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31章 追究

作者:雪色无香  发布时间:2015-05-11 09:00  字数:1137 

  “听说马失了疯,车夫半路逃了,你有没有受伤?”老太太粗糙的手指抚摸着施晴娇嫩的小脸蛋,既担心又着急地问。
  “听说六丫头也在,烟儿人呢?”老太太放开了手,向人群中看了一眼。一个瘦弱的身影走出来,温婉答道,“我也没事。”
  秦霜华不知道,她拿着手帕上前的时候她的姐姐秦婉凝也正打算上前,只不过是她抢先了一步,还赶走了心中的伊人。秦婉凝没能递上自己的帕子,只好在静谧中悄悄地将心事藏了起来,想来自己是庶女,生的再娇艳美丽也是不能嫁入许家的。更何况许逸公子不曾正眼看过她,她还有什么办法打动他?
  秦霜华一张脸都急红了,依她看凌霄公子一点也不感到抱歉,还笑得开怀。随后许逸竟甩开了她,朝湖的另一面去了。
  “我在,施晴给老祖宗请安。”施晴挤过众人,快步上前跪坐在了老太太脚下。
  进了屋子谁也没有抢先说话,老太君拄着拐杖坐在黑漆圈椅上阴郁着面色,明眼人一看就知有一场风暴正等着大家。
  秦霜华自从与许家的大公子第一次见面就爱慕于他,因性格开朗、藏不住心事,这在秦府已不是什么秘密。今日聚餐完毕,秦霜华就将提了诗词、亲手绣的手绢递给了凌霄公子,然而站在湖水旁的许逸却拿着手绢擦额上的汗水,末了又还给她,“多谢姑娘的手绢,许某用脏了,实在抱歉。”
  “晴儿来了没有?”老太太睁着一双浑浊的眼睛,仔细地辨认屋子里的女孩子们。
  秦霜华一张脸都急红了,依她看凌霄公子一点也不感到抱歉,还笑得开怀。随后许逸竟甩开了她,朝湖的另一面去了。
  “我在,施晴给老祖宗请安。”施晴挤过众人,快步上前跪坐在了老太太脚下。
  晚宴没过多会就散了,秦府的姐妹回去时同坐一辆大马车,是宫里的太监准备的。车窗外是一片柔柔的月光,似清凉的泉水一样洒在头顶。天边已然黑了,整个京城一片昏暗,笼罩在寂静的夜色中。
  晚宴没过多会就散了,秦府的姐妹回去时同坐一辆大马车,是宫里的太监准备的。车窗外是一片柔柔的月光,似清凉的泉水一样洒在头顶。天边已然黑了,整个京城一片昏暗,笼罩在寂静的夜色中。
  “我在,施晴给老祖宗请安。”施晴挤过众人,快步上前跪坐在了老太太脚下。
  晚宴没过多会就散了,秦府的姐妹回去时同坐一辆大马车,是宫里的太监准备的。车窗外是一片柔柔的月光,似清凉的泉水一样洒在头顶。天边已然黑了,整个京城一片昏暗,笼罩在寂静的夜色中。
  一旁秦夫人忙点头,称“是”。
  秦霜华一张脸都急红了,依她看凌霄公子一点也不感到抱歉,还笑得开怀。随后许逸竟甩开了她,朝湖的另一面去了。
  两个人的身影倒映在微波起伏的湖边,都是俊秀美丽的身姿,难免不让人引起误会。旁人眼中许家的大公子一定是看上秦家的幺女了,秦思烟却以为许逸的心思在施晴身上,她也高兴为自己的姐妹答话。
54.162.147.179, 54.162.147.179;0;pc;2;磨铁文学

  秦霜华一张脸都急红了,依她看凌霄公子一点也不感到抱歉,还笑得开怀。随后许逸竟甩开了她,朝湖的另一面去了。

  秦霜华不知道,她拿着手帕上前的时候她的姐姐秦婉凝也正打算上前,只不过是她抢先了一步,还赶走了心中的伊人。秦婉凝没能递上自己的帕子,只好在静谧中悄悄地将心事藏了起来,想来自己是庶女,生的再娇艳美丽也是不能嫁入许家的。更何况许逸公子不曾正眼看过她,她还有什么办法打动他?

  晚宴没过多会就散了,秦府的姐妹回去时同坐一辆大马车,是宫里的太监准备的。车窗外是一片柔柔的月光,似清凉的泉水一样洒在头顶。天边已然黑了,整个京城一片昏暗,笼罩在寂静的夜色中。

  一旁秦夫人忙点头,称“是”。

  “我在,施晴给老祖宗请安。”施晴挤过众人,快步上前跪坐在了老太太脚下。

  “我没事,老祖宗,让您受惊了。”施晴被手上纵横的纹路磨得有些疼,不过还是忍住了。

  马车里的姑娘们垂头坐着,各自无言,特别是秦霜华、秦欣溶难掩心事,无聊地绞着手中帕子。今日除了与菲燕公主计划施晴,还有更重要的事情,那便是将自己的心意传递给喜欢的男子。

  秦霜华自从与许家的大公子第一次见面就爱慕于他,因性格开朗、藏不住心事,这在秦府已不是什么秘密。今日聚餐完毕,秦霜华就将提了诗词、亲手绣的手绢递给了凌霄公子,然而站在湖水旁的许逸却拿着手绢擦额上的汗水,末了又还给她,“多谢姑娘的手绢,许某用脏了,实在抱歉。”

  秦霜华一张脸都急红了,依她看凌霄公子一点也不感到抱歉,还笑得开怀。随后许逸竟甩开了她,朝湖的另一面去了。

  秦霜华不知道,她拿着手帕上前的时候她的姐姐秦婉凝也正打算上前,只不过是她抢先了一步,还赶走了心中的伊人。秦婉凝没能递上自己的帕子,只好在静谧中悄悄地将心事藏了起来,想来自己是庶女,生的再娇艳美丽也是不能嫁入许家的。更何况许逸公子不曾正眼看过她,她还有什么办法打动他?

  许逸在聚会时就看到了两个女子,第一个便是施晴,第二个就是胆敢站起来说话的秦思烟。除了这两个,对于其她人没有多大印象。与秦思烟的谈话也只是为了避开更多的人找上他,顺便探访一下叫人稀奇的施晴的情况。

  两个人的身影倒映在微波起伏的湖边,都是俊秀美丽的身姿,难免不让人引起误会。旁人眼中许家的大公子一定是看上秦家的幺女了,秦思烟却以为许逸的心思在施晴身上,她也高兴为自己的姐妹答话。

  秦霜华一张脸都急红了,依她看凌霄公子一点也不感到抱歉,还笑得开怀。随后许逸竟甩开了她,朝湖的另一面去了。

  入了秦府,岳妈妈指挥着婆子举着灯笼上前照亮,并交代,“老太太、太太在前院等候着姑娘们。”

  进了屋子谁也没有抢先说话,老太君拄着拐杖坐在黑漆圈椅上阴郁着面色,明眼人一看就知有一场风暴正等着大家。

  “晴儿来了没有?”老太太睁着一双浑浊的眼睛,仔细地辨认屋子里的女孩子们。

  “我在,施晴给老祖宗请安。”施晴挤过众人,快步上前跪坐在了老太太脚下。

  “听说马失了疯,车夫半路逃了,你有没有受伤?”老太太粗糙的手指抚摸着施晴娇嫩的小脸蛋,既担心又着急地问。

  “我没事,老祖宗,让您受惊了。”施晴被手上纵横的纹路磨得有些疼,不过还是忍住了。

  “听说六丫头也在,烟儿人呢?”老太太放开了手,向人群中看了一眼。一个瘦弱的身影走出来,温婉答道,“我也没事。”

  老太太沉了面色,“这件事情我看蹊跷地很,一定是人为的,定要查清楚。”

  一旁秦夫人忙点头,称“是”。

  一时屋子里都寂静无声了,忽而老太太重重地跺了下拐杖,“进宫前我明明交代了,晴姑娘是客人,既然住在秦府就必须好好待她。府里也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为什么菲燕无理取闹的时候,只有六丫头上前说话?你们一个个都哑巴了吗?”


  老太太沉了面色,“这件事情我看蹊跷地很,一定是人为的,定要查清楚。”

  “听说六丫头也在,烟儿人呢?”老太太放开了手,向人群中看了一眼。一个瘦弱的身影走出来,温婉答道,“我也没事。”

54.162.147.179, 54.162.147.179;0;pc;2;磨铁文学
  秦霜华不知道,她拿着手帕上前的时候她的姐姐秦婉凝也正打算上前,只不过是她抢先了一步,还赶走了心中的伊人。秦婉凝没能递上自己的帕子,只好在静谧中悄悄地将心事藏了起来,想来自己是庶女,生的再娇艳美丽也是不能嫁入许家的。更何况许逸公子不曾正眼看过她,她还有什么办法打动他?
  秦霜华一张脸都急红了,依她看凌霄公子一点也不感到抱歉,还笑得开怀。随后许逸竟甩开了她,朝湖的另一面去了。
  秦霜华自从与许家的大公子第一次见面就爱慕于他,因性格开朗、藏不住心事,这在秦府已不是什么秘密。今日聚餐完毕,秦霜华就将提了诗词、亲手绣的手绢递给了凌霄公子,然而站在湖水旁的许逸却拿着手绢擦额上的汗水,末了又还给她,“多谢姑娘的手绢,许某用脏了,实在抱歉。”
  晚宴没过多会就散了,秦府的姐妹回去时同坐一辆大马车,是宫里的太监准备的。车窗外是一片柔柔的月光,似清凉的泉水一样洒在头顶。天边已然黑了,整个京城一片昏暗,笼罩在寂静的夜色中。
  秦霜华一张脸都急红了,依她看凌霄公子一点也不感到抱歉,还笑得开怀。随后许逸竟甩开了她,朝湖的另一面去了。
  “听说六丫头也在,烟儿人呢?”老太太放开了手,向人群中看了一眼。一个瘦弱的身影走出来,温婉答道,“我也没事。”
  “听说六丫头也在,烟儿人呢?”老太太放开了手,向人群中看了一眼。一个瘦弱的身影走出来,温婉答道,“我也没事。”
  老太太沉了面色,“这件事情我看蹊跷地很,一定是人为的,定要查清楚。”
  晚宴没过多会就散了,秦府的姐妹回去时同坐一辆大马车,是宫里的太监准备的。车窗外是一片柔柔的月光,似清凉的泉水一样洒在头顶。天边已然黑了,整个京城一片昏暗,笼罩在寂静的夜色中。
  秦霜华一张脸都急红了,依她看凌霄公子一点也不感到抱歉,还笑得开怀。随后许逸竟甩开了她,朝湖的另一面去了。
  老太太沉了面色,“这件事情我看蹊跷地很,一定是人为的,定要查清楚。”
  “我没事,老祖宗,让您受惊了。”施晴被手上纵横的纹路磨得有些疼,不过还是忍住了。
  “听说六丫头也在,烟儿人呢?”老太太放开了手,向人群中看了一眼。一个瘦弱的身影走出来,温婉答道,“我也没事。”
  秦霜华一张脸都急红了,依她看凌霄公子一点也不感到抱歉,还笑得开怀。随后许逸竟甩开了她,朝湖的另一面去了。
  “我在,施晴给老祖宗请安。”施晴挤过众人,快步上前跪坐在了老太太脚下。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战神王爷戏傻妃

穿越?她特工第一杀手居然是傻子?嫡母嫡姐陷害?

作者:陌萱
标签:古代言情

娇宠毒妻:嫡女重生不好惹

前生,她心里眼里都是他,为了他受尽委屈也心甘情愿。

作者:青央
标签:古代言情

偏就不谈爱

周周养了个小白脸,被小白脸女朋友打了个半死,开始傍老男人。

作者:白里红红
标签:现代言情

紫禁深深锁玲珑

风花雪月,玲珑和良人互订终身,一觉醒来,良人却把她送上帝榻。

作者:小阿靖
标签:古代言情

十皇子的俏医妃

棺材内重生,偏偏砸在美男身上?咦,这美男只手破棺拥她入怀。

作者:狂少的笛子
标签:古代言情

偷个将军好回家

偷,是她的强项,又是她的弱项。她因偷而穿越,因偷而得夫君。

作者:紫菀妤
标签:古代言情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