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032.爱别离2

作者:绿希  发布时间:2015-05-11 08:00  字数:1078 

  坐在候机区域里,我最后一次掏出手机,发现有十五个来自岳展辉的未接来电。这三个曾经对于我来说深刻而熟悉的字,此刻却刺痛了我的双眸。
  不知道…
  我快速擦去眼角的泪珠,发现朝阳已经洒满了狭隘的房间。吸了吸鼻子,我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回应说,“准备好了。”
  此爱惊觉已阑珊。
  突然间,岳展辉在灰霾中转身望向我,脸上的表情狰狞而扭曲,是我从没见过的无奈和痛心。
  我只知道自己无法忍受变得如此狼狈,被他欺骗之后只能选择忍让和逃避。在这段时间里,我考虑得很清楚,如此继续下去只会是痛苦的开始;与其痛苦一辈子,不如现在就忍痛做一个决定。
  坐在候机区域里,我最后一次掏出手机,发现有十五个来自岳展辉的未接来电。这三个曾经对于我来说深刻而熟悉的字,此刻却刺痛了我的双眸。
  随意敷衍他几句,我挂了电话。独自躺在床上,心情已经没有前些日子那么烦躁和悲痛。床头柜上压着明天早上到丽江的机票,与陈美琼结伴散心的行程也最终敲定。过了今晚,我将离开这个让我痛不欲生的城市,到陌生的地方去遗忘内心的彷徨和哀伤。
  呵呵,确实不容易才走到这一步。你经历了多大的能耐,才能把这关弥天谎言撑这么久。又凭什么觉得我会原谅你,把这荒唐的笑话当成过眼云烟?
  “不要!”我从浅睡中惊醒过来,满额头都是冷汗。晨曦一缕缕地从窗外射进来,我的心才恢复一丝冷静。四周环顾了一圈,目光最后落在床头柜的机票和行李上时,内心竟然有一丝难过。
  梦里置身于一个陌生的房子里,而岳展辉则站在距离我在不到十米以外的薄雾中。可是无论我怎么努力,也无法挪动沉重的脚步往对方的方向走近。
  “小雨,你收拾好了吗,准备去机场了。”在我发呆之际,陈美琼敲响了卧室的门。
  此爱惊觉已阑珊。

  ***

  到了第三天,估计岳展辉暂时把家里的事情摆平了,打电话说想见面,却被我婉转拒绝了。

  我快速擦去眼角的泪珠,发现朝阳已经洒满了狭隘的房间。吸了吸鼻子,我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回应说,“准备好了。”

  我只知道自己无法忍受变得如此狼狈,被他欺骗之后只能选择忍让和逃避。在这段时间里,我考虑得很清楚,如此继续下去只会是痛苦的开始;与其痛苦一辈子,不如现在就忍痛做一个决定。

  到了第三天,估计岳展辉暂时把家里的事情摆平了,打电话说想见面,却被我婉转拒绝了。

  “我暂时还不想见你,大家再冷静一段时间再算吧。”我的语气依旧平静,尽力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波澜不惊。

  可是在电话的那头,他的声音显得很失落,想要解析,却显得词穷。“小雨,我们好不容易才走到这一步…”

  呵呵,确实不容易才走到这一步。你经历了多大的能耐,才能把这关弥天谎言撑这么久。又凭什么觉得我会原谅你,把这荒唐的笑话当成过眼云烟?

  随意敷衍他几句,我挂了电话。独自躺在床上,心情已经没有前些日子那么烦躁和悲痛。床头柜上压着明天早上到丽江的机票,与陈美琼结伴散心的行程也最终敲定。过了今晚,我将离开这个让我痛不欲生的城市,到陌生的地方去遗忘内心的彷徨和哀伤。

  “小雨,你收拾好了吗,准备去机场了。”在我发呆之际,陈美琼敲响了卧室的门。

  天微凉,一夜无眠。

  朦朦胧胧之中,我浅睡过去了。

  可是在电话的那头,他的声音显得很失落,想要解析,却显得词穷。“小雨,我们好不容易才走到这一步…”

  梦里置身于一个陌生的房子里,而岳展辉则站在距离我在不到十米以外的薄雾中。可是无论我怎么努力,也无法挪动沉重的脚步往对方的方向走近。

  突然间,岳展辉在灰霾中转身望向我,脸上的表情狰狞而扭曲,是我从没见过的无奈和痛心。

  “小雨…”他轻声说道,“她知道了,我担心你会有危险。”

  “不要!”我从浅睡中惊醒过来,满额头都是冷汗。晨曦一缕缕地从窗外射进来,我的心才恢复一丝冷静。四周环顾了一圈,目光最后落在床头柜的机票和行李上时,内心竟然有一丝难过。

  我真的决心要离开岳展辉了吗?从此以后,曾经如此爱他的我,就要放弃这段来之不易的感情了吗?

  不知道…

  “不要!”我从浅睡中惊醒过来,满额头都是冷汗。晨曦一缕缕地从窗外射进来,我的心才恢复一丝冷静。四周环顾了一圈,目光最后落在床头柜的机票和行李上时,内心竟然有一丝难过。

  “不要!”我从浅睡中惊醒过来,满额头都是冷汗。晨曦一缕缕地从窗外射进来,我的心才恢复一丝冷静。四周环顾了一圈,目光最后落在床头柜的机票和行李上时,内心竟然有一丝难过。

  “我暂时还不想见你,大家再冷静一段时间再算吧。”我的语气依旧平静,尽力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波澜不惊。

  我只知道自己无法忍受变得如此狼狈,被他欺骗之后只能选择忍让和逃避。在这段时间里,我考虑得很清楚,如此继续下去只会是痛苦的开始;与其痛苦一辈子,不如现在就忍痛做一个决定。

  分手!

  当这两个字疯狂地袭击我的神经之时,有那么几分钟我痛苦得不能呼吸。曾经的我,以为岳展辉就是那个与我执手共老的男人,他爱我深似海,几乎把我宠到骨子里,却在我不知道的背后撒下一个又一个的谎言。

  “小雨,你收拾好了吗,准备去机场了。”在我发呆之际,陈美琼敲响了卧室的门。

  我快速擦去眼角的泪珠,发现朝阳已经洒满了狭隘的房间。吸了吸鼻子,我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回应说,“准备好了。”

  直到我把行李托运好,拿着机票通过安检的时候,还觉得这些日子以来发生的一切,就像黄粱一梦。

  可是,脑海中的残余的一丝清明告诉我,这一切都是事实。

  坐在候机区域里,我最后一次掏出手机,发现有十五个来自岳展辉的未接来电。这三个曾经对于我来说深刻而熟悉的字,此刻却刺痛了我的双眸。

  犹豫片刻,我还是决定再次拨通岳展辉的电话。在电话接通的那刻,一把颤抖的男声进入了我的耳朵,撩拨我麻木的内心

  “小雨,你在哪里?”
  朦朦胧胧之中,我浅睡过去了。
  我只知道自己无法忍受变得如此狼狈,被他欺骗之后只能选择忍让和逃避。在这段时间里,我考虑得很清楚,如此继续下去只会是痛苦的开始;与其痛苦一辈子,不如现在就忍痛做一个决定。
  到了第三天,估计岳展辉暂时把家里的事情摆平了,打电话说想见面,却被我婉转拒绝了。
  可是,脑海中的残余的一丝清明告诉我,这一切都是事实。
  我真的决心要离开岳展辉了吗?从此以后,曾经如此爱他的我,就要放弃这段来之不易的感情了吗?
  天微凉,一夜无眠。
  “小雨,你收拾好了吗,准备去机场了。”在我发呆之际,陈美琼敲响了卧室的门。
  到了第三天,估计岳展辉暂时把家里的事情摆平了,打电话说想见面,却被我婉转拒绝了。
  我只知道自己无法忍受变得如此狼狈,被他欺骗之后只能选择忍让和逃避。在这段时间里,我考虑得很清楚,如此继续下去只会是痛苦的开始;与其痛苦一辈子,不如现在就忍痛做一个决定。
  犹豫片刻,我还是决定再次拨通岳展辉的电话。在电话接通的那刻,一把颤抖的男声进入了我的耳朵,撩拨我麻木的内心
  可是在电话的那头,他的声音显得很失落,想要解析,却显得词穷。“小雨,我们好不容易才走到这一步…”
  可是,脑海中的残余的一丝清明告诉我,这一切都是事实。
  可是在电话的那头,他的声音显得很失落,想要解析,却显得词穷。“小雨,我们好不容易才走到这一步…”
  “不要!”我从浅睡中惊醒过来,满额头都是冷汗。晨曦一缕缕地从窗外射进来,我的心才恢复一丝冷静。四周环顾了一圈,目光最后落在床头柜的机票和行李上时,内心竟然有一丝难过。
  到了第三天,估计岳展辉暂时把家里的事情摆平了,打电话说想见面,却被我婉转拒绝了。
  天微凉,一夜无眠。
  “我暂时还不想见你,大家再冷静一段时间再算吧。”我的语气依旧平静,尽力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波澜不惊。
  “小雨,你收拾好了吗,准备去机场了。”在我发呆之际,陈美琼敲响了卧室的门。
  直到我把行李托运好,拿着机票通过安检的时候,还觉得这些日子以来发生的一切,就像黄粱一梦。
  呵呵,确实不容易才走到这一步。你经历了多大的能耐,才能把这关弥天谎言撑这么久。又凭什么觉得我会原谅你,把这荒唐的笑话当成过眼云烟?
  呵呵,确实不容易才走到这一步。你经历了多大的能耐,才能把这关弥天谎言撑这么久。又凭什么觉得我会原谅你,把这荒唐的笑话当成过眼云烟?
  “不要!”我从浅睡中惊醒过来,满额头都是冷汗。晨曦一缕缕地从窗外射进来,我的心才恢复一丝冷静。四周环顾了一圈,目光最后落在床头柜的机票和行李上时,内心竟然有一丝难过。
  “小雨,你在哪里?”
  此爱惊觉已阑珊。
  坐在候机区域里,我最后一次掏出手机,发现有十五个来自岳展辉的未接来电。这三个曾经对于我来说深刻而熟悉的字,此刻却刺痛了我的双眸。
  我只知道自己无法忍受变得如此狼狈,被他欺骗之后只能选择忍让和逃避。在这段时间里,我考虑得很清楚,如此继续下去只会是痛苦的开始;与其痛苦一辈子,不如现在就忍痛做一个决定。
  “我暂时还不想见你,大家再冷静一段时间再算吧。”我的语气依旧平静,尽力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波澜不惊。
  梦里置身于一个陌生的房子里,而岳展辉则站在距离我在不到十米以外的薄雾中。可是无论我怎么努力,也无法挪动沉重的脚步往对方的方向走近。
  我只知道自己无法忍受变得如此狼狈,被他欺骗之后只能选择忍让和逃避。在这段时间里,我考虑得很清楚,如此继续下去只会是痛苦的开始;与其痛苦一辈子,不如现在就忍痛做一个决定。
  到了第三天,估计岳展辉暂时把家里的事情摆平了,打电话说想见面,却被我婉转拒绝了。
  坐在候机区域里,我最后一次掏出手机,发现有十五个来自岳展辉的未接来电。这三个曾经对于我来说深刻而熟悉的字,此刻却刺痛了我的双眸。
  “小雨,你收拾好了吗,准备去机场了。”在我发呆之际,陈美琼敲响了卧室的门。
  到了第三天,估计岳展辉暂时把家里的事情摆平了,打电话说想见面,却被我婉转拒绝了。
  到了第三天,估计岳展辉暂时把家里的事情摆平了,打电话说想见面,却被我婉转拒绝了。
  到了第三天,估计岳展辉暂时把家里的事情摆平了,打电话说想见面,却被我婉转拒绝了。

绿希说:

母亲节,累趴了...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妻子的救赎

结婚半年一直和丈夫分房睡,把他灌醉才发现“他”竟然是个女人!

作者:沈野鹿鸣
标签:现代言情

曾经深爱成灰烬

趁着莫汉成失恋,她终于能找到机会,在他喝醉时向他求婚。

作者:唐十二
标签:现代言情

super婚礼:狼性总裁太嚣张

沈颜:“当我男朋友。”韩洋:“不,我们还是结婚吧!”

作者:路萍天使
标签:现代言情

女主播,你火啦

我是网络直播间的假偶像,他是叱咤风云路的真财主。

作者:叶叶
标签:现代言情

识汝非人

他利用她弑兄夺位,改天逆命。 她说:独孤修,你会遭天谴。

作者:有匪二君子
标签:悬疑推理

神医狂妃

原谅她,那夜处于昏睡之中,她真的没有看到那该死的男人是谁啊!

作者:蓝幽幽
标签:古代言情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