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三十二章 女朋友跟女性朋友的区别

作者:菱叶  发布时间:2015-05-11 08:08  字数:3381 

  宇皓宸淡笑不语,他的时间就是用来跟她开始这场游戏,三年?他一点也不觉得久。
  “谢谢!”夏咏宁仰头对给她盛好饭的李妈说了声。
  本来急着解释的夏咏宁,看到她们脸上难得的笑容时,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我拜托你,我已经够烦了!”
  “你老板还给你配司机真是不错呢!”心心不经意的说了句。
  把她们送回去之后,时间已经不早了,夏咏宁直接坐车回宇皓宸家,这一天她只吃过早饭,中午跟晚上都没吃,回去的时候几乎都饿扁了,李妈做着晚餐,楼下没看到宇皓宸跟Henry的人,夏咏宁上前问:“他们人呢?”闻着饭菜的香味好像更饿了呢,夏咏宁望着还在锅里的菜,伸手摸了摸饥饿感更强了的肚皮。
  “不欢而散喽!”Henry拿筷子夹了口菜到嘴边又放下,说什么他花心,呵呵…他已经不想说什么了,她闹出这种事情家族也会重新考虑这次联姻了。
  “谢谢!”夏咏宁仰头对给她盛好饭的李妈说了声。
  “妈妈我们也没钱住院!”一直没说话的小宝突然说了一句很现实的问题,平时虽然他不怎么说话,但他从外婆跟妈妈平日里的谈话也知道家里的处境,年纪虽小他却能洞察到外婆执意要出院的原因。
  夏咏宁完全没听见似的低头吃着饭,因为不吃饱一会想揍他的话都没力气。
  司机下车拉开车门,看出夏咏宁眼底的疑问低头道:“宇少说夏小姐什么时候回去,我什么时候收工!”
  夏咏宁摸摸小宝头顶,柔声道:“小宝不用担心哦,一位好心的大哥哥已经帮忙付了住院费!”这件事她真的还要感谢宇皓宸,他帮了很大的忙,这次惹出的麻烦事还得靠他来解决,她好像不知不觉中欠他好多啊!
  “那些事情你不用担心,这些不实的新闻我会摆平!”宇皓宸两手交叉,眸底一片冷色。
  “不欢而散喽!”Henry拿筷子夹了口菜到嘴边又放下,说什么他花心,呵呵…他已经不想说什么了,她闹出这种事情家族也会重新考虑这次联姻了。
  上了车后,王阿姨从后座拍拍坐在副驾驶的夏咏宁。
  “王阿姨先别想那么多,身体早点养好才重要!”夏咏宁覆上王阿姨的手柔声道。
  实在是拗不过王阿姨,夏咏宁最后只好妥协,以王阿姨的情况来看,医院是不建议出院的,最后心心签了字之后,她们才离开医院。
  宇皓宸淡笑着挑眉道:“这应该问你自己!”他说话的时候眸光没离开过夏咏宁。
  抬眼间看他们从楼上走下来,宇皓宸倒是没什么,就是Henry…感觉一下蔫了似的。
  夏咏宁完全没听见似的低头吃着饭,因为不吃饱一会想揍他的话都没力气。
  “夏小姐回来啦!少爷他们在楼上,马上就可以开饭了!”李妈回头瞟了一眼夏咏宁肚子上的手。
  走出住院部的楼,司机把车开到门口,夏咏宁有些吃惊,麻烦了他一天,刚才把她送到医院,就让他回去了,没想到他还在这等。
  “小宁你不用多说了,我肯定是要出院的!”
  他说的好像明明没有别的意思,可是为什么她会胡思乱想?夏咏宁垂眸继续吃饭,好掩饰自己的不自然。
  “早晚都要还啊,还不如早还!”这样才不至于在他面前总是直不起腰板来。
  正犹豫心烦的他,手指不知怎么的就碰到了拨出键,也许这是老天帮他做了决定吧…
  满脑子的事让夏咏宁差点忘了正事,还好及时想起来让司机掉头去了医院,这一天简直把她忙晕了,真应该谢谢宇皓宸给她派车,不然她会更晕。
  她看王阿姨神神秘秘的模样,轻笑一声,王阿姨偷偷的问其实大家都能听见!
  “小宁你不用多说了,我肯定是要出院的!”
  夏咏宁见心心別过头去,泪水在她的眼眶中打转脸上也难掩自责的神色。
  “那是…我的老板!”嗯!这样说也没错。
  夏咏宁完全没听见似的低头吃着饭,因为不吃饱一会想揍他的话都没力气。
  “喂!你们就这么忽视我了?”Henry坐过去不满的说道。
  “这件事Henry会处理!”宇皓宸淡淡说了一句,继续吃饭。
  夏咏宁放下筷子,抬眼看他:“你跟沈丹妮提分手的事能不能重新考虑?”相处了这么久他们应该也算得上是朋友,但她也没资格去干涉他的决定,只是他对沈丹妮做的这件事情,让Henry在她心中的印象大打折扣,她内心对这种无情花心的男孩本身就有偏见,在她看来男的也应该洁身自好,不要轻易去伤害一个女孩子!
  “我都不着急,你着什么急还钱?”宇皓宸两手插在口袋,站在床边对着夏咏宁道。
  “那些事情你不用担心,这些不实的新闻我会摆平!”宇皓宸两手交叉,眸底一片冷色。
  “饿了吧?”宇皓宸双手插在口袋,嘴边噙笑走向夏咏宁。
  “你老板还给你配司机真是不错呢!”心心不经意的说了句。
  seven躺在沙发上,盯着手机屏上的号码好久,手指一直停留在拨出键上没有按下,微皱着一对好看的眉,眸底尽是犹豫之色,他的心底一直有两个声音在互相拉扯着,一个跟他说别傻了,根本不可能是她!另一个声音又跟他说,相信自己的直觉试试吧!
  “妈妈我们也没钱住院!”一直没说话的小宝突然说了一句很现实的问题,平时虽然他不怎么说话,但他从外婆跟妈妈平日里的谈话也知道家里的处境,年纪虽小他却能洞察到外婆执意要出院的原因。
  看来是沈丹妮找过夏咏宁了,宇皓宸幽深的眸子若有所思。
  夏咏宁淡瞥了他一眼,又转头对宇皓宸说道:“嗯嗯,已经出院了,王阿姨执意要出院也没办法!”
  “那是…我的老板!”嗯!这样说也没错。
  宁刚刚瞪他了?Henry一脸的不可思议,转头向宇皓宸求解:“我得罪她了?”
  “那些事情你不用担心,这些不实的新闻我会摆平!”宇皓宸两手交叉,眸底一片冷色。
  “我看你上面计划的三年内还清!”宇皓宸下巴努了努她怀中的小本子,他从未觉得一百万会是这么难还清的数字,可是对于夏咏宁来说好像真的很难!
  小宝无辜的摇摇头,在他看来没区别。
  夏咏宁这次可是缓过神来了,忙挥着双手连连摇头:“不是,谁跟你说的!”这孩子怎么会这么以为呢!
  宇皓宸挑眉看Henry:“有什么事能是我不知道的?”Henry有什么样的心思他不是不知道,只是他不可能像他一样可以乱来,有些事他也不能不管!
  seven躺在沙发上,盯着手机屏上的号码好久,手指一直停留在拨出键上没有按下,微皱着一对好看的眉,眸底尽是犹豫之色,他的心底一直有两个声音在互相拉扯着,一个跟他说别傻了,根本不可能是她!另一个声音又跟他说,相信自己的直觉试试吧!
  “不欢而散喽!”Henry拿筷子夹了口菜到嘴边又放下,说什么他花心,呵呵…他已经不想说什么了,她闹出这种事情家族也会重新考虑这次联姻了。
  “早晚都要还啊,还不如早还!”这样才不至于在他面前总是直不起腰板来。
  宇皓宸挑眉看Henry:“有什么事能是我不知道的?”Henry有什么样的心思他不是不知道,只是他不可能像他一样可以乱来,有些事他也不能不管!
  宇皓宸淡笑不语,他的时间就是用来跟她开始这场游戏,三年?他一点也不觉得久。
  抬眼间看他们从楼上走下来,宇皓宸倒是没什么,就是Henry…感觉一下蔫了似的。
  实在是拗不过王阿姨,夏咏宁最后只好妥协,以王阿姨的情况来看,医院是不建议出院的,最后心心签了字之后,她们才离开医院。
  “小宁你不用多说了,我肯定是要出院的!”
  “我拜托你,我已经够烦了!”
  宇皓宸笑了笑坐在餐椅上:“王阿姨出院了?”这个时候李妈已经把菜都上齐,夏咏宁也拉开椅子坐下。
  夏咏宁见心心別过头去,泪水在她的眼眶中打转脸上也难掩自责的神色。
  司机纳闷的看了一眼夏咏宁,宇少是他的老板,什么时候成了夏小姐老板了?
  夏咏宁的嘴角抽搐两下,现在是她拖累了司机吗?
  宇皓宸笑了笑坐在餐椅上:“王阿姨出院了?”这个时候李妈已经把菜都上齐,夏咏宁也拉开椅子坐下。
  夏咏宁低头看了眼,她是不是表现出了很饿的状态?
  心心一下沉默不语了,拉着王阿姨的手也渐渐滑落,小宝说的对,她竟然没用到什么都做不了。
  “我都不着急,你着什么急还钱?”宇皓宸两手插在口袋,站在床边对着夏咏宁道。
  夏咏宁低头看了眼,她是不是表现出了很饿的状态?
  三双眼齐刷刷的看向她,夏咏宁一时怔住忘了否认,因为她没想到一向不爱说话的小宝,会…会提出这样的问题。
  夏咏宁不敢相信Henry竟然这么误导小朋友,想揍他的那种冲动越来越强烈,但她还是有必要跟小朋友解释清楚:“小宝,女性的朋友跟女朋友是有区别的,女性的朋友意思就是只是朋友,女性只是个性别的区分,懂吗?”
  眉心微微一蹙,她表现的就那么明显?
  “妈妈我们也没钱住院!”一直没说话的小宝突然说了一句很现实的问题,平时虽然他不怎么说话,但他从外婆跟妈妈平日里的谈话也知道家里的处境,年纪虽小他却能洞察到外婆执意要出院的原因。
  “哈…我有什么好担心的,只是你怎么知道那是不实新闻?”担心?他巴不得是真的呢,这样都不用逃婚了!
  夏咏宁摸摸小宝头顶,柔声道:“小宝不用担心哦,一位好心的大哥哥已经帮忙付了住院费!”这件事她真的还要感谢宇皓宸,他帮了很大的忙,这次惹出的麻烦事还得靠他来解决,她好像不知不觉中欠他好多啊!
  宇皓宸笑了笑坐在餐椅上:“王阿姨出院了?”这个时候李妈已经把菜都上齐,夏咏宁也拉开椅子坐下。
  “小宁你不用多说了,我肯定是要出院的!”
  宇皓宸笑了笑坐在餐椅上:“王阿姨出院了?”这个时候李妈已经把菜都上齐,夏咏宁也拉开椅子坐下。
  小宝无辜的摇摇头,在他看来没区别。
  宁刚刚瞪他了?Henry一脸的不可思议,转头向宇皓宸求解:“我得罪她了?”
  “阿姨…”
  “Henry叔叔说的!他说你是他的女性朋友!”那不就是女朋友吗?小宝按自己的理解,那就是女朋友。
  “今天你们谈的怎么样?”要不是看他麻烦事多,这件事一定会让他自己去解决,长了教训下次在碰到同一件事才会绕行。
  心心也没了主意,不知道该不该去办出院手续。
  夏咏宁低头看了眼,她是不是表现出了很饿的状态?
  “没有吧,早上出门的时候还不好好的!”Henry郁闷的都没胃口吃饭了,今天都够憋屈的了,这对夫妻还这样对他!
  “妈妈我们也没钱住院!”一直没说话的小宝突然说了一句很现实的问题,平时虽然他不怎么说话,但他从外婆跟妈妈平日里的谈话也知道家里的处境,年纪虽小他却能洞察到外婆执意要出院的原因。
  夏咏宁见心心別过头去,泪水在她的眼眶中打转脸上也难掩自责的神色。
  夏咏宁这次可是缓过神来了,忙挥着双手连连摇头:“不是,谁跟你说的!”这孩子怎么会这么以为呢!
  “我吃饱了!”夏咏宁站起来,直接上楼。
  宇皓宸挑眉看Henry:“有什么事能是我不知道的?”Henry有什么样的心思他不是不知道,只是他不可能像他一样可以乱来,有些事他也不能不管!
  满脑子的事让夏咏宁差点忘了正事,还好及时想起来让司机掉头去了医院,这一天简直把她忙晕了,真应该谢谢宇皓宸给她派车,不然她会更晕。

  “不欢而散喽!”Henry拿筷子夹了口菜到嘴边又放下,说什么他花心,呵呵…他已经不想说什么了,她闹出这种事情家族也会重新考虑这次联姻了。

  到了医院王阿姨已经醒了,夏咏宁走到门口就听见里面的争执声,她快步走进去,只见王阿姨嚷着要出院,小宝站在一边,心心姐在拉着王阿姨。

  “阿姨医生说了你不能激动,有什么事好好说!”夏咏宁也赶紧上前劝说。

  “妈妈我们也没钱住院!”一直没说话的小宝突然说了一句很现实的问题,平时虽然他不怎么说话,但他从外婆跟妈妈平日里的谈话也知道家里的处境,年纪虽小他却能洞察到外婆执意要出院的原因。

  “妈你在倒下,我就真没有活路了!”心心泛红的眼眶有些湿润,这日子已经快让她没法活了,有时候真想解脱了,唯一的牵挂就是眼前的这一老一小,又让她放心不下。

  处理?他要怎么处理?宇皓宸的意思是不用她管喽?男人都一样无情!

  “妈妈我们也没钱住院!”一直没说话的小宝突然说了一句很现实的问题,平时虽然他不怎么说话,但他从外婆跟妈妈平日里的谈话也知道家里的处境,年纪虽小他却能洞察到外婆执意要出院的原因。

  心心一下沉默不语了,拉着王阿姨的手也渐渐滑落,小宝说的对,她竟然没用到什么都做不了。

  夏咏宁摸摸小宝头顶,柔声道:“小宝不用担心哦,一位好心的大哥哥已经帮忙付了住院费!”这件事她真的还要感谢宇皓宸,他帮了很大的忙,这次惹出的麻烦事还得靠他来解决,她好像不知不觉中欠他好多啊!

  “这怎么能行呢?”王阿姨一脸的过意不去。

  “王阿姨先别想那么多,身体早点养好才重要!”夏咏宁覆上王阿姨的手柔声道。

  夏咏宁见心心別过头去,泪水在她的眼眶中打转脸上也难掩自责的神色。

  “我已经没事了,花那些冤枉钱干嘛,心心你现在就去办出院手续!”王阿姨对身侧的心心说了一句。

  心心也没了主意,不知道该不该去办出院手续。

  “阿姨…”

  “小宁你不用多说了,我肯定是要出院的!”

  实在是拗不过王阿姨,夏咏宁最后只好妥协,以王阿姨的情况来看,医院是不建议出院的,最后心心签了字之后,她们才离开医院。

  走出住院部的楼,司机把车开到门口,夏咏宁有些吃惊,麻烦了他一天,刚才把她送到医院,就让他回去了,没想到他还在这等。

  夏咏宁淡瞥了他一眼,又转头对宇皓宸说道:“嗯嗯,已经出院了,王阿姨执意要出院也没办法!”

  司机下车拉开车门,看出夏咏宁眼底的疑问低头道:“宇少说夏小姐什么时候回去,我什么时候收工!”

  夏咏宁的嘴角抽搐两下,现在是她拖累了司机吗?

  “那些事情你不用担心,这些不实的新闻我会摆平!”宇皓宸两手交叉,眸底一片冷色。

  “我都不着急,你着什么急还钱?”宇皓宸两手插在口袋,站在床边对着夏咏宁道。

  上了车后,王阿姨从后座拍拍坐在副驾驶的夏咏宁。

  夏咏宁回头,王阿姨低声问:“那个宇少是谁啊?”

  她看王阿姨神神秘秘的模样,轻笑一声,王阿姨偷偷的问其实大家都能听见!

  “那是…我的老板!”嗯!这样说也没错。

  司机纳闷的看了一眼夏咏宁,宇少是他的老板,什么时候成了夏小姐老板了?

  夏咏宁淡瞥了他一眼,又转头对宇皓宸说道:“嗯嗯,已经出院了,王阿姨执意要出院也没办法!”

  “你老板还给你配司机真是不错呢!”心心不经意的说了句。

  呃…夏咏宁尴尬的笑了笑,老板给员工配车配司机还真的蛮奇怪的!

  “小宁阿姨的老板在追你吗?”坐在王阿姨身旁的小宝,听着大人们的对话,忍不住插了一句。

  三双眼齐刷刷的看向她,夏咏宁一时怔住忘了否认,因为她没想到一向不爱说话的小宝,会…会提出这样的问题。

  “不欢而散喽!”Henry拿筷子夹了口菜到嘴边又放下,说什么他花心,呵呵…他已经不想说什么了,她闹出这种事情家族也会重新考虑这次联姻了。

  “可Henry叔叔不才是你的男朋友吗?”小宝歪着脑袋说道,一副不懂你们大人世界的模样。

  小宝的话无疑是又补一刀。

  夏咏宁这次可是缓过神来了,忙挥着双手连连摇头:“不是,谁跟你说的!”这孩子怎么会这么以为呢!

  “饿了吧?”宇皓宸双手插在口袋,嘴边噙笑走向夏咏宁。

  “Henry叔叔说的!他说你是他的女性朋友!”那不就是女朋友吗?小宝按自己的理解,那就是女朋友。

  夏咏宁不敢相信Henry竟然这么误导小朋友,想揍他的那种冲动越来越强烈,但她还是有必要跟小朋友解释清楚:“小宝,女性的朋友跟女朋友是有区别的,女性的朋友意思就是只是朋友,女性只是个性别的区分,懂吗?”

  小宝无辜的摇摇头,在他看来没区别。

  王阿姨笑道:“小宁你别说小宝以为,就连我们也这么以为!”心心脸上带着淡淡的笑也跟着点头。

  本来急着解释的夏咏宁,看到她们脸上难得的笑容时,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把她们送回去之后,时间已经不早了,夏咏宁直接坐车回宇皓宸家,这一天她只吃过早饭,中午跟晚上都没吃,回去的时候几乎都饿扁了,李妈做着晚餐,楼下没看到宇皓宸跟Henry的人,夏咏宁上前问:“他们人呢?”闻着饭菜的香味好像更饿了呢,夏咏宁望着还在锅里的菜,伸手摸了摸饥饿感更强了的肚皮。

  夏咏宁见心心別过头去,泪水在她的眼眶中打转脸上也难掩自责的神色。

  “夏小姐回来啦!少爷他们在楼上,马上就可以开饭了!”李妈回头瞟了一眼夏咏宁肚子上的手。

  夏咏宁低头看了眼,她是不是表现出了很饿的状态?

  抬眼间看他们从楼上走下来,宇皓宸倒是没什么,就是Henry…感觉一下蔫了似的。

  “饿了吧?”宇皓宸双手插在口袋,嘴边噙笑走向夏咏宁。

  眉心微微一蹙,她表现的就那么明显?

  宇皓宸笑了笑坐在餐椅上:“王阿姨出院了?”这个时候李妈已经把菜都上齐,夏咏宁也拉开椅子坐下。

  宇皓宸笑了笑坐在餐椅上:“王阿姨出院了?”这个时候李妈已经把菜都上齐,夏咏宁也拉开椅子坐下。

  “喂!你们就这么忽视我了?”Henry坐过去不满的说道。

  夏咏宁淡瞥了他一眼,又转头对宇皓宸说道:“嗯嗯,已经出院了,王阿姨执意要出院也没办法!”

  “谢谢!”夏咏宁仰头对给她盛好饭的李妈说了声。

  “小宁你不用多说了,我肯定是要出院的!”

  处理?他要怎么处理?宇皓宸的意思是不用她管喽?男人都一样无情!

  回到房间,只见夏咏宁拿个小本子趴在床上,在上面写来写去的,宇皓宸悄无声息的走过去,笑出了声,原来她在算账。

  夏咏宁完全没听见似的低头吃着饭,因为不吃饱一会想揍他的话都没力气。

  宁刚刚瞪他了?Henry一脸的不可思议,转头向宇皓宸求解:“我得罪她了?”

  宇皓宸淡笑着挑眉道:“这应该问你自己!”他说话的时候眸光没离开过夏咏宁。

  夏咏宁完全没听见似的低头吃着饭,因为不吃饱一会想揍他的话都没力气。

  “没有吧,早上出门的时候还不好好的!”Henry郁闷的都没胃口吃饭了,今天都够憋屈的了,这对夫妻还这样对他!

  夏咏宁抬起头:“住院费花了多少?”人家花了钱也不能黑不提白不提的吧,这些还是要算清楚比较好。

  “没有吧,早上出门的时候还不好好的!”Henry郁闷的都没胃口吃饭了,今天都够憋屈的了,这对夫妻还这样对他!

  他说的好像明明没有别的意思,可是为什么她会胡思乱想?夏咏宁垂眸继续吃饭,好掩饰自己的不自然。

  宇皓宸停下手中的筷子,唇角微勾淡淡的道:“一会我们回房间慢慢算!”

  夏咏宁完全没听见似的低头吃着饭,因为不吃饱一会想揍他的话都没力气。

  他说的好像明明没有别的意思,可是为什么她会胡思乱想?夏咏宁垂眸继续吃饭,好掩饰自己的不自然。

  Henry忍不住了:“宁把话说清楚好吗?”这样被人孤立的感觉很不好啊!

  夏咏宁放下筷子,抬眼看他:“你跟沈丹妮提分手的事能不能重新考虑?”相处了这么久他们应该也算得上是朋友,但她也没资格去干涉他的决定,只是他对沈丹妮做的这件事情,让Henry在她心中的印象大打折扣,她内心对这种无情花心的男孩本身就有偏见,在她看来男的也应该洁身自好,不要轻易去伤害一个女孩子!

  看来是沈丹妮找过夏咏宁了,宇皓宸幽深的眸子若有所思。

  “沈丹妮找你了?”Henry皱眉,他一直以为沈丹妮是个洒脱的人呢,现在看来似乎是他看走眼了!

  “谢谢!”夏咏宁仰头对给她盛好饭的李妈说了声。

  “这件事Henry会处理!”宇皓宸淡淡说了一句,继续吃饭。

  处理?他要怎么处理?宇皓宸的意思是不用她管喽?男人都一样无情!

  “我吃饱了!”夏咏宁站起来,直接上楼。

  “她也不理你了!”Henry有些幸灾乐祸的说道。

  宇皓宸停下手中的筷子,唇角微勾淡淡的道:“一会我们回房间慢慢算!”

  宇皓宸挑眉:“那件事情,我想我可以不用帮你了!”

  “我拜托你,我已经够烦了!”

  “今天你们谈的怎么样?”要不是看他麻烦事多,这件事一定会让他自己去解决,长了教训下次在碰到同一件事才会绕行。

  “你老板还给你配司机真是不错呢!”心心不经意的说了句。

  “不欢而散喽!”Henry拿筷子夹了口菜到嘴边又放下,说什么他花心,呵呵…他已经不想说什么了,她闹出这种事情家族也会重新考虑这次联姻了。

  “那些事情你不用担心,这些不实的新闻我会摆平!”宇皓宸两手交叉,眸底一片冷色。

  “哈…我有什么好担心的,只是你怎么知道那是不实新闻?”担心?他巴不得是真的呢,这样都不用逃婚了!

  宇皓宸挑眉看Henry:“有什么事能是我不知道的?”Henry有什么样的心思他不是不知道,只是他不可能像他一样可以乱来,有些事他也不能不管!

  “我拜托你,我已经够烦了!”

  宇皓宸挑眉看Henry:“有什么事能是我不知道的?”Henry有什么样的心思他不是不知道,只是他不可能像他一样可以乱来,有些事他也不能不管!

  “也对!”对于这点Henry完全赞同。

  回到房间,只见夏咏宁拿个小本子趴在床上,在上面写来写去的,宇皓宸悄无声息的走过去,笑出了声,原来她在算账。

  夏咏宁一扭头对上他含笑的眸子,快速收起本子,抱在怀中一咕噜的坐好,他看到了?她以为宇皓宸没这么快上来呢!

  “我都不着急,你着什么急还钱?”宇皓宸两手插在口袋,站在床边对着夏咏宁道。

  夏咏宁完全没听见似的低头吃着饭,因为不吃饱一会想揍他的话都没力气。

  “早晚都要还啊,还不如早还!”这样才不至于在他面前总是直不起腰板来。

  “小宁你不用多说了,我肯定是要出院的!”

  “我看你上面计划的三年内还清!”宇皓宸下巴努了努她怀中的小本子,他从未觉得一百万会是这么难还清的数字,可是对于夏咏宁来说好像真的很难!

  “是呀,你会不会觉得时间久了一点点啊!”三年还清的话,就意味着他们之间的婚姻关系还要维持三年,现在她好想让天使挥动他的翅膀来解救她哦!脑袋里突然就想到了那个头顶放佛有着天使光环的美少年,小本子!

  宇皓宸淡笑不语,他的时间就是用来跟她开始这场游戏,三年?他一点也不觉得久。

  seven躺在沙发上,盯着手机屏上的号码好久,手指一直停留在拨出键上没有按下,微皱着一对好看的眉,眸底尽是犹豫之色,他的心底一直有两个声音在互相拉扯着,一个跟他说别傻了,根本不可能是她!另一个声音又跟他说,相信自己的直觉试试吧!

  正犹豫心烦的他,手指不知怎么的就碰到了拨出键,也许这是老天帮他做了决定吧…
  “饿了吧?”宇皓宸双手插在口袋,嘴边噙笑走向夏咏宁。
  “妈妈我们也没钱住院!”一直没说话的小宝突然说了一句很现实的问题,平时虽然他不怎么说话,但他从外婆跟妈妈平日里的谈话也知道家里的处境,年纪虽小他却能洞察到外婆执意要出院的原因。
  Henry忍不住了:“宁把话说清楚好吗?”这样被人孤立的感觉很不好啊!
  “那是…我的老板!”嗯!这样说也没错。
  “小宁你不用多说了,我肯定是要出院的!”
  夏咏宁见心心別过头去,泪水在她的眼眶中打转脸上也难掩自责的神色。
  “谢谢!”夏咏宁仰头对给她盛好饭的李妈说了声。
  “今天你们谈的怎么样?”要不是看他麻烦事多,这件事一定会让他自己去解决,长了教训下次在碰到同一件事才会绕行。
  “谢谢!”夏咏宁仰头对给她盛好饭的李妈说了声。
  Henry忍不住了:“宁把话说清楚好吗?”这样被人孤立的感觉很不好啊!
  “我看你上面计划的三年内还清!”宇皓宸下巴努了努她怀中的小本子,他从未觉得一百万会是这么难还清的数字,可是对于夏咏宁来说好像真的很难!
  “我都不着急,你着什么急还钱?”宇皓宸两手插在口袋,站在床边对着夏咏宁道。
  抬眼间看他们从楼上走下来,宇皓宸倒是没什么,就是Henry…感觉一下蔫了似的。
  宇皓宸淡笑着挑眉道:“这应该问你自己!”他说话的时候眸光没离开过夏咏宁。
  “哈…我有什么好担心的,只是你怎么知道那是不实新闻?”担心?他巴不得是真的呢,这样都不用逃婚了!
  “我都不着急,你着什么急还钱?”宇皓宸两手插在口袋,站在床边对着夏咏宁道。
  宇皓宸淡笑不语,他的时间就是用来跟她开始这场游戏,三年?他一点也不觉得久。
  满脑子的事让夏咏宁差点忘了正事,还好及时想起来让司机掉头去了医院,这一天简直把她忙晕了,真应该谢谢宇皓宸给她派车,不然她会更晕。
  宇皓宸淡笑不语,他的时间就是用来跟她开始这场游戏,三年?他一点也不觉得久。
  夏咏宁完全没听见似的低头吃着饭,因为不吃饱一会想揍他的话都没力气。
  “我已经没事了,花那些冤枉钱干嘛,心心你现在就去办出院手续!”王阿姨对身侧的心心说了一句。
  宇皓宸笑了笑坐在餐椅上:“王阿姨出院了?”这个时候李妈已经把菜都上齐,夏咏宁也拉开椅子坐下。
  “不欢而散喽!”Henry拿筷子夹了口菜到嘴边又放下,说什么他花心,呵呵…他已经不想说什么了,她闹出这种事情家族也会重新考虑这次联姻了。
  夏咏宁淡瞥了他一眼,又转头对宇皓宸说道:“嗯嗯,已经出院了,王阿姨执意要出院也没办法!”
  夏咏宁淡瞥了他一眼,又转头对宇皓宸说道:“嗯嗯,已经出院了,王阿姨执意要出院也没办法!”
  “小宁你不用多说了,我肯定是要出院的!”
  夏咏宁完全没听见似的低头吃着饭,因为不吃饱一会想揍他的话都没力气。
  满脑子的事让夏咏宁差点忘了正事,还好及时想起来让司机掉头去了医院,这一天简直把她忙晕了,真应该谢谢宇皓宸给她派车,不然她会更晕。
  “饿了吧?”宇皓宸双手插在口袋,嘴边噙笑走向夏咏宁。
  宇皓宸淡笑不语,他的时间就是用来跟她开始这场游戏,三年?他一点也不觉得久。
  夏咏宁抬起头:“住院费花了多少?”人家花了钱也不能黑不提白不提的吧,这些还是要算清楚比较好。
  回到房间,只见夏咏宁拿个小本子趴在床上,在上面写来写去的,宇皓宸悄无声息的走过去,笑出了声,原来她在算账。
  Henry忍不住了:“宁把话说清楚好吗?”这样被人孤立的感觉很不好啊!
  小宝无辜的摇摇头,在他看来没区别。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萌宝三只:爹地请排队

20岁,陆倾心被算计生子,虐心。25岁,陆倾心携子归来,让别人虐心!*三只萌宝*天佑:“我是蓝孩子,完全可以胜任‘爹地’一职。”天煜:“我……我喜欢医生哥哥做爹地!”天瑜:“人家要桃花眼蜀黍做爹地……嘤嘤嘤……”正牌爹地乔BOSS,不是医生,木有桃花眼,心塞咆哮:“三只小崽子,你...

作者:一顾流年
标签:言情

邪医狂妻

睁开眼,她发现自己浑身伤痕,躺在猪圈里!是人是鬼都还没分清,居然先被猪给拱了!开什么玩笑?她可是特种兵部队女军医!竟然与猪同吃同睡?!明明天赋异凛,她却被嘲笑智商、废材!不怕死的喽啰太多?见一个拿枪崩一个! 可是,她刚崩完一个小贱人,面前咋又出现一个绝世妖孽美男?“女人!乖乖等我...

作者:金小财
标签:言情

替嫁萌妃:病娇夫君太勾魂

蓝氏集团的准继承人,一朝穿越,成了别人的替嫁新娘。嫁的丈夫好死不死还是个卧病在床的病秧子。 病就病吧,只要不打扰老娘赚钱就好。 入国都,开商行,弄权朝,吃喝拉撒睡一条龙服务,想方设法的敛财,最终成为一代商业女王。 就在她打算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时候,一道晴天霹雳从天而降——赐婚...

作者:红篮篮
标签:穿越

重生婚然天成

人人皆知0366部队‘妻为先’的雷副团长有一位貌美如花、妙手‘仁心’的俏媳妇儿;有人眼红离间夫妻感情?不好意思,军婚不容拆,挑事的出门左转,请了! 楚天意重生十八岁,渣兄当道逼嫁老鳏夫,秉着该出手时就出手的原则,以雷霆之势拿下曾经让她遗憾一生的男人作为回报。 从此,制药酒,上大...

作者:彭家小囡
标签:言情

重生之天价影后

初次见面,她受药物折磨,迷蒙着大大的猫眼,在他耳边低声呢喃:“送你一夜春宵要不要?”他直接用行动给出了答案。对苏倾蓝来说,她只是要找个自己会动的人形解药,却不想招惹了一颗背景这么大的‘解药’“女人,还需要解药吗?自己会动得哦!”“嘿嘿,不用了吧,我身体倍儿棒!”只是……被当小猫养...

作者:纸砚
标签:言情

重生之名流商女

以前,唐静芸一直觉得自己就是个不折不扣的人生大赢家! 她一路从唐家的私生女奋斗成为唐家家主,不但灭了阴狠的哥哥,毁了外表白莲内心恶毒的姐姐,还把辜负母亲的生父送进了精神病院,登堂入室,执掌唐家,将唐家掀了个底朝天。 这样的日子过到最后只剩寂寥,身边没有可信任的人。 没曾想人生也...

作者:弄笛
标签:都市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