看到她这个样子,忍不住叹了口气:“我刚才是逗你玩的。我不会说的,你别哭了。”
  “只可惜除了儿子,恐怕再没有别人会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了……不过您放心,那些害死您的人,都会有报应的。我是绝对不会让他们好过的。” 
  “好了好了,不要哭了,来擦擦眼泪。”他掏出手帕递给她:“我真的不会告诉我哥的,我们既然是朋友,那我就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咯。反正你们也不是坏人,大家一同对付日本人,合作做事其实更有效率。”
  他缓缓地笑了起来:“那么你想让我怎么帮你?今天出来一个陈旭,明天可能就是张旭、王旭,你是希望我变成一个聋子和哑巴,把你们所有人的秘密都死守着不告诉我哥吗?何杏,做人不能太贪心的。”
  他缓缓地笑了起来:“那么你想让我怎么帮你?今天出来一个陈旭,明天可能就是张旭、王旭,你是希望我变成一个聋子和哑巴,把你们所有人的秘密都死守着不告诉我哥吗?何杏,做人不能太贪心的。”
  里面老板正在准备打烊,看到有客人来热情地问:“先生,您有什么需要?”
  “我还以为你是一个女侠呢,却原来是个爱哭鬼。好吧,我真的要走了,你也早点睡吧,不要担心这件事情了,我会替你解决好的。”
  “只可惜除了儿子,恐怕再没有别人会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了……不过您放心,那些害死您的人,都会有报应的。我是绝对不会让他们好过的。” 
  他挑眉:“你想知道我这么帮你真正的原因是什么吗?”
  他缓缓地笑了起来:“那么你想让我怎么帮你?今天出来一个陈旭,明天可能就是张旭、王旭,你是希望我变成一个聋子和哑巴,把你们所有人的秘密都死守着不告诉我哥吗?何杏,做人不能太贪心的。”
  “我还以为你是一个女侠呢,却原来是个爱哭鬼。好吧,我真的要走了,你也早点睡吧,不要担心这件事情了,我会替你解决好的。”
  傅世钦在客厅里抽烟,见他从书房里出来了,把烟摁灭了起身:“这是要回去?”
  “只可惜除了儿子,恐怕再没有别人会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了……不过您放心,那些害死您的人,都会有报应的。我是绝对不会让他们好过的。” 
  等到了家门口,他蹲在门边划了一根火柴开始烧纸钱。
  李君则抬起头,看了看天色的月亮:“您在那个世界过得还好吗?今天是您的忌日,月色真美,如果您还活着,一定很爱这样的夜色。”
  “我早该想到的,你是傅世钦的弟弟,傅南山的儿子,怎么可能会帮一个外人。是我太天真了。”她说到这里,却还是忍不住牙齿咬着下嘴唇,想要拼命地忍住眼泪,不想还是有泪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从傅家出来,在这条路的尽头有一个放垃圾大铁桶,李君则看了看手里傅世钦给自己准备的药。
  “好了好了,不要哭了,来擦擦眼泪。”他掏出手帕递给她:“我真的不会告诉我哥的,我们既然是朋友,那我就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咯。反正你们也不是坏人,大家一同对付日本人,合作做事其实更有效率。”

沉峻说:

李君则是比周霖山还要深不可测的男人,所以也许所有事情的发展都不是我们看到的那样哦。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妻子的救赎

结婚半年一直和丈夫分房睡,把他灌醉才发现“他”竟然是个女人!

作者:沈野鹿鸣
标签:现代言情

曾经深爱成灰烬

趁着莫汉成失恋,她终于能找到机会,在他喝醉时向他求婚。

作者:唐十二
标签:现代言情

super婚礼:狼性总裁太嚣张

沈颜:“当我男朋友。”韩洋:“不,我们还是结婚吧!”

作者:路萍天使
标签:现代言情

女主播,你火啦

我是网络直播间的假偶像,他是叱咤风云路的真财主。

作者:叶叶
标签:现代言情

识汝非人

他利用她弑兄夺位,改天逆命。 她说:独孤修,你会遭天谴。

作者:有匪二君子
标签:悬疑推理

神医狂妃

原谅她,那夜处于昏睡之中,她真的没有看到那该死的男人是谁啊!

作者:蓝幽幽
标签:古代言情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