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二十七章 画面诡异

作者:神逗  发布时间:2015-05-10 22:39  字数:3035 

  路安喝了酒,脑子有些不清楚,这才意识到,西雪刚刚那一通话,是在告别。
  君景昱驱车将路西雪送回了家。开门便见李子规与路安扭打在一起。
  “没有,忘了!不要以为你给我做点药,我就原谅你了!”路安有些心虚,垂下眼,说话声音却还是很大。
  君景昱也不傻,路爷爷的话听上去是对路西雪说的,实际也是在告诉他,不用忌惮代静和路安。然而,君景昱做事向来钱货两清,带走了别人养了二十年的女儿,怎么能不给钱呢?
  路安喝了酒,脑子有些不清楚,这才意识到,西雪刚刚那一通话,是在告别。
  君景昱也不傻,路爷爷的话听上去是对路西雪说的,实际也是在告诉他,不用忌惮代静和路安。然而,君景昱做事向来钱货两清,带走了别人养了二十年的女儿,怎么能不给钱呢?
  君景昱也不傻,路爷爷的话听上去是对路西雪说的,实际也是在告诉他,不用忌惮代静和路安。然而,君景昱做事向来钱货两清,带走了别人养了二十年的女儿,怎么能不给钱呢?
  原本还觉得这画面挺感人的,路西雪一嚎,什么画面感都没有了。Lucy扶额,挡在了路西雪面前,不想让大家看到自己好姐妹这么丢人的样子。
“那好,只要任何一方提出离婚,便离。”君景昱无奈地笑笑,继续说道,“不过,我觉得你应该不会想离婚。”

  路西雪切了一声,将桌子上的合约扔给了君景昱:“把你的条约改了,我再签字!”

  “回京城再改。”君景昱道。

  “好,你回去改了给我快递或者传真过来。”路西雪道。

  “不行,爷爷病危,你跟我回去。”君景昱道。

  路西雪白了君景昱一眼,只叹这人实在是事儿逼!他爷爷大概是知道云家退婚的消息给气病了,他急着带回个云家女去让爷爷消气!

  看在君爷爷与自己生父曾经是挚友的份上,路西雪勉为其难地答应了,最后的条件便是:“我要去向养父养母告别。”

  路安喝了酒,脑子有些不清楚,这才意识到,西雪刚刚那一通话,是在告别。

  君景昱驱车将路西雪送回了家。开门便见李子规与路安扭打在一起。

  仔细一看,其实不是扭打,而是路安在打,李子规处处躲避。

  “西雪,你可算回来了!给你打了好多电话都在通话中!”Lucy急忙跑过来拉着路西雪,解释道,“伯父要烧房子,劝都劝不住!”

  路安烧房子,本来就是为了将路西雪给逼回来,现在总算是看到路西雪了,便不再管李子规,直接朝路西雪扑了过来。

  路西雪切了一声,将桌子上的合约扔给了君景昱:“把你的条约改了,我再签字!”

  “把我们仍在这儿,这么晚才回家!”路安说着,又是举起巴掌朝君景昱挥去。

  然而刚一抬手,却被君景昱死死握住了手。

  路西雪叹了口气,将君景昱的手松开。

  路安这才注意到路西雪身旁的君景昱,虽然知道这人不简单,但路安这种小城市苟延残喘的人物,也不懂君景昱有多厉害,酒劲儿上来了,天不怕地不怕,另一只手又是朝君景昱挥去。

  “不过,我话说在前头,拿了这笔钱,以后你们都不能再来骚扰西雪。”君景昱冷笑一声,果然是乡野妇人,区区两百万就能让她乐开了花。不过,他也只能给路家两百万了,不能长了这种人的志气!

  谁知,又是被君景昱死死架住了。

  “老四,你小心点,老人家身子骨不好。”李子规看着有些着急。

  “亏得他身子骨不好,要是好,西雪还能活到现在?”君景昱冷眼瞪着路安。

  路安自己极力想要挣脱君景昱的手,然而怎么也甩不掉,只好转头对路西雪道:“路西雪,你就是这样带外人来欺负你爸的?你个白眼狼,忘恩负义的家伙!”

  路西雪叹了口气,将君景昱的手松开。

  路西雪说着,想着自己从五岁到现在,父母身殒大海,她被路家收养,过得日子算不得好,肚子饿,被打,这些她都忍了,只当是自己欠了路家的。只是,今天被路安这么一闹,她真是心寒了说着说着,就开始抽泣,然后从抽泣变成了鬼哭狼嚎。

  君景昱有些吃惊,他一直觉得,路西雪是有仇必报的人,没想到路安如此对她,她竟然还要以德报怨吗?

  “爸,我给你做的舒肝丸,你是不是没吃?”

  路西雪这问题似乎问得没来由,但懂医的路爷爷却明白,路安脾气这么大,就是喝酒喝坏了肝。

  “没有,忘了!不要以为你给我做点药,我就原谅你了!”路安有些心虚,垂下眼,说话声音却还是很大。

  “我又没有做错什么,也不需要你原谅。”

  路安听言又要发作,这一次,不等路安动手,路西雪噗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路安只打了个空。

  “你以为跪下磕几个头,就能弥补我们这么多年的付出了吗?”路安其实是心寒,但他说话向来大嗓门,听上去便像是在发脾气。

  “爸,妈,爷爷,这么多年,西雪给你们添麻烦了。虽然小时候,爸经常打我,妈从来不给我做饭,但爷爷对我却是好的,教我学医,送我去上学。我一直都知道,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就算是普通的家庭,也会有这些问题。所以,你们这么对我,肯定不是因为我是爷爷捡来的。我知道今天你们生气的原因,一是我做的事有些出格了,这点不是我的错,事情已经查明,是白楠害我,要怪,只怪我自己当初识人不清,二是你们觉得我在这边过得好,却一直欺骗你们。其实我只是害怕你们知道我放不下亲生父母的事情,以为我要抛弃你们。没错,我是放不下,杀父之仇不共戴天。”

  路西雪说着,想着自己从五岁到现在,父母身殒大海,她被路家收养,过得日子算不得好,肚子饿,被打,这些她都忍了,只当是自己欠了路家的。只是,今天被路安这么一闹,她真是心寒了说着说着,就开始抽泣,然后从抽泣变成了鬼哭狼嚎。

  “爸,妈,爷爷,这么多年,西雪给你们添麻烦了。虽然小时候,爸经常打我,妈从来不给我做饭,但爷爷对我却是好的,教我学医,送我去上学。我一直都知道,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就算是普通的家庭,也会有这些问题。所以,你们这么对我,肯定不是因为我是爷爷捡来的。我知道今天你们生气的原因,一是我做的事有些出格了,这点不是我的错,事情已经查明,是白楠害我,要怪,只怪我自己当初识人不清,二是你们觉得我在这边过得好,却一直欺骗你们。其实我只是害怕你们知道我放不下亲生父母的事情,以为我要抛弃你们。没错,我是放不下,杀父之仇不共戴天。”

  君景昱驱车将路西雪送回了家。开门便见李子规与路安扭打在一起。

  这嚎得在场的人,都吓了一跳。

  原本还觉得这画面挺感人的,路西雪一嚎,什么画面感都没有了。Lucy扶额,挡在了路西雪面前,不想让大家看到自己好姐妹这么丢人的样子。

  君景昱竟然是蹲下了身子,拍了拍路西雪的肩,轻声道:“别哭,有我。”

  这话说得太霸气,Lucy不由地虎躯一震,回头看着君景昱,高高在上的君总何时蹲下来过?别说蹲了!就是弯腰都不曾弯过吧!

  等等,这话什么意思?咋听咋暧昧!

  原本还觉得这画面挺感人的,路西雪一嚎,什么画面感都没有了。Lucy扶额,挡在了路西雪面前,不想让大家看到自己好姐妹这么丢人的样子。

  “西雪……你跟君总?”Lucy小心地问道。

  路西雪嚎得根本没空搭理Lucy,倒是君景昱站起来,沉声道:“我跟西雪,马上就要结婚了。”

  Lucy一听,吓得后退了两步,再看看李子规,那货也是瞪大了眼睛,似乎毫不知情的样子。

  Lucy叹了口气,这年头,暖男还是比不过霸道总裁啊!

  “西雪,真的吗?”李子规问道。

  君景昱也不傻,路爷爷的话听上去是对路西雪说的,实际也是在告诉他,不用忌惮代静和路安。然而,君景昱做事向来钱货两清,带走了别人养了二十年的女儿,怎么能不给钱呢?

  路西雪哭得打起了嗝,还是朝着李子规点点头。

  李子规吸了口气,极力冷静了一下,拉住君景昱道:“你出来,咱们谈谈。”

  “不必,我知道你要说什么,西雪也知道。”君景昱冷声道。

  路安自己极力想要挣脱君景昱的手,然而怎么也甩不掉,只好转头对路西雪道:“路西雪,你就是这样带外人来欺负你爸的?你个白眼狼,忘恩负义的家伙!”

  李子规看着路西雪,问道:“他不爱你,你知道吗?”

  路西雪又哭又笑,挥挥手道:“这世上哪里有那么多爱啊!”

  李子规叹了口气,似乎是想伸手将路西雪拥进怀中,谁知却是被君景昱给挡住了。

  “西雪已经决定了,不要打乱她的心思。她今天回来,就是为了给伯父伯母告别的。”君景昱道。

  路安喝了酒,脑子有些不清楚,这才意识到,西雪刚刚那一通话,是在告别。

  什么杀父之仇不共戴天,说的就是要去报仇,说到底,还是要抛弃他们了吗?

  “你以为跪下磕几个头,就能弥补我们这么多年的付出了吗?”路安其实是心寒,但他说话向来大嗓门,听上去便像是在发脾气。

  “对对对,不能弥补不能弥补。”代静担心路安再次惹事,拉住了路安,对君景昱说道,“不过西雪始终是我们养了二十年的女儿,不是这么说嫁就嫁的,就算嫁出去了,也是我们的女儿,以后还请君总多多关照了……”

  Lucy一听,吓得后退了两步,再看看李子规,那货也是瞪大了眼睛,似乎毫不知情的样子。

  Lucy叹了口气,这年头,暖男还是比不过霸道总裁啊!

  “别假惺惺的了,养了西雪二十年的,是我。西雪,你要嫁便嫁,哪里需要跪下说那么多!现在都什么时代了,难不成咱们还能不准你嫁?”路爷爷在一旁听着发笑,代静真是比路安精明了许多,现在来抬起西雪的身价,只盼能从君景昱身上多压榨一些是一些。

  路安喝了酒,脑子有些不清楚,这才意识到,西雪刚刚那一通话,是在告别。

  转眼一看,竟然是君景昱躺在自己身旁!

  君景昱也不傻,路爷爷的话听上去是对路西雪说的,实际也是在告诉他,不用忌惮代静和路安。然而,君景昱做事向来钱货两清,带走了别人养了二十年的女儿,怎么能不给钱呢?

  来之前,他早已经叫人核算好了,路西雪这二十年花路家的钱并不多,相反,她一直在路家的中药店学徒帮工,替路家挣了不少钱。

  谁知,又是被君景昱死死架住了。

  “这卡上是两百万,密码是西雪的生日。”君景昱摸出一张卡交给代静。

  代静看着那张卡,眼睛都亮了。两百万,她一辈子都没见过那么多钱,立即笑嘻嘻地抢了过去,紧紧攥在手中,笑道:“君总客气了客气了,以后我们西雪就麻烦你了。”

  “不过,我话说在前头,拿了这笔钱,以后你们都不能再来骚扰西雪。”君景昱冷笑一声,果然是乡野妇人,区区两百万就能让她乐开了花。不过,他也只能给路家两百万了,不能长了这种人的志气!

  路安喝了酒,脑子有些不清楚,这才意识到,西雪刚刚那一通话,是在告别。

  路西雪说着,想着自己从五岁到现在,父母身殒大海,她被路家收养,过得日子算不得好,肚子饿,被打,这些她都忍了,只当是自己欠了路家的。只是,今天被路安这么一闹,她真是心寒了说着说着,就开始抽泣,然后从抽泣变成了鬼哭狼嚎。

  路西雪虽然知道君景昱绝对不差这两百万,却还是瞪大了眼睛,因为她真心觉得君景昱吃亏了,路家养她,根本就没用到那么多钱!

  不过,看着代静笑得谄媚,聒噪得路安也终于安静了下来,她不由地冷笑,说到底,还是在卖女儿啊!一旁的路爷爷,一直吧嗒吧嗒地抽着旱烟,烟雾笼罩着他的脸,西雪的眼睛还有泪水,看不清他的神色,西雪想着,他应该还是一如既往淡然随缘的样子吧?

  路西雪切了一声,将桌子上的合约扔给了君景昱:“把你的条约改了,我再签字!”

  这笔钱,其实应该给爷爷的。

  “都没走错。”君景昱闭上眼睛,不再说话。

  希望代静拿到钱会对爷爷好一点吧。

  最终,西雪还是拜别了家人和Lucy,同君景昱一起,回了京城。

  到达君家的时候,已经是凌晨四点,路西雪也累得眼睛都睁不开了,看都没看君家到底是个什么鬼样子,半眯着眼睛跟着佣人走,走得自己快要睡着了,总算是到了自己得房间,到头就睡了。

  睡到半路,猛地一翻身,打在了身旁,手上吃痛,这才惊醒了过来。

  Lucy一听,吓得后退了两步,再看看李子规,那货也是瞪大了眼睛,似乎毫不知情的样子。

  转眼一看,竟然是君景昱躺在自己身旁!

  这画面好诡异!她不是在自己房间睡着吗?

  “君景昱,你快醒醒!”路西雪急忙摇醒了君景昱。

  君景昱睁开迷蒙的眼睛,有些不悦地问道:“怎么了?”

  “是走错地方了还是我走错了地方了?咱俩为什么在一张床上?”路西雪急忙问道。

  这画面好诡异!她不是在自己房间睡着吗?

  “都没走错。”君景昱闭上眼睛,不再说话。

  “没走错咱们怎么在一张床上的!”路西雪一个劲儿的聒噪着。
  希望代静拿到钱会对爷爷好一点吧。
  李子规叹了口气,似乎是想伸手将路西雪拥进怀中,谁知却是被君景昱给挡住了。
  路西雪说着,想着自己从五岁到现在,父母身殒大海,她被路家收养,过得日子算不得好,肚子饿,被打,这些她都忍了,只当是自己欠了路家的。只是,今天被路安这么一闹,她真是心寒了说着说着,就开始抽泣,然后从抽泣变成了鬼哭狼嚎。
  “不过,我话说在前头,拿了这笔钱,以后你们都不能再来骚扰西雪。”君景昱冷笑一声,果然是乡野妇人,区区两百万就能让她乐开了花。不过,他也只能给路家两百万了,不能长了这种人的志气!
  “这卡上是两百万,密码是西雪的生日。”君景昱摸出一张卡交给代静。
  “不过,我话说在前头,拿了这笔钱,以后你们都不能再来骚扰西雪。”君景昱冷笑一声,果然是乡野妇人,区区两百万就能让她乐开了花。不过,他也只能给路家两百万了,不能长了这种人的志气!
  路西雪虽然知道君景昱绝对不差这两百万,却还是瞪大了眼睛,因为她真心觉得君景昱吃亏了,路家养她,根本就没用到那么多钱!
  “西雪,你可算回来了!给你打了好多电话都在通话中!”Lucy急忙跑过来拉着路西雪,解释道,“伯父要烧房子,劝都劝不住!”
  路安喝了酒,脑子有些不清楚,这才意识到,西雪刚刚那一通话,是在告别。
  路西雪切了一声,将桌子上的合约扔给了君景昱:“把你的条约改了,我再签字!”
  路西雪虽然知道君景昱绝对不差这两百万,却还是瞪大了眼睛,因为她真心觉得君景昱吃亏了,路家养她,根本就没用到那么多钱!
  路西雪说着,想着自己从五岁到现在,父母身殒大海,她被路家收养,过得日子算不得好,肚子饿,被打,这些她都忍了,只当是自己欠了路家的。只是,今天被路安这么一闹,她真是心寒了说着说着,就开始抽泣,然后从抽泣变成了鬼哭狼嚎。
  等等,这话什么意思?咋听咋暧昧!
  仔细一看,其实不是扭打,而是路安在打,李子规处处躲避。
  “不过,我话说在前头,拿了这笔钱,以后你们都不能再来骚扰西雪。”君景昱冷笑一声,果然是乡野妇人,区区两百万就能让她乐开了花。不过,他也只能给路家两百万了,不能长了这种人的志气!
  “别假惺惺的了,养了西雪二十年的,是我。西雪,你要嫁便嫁,哪里需要跪下说那么多!现在都什么时代了,难不成咱们还能不准你嫁?”路爷爷在一旁听着发笑,代静真是比路安精明了许多,现在来抬起西雪的身价,只盼能从君景昱身上多压榨一些是一些。
  “不过,我话说在前头,拿了这笔钱,以后你们都不能再来骚扰西雪。”君景昱冷笑一声,果然是乡野妇人,区区两百万就能让她乐开了花。不过,他也只能给路家两百万了,不能长了这种人的志气!
  路安喝了酒,脑子有些不清楚,这才意识到,西雪刚刚那一通话,是在告别。
  路西雪白了君景昱一眼,只叹这人实在是事儿逼!他爷爷大概是知道云家退婚的消息给气病了,他急着带回个云家女去让爷爷消气!
  路西雪说着,想着自己从五岁到现在,父母身殒大海,她被路家收养,过得日子算不得好,肚子饿,被打,这些她都忍了,只当是自己欠了路家的。只是,今天被路安这么一闹,她真是心寒了说着说着,就开始抽泣,然后从抽泣变成了鬼哭狼嚎。
  “不过,我话说在前头,拿了这笔钱,以后你们都不能再来骚扰西雪。”君景昱冷笑一声,果然是乡野妇人,区区两百万就能让她乐开了花。不过,他也只能给路家两百万了,不能长了这种人的志气!
  Lucy叹了口气,这年头,暖男还是比不过霸道总裁啊!
  睡到半路,猛地一翻身,打在了身旁,手上吃痛,这才惊醒了过来。
  君景昱驱车将路西雪送回了家。开门便见李子规与路安扭打在一起。
  “不过,我话说在前头,拿了这笔钱,以后你们都不能再来骚扰西雪。”君景昱冷笑一声,果然是乡野妇人,区区两百万就能让她乐开了花。不过,他也只能给路家两百万了,不能长了这种人的志气!
  “老四,你小心点,老人家身子骨不好。”李子规看着有些着急。
  这画面好诡异!她不是在自己房间睡着吗?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萌宝三只:爹地请排队

20岁,陆倾心被算计生子,虐心。25岁,陆倾心携子归来,让别人虐心!*三只萌宝*天佑:“我是蓝孩子,完全可以胜任‘爹地’一职。”天煜:“我……我喜欢医生哥哥做爹地!”天瑜:“人家要桃花眼蜀黍做爹地……嘤嘤嘤……”正牌爹地乔BOSS,不是医生,木有桃花眼,心塞咆哮:“三只小崽子,你...

作者:一顾流年
标签:言情

邪医狂妻

睁开眼,她发现自己浑身伤痕,躺在猪圈里!是人是鬼都还没分清,居然先被猪给拱了!开什么玩笑?她可是特种兵部队女军医!竟然与猪同吃同睡?!明明天赋异凛,她却被嘲笑智商、废材!不怕死的喽啰太多?见一个拿枪崩一个! 可是,她刚崩完一个小贱人,面前咋又出现一个绝世妖孽美男?“女人!乖乖等我...

作者:金小财
标签:言情

替嫁萌妃:病娇夫君太勾魂

蓝氏集团的准继承人,一朝穿越,成了别人的替嫁新娘。嫁的丈夫好死不死还是个卧病在床的病秧子。 病就病吧,只要不打扰老娘赚钱就好。 入国都,开商行,弄权朝,吃喝拉撒睡一条龙服务,想方设法的敛财,最终成为一代商业女王。 就在她打算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时候,一道晴天霹雳从天而降——赐婚...

作者:红篮篮
标签:穿越

重生婚然天成

人人皆知0366部队‘妻为先’的雷副团长有一位貌美如花、妙手‘仁心’的俏媳妇儿;有人眼红离间夫妻感情?不好意思,军婚不容拆,挑事的出门左转,请了! 楚天意重生十八岁,渣兄当道逼嫁老鳏夫,秉着该出手时就出手的原则,以雷霆之势拿下曾经让她遗憾一生的男人作为回报。 从此,制药酒,上大...

作者:彭家小囡
标签:言情

重生之天价影后

初次见面,她受药物折磨,迷蒙着大大的猫眼,在他耳边低声呢喃:“送你一夜春宵要不要?”他直接用行动给出了答案。对苏倾蓝来说,她只是要找个自己会动的人形解药,却不想招惹了一颗背景这么大的‘解药’“女人,还需要解药吗?自己会动得哦!”“嘿嘿,不用了吧,我身体倍儿棒!”只是……被当小猫养...

作者:纸砚
标签:言情

重生之名流商女

以前,唐静芸一直觉得自己就是个不折不扣的人生大赢家! 她一路从唐家的私生女奋斗成为唐家家主,不但灭了阴狠的哥哥,毁了外表白莲内心恶毒的姐姐,还把辜负母亲的生父送进了精神病院,登堂入室,执掌唐家,将唐家掀了个底朝天。 这样的日子过到最后只剩寂寥,身边没有可信任的人。 没曾想人生也...

作者:弄笛
标签:都市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