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一百零九章 白云门之变(9)

作者:桐汭  发布时间:2015-07-30 10:17  字数:3033 

  当忐忑不安的两大门派修士在另外三派修士的包围中从飞行法器上下到白云峰上时,掌门堂里走出来的赫然正是吴浩然吴大掌门,他笑呵呵地看了众人一眼:“诸位白云门及万佛寺弟子,大家不用惊慌,之前与其他门派的冲突只是因沟通不畅而导致的误会,在此我向大家宣布一件大事,白云门和万佛寺连同如意门三派已经归附到玄阴门下,大家以后都属同门,当同心协力才是。”

  路上经过紧急救治已经稍微有所恢复的代长老走出队伍,神色难看道:“吴掌门,是谁同意归属到玄阴门下的,如此重大之事我怎么不知道?这玄阴门又是什么门派?”

  吴浩然甚是关切地先查看代长老伤势,被代长老推开,吴浩然脸上有些尴尬:“代长老,这是你在白云秘境外时门内长老们一致决定的。而玄阴门乃是中原修仙大国李国的第一大门派,其传承年代远远超过我白云门,门内弟子上万,拥有无数修炼资源。加入玄阴门后,我白云门可以得到更多的功法、丹药,另外玄阴门还答应给我们突破金丹期的修炼功法,这对代长老你将来的修仙之路也是有极大助益的。”

  代长老一副怀疑表情道:“这么重大之事,怎么就在短短数日内作出了决定,另外,何长老,还有太上长老呢?”

  许非知道这太上长老就是何鸿远的师父,也就是何茗一直挂在嘴边的师公,他从未见过此人,据说一直在白云峰后山闭关修炼,冲击金丹期巅峰之上的境界,平时基本上不管门派之事,也只有何茗和何鸿远才能偶尔拜见他。

  吴掌门脸色凝重,目光瞥了一眼正关切此事的何茗,道:“太上长老冲关失败不幸陨落,何长老则自行兵解而去。”

  “什么?”白云门所有人都惊呆了,许非也被这消息炸得头晕目眩,不过担心何茗,余光看过去,果然出事了,急忙一把抱住身体瘫软下来的何茗,何茗红润的小脸一下子变得灰败,双目无神嘴唇不停颤抖着,忽然她推开许非挣扎着站了起来,厉色高喝道:“吴浩然,你和我父亲一直不对路,是不是你勾结所谓玄阴门,杀害我父亲及师公的!”

  代长老也在一边表示怀疑,所有从白云秘境内出来的白云门弟子都是如丧考妣,神色凄然。

  吴浩然苦笑了下,很是坦陈地说:“诸位白云门同门,加入玄阴门,门内长老们的确有不同意见,包括何长老也是一直持反对态度,不过他的确死于自杀,与我无关,何茗,这件事等会有人会和你详细解释。门内以后诸事,如果有想要离开白云门的,现在请自行下山,如果愿意留下的,一切待遇不变,甚至还会有所提高。”

  代长老呆立片刻,忽然哈哈大笑,带着一种说不出的苍凉之意:“白云祖师爷啊,你在仙界可否知道,你的后人竟然将你创下的基业送给别人了,千年艰辛一朝尽丧啊。后辈弟子代意新,枉为白云门长老,无力就门派于此难,今日起自行脱离门派,此生无脸再做白云门内人,日后见到祖师爷,自当请罪!”他绕过身前的吴浩然,走到掌门堂正门外,跪下来连磕三个头,然后站起来转身踉踉跄跄地朝山下走去,一抹消瘦的背影在山道上摇曳远去。

  白云门弟子们看着代长老的背影,每人脸上都是说不出的无奈苦涩,但是没有一个人离开,毕竟大家都还没有了解详细情况,不会马上做出决断来。

  张志途和马高南笑呵呵上去:“恭喜吴掌门,白云门看来不会有太多变处了。”

  脸色不佳的吴浩然和他们致意过后,告诉玄空等万佛寺弟子可以带着受伤的玄一自行回去万佛寺,然后吩咐白云门弟子可以回去各自住所,一切后续事宜几日内门内自有安排。

  何茗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许非上前搀扶着她想要先行离去,等找到韩瑶兄妹打听个究竟,吴浩然喊住他俩:“何茗,许非,你二人进去掌门堂内,有人想见你们。”

  “是你杀了我父亲,我师公,我要杀了你这个背叛门派的贼子!”何茗忽然再次发作,尖声高叫着冲向吴浩然。许非急忙拉住她,小声劝慰着她,何茗挣扎着,嘴里不停念叨,人竟然有些疯呆之症。

  吴浩然轻叹一声:“许非,你带她进去吧,里面那人会解释一切的。”

  许非搀扶着何茗缓缓向掌门堂走去,孟剑在背后大喊道:“吴掌门,此人重伤了我,你可不能放他离去。”许非不加理睬,脚下根本不停。

  吴浩然皱起眉头,看了张志途一眼,张志途连忙上前小声将白云秘境外之事讲诉一遍,吴浩然点点头,对孟剑说:“孟剑,你和许非的事情,我会禀告玄阴圣母,到时候玄阴门会给孟长老和你一个答复的,现在不是你可以纠缠的时机。严长老,你先带他回去如意门吧,想办法救治好他才是关键。”

  不提愤愤不平的孟剑被心情复杂的严星儿带回如意门,许非扶着何茗走进掌门堂时,看到一个身影站在正堂之上,“是你!”许非惊呼道。

  “是我!”黑纱女子依旧那副衣着打扮,遮盖着脸,只露出一双美目,带着关切之意看着二人。

  “你身体完全好了?”许非能够感觉到她身体似乎在微微颤抖,忽然他忽然明白了一些事情,转而冷冷说道:“你就是那个玄阴圣母!”

  “是!何茗怎么样了?”黑纱女子身体一晃,一下子就冲到何茗身前,一把抓住何茗的手,仔细探查起来。她快得让许非都做不出应对之措,不过许非感觉她没有恶意,也就在旁边静观其变。很快,黑纱女子掏出一颗丹药,不等何茗拒绝就塞到她嘴里,然后在她身上连续拍打三下。何茗一下子醒悟过来,转身扑到许非怀中放声大哭起来。黑纱女子站在一边,目光中流露着哀伤。

  何茗哭得将许非胸前衣衫都打湿了,一炷香工夫后,她停止哭泣转身看着黑纱女子,声音冰冷:“你就是玄阴圣母,我父亲和师公都是你杀的?”

  “我是玄阴圣母。你父亲和师公不是我杀的。”黑纱女子目光复杂地凝视着何茗,“不过,他们的死可以说与我有关。”

  “那你纳命来吧。”何茗连法器都不拿,直接一掌拍向黑纱女子头部。

  黑纱女子身体轻轻一晃避过,却又伸手扶住了即将跌倒的何茗,何茗直接一掌狠狠击打在黑纱女子胸口,然后退后几步,恶狠狠看着她。

  黑纱女子捂着胸口,凄然一笑:“你今年十九岁了吧,我这里也疼了有十九了。孩子,你身上是否有块刻有半个丹炉的玉佩?”

  何茗愣了下,冷笑道:“我身上的东西,你怎么会知道?”

  “我自然知道。我还知道,你父亲喜欢吃水阳江鲤鱼。”黑纱女子看着何茗,目光中无限眷恋和怀念,“水阳江上游的鲤鱼,每年九月正是捕捞季节,一网网起来,鲤鱼跳跃,清凉的河水落在脸上,坐在小舟上,吃着鲤鱼烩,远眺青山,正是人生好风景啊。”

  “你......你到底是谁?”何茗惊慌起来。

  黑纱女子笑了,目光温柔。”傻孩子,你父亲是不是告诉你,我早就死了?我还能是谁,我是你母亲!“

  “不可能的,我父亲师公都说过,我母亲在我三岁时就死了!”何茗身体颤抖着,死死盯着黑纱女子。

  黑纱女子掏出一块玉佩,手一挥,玉佩缓缓飘到何茗面前,何茗伸手接了过来,脸色大变,将自己身上所带玉佩拿出来和它一对,突然放声大哭起来。

  许非不知所措,黑纱女子也不知所措,两人互相看了一眼,不知道该说什么。

  何茗哭了几声,忽然奔过去扑到黑纱女子怀中:“娘!我知道的,你是我娘,第一眼看见你,我就有感觉的,你的怀抱和我三岁时记得的一样。”

  黑纱女子轻轻拍打着何茗的后背,眼角不停流着泪水。许非站在旁边,很是尴尬,想要离开。何茗忽然离开黑纱女子怀抱,回到许非身边,拉住他的胳膊,对黑纱女子道:“娘,你怎么会现在出现,又怎么会成了玄阴圣母,我父亲和师公到底是如何陨落的?”

  黑纱女子脸色凄然,苦笑了下,“这些事情说来话长,名儿,我们坐下来,你听我慢慢说。”

  许非急忙告辞,何茗有些犹豫,却不肯放开他的胳膊,黑纱女子带着深意地看了许非一眼:“许非,你还是留下来一起听吧,你和名儿是好友,你又对我有所帮助,你不是外人。”

  你们家里的事情,这么多年了又乱七八糟,牵涉到了隐私更有人命,我这个外人听了总是不妥吧,许非摸摸后脑勺,苦笑了下,老老实实坐到何茗旁边,听黑纱女子讲述。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这个公主有点萌

鬼节这天,李小白捡到了一个穿越而来的公主……

作者:伞阳
标签:都市

恶魔游戏

有些游戏,真的不能去玩,会死人的!

作者:唐小鸭子
标签:悬疑

今夜有鬼

救了女警一命,却坏了女鬼的好事,女鬼要报复我……

作者:流云
标签:悬疑

少年透视高手

林皓因为跟人争夺班花,被人无意之间打出了异能!

作者:二两排骨
标签:都市

阴王

我从小生活在村里一座很神秘的老宅里,能看到很多鬼魂。

作者:芥子须弥三虎
标签:悬疑

青春之兽血沸腾

那年,我不懂事,做了对不起姐姐的事……

作者:幽迪的伤
标签:都市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