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十五章 顶在喉头的刀尖

作者:徐想想  发布时间:2015-07-29 03:56  字数:2732 

来人单腿跪在餐桌上,右手黑洞洞的枪口正对着躺在地板上的沈春丽,而左手则拿着一枚已经拔去保险拴的手雷,食指压着绷簧悬在佐佐木石根的脑袋上方,手雷上居然满是血迹!

难怪强悍的松井义雄既没挣扎也没喊叫,像死狗般直接摔倒,据此可以推断,刚才的那一声钝响,一定是他后脑勺与手雷碰击的结果,刺客下手真狠。

幸亏被推倒,否则佐佐木石根就不是肩膀挨枪,而是脑袋,老狐狸躺在地上面如死灰。沈春丽的子弹穿过餐桌正中来人右腿。门口,松井像死狗一样躺着,而西村则满身血污干眨巴眼睛。

楼下的音乐更加响亮。

“小妞!懂不懂中国话啊,爷告诉你,再给我一枪咱们谁都活不成。你可想好,手雷下面的是恶贯满盈的佐佐木石根,关东军的老宝贝儿。他如果死啦,你他妈的就得被活埋。”

由于带着口罩,刺客说话瓮声瓮气,典型的东北腔调,但语气却像戏耍耗子的老猫一般,既得意洋洋又特别调皮,像流氓混混。沈春丽仰面朝天右手举枪,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慢慢用左臂撑地站起来道;

“如果你不再开枪,我可以保证让你安全离开。”

“呦?还他妈的会讲中国话?中国人?中国女人?稀罕哪!第一次碰上有这么大本事的。如果真是中国种儿,当汉奸像你这么死心塌地的还他妈的挺稀少。”

来人嘴巴子相当刻薄,边说边跳下桌子,由于右腿挨了一枪不由自主打个趔趄,他就势拿枪拄着佐佐木的胸膛,平举手雷威胁沈春丽不得轻举妄动,半跪在佐佐木石根旁边。

刚才那一枪,子弹先穿过桌子,明显没有给刺客造成大麻烦。

仰躺在地的沈春丽一时束手无策,心里极端紧张。眼下的局面怎么办?她不可能逃跑,那样的话从此不得重用,费尽千辛万苦的潜伏将前功尽弃,辜负组织的希望;

也不可能与来人死磕,日本鬼子个个该杀,佐佐木更死有余辜,无论刺客什么身份,都是中华民族的义士,怎么可能对他下手?

但处置不当手雷爆炸,自己恐怕也难逃性命,如此不清不楚地死去,实在不值得!

杀手是个什么人?穿着一双东北常见的毡靴,意味着此人连鞋印都不会留下,但裤子却是昂贵的礼服呢料子,上衣被破烂大衣包裹着看不见,从下颌处依稀可见雪白的衬衣领子和鲜艳的红领带!

抗联?不可能!被日寇重兵长期围剿后,抗联的勇士们大部分牺牲,如今已经远离核心区。再说抗联不会有这么准确的情报,潜进长春,潜进东亚饭店都不是容易的事儿。

地下党?也不可能,除非受到致命威胁没有选择,不到万不得已我们党不允许搞暗杀活动!中统或者军统?也应该不可能,国民政府注意力不在东北!

沈春丽脑子高速运转,但嘴上不饶人,冷哼着道:

“你哪,当杀手像你这么胆大妄为的也实属罕见。”

她希望通过对话分散杀手的注意力,至少也拖延一下时间。然而来人没有再搭理,毫无征兆地一枪把子砸在佐佐木鼻梁子上,手臂带风如同砸核桃一般,导致佐佐木石根惨叫一声,像被鲁智深暴打的郑屠户,鼻涕、眼泪和鲜血横流。

刺客轻松地道:

“醒醒,老王八犊子,别跟我装死,让你的女跟班放下枪,否则我让你在日本列岛的祖宗都不认识你,永世不得超生。”

让日本军官下达这样的命令,显然是侮辱,何况堂堂的关东军少将,人见人怕佛见佛躲鬼见鬼愁的佐佐木石根,他碍于面子绝对不会屈服,尽管他照旧怕死,照旧有强烈地求生欲望。

深明此理沈春丽叹口气,见刺客随便一出手就如此凶狠,不等佐佐木石根下达命令立刻把手枪扔桌子上,吓唬道:

“奉劝阁下一句,现在走还来得及,过两分钟你有孙悟空的能耐也白搭,仔细想想吧。”

既是威吓也是提醒,时间不多,来人挥挥手雷示意她后退,靠墙站着,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却低下头怒视着佐佐木石根,牙齿咬得嘎嘎作响,一字一句地道:

“老畜牲,你也有今天!二十年前,旅顺口青石岭宋家堡子首户,宋铁柱家,你记得吧!”

佐佐木石根瞪着一双混浊的老眼,毕竟上了年纪,肩膀挨一枪脸上又被狠狠砸一下,此刻天旋地转动弹不得,屈辱地紧紧抿着嘴唇,没有作声。

来人的眼睛迸射着逼人的寒光,因为愤怒而浑身颤抖,他把手枪紧紧抵在佐佐木膝盖上,毫不犹豫地扣动扳机,一声枪响!佐佐木石根身体骤然一抖,脸上的肌肉剧烈抽搐,继而像受伤的野兽般惨嚎!

由于枪口紧贴着厚厚的棉服,因此声音很闷,也很小。可以想象,刚才西村也是这么挨了一枪!

“宋铁柱拿你当过命的哥们,可你为了霸占宋家生意,大白天带人冲进宋家,杀了奶奶,杀了宋铁柱两口子,作践了两个才十几岁的女儿,宋雪娥,宋雪莲,还砍下她们的脑袋。记住,我先让你这条老狗像垃圾一样活着,最终我还是会拧下你的脑袋。”

来人声音嘶哑,但像刀锋一般冰冷阴森,如同冷风中金属丝发出的颤音。沈春丽听了简直浑身发抖,马上她就听见嘭嘭嘭一串枪响,佐佐木的嘴被手雷死死压着,他大张嘴巴却发不出惨叫声,身体剧烈挣扎几下便很快不动啦。

此人枪膛里已经没有子弹,再不离去恐怕必死无疑,沈春丽略微向餐桌方向挪动一下,希望来人感觉到威胁,觉察到此刻所面临的危险。然而来人并没有起身,依旧恶狠狠地道:

“老畜牲,你记住,我就是你曾经抱过的宋家独子,当时被奶奶扔进酸菜缸里的宋诚!二十年来我天天在梦里杀你,用千万种方法杀千万回,放心,我等得越久你会死得越惨.......”

躺地上的西村拼命地想翻身,右手一点点艰难地伸向怀里,可手枪压在身下,他背部挨了颗子弹无法扭动躯干抬起上半身,因此死命向沈春丽眨巴眼睛,暗示她行动。

眼下确实有机会,沈春丽相信自己只要飞窜一步就可以捡起餐桌上的手枪,有五成胜算制服杀手,但是拿到枪后怎么办?真的一枪击毙自己的同胞?击毙一个身负血海深仇的同胞?

绝对不可以!

可是再不行动也不行,西村佳彦随时能掏出手枪,而且正紧盯着自己,眼神无疑是命令!此人本来就对自己不信任,再等下去恐怕得背黑锅!

也就电石火花那么一瞬,刺客仿佛背后长了眼睛,立刻把手雷塞在佐佐木手掌里,自己的手控制佐佐木的手,让佐佐木那无力的手指控制引信绷簧,同时豁然回身,发现西村正竭力翻身,而沈春丽距离手枪已经不足二米,眼神不由得一愣,马上意识到危险,但依旧冷笑着道:

“小妞儿,你他妈的安分点,老畜牲还没死,死太便宜他。我得让他活着,四肢残缺像死人一样活着,让他眼睁睁看着这个世界,慢慢受罪。如果你胡乱动作吓着我,只要我这只手一松,他可就是死在你手上,到时候老子概不负责,呵呵。”

躺地上的西村挣扎着说:“他的......枪已经没有子弹。”

既是提醒也是警告!沈春丽明白自己已经没有退路,继续拖延将万劫不复,只有先下手再说,在电光石火中寻找机会。

打定主意后不待西村佳彦的话音落地,她脚下如安了弹簧,噌一声蹿起,直扑桌子上的手枪,餐桌被推翻餐具呼啦啦响成一片。

来人也不是吃干饭的,左手攥着佐佐木的手,右手一扬,没有子弹的空枪呼一声飞向西村脑袋,他就地一个转身,右手已经操起桌上的一把餐刀,当沈春丽从杯盏狼藉的餐桌旁站起来,把枪口顶住对方胸膛时,刺客也用冰冷的刀锋压住她的脖子!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蛇女

我一公司底层的跑腿文员,一朝穿成140多斤的肥婆。

作者:璇墨
标签:悬疑

诡女

我叫钏儿,是一个不祥之人,他们都管我叫灾星。

作者:枉凝眉x
标签:悬疑

阴阳往生

一个婴儿的降生,却给整个村带来了前世的梦魇。

作者:黑灯瞎火去赶路
标签:悬疑

安能年少不轻狂

少年不良,热血轻狂! 这是一个懦弱少年成长的故事!

作者:拼命第一郎
标签:青春

我嫁给了山村老尸

师范毕业,我被分配到一所很偏远的山村小学当老师。

作者:水刃
标签:悬疑

男人不窝囊

我的妻子温柔贤惠,青春漂亮,谁知道有一天……

作者:扫雷达人
标签:都市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