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二十八章 到底是因为什么

作者:初暖未榆  发布时间:2015-05-10 22:48  字数:1519 

  **
  上官衍星心情本就不佳,方才太后说要将他和季楼瑶的亲事推迟到与上官衍歌成亲的日子,心中自然而然的将此事怪在了上官衍歌的身上!
  季楼瑶看着上官衍歌离开的背影,咬咬牙上前一步喊住他:“好!只要你能成功的说服皇上和太后,我和你成亲!”
  上官衍歌又是何等的聪明,自然是一眼就看出了季楼瑶心中的困惑,笑了笑,凝着远处胸有成竹的说道:“只要你愿意嫁我,我就有办法!”
  “回禀皇上,奴才也不知道!听说是太后秘密命人将二王爷领回来的!”
  **
  “一句话,嫁还是不嫁?”
  论身份,他虽然贵为王爷,但是上官衍星乃当朝天子,他怎么能阻止他?
  “你为什么帮我!”
  上官衍歌见季楼瑶终于想起了自己,松了一口气:“你终于想起我了!”
  季楼瑶脸上的表情一变,恶狠狠的瞪了上官衍歌一眼:“原来是两兄弟,两个人没一个好东西!”
  季楼瑶脸上的表情一变,恶狠狠的瞪了上官衍歌一眼:“原来是两兄弟,两个人没一个好东西!”
  话还未说完,季楼瑶忽的转身,上官衍歌没有防备,差点撞上了季楼瑶:“女孩子能不能不要这么莽撞?要是不小心伤到你了我可没……
  季楼瑶脸上的表情一变,恶狠狠的瞪了上官衍歌一眼:“原来是两兄弟,两个人没一个好东西!”
  万万没有想到,竟然是兄弟!
  “奴才不敢欺骗皇上!”
  **
  上官衍歌看着这封闭的皇宫,似乎想起了一些不好的回忆,心中莫名的变得烦闷,直接了当的问道。
  季楼瑶看着上官衍歌离开的背影,咬咬牙上前一步喊住他:“好!只要你能成功的说服皇上和太后,我和你成亲!”
  季楼瑶半信半疑的看着他,似乎眼前的上官衍歌跟平时的他并不是同一个人,她竟然在他的身上看到了凝重和沉稳,季楼瑶只觉得是自己眼花,明明是一个纨绔子弟,为什么给人的感觉像是忽然变了一个人?
  季楼瑶还是沉浸在自己的震惊中,难怪她会觉得他的一言一行都是如此的熟悉,原来他就是衍歌!
  季楼瑶半信半疑的看着他,似乎眼前的上官衍歌跟平时的他并不是同一个人,她竟然在他的身上看到了凝重和沉稳,季楼瑶只觉得是自己眼花,明明是一个纨绔子弟,为什么给人的感觉像是忽然变了一个人?
  上官衍歌笑嘻嘻的看着季楼瑶,不置可否的点点头。
  “小辉子,二王爷是什么时候回宫的?”
  上官衍歌见季楼瑶终于想起了自己,松了一口气:“你终于想起我了!”
  上官衍歌见季楼瑶终于想起了自己,松了一口气:“你终于想起我了!”
  二话不说就要走,上官衍歌看着季楼瑶决绝的背影,一阵无语:“虽然我不知道皇兄怎么招惹你了,但是你不能因为因为他而否定我吧,再说了,现在朝廷上下只有我能帮的了你,你若是不嫁给我,就只有嫁给他……”
  上官衍歌将季楼瑶的犹豫当成了否定的答案,他有些无奈的叹口气:“既然你不肯的话,那我也不强迫!”
  季楼瑶脸上的表情一变,恶狠狠的瞪了上官衍歌一眼:“原来是两兄弟,两个人没一个好东西!”
  小辉子一看上官衍星的脸色就知道他因为刚才的事情生气了,小心翼翼的答道!
  上官衍歌见季楼瑶终于想起了自己,松了一口气:“你终于想起我了!”
  **
  二话不说就要走,上官衍歌看着季楼瑶决绝的背影,一阵无语:“虽然我不知道皇兄怎么招惹你了,但是你不能因为因为他而否定我吧,再说了,现在朝廷上下只有我能帮的了你,你若是不嫁给我,就只有嫁给他……”
  **
  季楼瑶面无表情的打断上官衍歌的话,两个人认识的时间不长,他虽然一直都是吊儿郎当的形象,但是她知道,他并不是那种多管闲事的人!
  季楼瑶半信半疑的看着他,似乎眼前的上官衍歌跟平时的他并不是同一个人,她竟然在他的身上看到了凝重和沉稳,季楼瑶只觉得是自己眼花,明明是一个纨绔子弟,为什么给人的感觉像是忽然变了一个人?
  “你为什么帮我!”
  二话不说就要走,上官衍歌看着季楼瑶决绝的背影,一阵无语:“虽然我不知道皇兄怎么招惹你了,但是你不能因为因为他而否定我吧,再说了,现在朝廷上下只有我能帮的了你,你若是不嫁给我,就只有嫁给他……”
  上官衍歌见季楼瑶终于想起了自己,松了一口气:“你终于想起我了!”
  上官衍歌见季楼瑶终于想起了自己,松了一口气:“你终于想起我了!”

  季楼瑶还是沉浸在自己的震惊中,难怪她会觉得他的一言一行都是如此的熟悉,原来他就是衍歌!

  **

  “那这么说的话你姓氏是上官?上官衍歌?”

  上官衍歌笑嘻嘻的看着季楼瑶,不置可否的点点头。

  季楼瑶这才像是恍然大悟般反应过来,当初知道他的名字的时候还在想他和上官衍星的名字怎么会如此的相像,两个人会不会有什么关系。

  季楼瑶半信半疑的看着他,似乎眼前的上官衍歌跟平时的他并不是同一个人,她竟然在他的身上看到了凝重和沉稳,季楼瑶只觉得是自己眼花,明明是一个纨绔子弟,为什么给人的感觉像是忽然变了一个人?

  “回禀皇上,奴才也不知道!听说是太后秘密命人将二王爷领回来的!”

  “你为什么帮我!”

  万万没有想到,竟然是兄弟!

  季楼瑶脸上的表情一变,恶狠狠的瞪了上官衍歌一眼:“原来是两兄弟,两个人没一个好东西!”

  二话不说就要走,上官衍歌看着季楼瑶决绝的背影,一阵无语:“虽然我不知道皇兄怎么招惹你了,但是你不能因为因为他而否定我吧,再说了,现在朝廷上下只有我能帮的了你,你若是不嫁给我,就只有嫁给他……”

  话还未说完,季楼瑶忽的转身,上官衍歌没有防备,差点撞上了季楼瑶:“女孩子能不能不要这么莽撞?要是不小心伤到你了我可没……

  上官衍歌笑嘻嘻的看着季楼瑶,不置可否的点点头。

  上官衍歌又是何等的聪明,自然是一眼就看出了季楼瑶心中的困惑,笑了笑,凝着远处胸有成竹的说道:“只要你愿意嫁我,我就有办法!”

  “你为什么帮我?”

  

  上官衍歌见季楼瑶终于想起了自己,松了一口气:“你终于想起我了!”

  季楼瑶面无表情的打断上官衍歌的话,两个人认识的时间不长,他虽然一直都是吊儿郎当的形象,但是她知道,他并不是那种多管闲事的人!

  “你是女人,我是男人,自然是因为你长的美我……”

  “你为什么帮我!”

  这下季楼瑶完全没有了好脸色,蹙眉打断他的话!

  话还未说完,季楼瑶忽的转身,上官衍歌没有防备,差点撞上了季楼瑶:“女孩子能不能不要这么莽撞?要是不小心伤到你了我可没……

  上官衍歌这才略带尴尬的清清嗓音:“你也听见了,母后说给我指定了未来的王妃,与其要娶一个不知道外貌不知道脾气的女人,还不如跟你成亲,不仅帮了你,还方便了我,有何不可!”

  季楼瑶脸上的表情一变,恶狠狠的瞪了上官衍歌一眼:“原来是两兄弟,两个人没一个好东西!”

  季楼瑶深深地看了上官衍歌一眼,沉着脸思索了良久,最后才像是下定了决心般的看着上官衍歌:“你怎么就知道你一定帮的了我?”

  论身份,他虽然贵为王爷,但是上官衍星乃当朝天子,他怎么能阻止他?

  上官衍歌又是何等的聪明,自然是一眼就看出了季楼瑶心中的困惑,笑了笑,凝着远处胸有成竹的说道:“只要你愿意嫁我,我就有办法!”

  季楼瑶半信半疑的看着他,似乎眼前的上官衍歌跟平时的他并不是同一个人,她竟然在他的身上看到了凝重和沉稳,季楼瑶只觉得是自己眼花,明明是一个纨绔子弟,为什么给人的感觉像是忽然变了一个人?

  “一句话,嫁还是不嫁?”

  万万没有想到,竟然是兄弟!

  上官衍歌看着这封闭的皇宫,似乎想起了一些不好的回忆,心中莫名的变得烦闷,直接了当的问道。

  季楼瑶这下是真的困惑了,眼前的人到底是该信,还是不该信?

  上官衍歌见季楼瑶终于想起了自己,松了一口气:“你终于想起我了!”

54.224.2.186, 54.224.2.186;0;pc;2;磨铁文学

  上官衍歌将季楼瑶的犹豫当成了否定的答案,他有些无奈的叹口气:“既然你不肯的话,那我也不强迫!”

  “你是女人,我是男人,自然是因为你长的美我……”

54.224.2.186, 54.224.2.186;0;pc;2;磨铁文学

  季楼瑶看着上官衍歌离开的背影,咬咬牙上前一步喊住他:“好!只要你能成功的说服皇上和太后,我和你成亲!”

  季楼瑶看着上官衍歌离开的背影,咬咬牙上前一步喊住他:“好!只要你能成功的说服皇上和太后,我和你成亲!”

  **

  季楼瑶看着上官衍歌离开的背影,咬咬牙上前一步喊住他:“好!只要你能成功的说服皇上和太后,我和你成亲!”

  “小辉子,二王爷是什么时候回宫的?”

  上官衍歌回到御书房,满脸不高兴的看着弯着腰守在一侧的小辉子,他身为皇上,竟然不知道上官衍歌到底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回禀皇上,奴才也不知道!听说是太后秘密命人将二王爷领回来的!”

  小辉子一看上官衍星的脸色就知道他因为刚才的事情生气了,小心翼翼的答道!

  “哼,太后让他回来干什么,这么些年他在太青山不是呆的好好的吗?一把年纪了尽是给朕添事儿!”

  上官衍星心情本就不佳,方才太后说要将他和季楼瑶的亲事推迟到与上官衍歌成亲的日子,心中自然而然的将此事怪在了上官衍歌的身上!

  **

  “你为什么帮我!”

  二话不说就要走,上官衍歌看着季楼瑶决绝的背影,一阵无语:“虽然我不知道皇兄怎么招惹你了,但是你不能因为因为他而否定我吧,再说了,现在朝廷上下只有我能帮的了你,你若是不嫁给我,就只有嫁给他……”

  “皇上何必生气,奴才倒是觉得太后说的对,这成亲乃终身大事儿,现在季姑娘一时想不开,不愿与皇上成亲,皇上若是强娶了她,季姑娘自然会记恨皇上,且不如给季姑娘一些时间,让她好好想想皇上的好,等她心甘情愿的与皇上成亲,两个人欢欢喜喜的,多喜庆,皇上再急,也不晚这几天不是?”

  到底是跟在上官衍星身边的人,几句话便轻易的缓和了上官衍星的脸色:“此话可当真!”

  “奴才不敢欺骗皇上!”

  上官衍歌笑嘻嘻的看着季楼瑶,不置可否的点点头。

  季楼瑶半信半疑的看着他,似乎眼前的上官衍歌跟平时的他并不是同一个人,她竟然在他的身上看到了凝重和沉稳,季楼瑶只觉得是自己眼花,明明是一个纨绔子弟,为什么给人的感觉像是忽然变了一个人?

  “奴才不敢欺骗皇上!”

  上官衍星这才满意的点点头,走到案几后拿起一本奏折随意翻看,心中却莫名的有些不安,季楼瑶执意不肯与他成亲,到底是为了什么?

  

  季楼瑶还是沉浸在自己的震惊中,难怪她会觉得他的一言一行都是如此的熟悉,原来他就是衍歌!
  上官衍歌又是何等的聪明,自然是一眼就看出了季楼瑶心中的困惑,笑了笑,凝着远处胸有成竹的说道:“只要你愿意嫁我,我就有办法!”
  **
  “你为什么帮我!”
  上官衍歌这才略带尴尬的清清嗓音:“你也听见了,母后说给我指定了未来的王妃,与其要娶一个不知道外貌不知道脾气的女人,还不如跟你成亲,不仅帮了你,还方便了我,有何不可!”
  “那这么说的话你姓氏是上官?上官衍歌?”
  “奴才不敢欺骗皇上!”
  **
  
  上官衍歌见季楼瑶终于想起了自己,松了一口气:“你终于想起我了!”
  话还未说完,季楼瑶忽的转身,上官衍歌没有防备,差点撞上了季楼瑶:“女孩子能不能不要这么莽撞?要是不小心伤到你了我可没……
  “那这么说的话你姓氏是上官?上官衍歌?”
  季楼瑶脸上的表情一变,恶狠狠的瞪了上官衍歌一眼:“原来是两兄弟,两个人没一个好东西!”
  上官衍歌将季楼瑶的犹豫当成了否定的答案,他有些无奈的叹口气:“既然你不肯的话,那我也不强迫!”
  季楼瑶这才像是恍然大悟般反应过来,当初知道他的名字的时候还在想他和上官衍星的名字怎么会如此的相像,两个人会不会有什么关系。
  “你为什么帮我?”
54.224.2.186, 54.224.2.186;0;pc;2;磨铁文学
  “你为什么帮我!”
  季楼瑶半信半疑的看着他,似乎眼前的上官衍歌跟平时的他并不是同一个人,她竟然在他的身上看到了凝重和沉稳,季楼瑶只觉得是自己眼花,明明是一个纨绔子弟,为什么给人的感觉像是忽然变了一个人?
  **
  “一句话,嫁还是不嫁?”
  “你是女人,我是男人,自然是因为你长的美我……”
  上官衍歌笑嘻嘻的看着季楼瑶,不置可否的点点头。
  
  季楼瑶看着上官衍歌离开的背影,咬咬牙上前一步喊住他:“好!只要你能成功的说服皇上和太后,我和你成亲!”
  季楼瑶脸上的表情一变,恶狠狠的瞪了上官衍歌一眼:“原来是两兄弟,两个人没一个好东西!”
  “你为什么帮我!”
  “那这么说的话你姓氏是上官?上官衍歌?”
  **
  季楼瑶还是沉浸在自己的震惊中,难怪她会觉得他的一言一行都是如此的熟悉,原来他就是衍歌!
  季楼瑶这才像是恍然大悟般反应过来,当初知道他的名字的时候还在想他和上官衍星的名字怎么会如此的相像,两个人会不会有什么关系。
  季楼瑶看着上官衍歌离开的背影,咬咬牙上前一步喊住他:“好!只要你能成功的说服皇上和太后,我和你成亲!”
  上官衍歌笑嘻嘻的看着季楼瑶,不置可否的点点头。
  万万没有想到,竟然是兄弟!
  
  上官衍星心情本就不佳,方才太后说要将他和季楼瑶的亲事推迟到与上官衍歌成亲的日子,心中自然而然的将此事怪在了上官衍歌的身上!
  “你为什么帮我!”
  这下季楼瑶完全没有了好脸色,蹙眉打断他的话!
  上官衍星心情本就不佳,方才太后说要将他和季楼瑶的亲事推迟到与上官衍歌成亲的日子,心中自然而然的将此事怪在了上官衍歌的身上!
  “你为什么帮我?”
  “回禀皇上,奴才也不知道!听说是太后秘密命人将二王爷领回来的!”
  上官衍歌见季楼瑶终于想起了自己,松了一口气:“你终于想起我了!”
  季楼瑶还是沉浸在自己的震惊中,难怪她会觉得他的一言一行都是如此的熟悉,原来他就是衍歌!
  话还未说完,季楼瑶忽的转身,上官衍歌没有防备,差点撞上了季楼瑶:“女孩子能不能不要这么莽撞?要是不小心伤到你了我可没……
  “你为什么帮我?”
  上官衍歌又是何等的聪明,自然是一眼就看出了季楼瑶心中的困惑,笑了笑,凝着远处胸有成竹的说道:“只要你愿意嫁我,我就有办法!”
  “你为什么帮我!”
54.224.2.186, 54.224.2.186;0;pc;2;磨铁文学
  “你为什么帮我!”
  季楼瑶半信半疑的看着他,似乎眼前的上官衍歌跟平时的他并不是同一个人,她竟然在他的身上看到了凝重和沉稳,季楼瑶只觉得是自己眼花,明明是一个纨绔子弟,为什么给人的感觉像是忽然变了一个人?
  上官衍歌见季楼瑶终于想起了自己,松了一口气:“你终于想起我了!”
  季楼瑶看着上官衍歌离开的背影,咬咬牙上前一步喊住他:“好!只要你能成功的说服皇上和太后,我和你成亲!”
  季楼瑶脸上的表情一变,恶狠狠的瞪了上官衍歌一眼:“原来是两兄弟,两个人没一个好东西!”
  话还未说完,季楼瑶忽的转身,上官衍歌没有防备,差点撞上了季楼瑶:“女孩子能不能不要这么莽撞?要是不小心伤到你了我可没……
  季楼瑶看着上官衍歌离开的背影,咬咬牙上前一步喊住他:“好!只要你能成功的说服皇上和太后,我和你成亲!”
  季楼瑶还是沉浸在自己的震惊中,难怪她会觉得他的一言一行都是如此的熟悉,原来他就是衍歌!
  上官衍歌又是何等的聪明,自然是一眼就看出了季楼瑶心中的困惑,笑了笑,凝着远处胸有成竹的说道:“只要你愿意嫁我,我就有办法!”
  上官衍星这才满意的点点头,走到案几后拿起一本奏折随意翻看,心中却莫名的有些不安,季楼瑶执意不肯与他成亲,到底是为了什么?
  这下季楼瑶完全没有了好脸色,蹙眉打断他的话!
  季楼瑶面无表情的打断上官衍歌的话,两个人认识的时间不长,他虽然一直都是吊儿郎当的形象,但是她知道,他并不是那种多管闲事的人!
  季楼瑶半信半疑的看着他,似乎眼前的上官衍歌跟平时的他并不是同一个人,她竟然在他的身上看到了凝重和沉稳,季楼瑶只觉得是自己眼花,明明是一个纨绔子弟,为什么给人的感觉像是忽然变了一个人?
  季楼瑶这下是真的困惑了,眼前的人到底是该信,还是不该信?
  上官衍歌见季楼瑶终于想起了自己,松了一口气:“你终于想起我了!”
  季楼瑶半信半疑的看着他,似乎眼前的上官衍歌跟平时的他并不是同一个人,她竟然在他的身上看到了凝重和沉稳,季楼瑶只觉得是自己眼花,明明是一个纨绔子弟,为什么给人的感觉像是忽然变了一个人?
  话还未说完,季楼瑶忽的转身,上官衍歌没有防备,差点撞上了季楼瑶:“女孩子能不能不要这么莽撞?要是不小心伤到你了我可没……
  “小辉子,二王爷是什么时候回宫的?”
  “奴才不敢欺骗皇上!”
  上官衍歌见季楼瑶终于想起了自己,松了一口气:“你终于想起我了!”
  季楼瑶深深地看了上官衍歌一眼,沉着脸思索了良久,最后才像是下定了决心般的看着上官衍歌:“你怎么就知道你一定帮的了我?”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99度深宠:老公,套路多

落魄之时,他娶她为妻,令她成为人人羡慕的苏夫人。

作者:唯一的迷蝶
标签:现代言情

囚婚

民政局里,我们假结婚真领证, 婚后,他约定我们井水不犯河水。

作者:我是月野兔
标签:现代言情

秘爱成婚

为了报复,我使尽浑身解数接近陆霆,为了一个承诺,他娶了我。

作者:逐泪
标签:现代言情

重生之将门毒妃

父亲与兄弟被剥皮抽筋,贴身丫鬟受辱,自己惨死狱中。

作者:璎珞儿
标签:古代言情

异香密码:拼图者

他们说我万里无一,绝色、聪明,还有许多常人望尘莫及的能力……

作者:危子
标签:悬疑推理

残王霸宠:军火医妃吊炸天

当所有人唾弃的丑女变成神医,只想送他们三个字:滚滚滚!

作者:三淡
标签:古代言情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