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十一章:花庭之妖

作者:流清夜  发布时间:2015-05-09 19:39  字数:3856 

  “去爷爷家?”宇逝一脸疑惑的问道。

  “没错,我昨天收到老爷子的来信,他的花庭里花太多了,结果没办法都照顾到,所以我们要去帮忙……”约挠挠头,“爸也真是的,我教他用通讯水晶他又不用,非得口述信件寄过来,不知道耽误了多少时间……”

  “不过嘛——”男人的双眼里闪过一丝狡黠的光,“老爸我还有三个单子要接,花庭的事就拜托儿子你去一趟了!”

  “最后一句话才是你的真实目的吧!”

  ——去往垓因镇的路上——

  少年坐在颠簸的马车上,脸色苍白,宇逝极力克制着想要呕吐的冲动。

  少女纤长的手指抚上宇逝的脸,初拿起手帕为少年擦去额间的汗珠。

  宇逝精致的脸颊微微泛红,转过头去。

  “不——不用了。”

  初樱唇微翘,笑而不语。

  “喵呜——”躲在娜娜尔怀中睡觉的曼特宁满足地醒来,,轻巧地越到了托托的头上。

  “哗嚓——”猫爪与金属相撞的刺耳声音传入众人耳中。

  宇逝抚了抚自己作痛的太阳穴,略带怨气:“娜娜尔……不是叫你呆在家里吗?”

  “但是我也不想吃爸爸做的料理啊——”绿发少女小声地解释:“如果那还能称为料理的话……”

  车厢里的气氛变得诡异起来。

  “几位——垓因镇到了。”车停了下来,马夫说道。

  初拿着行李箱轻巧地跳了下去,裙裾在空中划过一道美丽的弧线。

  少年抱着妹妹跳下车,把行李都留给了托托。

  “少爷——等等我啊!”托托头顶着曼特宁,双手提起行李箱,追逐着渐渐远去的三人。

  ——————

  “嚓嚓——”草丛里发出声响,不过三、四岁的小女孩从草丛里探出头来,凝望着几人远去的背影。

  ——————

  黑发少年拦腰抱着绿发少女在田埂上穿行着,引来镇民奇异的目光。

  “那不是布埃尔家的养子吗?”

  “是啊是啊……”

  “细看还真是……”

  “怎么这个时候到这里来了?”

  议论纷纷。

  少年低头不语,继续向前走着,初紧随其后,托托被丢在了最末。

  穿过密林,宇逝一行走到一处僻静的小木屋前,少年还未开始问话,一声震人的吼声就从身后传了过来。

  “娜娜尔!我的宝贝孙女!爷爷我可想死你啦!”拿着锄头的老者猛地冲了上来,从宇逝怀中抱走了娇小的绿发少女。

  那老者双鬓斑白,络腮胡须,汗透了的白色衬衣显露出老者的肌肉,看不出半分瘦削,双眸流露出慈爱的光。

  没错!控(孙)女症是布埃尔家延续多年的优(可)良(怖)传统!

  “爷爷!”娜娜尔也是相当开心,抬起头亲了老者一下。

  “真是爷爷的乖孙女!”老者脸上笑意更浓,招呼着宇逝进了屋,这时才看见少年身后的初,一张老脸上的皱纹都堆在一起,“请问这位是……?”

  初又交代了一遍事情的原委,老者很理(丧)所(心)应(病)当(狂)地接受了少女。

  少年戴着草帽穿行在花庭间,烈日当空,宇逝拿着园艺剪整理花枝,饱满的郁金香随风摇曳。

  娜娜尔和初坐在小木屋前,全神贯注地用从各个邻居送来的花编着花圈。初拿着喷壶帮花朵浇水,少女穿着白色的高腰裙,黑色蝴蝶结简单地束在腰间,简约而大方,微风吹拂,露出少女雪白的小腿。

  少年不经意地一瞥,心跳仿佛漏了一拍。

  我的佳偶在女子中,好像百合花在荆棘内。

  他是恶魔,她是……天使。

  呵,两条完全不相干的路,是怎样,是何时走到一起的呢?

  连少年自己都未曾意识到,自己看向她的眼神,正在一点点炽热起来。

  “嚓嚓——”衣料和草叶摩擦的声音飘进少年耳中,少年循着声音来源的方向看去,只见紫色裙摆的一角,旋即又迅速地消失在花丛中。

  “喂!”老者站在木屋前吆喝着,“进来吃饭了啊——”

  ——————

  “有没有请别人来帮忙?”老者不停地往自家两位孙女的夹着腌肉,一边回答着宇逝的问题。

  “我在修剪花枝的时候看见花田里有人……”宇逝咬了一口有些发硬的烤面包,“好像是个女孩子,还穿着紫色的裙子。”少年叼着面包,腾出手来在空气中来回比划着。

  “好像只有三四岁的样子,毕竟没超过郁金花的高度。”初接着补充道,双手举起面包啃了一口,几块细小的面包屑落在少女的唇角,颇为诱人。

  老者的表情顿时有些尴尬,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脸。

  “这个嘛——”老者的眼珠子转了转,想不出什么好的言辞,“那孩子不让我向外人透露身份,所以……”老者无奈地摊了摊手。

  “姐姐~”娜娜尔环住少女纤长的手臂,亲昵地蹭了蹭初光滑的皮肤,“戴一下娜娜尔给你做的花环嘛~好不好~”

  “嗯。”初的视线始终没有离开手上的面包一步。

  “哥哥也要戴!”少女以不容反驳的语气转头看向少年所在的方向。

  “我就不……”随着娜娜尔逐渐鼓起来的双颊,少年的声音也小了下去。

  “好了好了!”宇逝叹了口气,“我戴就是了……”

  “托托!快去把花环拿来!”表情立刻由阴转晴,娜娜尔命令道。

  “是!”托托迅速地把两个精致的花环呈了上来。

  以白色郁金香作为主花,旁边点缀着素白的满天星,翠绿的藤蔓缠绕其下,显然是给初戴的。

  另一个自然是给宇逝戴的了。

  橘红色的天堂鸟花保持着展翅的英姿被一朵朵地放在碧绿的花环上,紫色丁香穿插在天堂鸟之下,把整个花环衬托得高贵素雅。

  “好了——”少女拿起素白的花圈,稍稍整理了一下,面带微笑地举起花环,对着坐在身旁的初说道:“姐姐~把头低下来一点啦~”

  银发少女乖乖地低下头,让娜娜尔为自己戴上花环。

  “哥哥也要戴!来~”娜娜尔俨然一副长者的样子,对着老汉俏皮地眨了眨眼。

  “……”宇逝不好再说什么,只得低头让妹妹为自己戴上花环。

  少年戴好花环抬起头的一霎,银发少女的唇翘起一个完美的弧度。

  “哈——”一声清冽的小声在小小的木屋里响起,初指着宇逝的花环,忍俊不禁。

  屋内简陋的窗子里,一撮深棕色的头发冒了出来,小女孩挂在窗口边缘,勉强站在事先堆好的木箱上,一双深褐色的瞳眸关注着屋内的动向。

  银发的少女看着黑发少年头上的花环,樱唇微翘,轻笑着。

  此时的少年像极了炸毛的刺猬,天堂鸟尖锐的花瓣把宇逝的头刺得生疼,俊美无匹的脸也变得铁青,绿发少女极力忍着自己想捧腹大笑的冲动,老者早已笑的前仰后合。

  女孩静静地看着木屋内欢欣和乐的场景,明净的瞳眸流露出一丝羡慕。

  “吱呀~”用来垫脚的老旧木箱发出阵阵刺耳的响声,宇逝向窗外看去,喊道:“谁在那?”

  女孩连忙跳下木箱,抓起裙子,一溜烟便消失不见。

  少年走到窗边看时,只留下一串浅淡的脚印。

  和从脚印里长出来的娇艳鲜花。

  “呼——”女孩径直跑到一处隐蔽的树丛里,所过之地都长出各式各样的绮丽花朵,她蹲下身,胆怯地望树丛里看了一眼。

  没有人追上来。

  风拂过树叶,发出“簌簌”的声响。

  林中空无一人。

  女孩坐在树下,双手并在一起,想起自己刚才看到的一幕,眉目低垂,神情愈发地落寞起来。

  “珞塔——”老者略带沙哑地呼唤着。

  女孩抬起头,高大的身躯挡住了从树影里窜进来的阳光。

  “爷爷——”女孩的眼中水雾朦胧,眼见着泪水就要溢出来。

  老者一脸微笑的抱起小女孩,苍老的手抚了抚女孩的脸蛋,双目里流露出慈爱的光:“怎么了?”

  “唔——”被唤作珞塔的小女孩揉了揉眼睛,双眸下的雪白肌肤染上点点红晕,声音还带着一些抽噎,女孩故作坚强地摇摇头。

  “我什么事都没有,倒是爷爷——”女孩督促着:“就算有人来帮忙也不能偷懒哦!”言罢,女孩伸出白净的小手摁了摁老者皱纹横生的额头,珞塔笑的明媚。

  “那是当然!”老者望着远方五彩缤纷的花田,略带感伤地说道:“那可是我和老婆子的约定!”

  “嗯——”女孩往深林里瞟了一眼,“爷爷,我要走了哦——”

  珞塔轻巧地脱离老者的臂弯,抓起裙角,向密林深处跑去。

  “记得明天回来看爷爷啊!”老者向女孩消失的方向挥了挥手,紫色的身影渐渐没入深林的黑影之中。

  花开一路。

  ——————

  “初,你觉得”宇逝一边修剪着花枝一边说道,“那个小女孩到底是什么身份啊?”

  吃完了饭,宇逝和初又开始了照顾花庭的工作,娜娜尔在轮椅上享受着垓因镇下午的阳光,歪着头,沉沉睡去。

  “……”回答少年的,只有一片寂静。

  少年回头看去,少女早已消失在原地。

  “诶?人呢?”

  ——————

  少女漫步在深林中,微风掀起几缕发丝,初低下身,拿起一朵快要凋谢的粉色蔷薇,银色瞳眸注视着远方,只见一路的鲜花,向森林深处去。

  女孩寂寞的站在树林的一片空地中,豆大的泪珠从眼眶里滑落,掉在地上,泪水浸湿的土地里也长出娇艳的花朵。

  珞塔静静地流着泪,没有哭喊、没有抽噎,只是单纯的悲伤。

  女孩身前,两座破碎的墓碑躺在草丛里,经过长年的风雨洗刷,早已看不清上面写的是什么。

  珞塔蹲下身,伸出手抚摸着破的不成样子的墓碑,泪流更甚。

  “那是你的家人吗?”

  声音出现地过于突兀,女孩惊恐地回过头,瘫坐在地上,嘴唇发白。

  银发少女挪动脚步,走到女孩身前,俯下身,银发迎风而舞。

  少女很平常地伸出手,像是没有看见地上不断生长的鲜花。

  “初——”她笑着,“那是我的名字——你呢?”

  “珞……珞塔”女孩怯怯地把手放在少女白皙的手掌上。

  少女很平常地回以女孩一个微笑,轻轻地把她扶起。

  破碎的花瓣迎空舞蹈着。

  ————

  “初————”少年奔跑在密林中,大声呼唤着她的名字,回应少年的只有一片回音。

  宇逝雪白的额角流出点点冷汗,脸上挂满了焦虑。

  脑海里浮现出关于少女的点滴,少年不觉间将双手握紧。

  自己失去了太多——得到的……只有她而已。

  绝对不能——初……唯有你——

  绝对不能离我而去!

  “爸爸、妈妈都?”银发少女牵着女孩的手,在密林中走着。

  “因为马车翻车——”少女怯怯地说道,神情悲伤,“等我醒来的时候大家都死掉了——”

  “珞塔能带来花朵的特殊能力也是那个时候产生的吗?”少女平静地陈述着,像是一件再普通不过的小事。

  “嗯——”珞塔点点头,和少女的手掌又贴合的紧了一些。

  ————

  少年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在密林里疾行着,双眸里像是盛满了滚烫的岩浆,在空气中留下一道残影。

  宇逝快速地浏览着密林的每一个角落,此时的少年比起人类——

  倒是更接近恶魔。

  银色的身影从少年的视野中一闪而过,宇逝猛地停住脚步,在草地上滑下两道深深的印痕。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孕从天降

我爱你,从你的初生,到我的地老,不死不休!

作者:翎羽菲
标签:现代言情

爱在灰烬里重燃

旧爱顾承希帮我逃离了阴谋重重、支离破碎的婚姻……

作者:安如好
标签:现代言情

老公势不可挡

他为报复与她结婚,两年来形同陌路,直到那天在医院……

作者:水木耳
标签:现代言情

夜半惊婚

半夜滴滴到一辆百万豪车,在车上眯了会,结果居然……

作者:樱菓
标签:悬疑推理

我曾说谎爱上你

他宠我护我,替我报仇。直到那个女人回国,他带我去医院打胎。

作者:今兮
标签:现代言情

顾小姐的白日梦

相亲遇到骗婚男对我大打出手,在我最狼狈的时候,他从天而降。

作者:初心0915
标签:现代言情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