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三十三章 意想不到的宴会

作者:菠萝冰沙  发布时间:2015-05-10 23:54  字数:3126 

  他们之间的关系有这么深吗?
  她的动作一滞,立刻就意识到今天的晚会很可能是楚然自己家的家宴!
  “楚然,你好歹要告诉我今天到底是要做什么吧?”郑安琪接过楚然递过来的香槟,小声对他说道。刚刚从进门起她就一直保持着微笑,现在感觉自己的脸都要笑僵掉了。
  “去了就知道了。”楚然没有明说。
54.158.50.26, 54.158.50.26;0;pc;4;磨铁文学
  郑安琪并没有英文名字,但是安琪的话在英语里确实是读作Angle。
  端着托盘的仆人灵活穿梭在人群中,美酒佳肴盛放在银质餐具里,在大厅里的众人皆是穿着锦衣华服,一个比一个精致高雅。
  人们纷纷低声议论了起来,但楚然对此视而不见,神色自若地走过去寒暄,顺便还把身边的郑安琪介绍给大家。
54.158.50.26, 54.158.50.26;0;pc;4;磨铁文学
  郑安琪并没有英文名字,但是安琪的话在英语里确实是读作Angle。
  这也没什么,就只是吃个饭而已,她上辈子出席过不少大场合,没理由会在今天过度紧张。
  郑安琪便任由Annie摆弄,心里却在猜测着这到底是个什么晚宴,居然要搞得这么正式?
  “去了就知道了。”楚然没有明说。
  除了坐在副驾驶的楚然和坐在驾驶座的小唐之外,后座上还坐着一个从来没见过的小姑娘,怀里抱着一个大背包。
  “这位是?”
  “这位是?”
  “二少爷来了!”
  他们之间的关系有这么深吗?
  而今天距离上次聚会恰好两个月整了。
  平常她也会化妆,但一般都化得比较淡,简单地描个眉涂个唇彩就差不多了,她本就年轻,穿着也朴素简单,平日里看着素雅,就像个刚毕业的普通大学生似的。
  “去了就知道了。”楚然没有明说。
  “到底是去哪里吃饭?”她给楚然发了条短信。
54.158.50.26, 54.158.50.26;0;pc;4;磨铁文学
  楚然根本理都懒得理,直到有一个中年男人出现之后,他才略微调整了一下表情,收敛了嘴角若有若无的笑容。
  这个应该是管家了。
  郑安琪便配合地微微一笑。好在她也是经过大场面的,没过几分钟就适应了这样的场合,最初的紧张渐渐消失,她很快就找回了感觉。
  而今天距离上次聚会恰好两个月整了。
  说完十分绅士地冲郑安琪行了个礼。
  楚然带着郑安琪往里走去,一路上都有穿着统一黑白制服的仆人给楚然鞠躬问好。
  郑安琪下车的时候清晰听到门童跟楚然说了一句“二少爷好。”
  郑安琪的心砰砰乱跳,感觉距离上次自己出席大型酒会已经隔了好久了。
  他们之间的关系有这么深吗?
  郑安琪又打开了另外两个盒子,一个盒子里装着一双银色系带高跟鞋,而另一个盒子里则装着一套白金蔷薇首饰,
  不管是上一世还是这一世,她都是对上流社会比较熟知的,所以对这些出身名门的人们也比较了解,他们说什么她也听得懂,甚至还能插上几句,丝毫不显怯场。
  原来他们楚家家族庞大,分散在全国乃至世界各地,大家平时见一面其实都不是很容易,楚家的族长便觉得这样下去,年轻一辈之间联系都疏远了,不利于家族的长远发展,于是便提出每两个月年轻一辈就要聚在一起交流一下,吃个饭跳跳舞什么的,联络联络感情,大家事业上有困难也可以互相帮助一下。
  平常她也会化妆,但一般都化得比较淡,简单地描个眉涂个唇彩就差不多了,她本就年轻,穿着也朴素简单,平日里看着素雅,就像个刚毕业的普通大学生似的。
  “二少爷好!”
  “这位是?”
  她拉开蝴蝶结绸带,打开盒子,里面放着一件白色礼服裙,打开来看,这是一件抹胸裙,款式并不复杂,但胜在剪裁独特。
  人们纷纷低声议论了起来,但楚然对此视而不见,神色自若地走过去寒暄,顺便还把身边的郑安琪介绍给大家。
  她环顾四周,发现他们已经不在城市中心了,这里应该是楚家的私有别墅,别墅周围修了院墙,主体建筑的前方还有一个喷泉。
  “废话少说。”楚然淡淡地回了一句,“抓紧时间做事。”
  郑安琪出门之前也化了个淡妆,但是发型自己做不来,所以只是简单地披着长发。
  “Yes,sir!”Annie连忙放开了安琪,然后拉开了自己的包包,那里面装着形形色色的化妆工具。
  她拉开蝴蝶结绸带,打开盒子,里面放着一件白色礼服裙,打开来看,这是一件抹胸裙,款式并不复杂,但胜在剪裁独特。
  他们之间的关系有这么深吗?
  郑安琪并没有英文名字,但是安琪的话在英语里确实是读作Angle。
  不知有谁说了一句,顿时,大厅里的人们纷纷将目光投向门口,先是看向表情淡然的楚然,然后就将视线转移到了旁边的郑安琪身上。
  “哼,我看啊,八成又是什么十八流的小戏子吧!二少爷就是不同凡响啊,什么乱七八糟的人都敢往家里带……”
  众人本来以为她是个什么外围的小艺人,但是见她气质不俗,谈吐不凡,似乎不像是没怎么受过教育的低等艺人,她的言行举止更像是出身名门的大家闺秀,于是看她的眼光便都变了,甚至有人怀疑她是哪位富家千金。
  而今天距离上次聚会恰好两个月整了。
  “嗯。我们进去吧。”楚然没再多做停留,带着郑安琪跟在温叔后面来到了正厅。
  脖子耳垂上的蔷薇首饰即使在光线不太明亮的车厢里也闪烁着零星银光。
  郑安琪这才将注意力给拉了回来,她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要震惊。
  这就是弱者和强者之间的差距吗?
  这也没什么,就只是吃个饭而已,她上辈子出席过不少大场合,没理由会在今天过度紧张。
  温叔看着楚然露出了欣慰的笑容,“二少爷回来了,回来就好,快些进去吧,大家都到齐了。”说完他又看向被楚然搂着的郑安琪,“这位应该就是郑小姐了吧?欢迎您来到楚府。”
  楚然根本理都懒得理,直到有一个中年男人出现之后,他才略微调整了一下表情,收敛了嘴角若有若无的笑容。
  原来他们楚家家族庞大,分散在全国乃至世界各地,大家平时见一面其实都不是很容易,楚家的族长便觉得这样下去,年轻一辈之间联系都疏远了,不利于家族的长远发展,于是便提出每两个月年轻一辈就要聚在一起交流一下,吃个饭跳跳舞什么的,联络联络感情,大家事业上有困难也可以互相帮助一下。
  楚然抿了口酒,“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
  等到晚上七点的时候,楚然的车到了紫金小区的地下停车场里。郑安琪上车之后就发现这车里多了一个人。
  “先回家等我,晚上我去接你。”
  “嗯。我们进去吧。”楚然没再多做停留,带着郑安琪跟在温叔后面来到了正厅。
  他们之间的关系有这么深吗?
  这个应该是管家了。
  不管是上一世还是这一世,她都是对上流社会比较熟知的,所以对这些出身名门的人们也比较了解,他们说什么她也听得懂,甚至还能插上几句,丝毫不显怯场。
  但是Annie今天给她化得妆却十分精致仔细,突出了她五官的完美之处,也使得她的气质成熟了许多,这使得她看起来从素净中平添里几分艳丽。
  楚然为什么要送这么条裙子给她?而且这裙子一看就价格不菲。
  郑安琪触目所及尽是一片珠光灿烂,巨大的水晶灯挂在天花板的正中央,四周又挂了几个较小的水晶灯,灯光璀璨,照亮了整个大厅。
  楚然带着郑安琪往里走去,一路上都有穿着统一黑白制服的仆人给楚然鞠躬问好。
  不知有谁说了一句,顿时,大厅里的人们纷纷将目光投向门口,先是看向表情淡然的楚然,然后就将视线转移到了旁边的郑安琪身上。
  楚然根本理都懒得理,直到有一个中年男人出现之后,他才略微调整了一下表情,收敛了嘴角若有若无的笑容。
  如果自己还只是个偷偷摸摸的狗仔记者的话,很可能辛苦工作一辈子都挣不了这么多的钱。
  “安琪。”楚然自然地搂住了郑安琪的腰,在她耳边唤了一声她的名字提醒她别发呆了。
  为了庆祝郑安琪顺利杀青,楚然提出要带她出去吃饭。
  郑安琪出门之前也化了个淡妆,但是发型自己做不来,所以只是简单地披着长发。
  “二少爷来了!”
  楚然为什么要送这么条裙子给她?而且这裙子一看就价格不菲。
  “二少爷来了!”
  “温叔。”楚然点了点头。
  本来还以为是去什么西餐厅里吃顿好的,但是看这架势,很可能是要出席什么酒会啊……
  楚然轻笑了一声,回过头去。
  不知有谁说了一句,顿时,大厅里的人们纷纷将目光投向门口,先是看向表情淡然的楚然,然后就将视线转移到了旁边的郑安琪身上。
  除了坐在副驾驶的楚然和坐在驾驶座的小唐之外,后座上还坐着一个从来没见过的小姑娘,怀里抱着一个大背包。
  礼盒上放着一张便签纸,上面写着“to my dear Angle”几个英文字母,那字迹应该是出自楚然之手。
  脖子耳垂上的蔷薇首饰即使在光线不太明亮的车厢里也闪烁着零星银光。
  “到底是去哪里吃饭?”她给楚然发了条短信。
  “Yes,sir!”Annie连忙放开了安琪,然后拉开了自己的包包,那里面装着形形色色的化妆工具。
  “Hi,安琪你好,我是Annie。”Annie笑嘻嘻地冲郑安琪打招呼,然后非常自来熟地一把拉过郑安琪盯着她的脸看了好几分钟,“哇,楚哥,安琪可比之前那几位漂亮多了!”
  “废话少说。”楚然淡淡地回了一句,“抓紧时间做事。”
  楚然抿了口酒,“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
  本来还以为是去什么西餐厅里吃顿好的,但是看这架势,很可能是要出席什么酒会啊……
  “嗯。我们进去吧。”楚然没再多做停留,带着郑安琪跟在温叔后面来到了正厅。
  “那我要开始啦!”Annie兴冲冲地说道。
  感觉来到了很不得了的地方呢。
  “去了就知道了。”楚然没有明说。
  “她是Annie,是楚哥的化妆师。”小唐给郑安琪介绍道,然后拧着钥匙发动了车子。
  郑安琪想起关于楚然家世的传闻,至今其实没什么人说得清楚,能够了解的人也不会轻易开口,所以大家都只知道楚然身出豪门,但是他家具体做什么的还真没人知道。
  平常她也会化妆,但一般都化得比较淡,简单地描个眉涂个唇彩就差不多了,她本就年轻,穿着也朴素简单,平日里看着素雅,就像个刚毕业的普通大学生似的。
  “她是Annie,是楚哥的化妆师。”小唐给郑安琪介绍道,然后拧着钥匙发动了车子。
  “这丫头长得倒是还可以,不过自然是比不上我的,不知道又是用了什么手段才爬上了二少爷的床……”
  “不知道啊,难道是二少爷新交的女朋友?怎么没听说过?叫什么名字?”
  人们纷纷低声议论了起来,但楚然对此视而不见,神色自若地走过去寒暄,顺便还把身边的郑安琪介绍给大家。
  人们纷纷低声议论了起来,但楚然对此视而不见,神色自若地走过去寒暄,顺便还把身边的郑安琪介绍给大家。
  礼盒上放着一张便签纸,上面写着“to my dear Angle”几个英文字母,那字迹应该是出自楚然之手。
  礼盒上放着一张便签纸,上面写着“to my dear Angle”几个英文字母,那字迹应该是出自楚然之手。
  “二少爷来了!”
  她拿到胸前比划了一下,大小正好,但这衣服上没有流水标,可能是根据她的身材尺寸订做的。
  郑安琪下车的时候清晰听到门童跟楚然说了一句“二少爷好。”
  为了庆祝郑安琪顺利杀青,楚然提出要带她出去吃饭。
  “温叔。”楚然点了点头。
  “这是谁?怎么跟二少爷在一起?”
  “任务完成咯!”Annie也很满意,收拾好东西后还拉着郑安琪的手说道:“安琪,以后有机会还让我给你化妆啊!我就喜欢你这样的美人!”
  她拿到胸前比划了一下,大小正好,但这衣服上没有流水标,可能是根据她的身材尺寸订做的。
  人们纷纷低声议论了起来,但楚然对此视而不见,神色自若地走过去寒暄,顺便还把身边的郑安琪介绍给大家。
  说完十分绅士地冲郑安琪行了个礼。
  原来Annie是要在这车上给自己做造型吗?
  郑安琪这才将注意力给拉了回来,她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要震惊。
  楚然轻笑了一声,回过头去。
  为了庆祝郑安琪顺利杀青,楚然提出要带她出去吃饭。
  “温叔。”楚然点了点头。
  人们纷纷低声议论了起来,但楚然对此视而不见,神色自若地走过去寒暄,顺便还把身边的郑安琪介绍给大家。
  不知有谁说了一句,顿时,大厅里的人们纷纷将目光投向门口,先是看向表情淡然的楚然,然后就将视线转移到了旁边的郑安琪身上。
  楚然根本理都懒得理,直到有一个中年男人出现之后,他才略微调整了一下表情,收敛了嘴角若有若无的笑容。
  她环顾四周,发现他们已经不在城市中心了,这里应该是楚家的私有别墅,别墅周围修了院墙,主体建筑的前方还有一个喷泉。
  他们之间的关系有这么深吗?
  除了坐在副驾驶的楚然和坐在驾驶座的小唐之外,后座上还坐着一个从来没见过的小姑娘,怀里抱着一个大背包。
  这个应该是管家了。
  郑安琪心中涌起了一种深深的无力感,她突然觉得即使跟楚然一起生活了这么些日子,但是自己对他却还是所知不深,而他可能对自己的一切都了如指掌。
  郑安琪心中涌起了一种深深的无力感,她突然觉得即使跟楚然一起生活了这么些日子,但是自己对他却还是所知不深,而他可能对自己的一切都了如指掌。
  原来他们楚家家族庞大,分散在全国乃至世界各地,大家平时见一面其实都不是很容易,楚家的族长便觉得这样下去,年轻一辈之间联系都疏远了,不利于家族的长远发展,于是便提出每两个月年轻一辈就要聚在一起交流一下,吃个饭跳跳舞什么的,联络联络感情,大家事业上有困难也可以互相帮助一下。
  郑安琪乍一抬眼就愣住了,这镜子里的人真的是自己吗?
  本来还以为是去什么西餐厅里吃顿好的,但是看这架势,很可能是要出席什么酒会啊……
  “那我要开始啦!”Annie兴冲冲地说道。
  “二少爷来了!”
  郑安琪在上一世也穿过不少名牌高级定制了,眼前的这一套“装备”,虽然她无法准确说出是什么牌子的,但她一眼就看得出来这一堆东西绝对花了不少钱。
  郑安琪抬头,原来楚然也正侧过身来回头看着她,她感觉自己的脸颊突然就热了起来。
  郑安琪在上一世也穿过不少名牌高级定制了,眼前的这一套“装备”,虽然她无法准确说出是什么牌子的,但她一眼就看得出来这一堆东西绝对花了不少钱。
  郑安琪心中涌起了一种深深的无力感,她突然觉得即使跟楚然一起生活了这么些日子,但是自己对他却还是所知不深,而他可能对自己的一切都了如指掌。
  郑安琪出门之前也化了个淡妆,但是发型自己做不来,所以只是简单地披着长发。
  感觉来到了很不得了的地方呢。
  “温叔。”楚然点了点头。
  脖子耳垂上的蔷薇首饰即使在光线不太明亮的车厢里也闪烁着零星银光。
  如果自己还只是个偷偷摸摸的狗仔记者的话,很可能辛苦工作一辈子都挣不了这么多的钱。
  “Yes,sir!”Annie连忙放开了安琪,然后拉开了自己的包包,那里面装着形形色色的化妆工具。
  如果自己还只是个偷偷摸摸的狗仔记者的话,很可能辛苦工作一辈子都挣不了这么多的钱。
  原来他们楚家家族庞大,分散在全国乃至世界各地,大家平时见一面其实都不是很容易,楚家的族长便觉得这样下去,年轻一辈之间联系都疏远了,不利于家族的长远发展,于是便提出每两个月年轻一辈就要聚在一起交流一下,吃个饭跳跳舞什么的,联络联络感情,大家事业上有困难也可以互相帮助一下。
  Annie动作很快,在他们抵达目的地之前就完工了。她举着镜子递到郑安琪的面前,“你看,感觉怎么样?”
  “去了就知道了。”楚然没有明说。
  众人本来以为她是个什么外围的小艺人,但是见她气质不俗,谈吐不凡,似乎不像是没怎么受过教育的低等艺人,她的言行举止更像是出身名门的大家闺秀,于是看她的眼光便都变了,甚至有人怀疑她是哪位富家千金。
  郑安琪出门之前也化了个淡妆,但是发型自己做不来,所以只是简单地披着长发。
  楚然抿了口酒,“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
  “楚然,你好歹要告诉我今天到底是要做什么吧?”郑安琪接过楚然递过来的香槟,小声对他说道。刚刚从进门起她就一直保持着微笑,现在感觉自己的脸都要笑僵掉了。
  “二少爷好!”
  “废话少说。”楚然淡淡地回了一句,“抓紧时间做事。”
  “废话少说。”楚然淡淡地回了一句,“抓紧时间做事。”
  礼盒上放着一张便签纸,上面写着“to my dear Angle”几个英文字母,那字迹应该是出自楚然之手。
  这也没什么,就只是吃个饭而已,她上辈子出席过不少大场合,没理由会在今天过度紧张。
  礼盒上放着一张便签纸,上面写着“to my dear Angle”几个英文字母,那字迹应该是出自楚然之手。
  为了庆祝郑安琪顺利杀青,楚然提出要带她出去吃饭。

  “去了就知道了。”楚然没有明说。

  不知有谁说了一句,顿时,大厅里的人们纷纷将目光投向门口,先是看向表情淡然的楚然,然后就将视线转移到了旁边的郑安琪身上。

  说完十分绅士地冲郑安琪行了个礼。

  “先回家等我,晚上我去接你。”

  “这位是?”

  郑安琪心情很好,哼着歌回到家,刚坐上沙发就看到了茶几上摆着一个好几个银色礼盒,按照大小顺序叠放在一起,最顶端系着紫色的天鹅绒丝带。

  “不知道啊,难道是二少爷新交的女朋友?怎么没听说过?叫什么名字?”

  郑安琪抬头,原来楚然也正侧过身来回头看着她,她感觉自己的脸颊突然就热了起来。

  “这是什么?”

  楚然根本理都懒得理,直到有一个中年男人出现之后,他才略微调整了一下表情,收敛了嘴角若有若无的笑容。

  礼盒上放着一张便签纸,上面写着“to my dear Angle”几个英文字母,那字迹应该是出自楚然之手。

  原来Annie是要在这车上给自己做造型吗?

  “二少爷来了!”

  郑安琪并没有英文名字,但是安琪的话在英语里确实是读作Angle。

  “Yes,sir!”Annie连忙放开了安琪,然后拉开了自己的包包,那里面装着形形色色的化妆工具。

  她拉开蝴蝶结绸带,打开盒子,里面放着一件白色礼服裙,打开来看,这是一件抹胸裙,款式并不复杂,但胜在剪裁独特。

  她拿到胸前比划了一下,大小正好,但这衣服上没有流水标,可能是根据她的身材尺寸订做的。

  楚然为什么要送这么条裙子给她?而且这裙子一看就价格不菲。

  郑安琪又打开了另外两个盒子,一个盒子里装着一双银色系带高跟鞋,而另一个盒子里则装着一套白金蔷薇首饰,

  郑安琪在上一世也穿过不少名牌高级定制了,眼前的这一套“装备”,虽然她无法准确说出是什么牌子的,但她一眼就看得出来这一堆东西绝对花了不少钱。

  如果自己还只是个偷偷摸摸的狗仔记者的话,很可能辛苦工作一辈子都挣不了这么多的钱。

  “到底是去哪里吃饭?”她给楚然发了条短信。

  本来还以为是去什么西餐厅里吃顿好的,但是看这架势,很可能是要出席什么酒会啊……

  郑安琪的心砰砰乱跳,感觉距离上次自己出席大型酒会已经隔了好久了。

  “去了就知道了。”楚然没有明说。

  等到晚上七点的时候,楚然的车到了紫金小区的地下停车场里。郑安琪上车之后就发现这车里多了一个人。

  除了坐在副驾驶的楚然和坐在驾驶座的小唐之外,后座上还坐着一个从来没见过的小姑娘,怀里抱着一个大背包。

  “这位是?”

  “她是Annie,是楚哥的化妆师。”小唐给郑安琪介绍道,然后拧着钥匙发动了车子。

  “Hi,安琪你好,我是Annie。”Annie笑嘻嘻地冲郑安琪打招呼,然后非常自来熟地一把拉过郑安琪盯着她的脸看了好几分钟,“哇,楚哥,安琪可比之前那几位漂亮多了!”

  “废话少说。”楚然淡淡地回了一句,“抓紧时间做事。”

  “Yes,sir!”Annie连忙放开了安琪,然后拉开了自己的包包,那里面装着形形色色的化妆工具。

  原来Annie是要在这车上给自己做造型吗?

  “嗯。我们进去吧。”楚然没再多做停留,带着郑安琪跟在温叔后面来到了正厅。

  郑安琪触目所及尽是一片珠光灿烂,巨大的水晶灯挂在天花板的正中央,四周又挂了几个较小的水晶灯,灯光璀璨,照亮了整个大厅。

  郑安琪出门之前也化了个淡妆,但是发型自己做不来,所以只是简单地披着长发。

  他们之间的关系有这么深吗?

  “Yes,sir!”Annie连忙放开了安琪,然后拉开了自己的包包,那里面装着形形色色的化妆工具。

  “那我要开始啦!”Annie兴冲冲地说道。

  除了坐在副驾驶的楚然和坐在驾驶座的小唐之外,后座上还坐着一个从来没见过的小姑娘,怀里抱着一个大背包。

  郑安琪想起关于楚然家世的传闻,至今其实没什么人说得清楚,能够了解的人也不会轻易开口,所以大家都只知道楚然身出豪门,但是他家具体做什么的还真没人知道。

  “二少爷来了!”

  郑安琪并没有英文名字,但是安琪的话在英语里确实是读作Angle。

  郑安琪便任由Annie摆弄,心里却在猜测着这到底是个什么晚宴,居然要搞得这么正式?

  Annie动作很快,在他们抵达目的地之前就完工了。她举着镜子递到郑安琪的面前,“你看,感觉怎么样?”

  郑安琪乍一抬眼就愣住了,这镜子里的人真的是自己吗?

  “安琪。”楚然自然地搂住了郑安琪的腰,在她耳边唤了一声她的名字提醒她别发呆了。

  平常她也会化妆,但一般都化得比较淡,简单地描个眉涂个唇彩就差不多了,她本就年轻,穿着也朴素简单,平日里看着素雅,就像个刚毕业的普通大学生似的。

  脖子耳垂上的蔷薇首饰即使在光线不太明亮的车厢里也闪烁着零星银光。

54.158.50.26, 54.158.50.26;0;pc;4;磨铁文学

  “废话少说。”楚然淡淡地回了一句,“抓紧时间做事。”

  郑安琪想起关于楚然家世的传闻,至今其实没什么人说得清楚,能够了解的人也不会轻易开口,所以大家都只知道楚然身出豪门,但是他家具体做什么的还真没人知道。

  但是Annie今天给她化得妆却十分精致仔细,突出了她五官的完美之处,也使得她的气质成熟了许多,这使得她看起来从素净中平添里几分艳丽。

  脖子耳垂上的蔷薇首饰即使在光线不太明亮的车厢里也闪烁着零星银光。

  “很漂亮。”

  郑安琪抬头,原来楚然也正侧过身来回头看着她,她感觉自己的脸颊突然就热了起来。

  等到晚上七点的时候,楚然的车到了紫金小区的地下停车场里。郑安琪上车之后就发现这车里多了一个人。

  楚然轻笑了一声,回过头去。

  “任务完成咯!”Annie也很满意,收拾好东西后还拉着郑安琪的手说道:“安琪,以后有机会还让我给你化妆啊!我就喜欢你这样的美人!”

  如果自己还只是个偷偷摸摸的狗仔记者的话,很可能辛苦工作一辈子都挣不了这么多的钱。

  “楚然,你好歹要告诉我今天到底是要做什么吧?”郑安琪接过楚然递过来的香槟,小声对他说道。刚刚从进门起她就一直保持着微笑,现在感觉自己的脸都要笑僵掉了。

  “楚哥,我们到了。”小唐说道。

  如果自己还只是个偷偷摸摸的狗仔记者的话,很可能辛苦工作一辈子都挣不了这么多的钱。

  车停在了一座富丽堂皇的别墅门口,刚刚停稳就有门童走了过来,毕恭毕敬地打开车门,弯腰等着里面的人出来。

  “下车吧。”楚然说道。

  郑安琪下车的时候清晰听到门童跟楚然说了一句“二少爷好。”

  她的动作一滞,立刻就意识到今天的晚会很可能是楚然自己家的家宴!

  她拿到胸前比划了一下,大小正好,但这衣服上没有流水标,可能是根据她的身材尺寸订做的。

  她环顾四周,发现他们已经不在城市中心了,这里应该是楚家的私有别墅,别墅周围修了院墙,主体建筑的前方还有一个喷泉。

  眼前的白色欧式建筑华丽而不艳俗,明亮的灯光从窗户里透了出来。

  平常她也会化妆,但一般都化得比较淡,简单地描个眉涂个唇彩就差不多了,她本就年轻,穿着也朴素简单,平日里看着素雅,就像个刚毕业的普通大学生似的。

  人们纷纷低声议论了起来,但楚然对此视而不见,神色自若地走过去寒暄,顺便还把身边的郑安琪介绍给大家。

  感觉来到了很不得了的地方呢。

  郑安琪想起关于楚然家世的传闻,至今其实没什么人说得清楚,能够了解的人也不会轻易开口,所以大家都只知道楚然身出豪门,但是他家具体做什么的还真没人知道。

  但是Annie今天给她化得妆却十分精致仔细,突出了她五官的完美之处,也使得她的气质成熟了许多,这使得她看起来从素净中平添里几分艳丽。

  “安琪。”楚然自然地搂住了郑安琪的腰,在她耳边唤了一声她的名字提醒她别发呆了。

  “这位是?”

  郑安琪这才将注意力给拉了回来,她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要震惊。

  这也没什么,就只是吃个饭而已,她上辈子出席过不少大场合,没理由会在今天过度紧张。

  这么想着郑安琪感觉自己镇定了许多,只是还是搞不清楚楚然为什么要将她带回家里来。

  他们之间的关系有这么深吗?

  但也从来没有听楚然问起过自己家里的情况,或许是他早就已经调查清楚了?

  郑安琪心中涌起了一种深深的无力感,她突然觉得即使跟楚然一起生活了这么些日子,但是自己对他却还是所知不深,而他可能对自己的一切都了如指掌。

  为了庆祝郑安琪顺利杀青,楚然提出要带她出去吃饭。

  这就是弱者和强者之间的差距吗?

  脖子耳垂上的蔷薇首饰即使在光线不太明亮的车厢里也闪烁着零星银光。

  楚然带着郑安琪往里走去,一路上都有穿着统一黑白制服的仆人给楚然鞠躬问好。

  原来他们楚家家族庞大,分散在全国乃至世界各地,大家平时见一面其实都不是很容易,楚家的族长便觉得这样下去,年轻一辈之间联系都疏远了,不利于家族的长远发展,于是便提出每两个月年轻一辈就要聚在一起交流一下,吃个饭跳跳舞什么的,联络联络感情,大家事业上有困难也可以互相帮助一下。

  “二少爷好!”

  原来他们楚家家族庞大,分散在全国乃至世界各地,大家平时见一面其实都不是很容易,楚家的族长便觉得这样下去,年轻一辈之间联系都疏远了,不利于家族的长远发展,于是便提出每两个月年轻一辈就要聚在一起交流一下,吃个饭跳跳舞什么的,联络联络感情,大家事业上有困难也可以互相帮助一下。

  楚然根本理都懒得理,直到有一个中年男人出现之后,他才略微调整了一下表情,收敛了嘴角若有若无的笑容。

  “去了就知道了。”楚然没有明说。

  那个中年男人身上的制服跟其他仆人的略有不同,左胸前还多了个银色的徽章,银链从徽章底端垂落下来,末端隐没进了旁边的口袋里。

  这个应该是管家了。

  “温叔。”楚然点了点头。

  温叔看着楚然露出了欣慰的笑容,“二少爷回来了,回来就好,快些进去吧,大家都到齐了。”说完他又看向被楚然搂着的郑安琪,“这位应该就是郑小姐了吧?欢迎您来到楚府。”

  说完十分绅士地冲郑安琪行了个礼。

  “嗯。我们进去吧。”楚然没再多做停留,带着郑安琪跟在温叔后面来到了正厅。

54.158.50.26, 54.158.50.26;0;pc;4;磨铁文学

  不知有谁说了一句,顿时,大厅里的人们纷纷将目光投向门口,先是看向表情淡然的楚然,然后就将视线转移到了旁边的郑安琪身上。

  郑安琪触目所及尽是一片珠光灿烂,巨大的水晶灯挂在天花板的正中央,四周又挂了几个较小的水晶灯,灯光璀璨,照亮了整个大厅。

  端着托盘的仆人灵活穿梭在人群中,美酒佳肴盛放在银质餐具里,在大厅里的众人皆是穿着锦衣华服,一个比一个精致高雅。

  “二少爷来了!”

  不知有谁说了一句,顿时,大厅里的人们纷纷将目光投向门口,先是看向表情淡然的楚然,然后就将视线转移到了旁边的郑安琪身上。

  “这是谁?怎么跟二少爷在一起?”

  “嗯。我们进去吧。”楚然没再多做停留,带着郑安琪跟在温叔后面来到了正厅。

  “不知道啊,难道是二少爷新交的女朋友?怎么没听说过?叫什么名字?”

  “哼,我看啊,八成又是什么十八流的小戏子吧!二少爷就是不同凡响啊,什么乱七八糟的人都敢往家里带……”

  “这丫头长得倒是还可以,不过自然是比不上我的,不知道又是用了什么手段才爬上了二少爷的床……”

  “这丫头长得倒是还可以,不过自然是比不上我的,不知道又是用了什么手段才爬上了二少爷的床……”

  人们纷纷低声议论了起来,但楚然对此视而不见,神色自若地走过去寒暄,顺便还把身边的郑安琪介绍给大家。

  “这是我今晚舞会的舞伴,她叫安琪。”

  这么想着郑安琪感觉自己镇定了许多,只是还是搞不清楚楚然为什么要将她带回家里来。

  郑安琪出门之前也化了个淡妆,但是发型自己做不来,所以只是简单地披着长发。

  郑安琪便配合地微微一笑。好在她也是经过大场面的,没过几分钟就适应了这样的场合,最初的紧张渐渐消失,她很快就找回了感觉。

  楚然抿了口酒,“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

  不管是上一世还是这一世,她都是对上流社会比较熟知的,所以对这些出身名门的人们也比较了解,他们说什么她也听得懂,甚至还能插上几句,丝毫不显怯场。

  众人本来以为她是个什么外围的小艺人,但是见她气质不俗,谈吐不凡,似乎不像是没怎么受过教育的低等艺人,她的言行举止更像是出身名门的大家闺秀,于是看她的眼光便都变了,甚至有人怀疑她是哪位富家千金。

  “楚然,你好歹要告诉我今天到底是要做什么吧?”郑安琪接过楚然递过来的香槟,小声对他说道。刚刚从进门起她就一直保持着微笑,现在感觉自己的脸都要笑僵掉了。

  郑安琪心情很好,哼着歌回到家,刚坐上沙发就看到了茶几上摆着一个好几个银色礼盒,按照大小顺序叠放在一起,最顶端系着紫色的天鹅绒丝带。

  人们纷纷低声议论了起来,但楚然对此视而不见,神色自若地走过去寒暄,顺便还把身边的郑安琪介绍给大家。

  楚然带着郑安琪往里走去,一路上都有穿着统一黑白制服的仆人给楚然鞠躬问好。

  楚然抿了口酒,“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

  感觉来到了很不得了的地方呢。

  原来他们楚家家族庞大,分散在全国乃至世界各地,大家平时见一面其实都不是很容易,楚家的族长便觉得这样下去,年轻一辈之间联系都疏远了,不利于家族的长远发展,于是便提出每两个月年轻一辈就要聚在一起交流一下,吃个饭跳跳舞什么的,联络联络感情,大家事业上有困难也可以互相帮助一下。

  郑安琪心中涌起了一种深深的无力感,她突然觉得即使跟楚然一起生活了这么些日子,但是自己对他却还是所知不深,而他可能对自己的一切都了如指掌。

  礼盒上放着一张便签纸,上面写着“to my dear Angle”几个英文字母,那字迹应该是出自楚然之手。

  人们纷纷低声议论了起来,但楚然对此视而不见,神色自若地走过去寒暄,顺便还把身边的郑安琪介绍给大家。

  “二少爷来了!”

  而今天距离上次聚会恰好两个月整了。
  而今天距离上次聚会恰好两个月整了。
  “二少爷来了!”
  “废话少说。”楚然淡淡地回了一句,“抓紧时间做事。”
  这么想着郑安琪感觉自己镇定了许多,只是还是搞不清楚楚然为什么要将她带回家里来。
  这个应该是管家了。
  她环顾四周,发现他们已经不在城市中心了,这里应该是楚家的私有别墅,别墅周围修了院墙,主体建筑的前方还有一个喷泉。
  郑安琪出门之前也化了个淡妆,但是发型自己做不来,所以只是简单地披着长发。
  平常她也会化妆,但一般都化得比较淡,简单地描个眉涂个唇彩就差不多了,她本就年轻,穿着也朴素简单,平日里看着素雅,就像个刚毕业的普通大学生似的。
  等到晚上七点的时候,楚然的车到了紫金小区的地下停车场里。郑安琪上车之后就发现这车里多了一个人。
  “二少爷来了!”
  不知有谁说了一句,顿时,大厅里的人们纷纷将目光投向门口,先是看向表情淡然的楚然,然后就将视线转移到了旁边的郑安琪身上。
54.158.50.26, 54.158.50.26;0;pc;4;磨铁文学
  她环顾四周,发现他们已经不在城市中心了,这里应该是楚家的私有别墅,别墅周围修了院墙,主体建筑的前方还有一个喷泉。
  众人本来以为她是个什么外围的小艺人,但是见她气质不俗,谈吐不凡,似乎不像是没怎么受过教育的低等艺人,她的言行举止更像是出身名门的大家闺秀,于是看她的眼光便都变了,甚至有人怀疑她是哪位富家千金。
  “哼,我看啊,八成又是什么十八流的小戏子吧!二少爷就是不同凡响啊,什么乱七八糟的人都敢往家里带……”
  端着托盘的仆人灵活穿梭在人群中,美酒佳肴盛放在银质餐具里,在大厅里的众人皆是穿着锦衣华服,一个比一个精致高雅。
  “楚然,你好歹要告诉我今天到底是要做什么吧?”郑安琪接过楚然递过来的香槟,小声对他说道。刚刚从进门起她就一直保持着微笑,现在感觉自己的脸都要笑僵掉了。
  这么想着郑安琪感觉自己镇定了许多,只是还是搞不清楚楚然为什么要将她带回家里来。
  “哼,我看啊,八成又是什么十八流的小戏子吧!二少爷就是不同凡响啊,什么乱七八糟的人都敢往家里带……”
  郑安琪触目所及尽是一片珠光灿烂,巨大的水晶灯挂在天花板的正中央,四周又挂了几个较小的水晶灯,灯光璀璨,照亮了整个大厅。
  郑安琪出门之前也化了个淡妆,但是发型自己做不来,所以只是简单地披着长发。
  楚然根本理都懒得理,直到有一个中年男人出现之后,他才略微调整了一下表情,收敛了嘴角若有若无的笑容。
  原来Annie是要在这车上给自己做造型吗?
  楚然抿了口酒,“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
  这么想着郑安琪感觉自己镇定了许多,只是还是搞不清楚楚然为什么要将她带回家里来。
  不管是上一世还是这一世,她都是对上流社会比较熟知的,所以对这些出身名门的人们也比较了解,他们说什么她也听得懂,甚至还能插上几句,丝毫不显怯场。
  感觉来到了很不得了的地方呢。
  原来他们楚家家族庞大,分散在全国乃至世界各地,大家平时见一面其实都不是很容易,楚家的族长便觉得这样下去,年轻一辈之间联系都疏远了,不利于家族的长远发展,于是便提出每两个月年轻一辈就要聚在一起交流一下,吃个饭跳跳舞什么的,联络联络感情,大家事业上有困难也可以互相帮助一下。
  “安琪。”楚然自然地搂住了郑安琪的腰,在她耳边唤了一声她的名字提醒她别发呆了。
  郑安琪想起关于楚然家世的传闻,至今其实没什么人说得清楚,能够了解的人也不会轻易开口,所以大家都只知道楚然身出豪门,但是他家具体做什么的还真没人知道。
  车停在了一座富丽堂皇的别墅门口,刚刚停稳就有门童走了过来,毕恭毕敬地打开车门,弯腰等着里面的人出来。
  “楚然,你好歹要告诉我今天到底是要做什么吧?”郑安琪接过楚然递过来的香槟,小声对他说道。刚刚从进门起她就一直保持着微笑,现在感觉自己的脸都要笑僵掉了。
  端着托盘的仆人灵活穿梭在人群中,美酒佳肴盛放在银质餐具里,在大厅里的众人皆是穿着锦衣华服,一个比一个精致高雅。
  他们之间的关系有这么深吗?
  “任务完成咯!”Annie也很满意,收拾好东西后还拉着郑安琪的手说道:“安琪,以后有机会还让我给你化妆啊!我就喜欢你这样的美人!”
  平常她也会化妆,但一般都化得比较淡,简单地描个眉涂个唇彩就差不多了,她本就年轻,穿着也朴素简单,平日里看着素雅,就像个刚毕业的普通大学生似的。
  为了庆祝郑安琪顺利杀青,楚然提出要带她出去吃饭。
54.158.50.26, 54.158.50.26;0;pc;4;磨铁文学
  “这位是?”
  “二少爷来了!”
  郑安琪触目所及尽是一片珠光灿烂,巨大的水晶灯挂在天花板的正中央,四周又挂了几个较小的水晶灯,灯光璀璨,照亮了整个大厅。
  “楚然,你好歹要告诉我今天到底是要做什么吧?”郑安琪接过楚然递过来的香槟,小声对他说道。刚刚从进门起她就一直保持着微笑,现在感觉自己的脸都要笑僵掉了。
  感觉来到了很不得了的地方呢。
  郑安琪触目所及尽是一片珠光灿烂,巨大的水晶灯挂在天花板的正中央,四周又挂了几个较小的水晶灯,灯光璀璨,照亮了整个大厅。
  为了庆祝郑安琪顺利杀青,楚然提出要带她出去吃饭。
  这也没什么,就只是吃个饭而已,她上辈子出席过不少大场合,没理由会在今天过度紧张。
  原来他们楚家家族庞大,分散在全国乃至世界各地,大家平时见一面其实都不是很容易,楚家的族长便觉得这样下去,年轻一辈之间联系都疏远了,不利于家族的长远发展,于是便提出每两个月年轻一辈就要聚在一起交流一下,吃个饭跳跳舞什么的,联络联络感情,大家事业上有困难也可以互相帮助一下。
  郑安琪心中涌起了一种深深的无力感,她突然觉得即使跟楚然一起生活了这么些日子,但是自己对他却还是所知不深,而他可能对自己的一切都了如指掌。
  郑安琪心情很好,哼着歌回到家,刚坐上沙发就看到了茶几上摆着一个好几个银色礼盒,按照大小顺序叠放在一起,最顶端系着紫色的天鹅绒丝带。
  不知有谁说了一句,顿时,大厅里的人们纷纷将目光投向门口,先是看向表情淡然的楚然,然后就将视线转移到了旁边的郑安琪身上。
  楚然根本理都懒得理,直到有一个中年男人出现之后,他才略微调整了一下表情,收敛了嘴角若有若无的笑容。
  郑安琪的心砰砰乱跳,感觉距离上次自己出席大型酒会已经隔了好久了。
  “楚哥,我们到了。”小唐说道。
  “这是什么?”
  “废话少说。”楚然淡淡地回了一句,“抓紧时间做事。”
  “二少爷来了!”
  “楚哥,我们到了。”小唐说道。
  那个中年男人身上的制服跟其他仆人的略有不同,左胸前还多了个银色的徽章,银链从徽章底端垂落下来,末端隐没进了旁边的口袋里。
  郑安琪又打开了另外两个盒子,一个盒子里装着一双银色系带高跟鞋,而另一个盒子里则装着一套白金蔷薇首饰,
  “下车吧。”楚然说道。
  原来他们楚家家族庞大,分散在全国乃至世界各地,大家平时见一面其实都不是很容易,楚家的族长便觉得这样下去,年轻一辈之间联系都疏远了,不利于家族的长远发展,于是便提出每两个月年轻一辈就要聚在一起交流一下,吃个饭跳跳舞什么的,联络联络感情,大家事业上有困难也可以互相帮助一下。
  “不知道啊,难道是二少爷新交的女朋友?怎么没听说过?叫什么名字?”
  但也从来没有听楚然问起过自己家里的情况,或许是他早就已经调查清楚了?
  如果自己还只是个偷偷摸摸的狗仔记者的话,很可能辛苦工作一辈子都挣不了这么多的钱。
  而今天距离上次聚会恰好两个月整了。
  “这丫头长得倒是还可以,不过自然是比不上我的,不知道又是用了什么手段才爬上了二少爷的床……”
  人们纷纷低声议论了起来,但楚然对此视而不见,神色自若地走过去寒暄,顺便还把身边的郑安琪介绍给大家。
  “这位是?”
  原来Annie是要在这车上给自己做造型吗?
  “去了就知道了。”楚然没有明说。
  “Yes,sir!”Annie连忙放开了安琪,然后拉开了自己的包包,那里面装着形形色色的化妆工具。
  除了坐在副驾驶的楚然和坐在驾驶座的小唐之外,后座上还坐着一个从来没见过的小姑娘,怀里抱着一个大背包。
  平常她也会化妆,但一般都化得比较淡,简单地描个眉涂个唇彩就差不多了,她本就年轻,穿着也朴素简单,平日里看着素雅,就像个刚毕业的普通大学生似的。
  车停在了一座富丽堂皇的别墅门口,刚刚停稳就有门童走了过来,毕恭毕敬地打开车门,弯腰等着里面的人出来。
  郑安琪出门之前也化了个淡妆,但是发型自己做不来,所以只是简单地披着长发。
  这么想着郑安琪感觉自己镇定了许多,只是还是搞不清楚楚然为什么要将她带回家里来。
  楚然根本理都懒得理,直到有一个中年男人出现之后,他才略微调整了一下表情,收敛了嘴角若有若无的笑容。
  “这位是?”
  礼盒上放着一张便签纸,上面写着“to my dear Angle”几个英文字母,那字迹应该是出自楚然之手。
  郑安琪想起关于楚然家世的传闻,至今其实没什么人说得清楚,能够了解的人也不会轻易开口,所以大家都只知道楚然身出豪门,但是他家具体做什么的还真没人知道。
  “这丫头长得倒是还可以,不过自然是比不上我的,不知道又是用了什么手段才爬上了二少爷的床……”
  除了坐在副驾驶的楚然和坐在驾驶座的小唐之外,后座上还坐着一个从来没见过的小姑娘,怀里抱着一个大背包。
  郑安琪出门之前也化了个淡妆,但是发型自己做不来,所以只是简单地披着长发。
  “二少爷来了!”
  “嗯。我们进去吧。”楚然没再多做停留,带着郑安琪跟在温叔后面来到了正厅。
  端着托盘的仆人灵活穿梭在人群中,美酒佳肴盛放在银质餐具里,在大厅里的众人皆是穿着锦衣华服,一个比一个精致高雅。
  那个中年男人身上的制服跟其他仆人的略有不同,左胸前还多了个银色的徽章,银链从徽章底端垂落下来,末端隐没进了旁边的口袋里。
  郑安琪出门之前也化了个淡妆,但是发型自己做不来,所以只是简单地披着长发。
  这也没什么,就只是吃个饭而已,她上辈子出席过不少大场合,没理由会在今天过度紧张。
  “这是我今晚舞会的舞伴,她叫安琪。”
  等到晚上七点的时候,楚然的车到了紫金小区的地下停车场里。郑安琪上车之后就发现这车里多了一个人。
  楚然根本理都懒得理,直到有一个中年男人出现之后,他才略微调整了一下表情,收敛了嘴角若有若无的笑容。
  “楚然,你好歹要告诉我今天到底是要做什么吧?”郑安琪接过楚然递过来的香槟,小声对他说道。刚刚从进门起她就一直保持着微笑,现在感觉自己的脸都要笑僵掉了。
  “那我要开始啦!”Annie兴冲冲地说道。
  郑安琪抬头,原来楚然也正侧过身来回头看着她,她感觉自己的脸颊突然就热了起来。
  “嗯。我们进去吧。”楚然没再多做停留,带着郑安琪跟在温叔后面来到了正厅。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诱王入帐:嗜宠盗梦毒妃

【寻梦里,她是他唯一的救赎;人生中,他是她难解的宿命。】前世,她凭借自己的入梦绝技为他披荆斩棘,扫平障碍,襄助他成为九五之尊。却不想,七窍被封,剜心挫骨,直到死前才得知自己的倾心相付原不过是早有预谋的算计。梦醒归来,回到最初,她发誓要让那些负她之人死无葬身之地!只是,究竟何为梦?...

作者:木子苏V
标签:言情

婚后试爱,恶魔老公心尖宠

江绯色十八岁成年礼,遭人神秘暗算,老天爷送了她一份大礼。阴差阳错,在睡与被睡里滚烫挣扎。*一纸婚约,她被爆出丑闻,成为苏城千夫所指万妇唾骂,抢走他心尖宠未婚妻位置的贱人。灯光晕暗,男人将她狠狠压在卫生间。“在这里,还是乖乖跟我走?”“别人的心头肉,请你g-u-n——”男人眼眸深深...

作者:夜风情
标签:言情

狼帝有喜,娘娘又生崽了

【狼陛下:爱妃,要抱抱要亲亲要举高高!】一夜突变,她成了叛国通敌的罪人;稚子惨死,五马分尸,她是荒山野岭中的一抹孤魂;然上天怜悯,她重生而来!说她不知廉耻与人苟且?呵呵,她不仅要与人苟且还要生人子嗣,你能奈我何?说她魅惑君心妖言惑众?好啊,如你们所愿。郝明珠:“皇上,有人说我们的...

作者:公子离
标签:言情

燃情闪婚:甜妻太惑人

一场宿命的相遇,她跟夜景琛的命运就此纠缠在一起。她以为,夜景琛就是她此生最大的劫数,谁料他却宠她入骨。全世界都说她只是一个替身,她却将替身的戏码演绎得淋漓尽致。既然无心,何来心痛?顾以沫:“我不是给你生孩子的那个女人,不是不是不是!”他单手扣上她的下颌:“我说是,你就是。”他疼她...

作者:蓉焉
标签:言情

豪门盛宠,重生之天后养成

顾锦川说,乔烟,其他人接近你,其实都是为了跟你上床,当然,我跟他们不一样,我想试试沙发,嗯,厨房阳台也可以。风华正茂的顾锦川,有个从政的爸爸,有个经商的妈妈,有钱有颜有天有地还有未婚妻。落魄不堪的孟烟无父无母,孤寡伶仃,还以为男朋友谢天佑是个依靠,可最后——也不过是死在了他的车轮...

作者:唐加一
标签:言情

重生之名门毒妃

火光中,堂姐笑着问她:凌皓月,父死母丧、名声尽毁的滋味怎么样? 原来不是命运的捉弄,一切都是人为,最亲的人就是刽子手,造就她血淋淋的一生 重获新生,她必是一把出鞘的利剑,不沾血绝不收手! 只是,怎么一不小心就招惹了某只妖孽? 某只妖孽:夫人,缺腿部挂件不? (1v1,男主、女主...

作者:流光之莹
标签:言情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