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卫之嘉人-2

作者:诤子  发布时间:2015-05-11 09:15  字数:2230 

等了有十分钟之久,鹤徵没有再说第二句话。嘉人终于放下茶杯:“师鹤徵,你都好了?”
凤徵觉得她一双眼睛似乎在哪里见过,很独特的眼形,但绞尽脑汁认识的人里又找不着。
她朝左边立着的听差招招手,白衣服的听差立刻递了一个大大的箧篮过来,迎鼻一股清香,将盖叶掀开看看,里面深红浅碧,白梨、苹果、牛乳葡萄,秋日的各种颜色,都送到了眼前。
54.225.3.114, 54.225.3.114;0;pc;4;磨铁文学
“屋子里很乱的,我怕卫小姐不习惯。”
于是他们的威风抖不起来啊抖不起来。
这一句客气没客气好,第二天姐弟俩中午散学,刚出初等部的楼,眼熟的橘白色小车在他们眼前停下,不问而知又是卫嘉人。不等他俩说话,卫嘉人就笑嘻嘻道:“昨天约好了的。”
“请吧,实在失礼,”她尽量婉转温和地:“让鹤徵多躺躺,我们就别打扰他了。”
卫小姐笑着招手,上车。
于是他们的威风抖不起来啊抖不起来。
凤徵吐槽看的人不见得喜欢让你看吧?正想着怎么借口,姥姥从厨房里探出头来:“凤儿过来帮我——咦,这位姑娘是谁?”
于是他们的威风抖不起来啊抖不起来。
这话有些太伤人。卫嘉人碰过他钉子不少,自认为已经很有准备,然而这样面对面的,实在是她从未受过的委屈,心里说不出的堵涩,一汪眼泪,恨不得就要滚了出来。但毕竟出身名门,教养使她极力的镇定着,微微一笑道:“那么也许是我误会了,大概师鹤徵你对我也有些误会,以后慢慢儿总会知晓。”
“那么——”
“我想我跟卫小姐的交情还不到那份上。”
一个声音传来,竟是鹤徵披着衣服跟姥姥出来了。
“我不是只问这么一句,我是怕你——万一我能有什么帮得上忙的——”
“那么——”
她绕过木架从里面找出一只茶杯,一只小罐子,出去屋檐下的煤炉子里面倒水,姥姥进来:“我们的茶叶太坏!不知道姑娘习不习惯。”
说杠上也不对,因为以鹤徵的聪明,惹不起躲得起。可现在看来,人家连躲也不让躲。
两个听差抢着开车门,凤徵送她到门口,一路无话可说,最后临上车的时候说了句客气话:“再见。”卫嘉人也就笑着点头答应了一句“明天见。”
“哎哟!这还了得,你们同学实在太费心了。凤儿,还不招呼人家到屋里头坐,在院子里站着像什么话?”
等了有十分钟之久,鹤徵没有再说第二句话。嘉人终于放下茶杯:“师鹤徵,你都好了?”
“谢谢卫小姐关心,快好了。”
两个听差在外面候着,卫嘉人跟凤徵进屋,迎门一个木架子,上面搁着盆钵筐罐,杂且繁,将屋子隔成两半。前半的空地儿很小,只一张小条桌,两把破了靠背的椅子,其他什么陈设也没有,看那桌上,一盏煤油灯,堆着圣约翰的课本,以及纸头铅笔。
她绕过木架从里面找出一只茶杯,一只小罐子,出去屋檐下的煤炉子里面倒水,姥姥进来:“我们的茶叶太坏!不知道姑娘习不习惯。”
原本她心里想,住在很华丽很高贵一所屋子里的人,为什么到眼前这种地方来?但现在,她似乎知道了。以至于声音都微微抖起来:“你——你没有——?”
54.225.3.114, 54.225.3.114;0;pc;4;磨铁文学
她一下清醒了,不过仍然忍不住好奇的注视凤徵,马上她就分明了,这的确不是师鹤徵。
她一下清醒了,不过仍然忍不住好奇的注视凤徵,马上她就分明了,这的确不是师鹤徵。
她一出去,气氛变得些许奇怪,静静地,谁也不说话。
凤徵觉得她一双眼睛似乎在哪里见过,很独特的眼形,但绞尽脑汁认识的人里又找不着。
“屋子里很乱的,我怕卫小姐不习惯。”
姚大小姐口中的嘉人。
“不用担心,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昨天应该拿水果慰问病人,居然忘了,今天补上。”
“不用担心,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昨天应该拿水果慰问病人,居然忘了,今天补上。”
两个听差抢着开车门,凤徵送她到门口,一路无话可说,最后临上车的时候说了句客气话:“再见。”卫嘉人也就笑着点头答应了一句“明天见。”
姥姥让鹤徵在椅子上坐着,道:“他听说这位姑娘来了,坚持要起来。你们谈吧,我去做事。”
她朝左边立着的听差招招手,白衣服的听差立刻递了一个大大的箧篮过来,迎鼻一股清香,将盖叶掀开看看,里面深红浅碧,白梨、苹果、牛乳葡萄,秋日的各种颜色,都送到了眼前。
于是他们的威风抖不起来啊抖不起来。
“我不是只问这么一句,我是怕你——万一我能有什么帮得上忙的——”
“卫小姐是来看鹤徵的?”
于是他们的威风抖不起来啊抖不起来。
凤徵在一旁饶有兴味的看戏。
卫小姐笑着招手,上车。
原本她心里想,住在很华丽很高贵一所屋子里的人,为什么到眼前这种地方来?但现在,她似乎知道了。以至于声音都微微抖起来:“你——你没有——?”
凤徵吐槽看的人不见得喜欢让你看吧?正想着怎么借口,姥姥从厨房里探出头来:“凤儿过来帮我——咦,这位姑娘是谁?”
“哎哟!这还了得,你们同学实在太费心了。凤儿,还不招呼人家到屋里头坐,在院子里站着像什么话?”
凤徵吐槽看的人不见得喜欢让你看吧?正想着怎么借口,姥姥从厨房里探出头来:“凤儿过来帮我——咦,这位姑娘是谁?”
凤徵此时此刻对面前的卫大小姐反而抱歉起来,凭心而论,若是其他任何同学上门,都不应该是这待遇。然而她明白鹤徵的心思,之前惹了一次龙太子,已经够让人对这些高高在上的“同学”敬而远之了。
她一出去,气氛变得些许奇怪,静静地,谁也不说话。
“约好什么?”看鹤徵没有理睬的意思,凤徵代问。
卫嘉人是第一次看到脱下校服的鹤徵,雪白的中衣让他的脸庞更加清冷。平日都是她看他,可这次他真正看着她时她却不敢对视,仿佛做错了事的小孩似的,下意识地将茶杯握在手里,缓缓转着。
她一出去,气氛变得些许奇怪,静静地,谁也不说话。
“我去跟鹤儿说一声同学来了。”姥姥笑着,凤徵端来茶杯,卫嘉人道谢,一看,黄黄的,叶子很碎,果然不是什么好茶。
师鹤徵的哥哥?
她一出去,气氛变得些许奇怪,静静地,谁也不说话。
“你怎么总是针对我?”
于是他们的威风抖不起来啊抖不起来。
“你怎么总是针对我?”
“我去跟鹤儿说一声同学来了。”姥姥笑着,凤徵端来茶杯,卫嘉人道谢,一看,黄黄的,叶子很碎,果然不是什么好茶。
“没事,我看看人就走。”
“卫小姐是来看鹤徵的?”
可怜凤徵捧着果篮,这次是万万不敢再回“再见”二字了。
一个声音传来,竟是鹤徵披着衣服跟姥姥出来了。
“不用担心,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昨天应该拿水果慰问病人,居然忘了,今天补上。”
鹤徵道:“如果你来只是问这么一句,那么我好了。你请回吧。”
“我姓卫,卫嘉人。”
她绕过木架从里面找出一只茶杯,一只小罐子,出去屋檐下的煤炉子里面倒水,姥姥进来:“我们的茶叶太坏!不知道姑娘习不习惯。”
卫小姐依依不舍,然而少年伏在桌面上很倦怠的模样,不好回驳,只有说一句“好好休息”,走出门外。
于是他们的威风抖不起来啊抖不起来。
鹤徵道:“如果你来只是问这么一句,那么我好了。你请回吧。”
“屋子里很乱的,我怕卫小姐不习惯。”
这话有些太伤人。卫嘉人碰过他钉子不少,自认为已经很有准备,然而这样面对面的,实在是她从未受过的委屈,心里说不出的堵涩,一汪眼泪,恨不得就要滚了出来。但毕竟出身名门,教养使她极力的镇定着,微微一笑道:“那么也许是我误会了,大概师鹤徵你对我也有些误会,以后慢慢儿总会知晓。”
原本她心里想,住在很华丽很高贵一所屋子里的人,为什么到眼前这种地方来?但现在,她似乎知道了。以至于声音都微微抖起来:“你——你没有——?”
但大小姐有令,闭嘴。
卫小姐笑着招手,上车。
她一下清醒了,不过仍然忍不住好奇的注视凤徵,马上她就分明了,这的确不是师鹤徵。
“究竟来了,不好一杯茶水都没有。稍等。”
54.225.3.114, 54.225.3.114;0;pc;4;磨铁文学
“我是师凤徵,请问你是——”
师凤徵!
师鹤徵的哥哥?
姚大小姐口中的嘉人。
她一下清醒了,不过仍然忍不住好奇的注视凤徵,马上她就分明了,这的确不是师鹤徵。
虽然一模一样,可两人眼光里的神采截然不同。
“不用担心,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昨天应该拿水果慰问病人,居然忘了,今天补上。”
如果说师凤徵是清冷皎华的月亮,那么面前这个人就是温暖和煦的太阳。
“究竟来了,不好一杯茶水都没有。稍等。”
“我姓卫,卫嘉人。”
“谢谢卫小姐关心,快好了。”
“我去跟鹤儿说一声同学来了。”姥姥笑着,凤徵端来茶杯,卫嘉人道谢,一看,黄黄的,叶子很碎,果然不是什么好茶。
姚大小姐口中的嘉人。
凤徵迅速联想到了。那天她看电影回来起就暗中了解了一下,虽然鹤徵不告诉她,但从他屡次变来变去的练琴时间,到盛音音那儿时不时透露的风言风语,她大概知道,自家弟弟天分太高,直接和勃克劳教授的得意弟子、校园的天之骄女、豪门中的豪门卫府的七小姐杠上了。
说杠上也不对,因为以鹤徵的聪明,惹不起躲得起。可现在看来,人家连躲也不让躲。
“卫小姐是来看鹤徵的?”
师鹤徵却懒得再说下去,仰头对凤徵道:“送客吧。”
“对,听说他病了,趁着中午有时间,我过来看看。他怎么样啦?”
“谢谢卫小姐关心,快好了。”
两人站了一会,卫小姐望望她背后的屋子:“呃——你不请我进去看看吗?”
“屋子里很乱的,我怕卫小姐不习惯。”
“没事,我看看人就走。”
“卫小姐是来看鹤徵的?”
凤徵觉得她一双眼睛似乎在哪里见过,很独特的眼形,但绞尽脑汁认识的人里又找不着。
54.225.3.114, 54.225.3.114;0;pc;4;磨铁文学
凤徵吐槽看的人不见得喜欢让你看吧?正想着怎么借口,姥姥从厨房里探出头来:“凤儿过来帮我——咦,这位姑娘是谁?”
听差之一又想大叫,什么姑娘姑娘,我们是堂堂正正的大小姐!你们这些泥巴腿子到底是谁啊,见没见过世面,居然个个张口就问我们大小姐的名字!我们大小姐只要出现,没人不认得的好不好!
“我想我跟卫小姐的交情还不到那份上。”
但大小姐有令,闭嘴。
卫小姐笑着招手,上车。
于是他们的威风抖不起来啊抖不起来。
“我姓卫,是师鹤徵的同学,来看看他。”
“哎哟!这还了得,你们同学实在太费心了。凤儿,还不招呼人家到屋里头坐,在院子里站着像什么话?”
凤徵无奈从命。
两个听差在外面候着,卫嘉人跟凤徵进屋,迎门一个木架子,上面搁着盆钵筐罐,杂且繁,将屋子隔成两半。前半的空地儿很小,只一张小条桌,两把破了靠背的椅子,其他什么陈设也没有,看那桌上,一盏煤油灯,堆着圣约翰的课本,以及纸头铅笔。
凤徵将课本纸笔推得远些:“卫小姐先请坐吧,我去倒茶。”
“哎哟!这还了得,你们同学实在太费心了。凤儿,还不招呼人家到屋里头坐,在院子里站着像什么话?”
可怜凤徵捧着果篮,这次是万万不敢再回“再见”二字了。
“不必费事了,师鹤徵他——”
“究竟来了,不好一杯茶水都没有。稍等。”
她绕过木架从里面找出一只茶杯,一只小罐子,出去屋檐下的煤炉子里面倒水,姥姥进来:“我们的茶叶太坏!不知道姑娘习不习惯。”
“是我失礼,突然拜访。”说到这儿卫嘉人想到看病人居然没提东西,在印象中起码鲜花呀什么的,她不由怪两个听差没提醒,这样空手上门简直丢人大发了。
“我去跟鹤儿说一声同学来了。”姥姥笑着,凤徵端来茶杯,卫嘉人道谢,一看,黄黄的,叶子很碎,果然不是什么好茶。
这一句客气没客气好,第二天姐弟俩中午散学,刚出初等部的楼,眼熟的橘白色小车在他们眼前停下,不问而知又是卫嘉人。不等他俩说话,卫嘉人就笑嘻嘻道:“昨天约好了的。”
凤徵此时此刻对面前的卫大小姐反而抱歉起来,凭心而论,若是其他任何同学上门,都不应该是这待遇。然而她明白鹤徵的心思,之前惹了一次龙太子,已经够让人对这些高高在上的“同学”敬而远之了。
凤徵迅速联想到了。那天她看电影回来起就暗中了解了一下,虽然鹤徵不告诉她,但从他屡次变来变去的练琴时间,到盛音音那儿时不时透露的风言风语,她大概知道,自家弟弟天分太高,直接和勃克劳教授的得意弟子、校园的天之骄女、豪门中的豪门卫府的七小姐杠上了。
凤徵觉得她一双眼睛似乎在哪里见过,很独特的眼形,但绞尽脑汁认识的人里又找不着。
凤徵将课本纸笔推得远些:“卫小姐先请坐吧,我去倒茶。”
“你怎么来了?”
一个声音传来,竟是鹤徵披着衣服跟姥姥出来了。
“能下床了?”凤徵过去,关心的问。
姥姥让鹤徵在椅子上坐着,道:“他听说这位姑娘来了,坚持要起来。你们谈吧,我去做事。”
凤徵吐槽看的人不见得喜欢让你看吧?正想着怎么借口,姥姥从厨房里探出头来:“凤儿过来帮我——咦,这位姑娘是谁?”
她一出去,气氛变得些许奇怪,静静地,谁也不说话。
卫嘉人是第一次看到脱下校服的鹤徵,雪白的中衣让他的脸庞更加清冷。平日都是她看他,可这次他真正看着她时她却不敢对视,仿佛做错了事的小孩似的,下意识地将茶杯握在手里,缓缓转着。
原本她心里想,住在很华丽很高贵一所屋子里的人,为什么到眼前这种地方来?但现在,她似乎知道了。以至于声音都微微抖起来:“你——你没有——?”
于是他们的威风抖不起来啊抖不起来。
凤徵在一旁饶有兴味的看戏。
等了有十分钟之久,鹤徵没有再说第二句话。嘉人终于放下茶杯:“师鹤徵,你都好了?”
鹤徵道:“如果你来只是问这么一句,那么我好了。你请回吧。”
一个声音传来,竟是鹤徵披着衣服跟姥姥出来了。
“我不是只问这么一句,我是怕你——万一我能有什么帮得上忙的——”
“我想我跟卫小姐的交情还不到那份上。”
“你怎么总是针对我?”
“你想太多了。”
“没事,我看看人就走。”
凤徵将课本纸笔推得远些:“卫小姐先请坐吧,我去倒茶。”
“我去跟鹤儿说一声同学来了。”姥姥笑着,凤徵端来茶杯,卫嘉人道谢,一看,黄黄的,叶子很碎,果然不是什么好茶。
这话有些太伤人。卫嘉人碰过他钉子不少,自认为已经很有准备,然而这样面对面的,实在是她从未受过的委屈,心里说不出的堵涩,一汪眼泪,恨不得就要滚了出来。但毕竟出身名门,教养使她极力的镇定着,微微一笑道:“那么也许是我误会了,大概师鹤徵你对我也有些误会,以后慢慢儿总会知晓。”
师鹤徵却懒得再说下去,仰头对凤徵道:“送客吧。”
凤徵此时此刻对面前的卫大小姐反而抱歉起来,凭心而论,若是其他任何同学上门,都不应该是这待遇。然而她明白鹤徵的心思,之前惹了一次龙太子,已经够让人对这些高高在上的“同学”敬而远之了。
“请吧,实在失礼,”她尽量婉转温和地:“让鹤徵多躺躺,我们就别打扰他了。”
原本她心里想,住在很华丽很高贵一所屋子里的人,为什么到眼前这种地方来?但现在,她似乎知道了。以至于声音都微微抖起来:“你——你没有——?”
卫小姐依依不舍,然而少年伏在桌面上很倦怠的模样,不好回驳,只有说一句“好好休息”,走出门外。
两个听差抢着开车门,凤徵送她到门口,一路无话可说,最后临上车的时候说了句客气话:“再见。”卫嘉人也就笑着点头答应了一句“明天见。”
这一句客气没客气好,第二天姐弟俩中午散学,刚出初等部的楼,眼熟的橘白色小车在他们眼前停下,不问而知又是卫嘉人。不等他俩说话,卫嘉人就笑嘻嘻道:“昨天约好了的。”
她绕过木架从里面找出一只茶杯,一只小罐子,出去屋檐下的煤炉子里面倒水,姥姥进来:“我们的茶叶太坏!不知道姑娘习不习惯。”
她一出去,气氛变得些许奇怪,静静地,谁也不说话。
“约好什么?”看鹤徵没有理睬的意思,凤徵代问。
“卫小姐是来看鹤徵的?”
“昨天你送我的时候,不是对我说了今天见吗?这才多长时间,全忘了?”
“谢谢卫小姐关心,快好了。”
“你怎么总是针对我?”
不是吧,昨天敷衍的“再见”两个字,她居然认真?以她这样一个人,凤徵不认为她不知道只是客气,然而正因如此,才愈见用心。
“那么——”
“不用担心,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昨天应该拿水果慰问病人,居然忘了,今天补上。”
原本她心里想,住在很华丽很高贵一所屋子里的人,为什么到眼前这种地方来?但现在,她似乎知道了。以至于声音都微微抖起来:“你——你没有——?”
她朝左边立着的听差招招手,白衣服的听差立刻递了一个大大的箧篮过来,迎鼻一股清香,将盖叶掀开看看,里面深红浅碧,白梨、苹果、牛乳葡萄,秋日的各种颜色,都送到了眼前。
“再见!”
“我姓卫,卫嘉人。”
“我去跟鹤儿说一声同学来了。”姥姥笑着,凤徵端来茶杯,卫嘉人道谢,一看,黄黄的,叶子很碎,果然不是什么好茶。
卫小姐笑着招手,上车。
“我去跟鹤儿说一声同学来了。”姥姥笑着,凤徵端来茶杯,卫嘉人道谢,一看,黄黄的,叶子很碎,果然不是什么好茶。
可怜凤徵捧着果篮,这次是万万不敢再回“再见”二字了。
“我去跟鹤儿说一声同学来了。”姥姥笑着,凤徵端来茶杯,卫嘉人道谢,一看,黄黄的,叶子很碎,果然不是什么好茶。
不是吧,昨天敷衍的“再见”两个字,她居然认真?以她这样一个人,凤徵不认为她不知道只是客气,然而正因如此,才愈见用心。
“哎哟!这还了得,你们同学实在太费心了。凤儿,还不招呼人家到屋里头坐,在院子里站着像什么话?”
“我想我跟卫小姐的交情还不到那份上。”
“哎哟!这还了得,你们同学实在太费心了。凤儿,还不招呼人家到屋里头坐,在院子里站着像什么话?”
“你怎么来了?”
姚大小姐口中的嘉人。
两个听差抢着开车门,凤徵送她到门口,一路无话可说,最后临上车的时候说了句客气话:“再见。”卫嘉人也就笑着点头答应了一句“明天见。”
两个听差在外面候着,卫嘉人跟凤徵进屋,迎门一个木架子,上面搁着盆钵筐罐,杂且繁,将屋子隔成两半。前半的空地儿很小,只一张小条桌,两把破了靠背的椅子,其他什么陈设也没有,看那桌上,一盏煤油灯,堆着圣约翰的课本,以及纸头铅笔。
她绕过木架从里面找出一只茶杯,一只小罐子,出去屋檐下的煤炉子里面倒水,姥姥进来:“我们的茶叶太坏!不知道姑娘习不习惯。”
“哎哟!这还了得,你们同学实在太费心了。凤儿,还不招呼人家到屋里头坐,在院子里站着像什么话?”
“你想太多了。”
她朝左边立着的听差招招手,白衣服的听差立刻递了一个大大的箧篮过来,迎鼻一股清香,将盖叶掀开看看,里面深红浅碧,白梨、苹果、牛乳葡萄,秋日的各种颜色,都送到了眼前。
“我想我跟卫小姐的交情还不到那份上。”
两个听差抢着开车门,凤徵送她到门口,一路无话可说,最后临上车的时候说了句客气话:“再见。”卫嘉人也就笑着点头答应了一句“明天见。”
“你怎么总是针对我?”
说杠上也不对,因为以鹤徵的聪明,惹不起躲得起。可现在看来,人家连躲也不让躲。
凤徵此时此刻对面前的卫大小姐反而抱歉起来,凭心而论,若是其他任何同学上门,都不应该是这待遇。然而她明白鹤徵的心思,之前惹了一次龙太子,已经够让人对这些高高在上的“同学”敬而远之了。
师鹤徵却懒得再说下去,仰头对凤徵道:“送客吧。”
“没事,我看看人就走。”
听差之一又想大叫,什么姑娘姑娘,我们是堂堂正正的大小姐!你们这些泥巴腿子到底是谁啊,见没见过世面,居然个个张口就问我们大小姐的名字!我们大小姐只要出现,没人不认得的好不好!
凤徵吐槽看的人不见得喜欢让你看吧?正想着怎么借口,姥姥从厨房里探出头来:“凤儿过来帮我——咦,这位姑娘是谁?”
“我去跟鹤儿说一声同学来了。”姥姥笑着,凤徵端来茶杯,卫嘉人道谢,一看,黄黄的,叶子很碎,果然不是什么好茶。
“我去跟鹤儿说一声同学来了。”姥姥笑着,凤徵端来茶杯,卫嘉人道谢,一看,黄黄的,叶子很碎,果然不是什么好茶。
凤徵觉得她一双眼睛似乎在哪里见过,很独特的眼形,但绞尽脑汁认识的人里又找不着。
“不用担心,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昨天应该拿水果慰问病人,居然忘了,今天补上。”
两个听差抢着开车门,凤徵送她到门口,一路无话可说,最后临上车的时候说了句客气话:“再见。”卫嘉人也就笑着点头答应了一句“明天见。”
“我去跟鹤儿说一声同学来了。”姥姥笑着,凤徵端来茶杯,卫嘉人道谢,一看,黄黄的,叶子很碎,果然不是什么好茶。
“我去跟鹤儿说一声同学来了。”姥姥笑着,凤徵端来茶杯,卫嘉人道谢,一看,黄黄的,叶子很碎,果然不是什么好茶。
“哎哟!这还了得,你们同学实在太费心了。凤儿,还不招呼人家到屋里头坐,在院子里站着像什么话?”
卫小姐笑着招手,上车。
于是他们的威风抖不起来啊抖不起来。
原本她心里想,住在很华丽很高贵一所屋子里的人,为什么到眼前这种地方来?但现在,她似乎知道了。以至于声音都微微抖起来:“你——你没有——?”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诱王入帐:嗜宠盗梦毒妃

【寻梦里,她是他唯一的救赎;人生中,他是她难解的宿命。】前世,她凭借自己的入梦绝技为他披荆斩棘,扫平障碍,襄助他成为九五之尊。却不想,七窍被封,剜心挫骨,直到死前才得知自己的倾心相付原不过是早有预谋的算计。梦醒归来,回到最初,她发誓要让那些负她之人死无葬身之地!只是,究竟何为梦?...

作者:木子苏V
标签:言情

婚后试爱,恶魔老公心尖宠

江绯色十八岁成年礼,遭人神秘暗算,老天爷送了她一份大礼。阴差阳错,在睡与被睡里滚烫挣扎。*一纸婚约,她被爆出丑闻,成为苏城千夫所指万妇唾骂,抢走他心尖宠未婚妻位置的贱人。灯光晕暗,男人将她狠狠压在卫生间。“在这里,还是乖乖跟我走?”“别人的心头肉,请你g-u-n——”男人眼眸深深...

作者:夜风情
标签:言情

狼帝有喜,娘娘又生崽了

【狼陛下:爱妃,要抱抱要亲亲要举高高!】一夜突变,她成了叛国通敌的罪人;稚子惨死,五马分尸,她是荒山野岭中的一抹孤魂;然上天怜悯,她重生而来!说她不知廉耻与人苟且?呵呵,她不仅要与人苟且还要生人子嗣,你能奈我何?说她魅惑君心妖言惑众?好啊,如你们所愿。郝明珠:“皇上,有人说我们的...

作者:公子离
标签:言情

燃情闪婚:甜妻太惑人

一场宿命的相遇,她跟夜景琛的命运就此纠缠在一起。她以为,夜景琛就是她此生最大的劫数,谁料他却宠她入骨。全世界都说她只是一个替身,她却将替身的戏码演绎得淋漓尽致。既然无心,何来心痛?顾以沫:“我不是给你生孩子的那个女人,不是不是不是!”他单手扣上她的下颌:“我说是,你就是。”他疼她...

作者:蓉焉
标签:言情

豪门盛宠,重生之天后养成

顾锦川说,乔烟,其他人接近你,其实都是为了跟你上床,当然,我跟他们不一样,我想试试沙发,嗯,厨房阳台也可以。风华正茂的顾锦川,有个从政的爸爸,有个经商的妈妈,有钱有颜有天有地还有未婚妻。落魄不堪的孟烟无父无母,孤寡伶仃,还以为男朋友谢天佑是个依靠,可最后——也不过是死在了他的车轮...

作者:唐加一
标签:言情

重生之名门毒妃

火光中,堂姐笑着问她:凌皓月,父死母丧、名声尽毁的滋味怎么样? 原来不是命运的捉弄,一切都是人为,最亲的人就是刽子手,造就她血淋淋的一生 重获新生,她必是一把出鞘的利剑,不沾血绝不收手! 只是,怎么一不小心就招惹了某只妖孽? 某只妖孽:夫人,缺腿部挂件不? (1v1,男主、女主...

作者:流光之莹
标签:言情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