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017:你,你作甚?!

作者:阿珏  发布时间:2015-05-11 09:00  字数:1108 

  本仙子咬唇,不就是宽衣陪睡么,连紫坛星君的裸体我都见过,还怕这作甚?
  当下手有些湿暖,兴许是汗意,尽管如此,他仍旧把我握得很紧,紧到像是害怕一松开我便会溜走一般。
  但听一声跺脚,一阵风儿卷去,想必是那红烟含恨而去。
  歇息不就是睡么?
  当下手有些湿暖,兴许是汗意,尽管如此,他仍旧把我握得很紧,紧到像是害怕一松开我便会溜走一般。
  歇息不就是睡么?
  当下手有些湿暖,兴许是汗意,尽管如此,他仍旧把我握得很紧,紧到像是害怕一松开我便会溜走一般。
  帝君放开了手,转而牢牢牵着我的,不知为何,站在帝君身边我便油然升起股莫名的安心,他领着我往内室走,走得那般从容。
  我拉了拉他的衣衫,却见他回眸看我,眼中盛满风华,“倾华唤我安衍可好?”

  说罢两道刀子似的眼神刺了过来,我脊梁一阵凉意,缩了缩手,却又固执地被那双手重新握了去。

  帝君放开了手,转而牢牢牵着我的,不知为何,站在帝君身边我便油然升起股莫名的安心,他领着我往内室走,走得那般从容。

  罢罢罢,他一个傻子,本仙子且不计较他揩油之事。

  嘴巴磕磕巴巴与他道,“安,安衍,你还是先放开我罢。”

  他凝神,面有受伤之色,看我半晌,片刻后,像是恍然间想起了什么,转而怒瞪红烟,“倾华定是不愿意见着你,还不快走,别逼本君动手!”

  本仙子冤枉,帝君竟将我的话曲解至此!

  跪在地上的红烟却对此刻的帝君十分顾忌,可不是,失心疯的人随手一挥,便能炮灰无数人。

  她狠狠剜了我一眼,那模样让本仙子胆战心惊。

  一双温暖的手覆上我的眼,有股温凉的湿意,但听他道,“倾华莫要看她,”然后冷声对着身后道,“还不快滚,莫污了倾华的眼!”

  但听一声跺脚,一阵风儿卷去,想必是那红烟含恨而去。

  帝君放开了手,转而牢牢牵着我的,不知为何,站在帝君身边我便油然升起股莫名的安心,他领着我往内室走,走得那般从容。

  歇息不就是睡么?

  耳后根刷地一下子全红了。

  帝君放开了手,转而牢牢牵着我的,不知为何,站在帝君身边我便油然升起股莫名的安心,他领着我往内室走,走得那般从容。

  当下手有些湿暖,兴许是汗意,尽管如此,他仍旧把我握得很紧,紧到像是害怕一松开我便会溜走一般。

  但听一声跺脚,一阵风儿卷去,想必是那红烟含恨而去。

  我想他是深爱那叫倾华的女子。

  就算爱到误认,也不愿再放手。

54.224.19.6, 54.224.19.6;0;pc;2;磨铁文学

  思及此,本仙子心中一阵酸涩……

  嘴巴磕磕巴巴与他道,“安,安衍,你还是先放开我罢。”

  帝君放开了手,转而牢牢牵着我的,不知为何,站在帝君身边我便油然升起股莫名的安心,他领着我往内室走,走得那般从容。

  这罪恶的起缘,想来就是嫦娥仙子的那坛寒香醉!看来,那酒果如凡间所说那般,是最最阴邪之物,不但误事,现如今看来,也还误人!

  缓缓被他牵至内室,小狐狸却是十分吃味地与他道,“师娘回来了,师尊且去歇息,阳儿照顾师娘可好?”

  帝君却是百般不愿,“不,为师要陪着倾华,”

  转而温柔看着我,“倾华与师兄一起。”

  但听一声跺脚,一阵风儿卷去,想必是那红烟含恨而去。

  小狐狸一副你走狗屎运的模样瞅着我。

  他凝神,面有受伤之色,看我半晌,片刻后,像是恍然间想起了什么,转而怒瞪红烟,“倾华定是不愿意见着你,还不快走,别逼本君动手!”

  本仙子只觉天雷滚滚,陪他一起?

  本仙子大惊,赶紧双手捂胸,“你,你作甚?”

  本仙子冤枉,帝君竟将我的话曲解至此!

  歇息不就是睡么?

  要本仙子陪他歇息……不就是陪睡的意思?

  小狐狸一副你走狗屎运的模样瞅着我。

  但听一声跺脚,一阵风儿卷去,想必是那红烟含恨而去。

  这对师徒倒是奇怪得紧,前不久一个唤我娘亲,现如今一个要我陪睡。本仙子黄花大蛟一枚,怎的命运如此坎坷,真真是遭罪!

  这对师徒倒是奇怪得紧,前不久一个唤我娘亲,现如今一个要我陪睡。本仙子黄花大蛟一枚,怎的命运如此坎坷,真真是遭罪!

  这罪恶的起缘,想来就是嫦娥仙子的那坛寒香醉!看来,那酒果如凡间所说那般,是最最阴邪之物,不但误事,现如今看来,也还误人!

  当下手有些湿暖,兴许是汗意,尽管如此,他仍旧把我握得很紧,紧到像是害怕一松开我便会溜走一般。

  本仙子心中一片憋屈,忙摇头挥爪子,准备推辞一番!

  转而温柔看着我,“倾华与师兄一起。”

  可话到嘴边,却见他一双眸子就要冷下来,小狐狸在后面捅捅我的腰,看着我朝床榻上努努嘴,小眼神里饱含哀求。

  他凝神,面有受伤之色,看我半晌,片刻后,像是恍然间想起了什么,转而怒瞪红烟,“倾华定是不愿意见着你,还不快走,别逼本君动手!”

  本仙子欲哭无泪,贞操啊贞操,待本仙子和帝君睡完,你且再来寻我!

  帝君嘴角噙着笑,低头垂目望着我。

  向我伸展双臂,盼着我给他宽衣,呼出的气息拂过我的耳畔。

54.224.19.6, 54.224.19.6;0;pc;2;磨铁文学

  本仙子咬唇,不就是宽衣陪睡么,连紫坛星君的裸体我都见过,还怕这作甚?

  颤着手上前,为他解带,所触之地,温煦融融,一股好闻的清香混着男人的味道铺面而来。我的手抖得慌,乖乖地把他衣袍褪下。

  然后我的爪子腾倒了亵衣处。

  耳后根刷地一下子全红了。

  他一把握住我的手,自胸腔中发出几声闷笑,忽地一把将我抱起,下一刻只觉天旋地转,便稳稳被他至于榻上,伸手作势便要来解我的衣衫。

  本仙子大惊,赶紧双手捂胸,“你,你作甚?”

  要本仙子陪他歇息……不就是陪睡的意思?

  她狠狠剜了我一眼,那模样让本仙子胆战心惊。
  要本仙子陪他歇息……不就是陪睡的意思?
  然后我的爪子腾倒了亵衣处。
  向我伸展双臂,盼着我给他宽衣,呼出的气息拂过我的耳畔。
  颤着手上前,为他解带,所触之地,温煦融融,一股好闻的清香混着男人的味道铺面而来。我的手抖得慌,乖乖地把他衣袍褪下。
  可话到嘴边,却见他一双眸子就要冷下来,小狐狸在后面捅捅我的腰,看着我朝床榻上努努嘴,小眼神里饱含哀求。
  我拉了拉他的衣衫,却见他回眸看我,眼中盛满风华,“倾华唤我安衍可好?”
  缓缓被他牵至内室,小狐狸却是十分吃味地与他道,“师娘回来了,师尊且去歇息,阳儿照顾师娘可好?”
  但听一声跺脚,一阵风儿卷去,想必是那红烟含恨而去。
  但听一声跺脚,一阵风儿卷去,想必是那红烟含恨而去。
  本仙子只觉天雷滚滚,陪他一起?
  缓缓被他牵至内室,小狐狸却是十分吃味地与他道,“师娘回来了,师尊且去歇息,阳儿照顾师娘可好?”
  我拉了拉他的衣衫,却见他回眸看我,眼中盛满风华,“倾华唤我安衍可好?”
  嘴巴磕磕巴巴与他道,“安,安衍,你还是先放开我罢。”
  我想他是深爱那叫倾华的女子。
  可话到嘴边,却见他一双眸子就要冷下来,小狐狸在后面捅捅我的腰,看着我朝床榻上努努嘴,小眼神里饱含哀求。
  帝君放开了手,转而牢牢牵着我的,不知为何,站在帝君身边我便油然升起股莫名的安心,他领着我往内室走,走得那般从容。
  他凝神,面有受伤之色,看我半晌,片刻后,像是恍然间想起了什么,转而怒瞪红烟,“倾华定是不愿意见着你,还不快走,别逼本君动手!”
  本仙子大惊,赶紧双手捂胸,“你,你作甚?”
  当下手有些湿暖,兴许是汗意,尽管如此,他仍旧把我握得很紧,紧到像是害怕一松开我便会溜走一般。
  转而温柔看着我,“倾华与师兄一起。”
  小狐狸一副你走狗屎运的模样瞅着我。
  这罪恶的起缘,想来就是嫦娥仙子的那坛寒香醉!看来,那酒果如凡间所说那般,是最最阴邪之物,不但误事,现如今看来,也还误人!
  本仙子大惊,赶紧双手捂胸,“你,你作甚?”
  歇息不就是睡么?
  他一把握住我的手,自胸腔中发出几声闷笑,忽地一把将我抱起,下一刻只觉天旋地转,便稳稳被他至于榻上,伸手作势便要来解我的衣衫。
  本仙子欲哭无泪,贞操啊贞操,待本仙子和帝君睡完,你且再来寻我!
  当下手有些湿暖,兴许是汗意,尽管如此,他仍旧把我握得很紧,紧到像是害怕一松开我便会溜走一般。
  帝君放开了手,转而牢牢牵着我的,不知为何,站在帝君身边我便油然升起股莫名的安心,他领着我往内室走,走得那般从容。
  嘴巴磕磕巴巴与他道,“安,安衍,你还是先放开我罢。”
  思及此,本仙子心中一阵酸涩……
  帝君放开了手,转而牢牢牵着我的,不知为何,站在帝君身边我便油然升起股莫名的安心,他领着我往内室走,走得那般从容。
  歇息不就是睡么?
  帝君嘴角噙着笑,低头垂目望着我。
  本仙子冤枉,帝君竟将我的话曲解至此!
  耳后根刷地一下子全红了。
  她狠狠剜了我一眼,那模样让本仙子胆战心惊。
  说罢两道刀子似的眼神刺了过来,我脊梁一阵凉意,缩了缩手,却又固执地被那双手重新握了去。
  我想他是深爱那叫倾华的女子。
  跪在地上的红烟却对此刻的帝君十分顾忌,可不是,失心疯的人随手一挥,便能炮灰无数人。
  我想他是深爱那叫倾华的女子。
  要本仙子陪他歇息……不就是陪睡的意思?
  她狠狠剜了我一眼,那模样让本仙子胆战心惊。
  一双温暖的手覆上我的眼,有股温凉的湿意,但听他道,“倾华莫要看她,”然后冷声对着身后道,“还不快滚,莫污了倾华的眼!”
  他凝神,面有受伤之色,看我半晌,片刻后,像是恍然间想起了什么,转而怒瞪红烟,“倾华定是不愿意见着你,还不快走,别逼本君动手!”
  缓缓被他牵至内室,小狐狸却是十分吃味地与他道,“师娘回来了,师尊且去歇息,阳儿照顾师娘可好?”
  帝君放开了手,转而牢牢牵着我的,不知为何,站在帝君身边我便油然升起股莫名的安心,他领着我往内室走,走得那般从容。
  然后我的爪子腾倒了亵衣处。
  一双温暖的手覆上我的眼,有股温凉的湿意,但听他道,“倾华莫要看她,”然后冷声对着身后道,“还不快滚,莫污了倾华的眼!”
  她狠狠剜了我一眼,那模样让本仙子胆战心惊。
  他凝神,面有受伤之色,看我半晌,片刻后,像是恍然间想起了什么,转而怒瞪红烟,“倾华定是不愿意见着你,还不快走,别逼本君动手!”
  本仙子大惊,赶紧双手捂胸,“你,你作甚?”
  跪在地上的红烟却对此刻的帝君十分顾忌,可不是,失心疯的人随手一挥,便能炮灰无数人。
  这对师徒倒是奇怪得紧,前不久一个唤我娘亲,现如今一个要我陪睡。本仙子黄花大蛟一枚,怎的命运如此坎坷,真真是遭罪!
  嘴巴磕磕巴巴与他道,“安,安衍,你还是先放开我罢。”
  帝君放开了手,转而牢牢牵着我的,不知为何,站在帝君身边我便油然升起股莫名的安心,他领着我往内室走,走得那般从容。
  他一把握住我的手,自胸腔中发出几声闷笑,忽地一把将我抱起,下一刻只觉天旋地转,便稳稳被他至于榻上,伸手作势便要来解我的衣衫。
  本仙子大惊,赶紧双手捂胸,“你,你作甚?”
  耳后根刷地一下子全红了。
  我想他是深爱那叫倾华的女子。
  缓缓被他牵至内室,小狐狸却是十分吃味地与他道,“师娘回来了,师尊且去歇息,阳儿照顾师娘可好?”
  转而温柔看着我,“倾华与师兄一起。”
  缓缓被他牵至内室,小狐狸却是十分吃味地与他道,“师娘回来了,师尊且去歇息,阳儿照顾师娘可好?”
  本仙子咬唇,不就是宽衣陪睡么,连紫坛星君的裸体我都见过,还怕这作甚?
  小狐狸一副你走狗屎运的模样瞅着我。
  但听一声跺脚,一阵风儿卷去,想必是那红烟含恨而去。
  这对师徒倒是奇怪得紧,前不久一个唤我娘亲,现如今一个要我陪睡。本仙子黄花大蛟一枚,怎的命运如此坎坷,真真是遭罪!
  她狠狠剜了我一眼,那模样让本仙子胆战心惊。
  小狐狸一副你走狗屎运的模样瞅着我。
  他凝神,面有受伤之色,看我半晌,片刻后,像是恍然间想起了什么,转而怒瞪红烟,“倾华定是不愿意见着你,还不快走,别逼本君动手!”
  他凝神,面有受伤之色,看我半晌,片刻后,像是恍然间想起了什么,转而怒瞪红烟,“倾华定是不愿意见着你,还不快走,别逼本君动手!”
  可话到嘴边,却见他一双眸子就要冷下来,小狐狸在后面捅捅我的腰,看着我朝床榻上努努嘴,小眼神里饱含哀求。
  但听一声跺脚,一阵风儿卷去,想必是那红烟含恨而去。
  本仙子咬唇,不就是宽衣陪睡么,连紫坛星君的裸体我都见过,还怕这作甚?
  转而温柔看着我,“倾华与师兄一起。”
  本仙子冤枉,帝君竟将我的话曲解至此!
  颤着手上前,为他解带,所触之地,温煦融融,一股好闻的清香混着男人的味道铺面而来。我的手抖得慌,乖乖地把他衣袍褪下。
  他凝神,面有受伤之色,看我半晌,片刻后,像是恍然间想起了什么,转而怒瞪红烟,“倾华定是不愿意见着你,还不快走,别逼本君动手!”
  嘴巴磕磕巴巴与他道,“安,安衍,你还是先放开我罢。”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战神王爷戏傻妃

穿越?她特工第一杀手居然是傻子?嫡母嫡姐陷害?

作者:陌萱
标签:古代言情

娇宠毒妻:嫡女重生不好惹

前生,她心里眼里都是他,为了他受尽委屈也心甘情愿。

作者:青央
标签:古代言情

偏就不谈爱

周周养了个小白脸,被小白脸女朋友打了个半死,开始傍老男人。

作者:白里红红
标签:现代言情

紫禁深深锁玲珑

风花雪月,玲珑和良人互订终身,一觉醒来,良人却把她送上帝榻。

作者:小阿靖
标签:古代言情

十皇子的俏医妃

棺材内重生,偏偏砸在美男身上?咦,这美男只手破棺拥她入怀。

作者:狂少的笛子
标签:古代言情

偷个将军好回家

偷,是她的强项,又是她的弱项。她因偷而穿越,因偷而得夫君。

作者:紫菀妤
标签:古代言情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