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卫之嘉人-2

作者:诤子  发布时间:2015-05-11 09:15  字数:2230 

两人站了一会,卫小姐望望她背后的屋子:“呃——你不请我进去看看吗?”
“不用担心,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昨天应该拿水果慰问病人,居然忘了,今天补上。”
“不必费事了,师鹤徵他——”
“我想我跟卫小姐的交情还不到那份上。”
“我想我跟卫小姐的交情还不到那份上。”
姥姥让鹤徵在椅子上坐着,道:“他听说这位姑娘来了,坚持要起来。你们谈吧,我去做事。”
“是我失礼,突然拜访。”说到这儿卫嘉人想到看病人居然没提东西,在印象中起码鲜花呀什么的,她不由怪两个听差没提醒,这样空手上门简直丢人大发了。
鹤徵道:“如果你来只是问这么一句,那么我好了。你请回吧。”
“请吧,实在失礼,”她尽量婉转温和地:“让鹤徵多躺躺,我们就别打扰他了。”
“不用担心,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昨天应该拿水果慰问病人,居然忘了,今天补上。”
“我想我跟卫小姐的交情还不到那份上。”
虽然一模一样,可两人眼光里的神采截然不同。
凤徵将课本纸笔推得远些:“卫小姐先请坐吧,我去倒茶。”
原本她心里想,住在很华丽很高贵一所屋子里的人,为什么到眼前这种地方来?但现在,她似乎知道了。以至于声音都微微抖起来:“你——你没有——?”
“我是师凤徵,请问你是——”
师凤徵!
师鹤徵的哥哥?
她一下清醒了,不过仍然忍不住好奇的注视凤徵,马上她就分明了,这的确不是师鹤徵。
“不必费事了,师鹤徵他——”
虽然一模一样,可两人眼光里的神采截然不同。
凤徵在一旁饶有兴味的看戏。
如果说师凤徵是清冷皎华的月亮,那么面前这个人就是温暖和煦的太阳。
“我姓卫,卫嘉人。”
姚大小姐口中的嘉人。
凤徵迅速联想到了。那天她看电影回来起就暗中了解了一下,虽然鹤徵不告诉她,但从他屡次变来变去的练琴时间,到盛音音那儿时不时透露的风言风语,她大概知道,自家弟弟天分太高,直接和勃克劳教授的得意弟子、校园的天之骄女、豪门中的豪门卫府的七小姐杠上了。
两个听差抢着开车门,凤徵送她到门口,一路无话可说,最后临上车的时候说了句客气话:“再见。”卫嘉人也就笑着点头答应了一句“明天见。”
说杠上也不对,因为以鹤徵的聪明,惹不起躲得起。可现在看来,人家连躲也不让躲。
“卫小姐是来看鹤徵的?”
“对,听说他病了,趁着中午有时间,我过来看看。他怎么样啦?”
“谢谢卫小姐关心,快好了。”
两人站了一会,卫小姐望望她背后的屋子:“呃——你不请我进去看看吗?”
“屋子里很乱的,我怕卫小姐不习惯。”
“没事,我看看人就走。”
凤徵吐槽看的人不见得喜欢让你看吧?正想着怎么借口,姥姥从厨房里探出头来:“凤儿过来帮我——咦,这位姑娘是谁?”
“约好什么?”看鹤徵没有理睬的意思,凤徵代问。
她绕过木架从里面找出一只茶杯,一只小罐子,出去屋檐下的煤炉子里面倒水,姥姥进来:“我们的茶叶太坏!不知道姑娘习不习惯。”
听差之一又想大叫,什么姑娘姑娘,我们是堂堂正正的大小姐!你们这些泥巴腿子到底是谁啊,见没见过世面,居然个个张口就问我们大小姐的名字!我们大小姐只要出现,没人不认得的好不好!
但大小姐有令,闭嘴。
“能下床了?”凤徵过去,关心的问。
于是他们的威风抖不起来啊抖不起来。
“我姓卫,是师鹤徵的同学,来看看他。”
“哎哟!这还了得,你们同学实在太费心了。凤儿,还不招呼人家到屋里头坐,在院子里站着像什么话?”
凤徵无奈从命。
两个听差在外面候着,卫嘉人跟凤徵进屋,迎门一个木架子,上面搁着盆钵筐罐,杂且繁,将屋子隔成两半。前半的空地儿很小,只一张小条桌,两把破了靠背的椅子,其他什么陈设也没有,看那桌上,一盏煤油灯,堆着圣约翰的课本,以及纸头铅笔。
凤徵将课本纸笔推得远些:“卫小姐先请坐吧,我去倒茶。”
“不必费事了,师鹤徵他——”
“究竟来了,不好一杯茶水都没有。稍等。”
她绕过木架从里面找出一只茶杯,一只小罐子,出去屋檐下的煤炉子里面倒水,姥姥进来:“我们的茶叶太坏!不知道姑娘习不习惯。”
“是我失礼,突然拜访。”说到这儿卫嘉人想到看病人居然没提东西,在印象中起码鲜花呀什么的,她不由怪两个听差没提醒,这样空手上门简直丢人大发了。
“我去跟鹤儿说一声同学来了。”姥姥笑着,凤徵端来茶杯,卫嘉人道谢,一看,黄黄的,叶子很碎,果然不是什么好茶。
姥姥让鹤徵在椅子上坐着,道:“他听说这位姑娘来了,坚持要起来。你们谈吧,我去做事。”
凤徵觉得她一双眼睛似乎在哪里见过,很独特的眼形,但绞尽脑汁认识的人里又找不着。
“你怎么来了?”
“你怎么总是针对我?”
一个声音传来,竟是鹤徵披着衣服跟姥姥出来了。
凤徵觉得她一双眼睛似乎在哪里见过,很独特的眼形,但绞尽脑汁认识的人里又找不着。
“能下床了?”凤徵过去,关心的问。
姥姥让鹤徵在椅子上坐着,道:“他听说这位姑娘来了,坚持要起来。你们谈吧,我去做事。”
“哎哟!这还了得,你们同学实在太费心了。凤儿,还不招呼人家到屋里头坐,在院子里站着像什么话?”
她一出去,气氛变得些许奇怪,静静地,谁也不说话。
卫嘉人是第一次看到脱下校服的鹤徵,雪白的中衣让他的脸庞更加清冷。平日都是她看他,可这次他真正看着她时她却不敢对视,仿佛做错了事的小孩似的,下意识地将茶杯握在手里,缓缓转着。
凤徵在一旁饶有兴味的看戏。
等了有十分钟之久,鹤徵没有再说第二句话。嘉人终于放下茶杯:“师鹤徵,你都好了?”
鹤徵道:“如果你来只是问这么一句,那么我好了。你请回吧。”
“我不是只问这么一句,我是怕你——万一我能有什么帮得上忙的——”
“我想我跟卫小姐的交情还不到那份上。”
“你怎么总是针对我?”
姚大小姐口中的嘉人。
“你想太多了。”
虽然一模一样,可两人眼光里的神采截然不同。
这话有些太伤人。卫嘉人碰过他钉子不少,自认为已经很有准备,然而这样面对面的,实在是她从未受过的委屈,心里说不出的堵涩,一汪眼泪,恨不得就要滚了出来。但毕竟出身名门,教养使她极力的镇定着,微微一笑道:“那么也许是我误会了,大概师鹤徵你对我也有些误会,以后慢慢儿总会知晓。”
凤徵无奈从命。
师鹤徵却懒得再说下去,仰头对凤徵道:“送客吧。”
凤徵迅速联想到了。那天她看电影回来起就暗中了解了一下,虽然鹤徵不告诉她,但从他屡次变来变去的练琴时间,到盛音音那儿时不时透露的风言风语,她大概知道,自家弟弟天分太高,直接和勃克劳教授的得意弟子、校园的天之骄女、豪门中的豪门卫府的七小姐杠上了。
师鹤徵的哥哥?
凤徵此时此刻对面前的卫大小姐反而抱歉起来,凭心而论,若是其他任何同学上门,都不应该是这待遇。然而她明白鹤徵的心思,之前惹了一次龙太子,已经够让人对这些高高在上的“同学”敬而远之了。
“请吧,实在失礼,”她尽量婉转温和地:“让鹤徵多躺躺,我们就别打扰他了。”
卫小姐依依不舍,然而少年伏在桌面上很倦怠的模样,不好回驳,只有说一句“好好休息”,走出门外。
两个听差抢着开车门,凤徵送她到门口,一路无话可说,最后临上车的时候说了句客气话:“再见。”卫嘉人也就笑着点头答应了一句“明天见。”
这一句客气没客气好,第二天姐弟俩中午散学,刚出初等部的楼,眼熟的橘白色小车在他们眼前停下,不问而知又是卫嘉人。不等他俩说话,卫嘉人就笑嘻嘻道:“昨天约好了的。”
“约好什么?”看鹤徵没有理睬的意思,凤徵代问。
“昨天你送我的时候,不是对我说了今天见吗?这才多长时间,全忘了?”
不是吧,昨天敷衍的“再见”两个字,她居然认真?以她这样一个人,凤徵不认为她不知道只是客气,然而正因如此,才愈见用心。
“那么——”
“是我失礼,突然拜访。”说到这儿卫嘉人想到看病人居然没提东西,在印象中起码鲜花呀什么的,她不由怪两个听差没提醒,这样空手上门简直丢人大发了。
“昨天你送我的时候,不是对我说了今天见吗?这才多长时间,全忘了?”
“我想我跟卫小姐的交情还不到那份上。”
“不用担心,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昨天应该拿水果慰问病人,居然忘了,今天补上。”
“谢谢卫小姐关心,快好了。”
虽然一模一样,可两人眼光里的神采截然不同。
她朝左边立着的听差招招手,白衣服的听差立刻递了一个大大的箧篮过来,迎鼻一股清香,将盖叶掀开看看,里面深红浅碧,白梨、苹果、牛乳葡萄,秋日的各种颜色,都送到了眼前。
“再见!”
卫小姐笑着招手,上车。
可怜凤徵捧着果篮,这次是万万不敢再回“再见”二字了。
两个听差在外面候着,卫嘉人跟凤徵进屋,迎门一个木架子,上面搁着盆钵筐罐,杂且繁,将屋子隔成两半。前半的空地儿很小,只一张小条桌,两把破了靠背的椅子,其他什么陈设也没有,看那桌上,一盏煤油灯,堆着圣约翰的课本,以及纸头铅笔。
凤徵吐槽看的人不见得喜欢让你看吧?正想着怎么借口,姥姥从厨房里探出头来:“凤儿过来帮我——咦,这位姑娘是谁?”
一个声音传来,竟是鹤徵披着衣服跟姥姥出来了。
但大小姐有令,闭嘴。
她一下清醒了,不过仍然忍不住好奇的注视凤徵,马上她就分明了,这的确不是师鹤徵。
“对,听说他病了,趁着中午有时间,我过来看看。他怎么样啦?”
“哎哟!这还了得,你们同学实在太费心了。凤儿,还不招呼人家到屋里头坐,在院子里站着像什么话?”
姥姥让鹤徵在椅子上坐着,道:“他听说这位姑娘来了,坚持要起来。你们谈吧,我去做事。”
凤徵无奈从命。
“昨天你送我的时候,不是对我说了今天见吗?这才多长时间,全忘了?”
“昨天你送我的时候,不是对我说了今天见吗?这才多长时间,全忘了?”
不是吧,昨天敷衍的“再见”两个字,她居然认真?以她这样一个人,凤徵不认为她不知道只是客气,然而正因如此,才愈见用心。
姚大小姐口中的嘉人。
如果说师凤徵是清冷皎华的月亮,那么面前这个人就是温暖和煦的太阳。
姚大小姐口中的嘉人。
但大小姐有令,闭嘴。
说杠上也不对,因为以鹤徵的聪明,惹不起躲得起。可现在看来,人家连躲也不让躲。
“能下床了?”凤徵过去,关心的问。
“我是师凤徵,请问你是——”
凤徵迅速联想到了。那天她看电影回来起就暗中了解了一下,虽然鹤徵不告诉她,但从他屡次变来变去的练琴时间,到盛音音那儿时不时透露的风言风语,她大概知道,自家弟弟天分太高,直接和勃克劳教授的得意弟子、校园的天之骄女、豪门中的豪门卫府的七小姐杠上了。
姚大小姐口中的嘉人。
“我想我跟卫小姐的交情还不到那份上。”
凤徵在一旁饶有兴味的看戏。
“请吧,实在失礼,”她尽量婉转温和地:“让鹤徵多躺躺,我们就别打扰他了。”
姥姥让鹤徵在椅子上坐着,道:“他听说这位姑娘来了,坚持要起来。你们谈吧,我去做事。”
“我是师凤徵,请问你是——”
“哎哟!这还了得,你们同学实在太费心了。凤儿,还不招呼人家到屋里头坐,在院子里站着像什么话?”
凤徵在一旁饶有兴味的看戏。
姚大小姐口中的嘉人。
“不用担心,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昨天应该拿水果慰问病人,居然忘了,今天补上。”
姥姥让鹤徵在椅子上坐着,道:“他听说这位姑娘来了,坚持要起来。你们谈吧,我去做事。”
卫小姐依依不舍,然而少年伏在桌面上很倦怠的模样,不好回驳,只有说一句“好好休息”,走出门外。
凤徵迅速联想到了。那天她看电影回来起就暗中了解了一下,虽然鹤徵不告诉她,但从他屡次变来变去的练琴时间,到盛音音那儿时不时透露的风言风语,她大概知道,自家弟弟天分太高,直接和勃克劳教授的得意弟子、校园的天之骄女、豪门中的豪门卫府的七小姐杠上了。
凤徵觉得她一双眼睛似乎在哪里见过,很独特的眼形,但绞尽脑汁认识的人里又找不着。
“究竟来了,不好一杯茶水都没有。稍等。”
“不必费事了,师鹤徵他——”
可怜凤徵捧着果篮,这次是万万不敢再回“再见”二字了。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萌宝三只:爹地请排队

20岁,陆倾心被算计生子,虐心。25岁,陆倾心携子归来,让别人虐心!*三只萌宝*天佑:“我是蓝孩子,完全可以胜任‘爹地’一职。”天煜:“我……我喜欢医生哥哥做爹地!”天瑜:“人家要桃花眼蜀黍做爹地……嘤嘤嘤……”正牌爹地乔BOSS,不是医生,木有桃花眼,心塞咆哮:“三只小崽子,你...

作者:一顾流年
标签:言情

邪医狂妻

睁开眼,她发现自己浑身伤痕,躺在猪圈里!是人是鬼都还没分清,居然先被猪给拱了!开什么玩笑?她可是特种兵部队女军医!竟然与猪同吃同睡?!明明天赋异凛,她却被嘲笑智商、废材!不怕死的喽啰太多?见一个拿枪崩一个! 可是,她刚崩完一个小贱人,面前咋又出现一个绝世妖孽美男?“女人!乖乖等我...

作者:金小财
标签:言情

替嫁萌妃:病娇夫君太勾魂

蓝氏集团的准继承人,一朝穿越,成了别人的替嫁新娘。嫁的丈夫好死不死还是个卧病在床的病秧子。 病就病吧,只要不打扰老娘赚钱就好。 入国都,开商行,弄权朝,吃喝拉撒睡一条龙服务,想方设法的敛财,最终成为一代商业女王。 就在她打算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时候,一道晴天霹雳从天而降——赐婚...

作者:红篮篮
标签:穿越

重生婚然天成

人人皆知0366部队‘妻为先’的雷副团长有一位貌美如花、妙手‘仁心’的俏媳妇儿;有人眼红离间夫妻感情?不好意思,军婚不容拆,挑事的出门左转,请了! 楚天意重生十八岁,渣兄当道逼嫁老鳏夫,秉着该出手时就出手的原则,以雷霆之势拿下曾经让她遗憾一生的男人作为回报。 从此,制药酒,上大...

作者:彭家小囡
标签:言情

重生之天价影后

初次见面,她受药物折磨,迷蒙着大大的猫眼,在他耳边低声呢喃:“送你一夜春宵要不要?”他直接用行动给出了答案。对苏倾蓝来说,她只是要找个自己会动的人形解药,却不想招惹了一颗背景这么大的‘解药’“女人,还需要解药吗?自己会动得哦!”“嘿嘿,不用了吧,我身体倍儿棒!”只是……被当小猫养...

作者:纸砚
标签:言情

重生之名流商女

以前,唐静芸一直觉得自己就是个不折不扣的人生大赢家! 她一路从唐家的私生女奋斗成为唐家家主,不但灭了阴狠的哥哥,毁了外表白莲内心恶毒的姐姐,还把辜负母亲的生父送进了精神病院,登堂入室,执掌唐家,将唐家掀了个底朝天。 这样的日子过到最后只剩寂寥,身边没有可信任的人。 没曾想人生也...

作者:弄笛
标签:都市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