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二十八章 炎火城

作者:桐汭  发布时间:2015-05-10 13:19  字数:3944 

  炎火城距白云坊市三万里,位于赵国境内腹地,出发至今,历月有余,纵是一路飞行,站在城外的许非四人还是面有倦色,一身风尘,好在路上除了那次夜袭外,其余时间都平安无事,看到炎火城的那刻起,每人都放松了一路紧张的心情。

  如果要许非说出对炎火城的观感的话,那就是火红。

  在十几里外就能看到地面上卧着一块巨大的红色岩石,好像剧烈的猛火即将从岩石内喷发而出,染红了后面的天空。

  走近了才知道,这是一个用大块火红色岩石堆砌而成的城市。高大的城墙,宽阔的街道,鳞次的屋舍,甚至连家具门窗,都是同一种石材,同一种火红,连街上的行人都被映的满脸红光,丰润无比。

  四个人漫步在街道上一路啧啧称奇,满城都是淡淡的火系灵气,让许非感觉很舒服,全身体窍不由自主地张开,来自灵根的本能贪婪地吸收着,许非有了马上打坐修炼的冲动。

  何茗更是迷醉,眼睛眯着,全身微微发抖,差点迈不了步。韩家兄妹似乎没有太大感觉,只是很理解地一起放慢了脚步。入城半个时辰后,许非和何茗恢复了正常,身体已经适应了这种环境。

  何茗和韩瑶一路上摸摸屋墙,坐坐石凳,走走小桥,见她们逛得很欢乐,许非调侃道:“韩瑶,何茗人呢?”

  韩瑶张着大眼睛,莫名其妙,何茗嗔道:“许非你又要作怪啦?”

  “原来你在这里啊。”许非恍然大悟道,“自从进了城,我就很难找到你了。”

  何茗低头看了看自己的一身红装,白了许非一眼,然后跳到某石墙边,调皮地捂着脸,大声说:“你们看不到我,你们看不到我。”几人都哈哈大笑。

  天色已晚,四人在大街上找了一家客栈住下,用餐时向店伙计打听了下城内的一些情况,这座炎火城建立有几千年历史了,所用石材都是出自南边一百多里外的炎火山,城内有专门卖各种石材的店铺。

  这城市最有趣的是,只有东西北门,没有南门,据老人相传,南门是死门,乃不详之地,城中富贵人家都没有住南门附近的。说起炎火山时,店伙计告诉他们,此城往南就不许过去了,有官府的人拦着,据说怕凡人上山冲撞了火神,况且,炎火山终日燃烧着大火,也没人能爬上去。

  晚上许非打坐修炼时,明显发现虽然火灵气浓度不高,但比同样浓度的混合灵气来说,吸收和转化效率高了很多。一直以来,许非修炼用的功法还是王家的《炼气诀》,这是一本适合各种灵根的功法,正因为这样,对于每种灵根都不会很契合,王家也只是发给外院弟子修炼。经过这些日子的修炼和阅历,许非明白了修炼功法才是最关键的。

  灵根分五行,甚至还有通过五行生克而来的变异灵根,灵气同样如此,正常情况下混合灵气内各成份是均衡的,在某些特定环境,比如火山,冰海,森林等区域,灵气就会以某种单属性为主,稍微混杂其他类型。

  无论何种灵气环境,修炼者都可以通过运行修炼功法,将灵气吸入,在经络和气海内运周后,转化成符合自己灵根的真元。转化过程中有损耗,损耗大小就看功法优劣了。

  天灵根的修士选择修炼功法很容易,修仙界有很多,而多灵根选择的功法就不会那么对巧,最契合许非修炼的莫过于土火双修功法,单独修炼土系功法当然也可以,但是火系真元的增加会比土系真元同等数量增加耗费更多灵气,这就意味着同样灵气条件下,速度的变慢。

  灵根值低带来的转化效率低下,杂灵根带来的修炼功法不合,这就是无数类似许非情况的修仙者必须面对的两大难题。

  次日晨起四人下到大堂用早餐,看到街道上熙来攘往,车水马龙,人流明显比昨日所见多,韩瑶在一旁询问缘故,店伙计笑着反问:“四位莫非是神仙下凡?今日是正月十五啊,火神庙下午是庙会,晚上有灯会,附近几十里的人都进城了。几位有兴也可以前去游玩,好吃好玩的很多,很是热闹的。”

  性喜热闹的韩瑶拉着何茗囔囔着办完事就去火神庙,何茗也是很向往的样子。

  许非自忖:我们倒的确可以算得上神仙下凡了,自成功炼气后,一直忙于和修炼有关的事务,对于时节变化都不再在意,俗世的一些生活,已经越来越遥远了,这就是所谓仙凡殊途吧。

  出了客栈,何茗带着三人一路往南而行,靠近南边城墙时,两旁的建筑逐渐变得低矮起来,甚至能看到几间房屋的石墙被掏出大窟窿来,许非神念扫了一下,里面有人用麻木甚至有些阴冷的目光注视着街道上的行人。

  这附近的街道上基本没有行人了,偶尔有一两个衣衫褴褛的乞丐侧卧在路边,浑浊的眼神茫然看着他们,嘴里嘿嘿笑着。

  韩瑶奇怪地拉住何茗:“何姐姐,这里如此破烂,难道我们不是去坊市吗?”

  何茗微笑着拍拍她的手,说了句“跟着我走就对了”。

  走到街道尽头,一堵城墙挡住去路,何茗轻松地走向墙体,后面三人正奇怪时,何茗已经消失在城墙内。

  三人连忙跟上去,先把手伸出去,很轻松就穿过去无法被看见,城墙似破开的水面微微荡漾,三人随即迈步走了进去,眼前一黑马上又亮起来,一条同样宽阔的街道就接在他们脚下,两旁火红的建筑高大雄伟,三人马上回头看下,自己的后脚跟还在城墙内呢。

  韩瑶觉得好玩,拉着韩柱返回去又再次穿过来。

  何茗站在他们面前抿嘴微笑:“这就是炎火坊市了,前往炎火门的必经之路,这些都是我父亲告诉我的,他年轻时曾经来此游历过。所谓的死门传说,也是修仙者隔离凡人避免麻烦的手段而已,这堵城墙,凡人是通不过的。”

  四人沿着宽大的街道走着,炎火坊市内人流稀疏,看不见一个摊位,两旁的店铺有相当一部分大门紧闭,偶尔有几家开着的也门可罗雀,四人随意走进一家出售各种材料的店铺。

  没有店伙计热情相迎,店掌柜一个人坐在柜台内无聊地拔着自己那本就稀疏的胡须,许非扫了货架一眼,稀稀落落摆着一些不甚值钱的货品,何茗问道:“掌柜的,劳驾问下你这里有炎火精铁吗?”

  店掌柜慢吞吞拔掉一根胡须,捻着转了几下,漫不经心看了四人一眼,“炎火精铁嘛,没有,要赤铁矿我这里还有几斤。”

  四人无语离开这家店铺,又走进隔壁一家半虚半掩的小店,店主是个年轻的小伙子,看见他们很热情:“你们是来盘店的吧,我这里就这些货了,张大哥应该告诉你们了,三千灵石,我们马上去坊市办手续,一炷香功夫这店就归你们了。”

  许非掏出一块中品灵石,递了过去,“这位道友,我们是刚从外地来此游历的,只是想耽搁你一会,打听些事就走。”

  小伙子迟疑了下,接过灵石摸了摸,笑着说:“我还以为是门里来盘店的兄弟呢,反正也没生意,有事你就说,我知道的能说的一定说周全了。”

  许非笑呵呵随意挪来两张长椅,示意三人坐下,等安坐下来,才不紧不慢地问到:“炎火坊火系材料货品齐全,价格优惠,我们几个都是慕名而来,怎么今日一看,令人诧异,不知道友可否解惑?”

  小伙子眉头微皱,叹了口气:“以前的确是这样,每日里街面上都不断人,像我这小店,每年怎么也能挣个两千三千的。一年前,炎火门突然不再供货,这才让我们这么多店铺无货可卖,本来从其他地方拿些大路货也能将就,可炎火坊主打的就是这炎火山出产的各种材料,其他地方也买不到,各地修士来了一次后失望而归,再也不会来第二次,所以几位今日所见会如此萧条。”

  何茗忍不住插话:“那你可知炎火门为何不再供货了?”

  小伙子摇摇头没有搭话,许非又掏出一块中品灵石:“我们只是因为遗憾而好奇而已,出你口,入我耳,不会随处乱讲。”

  小伙子接过灵石呵呵笑着:“我也是听门里熟悉的炼气期修士说,好像他们门主突然就下令,把所有物资都收归门内不许再出售给外界,门里所开的炎火阁里都没有这些火系材料卖呢。现在他们门内管的很紧,三个月才允许出来逛下坊市,而且必须三人以上同行,每次必须报备。”

  话音刚落,外面走进来三个年轻修士,狐疑地打量着四人,问小伙子:“这几位是?”

  小伙子笑着站起来:“这几位道友是刚刚游历来此的,正在询问货品呢。”

  “哦?你们要买什么货啊?”一个年纪略大的白脸修士说。

  “这位道友好,我们是慕名而来,想收购些炎火精铁好炼制几件上品法器。”许非客气地说。

  白脸修士脸色一变:“这些现在都买不到了,你们不用浪费时间早点离开吧。”

  许非一脸沮丧,向他们诉苦:“几位道友,在下妹子是修炼火系功法的,必须使用火系法器,听说这里能买到上佳材料,这才千辛万苦,历尽波折来到此地,没料想遇到如此境况,有灵石都买不到货。不知几位道友可有教我之处,如果能让在下得偿夙愿,灵石方面是不会亏待几位的。”

  几个修士都皱着眉不说话,白脸修士脸色和缓了些,摇着头说:“灵石我们当然乐意赚,不过你们所要的材料一年前我们门内就不许对外销售了,我们自己都买不到,以前还能从看矿的师兄那收些,现在炎火山内的矿洞也由门主亲自安排开采,的确是一钱货都流不出来了。”

  许非知他们所说应该属实,向他们道谢告辞,又转了两家店,都是不死不活地开在那,询问炎火精铁,连连摇头。

  顺着街道走到最里面是一个大广场,广场上空空荡荡,后面矗立着一座五层高楼,一层门楣上挂着石匾,上书“炎火阁”,看来是炎火门开设的店铺了。四人走进去,一层是个空荡荡的大厅,有五六个穿着红色衣服的炎火门弟子正在购买着丹药,何茗上前询问了一下,果然此地特产的火系材料都断货了。

  何茗郁闷地跺了一下脚:“我们直接去他们门里。”几人跟着她往大厅内侧一处有炎火门弟子出入的大门方向走,门口站着的四个修士拦着他们:“此地乃本门弟子使用,几位道友止步。”

  何茗不服气地说:“这不是通往你们山门的传送阵嘛,以前都能走怎么现在不行了?”

  炎火门修士客气地说:“这位道友有所不知,一年前我们门主准备冲击金丹后期,担心门派有难无法顾及,因而闭关前下令封闭山门三年,我们门内弟子都不允许出这炎火坊,外面来人也恕不接待,请道友多多谅解。”

  何茗哼了一声,满脸沮丧扭头而去,许非朝几人拱手致意,跟着一起出了炎火阁。

  四人中有人说话:“张师兄,这四人来此是否需要禀告张师叔。”

  “这几个才炼气期六七层的小修士,也掀不起多大风浪,不用打扰父亲他老人家了。你们跟着我好好看着这里,不能放过可疑之人进出,这就是大功劳,日后等我拜见爷爷的时候一定为你们每人求取一枚筑基丹。”一个有些跳脱的声音说道。

  众人都是感激涕零地连声道谢恭维。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蛇女

我一公司底层的跑腿文员,一朝穿成140多斤的肥婆。

作者:璇墨
标签:悬疑

诡女

我叫钏儿,是一个不祥之人,他们都管我叫灾星。

作者:枉凝眉x
标签:悬疑

阴阳往生

一个婴儿的降生,却给整个村带来了前世的梦魇。

作者:黑灯瞎火去赶路
标签:悬疑

安能年少不轻狂

少年不良,热血轻狂! 这是一个懦弱少年成长的故事!

作者:拼命第一郎
标签:青春

我嫁给了山村老尸

师范毕业,我被分配到一所很偏远的山村小学当老师。

作者:水刃
标签:悬疑

男人不窝囊

我的妻子温柔贤惠,青春漂亮,谁知道有一天……

作者:扫雷达人
标签:都市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