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今宵剩把银釭照2

作者:猗兰霓裳e71797bcd  发布时间:2015-05-11 09:21  字数:3318 

  丽雅姆在他经过身边时微微福身:“谢过公子。”
  “不知来者何人?”他面上带着笑容,一派镇定。
  “《岁时记》里说,走马灯者,剪纸为轮,以烛嘘之,则车驰马骤,团团不休……”见丽雅姆面露疑色,又解释道:“这灯里有轴轮,点上蜡烛后里面热,会使轴轮转动。加上烛光将剪纸像映在屏上,就形成图案不断变化的效果了。所以……”
  丽雅姆惊讶于他的细心,包括这披风,其实明显也是他专为自己所带。心中不知是感激也好,惋惜也罢。当下也只是听着他的建议,环顾起来。
  丽雅姆乖乖披上,那披风染了淡淡杜若香,如他身上的香气一般,令人心生妥帖。
  更多的人冲上来,林承泽移形换步,或借力打力,或找准空门一击致命,或弯身扫荡放倒几个,赤手空拳在众人中硬是抵挡着,只希望那两个姑娘赶紧跑远。
  “不用怕。”林承泽安慰着,其实自己心里也没有底。
  “不用怕。”林承泽安慰着,其实自己心里也没有底。
  林承泽虽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可也最见不得女人哭。此刻一看丽雅姆一双明眸里蓄满泪水,周身散发出较弱可怜之态,令人不由心生怜惜。
  他们身后,还有十几个同样打扮的青壮男子们。
  见王公子似犹豫,又撺掇道:“这美人就在眼前,咱们人多,害怕拿不下这小子?你再犹豫,那可真得不到了。”
  丽雅姆见灯灭了,心情一下低落下去,阿玛勒见状,忙指着另一边一盏莲花灯道:“小姐,你看,那灯也很美啊。”
  
  又对王公子道:“别听这小子胡说,还有什么后果?以为自己是谁!”
  如此,之前调戏丽雅姆的几个安阳著名纨绔在此了。想来之前他们回去搬救兵,在此也埋伏许久了。
  他话音未落,身后传来“啊”的一声。他不由回头,就在此之际,这边有人已劈刀砍上来。
  无人回应,却朝他们逼近,同时亮出所带武器。
  “《岁时记》里说,走马灯者,剪纸为轮,以烛嘘之,则车驰马骤,团团不休……”见丽雅姆面露疑色,又解释道:“这灯里有轴轮,点上蜡烛后里面热,会使轴轮转动。加上烛光将剪纸像映在屏上,就形成图案不断变化的效果了。所以……”
  确实美啊。缛彩遥分地,繁光远缀天,火树银花绽,星桥铁锁开。接汉疑星落,依楼似月悬,风箫声暗动,玉壶流光转。
  出了房门,不知何时这一层的侍卫都不见了,整栋楼里静悄悄,连个伙计都不见。
  “公……公子,他们把那边也包围住了。”阿玛勒气喘吁吁道:“我看到,是之前追赶我们的那几个人带来的。”
  确实美啊。缛彩遥分地,繁光远缀天,火树银花绽,星桥铁锁开。接汉疑星落,依楼似月悬,风箫声暗动,玉壶流光转。
  林承泽虽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可也最见不得女人哭。此刻一看丽雅姆一双明眸里蓄满泪水,周身散发出较弱可怜之态,令人不由心生怜惜。
  “哎呀,没想到一会儿不见,你就找了个相好的。”那个瘦小男子也从人群中走出:“倒是有两下子,不过……”他阴阴笑道:“不过怕也是敌不过我们这么多打手。”
  “哎呦,还教训起我们来了,也不撒泡尿看看你是谁?有什么斤两在爷几个面前撒野!”瘦小男子尖声喝道:“给我上,敬酒不吃吃罚酒,让他尝尝厉害!”
  出了楼门,风有些大,天上没有一丝云彩,而月色极好,照的面前石桥如铺了白玉,悠悠碧水从下面缓缓流过,街上已没了行人,花灯还在,随风摇摆。对比之前的热闹繁华,此刻这一切宛如梦境。
  此刻他看着丽雅姆单纯的笑容,清澈的眼眸,不由升起一种兄长的情怀来,连带着语气里,都有他未察觉的浅浅宠溺之感。
  
  “哎呦,还教训起我们来了,也不撒泡尿看看你是谁?有什么斤两在爷几个面前撒野!”瘦小男子尖声喝道:“给我上,敬酒不吃吃罚酒,让他尝尝厉害!”
  “不知这些壮士为何阻拦我们去路?”林承泽抱拳道:“其中可有误会?”
  如此绝色,确实不应该只带来侍女出来,太危险。
  这一摸,他心里“咯噔”一声。
  若是无剑,赤手空拳应对这二十来人,还要保护两位女子……林承泽想了想,有难度,但必须去应对。
  林承泽仔细看着那几人,方才他说那番话时,王公子显出一丝犹豫,其他两人也对视一眼,有点退缩之意。唯有这个瘦小男子……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架势。这其中,怕没那么简单。
  “说那么多干嘛,直接抢来算了。”瘦小男子不耐烦道。
  丽雅姆乖乖披上,那披风染了淡淡杜若香,如他身上的香气一般,令人心生妥帖。
  “公……公子,他们把那边也包围住了。”阿玛勒气喘吁吁道:“我看到,是之前追赶我们的那几个人带来的。”
  林承泽见这群人径直朝自己走来,知道是冲着他们而来。他大致数了一下来人,约有二十来人,凭他的经验,其中三人功夫上佳,其他倒不足为虑。
  “呵呵,小美人,这下你跑不掉了吧。”
  “我,我们不是坏人,我不是故意伤害他们的,可是他们抱住了我的侍女,又要来抱我,我没办法……”丽雅姆想到早些时候的遭遇,又委屈又气愤,不由要落下泪来。
  
  丽雅姆惊讶于他的细心,包括这披风,其实明显也是他专为自己所带。心中不知是感激也好,惋惜也罢。当下也只是听着他的建议,环顾起来。
  “哎呦,还教训起我们来了,也不撒泡尿看看你是谁?有什么斤两在爷几个面前撒野!”瘦小男子尖声喝道:“给我上,敬酒不吃吃罚酒,让他尝尝厉害!”
  “风大,姑娘小心着凉。”林承泽说着将一直搭在手上的玉色披风交给丽雅姆。
  一个锦袍男子从黑衣人中走出,轻摇折扇,一派胜券在握的姿态。正是安阳巡察使的儿子,王公子。
  “《岁时记》里说,走马灯者,剪纸为轮,以烛嘘之,则车驰马骤,团团不休……”见丽雅姆面露疑色,又解释道:“这灯里有轴轮,点上蜡烛后里面热,会使轴轮转动。加上烛光将剪纸像映在屏上,就形成图案不断变化的效果了。所以……”
  林承泽唇边浮上一丝冷笑,语气也充满嘲讽与高傲:“就怕你们敢打,不敢承担后果!”
  “多谢公子,我不……阿嚏……”丽雅姆打了个喷嚏,来不及遮掩,又羞又窘,垂下了头,露出后颈一段雪白的肌肤。
  无人回应,却朝他们逼近,同时亮出所带武器。
  这一摸,他心里“咯噔”一声。
  
  林承泽仔细看着那几人,方才他说那番话时,王公子显出一丝犹豫,其他两人也对视一眼,有点退缩之意。唯有这个瘦小男子……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架势。这其中,怕没那么简单。
  一个锦袍男子从黑衣人中走出,轻摇折扇,一派胜券在握的姿态。正是安阳巡察使的儿子,王公子。
  “呵呵,小美人,这下你跑不掉了吧。”
  确实美啊。缛彩遥分地,繁光远缀天,火树银花绽,星桥铁锁开。接汉疑星落,依楼似月悬,风箫声暗动,玉壶流光转。
  “风大,姑娘小心着凉。”林承泽说着将一直搭在手上的玉色披风交给丽雅姆。
  林承泽虽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可也最见不得女人哭。此刻一看丽雅姆一双明眸里蓄满泪水,周身散发出较弱可怜之态,令人不由心生怜惜。
  那人见一刀不成立即再来一刀,高举双手冲过来,林承泽一猫身,刹那间出现在那人身前,接着一掌劈在其暴露的前心。那人倒飞出去,半晌爬不起来。
  “风大,姑娘小心着凉。”林承泽说着将一直搭在手上的玉色披风交给丽雅姆。
  丽雅姆见灯灭了,心情一下低落下去,阿玛勒见状,忙指着另一边一盏莲花灯道:“小姐,你看,那灯也很美啊。”
  此刻他们在的街,一面是连排的商铺,一面是玉带河。两股人从两边汇合,将他们包围,身后是玉带河,没有退路。
  “《岁时记》里说,走马灯者,剪纸为轮,以烛嘘之,则车驰马骤,团团不休……”见丽雅姆面露疑色,又解释道:“这灯里有轴轮,点上蜡烛后里面热,会使轴轮转动。加上烛光将剪纸像映在屏上,就形成图案不断变化的效果了。所以……”
  林承泽虽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可也最见不得女人哭。此刻一看丽雅姆一双明眸里蓄满泪水,周身散发出较弱可怜之态,令人不由心生怜惜。
  “我,我们不是坏人,我不是故意伤害他们的,可是他们抱住了我的侍女,又要来抱我,我没办法……”丽雅姆想到早些时候的遭遇,又委屈又气愤,不由要落下泪来。
  一阵风吹来,丽雅姆打了个颤,也将神思拉了回来。
  林承泽唇边浮上一丝冷笑,语气也充满嘲讽与高傲:“就怕你们敢打,不敢承担后果!”
  他再看一眼瑟瑟的丽雅姆,心头更是涌上保护欲来。
  更多的人冲上来,林承泽移形换步,或借力打力,或找准空门一击致命,或弯身扫荡放倒几个,赤手空拳在众人中硬是抵挡着,只希望那两个姑娘赶紧跑远。
  “还愣着干什么,给我上!”瘦小男子气冲冲道:”平日养着你们就是等这关键时刻!”
  丽雅姆惊讶于他的细心,包括这披风,其实明显也是他专为自己所带。心中不知是感激也好,惋惜也罢。当下也只是听着他的建议,环顾起来。
  丽雅姆见灯灭了,心情一下低落下去,阿玛勒见状,忙指着另一边一盏莲花灯道:“小姐,你看,那灯也很美啊。”
  
  丽雅姆乖乖披上,那披风染了淡淡杜若香,如他身上的香气一般,令人心生妥帖。
  “哎呦,还教训起我们来了,也不撒泡尿看看你是谁?有什么斤两在爷几个面前撒野!”瘦小男子尖声喝道:“给我上,敬酒不吃吃罚酒,让他尝尝厉害!”
  “我,我们不是坏人,我不是故意伤害他们的,可是他们抱住了我的侍女,又要来抱我,我没办法……”丽雅姆想到早些时候的遭遇,又委屈又气愤,不由要落下泪来。
  “《岁时记》里说,走马灯者,剪纸为轮,以烛嘘之,则车驰马骤,团团不休……”见丽雅姆面露疑色,又解释道:“这灯里有轴轮,点上蜡烛后里面热,会使轴轮转动。加上烛光将剪纸像映在屏上,就形成图案不断变化的效果了。所以……”
  王公子朝丽雅姆看一眼,只见其瑟瑟缩在侍女身边,倾城容颜上挂一行晶莹泪珠,更显得皮肤吹弹可破,娇弱堪怜,若是在身下……那楚楚动人模样确实勾人欲望。
  林承泽唇边浮上一丝冷笑,语气也充满嘲讽与高傲:“就怕你们敢打,不敢承担后果!”
  一阵风吹来,丽雅姆打了个颤,也将神思拉了回来。
  他从丽雅姆身边走过,留下淡淡杜若香气,而身姿挺拔充满力量,俊美与刚毅完美得结合在他身上,令人心动。
  “我知道了。”他虽然心慌,可还是镇定。起身点亮烛火,将房间留给丽雅姆和阿玛勒,“两位整理一下,好了告诉在下,我在门外。”
  “呵呵,小美人,这下你跑不掉了吧。”
  那人见一刀不成立即再来一刀,高举双手冲过来,林承泽一猫身,刹那间出现在那人身前,接着一掌劈在其暴露的前心。那人倒飞出去,半晌爬不起来。
  出了楼门,风有些大,天上没有一丝云彩,而月色极好,照的面前石桥如铺了白玉,悠悠碧水从下面缓缓流过,街上已没了行人,花灯还在,随风摇摆。对比之前的热闹繁华,此刻这一切宛如梦境。
  更多的人冲上来,林承泽移形换步,或借力打力,或找准空门一击致命,或弯身扫荡放倒几个,赤手空拳在众人中硬是抵挡着,只希望那两个姑娘赶紧跑远。
  “多谢公子,我不……阿嚏……”丽雅姆打了个喷嚏,来不及遮掩,又羞又窘,垂下了头,露出后颈一段雪白的肌肤。
  “不知来者何人?”他面上带着笑容,一派镇定。
  “我,我们不是坏人,我不是故意伤害他们的,可是他们抱住了我的侍女,又要来抱我,我没办法……”丽雅姆想到早些时候的遭遇,又委屈又气愤,不由要落下泪来。
  “我知道了。”他虽然心慌,可还是镇定。起身点亮烛火,将房间留给丽雅姆和阿玛勒,“两位整理一下,好了告诉在下,我在门外。”
  林承泽唇边浮上一丝冷笑,语气也充满嘲讽与高傲:“就怕你们敢打,不敢承担后果!”
  如此绝色,确实不应该只带来侍女出来,太危险。

  “我,我们不是坏人,我不是故意伤害他们的,可是他们抱住了我的侍女,又要来抱我,我没办法……”丽雅姆想到早些时候的遭遇,又委屈又气愤,不由要落下泪来。

  林承泽虽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可也最见不得女人哭。此刻一看丽雅姆一双明眸里蓄满泪水,周身散发出较弱可怜之态,令人不由心生怜惜。

  “我知道了。”他虽然心慌,可还是镇定。起身点亮烛火,将房间留给丽雅姆和阿玛勒,“两位整理一下,好了告诉在下,我在门外。”

  他从丽雅姆身边走过,留下淡淡杜若香气,而身姿挺拔充满力量,俊美与刚毅完美得结合在他身上,令人心动。

  丽雅姆在他经过身边时微微福身:“谢过公子。”

  稍后她便整理好,林承泽进来房中道:“夜色深沉,若是姑娘信得过,在下送姑娘回去吧。”

  丽雅姆求之不得,无视阿玛勒犹豫的眼神,立即就点了点头。

  出了房门,不知何时这一层的侍卫都不见了,整栋楼里静悄悄,连个伙计都不见。

  出了楼门,风有些大,天上没有一丝云彩,而月色极好,照的面前石桥如铺了白玉,悠悠碧水从下面缓缓流过,街上已没了行人,花灯还在,随风摇摆。对比之前的热闹繁华,此刻这一切宛如梦境。

  丽雅姆看着前面高大的男子,只见他回头朝自己一笑,仿如三月暖阳,丽雅姆不由痴了。

  “公……公子,他们把那边也包围住了。”阿玛勒气喘吁吁道:“我看到,是之前追赶我们的那几个人带来的。”

  一阵风吹来,丽雅姆打了个颤,也将神思拉了回来。

  “风大,姑娘小心着凉。”林承泽说着将一直搭在手上的玉色披风交给丽雅姆。

  “多谢公子,我不……阿嚏……”丽雅姆打了个喷嚏,来不及遮掩,又羞又窘,垂下了头,露出后颈一段雪白的肌肤。

  林承泽似火燎了般移开眼,有些尴尬道:“姑娘披上吧,染了风寒就不好了。”

  丽雅姆乖乖披上,那披风染了淡淡杜若香,如他身上的香气一般,令人心生妥帖。

  丽雅姆见灯灭了,心情一下低落下去,阿玛勒见状,忙指着另一边一盏莲花灯道:“小姐,你看,那灯也很美啊。”

  更多的人冲上来,林承泽移形换步,或借力打力,或找准空门一击致命,或弯身扫荡放倒几个,赤手空拳在众人中硬是抵挡着,只希望那两个姑娘赶紧跑远。

  丽雅姆见灯灭了,心情一下低落下去,阿玛勒见状,忙指着另一边一盏莲花灯道:“小姐,你看,那灯也很美啊。”

  “谢过公子。”丽雅姆声若蚊呐,羞红了脸,好在是夜间,看不出来。

  林承泽爽朗一笑,指着花灯道:“听你说伤到了那群人,估计这花灯没有好好看,安阳习俗里,这灯要燃上一整夜,此时不如就一边往回走一边观赏吧。”

  丽雅姆惊讶于他的细心,包括这披风,其实明显也是他专为自己所带。心中不知是感激也好,惋惜也罢。当下也只是听着他的建议,环顾起来。

  确实美啊。缛彩遥分地,繁光远缀天,火树银花绽,星桥铁锁开。接汉疑星落,依楼似月悬,风箫声暗动,玉壶流光转。

  丽雅姆目不暇接地看着,脚下跟着林承泽却也不慢。阿玛勒与她一边走一边看,指点着一些别致精巧的花灯赞叹。

  “公子你看,那个会转呢!”丽雅姆似发现了什么新奇之物,兴奋之下指着花灯看向林承泽。

  林承泽看她倾城的笑容绽放在这如花灯海中,忽然想起诗词中所说“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怕就是此刻情景吧。

  “呵呵,小美人,这下你跑不掉了吧。”

  那灯若沙戏影灯,马骑人物,旋转如飞,十分特别。

  “那是仙音烛。”林承泽笑道,他只是一时惊艳,但清楚形势,眼前女子虽然可爱,但估计只有这一段萍水之缘。他既没多动心思,只觉得丽雅姆好像曾经无忧无虑的林承熹,那个在上元灯节拉着自己的手,欢蹦乱跳的小丫头。只是一转眼,那小丫头,已成了皇家妃子,再不见天真无虑。

  此刻他看着丽雅姆单纯的笑容,清澈的眼眸,不由升起一种兄长的情怀来,连带着语气里,都有他未察觉的浅浅宠溺之感。

  丽雅姆在他经过身边时微微福身:“谢过公子。”

  “《岁时记》里说,走马灯者,剪纸为轮,以烛嘘之,则车驰马骤,团团不休……”见丽雅姆面露疑色,又解释道:“这灯里有轴轮,点上蜡烛后里面热,会使轴轮转动。加上烛光将剪纸像映在屏上,就形成图案不断变化的效果了。所以……”

  “《岁时记》里说,走马灯者,剪纸为轮,以烛嘘之,则车驰马骤,团团不休……”见丽雅姆面露疑色,又解释道:“这灯里有轴轮,点上蜡烛后里面热,会使轴轮转动。加上烛光将剪纸像映在屏上,就形成图案不断变化的效果了。所以……”

  “多谢公子,我不……阿嚏……”丽雅姆打了个喷嚏,来不及遮掩,又羞又窘,垂下了头,露出后颈一段雪白的肌肤。

  他话还未说完,灯内蜡烛燃尽,一下子黑了下来。

  “哎呀……”丽雅姆一脸惋惜。

  “所以,蜡烛灭了,这灯也就不转了。”林承泽尴尬地笑一笑:“就是这样。”

  丽雅姆见灯灭了,心情一下低落下去,阿玛勒见状,忙指着另一边一盏莲花灯道:“小姐,你看,那灯也很美啊。”

  那人见一刀不成立即再来一刀,高举双手冲过来,林承泽一猫身,刹那间出现在那人身前,接着一掌劈在其暴露的前心。那人倒飞出去,半晌爬不起来。

  就在丽雅姆转头之时,从旁边巷中,走出十几个着黑衣的男子。

  这群黑衣人个个块头高大,肌肉发达如铁塔一般,面目也是一幅凶神恶煞模样,尤其腰间、手上闪出的森森银光,令人觉得危险又害怕。

  林承泽见这群人径直朝自己走来,知道是冲着他们而来。他大致数了一下来人,约有二十来人,凭他的经验,其中三人功夫上佳,其他倒不足为虑。

  于是下意识地伸出一只手臂将丽雅姆护在身后,另一只手也朝腰间摸去。

  这一摸,他心里“咯噔”一声。

  他素日里值守京畿都是带着宝剑,加上南宫曜特许他御前佩剑行走,故尔剑不离手。可今日本是要安寝,剑进屋便摘下了。之后遇到陌生美人,交谈、让出房间、送她其实发生在片刻间,竟忘记了带剑出门。

  若是无剑,赤手空拳应对这二十来人,还要保护两位女子……林承泽想了想,有难度,但必须去应对。

  “不知来者何人?”他面上带着笑容,一派镇定。

  无人回应,却朝他们逼近,同时亮出所带武器。

  林承泽挪动脚步,身后是长街的另一侧,他低声朝丽雅姆道:“我拖住他们,你们快跑。”

  一个锦袍男子从黑衣人中走出,轻摇折扇,一派胜券在握的姿态。正是安阳巡察使的儿子,王公子。

  丽雅姆惊恐地看看他,又看看来人。

  阿玛勒当先理解了林承泽的意思,拉着丽雅姆的胳膊朝后跑去。

  “公子,公子……”丽雅姆想说什么,却来不及开口。

  林承泽没有回头看她,他全神贯注在来人身上,一面思索着来人是谁,为何,一面细听那两个姑娘跑出了多远。

  “我,我们不是坏人,我不是故意伤害他们的,可是他们抱住了我的侍女,又要来抱我,我没办法……”丽雅姆想到早些时候的遭遇,又委屈又气愤,不由要落下泪来。

  “不知这些壮士为何阻拦我们去路?”林承泽抱拳道:“其中可有误会?”

  他话音未落,身后传来“啊”的一声。他不由回头,就在此之际,这边有人已劈刀砍上来。

  丽雅姆在他经过身边时微微福身:“谢过公子。”

  林承泽虽回头,可多年历练出的警觉令她下意识挪动脚步,生生躲过这一刀。

  确实美啊。缛彩遥分地,繁光远缀天,火树银花绽,星桥铁锁开。接汉疑星落,依楼似月悬,风箫声暗动,玉壶流光转。

  那人见一刀不成立即再来一刀,高举双手冲过来,林承泽一猫身,刹那间出现在那人身前,接着一掌劈在其暴露的前心。那人倒飞出去,半晌爬不起来。

  更多的人冲上来,林承泽移形换步,或借力打力,或找准空门一击致命,或弯身扫荡放倒几个,赤手空拳在众人中硬是抵挡着,只希望那两个姑娘赶紧跑远。

  他这样想,不由分神朝那个方向看了一眼。只见丽雅姆与阿玛勒又跑了回来,刚才的叫喊也是他们发出的。

  他从丽雅姆身边走过,留下淡淡杜若香气,而身姿挺拔充满力量,俊美与刚毅完美得结合在他身上,令人心动。

  他们身后,还有十几个同样打扮的青壮男子们。

  林承泽撂倒身边几个,此时丽雅姆已跑回他身边。

  见王公子似犹豫,又撺掇道:“这美人就在眼前,咱们人多,害怕拿不下这小子?你再犹豫,那可真得不到了。”

  “公……公子,他们把那边也包围住了。”阿玛勒气喘吁吁道:“我看到,是之前追赶我们的那几个人带来的。”

  丽雅姆一张俏脸上除了惊慌还有泪水,她已经十分后悔自己今日出来的决定。

  “不用怕。”林承泽安慰着,其实自己心里也没有底。

  此刻他们在的街,一面是连排的商铺,一面是玉带河。两股人从两边汇合,将他们包围,身后是玉带河,没有退路。

  林承泽见这群人径直朝自己走来,知道是冲着他们而来。他大致数了一下来人,约有二十来人,凭他的经验,其中三人功夫上佳,其他倒不足为虑。

  “呵呵,小美人,这下你跑不掉了吧。”

  一个锦袍男子从黑衣人中走出,轻摇折扇,一派胜券在握的姿态。正是安阳巡察使的儿子,王公子。

  “哎呀,没想到一会儿不见,你就找了个相好的。”那个瘦小男子也从人群中走出:“倒是有两下子,不过……”他阴阴笑道:“不过怕也是敌不过我们这么多打手。”

  “兄弟,听我一句劝,识相的就把美人交出来。省的明日要家人收尸,哈哈哈。”另一微胖男子也嚣张道。

  更多的人冲上来,林承泽移形换步,或借力打力,或找准空门一击致命,或弯身扫荡放倒几个,赤手空拳在众人中硬是抵挡着,只希望那两个姑娘赶紧跑远。

  此刻他看着丽雅姆单纯的笑容,清澈的眼眸,不由升起一种兄长的情怀来,连带着语气里,都有他未察觉的浅浅宠溺之感。

  “说那么多干嘛,直接抢来算了。”瘦小男子不耐烦道。

  如此,之前调戏丽雅姆的几个安阳著名纨绔在此了。想来之前他们回去搬救兵,在此也埋伏许久了。

  “几位看来都是安阳高门子弟,对两个弱女子如此无礼,传出去不怕有辱家教吗?”林承泽黑着脸道。

  他心中十分气愤,这群人竟这般不择手段,之前被赶走还不罢休,这么晚竟还埋伏于此。再加上言语猥琐,听着令人厌烦,可见绝不是什么好东西,平日里仗着自己的出身,也不知祸害了多少良家女子。

  他再看一眼瑟瑟的丽雅姆,心头更是涌上保护欲来。

  无人回应,却朝他们逼近,同时亮出所带武器。

  “哎呦,还教训起我们来了,也不撒泡尿看看你是谁?有什么斤两在爷几个面前撒野!”瘦小男子尖声喝道:“给我上,敬酒不吃吃罚酒,让他尝尝厉害!”

  林承泽唇边浮上一丝冷笑,语气也充满嘲讽与高傲:“就怕你们敢打,不敢承担后果!”

  林承泽唇边浮上一丝冷笑,语气也充满嘲讽与高傲:“就怕你们敢打,不敢承担后果!”

  他话音未落,身后传来“啊”的一声。他不由回头,就在此之际,这边有人已劈刀砍上来。

  林承泽仔细看着那几人,方才他说那番话时,王公子显出一丝犹豫,其他两人也对视一眼,有点退缩之意。唯有这个瘦小男子……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架势。这其中,怕没那么简单。

  “还愣着干什么,给我上!”瘦小男子气冲冲道:”平日养着你们就是等这关键时刻!”

  “呵呵,小美人,这下你跑不掉了吧。”

  又对王公子道:“别听这小子胡说,还有什么后果?以为自己是谁!”

  “兄弟,听我一句劝,识相的就把美人交出来。省的明日要家人收尸,哈哈哈。”另一微胖男子也嚣张道。

  丽雅姆惊恐地看看他,又看看来人。

  见王公子似犹豫,又撺掇道:“这美人就在眼前,咱们人多,害怕拿不下这小子?你再犹豫,那可真得不到了。”

  林承泽虽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可也最见不得女人哭。此刻一看丽雅姆一双明眸里蓄满泪水,周身散发出较弱可怜之态,令人不由心生怜惜。

  王公子朝丽雅姆看一眼,只见其瑟瑟缩在侍女身边,倾城容颜上挂一行晶莹泪珠,更显得皮肤吹弹可破,娇弱堪怜,若是在身下……那楚楚动人模样确实勾人欲望。

  

  
  他从丽雅姆身边走过,留下淡淡杜若香气,而身姿挺拔充满力量,俊美与刚毅完美得结合在他身上,令人心动。
  “几位看来都是安阳高门子弟,对两个弱女子如此无礼,传出去不怕有辱家教吗?”林承泽黑着脸道。
  他话还未说完,灯内蜡烛燃尽,一下子黑了下来。
  于是下意识地伸出一只手臂将丽雅姆护在身后,另一只手也朝腰间摸去。
  “公子,公子……”丽雅姆想说什么,却来不及开口。
  丽雅姆惊恐地看看他,又看看来人。
  见王公子似犹豫,又撺掇道:“这美人就在眼前,咱们人多,害怕拿不下这小子?你再犹豫,那可真得不到了。”
  他素日里值守京畿都是带着宝剑,加上南宫曜特许他御前佩剑行走,故尔剑不离手。可今日本是要安寝,剑进屋便摘下了。之后遇到陌生美人,交谈、让出房间、送她其实发生在片刻间,竟忘记了带剑出门。
  林承泽似火燎了般移开眼,有些尴尬道:“姑娘披上吧,染了风寒就不好了。”
  “风大,姑娘小心着凉。”林承泽说着将一直搭在手上的玉色披风交给丽雅姆。
  确实美啊。缛彩遥分地,繁光远缀天,火树银花绽,星桥铁锁开。接汉疑星落,依楼似月悬,风箫声暗动,玉壶流光转。
  丽雅姆一张俏脸上除了惊慌还有泪水,她已经十分后悔自己今日出来的决定。
  他话还未说完,灯内蜡烛燃尽,一下子黑了下来。
  林承泽见这群人径直朝自己走来,知道是冲着他们而来。他大致数了一下来人,约有二十来人,凭他的经验,其中三人功夫上佳,其他倒不足为虑。
  出了楼门,风有些大,天上没有一丝云彩,而月色极好,照的面前石桥如铺了白玉,悠悠碧水从下面缓缓流过,街上已没了行人,花灯还在,随风摇摆。对比之前的热闹繁华,此刻这一切宛如梦境。
  见王公子似犹豫,又撺掇道:“这美人就在眼前,咱们人多,害怕拿不下这小子?你再犹豫,那可真得不到了。”
  丽雅姆目不暇接地看着,脚下跟着林承泽却也不慢。阿玛勒与她一边走一边看,指点着一些别致精巧的花灯赞叹。
  
  丽雅姆在他经过身边时微微福身:“谢过公子。”
  一个锦袍男子从黑衣人中走出,轻摇折扇,一派胜券在握的姿态。正是安阳巡察使的儿子,王公子。
  林承泽看她倾城的笑容绽放在这如花灯海中,忽然想起诗词中所说“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怕就是此刻情景吧。
  丽雅姆一张俏脸上除了惊慌还有泪水,她已经十分后悔自己今日出来的决定。
  “多谢公子,我不……阿嚏……”丽雅姆打了个喷嚏,来不及遮掩,又羞又窘,垂下了头,露出后颈一段雪白的肌肤。
  更多的人冲上来,林承泽移形换步,或借力打力,或找准空门一击致命,或弯身扫荡放倒几个,赤手空拳在众人中硬是抵挡着,只希望那两个姑娘赶紧跑远。
  林承泽撂倒身边几个,此时丽雅姆已跑回他身边。
  林承泽见这群人径直朝自己走来,知道是冲着他们而来。他大致数了一下来人,约有二十来人,凭他的经验,其中三人功夫上佳,其他倒不足为虑。
  确实美啊。缛彩遥分地,繁光远缀天,火树银花绽,星桥铁锁开。接汉疑星落,依楼似月悬,风箫声暗动,玉壶流光转。
  他素日里值守京畿都是带着宝剑,加上南宫曜特许他御前佩剑行走,故尔剑不离手。可今日本是要安寝,剑进屋便摘下了。之后遇到陌生美人,交谈、让出房间、送她其实发生在片刻间,竟忘记了带剑出门。
  
  丽雅姆一张俏脸上除了惊慌还有泪水,她已经十分后悔自己今日出来的决定。
  “不知来者何人?”他面上带着笑容,一派镇定。
  见王公子似犹豫,又撺掇道:“这美人就在眼前,咱们人多,害怕拿不下这小子?你再犹豫,那可真得不到了。”
  他从丽雅姆身边走过,留下淡淡杜若香气,而身姿挺拔充满力量,俊美与刚毅完美得结合在他身上,令人心动。
  “我知道了。”他虽然心慌,可还是镇定。起身点亮烛火,将房间留给丽雅姆和阿玛勒,“两位整理一下,好了告诉在下,我在门外。”
  “我,我们不是坏人,我不是故意伤害他们的,可是他们抱住了我的侍女,又要来抱我,我没办法……”丽雅姆想到早些时候的遭遇,又委屈又气愤,不由要落下泪来。
  丽雅姆见灯灭了,心情一下低落下去,阿玛勒见状,忙指着另一边一盏莲花灯道:“小姐,你看,那灯也很美啊。”
  丽雅姆一张俏脸上除了惊慌还有泪水,她已经十分后悔自己今日出来的决定。
  丽雅姆在他经过身边时微微福身:“谢过公子。”
  “呵呵,小美人,这下你跑不掉了吧。”
  他们身后,还有十几个同样打扮的青壮男子们。
  “公……公子,他们把那边也包围住了。”阿玛勒气喘吁吁道:“我看到,是之前追赶我们的那几个人带来的。”
  “几位看来都是安阳高门子弟,对两个弱女子如此无礼,传出去不怕有辱家教吗?”林承泽黑着脸道。
  “我,我们不是坏人,我不是故意伤害他们的,可是他们抱住了我的侍女,又要来抱我,我没办法……”丽雅姆想到早些时候的遭遇,又委屈又气愤,不由要落下泪来。
  出了楼门,风有些大,天上没有一丝云彩,而月色极好,照的面前石桥如铺了白玉,悠悠碧水从下面缓缓流过,街上已没了行人,花灯还在,随风摇摆。对比之前的热闹繁华,此刻这一切宛如梦境。
  “公……公子,他们把那边也包围住了。”阿玛勒气喘吁吁道:“我看到,是之前追赶我们的那几个人带来的。”
  出了楼门,风有些大,天上没有一丝云彩,而月色极好,照的面前石桥如铺了白玉,悠悠碧水从下面缓缓流过,街上已没了行人,花灯还在,随风摇摆。对比之前的热闹繁华,此刻这一切宛如梦境。
  他话音未落,身后传来“啊”的一声。他不由回头,就在此之际,这边有人已劈刀砍上来。
  他心中十分气愤,这群人竟这般不择手段,之前被赶走还不罢休,这么晚竟还埋伏于此。再加上言语猥琐,听着令人厌烦,可见绝不是什么好东西,平日里仗着自己的出身,也不知祸害了多少良家女子。
  他素日里值守京畿都是带着宝剑,加上南宫曜特许他御前佩剑行走,故尔剑不离手。可今日本是要安寝,剑进屋便摘下了。之后遇到陌生美人,交谈、让出房间、送她其实发生在片刻间,竟忘记了带剑出门。
  丽雅姆见灯灭了,心情一下低落下去,阿玛勒见状,忙指着另一边一盏莲花灯道:“小姐,你看,那灯也很美啊。”
  他从丽雅姆身边走过,留下淡淡杜若香气,而身姿挺拔充满力量,俊美与刚毅完美得结合在他身上,令人心动。
  林承泽挪动脚步,身后是长街的另一侧,他低声朝丽雅姆道:“我拖住他们,你们快跑。”
  那人见一刀不成立即再来一刀,高举双手冲过来,林承泽一猫身,刹那间出现在那人身前,接着一掌劈在其暴露的前心。那人倒飞出去,半晌爬不起来。
  于是下意识地伸出一只手臂将丽雅姆护在身后,另一只手也朝腰间摸去。
  林承泽见这群人径直朝自己走来,知道是冲着他们而来。他大致数了一下来人,约有二十来人,凭他的经验,其中三人功夫上佳,其他倒不足为虑。
  丽雅姆乖乖披上,那披风染了淡淡杜若香,如他身上的香气一般,令人心生妥帖。
  那灯若沙戏影灯,马骑人物,旋转如飞,十分特别。
  “那是仙音烛。”林承泽笑道,他只是一时惊艳,但清楚形势,眼前女子虽然可爱,但估计只有这一段萍水之缘。他既没多动心思,只觉得丽雅姆好像曾经无忧无虑的林承熹,那个在上元灯节拉着自己的手,欢蹦乱跳的小丫头。只是一转眼,那小丫头,已成了皇家妃子,再不见天真无虑。
  林承泽爽朗一笑,指着花灯道:“听你说伤到了那群人,估计这花灯没有好好看,安阳习俗里,这灯要燃上一整夜,此时不如就一边往回走一边观赏吧。”
  “哎呀,没想到一会儿不见,你就找了个相好的。”那个瘦小男子也从人群中走出:“倒是有两下子,不过……”他阴阴笑道:“不过怕也是敌不过我们这么多打手。”
  如此绝色,确实不应该只带来侍女出来,太危险。
  “我知道了。”他虽然心慌,可还是镇定。起身点亮烛火,将房间留给丽雅姆和阿玛勒,“两位整理一下,好了告诉在下,我在门外。”
  “公子你看,那个会转呢!”丽雅姆似发现了什么新奇之物,兴奋之下指着花灯看向林承泽。
  林承泽仔细看着那几人,方才他说那番话时,王公子显出一丝犹豫,其他两人也对视一眼,有点退缩之意。唯有这个瘦小男子……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架势。这其中,怕没那么简单。
  “谢过公子。”丽雅姆声若蚊呐,羞红了脸,好在是夜间,看不出来。
  此刻他看着丽雅姆单纯的笑容,清澈的眼眸,不由升起一种兄长的情怀来,连带着语气里,都有他未察觉的浅浅宠溺之感。
  “我知道了。”他虽然心慌,可还是镇定。起身点亮烛火,将房间留给丽雅姆和阿玛勒,“两位整理一下,好了告诉在下,我在门外。”
  就在丽雅姆转头之时,从旁边巷中,走出十几个着黑衣的男子。
  一阵风吹来,丽雅姆打了个颤,也将神思拉了回来。
  “《岁时记》里说,走马灯者,剪纸为轮,以烛嘘之,则车驰马骤,团团不休……”见丽雅姆面露疑色,又解释道:“这灯里有轴轮,点上蜡烛后里面热,会使轴轮转动。加上烛光将剪纸像映在屏上,就形成图案不断变化的效果了。所以……”
  出了房门,不知何时这一层的侍卫都不见了,整栋楼里静悄悄,连个伙计都不见。
  出了房门,不知何时这一层的侍卫都不见了,整栋楼里静悄悄,连个伙计都不见。
  “公……公子,他们把那边也包围住了。”阿玛勒气喘吁吁道:“我看到,是之前追赶我们的那几个人带来的。”
  此刻他看着丽雅姆单纯的笑容,清澈的眼眸,不由升起一种兄长的情怀来,连带着语气里,都有他未察觉的浅浅宠溺之感。
  “呵呵,小美人,这下你跑不掉了吧。”
  那人见一刀不成立即再来一刀,高举双手冲过来,林承泽一猫身,刹那间出现在那人身前,接着一掌劈在其暴露的前心。那人倒飞出去,半晌爬不起来。
  这群黑衣人个个块头高大,肌肉发达如铁塔一般,面目也是一幅凶神恶煞模样,尤其腰间、手上闪出的森森银光,令人觉得危险又害怕。
  “哎呀,没想到一会儿不见,你就找了个相好的。”那个瘦小男子也从人群中走出:“倒是有两下子,不过……”他阴阴笑道:“不过怕也是敌不过我们这么多打手。”
  丽雅姆看着前面高大的男子,只见他回头朝自己一笑,仿如三月暖阳,丽雅姆不由痴了。
  林承泽撂倒身边几个,此时丽雅姆已跑回他身边。
  “哎呀,没想到一会儿不见,你就找了个相好的。”那个瘦小男子也从人群中走出:“倒是有两下子,不过……”他阴阴笑道:“不过怕也是敌不过我们这么多打手。”
  林承泽唇边浮上一丝冷笑,语气也充满嘲讽与高傲:“就怕你们敢打,不敢承担后果!”
  丽雅姆看着前面高大的男子,只见他回头朝自己一笑,仿如三月暖阳,丽雅姆不由痴了。
  如此,之前调戏丽雅姆的几个安阳著名纨绔在此了。想来之前他们回去搬救兵,在此也埋伏许久了。
  他心中十分气愤,这群人竟这般不择手段,之前被赶走还不罢休,这么晚竟还埋伏于此。再加上言语猥琐,听着令人厌烦,可见绝不是什么好东西,平日里仗着自己的出身,也不知祸害了多少良家女子。
  这群黑衣人个个块头高大,肌肉发达如铁塔一般,面目也是一幅凶神恶煞模样,尤其腰间、手上闪出的森森银光,令人觉得危险又害怕。
  “呵呵,小美人,这下你跑不掉了吧。”
  他这样想,不由分神朝那个方向看了一眼。只见丽雅姆与阿玛勒又跑了回来,刚才的叫喊也是他们发出的。
  丽雅姆惊恐地看看他,又看看来人。
  他心中十分气愤,这群人竟这般不择手段,之前被赶走还不罢休,这么晚竟还埋伏于此。再加上言语猥琐,听着令人厌烦,可见绝不是什么好东西,平日里仗着自己的出身,也不知祸害了多少良家女子。
  林承泽虽回头,可多年历练出的警觉令她下意识挪动脚步,生生躲过这一刀。
  林承泽虽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可也最见不得女人哭。此刻一看丽雅姆一双明眸里蓄满泪水,周身散发出较弱可怜之态,令人不由心生怜惜。
  更多的人冲上来,林承泽移形换步,或借力打力,或找准空门一击致命,或弯身扫荡放倒几个,赤手空拳在众人中硬是抵挡着,只希望那两个姑娘赶紧跑远。
  一个锦袍男子从黑衣人中走出,轻摇折扇,一派胜券在握的姿态。正是安阳巡察使的儿子,王公子。
  丽雅姆在他经过身边时微微福身:“谢过公子。”
  丽雅姆一张俏脸上除了惊慌还有泪水,她已经十分后悔自己今日出来的决定。
  丽雅姆在他经过身边时微微福身:“谢过公子。”
  他这样想,不由分神朝那个方向看了一眼。只见丽雅姆与阿玛勒又跑了回来,刚才的叫喊也是他们发出的。
  林承泽看她倾城的笑容绽放在这如花灯海中,忽然想起诗词中所说“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怕就是此刻情景吧。
  他话还未说完,灯内蜡烛燃尽,一下子黑了下来。
  丽雅姆求之不得,无视阿玛勒犹豫的眼神,立即就点了点头。
  丽雅姆在他经过身边时微微福身:“谢过公子。”
  他从丽雅姆身边走过,留下淡淡杜若香气,而身姿挺拔充满力量,俊美与刚毅完美得结合在他身上,令人心动。
  “公子,公子……”丽雅姆想说什么,却来不及开口。
  林承泽见这群人径直朝自己走来,知道是冲着他们而来。他大致数了一下来人,约有二十来人,凭他的经验,其中三人功夫上佳,其他倒不足为虑。
  “多谢公子,我不……阿嚏……”丽雅姆打了个喷嚏,来不及遮掩,又羞又窘,垂下了头,露出后颈一段雪白的肌肤。
  林承泽见这群人径直朝自己走来,知道是冲着他们而来。他大致数了一下来人,约有二十来人,凭他的经验,其中三人功夫上佳,其他倒不足为虑。
  “哎呀……”丽雅姆一脸惋惜。
  一个锦袍男子从黑衣人中走出,轻摇折扇,一派胜券在握的姿态。正是安阳巡察使的儿子,王公子。
  更多的人冲上来,林承泽移形换步,或借力打力,或找准空门一击致命,或弯身扫荡放倒几个,赤手空拳在众人中硬是抵挡着,只希望那两个姑娘赶紧跑远。

猗兰霓裳e71797bcd说:

广东省网络作家协会10号成立,开完会后回到深圳实在太晚了。于是早上来更新,希望大家原谅。下午还有一章~这几章白丹玛不见了,下一章会出现哈~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嫡女仙途

天罡大陆,修真为尊。他叫君无念,凉国上尊,至高无上的问鼎强者。她叫西陵瑶,候府弃女,灵根被毁的修真废材。他谦谦君子,貌若天人,一身正气,道心坚定。数百年来清心寡欲,只求通天正道;她穿越而来,古灵精怪,一身神力,一肚子坏水儿,几乎都成了他的人生污点。 她曾救他于水火,也曾坑他到破产...

作者:杨十六
标签:玄幻

重生之丑颜医妃

前世:她是有名的黑胖丑,嫁给了更有名的高富帅。于是,她走上了和她母亲相同的道路。今生:她要成为海棠绝色,傲笑高帅富,她要改变命运,嫁给高大上。高大上望着那块鲜美的小鲜肉,口水滴滴答答:来吧,来吧,快到我的碗里来,我会宠你疼你爱你,三生三世。

作者:阿碧夫人
标签:言情

诱王入帐:嗜宠盗梦毒妃

【寻梦里,她是他唯一的救赎;人生中,他是她难解的宿命。】前世,她凭借自己的入梦绝技为他披荆斩棘,扫平障碍,襄助他成为九五之尊。却不想,七窍被封,剜心挫骨,直到死前才得知自己的倾心相付原不过是早有预谋的算计。梦醒归来,回到最初,她发誓要让那些负她之人死无葬身之地!只是,究竟何为梦?...

作者:木子苏V
标签:言情

秘制悍妻:隐婚总裁别乱来

【女人不烈,男人不爱】“慕太太,余生请指教!”他是A国冷血权贵,传闻他阅人无数,却从不许谁慕太的地位。她是资深测谎专家,婚后七年被放逐海外求学,她能测评天下人,却唯独没看出他的真心。七年隐婚,他将她藏得严严实实,她对他避而不见。蓦然重逢,她测不出他是真心还是假意,却迷迷糊糊的被他...

作者:美小元
标签:言情

强势攻婚,帝少花式宠妻

他是商界精英,尖端财经杂志争相报道的青年才俊。接受访问时,记者提问:“请问君先生您这辈子最有成就的事和目前最大的心愿是什么?”他一本正经的答:“睡了许俏俏!最大的心愿是睡她一辈子!”嫁给君瑾年是她从小到大的梦想,结果阴差阳错睡了他的大哥君牧野,从此生活陷入水深火热中。君大少的爱情...

作者:零零七_
标签:言情

腹黑老公别太坏

“先生,你内裤什么颜色,能让我看一下吗?”真心话大冒险失败后,楚瓷随手抓了个男人接受惩罚,不料对方却是自己婚后半年不见踪迹的丈夫。这下傅先生很不淡定,出差刚回来老婆就要给自己带绿帽?为了避免自己头顶一片草原,傅大总裁开启了疯狂的宠妻模式,化身为狼,夜夜将她扑倒扑倒再扑倒。

作者:曲一笙
标签:言情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