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32章、第一次谈判

作者:伊月貳四  发布时间:2015-05-11 09:31  字数:3045 

  “你家主子以前是不是很喜欢游玩,不是说他身子不好吗,怎么到处都有朋友?”林毅婉随意的问道,金金笑嘻嘻答道:“主子只是体质弱而已,没有大家想象的那般严重,那个什么活不过三十岁的谣言,是那个该死的法灯大师胡乱说的,我和小菇菇还有赵大侠都恨死他了呢?”
  “对,对!”在座的五人齐声附和,秦松满意含笑:“如此甚好,那么我们就好好讨论讨论吧!”
  “看来这次连小景都不想饶我了,”说道这里楚容哑然失笑,小院子门口正站着一位华贵蓝衫少年,见到楚容到来,一脸欢喜地道:“子鱼在这里等候君芝兄好久了,没想到现在才到,真是有些急了!”
  “这些日子我细细想了想,总觉得事情不是这样!”端起桌上的茶杯,赵景一脸疑惑地望着几人:“我总觉得我们陷入了一个局中,而操控这场棋局的就是慕容苏!”
  “好!”夜静无声,这天晚上,正要谈判的双方苦苦筹谋,林毅婉倒真成了一个无聊的人!
  “怎么,难道你们要违背太子殿下的命令不成?”望着这些犹豫不决的官员,秦松有些怒了,自然而言地抬出了慕容苏!
  此刻大概没有人注意到她这里,林毅婉吩咐紫溪将门和窗户都关好,抱着金金坐在被子里玩得很是兴起!
  “耶耶,主母真好,主母真好!”金金飞快的跳跃几下,才高兴地与林毅婉一起睡下!
  谁能想到秦松会痛下狠手杀了秦素怡,谁又能想到秦松会成为这次和谈的大臣呢,这一切确实非楚容所能预料。
  “西门将军!”秦松上前向西门翰一笑!
  “看来这次连小景都不想饶我了,”说道这里楚容哑然失笑,小院子门口正站着一位华贵蓝衫少年,见到楚容到来,一脸欢喜地道:“子鱼在这里等候君芝兄好久了,没想到现在才到,真是有些急了!”
  一条长长的浮桥将亭子与对面的小岛连接,三人边说笑边来到岛上,却见在这初冬之日,岛上却是一片苍翠,而在这绿色苍苍的树木丛里,一座典雅的小院子像个娇羞的少女隐入其中,这正是繁庸城大将西门将军次子西门薛的居住之处!
  

  一条长长的浮桥将亭子与对面的小岛连接,三人边说笑边来到岛上,却见在这初冬之日,岛上却是一片苍翠,而在这绿色苍苍的树木丛里,一座典雅的小院子像个娇羞的少女隐入其中,这正是繁庸城大将西门将军次子西门薛的居住之处!

  此刻大概没有人注意到她这里,林毅婉吩咐紫溪将门和窗户都关好,抱着金金坐在被子里玩得很是兴起!

  “看来这次连小景都不想饶我了,”说道这里楚容哑然失笑,小院子门口正站着一位华贵蓝衫少年,见到楚容到来,一脸欢喜地道:“子鱼在这里等候君芝兄好久了,没想到现在才到,真是有些急了!”

  “路途遇到了一些麻烦所以才耽搁了一些时日,还望子鱼兄勿要见怪!”楚容对着西门薛拱手抱歉,西门薛立马笑道:“君芝兄这是见外了,来了就好,来了就好,快请!”

  “各位大人,这是我们来齐国的主要任务!”秦松说完,几位官员巡视一翻,皆露出了不可吃惊的神色,纷纷不相信地问道:“秦大人,这真的是太子殿下的意思吗?”

  “谢谢,请!”相比较对齐芳勤的随意,面对着这个宅子的主人,楚容则表现的比较拘谨,两人寒暄了一会,方才来到房间!

  因为楚容身份的问题,前来相见的除了齐芳勤外就只有西门薛了,四人围着圆桌坐下,侍女们送上茶与点心,西门薛才有些感慨地道:“真所谓计划赶不上变化,君芝兄在新婚期间与我在碎城一见,原本按照计划是我们退出碎城,再利用繁庸城与碎城的天险,打慕容苏一个措手不及,同时给楚伯伯一个立功的机会,到时候好过来谈判,没想到会出来一个秦松,将我们这几个月的布置全部打乱!”

  “是啊,其实说起这事,还是因内子而起!”同样的无奈,楚容将自己与秦松之间的恩怨详细述说一遍!

  谁能想到秦松会痛下狠手杀了秦素怡,谁又能想到秦松会成为这次和谈的大臣呢,这一切确实非楚容所能预料。

  “这些日子我细细想了想,总觉得事情不是这样!”端起桌上的茶杯,赵景一脸疑惑地望着几人:“我总觉得我们陷入了一个局中,而操控这场棋局的就是慕容苏!”

  “不管慕容苏打的是什么主意,慕容帝国与齐国的战事都应该要完了,芳勤师妹以为呢?”端起桌上的茶杯,楚容饮了一口!

  齐芳勤点头道:“芝师兄是知道的,如若两国能够休战,我自然求之不得,可慕容帝国不愿就此罢手,我们齐国也是不怕,自古以来,凡兴不义之师,必定会惨败收场,我还不信慕容帝国能够善终!”

  “我明白芳勤师妹的意思,所以这次我们要做的事,就是不论慕容苏谋划的是什么,我都要极力促成这次谈判成功,所以,明天我随你们一起去!”

  “什么,公子,您要?”赵景一听急了,公子这样的身份出现在明天的谈判场合,那么岂不是引起天下轰动!

  “放心,来的路上我已经想好了,到时候设个屏风,我以芝公子的身份出现即可!”楚容看向齐芳勤,齐芳勤立马赞道:“芝师兄这个想法不错,有了您去压阵,秦松必定会收敛些,说话也会有些顾忌!”

  “嗯,我也是这个意思!”楚容点点头,和几人再商量了一下其中的细节,大概一个时辰后,方才讨论出一个比较满意的方案来!

  只是楚容又怎么会想到,这天晚上当他们四人都在谋划的时候,繁庸城驿馆的秦松也已经选定了五位大人在他的房间商量。

  “你家主子以前是不是很喜欢游玩,不是说他身子不好吗,怎么到处都有朋友?”林毅婉随意的问道,金金笑嘻嘻答道:“主子只是体质弱而已,没有大家想象的那般严重,那个什么活不过三十岁的谣言,是那个该死的法灯大师胡乱说的,我和小菇菇还有赵大侠都恨死他了呢?”

  “秦大人!”烛光摇曳的亮光下,以李穴为首的五位官员向秦松行礼!

  “免礼,好好看住,没我的命令不许任何人在方圆靠近!”向几位大人摆摆手,秦松对门口的侍卫厉色地吩咐一句。

  “是!”此乃国事,跟随而来的侍卫不敢懈怠,立马将秦松的房间团团看住,秦松才请几位大人坐下,之后写了一张纸条替给各位大人观看。

  “各位大人,这是我们来齐国的主要任务!”秦松说完,几位官员巡视一翻,皆露出了不可吃惊的神色,纷纷不相信地问道:“秦大人,这真的是太子殿下的意思吗?”

  “不错,这正是殿下答应此次和谈的主要目的,难道各位大人怀疑我秦百子伪造不成?”对于几位大人的疑惑,秦松丝毫不觉得吃惊,遥想前些日子他得到这个命令的时候还不是吃了一惊!

  “可是如果这样的话,那么我们与齐国之间岂不是会越来越僵?”其中一个官员更加疑惑了,太子殿下这话是什么意思,他到底想做什么?

  “这事殿下自有计较,非是你我所能操心的!”秦松说完接过一个官员替来的纸条,将它点在蜡烛上烧为灰烬!

  “这!”几位官员相互观望,秦松摆摆手道:“我请各位大人来并不是要问你们持不持行,而是要和大家讨论明天我们到底该如何做?”

  “是有一个朋友前来拜访,君芝又见没什么大事,就带着赵景出去游玩了,大概今天晚上会回来!”

  “这?”几位官员闻听更加愣了,他们真的要这样做吗?

  “怎么,难道你们要违背太子殿下的命令不成?”望着这些犹豫不决的官员,秦松有些怒了,自然而言地抬出了慕容苏!

  “路途遇到了一些麻烦所以才耽搁了一些时日,还望子鱼兄勿要见怪!”楚容对着西门薛拱手抱歉,西门薛立马笑道:“君芝兄这是见外了,来了就好,来了就好,快请!”

  “看来这次连小景都不想饶我了,”说道这里楚容哑然失笑,小院子门口正站着一位华贵蓝衫少年,见到楚容到来,一脸欢喜地道:“子鱼在这里等候君芝兄好久了,没想到现在才到,真是有些急了!”

  “秦大人严重了,我们怎敢?”李穴何其聪明,立马表示认同,其他的官员见风使舵惯了,立马整齐答道:“岂敢,岂敢,那我们就听从太子殿下的命令行事吧!”

  “对,对!”在座的五人齐声附和,秦松满意含笑:“如此甚好,那么我们就好好讨论讨论吧!”

  “耶耶,主母真好,主母真好!”金金飞快的跳跃几下,才高兴地与林毅婉一起睡下!

  “好!”夜静无声,这天晚上,正要谈判的双方苦苦筹谋,林毅婉倒真成了一个无聊的人!

  此刻大概没有人注意到她这里,林毅婉吩咐紫溪将门和窗户都关好,抱着金金坐在被子里玩得很是兴起!

  要说金金虽然是只小老虎,可这家伙实在大有灵气,知道林毅婉现在不断地想着楚容,便笑嘻嘻地想着办法使她高兴。

  “你家主子以前是不是很喜欢游玩,不是说他身子不好吗,怎么到处都有朋友?”林毅婉随意的问道,金金笑嘻嘻答道:“主子只是体质弱而已,没有大家想象的那般严重,那个什么活不过三十岁的谣言,是那个该死的法灯大师胡乱说的,我和小菇菇还有赵大侠都恨死他了呢?”

  “是啊,主母说的对,我好像是打不过他呢?”金金心里那个郁闷啊,公子为何要它保持低调呢,难不成它还怕别人不成!

  “原来是这样!”林毅婉颔首,法灯大师她听说过,听闻是当今天下第二人,现今已活了百来岁,其身手能与金菇木偶相比较,不过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当世没有几个人见过而已,倒没想到楚容见过他!

  “西门将军!”秦松上前向西门翰一笑!

  “那个死道士,如果哥哥我知道他要说这样的胡话,当时就应该杀了他!”想起这话对楚容的伤害,金金毫无顾忌地说道。

  只是楚容又怎么会想到,这天晚上当他们四人都在谋划的时候,繁庸城驿馆的秦松也已经选定了五位大人在他的房间商量。

  “那个死道士,如果哥哥我知道他要说这样的胡话,当时就应该杀了他!”想起这话对楚容的伤害,金金毫无顾忌地说道。

  “你要杀法灯大师,你行吗?”望着金金那咬牙彻齿的样子,林毅婉完全没放在心上,笑嘻嘻地嘱咐道:“你这个小家伙还是老实呆在家里吧,别去逞能,人家法灯大师可能与金菇木偶打平手呢?”

  “是啊,主母说的对,我好像是打不过他呢?”金金心里那个郁闷啊,公子为何要它保持低调呢,难不成它还怕别人不成!

  “知道就好!”不知为何林毅婉反倒有些担心金金会闹事,立马岔开话题道:“时间不早了,我们快些睡吧,明天还不知道会怎样呢?”

  金金依旧笑嘻嘻地望着秦松,秦松朝几位官员点点头,很快就有侍卫带着西门翰向他们走来。

  “主母说的是,那我们睡吧!”金金话虽如此说,却懒在林毅婉的怀里不走,继续说道:“主子不在,我陪你睡,好不好!”

  金金说完,满是撒娇地望着林毅婉,林毅婉点头一笑:“好!”

  “耶耶,主母真好,主母真好!”金金飞快的跳跃几下,才高兴地与林毅婉一起睡下!

  如此一夜无话,第二日,林毅婉刚刚起床,紫溪为她装扮好,有人给她送来血黄莲,林毅婉接过,几口饮尽,就带着紫溪来见秦松。

  “秦大人!”林毅婉微微福礼,秦松满带笑容的道:“免礼!”

  之后,望着她问道:“听说楚公子出去了?”

  “怎么,难道你们要违背太子殿下的命令不成?”望着这些犹豫不决的官员,秦松有些怒了,自然而言地抬出了慕容苏!

  “怎么,难道你们要违背太子殿下的命令不成?”望着这些犹豫不决的官员,秦松有些怒了,自然而言地抬出了慕容苏!

  “是有一个朋友前来拜访,君芝又见没什么大事,就带着赵景出去游玩了,大概今天晚上会回来!”

  林毅婉老实答道,秦松也没大在意,点头道:“既然如此,那么呆会你陪我和几位大人去,至于其他的人就不要去了!”

  “对,对!”在座的五人齐声附和,秦松满意含笑:“如此甚好,那么我们就好好讨论讨论吧!”

  秦松说完,望了一眼躺在林毅婉怀中的乖巧金金,若无其事地吩咐一句。

  “一切遵从秦大人的吩咐!”林毅婉机械般点头,她怀中的金金则嘻嘻一笑,向秦松亲热地唤了一句:“秦大人!”

  “嗯!”对于这只可爱的老虎,秦松尤为喜欢,微微点头,金金调皮一笑,飞入了紫溪的怀抱!

  这个该死的老东西,等小菇菇回来了看不整死他才怪!

  “你要杀法灯大师,你行吗?”望着金金那咬牙彻齿的样子,林毅婉完全没放在心上,笑嘻嘻地嘱咐道:“你这个小家伙还是老实呆在家里吧,别去逞能,人家法灯大师可能与金菇木偶打平手呢?”

  金金依旧笑嘻嘻地望着秦松,秦松朝几位官员点点头,很快就有侍卫带着西门翰向他们走来。

  “是啊,主母说的对,我好像是打不过他呢?”金金心里那个郁闷啊,公子为何要它保持低调呢,难不成它还怕别人不成!

  “西门将军!”秦松上前向西门翰一笑!

  “秦大人,末将奉公主之命,前来迎接各位!”西门翰依旧像初次见面一样,不露一笑的对几位官员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多谢西门将军,那么我们请!”秦松向西门翰拱手,再看向其他的官员。

  “秦大人请!”一行六人相互客气一翻后,往今天谈判的准备地雨悦阁而去。

  秦松说完,望了一眼躺在林毅婉怀中的乖巧金金,若无其事地吩咐一句。

  
  “放心,来的路上我已经想好了,到时候设个屏风,我以芝公子的身份出现即可!”楚容看向齐芳勤,齐芳勤立马赞道:“芝师兄这个想法不错,有了您去压阵,秦松必定会收敛些,说话也会有些顾忌!”
  “你家主子以前是不是很喜欢游玩,不是说他身子不好吗,怎么到处都有朋友?”林毅婉随意的问道,金金笑嘻嘻答道:“主子只是体质弱而已,没有大家想象的那般严重,那个什么活不过三十岁的谣言,是那个该死的法灯大师胡乱说的,我和小菇菇还有赵大侠都恨死他了呢?”
  这个该死的老东西,等小菇菇回来了看不整死他才怪!
  “各位大人,这是我们来齐国的主要任务!”秦松说完,几位官员巡视一翻,皆露出了不可吃惊的神色,纷纷不相信地问道:“秦大人,这真的是太子殿下的意思吗?”
  “谢谢,请!”相比较对齐芳勤的随意,面对着这个宅子的主人,楚容则表现的比较拘谨,两人寒暄了一会,方才来到房间!
  金金说完,满是撒娇地望着林毅婉,林毅婉点头一笑:“好!”
  “那个死道士,如果哥哥我知道他要说这样的胡话,当时就应该杀了他!”想起这话对楚容的伤害,金金毫无顾忌地说道。
  “知道就好!”不知为何林毅婉反倒有些担心金金会闹事,立马岔开话题道:“时间不早了,我们快些睡吧,明天还不知道会怎样呢?”
  如此一夜无话,第二日,林毅婉刚刚起床,紫溪为她装扮好,有人给她送来血黄莲,林毅婉接过,几口饮尽,就带着紫溪来见秦松。
  “这事殿下自有计较,非是你我所能操心的!”秦松说完接过一个官员替来的纸条,将它点在蜡烛上烧为灰烬!
  “多谢西门将军,那么我们请!”秦松向西门翰拱手,再看向其他的官员。
  “好!”夜静无声,这天晚上,正要谈判的双方苦苦筹谋,林毅婉倒真成了一个无聊的人!
  “一切遵从秦大人的吩咐!”林毅婉机械般点头,她怀中的金金则嘻嘻一笑,向秦松亲热地唤了一句:“秦大人!”
  只是楚容又怎么会想到,这天晚上当他们四人都在谋划的时候,繁庸城驿馆的秦松也已经选定了五位大人在他的房间商量。
  
  “那个死道士,如果哥哥我知道他要说这样的胡话,当时就应该杀了他!”想起这话对楚容的伤害,金金毫无顾忌地说道。
  金金依旧笑嘻嘻地望着秦松,秦松朝几位官员点点头,很快就有侍卫带着西门翰向他们走来。
  “各位大人,这是我们来齐国的主要任务!”秦松说完,几位官员巡视一翻,皆露出了不可吃惊的神色,纷纷不相信地问道:“秦大人,这真的是太子殿下的意思吗?”
  只是楚容又怎么会想到,这天晚上当他们四人都在谋划的时候,繁庸城驿馆的秦松也已经选定了五位大人在他的房间商量。
  “怎么,难道你们要违背太子殿下的命令不成?”望着这些犹豫不决的官员,秦松有些怒了,自然而言地抬出了慕容苏!
  “这!”几位官员相互观望,秦松摆摆手道:“我请各位大人来并不是要问你们持不持行,而是要和大家讨论明天我们到底该如何做?”
  金金依旧笑嘻嘻地望着秦松,秦松朝几位官员点点头,很快就有侍卫带着西门翰向他们走来。
  
  “是啊,主母说的对,我好像是打不过他呢?”金金心里那个郁闷啊,公子为何要它保持低调呢,难不成它还怕别人不成!
  “是啊,其实说起这事,还是因内子而起!”同样的无奈,楚容将自己与秦松之间的恩怨详细述说一遍!
  “耶耶,主母真好,主母真好!”金金飞快的跳跃几下,才高兴地与林毅婉一起睡下!
  “不管慕容苏打的是什么主意,慕容帝国与齐国的战事都应该要完了,芳勤师妹以为呢?”端起桌上的茶杯,楚容饮了一口!
  
  秦松说完,望了一眼躺在林毅婉怀中的乖巧金金,若无其事地吩咐一句。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嫡女仙途

天罡大陆,修真为尊。他叫君无念,凉国上尊,至高无上的问鼎强者。她叫西陵瑶,候府弃女,灵根被毁的修真废材。他谦谦君子,貌若天人,一身正气,道心坚定。数百年来清心寡欲,只求通天正道;她穿越而来,古灵精怪,一身神力,一肚子坏水儿,几乎都成了他的人生污点。 她曾救他于水火,也曾坑他到破产...

作者:杨十六
标签:玄幻

重生之丑颜医妃

前世:她是有名的黑胖丑,嫁给了更有名的高富帅。于是,她走上了和她母亲相同的道路。今生:她要成为海棠绝色,傲笑高帅富,她要改变命运,嫁给高大上。高大上望着那块鲜美的小鲜肉,口水滴滴答答:来吧,来吧,快到我的碗里来,我会宠你疼你爱你,三生三世。

作者:阿碧夫人
标签:言情

诱王入帐:嗜宠盗梦毒妃

【寻梦里,她是他唯一的救赎;人生中,他是她难解的宿命。】前世,她凭借自己的入梦绝技为他披荆斩棘,扫平障碍,襄助他成为九五之尊。却不想,七窍被封,剜心挫骨,直到死前才得知自己的倾心相付原不过是早有预谋的算计。梦醒归来,回到最初,她发誓要让那些负她之人死无葬身之地!只是,究竟何为梦?...

作者:木子苏V
标签:言情

秘制悍妻:隐婚总裁别乱来

【女人不烈,男人不爱】“慕太太,余生请指教!”他是A国冷血权贵,传闻他阅人无数,却从不许谁慕太的地位。她是资深测谎专家,婚后七年被放逐海外求学,她能测评天下人,却唯独没看出他的真心。七年隐婚,他将她藏得严严实实,她对他避而不见。蓦然重逢,她测不出他是真心还是假意,却迷迷糊糊的被他...

作者:美小元
标签:言情

强势攻婚,帝少花式宠妻

他是商界精英,尖端财经杂志争相报道的青年才俊。接受访问时,记者提问:“请问君先生您这辈子最有成就的事和目前最大的心愿是什么?”他一本正经的答:“睡了许俏俏!最大的心愿是睡她一辈子!”嫁给君瑾年是她从小到大的梦想,结果阴差阳错睡了他的大哥君牧野,从此生活陷入水深火热中。君大少的爱情...

作者:零零七_
标签:言情

腹黑老公别太坏

“先生,你内裤什么颜色,能让我看一下吗?”真心话大冒险失败后,楚瓷随手抓了个男人接受惩罚,不料对方却是自己婚后半年不见踪迹的丈夫。这下傅先生很不淡定,出差刚回来老婆就要给自己带绿帽?为了避免自己头顶一片草原,傅大总裁开启了疯狂的宠妻模式,化身为狼,夜夜将她扑倒扑倒再扑倒。

作者:曲一笙
标签:言情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