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014 学长

作者:中2病  发布时间:2015-05-11 00:28  字数:1180 

  “上次的事,对不起。”
  剪裁的真合体,简直一刚从Burberry橱窗里跑出来的超模,新鲜诱人。
  大概十分钟后,他打电话回来。
  “不用你管不相干人的事!”
  司大同办事很有效率,那个电话之后不过一个星期我就收到了一个巨大的包裹。里面是我喜欢的衣服和包,还有一些我平时用惯了的护肤品和化妆品。
  司大同办事很有效率,那个电话之后不过一个星期我就收到了一个巨大的包裹。里面是我喜欢的衣服和包,还有一些我平时用惯了的护肤品和化妆品。
  而事实上,我也明白,这无非是为了掩饰我看到那两箱东西时胸腔内忽然放肆起的伤感。
  呸,什么学长。
  挂电话前司大同又告诉我一件事儿,原来他不止给我寄来这么一箱东西,连我在国内的工作都解决了。大老板是他一生意伙伴,而我的顶头上司据说和我高中一学校的,我得叫人家学长。
  挂电话前司大同又告诉我一件事儿,原来他不止给我寄来这么一箱东西,连我在国内的工作都解决了。大老板是他一生意伙伴,而我的顶头上司据说和我高中一学校的,我得叫人家学长。
  “嗯?”
  我沉醉在摇身一变成暴发户的兴奋中,手舞足蹈的给司大同去了一个电话。这次他到是没那么快接,甚至过了一会儿就按了挂断。
  关门时我还横了他一眼。只不过那扇厚重的实木门彻底把我们隔离开两个空间后,我的胳膊就麻了,把箱子丢在地上,我由衷的嫌弃起自己。
  既然这样就暂时留下,省得再被林悦看一次笑话。
  关门时我还横了他一眼。只不过那扇厚重的实木门彻底把我们隔离开两个空间后,我的胳膊就麻了,把箱子丢在地上,我由衷的嫌弃起自己。
  关门时我还横了他一眼。只不过那扇厚重的实木门彻底把我们隔离开两个空间后,我的胳膊就麻了,把箱子丢在地上,我由衷的嫌弃起自己。
  我沉醉在摇身一变成暴发户的兴奋中,手舞足蹈的给司大同去了一个电话。这次他到是没那么快接,甚至过了一会儿就按了挂断。
  我沉醉在摇身一变成暴发户的兴奋中,手舞足蹈的给司大同去了一个电话。这次他到是没那么快接,甚至过了一会儿就按了挂断。
  而事实上,我也明白,这无非是为了掩饰我看到那两箱东西时胸腔内忽然放肆起的伤感。
  剪裁的真合体,简直一刚从Burberry橱窗里跑出来的超模,新鲜诱人。
  “嗯?”
  而事实上,我也明白,这无非是为了掩饰我看到那两箱东西时胸腔内忽然放肆起的伤感。
  我沉醉在摇身一变成暴发户的兴奋中,手舞足蹈的给司大同去了一个电话。这次他到是没那么快接,甚至过了一会儿就按了挂断。
  司大同办事很有效率,那个电话之后不过一个星期我就收到了一个巨大的包裹。里面是我喜欢的衣服和包,还有一些我平时用惯了的护肤品和化妆品。
  再回头看看身后那两箱已经腾起灰尘的回忆,我突然觉得整个房间又变得乌烟瘴气,就连自己也忘记了为什么要把决定丢掉的东西又原封不动的搬回来。
  而事实上,我也明白,这无非是为了掩饰我看到那两箱东西时胸腔内忽然放肆起的伤感。
  剪裁的真合体,简直一刚从Burberry橱窗里跑出来的超模,新鲜诱人。
  林悦看到我没头苍蝇一样的冲出去到不怎么意外,他眯缝着眼睛看我,突然笑了下,特干净,跟学长似的。
  司大同办事很有效率,那个电话之后不过一个星期我就收到了一个巨大的包裹。里面是我喜欢的衣服和包,还有一些我平时用惯了的护肤品和化妆品。

  而事实上,我也明白,这无非是为了掩饰我看到那两箱东西时胸腔内忽然放肆起的伤感。

  我搬着箱子经过储物间的时候看到那天整理出的放着余天东西的箱子,刚好林悦也从他房间走出来。他看着我发呆有一会儿才问要不要帮忙。

  我突然因为他肤浅又表面的客套感觉生气,第一次语气强硬的顶撞了他。

  “不用你管不相干人的事!”

  而事实上,我也明白,这无非是为了掩饰我看到那两箱东西时胸腔内忽然放肆起的伤感。

  林悦的脸上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眼神却是我最最厌恶的同情。我把三个箱子摞在一起,费力的抱起来又假装若无其事的从他身边经过。

  剪裁的真合体,简直一刚从Burberry橱窗里跑出来的超模,新鲜诱人。

  关门时我还横了他一眼。只不过那扇厚重的实木门彻底把我们隔离开两个空间后,我的胳膊就麻了,把箱子丢在地上,我由衷的嫌弃起自己。

  我靠,司喜你矫情给谁看呢?

  再回头看看身后那两箱已经腾起灰尘的回忆,我突然觉得整个房间又变得乌烟瘴气,就连自己也忘记了为什么要把决定丢掉的东西又原封不动的搬回来。

  林悦看到我没头苍蝇一样的冲出去到不怎么意外,他眯缝着眼睛看我,突然笑了下,特干净,跟学长似的。

  既然这样就暂时留下,省得再被林悦看一次笑话。

  我灰头土脸的把回忆们放在房间的角落,继续深度细致的研究司大同寄来的惊喜。果不其然,当我翻到箱子最底的时候整个人都碉堡了。

  阴霾了几天的心情就像是被太上老君收进了玉净瓶,唰的一下子就放晴了,精神也立马变好了。那是一张额度不明但足够令人兴奋的副卡。

  我沉醉在摇身一变成暴发户的兴奋中,手舞足蹈的给司大同去了一个电话。这次他到是没那么快接,甚至过了一会儿就按了挂断。

  大概十分钟后,他打电话回来。

  我接电话的时候特不乐意,就差把小时候怪罪他的那套搬上台面,司大同也难得的批评了我几句。

  其实我还是挺虚伪的,我最擅长在司大同跟前耍大牌,可他百年难得一见的发起脾气我就没招了,马上隔空点头哈腰的道歉,却没像计划的那样顺利把他收拾的服服贴贴。

  他在电话里叹了好几口气,有那么一瞬间我竟然想感慨他老了,这才几天的功夫,他变的太快我压根儿没反应过来,也理所当然的省略了一些该有的关心。

  关门时我还横了他一眼。只不过那扇厚重的实木门彻底把我们隔离开两个空间后,我的胳膊就麻了,把箱子丢在地上,我由衷的嫌弃起自己。

  挂电话前司大同又告诉我一件事儿,原来他不止给我寄来这么一箱东西,连我在国内的工作都解决了。大老板是他一生意伙伴,而我的顶头上司据说和我高中一学校的,我得叫人家学长。

  听着学长这俩字儿我心里就发毛。

  他在电话里叹了好几口气,有那么一瞬间我竟然想感慨他老了,这才几天的功夫,他变的太快我压根儿没反应过来,也理所当然的省略了一些该有的关心。

  推门出去的时候我意外发现林悦还在刚才那地儿站着呢,一动不动跟块望夫石一样。不对,我仔细一看原来他换了身西装。

  剪裁的真合体,简直一刚从Burberry橱窗里跑出来的超模,新鲜诱人。

  司大同办事很有效率,那个电话之后不过一个星期我就收到了一个巨大的包裹。里面是我喜欢的衣服和包,还有一些我平时用惯了的护肤品和化妆品。

  林悦看到我没头苍蝇一样的冲出去到不怎么意外,他眯缝着眼睛看我,突然笑了下,特干净,跟学长似的。

  而事实上,我也明白,这无非是为了掩饰我看到那两箱东西时胸腔内忽然放肆起的伤感。

  “嗯?”

  呸,什么学长。

  我一激动脑袋磕门框上了。林悦匆忙的放下公事包朝着我走过来。

  不知道他之前究竟为了什么要出门,总之现在林悦正专心致志的往我脑门儿上擦紫药水,擦着擦着他突然出其不意的给了我温柔一刀。

  “上次的事,对不起。”

  “嗯?”

  我再一抬头,林悦和他的公事包早就闪现到门外了。

  我沉醉在摇身一变成暴发户的兴奋中,手舞足蹈的给司大同去了一个电话。这次他到是没那么快接,甚至过了一会儿就按了挂断。
  林悦看到我没头苍蝇一样的冲出去到不怎么意外,他眯缝着眼睛看我,突然笑了下,特干净,跟学长似的。
  林悦的脸上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眼神却是我最最厌恶的同情。我把三个箱子摞在一起,费力的抱起来又假装若无其事的从他身边经过。
  再回头看看身后那两箱已经腾起灰尘的回忆,我突然觉得整个房间又变得乌烟瘴气,就连自己也忘记了为什么要把决定丢掉的东西又原封不动的搬回来。
  林悦看到我没头苍蝇一样的冲出去到不怎么意外,他眯缝着眼睛看我,突然笑了下,特干净,跟学长似的。
  司大同办事很有效率,那个电话之后不过一个星期我就收到了一个巨大的包裹。里面是我喜欢的衣服和包,还有一些我平时用惯了的护肤品和化妆品。
  挂电话前司大同又告诉我一件事儿,原来他不止给我寄来这么一箱东西,连我在国内的工作都解决了。大老板是他一生意伙伴,而我的顶头上司据说和我高中一学校的,我得叫人家学长。
  我再一抬头,林悦和他的公事包早就闪现到门外了。
  呸,什么学长。
  阴霾了几天的心情就像是被太上老君收进了玉净瓶,唰的一下子就放晴了,精神也立马变好了。那是一张额度不明但足够令人兴奋的副卡。
  他在电话里叹了好几口气,有那么一瞬间我竟然想感慨他老了,这才几天的功夫,他变的太快我压根儿没反应过来,也理所当然的省略了一些该有的关心。
  我靠,司喜你矫情给谁看呢?
  关门时我还横了他一眼。只不过那扇厚重的实木门彻底把我们隔离开两个空间后,我的胳膊就麻了,把箱子丢在地上,我由衷的嫌弃起自己。
  “不用你管不相干人的事!”
  而事实上,我也明白,这无非是为了掩饰我看到那两箱东西时胸腔内忽然放肆起的伤感。
  林悦看到我没头苍蝇一样的冲出去到不怎么意外,他眯缝着眼睛看我,突然笑了下,特干净,跟学长似的。
  而事实上,我也明白,这无非是为了掩饰我看到那两箱东西时胸腔内忽然放肆起的伤感。
  林悦的脸上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眼神却是我最最厌恶的同情。我把三个箱子摞在一起,费力的抱起来又假装若无其事的从他身边经过。
  不知道他之前究竟为了什么要出门,总之现在林悦正专心致志的往我脑门儿上擦紫药水,擦着擦着他突然出其不意的给了我温柔一刀。
  关门时我还横了他一眼。只不过那扇厚重的实木门彻底把我们隔离开两个空间后,我的胳膊就麻了,把箱子丢在地上,我由衷的嫌弃起自己。
  “嗯?”
  推门出去的时候我意外发现林悦还在刚才那地儿站着呢,一动不动跟块望夫石一样。不对,我仔细一看原来他换了身西装。
  推门出去的时候我意外发现林悦还在刚才那地儿站着呢,一动不动跟块望夫石一样。不对,我仔细一看原来他换了身西装。
  “不用你管不相干人的事!”
  我突然因为他肤浅又表面的客套感觉生气,第一次语气强硬的顶撞了他。
  我沉醉在摇身一变成暴发户的兴奋中,手舞足蹈的给司大同去了一个电话。这次他到是没那么快接,甚至过了一会儿就按了挂断。
  “上次的事,对不起。”
  我沉醉在摇身一变成暴发户的兴奋中,手舞足蹈的给司大同去了一个电话。这次他到是没那么快接,甚至过了一会儿就按了挂断。
  其实我还是挺虚伪的,我最擅长在司大同跟前耍大牌,可他百年难得一见的发起脾气我就没招了,马上隔空点头哈腰的道歉,却没像计划的那样顺利把他收拾的服服贴贴。
  “嗯?”
  他在电话里叹了好几口气,有那么一瞬间我竟然想感慨他老了,这才几天的功夫,他变的太快我压根儿没反应过来,也理所当然的省略了一些该有的关心。
  既然这样就暂时留下,省得再被林悦看一次笑话。

中2病说:

其实不是断更....出去旅行没弄好自动发布- -然后存档没同步到云盘.....所以只有回家才能发- -。。。。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婚内有诡

再相见,他是顾氏实业的掌舵人,她却还在岌岌红尘里摸爬滚打。

作者:白衣卿相
标签:现代言情

二婚荡漾:首长,用力宠!

安然然从来也没有想过有一天,她竟然在她的新婚之夜被……

作者:白小洛
标签:现代言情

你在心上,爱情那么长

 我记得答应秦江灏的求婚那天,屋外下着倾盆大雨。

作者:令九舟
标签:现代言情

禽惑婚骨

出差回来,老公把我错认成别的女人……差点要了我的命。

作者:蓝斑
标签:现代言情

倾尽余生去爱你

余念被小三和前男友追着报复时,是一个陌生男人救了她。

作者:戈一
标签:现代言情

撩火鲜妻:大叔,领证吧

父亲娶了三儿,三儿还要把她嫁给花花公子联姻?妥协?绝无可能!

作者:卿浅浅
标签:现代言情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