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卫之嘉人-2

作者:诤子  发布时间:2015-05-11 09:15  字数:2230 

姥姥让鹤徵在椅子上坐着,道:“他听说这位姑娘来了,坚持要起来。你们谈吧,我去做事。”
一个声音传来,竟是鹤徵披着衣服跟姥姥出来了。
姚大小姐口中的嘉人。
“我姓卫,卫嘉人。”
“究竟来了,不好一杯茶水都没有。稍等。”
凤徵觉得她一双眼睛似乎在哪里见过,很独特的眼形,但绞尽脑汁认识的人里又找不着。
师鹤徵的哥哥?
但大小姐有令,闭嘴。
两个听差在外面候着,卫嘉人跟凤徵进屋,迎门一个木架子,上面搁着盆钵筐罐,杂且繁,将屋子隔成两半。前半的空地儿很小,只一张小条桌,两把破了靠背的椅子,其他什么陈设也没有,看那桌上,一盏煤油灯,堆着圣约翰的课本,以及纸头铅笔。
师鹤徵却懒得再说下去,仰头对凤徵道:“送客吧。”
“不必费事了,师鹤徵他——”
“我姓卫,卫嘉人。”
卫小姐笑着招手,上车。
这一句客气没客气好,第二天姐弟俩中午散学,刚出初等部的楼,眼熟的橘白色小车在他们眼前停下,不问而知又是卫嘉人。不等他俩说话,卫嘉人就笑嘻嘻道:“昨天约好了的。”
可怜凤徵捧着果篮,这次是万万不敢再回“再见”二字了。
“我姓卫,是师鹤徵的同学,来看看他。”
等了有十分钟之久,鹤徵没有再说第二句话。嘉人终于放下茶杯:“师鹤徵,你都好了?”
“我不是只问这么一句,我是怕你——万一我能有什么帮得上忙的——”
原本她心里想,住在很华丽很高贵一所屋子里的人,为什么到眼前这种地方来?但现在,她似乎知道了。以至于声音都微微抖起来:“你——你没有——?”
如果说师凤徵是清冷皎华的月亮,那么面前这个人就是温暖和煦的太阳。
“不用担心,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昨天应该拿水果慰问病人,居然忘了,今天补上。”
“再见!”
“屋子里很乱的,我怕卫小姐不习惯。”
“我姓卫,是师鹤徵的同学,来看看他。”
“请吧,实在失礼,”她尽量婉转温和地:“让鹤徵多躺躺,我们就别打扰他了。”
“再见!”
原本她心里想,住在很华丽很高贵一所屋子里的人,为什么到眼前这种地方来?但现在,她似乎知道了。以至于声音都微微抖起来:“你——你没有——?”
“我是师凤徵,请问你是——”
师凤徵!
师鹤徵的哥哥?
于是他们的威风抖不起来啊抖不起来。
师凤徵!
她一下清醒了,不过仍然忍不住好奇的注视凤徵,马上她就分明了,这的确不是师鹤徵。
虽然一模一样,可两人眼光里的神采截然不同。
如果说师凤徵是清冷皎华的月亮,那么面前这个人就是温暖和煦的太阳。
“我姓卫,卫嘉人。”
师鹤徵的哥哥?
姚大小姐口中的嘉人。
她一下清醒了,不过仍然忍不住好奇的注视凤徵,马上她就分明了,这的确不是师鹤徵。
凤徵迅速联想到了。那天她看电影回来起就暗中了解了一下,虽然鹤徵不告诉她,但从他屡次变来变去的练琴时间,到盛音音那儿时不时透露的风言风语,她大概知道,自家弟弟天分太高,直接和勃克劳教授的得意弟子、校园的天之骄女、豪门中的豪门卫府的七小姐杠上了。
说杠上也不对,因为以鹤徵的聪明,惹不起躲得起。可现在看来,人家连躲也不让躲。
“卫小姐是来看鹤徵的?”
“对,听说他病了,趁着中午有时间,我过来看看。他怎么样啦?”
“谢谢卫小姐关心,快好了。”
两人站了一会,卫小姐望望她背后的屋子:“呃——你不请我进去看看吗?”
“屋子里很乱的,我怕卫小姐不习惯。”
但大小姐有令,闭嘴。
“没事,我看看人就走。”
凤徵吐槽看的人不见得喜欢让你看吧?正想着怎么借口,姥姥从厨房里探出头来:“凤儿过来帮我——咦,这位姑娘是谁?”
听差之一又想大叫,什么姑娘姑娘,我们是堂堂正正的大小姐!你们这些泥巴腿子到底是谁啊,见没见过世面,居然个个张口就问我们大小姐的名字!我们大小姐只要出现,没人不认得的好不好!
但大小姐有令,闭嘴。
这话有些太伤人。卫嘉人碰过他钉子不少,自认为已经很有准备,然而这样面对面的,实在是她从未受过的委屈,心里说不出的堵涩,一汪眼泪,恨不得就要滚了出来。但毕竟出身名门,教养使她极力的镇定着,微微一笑道:“那么也许是我误会了,大概师鹤徵你对我也有些误会,以后慢慢儿总会知晓。”
于是他们的威风抖不起来啊抖不起来。
“我姓卫,是师鹤徵的同学,来看看他。”
“哎哟!这还了得,你们同学实在太费心了。凤儿,还不招呼人家到屋里头坐,在院子里站着像什么话?”
“究竟来了,不好一杯茶水都没有。稍等。”
她一下清醒了,不过仍然忍不住好奇的注视凤徵,马上她就分明了,这的确不是师鹤徵。
凤徵无奈从命。
听差之一又想大叫,什么姑娘姑娘,我们是堂堂正正的大小姐!你们这些泥巴腿子到底是谁啊,见没见过世面,居然个个张口就问我们大小姐的名字!我们大小姐只要出现,没人不认得的好不好!
两个听差在外面候着,卫嘉人跟凤徵进屋,迎门一个木架子,上面搁着盆钵筐罐,杂且繁,将屋子隔成两半。前半的空地儿很小,只一张小条桌,两把破了靠背的椅子,其他什么陈设也没有,看那桌上,一盏煤油灯,堆着圣约翰的课本,以及纸头铅笔。
凤徵将课本纸笔推得远些:“卫小姐先请坐吧,我去倒茶。”
“不必费事了,师鹤徵他——”
“究竟来了,不好一杯茶水都没有。稍等。”
她绕过木架从里面找出一只茶杯,一只小罐子,出去屋檐下的煤炉子里面倒水,姥姥进来:“我们的茶叶太坏!不知道姑娘习不习惯。”
“再见!”
“是我失礼,突然拜访。”说到这儿卫嘉人想到看病人居然没提东西,在印象中起码鲜花呀什么的,她不由怪两个听差没提醒,这样空手上门简直丢人大发了。
“我去跟鹤儿说一声同学来了。”姥姥笑着,凤徵端来茶杯,卫嘉人道谢,一看,黄黄的,叶子很碎,果然不是什么好茶。
说杠上也不对,因为以鹤徵的聪明,惹不起躲得起。可现在看来,人家连躲也不让躲。
两个听差在外面候着,卫嘉人跟凤徵进屋,迎门一个木架子,上面搁着盆钵筐罐,杂且繁,将屋子隔成两半。前半的空地儿很小,只一张小条桌,两把破了靠背的椅子,其他什么陈设也没有,看那桌上,一盏煤油灯,堆着圣约翰的课本,以及纸头铅笔。
凤徵觉得她一双眼睛似乎在哪里见过,很独特的眼形,但绞尽脑汁认识的人里又找不着。
“你怎么来了?”
一个声音传来,竟是鹤徵披着衣服跟姥姥出来了。
“能下床了?”凤徵过去,关心的问。
姥姥让鹤徵在椅子上坐着,道:“他听说这位姑娘来了,坚持要起来。你们谈吧,我去做事。”
她一出去,气氛变得些许奇怪,静静地,谁也不说话。
师鹤徵的哥哥?
卫嘉人是第一次看到脱下校服的鹤徵,雪白的中衣让他的脸庞更加清冷。平日都是她看他,可这次他真正看着她时她却不敢对视,仿佛做错了事的小孩似的,下意识地将茶杯握在手里,缓缓转着。
凤徵在一旁饶有兴味的看戏。
“对,听说他病了,趁着中午有时间,我过来看看。他怎么样啦?”
但大小姐有令,闭嘴。
等了有十分钟之久,鹤徵没有再说第二句话。嘉人终于放下茶杯:“师鹤徵,你都好了?”
鹤徵道:“如果你来只是问这么一句,那么我好了。你请回吧。”
“我不是只问这么一句,我是怕你——万一我能有什么帮得上忙的——”
“我想我跟卫小姐的交情还不到那份上。”
“你怎么总是针对我?”
“你想太多了。”
这话有些太伤人。卫嘉人碰过他钉子不少,自认为已经很有准备,然而这样面对面的,实在是她从未受过的委屈,心里说不出的堵涩,一汪眼泪,恨不得就要滚了出来。但毕竟出身名门,教养使她极力的镇定着,微微一笑道:“那么也许是我误会了,大概师鹤徵你对我也有些误会,以后慢慢儿总会知晓。”
师鹤徵却懒得再说下去,仰头对凤徵道:“送客吧。”
凤徵此时此刻对面前的卫大小姐反而抱歉起来,凭心而论,若是其他任何同学上门,都不应该是这待遇。然而她明白鹤徵的心思,之前惹了一次龙太子,已经够让人对这些高高在上的“同学”敬而远之了。
“卫小姐是来看鹤徵的?”
“请吧,实在失礼,”她尽量婉转温和地:“让鹤徵多躺躺,我们就别打扰他了。”
卫小姐依依不舍,然而少年伏在桌面上很倦怠的模样,不好回驳,只有说一句“好好休息”,走出门外。
说杠上也不对,因为以鹤徵的聪明,惹不起躲得起。可现在看来,人家连躲也不让躲。
两个听差抢着开车门,凤徵送她到门口,一路无话可说,最后临上车的时候说了句客气话:“再见。”卫嘉人也就笑着点头答应了一句“明天见。”
这一句客气没客气好,第二天姐弟俩中午散学,刚出初等部的楼,眼熟的橘白色小车在他们眼前停下,不问而知又是卫嘉人。不等他俩说话,卫嘉人就笑嘻嘻道:“昨天约好了的。”
“约好什么?”看鹤徵没有理睬的意思,凤徵代问。
“昨天你送我的时候,不是对我说了今天见吗?这才多长时间,全忘了?”
两人站了一会,卫小姐望望她背后的屋子:“呃——你不请我进去看看吗?”
不是吧,昨天敷衍的“再见”两个字,她居然认真?以她这样一个人,凤徵不认为她不知道只是客气,然而正因如此,才愈见用心。
“那么——”
“不用担心,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昨天应该拿水果慰问病人,居然忘了,今天补上。”
她朝左边立着的听差招招手,白衣服的听差立刻递了一个大大的箧篮过来,迎鼻一股清香,将盖叶掀开看看,里面深红浅碧,白梨、苹果、牛乳葡萄,秋日的各种颜色,都送到了眼前。
如果说师凤徵是清冷皎华的月亮,那么面前这个人就是温暖和煦的太阳。
两个听差在外面候着,卫嘉人跟凤徵进屋,迎门一个木架子,上面搁着盆钵筐罐,杂且繁,将屋子隔成两半。前半的空地儿很小,只一张小条桌,两把破了靠背的椅子,其他什么陈设也没有,看那桌上,一盏煤油灯,堆着圣约翰的课本,以及纸头铅笔。
“再见!”
卫小姐笑着招手,上车。
可怜凤徵捧着果篮,这次是万万不敢再回“再见”二字了。
“那么——”
师凤徵!
“卫小姐是来看鹤徵的?”
这一句客气没客气好,第二天姐弟俩中午散学,刚出初等部的楼,眼熟的橘白色小车在他们眼前停下,不问而知又是卫嘉人。不等他俩说话,卫嘉人就笑嘻嘻道:“昨天约好了的。”
师鹤徵却懒得再说下去,仰头对凤徵道:“送客吧。”
凤徵在一旁饶有兴味的看戏。
姚大小姐口中的嘉人。
“是我失礼,突然拜访。”说到这儿卫嘉人想到看病人居然没提东西,在印象中起码鲜花呀什么的,她不由怪两个听差没提醒,这样空手上门简直丢人大发了。
于是他们的威风抖不起来啊抖不起来。
“对,听说他病了,趁着中午有时间,我过来看看。他怎么样啦?”
凤徵此时此刻对面前的卫大小姐反而抱歉起来,凭心而论,若是其他任何同学上门,都不应该是这待遇。然而她明白鹤徵的心思,之前惹了一次龙太子,已经够让人对这些高高在上的“同学”敬而远之了。
她绕过木架从里面找出一只茶杯,一只小罐子,出去屋檐下的煤炉子里面倒水,姥姥进来:“我们的茶叶太坏!不知道姑娘习不习惯。”
“究竟来了,不好一杯茶水都没有。稍等。”
“究竟来了,不好一杯茶水都没有。稍等。”
姚大小姐口中的嘉人。
“是我失礼,突然拜访。”说到这儿卫嘉人想到看病人居然没提东西,在印象中起码鲜花呀什么的,她不由怪两个听差没提醒,这样空手上门简直丢人大发了。
“你想太多了。”
凤徵觉得她一双眼睛似乎在哪里见过,很独特的眼形,但绞尽脑汁认识的人里又找不着。
“再见!”
“能下床了?”凤徵过去,关心的问。
于是他们的威风抖不起来啊抖不起来。
“再见!”
“约好什么?”看鹤徵没有理睬的意思,凤徵代问。
说杠上也不对,因为以鹤徵的聪明,惹不起躲得起。可现在看来,人家连躲也不让躲。
“我姓卫,是师鹤徵的同学,来看看他。”
“你怎么来了?”
“约好什么?”看鹤徵没有理睬的意思,凤徵代问。
可怜凤徵捧着果篮,这次是万万不敢再回“再见”二字了。
“约好什么?”看鹤徵没有理睬的意思,凤徵代问。
“哎哟!这还了得,你们同学实在太费心了。凤儿,还不招呼人家到屋里头坐,在院子里站着像什么话?”
“再见!”
卫小姐依依不舍,然而少年伏在桌面上很倦怠的模样,不好回驳,只有说一句“好好休息”,走出门外。
她一出去,气氛变得些许奇怪,静静地,谁也不说话。
“我去跟鹤儿说一声同学来了。”姥姥笑着,凤徵端来茶杯,卫嘉人道谢,一看,黄黄的,叶子很碎,果然不是什么好茶。
凤徵迅速联想到了。那天她看电影回来起就暗中了解了一下,虽然鹤徵不告诉她,但从他屡次变来变去的练琴时间,到盛音音那儿时不时透露的风言风语,她大概知道,自家弟弟天分太高,直接和勃克劳教授的得意弟子、校园的天之骄女、豪门中的豪门卫府的七小姐杠上了。
“请吧,实在失礼,”她尽量婉转温和地:“让鹤徵多躺躺,我们就别打扰他了。”
于是他们的威风抖不起来啊抖不起来。
说杠上也不对,因为以鹤徵的聪明,惹不起躲得起。可现在看来,人家连躲也不让躲。
“谢谢卫小姐关心,快好了。”
凤徵将课本纸笔推得远些:“卫小姐先请坐吧,我去倒茶。”
“我姓卫,卫嘉人。”
两个听差抢着开车门,凤徵送她到门口,一路无话可说,最后临上车的时候说了句客气话:“再见。”卫嘉人也就笑着点头答应了一句“明天见。”
“我去跟鹤儿说一声同学来了。”姥姥笑着,凤徵端来茶杯,卫嘉人道谢,一看,黄黄的,叶子很碎,果然不是什么好茶。
“再见!”
凤徵此时此刻对面前的卫大小姐反而抱歉起来,凭心而论,若是其他任何同学上门,都不应该是这待遇。然而她明白鹤徵的心思,之前惹了一次龙太子,已经够让人对这些高高在上的“同学”敬而远之了。
虽然一模一样,可两人眼光里的神采截然不同。
凤徵无奈从命。
卫小姐依依不舍,然而少年伏在桌面上很倦怠的模样,不好回驳,只有说一句“好好休息”,走出门外。
“究竟来了,不好一杯茶水都没有。稍等。”
两个听差抢着开车门,凤徵送她到门口,一路无话可说,最后临上车的时候说了句客气话:“再见。”卫嘉人也就笑着点头答应了一句“明天见。”
姥姥让鹤徵在椅子上坐着,道:“他听说这位姑娘来了,坚持要起来。你们谈吧,我去做事。”
鹤徵道:“如果你来只是问这么一句,那么我好了。你请回吧。”
“不必费事了,师鹤徵他——”
“是我失礼,突然拜访。”说到这儿卫嘉人想到看病人居然没提东西,在印象中起码鲜花呀什么的,她不由怪两个听差没提醒,这样空手上门简直丢人大发了。
“不必费事了,师鹤徵他——”
师鹤徵却懒得再说下去,仰头对凤徵道:“送客吧。”
凤徵在一旁饶有兴味的看戏。
“没事,我看看人就走。”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嫡女仙途

天罡大陆,修真为尊。他叫君无念,凉国上尊,至高无上的问鼎强者。她叫西陵瑶,候府弃女,灵根被毁的修真废材。他谦谦君子,貌若天人,一身正气,道心坚定。数百年来清心寡欲,只求通天正道;她穿越而来,古灵精怪,一身神力,一肚子坏水儿,几乎都成了他的人生污点。 她曾救他于水火,也曾坑他到破产...

作者:杨十六
标签:玄幻

重生之丑颜医妃

前世:她是有名的黑胖丑,嫁给了更有名的高富帅。于是,她走上了和她母亲相同的道路。今生:她要成为海棠绝色,傲笑高帅富,她要改变命运,嫁给高大上。高大上望着那块鲜美的小鲜肉,口水滴滴答答:来吧,来吧,快到我的碗里来,我会宠你疼你爱你,三生三世。

作者:阿碧夫人
标签:言情

诱王入帐:嗜宠盗梦毒妃

【寻梦里,她是他唯一的救赎;人生中,他是她难解的宿命。】前世,她凭借自己的入梦绝技为他披荆斩棘,扫平障碍,襄助他成为九五之尊。却不想,七窍被封,剜心挫骨,直到死前才得知自己的倾心相付原不过是早有预谋的算计。梦醒归来,回到最初,她发誓要让那些负她之人死无葬身之地!只是,究竟何为梦?...

作者:木子苏V
标签:言情

秘制悍妻:隐婚总裁别乱来

【女人不烈,男人不爱】“慕太太,余生请指教!”他是A国冷血权贵,传闻他阅人无数,却从不许谁慕太的地位。她是资深测谎专家,婚后七年被放逐海外求学,她能测评天下人,却唯独没看出他的真心。七年隐婚,他将她藏得严严实实,她对他避而不见。蓦然重逢,她测不出他是真心还是假意,却迷迷糊糊的被他...

作者:美小元
标签:言情

强势攻婚,帝少花式宠妻

他是商界精英,尖端财经杂志争相报道的青年才俊。接受访问时,记者提问:“请问君先生您这辈子最有成就的事和目前最大的心愿是什么?”他一本正经的答:“睡了许俏俏!最大的心愿是睡她一辈子!”嫁给君瑾年是她从小到大的梦想,结果阴差阳错睡了他的大哥君牧野,从此生活陷入水深火热中。君大少的爱情...

作者:零零七_
标签:言情

腹黑老公别太坏

“先生,你内裤什么颜色,能让我看一下吗?”真心话大冒险失败后,楚瓷随手抓了个男人接受惩罚,不料对方却是自己婚后半年不见踪迹的丈夫。这下傅先生很不淡定,出差刚回来老婆就要给自己带绿帽?为了避免自己头顶一片草原,傅大总裁开启了疯狂的宠妻模式,化身为狼,夜夜将她扑倒扑倒再扑倒。

作者:曲一笙
标签:言情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