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34章 九星渣爹

作者:夏逸云  发布时间:2015-05-11 08:48  字数:3090 

  这东西当年原城城主送回来的凶兽崽子,听说是在死亡之谷极凶之地遇上的,有可能是烈焰狮子王和极地凶狼的血脉。
  止戈眉开眼笑:“小姐说的对。”
  原长歌还不会练化之术,她用的一直是普通储物袋,只需滴血就能打开使用,别人拿到了,也是能用的。
  她花了半天的时间,才慢慢融会贯通,将这三样法宝都收了,另外将诸葛连弩连那百支兽骨箭也一起练化了,并且容焰给自己练的那一套雪毛毛法衣也练化了,毕竟那套衣服虽然变态,但防御真的很高,遇到危险的时候穿着,也是能抵抗不少攻击的。
  别小看这一阶晶核,就算是原家这样的家族内院管事一个月也只能领到二十枚而已。象红衣绿袖这样的三等灵修丫头,一个月不过是一到五枚不等,主要看你在哪位主子下做事。
  “你们两个去将不惊堂后院地都给我翻一遍,明天我要种点丹生草。”原长歌对红衣青袖道。
  原长歌这些天闲的时候就学习九洲灵植录,特别找到这一味丹生草。说是准灵草,就是没有达到一阶灵草的标准,又有些灵气,有时候会做为小初血丹的副主料,更多的却是这东西能压灵兽肉里的腥味儿,和四龙姜草、青果一起混合,有微弱的去除凶兽暴烈毒性杂质,且有提纯口感的效果,在后世这个配方可是大受欢迎。
  原长歌正好觉得那些垃圾飞鼠尸体太占空间了,不过有很多她还没来得及将皮剥下来所以才一起放进储物袋中的,这飞鼠皮倒是极好的材料,价格也不错,三张整齐的皮就能兑换一枚一阶的晶核。
  此时烈焰狮子犬翻倒在地,露出肚子,四爪子?团团发出啊呜啊呜萌萌哒的叫声,表示:“主人我很乖,主人我饿了!”
  “这事我已经安排下去了。我让人放出风来,说那贱人打伤侍卫的事,顶多到晚上,就会传到你父亲耳朵里了,你一天天也大了,也要学着为人处事,这种事情我们自己急吼吼的去和你爹说,哪有让别人说效果好,你爹来问我们的时候,再支支吾吾半掩半遮就行了。”原罗氏有些烦心的看着女儿:“我现在最担心的却是另一件事,你大伯母让四姑查帐,这些年,我们可没少在帐上拿东西,虽然大部分都抹平了,但总有些……还有,若是以后这帐目不交在我手里,那我们以后的日子可就难过了。”
  原长歌有些满意,关门放止戈这一招很有用啊,她眼睛一扫烈焰狮子犬,这狗东西脑子也机灵,立刻跳起来,大模大样的跟着止戈往前走,两只眼睛里闪着狠戾的光。
  看来这小吃货比止戈那大吃货还凶残的多啊。
  看来这小吃货比止戈那大吃货还凶残的多啊。
  别小看这一阶晶核,就算是原家这样的家族内院管事一个月也只能领到二十枚而已。象红衣绿袖这样的三等灵修丫头,一个月不过是一到五枚不等,主要看你在哪位主子下做事。
  这东西当年原城城主送回来的凶兽崽子,听说是在死亡之谷极凶之地遇上的,有可能是烈焰狮子王和极地凶狼的血脉。
  “好。能不给那贱人好处当然好,娘,我都听你的。”原清音不放心的道:“娘,你可一定要帮我,这事夜长梦多,一天不解决,我一天就总是不放心。”
  契约之后,主人和兽宠之间是有一定的连系的,虽然原长歌不懂兽语,多少也明白烈焰狮子犬意思。
  这东西当年原城城主送回来的凶兽崽子,听说是在死亡之谷极凶之地遇上的,有可能是烈焰狮子王和极地凶狼的血脉。
  “比风二哥有才的没他有地位,比他有地位的没他有才,如果我不能嫁轻尘哥哥,你还当大伯母真的会给我找个什么样的好人么?再好,有风二哥的身份地位,又怎么会娶我一个……,而且脾气也没有风二哥好……风二哥是高傲了一些,但温文尔雅却是一个少有的君子。而九城嫡子,又有几个杀戮者有好脾气的么,就算有,也早给其它嫡女占了,怎么也轮不到我的……娘,你想可是这样,风二哥是我能找到的最好的伴侣了。那女儿不要嫁妆了,你帮女儿一把吧。” 原清音一想到风华绝代的风轻尘,声音都软了几度。

  此时烈焰狮子犬翻倒在地,露出肚子,四爪子?团团发出啊呜啊呜萌萌哒的叫声,表示:“主人我很乖,主人我饿了!”

  原罗氏道:“我帮你,我自然是帮你的,不过那钱可不能给那小贱人,我看你还是找你爹说一说的好。让他去找那贱人,今天那贱人在春景堂弄废一个护卫,这事,也得让你爹知道才是。”

  “好。能不给那贱人好处当然好,娘,我都听你的。”原清音不放心的道:“娘,你可一定要帮我,这事夜长梦多,一天不解决,我一天就总是不放心。”

  “这事我已经安排下去了。我让人放出风来,说那贱人打伤侍卫的事,顶多到晚上,就会传到你父亲耳朵里了,你一天天也大了,也要学着为人处事,这种事情我们自己急吼吼的去和你爹说,哪有让别人说效果好,你爹来问我们的时候,再支支吾吾半掩半遮就行了。”原罗氏有些烦心的看着女儿:“我现在最担心的却是另一件事,你大伯母让四姑查帐,这些年,我们可没少在帐上拿东西,虽然大部分都抹平了,但总有些……还有,若是以后这帐目不交在我手里,那我们以后的日子可就难过了。”

  
 

  原清音的脸上闪过一阵一阵的失望,看来母亲根本没有把自己的事情放在首位,她的心里最重要的就是哥哥呢?!她忌恨的看着原罗氏,不行,自己一定要出手,将这桩婚事落实了不可。再拖下去,她真的害怕会生出什么新的,她不想看到的变化。

  “这事我已经安排下去了。我让人放出风来,说那贱人打伤侍卫的事,顶多到晚上,就会传到你父亲耳朵里了,你一天天也大了,也要学着为人处事,这种事情我们自己急吼吼的去和你爹说,哪有让别人说效果好,你爹来问我们的时候,再支支吾吾半掩半遮就行了。”原罗氏有些烦心的看着女儿:“我现在最担心的却是另一件事,你大伯母让四姑查帐,这些年,我们可没少在帐上拿东西,虽然大部分都抹平了,但总有些……还有,若是以后这帐目不交在我手里,那我们以后的日子可就难过了。”

 原长歌回到不惊堂,烈焰狮子犬吃完了那盆子凶兽肉,正在止戈身边睡觉呢,原长歌一回来,烈焰狮子犬立刻嗅到主人的气息,眼睛一睁,就冲了出来,啊呜啊呜的讨好的叫着,还在原长歌面前就地一流,露出粉色的小肚肚和上面的小奶奶和下面的小弟弟,简直是毫不知耻。

  红衣青袖都是面上一红,嗔怪:“这东西越发狗形狗状了。”简直毫无凶兽的自觉。

  这东西当年原城城主送回来的凶兽崽子,听说是在死亡之谷极凶之地遇上的,有可能是烈焰狮子王和极地凶狼的血脉。

  不过这只烈焰狮子犬弱极了,奶声奶气的好象随时都活不成似的,才被人送到不惊堂,因为大家都知道原长歌是个废物没办法契约凶兽,用不惊堂的份例养大,看看这东西到底品相怎么样,如果好,那时候再要回来也不迟,这才让这只烈焰狮子犬有了活命的机会。

  好在不过这烈焰狮子犬的等级不够高,品相也不够好,脾气还暴得很,肉团团一只,狗牙和狗爪子都不利,曾经多次被外院侍卫养的二阶熊猫兽欺负的满地找牙,这才没有人强行契约它。

  看来这小吃货比止戈那大吃货还凶残的多啊。

  不惊堂从那时起,一个月的份例主要都是喂了这烈焰狮子犬,倒是弄到止戈经常要自己想办法弄东西吃。

  止戈眉开眼笑:“小姐说的对。”

  不过就算那样,这烈焰狮子犬似乎也没吃饱过,每天一盘子十来斤肉,现在大抵都是普通兽肉,吃得烈焰狮子犬越发的腿软没劲,如果不是最近被人喂了催长的兽情丹,样子威武了些,原长歌也不会契约它了。

  契约之后,主人和兽宠之间是有一定的连系的,虽然原长歌不懂兽语,多少也明白烈焰狮子犬意思。

  此时烈焰狮子犬翻倒在地,露出肚子,四爪子?团团发出啊呜啊呜萌萌哒的叫声,表示:“主人我很乖,主人我饿了!”

  饿了,自己似乎出门前才甩了几十块飞鼠肉给它吃吧,一块怕都有个三五斤肉,一百多斤肉就这么一会儿就吃没了……

  看来这小吃货比止戈那大吃货还凶残的多啊。

  原长歌对此表示喜闻乐见。要知道人类主要进阶方式就是修炼、丹药,晶核和实战历练。而凶兽主要的进阶方式就是吃、实战。所以一头特别能吃的凶兽,肯定是进阶速度快很多。

  她现在什么都不对,就是凶兽多,特别是这种一阶二阶的飞鼠,满满多得不得了。

  看来这小吃货比止戈那大吃货还凶残的多啊。

  这种小东西的心脏部分灵气特别高,是人类灵修都可以食用的,但原长歌现在不缺肉,所以她根本就不可能和止戈吃这玩意儿,她一般挑的食材都是三阶灵兽起步,这东西积多了还占地方,现在她觉得收了烈焰狮子犬不亏了。

  原罗氏道:“我帮你,我自然是帮你的,不过那钱可不能给那小贱人,我看你还是找你爹说一说的好。让他去找那贱人,今天那贱人在春景堂弄废一个护卫,这事,也得让你爹知道才是。”

  “你们两个去将不惊堂后院地都给我翻一遍,明天我要种点丹生草。”原长歌对红衣青袖道。

  “好。能不给那贱人好处当然好,娘,我都听你的。”原清音不放心的道:“娘,你可一定要帮我,这事夜长梦多,一天不解决,我一天就总是不放心。”

  让这两个坑主子的货整天无所事事,那也太舒服了。既然是吃不惊堂的饭,怎么也得利用点剩余价值才好。

  原长歌有些满意,关门放止戈这一招很有用啊,她眼睛一扫烈焰狮子犬,这狗东西脑子也机灵,立刻跳起来,大模大样的跟着止戈往前走,两只眼睛里闪着狠戾的光。

  原长歌这些天闲的时候就学习九洲灵植录,特别找到这一味丹生草。说是准灵草,就是没有达到一阶灵草的标准,又有些灵气,有时候会做为小初血丹的副主料,更多的却是这东西能压灵兽肉里的腥味儿,和四龙姜草、青果一起混合,有微弱的去除凶兽暴烈毒性杂质,且有提纯口感的效果,在后世这个配方可是大受欢迎。

  至于另两样,种植时间长,而且特别打眼,所以原长歌并不想过于暴露,而这一味丹生草却是三个月一熟,特别是如果灵修们用灵力不断的维护,照顾一个月就能成熟。

  价格嘛,其实是极便宜的,一个一阶晶核就能换取十株。不过蚊子再小也是肉啊,后院地方大,种个二三百株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也让这两个丫头有点事做,别整天眼睛就盯着怎么坑主子。

  两个丫头一听,眼睛都瞪大了,她们虽然?在不惊堂做三等丫头,但却是一直主弱仆强,过着极为舒服的生活,当下暴脾气的青袖就不乐意了:“小姐,后院里花花草草可不少,都是些珍品,如果都拔掉了,二夫人若是问起,可怎么答才好。”

  原长歌看了一眼止戈,止戈立刻走出来,眼神平静一边走一边拔剑……可这样却更加的吓人好不好!

  原长歌有些满意,关门放止戈这一招很有用啊,她眼睛一扫烈焰狮子犬,这狗东西脑子也机灵,立刻跳起来,大模大样的跟着止戈往前走,两只眼睛里闪着狠戾的光。

  “你们两个去将不惊堂后院地都给我翻一遍,明天我要种点丹生草。”原长歌对红衣青袖道。

  两个小丫头不过是二星灵修,哪里抵得过这样的威压,立刻楚楚可怜的大叫救命。

  原长歌表示道:“多大点事值得这样,止戈,这都是咱不惊堂的人,要以和为贵嘛,你将人擒出去,一组十个大嘴巴子,再问她们做不做,不做就继续打,一直抽老实了就行了。”

  止戈眉开眼笑:“小姐说的对。”

  好在不过这烈焰狮子犬的等级不够高,品相也不够好,脾气还暴得很,肉团团一只,狗牙和狗爪子都不利,曾经多次被外院侍卫养的二阶熊猫兽欺负的满地找牙,这才没有人强行契约它。

  那两个人目瞪口呆看着原长歌,竟象是从来未曾认识过她一样。

  自打这之后,这两只就老实多了,哪怕是同一个人同样的身份同样的环境,换了一个灵魂,一切都不一样了。

  止戈一手一个,将两只擒出去,原长歌又从储物袋里扔出一堆肉来,烈焰狮子犬啊呜一声扑过去,边吃边想摇晃尾巴,不过它并不是真正的狗,所以尾巴比较死板,一摇就是连屁股一起动,看起来分外的滑稽可笑。

  原长歌自去研究新得的三样法宝。

  所有的法宝都需要滴血炼化,才能真正属于自己。

  这东西当年原城城主送回来的凶兽崽子,听说是在死亡之谷极凶之地遇上的,有可能是烈焰狮子王和极地凶狼的血脉。

  原长歌还不会练化之术,她用的一直是普通储物袋,只需滴血就能打开使用,别人拿到了,也是能用的。

  可高级的法器,却不行,必须滴血之后,还要用神识练化才能用。原嘤嘤也是会的,原长歌只需要闭目体会不多时也就知道了,原来是用自己的灵力标注在这件法器的核心。

  她花了半天的时间,才慢慢融会贯通,将这三样法宝都收了,另外将诸葛连弩连那百支兽骨箭也一起练化了,并且容焰给自己练的那一套雪毛毛法衣也练化了,毕竟那套衣服虽然变态,但防御真的很高,遇到危险的时候穿着,也是能抵抗不少攻击的。

  所有的法宝都需要滴血炼化,才能真正属于自己。

  甚至其它下品法衣她就没有费这种心思了。

  原长歌将又一次吃光东西在舔盘子的烈焰狮子犬招进玉兰花红宝宠物手镯,感受了一下。

  止戈眉开眼笑:“小姐说的对。”

  原来这手镯子上三枚宝石每一枚都能收一只凶兽,宝石里有聚灵阵,可以吸收外界的灵气,而且可以保鲜食物。

  原长歌正好觉得那些垃圾飞鼠尸体太占空间了,不过有很多她还没来得及将皮剥下来所以才一起放进储物袋中的,这飞鼠皮倒是极好的材料,价格也不错,三张整齐的皮就能兑换一枚一阶的晶核。

  别小看这一阶晶核,就算是原家这样的家族内院管事一个月也只能领到二十枚而已。象红衣绿袖这样的三等灵修丫头,一个月不过是一到五枚不等,主要看你在哪位主子下做事。

  “这事我已经安排下去了。我让人放出风来,说那贱人打伤侍卫的事,顶多到晚上,就会传到你父亲耳朵里了,你一天天也大了,也要学着为人处事,这种事情我们自己急吼吼的去和你爹说,哪有让别人说效果好,你爹来问我们的时候,再支支吾吾半掩半遮就行了。”原罗氏有些烦心的看着女儿:“我现在最担心的却是另一件事,你大伯母让四姑查帐,这些年,我们可没少在帐上拿东西,虽然大部分都抹平了,但总有些……还有,若是以后这帐目不交在我手里,那我们以后的日子可就难过了。”

  
 

  原长歌表示道:“多大点事值得这样,止戈,这都是咱不惊堂的人,要以和为贵嘛,你将人擒出去,一组十个大嘴巴子,再问她们做不做,不做就继续打,一直抽老实了就行了。”
  她花了半天的时间,才慢慢融会贯通,将这三样法宝都收了,另外将诸葛连弩连那百支兽骨箭也一起练化了,并且容焰给自己练的那一套雪毛毛法衣也练化了,毕竟那套衣服虽然变态,但防御真的很高,遇到危险的时候穿着,也是能抵抗不少攻击的。
  原长歌这些天闲的时候就学习九洲灵植录,特别找到这一味丹生草。说是准灵草,就是没有达到一阶灵草的标准,又有些灵气,有时候会做为小初血丹的副主料,更多的却是这东西能压灵兽肉里的腥味儿,和四龙姜草、青果一起混合,有微弱的去除凶兽暴烈毒性杂质,且有提纯口感的效果,在后世这个配方可是大受欢迎。
  原长歌自去研究新得的三样法宝。
  原长歌还不会练化之术,她用的一直是普通储物袋,只需滴血就能打开使用,别人拿到了,也是能用的。
  至于另两样,种植时间长,而且特别打眼,所以原长歌并不想过于暴露,而这一味丹生草却是三个月一熟,特别是如果灵修们用灵力不断的维护,照顾一个月就能成熟。
  契约之后,主人和兽宠之间是有一定的连系的,虽然原长歌不懂兽语,多少也明白烈焰狮子犬意思。
  不惊堂从那时起,一个月的份例主要都是喂了这烈焰狮子犬,倒是弄到止戈经常要自己想办法弄东西吃。
  原来这手镯子上三枚宝石每一枚都能收一只凶兽,宝石里有聚灵阵,可以吸收外界的灵气,而且可以保鲜食物。
  原罗氏道:“我帮你,我自然是帮你的,不过那钱可不能给那小贱人,我看你还是找你爹说一说的好。让他去找那贱人,今天那贱人在春景堂弄废一个护卫,这事,也得让你爹知道才是。”
  原长歌有些满意,关门放止戈这一招很有用啊,她眼睛一扫烈焰狮子犬,这狗东西脑子也机灵,立刻跳起来,大模大样的跟着止戈往前走,两只眼睛里闪着狠戾的光。
  好在不过这烈焰狮子犬的等级不够高,品相也不够好,脾气还暴得很,肉团团一只,狗牙和狗爪子都不利,曾经多次被外院侍卫养的二阶熊猫兽欺负的满地找牙,这才没有人强行契约它。
  可高级的法器,却不行,必须滴血之后,还要用神识练化才能用。原嘤嘤也是会的,原长歌只需要闭目体会不多时也就知道了,原来是用自己的灵力标注在这件法器的核心。
  两个丫头一听,眼睛都瞪大了,她们虽然?在不惊堂做三等丫头,但却是一直主弱仆强,过着极为舒服的生活,当下暴脾气的青袖就不乐意了:“小姐,后院里花花草草可不少,都是些珍品,如果都拔掉了,二夫人若是问起,可怎么答才好。”
  原罗氏道:“我帮你,我自然是帮你的,不过那钱可不能给那小贱人,我看你还是找你爹说一说的好。让他去找那贱人,今天那贱人在春景堂弄废一个护卫,这事,也得让你爹知道才是。”
  此时烈焰狮子犬翻倒在地,露出肚子,四爪子?团团发出啊呜啊呜萌萌哒的叫声,表示:“主人我很乖,主人我饿了!”
  红衣青袖都是面上一红,嗔怪:“这东西越发狗形狗状了。”简直毫无凶兽的自觉。
  止戈眉开眼笑:“小姐说的对。”
  原长歌自去研究新得的三样法宝。
  “这事我已经安排下去了。我让人放出风来,说那贱人打伤侍卫的事,顶多到晚上,就会传到你父亲耳朵里了,你一天天也大了,也要学着为人处事,这种事情我们自己急吼吼的去和你爹说,哪有让别人说效果好,你爹来问我们的时候,再支支吾吾半掩半遮就行了。”原罗氏有些烦心的看着女儿:“我现在最担心的却是另一件事,你大伯母让四姑查帐,这些年,我们可没少在帐上拿东西,虽然大部分都抹平了,但总有些……还有,若是以后这帐目不交在我手里,那我们以后的日子可就难过了。”
  这东西当年原城城主送回来的凶兽崽子,听说是在死亡之谷极凶之地遇上的,有可能是烈焰狮子王和极地凶狼的血脉。
  原长歌看了一眼止戈,止戈立刻走出来,眼神平静一边走一边拔剑……可这样却更加的吓人好不好!
  “好。能不给那贱人好处当然好,娘,我都听你的。”原清音不放心的道:“娘,你可一定要帮我,这事夜长梦多,一天不解决,我一天就总是不放心。”
  原长歌将又一次吃光东西在舔盘子的烈焰狮子犬招进玉兰花红宝宠物手镯,感受了一下。
  “你们两个去将不惊堂后院地都给我翻一遍,明天我要种点丹生草。”原长歌对红衣青袖道。
  “你们两个去将不惊堂后院地都给我翻一遍,明天我要种点丹生草。”原长歌对红衣青袖道。
  “你们两个去将不惊堂后院地都给我翻一遍,明天我要种点丹生草。”原长歌对红衣青袖道。
  别小看这一阶晶核,就算是原家这样的家族内院管事一个月也只能领到二十枚而已。象红衣绿袖这样的三等灵修丫头,一个月不过是一到五枚不等,主要看你在哪位主子下做事。
  止戈眉开眼笑:“小姐说的对。”
  “比风二哥有才的没他有地位,比他有地位的没他有才,如果我不能嫁轻尘哥哥,你还当大伯母真的会给我找个什么样的好人么?再好,有风二哥的身份地位,又怎么会娶我一个……,而且脾气也没有风二哥好……风二哥是高傲了一些,但温文尔雅却是一个少有的君子。而九城嫡子,又有几个杀戮者有好脾气的么,就算有,也早给其它嫡女占了,怎么也轮不到我的……娘,你想可是这样,风二哥是我能找到的最好的伴侣了。那女儿不要嫁妆了,你帮女儿一把吧。” 原清音一想到风华绝代的风轻尘,声音都软了几度。
  不过这只烈焰狮子犬弱极了,奶声奶气的好象随时都活不成似的,才被人送到不惊堂,因为大家都知道原长歌是个废物没办法契约凶兽,用不惊堂的份例养大,看看这东西到底品相怎么样,如果好,那时候再要回来也不迟,这才让这只烈焰狮子犬有了活命的机会。
  “这事我已经安排下去了。我让人放出风来,说那贱人打伤侍卫的事,顶多到晚上,就会传到你父亲耳朵里了,你一天天也大了,也要学着为人处事,这种事情我们自己急吼吼的去和你爹说,哪有让别人说效果好,你爹来问我们的时候,再支支吾吾半掩半遮就行了。”原罗氏有些烦心的看着女儿:“我现在最担心的却是另一件事,你大伯母让四姑查帐,这些年,我们可没少在帐上拿东西,虽然大部分都抹平了,但总有些……还有,若是以后这帐目不交在我手里,那我们以后的日子可就难过了。”
  “你们两个去将不惊堂后院地都给我翻一遍,明天我要种点丹生草。”原长歌对红衣青袖道。
  原清音的脸上闪过一阵一阵的失望,看来母亲根本没有把自己的事情放在首位,她的心里最重要的就是哥哥呢?!她忌恨的看着原罗氏,不行,自己一定要出手,将这桩婚事落实了不可。再拖下去,她真的害怕会生出什么新的,她不想看到的变化。
  自打这之后,这两只就老实多了,哪怕是同一个人同样的身份同样的环境,换了一个灵魂,一切都不一样了。
  看来这小吃货比止戈那大吃货还凶残的多啊。
  “这事我已经安排下去了。我让人放出风来,说那贱人打伤侍卫的事,顶多到晚上,就会传到你父亲耳朵里了,你一天天也大了,也要学着为人处事,这种事情我们自己急吼吼的去和你爹说,哪有让别人说效果好,你爹来问我们的时候,再支支吾吾半掩半遮就行了。”原罗氏有些烦心的看着女儿:“我现在最担心的却是另一件事,你大伯母让四姑查帐,这些年,我们可没少在帐上拿东西,虽然大部分都抹平了,但总有些……还有,若是以后这帐目不交在我手里,那我们以后的日子可就难过了。”
  原罗氏道:“我帮你,我自然是帮你的,不过那钱可不能给那小贱人,我看你还是找你爹说一说的好。让他去找那贱人,今天那贱人在春景堂弄废一个护卫,这事,也得让你爹知道才是。”
  这种小东西的心脏部分灵气特别高,是人类灵修都可以食用的,但原长歌现在不缺肉,所以她根本就不可能和止戈吃这玩意儿,她一般挑的食材都是三阶灵兽起步,这东西积多了还占地方,现在她觉得收了烈焰狮子犬不亏了。
  原长歌将又一次吃光东西在舔盘子的烈焰狮子犬招进玉兰花红宝宠物手镯,感受了一下。
  好在不过这烈焰狮子犬的等级不够高,品相也不够好,脾气还暴得很,肉团团一只,狗牙和狗爪子都不利,曾经多次被外院侍卫养的二阶熊猫兽欺负的满地找牙,这才没有人强行契约它。
  原长歌将又一次吃光东西在舔盘子的烈焰狮子犬招进玉兰花红宝宠物手镯,感受了一下。
  看来这小吃货比止戈那大吃货还凶残的多啊。
  原长歌自去研究新得的三样法宝。
  止戈眉开眼笑:“小姐说的对。”
  那两个人目瞪口呆看着原长歌,竟象是从来未曾认识过她一样。
  
 
  契约之后,主人和兽宠之间是有一定的连系的,虽然原长歌不懂兽语,多少也明白烈焰狮子犬意思。
  原罗氏道:“我帮你,我自然是帮你的,不过那钱可不能给那小贱人,我看你还是找你爹说一说的好。让他去找那贱人,今天那贱人在春景堂弄废一个护卫,这事,也得让你爹知道才是。”
  原长歌有些满意,关门放止戈这一招很有用啊,她眼睛一扫烈焰狮子犬,这狗东西脑子也机灵,立刻跳起来,大模大样的跟着止戈往前走,两只眼睛里闪着狠戾的光。
  此时烈焰狮子犬翻倒在地,露出肚子,四爪子?团团发出啊呜啊呜萌萌哒的叫声,表示:“主人我很乖,主人我饿了!”
  自打这之后,这两只就老实多了,哪怕是同一个人同样的身份同样的环境,换了一个灵魂,一切都不一样了。
  这东西当年原城城主送回来的凶兽崽子,听说是在死亡之谷极凶之地遇上的,有可能是烈焰狮子王和极地凶狼的血脉。
  原来这手镯子上三枚宝石每一枚都能收一只凶兽,宝石里有聚灵阵,可以吸收外界的灵气,而且可以保鲜食物。
  
 
  好在不过这烈焰狮子犬的等级不够高,品相也不够好,脾气还暴得很,肉团团一只,狗牙和狗爪子都不利,曾经多次被外院侍卫养的二阶熊猫兽欺负的满地找牙,这才没有人强行契约它。
  自打这之后,这两只就老实多了,哪怕是同一个人同样的身份同样的环境,换了一个灵魂,一切都不一样了。
  不过就算那样,这烈焰狮子犬似乎也没吃饱过,每天一盘子十来斤肉,现在大抵都是普通兽肉,吃得烈焰狮子犬越发的腿软没劲,如果不是最近被人喂了催长的兽情丹,样子威武了些,原长歌也不会契约它了。
  
 
  原长歌表示道:“多大点事值得这样,止戈,这都是咱不惊堂的人,要以和为贵嘛,你将人擒出去,一组十个大嘴巴子,再问她们做不做,不做就继续打,一直抽老实了就行了。”
  此时烈焰狮子犬翻倒在地,露出肚子,四爪子?团团发出啊呜啊呜萌萌哒的叫声,表示:“主人我很乖,主人我饿了!”
  “这事我已经安排下去了。我让人放出风来,说那贱人打伤侍卫的事,顶多到晚上,就会传到你父亲耳朵里了,你一天天也大了,也要学着为人处事,这种事情我们自己急吼吼的去和你爹说,哪有让别人说效果好,你爹来问我们的时候,再支支吾吾半掩半遮就行了。”原罗氏有些烦心的看着女儿:“我现在最担心的却是另一件事,你大伯母让四姑查帐,这些年,我们可没少在帐上拿东西,虽然大部分都抹平了,但总有些……还有,若是以后这帐目不交在我手里,那我们以后的日子可就难过了。”
  让这两个坑主子的货整天无所事事,那也太舒服了。既然是吃不惊堂的饭,怎么也得利用点剩余价值才好。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邪王独宠:神医废材妃

前世,双目失明的她,错信“凤凰男”一片深情,十年荆棘路,终究惨遭横死,连累至亲满门被灭。极致重生,强势归来,翻手掌黑,覆手控白,她发誓要杀尽天下负她之人,不惜一切护至亲。步步波澜诡秘,风华绝代的她却总被自己那位“义兄”出手相救。腹黑妖孽的他,背负惊天秘密,却为她布下了天罗地网的温...

作者:木子苏V
标签:言情

庶女本色

前世她付错情,嫁错人,最后落得个幼子惨死,挖心而亡的下场。弃情绝爱,她换回一次重生的机会,只为毁去昔日所有践踏过她的人。她是恨海归来的一缕孤魂,他是威震诸国的一代战王。再活一世,她心黑手狠,只为一人在坠情劫, 游戏人间,他风流不羁,征战天下只为护卿。一度临朝,她定江山,主沉浮,挥...

作者:九幽白白
标签:言情

剩者为王:傲娇萌妻

“萌妻系列”《重生之猎爱萌妻》火热连载:http://yynovel.motie.com/book/86487 我不敢回头看是不是有人追上来了,慌不择路地撞进了一个房间。顾不上多想,马上锁了门。我靠在门板上一转身就看到乔奕谌坐在沙发上。他应该是刚洗完澡,暖金色的灯光从他的头顶上...

作者:纳兰锦馨
标签:言情

重生之异能王妃

一根铁索,一碗毒药,她被最亲近的人联手逼入惨烈地狱。再次睁眼,她誓要将仇人踩在脚下!嫡姐恶毒,继母阴险,还有一窝牛鬼蛇神的姑妈表妹不安好心,连亲爹都是一肚子坏水……没关系,人丑家贫没势力,翻身嫡女也一样把歌唱!谁叫咱有最大的靠山呢?——老天让咱重生,怎么着也不会轻易让咱挂掉不是?...

作者:十七纬
标签:言情

邪医狂妻

睁开眼,她发现自己浑身伤痕,躺在猪圈里!是人是鬼都还没分清,居然先被猪给拱了!开什么玩笑?她可是特种兵部队女军医!竟然与猪同吃同睡?!明明天赋异凛,她却被嘲笑智商、废材!不怕死的喽啰太多?见一个拿枪崩一个! 可是,她刚崩完一个小贱人,面前咋又出现一个绝世妖孽美男?“女人!乖乖等我...

作者:金小财
标签:言情

豪门强宠:老婆,离婚无效

一场锲约婚姻,将他和她拴绑在了一起。本以为契约期满各不相欠,却没想到凭空多出八百万的彩礼,好吧!为了脱离苦海,她决定不遗余力地还债。对着契约老公逆来顺受,百般娇柔,并不惜投怀送抱。一个吻十万,勾引于嘉兴成功亲自己十次之后,林思淼纤手一伸:“老公,拿钱。”“老婆,力的作用是相互的...

作者:苍茫白驹
标签:都市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