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107章 恍若隔世

作者:哪家公子  发布时间:2015-07-30 09:08  字数:2729 

  当索珊的一只脚刚一踏进巢林,一个声音突然在她头顶响起,接着,一个黑影在眼前闪过,索珊还未看清来人是谁,便一把被抱住了。两只大大的眼睛出现在她眼前——“是我们真的索珊回来了!”
  南加被这二人逗得想笑,却苦于腰上的伤口,只好硬憋着。
  南加被这二人逗得想笑,却苦于腰上的伤口,只好硬憋着。
  南加被默农这话问得莫名其妙,道:“我还没问你是谁,你怎么问起我来了?”
  说着,索珊将印章和金属片都拿在手里,仔细地观察着,南加和卢奇也好奇地把头凑了过来。
  “他啊,老是说看见你了。一直嚷着你还没死呢!”石云和黛尔等勇士见索珊回来了,也都拥了上来,笑道。
  “当然了,只要回来了,何时都不算晚。”黛尔望着索珊眨了眨眼,笑着微微摇了摇头,示意她不要哭。
  “这样吧,你在脑子里想就行了,我替你说出来。”默农跳到南加的睡窝边,提议道。
  说话间,这边,黛尔早已为南加铺好了一个放在地上的睡窝,她走了过来,道:“等你们这些人想起来啊,早就晚了。”她无奈地摇了摇头,引着南加进去休息。
  “如果不要你说,我们这位索珊大小姐的好奇心又没法满足了。”默农摊了摊手,道。
  索珊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手里这印章和金属片,不禁发起愁来。“我要是知道就好了。”她将金属片递给南加,又将印章还给了阿比奥汀,“我不过是说说而已,你们忽略我吧。”
  “什么!”默农惊呼一声。
  “没错,不过我们家族的姓氏已经改为了普塔涅卡,我叫普塔涅卡南加。”见默农不再似刚才那番一惊一乍的言语,南加也谦逊地点点头,说道。
  “是我。”卢奇道。
  实际上,不止是默农,当众人听到卢奇这话时,都惊得目瞪口呆,接着转惊为喜,因为他们一直渴求找到的那片引子,终于找到了。
  他半躺了下来,这才觉得浑身的关节酸疼得厉害,加上两处隐隐作痛的伤口,更是苦不堪言。
  索珊一愣,但她忽的想起自己和黛尔的最后一次见面,是自己冲出去引开雷麦莎,她回头和黛尔说了一句“他们一走,你立马带着默农按照我们的约定方向去,我之后跟你们汇合”。她一时之间,竟觉得恍若隔世,不由得红了眼眶,道:“那我还算守约吗?”
  “我是这里的勇士,你是外来的客人,主随客,你先说。”默农依然躲在石云身后,朝南加喊道。
  索珊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手里这印章和金属片,不禁发起愁来。“我要是知道就好了。”她将金属片递给南加,又将印章还给了阿比奥汀,“我不过是说说而已,你们忽略我吧。”
  “好了,别闹了。”卢奇笑着提醒道,“开始吧,我想,你们也都很想知道这是一个怎样的故事吧?”说着,他看了看众人,大家也都点了点头,看向了南加。
  “我有些头绪了,索珊,谢谢你点开了一个新的破解方向。”阿比奥汀突然哈哈大笑起来,说道:“我的孩子们,你们先回去休息吧!等我想出了结果,我会告诉你们的。”
  南加被默农这话问得莫名其妙,道:“我还没问你是谁,你怎么问起我来了?”
  他半躺了下来,这才觉得浑身的关节酸疼得厉害,加上两处隐隐作痛的伤口,更是苦不堪言。
  南加被这二人逗得想笑,却苦于腰上的伤口,只好硬憋着。
  说话间,这边,黛尔早已为南加铺好了一个放在地上的睡窝,她走了过来,道:“等你们这些人想起来啊,早就晚了。”她无奈地摇了摇头,引着南加进去休息。
  “我叫南加,在路上被索珊救下。才一路跟她到了这里。”南加无奈地自报了家门,问道:“那你呢?你这小鬼叫什么名字?”
  只见这印章下面所盖的那个印与这金属片正面雕刻的那个花纹一模一样,索珊将它两个合拢到一起,发现金属片的那个花纹刚好现金这印章的印中。她又将金属片翻转过来,看到后面镌刻着一行符文,单一看,这行符文十分奇怪,根本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可是,当她将印章反过来时,看到它的侧面也镌刻着一行符文,再仔细一瞧,这两行符文竟有大半一模一样。
  她本想悄悄潜入巢林,给他们一个大大的惊喜,却不料她还没进来解简,便早被默农得知了行踪。默农躺在自己的小窝里,只觉得索珊的脚步越来越近,但她却没有回巢林,而是去了简泉,过了好半天,索珊才和卢奇回来,还带着另一种力量,一齐往巢林走来。
  索珊一愣,但她忽的想起自己和黛尔的最后一次见面,是自己冲出去引开雷麦莎,她回头和黛尔说了一句“他们一走,你立马带着默农按照我们的约定方向去,我之后跟你们汇合”。她一时之间,竟觉得恍若隔世,不由得红了眼眶,道:“那我还算守约吗?”
  “没问题。”南加点点头,“我现在已无什么可隐瞒你们。”
  实际上,不止是默农,当众人听到卢奇这话时,都惊得目瞪口呆,接着转惊为喜,因为他们一直渴求找到的那片引子,终于找到了。
  从简泉出来,南加和卢奇都各自想着心事。
  索珊见南加和卢奇都看着自己,便继续说道:“阿比奥汀,可以把那个印章拿出来给我看看吗?还有南加,你也把那张金属片拿出来。”

  说着,索珊将印章和金属片都拿在手里,仔细地观察着,南加和卢奇也好奇地把头凑了过来。

  只见这印章下面所盖的那个印与这金属片正面雕刻的那个花纹一模一样,索珊将它两个合拢到一起,发现金属片的那个花纹刚好现金这印章的印中。她又将金属片翻转过来,看到后面镌刻着一行符文,单一看,这行符文十分奇怪,根本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可是,当她将印章反过来时,看到它的侧面也镌刻着一行符文,再仔细一瞧,这两行符文竟有大半一模一样。

  “不是你。”默农一眼便瞧见了站在卢奇身旁的南加,他忙躲在了石云的身后,问道:“你是谁?”

  “啊!你们看到了吗?真的有规律!有了规律就好办了。”索珊忍不住大喊道。

  “不,孩子,你说得有道理。”阿比奥汀突然说话了,“南加,你能把那片引子给我看一下吗?”

  “那接下来怎么破解这密码?”卢奇问道。

  索珊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手里这印章和金属片,不禁发起愁来。“我要是知道就好了。”她将金属片递给南加,又将印章还给了阿比奥汀,“我不过是说说而已,你们忽略我吧。”

  “不,孩子,你说得有道理。”阿比奥汀突然说话了,“南加,你能把那片引子给我看一下吗?”

  “卢奇,这人什么来历?”默农飞到卢奇耳旁,小声地问道。

  南加被这二人逗得想笑,却苦于腰上的伤口,只好硬憋着。

  “好的。”南加将那金属片放到空中,接着,它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给拿去了。

54.80.52.59, 54.80.52.59;0;pc;4;磨铁文学

  阿比奥汀沉默了很久,仿佛在细细对比,又仿佛在思考着什么。

  “是我。”卢奇道。

  “我有些头绪了,索珊,谢谢你点开了一个新的破解方向。”阿比奥汀突然哈哈大笑起来,说道:“我的孩子们,你们先回去休息吧!等我想出了结果,我会告诉你们的。”

54.80.52.59, 54.80.52.59;0;pc;4;磨铁文学

  从简泉出来,南加和卢奇都各自想着心事。

  索珊实在太久没有回来,虽然她浑身累得不行,但她依然欢快地跑在前面,想到立刻就要见到许久不见的默农,黛尔,还有石云,她便立刻精神了起来。

  她本想悄悄潜入巢林,给他们一个大大的惊喜,却不料她还没进来解简,便早被默农得知了行踪。默农躺在自己的小窝里,只觉得索珊的脚步越来越近,但她却没有回巢林,而是去了简泉,过了好半天,索珊才和卢奇回来,还带着另一种力量,一齐往巢林走来。

  “索珊!”

  当索珊的一只脚刚一踏进巢林,一个声音突然在她头顶响起,接着,一个黑影在眼前闪过,索珊还未看清来人是谁,便一把被抱住了。两只大大的眼睛出现在她眼前——“是我们真的索珊回来了!”

  当索珊的一只脚刚一踏进巢林,一个声音突然在她头顶响起,接着,一个黑影在眼前闪过,索珊还未看清来人是谁,便一把被抱住了。两只大大的眼睛出现在她眼前——“是我们真的索珊回来了!”

  索珊定睛一看,原来是默农,她腾出两只手轻轻地掐着默农的脸蛋,问道:“什么叫真的‘索珊’?难道还有假的不成?”

  “他啊,老是说看见你了。一直嚷着你还没死呢!”石云和黛尔等勇士见索珊回来了,也都拥了上来,笑道。

  默农朝他们做了个鬼脸,跳了下来。

  “索珊,现在才跟我们汇合,会不会太晚了点?”黛尔笑着走了上来,一把拥住了索珊。

  索珊一愣,但她忽的想起自己和黛尔的最后一次见面,是自己冲出去引开雷麦莎,她回头和黛尔说了一句“他们一走,你立马带着默农按照我们的约定方向去,我之后跟你们汇合”。她一时之间,竟觉得恍若隔世,不由得红了眼眶,道:“那我还算守约吗?”

  “默农啊,修炼的是读心术,只要是你心里想的,他都能洞悉。”黛尔解释道。

  “当然了,只要回来了,何时都不算晚。”黛尔望着索珊眨了眨眼,笑着微微摇了摇头,示意她不要哭。

  “还说索珊呢,也不知是谁那阵子一看到隔壁那空空的睡窝就自责哭泣。”石云指着黛尔哈哈一笑,说道。

  “我是这里的勇士,你是外来的客人,主随客,你先说。”默农依然躲在石云身后,朝南加喊道。

  说着,索珊将印章和金属片都拿在手里,仔细地观察着,南加和卢奇也好奇地把头凑了过来。

  “如果不要你说,我们这位索珊大小姐的好奇心又没法满足了。”默农摊了摊手,道。

  黛尔的脸立刻黑了下来,道:“胖子,你要是再敢说……”

  “不敢不敢。”

  “一年多不见,你们俩还是这个样。”索珊嗤嗤的笑着,说道。

  “她那火爆脾气是一万年都不会改的了,何止一年呢。”石云凑到索珊耳边,偷偷瞄了黛尔一眼,说道。

  这时,卢奇带着南加正好进来,原本骑在树枝上笑看众人打闹说笑的默农一下子被惊得掉了下来。

  “我是这里的勇士,你是外来的客人,主随客,你先说。”默农依然躲在石云身后,朝南加喊道。

  “什么东西进来了?”默农站了起来,问道。

  “是我。”卢奇道。

  “这样吧,你在脑子里想就行了,我替你说出来。”默农跳到南加的睡窝边,提议道。

  “不是你。”默农一眼便瞧见了站在卢奇身旁的南加,他忙躲在了石云的身后,问道:“你是谁?”

  “她那火爆脾气是一万年都不会改的了,何止一年呢。”石云凑到索珊耳边,偷偷瞄了黛尔一眼,说道。

  南加被默农这话问得莫名其妙,道:“我还没问你是谁,你怎么问起我来了?”

  南加被默农这话问得莫名其妙,道:“我还没问你是谁,你怎么问起我来了?”

  “我是这里的勇士,你是外来的客人,主随客,你先说。”默农依然躲在石云身后,朝南加喊道。

  “我叫南加,在路上被索珊救下。才一路跟她到了这里。”南加无奈地自报了家门,问道:“那你呢?你这小鬼叫什么名字?”

  “什么小鬼,我可说不定比你大。”默农不满地嘟囔了一句,见南加这么说,他才从石云身后走了出来,道:“我叫默农。”他将南加上下打量了一番,只见面前这个形容俊朗的男子也不过是一个平凡的异邦人,可是,却有一股神奇的说不清道不明的力量在他的体内游动,似乎很浑厚,但又似乎很清渺。

  “你别怕,我们刚才已经带他去见过阿比奥汀了。”卢奇走上前去,他拍了拍默农的背安慰道。

  说话间,这边,黛尔早已为南加铺好了一个放在地上的睡窝,她走了过来,道:“等你们这些人想起来啊,早就晚了。”她无奈地摇了摇头,引着南加进去休息。

  “好的。”南加将那金属片放到空中,接着,它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给拿去了。

  这时,索珊突然想起些什么,问道:“对了,南加,你的姓氏有什么来历吗?刚才阿比奥汀提起你的姓氏时,也是欲言又止的。你能不能跟我说说?”

  “那接下来怎么破解这密码?”卢奇问道。

  “卢奇,这人什么来历?”默农飞到卢奇耳旁,小声地问道。

  “他就是传说中能打开印章的引子的守护者。”卢奇道。

  “什么!”默农惊呼一声。

  “好了,别闹了。”卢奇笑着提醒道,“开始吧,我想,你们也都很想知道这是一个怎样的故事吧?”说着,他看了看众人,大家也都点了点头,看向了南加。

  实际上,不止是默农,当众人听到卢奇这话时,都惊得目瞪口呆,接着转惊为喜,因为他们一直渴求找到的那片引子,终于找到了。

  实际上,不止是默农,当众人听到卢奇这话时,都惊得目瞪口呆,接着转惊为喜,因为他们一直渴求找到的那片引子,终于找到了。

  “难怪难怪……”默农一边小声喃喃自语道,一面走上前来,他向南加微微鞠了一躬,道:“那这么说来,你是西赫普•塔涅卡斯家族的后人了?”

  “没问题。”南加点点头,“我现在已无什么可隐瞒你们。”

  “对,这样你会轻松一点。如果真要你说,那也实在太累了。”索珊有些不好意思地笑道。

  索珊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手里这印章和金属片,不禁发起愁来。“我要是知道就好了。”她将金属片递给南加,又将印章还给了阿比奥汀,“我不过是说说而已,你们忽略我吧。”

  “没错,不过我们家族的姓氏已经改为了普塔涅卡,我叫普塔涅卡南加。”见默农不再似刚才那番一惊一乍的言语,南加也谦逊地点点头,说道。

  这时,索珊突然想起些什么,问道:“对了,南加,你的姓氏有什么来历吗?刚才阿比奥汀提起你的姓氏时,也是欲言又止的。你能不能跟我说说?”

  “没问题。”南加点点头,“我现在已无什么可隐瞒你们。”

  “我们还是进去给南加找一处睡窝再慢慢说吧。”卢奇指了指南加一身的伤,道,“他是人类,不像我们去简泉让腹鱼治疗就会好,他需要好好静养伤口才会好得快。”

  说话间,这边,黛尔早已为南加铺好了一个放在地上的睡窝,她走了过来,道:“等你们这些人想起来啊,早就晚了。”她无奈地摇了摇头,引着南加进去休息。

  这睡窝十分舒适,软软的,南加从小风餐露宿,虽然也有住过不少舒适的客店,但因为随时担心会有妖怪来抢夺研制,因此从未睡过好觉。而这里则大不一样,这里是解简森林,一般的妖怪根本进不来。兼着那张金属片已经交给阿比奥汀,因此,南加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

  他半躺了下来,这才觉得浑身的关节酸疼得厉害,加上两处隐隐作痛的伤口,更是苦不堪言。

  南加被默农这话问得莫名其妙,道:“我还没问你是谁,你怎么问起我来了?”

  “对,这样你会轻松一点。如果真要你说,那也实在太累了。”索珊有些不好意思地笑道。

  索珊一愣,但她忽的想起自己和黛尔的最后一次见面,是自己冲出去引开雷麦莎,她回头和黛尔说了一句“他们一走,你立马带着默农按照我们的约定方向去,我之后跟你们汇合”。她一时之间,竟觉得恍若隔世,不由得红了眼眶,道:“那我还算守约吗?”

  “他就是传说中能打开印章的引子的守护者。”卢奇道。

  南加被这二人逗得想笑,却苦于腰上的伤口,只好硬憋着。

  “这样吧,你在脑子里想就行了,我替你说出来。”默农跳到南加的睡窝边,提议道。

  “默农啊,修炼的是读心术,只要是你心里想的,他都能洞悉。”黛尔解释道。

  “我叫南加,在路上被索珊救下。才一路跟她到了这里。”南加无奈地自报了家门,问道:“那你呢?你这小鬼叫什么名字?”

  南加被默农这话问得莫名其妙,道:“我还没问你是谁,你怎么问起我来了?”

  “我有些头绪了,索珊,谢谢你点开了一个新的破解方向。”阿比奥汀突然哈哈大笑起来,说道:“我的孩子们,你们先回去休息吧!等我想出了结果,我会告诉你们的。”

  “对,这样你会轻松一点。如果真要你说,那也实在太累了。”索珊有些不好意思地笑道。

  “什么!”默农惊呼一声。

  “如果不要你说,我们这位索珊大小姐的好奇心又没法满足了。”默农摊了摊手,道。

  索珊一听这话,在默农脑袋上敲了一记:“就你多嘴。”

  “索珊!”

  南加被这二人逗得想笑,却苦于腰上的伤口,只好硬憋着。

  “好了,别闹了。”卢奇笑着提醒道,“开始吧,我想,你们也都很想知道这是一个怎样的故事吧?”说着,他看了看众人,大家也都点了点头,看向了南加。

  于是,关于整个古老而神秘的西赫普•塔涅卡斯家族的起源和没落,从最初的兴起,一一展开。

  说着,索珊将印章和金属片都拿在手里,仔细地观察着,南加和卢奇也好奇地把头凑了过来。
  “默农啊,修炼的是读心术,只要是你心里想的,他都能洞悉。”黛尔解释道。
  南加被默农这话问得莫名其妙,道:“我还没问你是谁,你怎么问起我来了?”
  “不,孩子,你说得有道理。”阿比奥汀突然说话了,“南加,你能把那片引子给我看一下吗?”
  “那接下来怎么破解这密码?”卢奇问道。
  从简泉出来,南加和卢奇都各自想着心事。
  “我是这里的勇士,你是外来的客人,主随客,你先说。”默农依然躲在石云身后,朝南加喊道。
  阿比奥汀沉默了很久,仿佛在细细对比,又仿佛在思考着什么。
  索珊一听这话,在默农脑袋上敲了一记:“就你多嘴。”
  “默农啊,修炼的是读心术,只要是你心里想的,他都能洞悉。”黛尔解释道。
  “卢奇,这人什么来历?”默农飞到卢奇耳旁,小声地问道。
  索珊一愣,但她忽的想起自己和黛尔的最后一次见面,是自己冲出去引开雷麦莎,她回头和黛尔说了一句“他们一走,你立马带着默农按照我们的约定方向去,我之后跟你们汇合”。她一时之间,竟觉得恍若隔世,不由得红了眼眶,道:“那我还算守约吗?”
  索珊见南加和卢奇都看着自己,便继续说道:“阿比奥汀,可以把那个印章拿出来给我看看吗?还有南加,你也把那张金属片拿出来。”
  索珊定睛一看,原来是默农,她腾出两只手轻轻地掐着默农的脸蛋,问道:“什么叫真的‘索珊’?难道还有假的不成?”
  “难怪难怪……”默农一边小声喃喃自语道,一面走上前来,他向南加微微鞠了一躬,道:“那这么说来,你是西赫普•塔涅卡斯家族的后人了?”
  “他就是传说中能打开印章的引子的守护者。”卢奇道。
  南加被这二人逗得想笑,却苦于腰上的伤口,只好硬憋着。
  实际上,不止是默农,当众人听到卢奇这话时,都惊得目瞪口呆,接着转惊为喜,因为他们一直渴求找到的那片引子,终于找到了。
  “没错,不过我们家族的姓氏已经改为了普塔涅卡,我叫普塔涅卡南加。”见默农不再似刚才那番一惊一乍的言语,南加也谦逊地点点头,说道。
  “她那火爆脾气是一万年都不会改的了,何止一年呢。”石云凑到索珊耳边,偷偷瞄了黛尔一眼,说道。
  “不敢不敢。”
  说着,索珊将印章和金属片都拿在手里,仔细地观察着,南加和卢奇也好奇地把头凑了过来。
  他半躺了下来,这才觉得浑身的关节酸疼得厉害,加上两处隐隐作痛的伤口,更是苦不堪言。
  “我是这里的勇士,你是外来的客人,主随客,你先说。”默农依然躲在石云身后,朝南加喊道。
  “如果不要你说,我们这位索珊大小姐的好奇心又没法满足了。”默农摊了摊手,道。
  当索珊的一只脚刚一踏进巢林,一个声音突然在她头顶响起,接着,一个黑影在眼前闪过,索珊还未看清来人是谁,便一把被抱住了。两只大大的眼睛出现在她眼前——“是我们真的索珊回来了!”
  “默农啊,修炼的是读心术,只要是你心里想的,他都能洞悉。”黛尔解释道。
  “不是你。”默农一眼便瞧见了站在卢奇身旁的南加,他忙躲在了石云的身后,问道:“你是谁?”
  索珊一愣,但她忽的想起自己和黛尔的最后一次见面,是自己冲出去引开雷麦莎,她回头和黛尔说了一句“他们一走,你立马带着默农按照我们的约定方向去,我之后跟你们汇合”。她一时之间,竟觉得恍若隔世,不由得红了眼眶,道:“那我还算守约吗?”
  实际上,不止是默农,当众人听到卢奇这话时,都惊得目瞪口呆,接着转惊为喜,因为他们一直渴求找到的那片引子,终于找到了。
  说话间,这边,黛尔早已为南加铺好了一个放在地上的睡窝,她走了过来,道:“等你们这些人想起来啊,早就晚了。”她无奈地摇了摇头,引着南加进去休息。
  “那接下来怎么破解这密码?”卢奇问道。
  “你别怕,我们刚才已经带他去见过阿比奥汀了。”卢奇走上前去,他拍了拍默农的背安慰道。
  这时,索珊突然想起些什么,问道:“对了,南加,你的姓氏有什么来历吗?刚才阿比奥汀提起你的姓氏时,也是欲言又止的。你能不能跟我说说?”
  “我是这里的勇士,你是外来的客人,主随客,你先说。”默农依然躲在石云身后,朝南加喊道。
  索珊见南加和卢奇都看着自己,便继续说道:“阿比奥汀,可以把那个印章拿出来给我看看吗?还有南加,你也把那张金属片拿出来。”
  “好的。”南加将那金属片放到空中,接着,它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给拿去了。
  南加被这二人逗得想笑,却苦于腰上的伤口,只好硬憋着。
  “还说索珊呢,也不知是谁那阵子一看到隔壁那空空的睡窝就自责哭泣。”石云指着黛尔哈哈一笑,说道。
  从简泉出来,南加和卢奇都各自想着心事。
  说着,索珊将印章和金属片都拿在手里,仔细地观察着,南加和卢奇也好奇地把头凑了过来。
  “是我。”卢奇道。
  “好了,别闹了。”卢奇笑着提醒道,“开始吧,我想,你们也都很想知道这是一个怎样的故事吧?”说着,他看了看众人,大家也都点了点头,看向了南加。
  “啊!你们看到了吗?真的有规律!有了规律就好办了。”索珊忍不住大喊道。
  “索珊,现在才跟我们汇合,会不会太晚了点?”黛尔笑着走了上来,一把拥住了索珊。
  阿比奥汀沉默了很久,仿佛在细细对比,又仿佛在思考着什么。
  “我有些头绪了,索珊,谢谢你点开了一个新的破解方向。”阿比奥汀突然哈哈大笑起来,说道:“我的孩子们,你们先回去休息吧!等我想出了结果,我会告诉你们的。”
  “什么!”默农惊呼一声。
  “什么!”默农惊呼一声。
  说着,索珊将印章和金属片都拿在手里,仔细地观察着,南加和卢奇也好奇地把头凑了过来。
  “我叫南加,在路上被索珊救下。才一路跟她到了这里。”南加无奈地自报了家门,问道:“那你呢?你这小鬼叫什么名字?”
  当索珊的一只脚刚一踏进巢林,一个声音突然在她头顶响起,接着,一个黑影在眼前闪过,索珊还未看清来人是谁,便一把被抱住了。两只大大的眼睛出现在她眼前——“是我们真的索珊回来了!”
  “不是你。”默农一眼便瞧见了站在卢奇身旁的南加,他忙躲在了石云的身后,问道:“你是谁?”
  只见这印章下面所盖的那个印与这金属片正面雕刻的那个花纹一模一样,索珊将它两个合拢到一起,发现金属片的那个花纹刚好现金这印章的印中。她又将金属片翻转过来,看到后面镌刻着一行符文,单一看,这行符文十分奇怪,根本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可是,当她将印章反过来时,看到它的侧面也镌刻着一行符文,再仔细一瞧,这两行符文竟有大半一模一样。
  “啊!你们看到了吗?真的有规律!有了规律就好办了。”索珊忍不住大喊道。
54.80.52.59, 54.80.52.59;0;pc;4;磨铁文学
  “索珊!”
  “不是你。”默农一眼便瞧见了站在卢奇身旁的南加,他忙躲在了石云的身后,问道:“你是谁?”
  “默农啊,修炼的是读心术,只要是你心里想的,他都能洞悉。”黛尔解释道。
  南加被默农这话问得莫名其妙,道:“我还没问你是谁,你怎么问起我来了?”
  他半躺了下来,这才觉得浑身的关节酸疼得厉害,加上两处隐隐作痛的伤口,更是苦不堪言。
  “不敢不敢。”
54.80.52.59, 54.80.52.59;0;pc;4;磨铁文学
  “他就是传说中能打开印章的引子的守护者。”卢奇道。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诱王入帐:嗜宠盗梦毒妃

【寻梦里,她是他唯一的救赎;人生中,他是她难解的宿命。】前世,她凭借自己的入梦绝技为他披荆斩棘,扫平障碍,襄助他成为九五之尊。却不想,七窍被封,剜心挫骨,直到死前才得知自己的倾心相付原不过是早有预谋的算计。梦醒归来,回到最初,她发誓要让那些负她之人死无葬身之地!只是,究竟何为梦?...

作者:木子苏V
标签:言情

婚后试爱,恶魔老公心尖宠

江绯色十八岁成年礼,遭人神秘暗算,老天爷送了她一份大礼。阴差阳错,在睡与被睡里滚烫挣扎。*一纸婚约,她被爆出丑闻,成为苏城千夫所指万妇唾骂,抢走他心尖宠未婚妻位置的贱人。灯光晕暗,男人将她狠狠压在卫生间。“在这里,还是乖乖跟我走?”“别人的心头肉,请你g-u-n——”男人眼眸深深...

作者:夜风情
标签:言情

狼帝有喜,娘娘又生崽了

【狼陛下:爱妃,要抱抱要亲亲要举高高!】一夜突变,她成了叛国通敌的罪人;稚子惨死,五马分尸,她是荒山野岭中的一抹孤魂;然上天怜悯,她重生而来!说她不知廉耻与人苟且?呵呵,她不仅要与人苟且还要生人子嗣,你能奈我何?说她魅惑君心妖言惑众?好啊,如你们所愿。郝明珠:“皇上,有人说我们的...

作者:公子离
标签:言情

燃情闪婚:甜妻太惑人

一场宿命的相遇,她跟夜景琛的命运就此纠缠在一起。她以为,夜景琛就是她此生最大的劫数,谁料他却宠她入骨。全世界都说她只是一个替身,她却将替身的戏码演绎得淋漓尽致。既然无心,何来心痛?顾以沫:“我不是给你生孩子的那个女人,不是不是不是!”他单手扣上她的下颌:“我说是,你就是。”他疼她...

作者:蓉焉
标签:言情

豪门盛宠,重生之天后养成

顾锦川说,乔烟,其他人接近你,其实都是为了跟你上床,当然,我跟他们不一样,我想试试沙发,嗯,厨房阳台也可以。风华正茂的顾锦川,有个从政的爸爸,有个经商的妈妈,有钱有颜有天有地还有未婚妻。落魄不堪的孟烟无父无母,孤寡伶仃,还以为男朋友谢天佑是个依靠,可最后——也不过是死在了他的车轮...

作者:唐加一
标签:言情

重生之名门毒妃

火光中,堂姐笑着问她:凌皓月,父死母丧、名声尽毁的滋味怎么样? 原来不是命运的捉弄,一切都是人为,最亲的人就是刽子手,造就她血淋淋的一生 重获新生,她必是一把出鞘的利剑,不沾血绝不收手! 只是,怎么一不小心就招惹了某只妖孽? 某只妖孽:夫人,缺腿部挂件不? (1v1,男主、女主...

作者:流光之莹
标签:言情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