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二十七章 画面诡异

作者:神逗  发布时间:2015-05-10 22:39  字数:3035 

  君景昱竟然是蹲下了身子,拍了拍路西雪的肩,轻声道:“别哭,有我。”
  君景昱竟然是蹲下了身子,拍了拍路西雪的肩,轻声道:“别哭,有我。”
  “回京城再改。”君景昱道。
  路安自己极力想要挣脱君景昱的手,然而怎么也甩不掉,只好转头对路西雪道:“路西雪,你就是这样带外人来欺负你爸的?你个白眼狼,忘恩负义的家伙!”
  路安听言又要发作,这一次,不等路安动手,路西雪噗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路安只打了个空。
  路西雪虽然知道君景昱绝对不差这两百万,却还是瞪大了眼睛,因为她真心觉得君景昱吃亏了,路家养她,根本就没用到那么多钱!
  路安喝了酒,脑子有些不清楚,这才意识到,西雪刚刚那一通话,是在告别。
  “我又没有做错什么,也不需要你原谅。”
“那好,只要任何一方提出离婚,便离。”君景昱无奈地笑笑,继续说道,“不过,我觉得你应该不会想离婚。”
  路安这才注意到路西雪身旁的君景昱,虽然知道这人不简单,但路安这种小城市苟延残喘的人物,也不懂君景昱有多厉害,酒劲儿上来了,天不怕地不怕,另一只手又是朝君景昱挥去。
  “把我们仍在这儿,这么晚才回家!”路安说着,又是举起巴掌朝君景昱挥去。
  希望代静拿到钱会对爷爷好一点吧。
  路安喝了酒,脑子有些不清楚,这才意识到,西雪刚刚那一通话,是在告别。
  路西雪这问题似乎问得没来由,但懂医的路爷爷却明白,路安脾气这么大,就是喝酒喝坏了肝。
  路西雪切了一声,将桌子上的合约扔给了君景昱:“把你的条约改了,我再签字!”
  Lucy一听,吓得后退了两步,再看看李子规,那货也是瞪大了眼睛,似乎毫不知情的样子。
  “西雪,真的吗?”李子规问道。
  不过,看着代静笑得谄媚,聒噪得路安也终于安静了下来,她不由地冷笑,说到底,还是在卖女儿啊!一旁的路爷爷,一直吧嗒吧嗒地抽着旱烟,烟雾笼罩着他的脸,西雪的眼睛还有泪水,看不清他的神色,西雪想着,他应该还是一如既往淡然随缘的样子吧?
  路西雪叹了口气,将君景昱的手松开。
  代静看着那张卡,眼睛都亮了。两百万,她一辈子都没见过那么多钱,立即笑嘻嘻地抢了过去,紧紧攥在手中,笑道:“君总客气了客气了,以后我们西雪就麻烦你了。”
  “回京城再改。”君景昱道。
  这画面好诡异!她不是在自己房间睡着吗?
  “是走错地方了还是我走错了地方了?咱俩为什么在一张床上?”路西雪急忙问道。
  路安喝了酒,脑子有些不清楚,这才意识到,西雪刚刚那一通话,是在告别。
  李子规看着路西雪,问道:“他不爱你,你知道吗?”
  路西雪说着,想着自己从五岁到现在,父母身殒大海,她被路家收养,过得日子算不得好,肚子饿,被打,这些她都忍了,只当是自己欠了路家的。只是,今天被路安这么一闹,她真是心寒了说着说着,就开始抽泣,然后从抽泣变成了鬼哭狼嚎。
  什么杀父之仇不共戴天,说的就是要去报仇,说到底,还是要抛弃他们了吗?
  到达君家的时候,已经是凌晨四点,路西雪也累得眼睛都睁不开了,看都没看君家到底是个什么鬼样子,半眯着眼睛跟着佣人走,走得自己快要睡着了,总算是到了自己得房间,到头就睡了。
  路西雪切了一声,将桌子上的合约扔给了君景昱:“把你的条约改了,我再签字!”
  “这卡上是两百万,密码是西雪的生日。”君景昱摸出一张卡交给代静。
“那好,只要任何一方提出离婚,便离。”君景昱无奈地笑笑,继续说道,“不过,我觉得你应该不会想离婚。”
  到达君家的时候,已经是凌晨四点,路西雪也累得眼睛都睁不开了,看都没看君家到底是个什么鬼样子,半眯着眼睛跟着佣人走,走得自己快要睡着了,总算是到了自己得房间,到头就睡了。
  李子规叹了口气,似乎是想伸手将路西雪拥进怀中,谁知却是被君景昱给挡住了。
  “亏得他身子骨不好,要是好,西雪还能活到现在?”君景昱冷眼瞪着路安。
  代静看着那张卡,眼睛都亮了。两百万,她一辈子都没见过那么多钱,立即笑嘻嘻地抢了过去,紧紧攥在手中,笑道:“君总客气了客气了,以后我们西雪就麻烦你了。”
  路安听言又要发作,这一次,不等路安动手,路西雪噗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路安只打了个空。
  “亏得他身子骨不好,要是好,西雪还能活到现在?”君景昱冷眼瞪着路安。
  原本还觉得这画面挺感人的,路西雪一嚎,什么画面感都没有了。Lucy扶额,挡在了路西雪面前,不想让大家看到自己好姐妹这么丢人的样子。
  “不过,我话说在前头,拿了这笔钱,以后你们都不能再来骚扰西雪。”君景昱冷笑一声,果然是乡野妇人,区区两百万就能让她乐开了花。不过,他也只能给路家两百万了,不能长了这种人的志气!
  到达君家的时候,已经是凌晨四点,路西雪也累得眼睛都睁不开了,看都没看君家到底是个什么鬼样子,半眯着眼睛跟着佣人走,走得自己快要睡着了,总算是到了自己得房间,到头就睡了。
  君景昱竟然是蹲下了身子,拍了拍路西雪的肩,轻声道:“别哭,有我。”
  “西雪……你跟君总?”Lucy小心地问道。
  君景昱有些吃惊,他一直觉得,路西雪是有仇必报的人,没想到路安如此对她,她竟然还要以德报怨吗?
  不过,看着代静笑得谄媚,聒噪得路安也终于安静了下来,她不由地冷笑,说到底,还是在卖女儿啊!一旁的路爷爷,一直吧嗒吧嗒地抽着旱烟,烟雾笼罩着他的脸,西雪的眼睛还有泪水,看不清他的神色,西雪想着,他应该还是一如既往淡然随缘的样子吧?
  “西雪,你可算回来了!给你打了好多电话都在通话中!”Lucy急忙跑过来拉着路西雪,解释道,“伯父要烧房子,劝都劝不住!”
  “回京城再改。”君景昱道。
  路安听言又要发作,这一次,不等路安动手,路西雪噗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路安只打了个空。
  路安听言又要发作,这一次,不等路安动手,路西雪噗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路安只打了个空。
  路西雪哭得打起了嗝,还是朝着李子规点点头。
54.158.31.149, 54.158.31.149;0;pc;4;磨铁文学
  来之前,他早已经叫人核算好了,路西雪这二十年花路家的钱并不多,相反,她一直在路家的中药店学徒帮工,替路家挣了不少钱。
  路安这才注意到路西雪身旁的君景昱,虽然知道这人不简单,但路安这种小城市苟延残喘的人物,也不懂君景昱有多厉害,酒劲儿上来了,天不怕地不怕,另一只手又是朝君景昱挥去。
  “我又没有做错什么,也不需要你原谅。”
  仔细一看,其实不是扭打,而是路安在打,李子规处处躲避。
  不过,看着代静笑得谄媚,聒噪得路安也终于安静了下来,她不由地冷笑,说到底,还是在卖女儿啊!一旁的路爷爷,一直吧嗒吧嗒地抽着旱烟,烟雾笼罩着他的脸,西雪的眼睛还有泪水,看不清他的神色,西雪想着,他应该还是一如既往淡然随缘的样子吧?
  Lucy叹了口气,这年头,暖男还是比不过霸道总裁啊!
  “我又没有做错什么,也不需要你原谅。”
  君景昱睁开迷蒙的眼睛,有些不悦地问道:“怎么了?”
  君景昱竟然是蹲下了身子,拍了拍路西雪的肩,轻声道:“别哭,有我。”
  这笔钱,其实应该给爷爷的。
  李子规叹了口气,似乎是想伸手将路西雪拥进怀中,谁知却是被君景昱给挡住了。
  “亏得他身子骨不好,要是好,西雪还能活到现在?”君景昱冷眼瞪着路安。
  “没走错咱们怎么在一张床上的!”路西雪一个劲儿的聒噪着。
  这笔钱,其实应该给爷爷的。
  这画面好诡异!她不是在自己房间睡着吗?
  这笔钱,其实应该给爷爷的。
54.158.31.149, 54.158.31.149;0;pc;4;磨铁文学
  路安烧房子,本来就是为了将路西雪给逼回来,现在总算是看到路西雪了,便不再管李子规,直接朝路西雪扑了过来。
  等等,这话什么意思?咋听咋暧昧!
  看在君爷爷与自己生父曾经是挚友的份上,路西雪勉为其难地答应了,最后的条件便是:“我要去向养父养母告别。”
  君景昱竟然是蹲下了身子,拍了拍路西雪的肩,轻声道:“别哭,有我。”
  君景昱有些吃惊,他一直觉得,路西雪是有仇必报的人,没想到路安如此对她,她竟然还要以德报怨吗?
  君景昱也不傻,路爷爷的话听上去是对路西雪说的,实际也是在告诉他,不用忌惮代静和路安。然而,君景昱做事向来钱货两清,带走了别人养了二十年的女儿,怎么能不给钱呢?
  君景昱竟然是蹲下了身子,拍了拍路西雪的肩,轻声道:“别哭,有我。”
  君景昱竟然是蹲下了身子,拍了拍路西雪的肩,轻声道:“别哭,有我。”
  路西雪切了一声,将桌子上的合约扔给了君景昱:“把你的条约改了,我再签字!”
  “亏得他身子骨不好,要是好,西雪还能活到现在?”君景昱冷眼瞪着路安。
  路西雪这问题似乎问得没来由,但懂医的路爷爷却明白,路安脾气这么大,就是喝酒喝坏了肝。
  路安喝了酒,脑子有些不清楚,这才意识到,西雪刚刚那一通话,是在告别。
  这笔钱,其实应该给爷爷的。
  “西雪,真的吗?”李子规问道。
  李子规叹了口气,似乎是想伸手将路西雪拥进怀中,谁知却是被君景昱给挡住了。
  “我又没有做错什么,也不需要你原谅。”
  路安听言又要发作,这一次,不等路安动手,路西雪噗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路安只打了个空。
  路西雪嚎得根本没空搭理Lucy,倒是君景昱站起来,沉声道:“我跟西雪,马上就要结婚了。”
  “君景昱,你快醒醒!”路西雪急忙摇醒了君景昱。
  等等,这话什么意思?咋听咋暧昧!
  “把我们仍在这儿,这么晚才回家!”路安说着,又是举起巴掌朝君景昱挥去。
  路西雪虽然知道君景昱绝对不差这两百万,却还是瞪大了眼睛,因为她真心觉得君景昱吃亏了,路家养她,根本就没用到那么多钱!
  不过,看着代静笑得谄媚,聒噪得路安也终于安静了下来,她不由地冷笑,说到底,还是在卖女儿啊!一旁的路爷爷,一直吧嗒吧嗒地抽着旱烟,烟雾笼罩着他的脸,西雪的眼睛还有泪水,看不清他的神色,西雪想着,他应该还是一如既往淡然随缘的样子吧?
“那好,只要任何一方提出离婚,便离。”君景昱无奈地笑笑,继续说道,“不过,我觉得你应该不会想离婚。”
  李子规叹了口气,似乎是想伸手将路西雪拥进怀中,谁知却是被君景昱给挡住了。
  路西雪白了君景昱一眼,只叹这人实在是事儿逼!他爷爷大概是知道云家退婚的消息给气病了,他急着带回个云家女去让爷爷消气!
  Lucy叹了口气,这年头,暖男还是比不过霸道总裁啊!
  到达君家的时候,已经是凌晨四点,路西雪也累得眼睛都睁不开了,看都没看君家到底是个什么鬼样子,半眯着眼睛跟着佣人走,走得自己快要睡着了,总算是到了自己得房间,到头就睡了。
  这画面好诡异!她不是在自己房间睡着吗?
  代静看着那张卡,眼睛都亮了。两百万,她一辈子都没见过那么多钱,立即笑嘻嘻地抢了过去,紧紧攥在手中,笑道:“君总客气了客气了,以后我们西雪就麻烦你了。”
54.158.31.149, 54.158.31.149;0;pc;4;磨铁文学
  路西雪哭得打起了嗝,还是朝着李子规点点头。
“那好,只要任何一方提出离婚,便离。”君景昱无奈地笑笑,继续说道,“不过,我觉得你应该不会想离婚。”
  路西雪虽然知道君景昱绝对不差这两百万,却还是瞪大了眼睛,因为她真心觉得君景昱吃亏了,路家养她,根本就没用到那么多钱!
“那好,只要任何一方提出离婚,便离。”君景昱无奈地笑笑,继续说道,“不过,我觉得你应该不会想离婚。”
  转眼一看,竟然是君景昱躺在自己身旁!
  “回京城再改。”君景昱道。
  “都没走错。”君景昱闭上眼睛,不再说话。
  “是走错地方了还是我走错了地方了?咱俩为什么在一张床上?”路西雪急忙问道。
  仔细一看,其实不是扭打,而是路安在打,李子规处处躲避。
  “这卡上是两百万,密码是西雪的生日。”君景昱摸出一张卡交给代静。
54.158.31.149, 54.158.31.149;0;pc;4;磨铁文学
  到达君家的时候,已经是凌晨四点,路西雪也累得眼睛都睁不开了,看都没看君家到底是个什么鬼样子,半眯着眼睛跟着佣人走,走得自己快要睡着了,总算是到了自己得房间,到头就睡了。
  路西雪嚎得根本没空搭理Lucy,倒是君景昱站起来,沉声道:“我跟西雪,马上就要结婚了。”
  路西雪又哭又笑,挥挥手道:“这世上哪里有那么多爱啊!”
  “西雪,真的吗?”李子规问道。
  这画面好诡异!她不是在自己房间睡着吗?
  “不必,我知道你要说什么,西雪也知道。”君景昱冷声道。

“那好,只要任何一方提出离婚,便离。”君景昱无奈地笑笑,继续说道,“不过,我觉得你应该不会想离婚。”

  路西雪切了一声,将桌子上的合约扔给了君景昱:“把你的条约改了,我再签字!”

  “回京城再改。”君景昱道。

  “好,你回去改了给我快递或者传真过来。”路西雪道。

  路安自己极力想要挣脱君景昱的手,然而怎么也甩不掉,只好转头对路西雪道:“路西雪,你就是这样带外人来欺负你爸的?你个白眼狼,忘恩负义的家伙!”

  “回京城再改。”君景昱道。

  “不行,爷爷病危,你跟我回去。”君景昱道。

  路西雪白了君景昱一眼,只叹这人实在是事儿逼!他爷爷大概是知道云家退婚的消息给气病了,他急着带回个云家女去让爷爷消气!

  李子规叹了口气,似乎是想伸手将路西雪拥进怀中,谁知却是被君景昱给挡住了。

  “西雪,真的吗?”李子规问道。

  看在君爷爷与自己生父曾经是挚友的份上,路西雪勉为其难地答应了,最后的条件便是:“我要去向养父养母告别。”

  君景昱驱车将路西雪送回了家。开门便见李子规与路安扭打在一起。

  路西雪叹了口气,将君景昱的手松开。

  仔细一看,其实不是扭打,而是路安在打,李子规处处躲避。

  “西雪,你可算回来了!给你打了好多电话都在通话中!”Lucy急忙跑过来拉着路西雪,解释道,“伯父要烧房子,劝都劝不住!”

  路安烧房子,本来就是为了将路西雪给逼回来,现在总算是看到路西雪了,便不再管李子规,直接朝路西雪扑了过来。

  “把我们仍在这儿,这么晚才回家!”路安说着,又是举起巴掌朝君景昱挥去。

  然而刚一抬手,却被君景昱死死握住了手。

  路安这才注意到路西雪身旁的君景昱,虽然知道这人不简单,但路安这种小城市苟延残喘的人物,也不懂君景昱有多厉害,酒劲儿上来了,天不怕地不怕,另一只手又是朝君景昱挥去。

  “亏得他身子骨不好,要是好,西雪还能活到现在?”君景昱冷眼瞪着路安。

  “别假惺惺的了,养了西雪二十年的,是我。西雪,你要嫁便嫁,哪里需要跪下说那么多!现在都什么时代了,难不成咱们还能不准你嫁?”路爷爷在一旁听着发笑,代静真是比路安精明了许多,现在来抬起西雪的身价,只盼能从君景昱身上多压榨一些是一些。

  代静看着那张卡,眼睛都亮了。两百万,她一辈子都没见过那么多钱,立即笑嘻嘻地抢了过去,紧紧攥在手中,笑道:“君总客气了客气了,以后我们西雪就麻烦你了。”

  “爸,妈,爷爷,这么多年,西雪给你们添麻烦了。虽然小时候,爸经常打我,妈从来不给我做饭,但爷爷对我却是好的,教我学医,送我去上学。我一直都知道,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就算是普通的家庭,也会有这些问题。所以,你们这么对我,肯定不是因为我是爷爷捡来的。我知道今天你们生气的原因,一是我做的事有些出格了,这点不是我的错,事情已经查明,是白楠害我,要怪,只怪我自己当初识人不清,二是你们觉得我在这边过得好,却一直欺骗你们。其实我只是害怕你们知道我放不下亲生父母的事情,以为我要抛弃你们。没错,我是放不下,杀父之仇不共戴天。”

  谁知,又是被君景昱死死架住了。

  “老四,你小心点,老人家身子骨不好。”李子规看着有些着急。

  “亏得他身子骨不好,要是好,西雪还能活到现在?”君景昱冷眼瞪着路安。

  路西雪嚎得根本没空搭理Lucy,倒是君景昱站起来,沉声道:“我跟西雪,马上就要结婚了。”

  “别假惺惺的了,养了西雪二十年的,是我。西雪,你要嫁便嫁,哪里需要跪下说那么多!现在都什么时代了,难不成咱们还能不准你嫁?”路爷爷在一旁听着发笑,代静真是比路安精明了许多,现在来抬起西雪的身价,只盼能从君景昱身上多压榨一些是一些。

  路安自己极力想要挣脱君景昱的手,然而怎么也甩不掉,只好转头对路西雪道:“路西雪,你就是这样带外人来欺负你爸的?你个白眼狼,忘恩负义的家伙!”

  路西雪叹了口气,将君景昱的手松开。

  君景昱有些吃惊,他一直觉得,路西雪是有仇必报的人,没想到路安如此对她,她竟然还要以德报怨吗?

  “爸,我给你做的舒肝丸,你是不是没吃?”

  路西雪切了一声,将桌子上的合约扔给了君景昱:“把你的条约改了,我再签字!”

  君景昱竟然是蹲下了身子,拍了拍路西雪的肩,轻声道:“别哭,有我。”

  路西雪这问题似乎问得没来由,但懂医的路爷爷却明白,路安脾气这么大,就是喝酒喝坏了肝。

  “没有,忘了!不要以为你给我做点药,我就原谅你了!”路安有些心虚,垂下眼,说话声音却还是很大。

  “我又没有做错什么,也不需要你原谅。”

  路安听言又要发作,这一次,不等路安动手,路西雪噗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路安只打了个空。

  路西雪虽然知道君景昱绝对不差这两百万,却还是瞪大了眼睛,因为她真心觉得君景昱吃亏了,路家养她,根本就没用到那么多钱!

  “爸,妈,爷爷,这么多年,西雪给你们添麻烦了。虽然小时候,爸经常打我,妈从来不给我做饭,但爷爷对我却是好的,教我学医,送我去上学。我一直都知道,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就算是普通的家庭,也会有这些问题。所以,你们这么对我,肯定不是因为我是爷爷捡来的。我知道今天你们生气的原因,一是我做的事有些出格了,这点不是我的错,事情已经查明,是白楠害我,要怪,只怪我自己当初识人不清,二是你们觉得我在这边过得好,却一直欺骗你们。其实我只是害怕你们知道我放不下亲生父母的事情,以为我要抛弃你们。没错,我是放不下,杀父之仇不共戴天。”

  这画面好诡异!她不是在自己房间睡着吗?

  路西雪说着,想着自己从五岁到现在,父母身殒大海,她被路家收养,过得日子算不得好,肚子饿,被打,这些她都忍了,只当是自己欠了路家的。只是,今天被路安这么一闹,她真是心寒了说着说着,就开始抽泣,然后从抽泣变成了鬼哭狼嚎。

  这嚎得在场的人,都吓了一跳。

  原本还觉得这画面挺感人的,路西雪一嚎,什么画面感都没有了。Lucy扶额,挡在了路西雪面前,不想让大家看到自己好姐妹这么丢人的样子。

  君景昱竟然是蹲下了身子,拍了拍路西雪的肩,轻声道:“别哭,有我。”

  路西雪虽然知道君景昱绝对不差这两百万,却还是瞪大了眼睛,因为她真心觉得君景昱吃亏了,路家养她,根本就没用到那么多钱!

  这话说得太霸气,Lucy不由地虎躯一震,回头看着君景昱,高高在上的君总何时蹲下来过?别说蹲了!就是弯腰都不曾弯过吧!

  等等,这话什么意思?咋听咋暧昧!

  Lucy叹了口气,这年头,暖男还是比不过霸道总裁啊!

  “西雪……你跟君总?”Lucy小心地问道。

  路西雪嚎得根本没空搭理Lucy,倒是君景昱站起来,沉声道:“我跟西雪,马上就要结婚了。”

  Lucy一听,吓得后退了两步,再看看李子规,那货也是瞪大了眼睛,似乎毫不知情的样子。

54.158.31.149, 54.158.31.149;0;pc;4;磨铁文学

  Lucy叹了口气,这年头,暖男还是比不过霸道总裁啊!

54.158.31.149, 54.158.31.149;0;pc;4;磨铁文学

  “西雪,真的吗?”李子规问道。

  路西雪哭得打起了嗝,还是朝着李子规点点头。

  李子规吸了口气,极力冷静了一下,拉住君景昱道:“你出来,咱们谈谈。”

  仔细一看,其实不是扭打,而是路安在打,李子规处处躲避。

  “不必,我知道你要说什么,西雪也知道。”君景昱冷声道。

  路安喝了酒,脑子有些不清楚,这才意识到,西雪刚刚那一通话,是在告别。

  李子规看着路西雪,问道:“他不爱你,你知道吗?”

  路西雪又哭又笑,挥挥手道:“这世上哪里有那么多爱啊!”

  李子规叹了口气,似乎是想伸手将路西雪拥进怀中,谁知却是被君景昱给挡住了。

  “西雪已经决定了,不要打乱她的心思。她今天回来,就是为了给伯父伯母告别的。”君景昱道。

  “回京城再改。”君景昱道。

  “这卡上是两百万,密码是西雪的生日。”君景昱摸出一张卡交给代静。

  路安喝了酒,脑子有些不清楚,这才意识到,西雪刚刚那一通话,是在告别。

  Lucy一听,吓得后退了两步,再看看李子规,那货也是瞪大了眼睛,似乎毫不知情的样子。

  君景昱有些吃惊,他一直觉得,路西雪是有仇必报的人,没想到路安如此对她,她竟然还要以德报怨吗?

  “把我们仍在这儿,这么晚才回家!”路安说着,又是举起巴掌朝君景昱挥去。

  什么杀父之仇不共戴天,说的就是要去报仇,说到底,还是要抛弃他们了吗?

  “你以为跪下磕几个头,就能弥补我们这么多年的付出了吗?”路安其实是心寒,但他说话向来大嗓门,听上去便像是在发脾气。

  “对对对,不能弥补不能弥补。”代静担心路安再次惹事,拉住了路安,对君景昱说道,“不过西雪始终是我们养了二十年的女儿,不是这么说嫁就嫁的,就算嫁出去了,也是我们的女儿,以后还请君总多多关照了……”

  “别假惺惺的了,养了西雪二十年的,是我。西雪,你要嫁便嫁,哪里需要跪下说那么多!现在都什么时代了,难不成咱们还能不准你嫁?”路爷爷在一旁听着发笑,代静真是比路安精明了许多,现在来抬起西雪的身价,只盼能从君景昱身上多压榨一些是一些。

  李子规叹了口气,似乎是想伸手将路西雪拥进怀中,谁知却是被君景昱给挡住了。

  君景昱也不傻,路爷爷的话听上去是对路西雪说的,实际也是在告诉他,不用忌惮代静和路安。然而,君景昱做事向来钱货两清,带走了别人养了二十年的女儿,怎么能不给钱呢?

“那好,只要任何一方提出离婚,便离。”君景昱无奈地笑笑,继续说道,“不过,我觉得你应该不会想离婚。”

  来之前,他早已经叫人核算好了,路西雪这二十年花路家的钱并不多,相反,她一直在路家的中药店学徒帮工,替路家挣了不少钱。

  路西雪哭得打起了嗝,还是朝着李子规点点头。

  “这卡上是两百万,密码是西雪的生日。”君景昱摸出一张卡交给代静。

  不过,看着代静笑得谄媚,聒噪得路安也终于安静了下来,她不由地冷笑,说到底,还是在卖女儿啊!一旁的路爷爷,一直吧嗒吧嗒地抽着旱烟,烟雾笼罩着他的脸,西雪的眼睛还有泪水,看不清他的神色,西雪想着,他应该还是一如既往淡然随缘的样子吧?

  代静看着那张卡,眼睛都亮了。两百万,她一辈子都没见过那么多钱,立即笑嘻嘻地抢了过去,紧紧攥在手中,笑道:“君总客气了客气了,以后我们西雪就麻烦你了。”

  “不过,我话说在前头,拿了这笔钱,以后你们都不能再来骚扰西雪。”君景昱冷笑一声,果然是乡野妇人,区区两百万就能让她乐开了花。不过,他也只能给路家两百万了,不能长了这种人的志气!

  到达君家的时候,已经是凌晨四点,路西雪也累得眼睛都睁不开了,看都没看君家到底是个什么鬼样子,半眯着眼睛跟着佣人走,走得自己快要睡着了,总算是到了自己得房间,到头就睡了。

  路西雪虽然知道君景昱绝对不差这两百万,却还是瞪大了眼睛,因为她真心觉得君景昱吃亏了,路家养她,根本就没用到那么多钱!

  不过,看着代静笑得谄媚,聒噪得路安也终于安静了下来,她不由地冷笑,说到底,还是在卖女儿啊!一旁的路爷爷,一直吧嗒吧嗒地抽着旱烟,烟雾笼罩着他的脸,西雪的眼睛还有泪水,看不清他的神色,西雪想着,他应该还是一如既往淡然随缘的样子吧?

  “我又没有做错什么,也不需要你原谅。”

  代静看着那张卡,眼睛都亮了。两百万,她一辈子都没见过那么多钱,立即笑嘻嘻地抢了过去,紧紧攥在手中,笑道:“君总客气了客气了,以后我们西雪就麻烦你了。”

  这笔钱,其实应该给爷爷的。

  君景昱有些吃惊,他一直觉得,路西雪是有仇必报的人,没想到路安如此对她,她竟然还要以德报怨吗?

  “回京城再改。”君景昱道。

  希望代静拿到钱会对爷爷好一点吧。

  路安烧房子,本来就是为了将路西雪给逼回来,现在总算是看到路西雪了,便不再管李子规,直接朝路西雪扑了过来。

  最终,西雪还是拜别了家人和Lucy,同君景昱一起,回了京城。

  看在君爷爷与自己生父曾经是挚友的份上,路西雪勉为其难地答应了,最后的条件便是:“我要去向养父养母告别。”

  到达君家的时候,已经是凌晨四点,路西雪也累得眼睛都睁不开了,看都没看君家到底是个什么鬼样子,半眯着眼睛跟着佣人走,走得自己快要睡着了,总算是到了自己得房间,到头就睡了。

  李子规看着路西雪,问道:“他不爱你,你知道吗?”

  到达君家的时候,已经是凌晨四点,路西雪也累得眼睛都睁不开了,看都没看君家到底是个什么鬼样子,半眯着眼睛跟着佣人走,走得自己快要睡着了,总算是到了自己得房间,到头就睡了。

  睡到半路,猛地一翻身,打在了身旁,手上吃痛,这才惊醒了过来。

  转眼一看,竟然是君景昱躺在自己身旁!

  这画面好诡异!她不是在自己房间睡着吗?

  李子规看着路西雪,问道:“他不爱你,你知道吗?”

  “君景昱,你快醒醒!”路西雪急忙摇醒了君景昱。

  君景昱睁开迷蒙的眼睛,有些不悦地问道:“怎么了?”

  路安听言又要发作,这一次,不等路安动手,路西雪噗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路安只打了个空。

  最终,西雪还是拜别了家人和Lucy,同君景昱一起,回了京城。

  什么杀父之仇不共戴天,说的就是要去报仇,说到底,还是要抛弃他们了吗?

  “是走错地方了还是我走错了地方了?咱俩为什么在一张床上?”路西雪急忙问道。

  “都没走错。”君景昱闭上眼睛,不再说话。

  “没走错咱们怎么在一张床上的!”路西雪一个劲儿的聒噪着。
  路安烧房子,本来就是为了将路西雪给逼回来,现在总算是看到路西雪了,便不再管李子规,直接朝路西雪扑了过来。
  “回京城再改。”君景昱道。
  转眼一看,竟然是君景昱躺在自己身旁!
  Lucy叹了口气,这年头,暖男还是比不过霸道总裁啊!
  “爸,妈,爷爷,这么多年,西雪给你们添麻烦了。虽然小时候,爸经常打我,妈从来不给我做饭,但爷爷对我却是好的,教我学医,送我去上学。我一直都知道,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就算是普通的家庭,也会有这些问题。所以,你们这么对我,肯定不是因为我是爷爷捡来的。我知道今天你们生气的原因,一是我做的事有些出格了,这点不是我的错,事情已经查明,是白楠害我,要怪,只怪我自己当初识人不清,二是你们觉得我在这边过得好,却一直欺骗你们。其实我只是害怕你们知道我放不下亲生父母的事情,以为我要抛弃你们。没错,我是放不下,杀父之仇不共戴天。”
  路西雪虽然知道君景昱绝对不差这两百万,却还是瞪大了眼睛,因为她真心觉得君景昱吃亏了,路家养她,根本就没用到那么多钱!
  “这卡上是两百万,密码是西雪的生日。”君景昱摸出一张卡交给代静。
  “把我们仍在这儿,这么晚才回家!”路安说着,又是举起巴掌朝君景昱挥去。
  君景昱竟然是蹲下了身子,拍了拍路西雪的肩,轻声道:“别哭,有我。”
  李子规吸了口气,极力冷静了一下,拉住君景昱道:“你出来,咱们谈谈。”
  “西雪,你可算回来了!给你打了好多电话都在通话中!”Lucy急忙跑过来拉着路西雪,解释道,“伯父要烧房子,劝都劝不住!”
  路安自己极力想要挣脱君景昱的手,然而怎么也甩不掉,只好转头对路西雪道:“路西雪,你就是这样带外人来欺负你爸的?你个白眼狼,忘恩负义的家伙!”
  李子规叹了口气,似乎是想伸手将路西雪拥进怀中,谁知却是被君景昱给挡住了。
  路西雪嚎得根本没空搭理Lucy,倒是君景昱站起来,沉声道:“我跟西雪,马上就要结婚了。”
  “这卡上是两百万,密码是西雪的生日。”君景昱摸出一张卡交给代静。
  路西雪这问题似乎问得没来由,但懂医的路爷爷却明白,路安脾气这么大,就是喝酒喝坏了肝。
  “爸,我给你做的舒肝丸,你是不是没吃?”
  不过,看着代静笑得谄媚,聒噪得路安也终于安静了下来,她不由地冷笑,说到底,还是在卖女儿啊!一旁的路爷爷,一直吧嗒吧嗒地抽着旱烟,烟雾笼罩着他的脸,西雪的眼睛还有泪水,看不清他的神色,西雪想着,他应该还是一如既往淡然随缘的样子吧?
  李子规叹了口气,似乎是想伸手将路西雪拥进怀中,谁知却是被君景昱给挡住了。
  “爸,妈,爷爷,这么多年,西雪给你们添麻烦了。虽然小时候,爸经常打我,妈从来不给我做饭,但爷爷对我却是好的,教我学医,送我去上学。我一直都知道,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就算是普通的家庭,也会有这些问题。所以,你们这么对我,肯定不是因为我是爷爷捡来的。我知道今天你们生气的原因,一是我做的事有些出格了,这点不是我的错,事情已经查明,是白楠害我,要怪,只怪我自己当初识人不清,二是你们觉得我在这边过得好,却一直欺骗你们。其实我只是害怕你们知道我放不下亲生父母的事情,以为我要抛弃你们。没错,我是放不下,杀父之仇不共戴天。”
  “亏得他身子骨不好,要是好,西雪还能活到现在?”君景昱冷眼瞪着路安。
  君景昱有些吃惊,他一直觉得,路西雪是有仇必报的人,没想到路安如此对她,她竟然还要以德报怨吗?
  路西雪又哭又笑,挥挥手道:“这世上哪里有那么多爱啊!”
  李子规叹了口气,似乎是想伸手将路西雪拥进怀中,谁知却是被君景昱给挡住了。
  “不过,我话说在前头,拿了这笔钱,以后你们都不能再来骚扰西雪。”君景昱冷笑一声,果然是乡野妇人,区区两百万就能让她乐开了花。不过,他也只能给路家两百万了,不能长了这种人的志气!
  到达君家的时候,已经是凌晨四点,路西雪也累得眼睛都睁不开了,看都没看君家到底是个什么鬼样子,半眯着眼睛跟着佣人走,走得自己快要睡着了,总算是到了自己得房间,到头就睡了。
  “把我们仍在这儿,这么晚才回家!”路安说着,又是举起巴掌朝君景昱挥去。
  谁知,又是被君景昱死死架住了。
  这画面好诡异!她不是在自己房间睡着吗?
  谁知,又是被君景昱死死架住了。
  路安喝了酒,脑子有些不清楚,这才意识到,西雪刚刚那一通话,是在告别。
  路安烧房子,本来就是为了将路西雪给逼回来,现在总算是看到路西雪了,便不再管李子规,直接朝路西雪扑了过来。
  这话说得太霸气,Lucy不由地虎躯一震,回头看着君景昱,高高在上的君总何时蹲下来过?别说蹲了!就是弯腰都不曾弯过吧!
  代静看着那张卡,眼睛都亮了。两百万,她一辈子都没见过那么多钱,立即笑嘻嘻地抢了过去,紧紧攥在手中,笑道:“君总客气了客气了,以后我们西雪就麻烦你了。”
  路西雪又哭又笑,挥挥手道:“这世上哪里有那么多爱啊!”
  “西雪,真的吗?”李子规问道。
  路西雪哭得打起了嗝,还是朝着李子规点点头。
  君景昱有些吃惊,他一直觉得,路西雪是有仇必报的人,没想到路安如此对她,她竟然还要以德报怨吗?
  李子规吸了口气,极力冷静了一下,拉住君景昱道:“你出来,咱们谈谈。”
  君景昱竟然是蹲下了身子,拍了拍路西雪的肩,轻声道:“别哭,有我。”
  “我又没有做错什么,也不需要你原谅。”
  不过,看着代静笑得谄媚,聒噪得路安也终于安静了下来,她不由地冷笑,说到底,还是在卖女儿啊!一旁的路爷爷,一直吧嗒吧嗒地抽着旱烟,烟雾笼罩着他的脸,西雪的眼睛还有泪水,看不清他的神色,西雪想着,他应该还是一如既往淡然随缘的样子吧?
  睡到半路,猛地一翻身,打在了身旁,手上吃痛,这才惊醒了过来。
  Lucy一听,吓得后退了两步,再看看李子规,那货也是瞪大了眼睛,似乎毫不知情的样子。
  “西雪……你跟君总?”Lucy小心地问道。
  代静看着那张卡,眼睛都亮了。两百万,她一辈子都没见过那么多钱,立即笑嘻嘻地抢了过去,紧紧攥在手中,笑道:“君总客气了客气了,以后我们西雪就麻烦你了。”
54.158.31.149, 54.158.31.149;0;pc;4;磨铁文学
  希望代静拿到钱会对爷爷好一点吧。
  路安喝了酒,脑子有些不清楚,这才意识到,西雪刚刚那一通话,是在告别。
  “都没走错。”君景昱闭上眼睛,不再说话。
  君景昱有些吃惊,他一直觉得,路西雪是有仇必报的人,没想到路安如此对她,她竟然还要以德报怨吗?
  “西雪已经决定了,不要打乱她的心思。她今天回来,就是为了给伯父伯母告别的。”君景昱道。
  什么杀父之仇不共戴天,说的就是要去报仇,说到底,还是要抛弃他们了吗?
  路西雪虽然知道君景昱绝对不差这两百万,却还是瞪大了眼睛,因为她真心觉得君景昱吃亏了,路家养她,根本就没用到那么多钱!
  路安烧房子,本来就是为了将路西雪给逼回来,现在总算是看到路西雪了,便不再管李子规,直接朝路西雪扑了过来。
  等等,这话什么意思?咋听咋暧昧!
  “西雪,真的吗?”李子规问道。
  “君景昱,你快醒醒!”路西雪急忙摇醒了君景昱。
  到达君家的时候,已经是凌晨四点,路西雪也累得眼睛都睁不开了,看都没看君家到底是个什么鬼样子,半眯着眼睛跟着佣人走,走得自己快要睡着了,总算是到了自己得房间,到头就睡了。
  转眼一看,竟然是君景昱躺在自己身旁!
  “不行,爷爷病危,你跟我回去。”君景昱道。
  “亏得他身子骨不好,要是好,西雪还能活到现在?”君景昱冷眼瞪着路安。
  到达君家的时候,已经是凌晨四点,路西雪也累得眼睛都睁不开了,看都没看君家到底是个什么鬼样子,半眯着眼睛跟着佣人走,走得自己快要睡着了,总算是到了自己得房间,到头就睡了。
  路安这才注意到路西雪身旁的君景昱,虽然知道这人不简单,但路安这种小城市苟延残喘的人物,也不懂君景昱有多厉害,酒劲儿上来了,天不怕地不怕,另一只手又是朝君景昱挥去。
  “老四,你小心点,老人家身子骨不好。”李子规看着有些着急。
  路安烧房子,本来就是为了将路西雪给逼回来,现在总算是看到路西雪了,便不再管李子规,直接朝路西雪扑了过来。
  “把我们仍在这儿,这么晚才回家!”路安说着,又是举起巴掌朝君景昱挥去。
  君景昱竟然是蹲下了身子,拍了拍路西雪的肩,轻声道:“别哭,有我。”
  什么杀父之仇不共戴天,说的就是要去报仇,说到底,还是要抛弃他们了吗?
  “不必,我知道你要说什么,西雪也知道。”君景昱冷声道。
  路安喝了酒,脑子有些不清楚,这才意识到,西雪刚刚那一通话,是在告别。
  这笔钱,其实应该给爷爷的。
  路西雪叹了口气,将君景昱的手松开。
  这画面好诡异!她不是在自己房间睡着吗?
  “老四,你小心点,老人家身子骨不好。”李子规看着有些着急。
  最终,西雪还是拜别了家人和Lucy,同君景昱一起,回了京城。
  原本还觉得这画面挺感人的,路西雪一嚎,什么画面感都没有了。Lucy扶额,挡在了路西雪面前,不想让大家看到自己好姐妹这么丢人的样子。
  “把我们仍在这儿,这么晚才回家!”路安说着,又是举起巴掌朝君景昱挥去。
  最终,西雪还是拜别了家人和Lucy,同君景昱一起,回了京城。
“那好,只要任何一方提出离婚,便离。”君景昱无奈地笑笑,继续说道,“不过,我觉得你应该不会想离婚。”
  不过,看着代静笑得谄媚,聒噪得路安也终于安静了下来,她不由地冷笑,说到底,还是在卖女儿啊!一旁的路爷爷,一直吧嗒吧嗒地抽着旱烟,烟雾笼罩着他的脸,西雪的眼睛还有泪水,看不清他的神色,西雪想着,他应该还是一如既往淡然随缘的样子吧?
  “把我们仍在这儿,这么晚才回家!”路安说着,又是举起巴掌朝君景昱挥去。
  “别假惺惺的了,养了西雪二十年的,是我。西雪,你要嫁便嫁,哪里需要跪下说那么多!现在都什么时代了,难不成咱们还能不准你嫁?”路爷爷在一旁听着发笑,代静真是比路安精明了许多,现在来抬起西雪的身价,只盼能从君景昱身上多压榨一些是一些。
“那好,只要任何一方提出离婚,便离。”君景昱无奈地笑笑,继续说道,“不过,我觉得你应该不会想离婚。”
  路西雪虽然知道君景昱绝对不差这两百万,却还是瞪大了眼睛,因为她真心觉得君景昱吃亏了,路家养她,根本就没用到那么多钱!
  路西雪切了一声,将桌子上的合约扔给了君景昱:“把你的条约改了,我再签字!”
  原本还觉得这画面挺感人的,路西雪一嚎,什么画面感都没有了。Lucy扶额,挡在了路西雪面前,不想让大家看到自己好姐妹这么丢人的样子。
  路西雪叹了口气,将君景昱的手松开。
  君景昱睁开迷蒙的眼睛,有些不悦地问道:“怎么了?”
  路安听言又要发作,这一次,不等路安动手,路西雪噗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路安只打了个空。
  “老四,你小心点,老人家身子骨不好。”李子规看着有些着急。
  君景昱有些吃惊,他一直觉得,路西雪是有仇必报的人,没想到路安如此对她,她竟然还要以德报怨吗?
  这笔钱,其实应该给爷爷的。
  到达君家的时候,已经是凌晨四点,路西雪也累得眼睛都睁不开了,看都没看君家到底是个什么鬼样子,半眯着眼睛跟着佣人走,走得自己快要睡着了,总算是到了自己得房间,到头就睡了。
  “老四,你小心点,老人家身子骨不好。”李子规看着有些着急。
  君景昱竟然是蹲下了身子,拍了拍路西雪的肩,轻声道:“别哭,有我。”
  “君景昱,你快醒醒!”路西雪急忙摇醒了君景昱。
  “这卡上是两百万,密码是西雪的生日。”君景昱摸出一张卡交给代静。
  什么杀父之仇不共戴天,说的就是要去报仇,说到底,还是要抛弃他们了吗?
  “回京城再改。”君景昱道。
  李子规叹了口气,似乎是想伸手将路西雪拥进怀中,谁知却是被君景昱给挡住了。
  君景昱驱车将路西雪送回了家。开门便见李子规与路安扭打在一起。
  路西雪说着,想着自己从五岁到现在,父母身殒大海,她被路家收养,过得日子算不得好,肚子饿,被打,这些她都忍了,只当是自己欠了路家的。只是,今天被路安这么一闹,她真是心寒了说着说着,就开始抽泣,然后从抽泣变成了鬼哭狼嚎。
  “没走错咱们怎么在一张床上的!”路西雪一个劲儿的聒噪着。
  “我又没有做错什么,也不需要你原谅。”
  代静看着那张卡,眼睛都亮了。两百万,她一辈子都没见过那么多钱,立即笑嘻嘻地抢了过去,紧紧攥在手中,笑道:“君总客气了客气了,以后我们西雪就麻烦你了。”
  君景昱竟然是蹲下了身子,拍了拍路西雪的肩,轻声道:“别哭,有我。”
  君景昱有些吃惊,他一直觉得,路西雪是有仇必报的人,没想到路安如此对她,她竟然还要以德报怨吗?
  李子规叹了口气,似乎是想伸手将路西雪拥进怀中,谁知却是被君景昱给挡住了。
  什么杀父之仇不共戴天,说的就是要去报仇,说到底,还是要抛弃他们了吗?
  李子规叹了口气,似乎是想伸手将路西雪拥进怀中,谁知却是被君景昱给挡住了。
  君景昱也不傻,路爷爷的话听上去是对路西雪说的,实际也是在告诉他,不用忌惮代静和路安。然而,君景昱做事向来钱货两清,带走了别人养了二十年的女儿,怎么能不给钱呢?
  “爸,妈,爷爷,这么多年,西雪给你们添麻烦了。虽然小时候,爸经常打我,妈从来不给我做饭,但爷爷对我却是好的,教我学医,送我去上学。我一直都知道,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就算是普通的家庭,也会有这些问题。所以,你们这么对我,肯定不是因为我是爷爷捡来的。我知道今天你们生气的原因,一是我做的事有些出格了,这点不是我的错,事情已经查明,是白楠害我,要怪,只怪我自己当初识人不清,二是你们觉得我在这边过得好,却一直欺骗你们。其实我只是害怕你们知道我放不下亲生父母的事情,以为我要抛弃你们。没错,我是放不下,杀父之仇不共戴天。”
  路安喝了酒,脑子有些不清楚,这才意识到,西雪刚刚那一通话,是在告别。
  希望代静拿到钱会对爷爷好一点吧。
  路西雪叹了口气,将君景昱的手松开。
  君景昱竟然是蹲下了身子,拍了拍路西雪的肩,轻声道:“别哭,有我。”
  路西雪嚎得根本没空搭理Lucy,倒是君景昱站起来,沉声道:“我跟西雪,马上就要结婚了。”
  “君景昱,你快醒醒!”路西雪急忙摇醒了君景昱。
  希望代静拿到钱会对爷爷好一点吧。
  “爸,妈,爷爷,这么多年,西雪给你们添麻烦了。虽然小时候,爸经常打我,妈从来不给我做饭,但爷爷对我却是好的,教我学医,送我去上学。我一直都知道,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就算是普通的家庭,也会有这些问题。所以,你们这么对我,肯定不是因为我是爷爷捡来的。我知道今天你们生气的原因,一是我做的事有些出格了,这点不是我的错,事情已经查明,是白楠害我,要怪,只怪我自己当初识人不清,二是你们觉得我在这边过得好,却一直欺骗你们。其实我只是害怕你们知道我放不下亲生父母的事情,以为我要抛弃你们。没错,我是放不下,杀父之仇不共戴天。”
  Lucy一听,吓得后退了两步,再看看李子规,那货也是瞪大了眼睛,似乎毫不知情的样子。
  路安喝了酒,脑子有些不清楚,这才意识到,西雪刚刚那一通话,是在告别。
  等等,这话什么意思?咋听咋暧昧!
  李子规看着路西雪,问道:“他不爱你,你知道吗?”
  到达君家的时候,已经是凌晨四点,路西雪也累得眼睛都睁不开了,看都没看君家到底是个什么鬼样子,半眯着眼睛跟着佣人走,走得自己快要睡着了,总算是到了自己得房间,到头就睡了。
  “把我们仍在这儿,这么晚才回家!”路安说着,又是举起巴掌朝君景昱挥去。
  Lucy一听,吓得后退了两步,再看看李子规,那货也是瞪大了眼睛,似乎毫不知情的样子。
  “没有,忘了!不要以为你给我做点药,我就原谅你了!”路安有些心虚,垂下眼,说话声音却还是很大。
  Lucy一听,吓得后退了两步,再看看李子规,那货也是瞪大了眼睛,似乎毫不知情的样子。
  李子规看着路西雪,问道:“他不爱你,你知道吗?”
  君景昱竟然是蹲下了身子,拍了拍路西雪的肩,轻声道:“别哭,有我。”
  代静看着那张卡,眼睛都亮了。两百万,她一辈子都没见过那么多钱,立即笑嘻嘻地抢了过去,紧紧攥在手中,笑道:“君总客气了客气了,以后我们西雪就麻烦你了。”
  “我又没有做错什么,也不需要你原谅。”
  君景昱睁开迷蒙的眼睛,有些不悦地问道:“怎么了?”
54.158.31.149, 54.158.31.149;0;pc;4;磨铁文学
  Lucy一听,吓得后退了两步,再看看李子规,那货也是瞪大了眼睛,似乎毫不知情的样子。
  “不必,我知道你要说什么,西雪也知道。”君景昱冷声道。
  不过,看着代静笑得谄媚,聒噪得路安也终于安静了下来,她不由地冷笑,说到底,还是在卖女儿啊!一旁的路爷爷,一直吧嗒吧嗒地抽着旱烟,烟雾笼罩着他的脸,西雪的眼睛还有泪水,看不清他的神色,西雪想着,他应该还是一如既往淡然随缘的样子吧?
  到达君家的时候,已经是凌晨四点,路西雪也累得眼睛都睁不开了,看都没看君家到底是个什么鬼样子,半眯着眼睛跟着佣人走,走得自己快要睡着了,总算是到了自己得房间,到头就睡了。
  路安自己极力想要挣脱君景昱的手,然而怎么也甩不掉,只好转头对路西雪道:“路西雪,你就是这样带外人来欺负你爸的?你个白眼狼,忘恩负义的家伙!”
  “没有,忘了!不要以为你给我做点药,我就原谅你了!”路安有些心虚,垂下眼,说话声音却还是很大。
  “老四,你小心点,老人家身子骨不好。”李子规看着有些着急。
  谁知,又是被君景昱死死架住了。
  “不行,爷爷病危,你跟我回去。”君景昱道。
  “你以为跪下磕几个头,就能弥补我们这么多年的付出了吗?”路安其实是心寒,但他说话向来大嗓门,听上去便像是在发脾气。
  路西雪切了一声,将桌子上的合约扔给了君景昱:“把你的条约改了,我再签字!”
  路西雪切了一声,将桌子上的合约扔给了君景昱:“把你的条约改了,我再签字!”
  路安喝了酒,脑子有些不清楚,这才意识到,西雪刚刚那一通话,是在告别。
  到达君家的时候,已经是凌晨四点,路西雪也累得眼睛都睁不开了,看都没看君家到底是个什么鬼样子,半眯着眼睛跟着佣人走,走得自己快要睡着了,总算是到了自己得房间,到头就睡了。
54.158.31.149, 54.158.31.149;0;pc;4;磨铁文学
  “亏得他身子骨不好,要是好,西雪还能活到现在?”君景昱冷眼瞪着路安。
  等等,这话什么意思?咋听咋暧昧!
“那好,只要任何一方提出离婚,便离。”君景昱无奈地笑笑,继续说道,“不过,我觉得你应该不会想离婚。”
54.158.31.149, 54.158.31.149;0;pc;4;磨铁文学
  然而刚一抬手,却被君景昱死死握住了手。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诱王入帐:嗜宠盗梦毒妃

【寻梦里,她是他唯一的救赎;人生中,他是她难解的宿命。】前世,她凭借自己的入梦绝技为他披荆斩棘,扫平障碍,襄助他成为九五之尊。却不想,七窍被封,剜心挫骨,直到死前才得知自己的倾心相付原不过是早有预谋的算计。梦醒归来,回到最初,她发誓要让那些负她之人死无葬身之地!只是,究竟何为梦?...

作者:木子苏V
标签:言情

婚后试爱,恶魔老公心尖宠

江绯色十八岁成年礼,遭人神秘暗算,老天爷送了她一份大礼。阴差阳错,在睡与被睡里滚烫挣扎。*一纸婚约,她被爆出丑闻,成为苏城千夫所指万妇唾骂,抢走他心尖宠未婚妻位置的贱人。灯光晕暗,男人将她狠狠压在卫生间。“在这里,还是乖乖跟我走?”“别人的心头肉,请你g-u-n——”男人眼眸深深...

作者:夜风情
标签:言情

狼帝有喜,娘娘又生崽了

【狼陛下:爱妃,要抱抱要亲亲要举高高!】一夜突变,她成了叛国通敌的罪人;稚子惨死,五马分尸,她是荒山野岭中的一抹孤魂;然上天怜悯,她重生而来!说她不知廉耻与人苟且?呵呵,她不仅要与人苟且还要生人子嗣,你能奈我何?说她魅惑君心妖言惑众?好啊,如你们所愿。郝明珠:“皇上,有人说我们的...

作者:公子离
标签:言情

燃情闪婚:甜妻太惑人

一场宿命的相遇,她跟夜景琛的命运就此纠缠在一起。她以为,夜景琛就是她此生最大的劫数,谁料他却宠她入骨。全世界都说她只是一个替身,她却将替身的戏码演绎得淋漓尽致。既然无心,何来心痛?顾以沫:“我不是给你生孩子的那个女人,不是不是不是!”他单手扣上她的下颌:“我说是,你就是。”他疼她...

作者:蓉焉
标签:言情

豪门盛宠,重生之天后养成

顾锦川说,乔烟,其他人接近你,其实都是为了跟你上床,当然,我跟他们不一样,我想试试沙发,嗯,厨房阳台也可以。风华正茂的顾锦川,有个从政的爸爸,有个经商的妈妈,有钱有颜有天有地还有未婚妻。落魄不堪的孟烟无父无母,孤寡伶仃,还以为男朋友谢天佑是个依靠,可最后——也不过是死在了他的车轮...

作者:唐加一
标签:言情

重生之名门毒妃

火光中,堂姐笑着问她:凌皓月,父死母丧、名声尽毁的滋味怎么样? 原来不是命运的捉弄,一切都是人为,最亲的人就是刽子手,造就她血淋淋的一生 重获新生,她必是一把出鞘的利剑,不沾血绝不收手! 只是,怎么一不小心就招惹了某只妖孽? 某只妖孽:夫人,缺腿部挂件不? (1v1,男主、女主...

作者:流光之莹
标签:言情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