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32章、第一次谈判

作者:伊月貳四  发布时间:2015-05-11 09:31  字数:3045 

  “可是如果这样的话,那么我们与齐国之间岂不是会越来越僵?”其中一个官员更加疑惑了,太子殿下这话是什么意思,他到底想做什么?
  “这!”几位官员相互观望,秦松摆摆手道:“我请各位大人来并不是要问你们持不持行,而是要和大家讨论明天我们到底该如何做?”
  “是!”此乃国事,跟随而来的侍卫不敢懈怠,立马将秦松的房间团团看住,秦松才请几位大人坐下,之后写了一张纸条替给各位大人观看。
  “你家主子以前是不是很喜欢游玩,不是说他身子不好吗,怎么到处都有朋友?”林毅婉随意的问道,金金笑嘻嘻答道:“主子只是体质弱而已,没有大家想象的那般严重,那个什么活不过三十岁的谣言,是那个该死的法灯大师胡乱说的,我和小菇菇还有赵大侠都恨死他了呢?”
  “这些日子我细细想了想,总觉得事情不是这样!”端起桌上的茶杯,赵景一脸疑惑地望着几人:“我总觉得我们陷入了一个局中,而操控这场棋局的就是慕容苏!”
  “对,对!”在座的五人齐声附和,秦松满意含笑:“如此甚好,那么我们就好好讨论讨论吧!”
  这个该死的老东西,等小菇菇回来了看不整死他才怪!
  因为楚容身份的问题,前来相见的除了齐芳勤外就只有西门薛了,四人围着圆桌坐下,侍女们送上茶与点心,西门薛才有些感慨地道:“真所谓计划赶不上变化,君芝兄在新婚期间与我在碎城一见,原本按照计划是我们退出碎城,再利用繁庸城与碎城的天险,打慕容苏一个措手不及,同时给楚伯伯一个立功的机会,到时候好过来谈判,没想到会出来一个秦松,将我们这几个月的布置全部打乱!”
  “我明白芳勤师妹的意思,所以这次我们要做的事,就是不论慕容苏谋划的是什么,我都要极力促成这次谈判成功,所以,明天我随你们一起去!”
  
  “多谢西门将军,那么我们请!”秦松向西门翰拱手,再看向其他的官员。
  “不管慕容苏打的是什么主意,慕容帝国与齐国的战事都应该要完了,芳勤师妹以为呢?”端起桌上的茶杯,楚容饮了一口!
  “是有一个朋友前来拜访,君芝又见没什么大事,就带着赵景出去游玩了,大概今天晚上会回来!”
  “不管慕容苏打的是什么主意,慕容帝国与齐国的战事都应该要完了,芳勤师妹以为呢?”端起桌上的茶杯,楚容饮了一口!
  只是楚容又怎么会想到,这天晚上当他们四人都在谋划的时候,繁庸城驿馆的秦松也已经选定了五位大人在他的房间商量。
  一条长长的浮桥将亭子与对面的小岛连接,三人边说笑边来到岛上,却见在这初冬之日,岛上却是一片苍翠,而在这绿色苍苍的树木丛里,一座典雅的小院子像个娇羞的少女隐入其中,这正是繁庸城大将西门将军次子西门薛的居住之处!
  “是啊,主母说的对,我好像是打不过他呢?”金金心里那个郁闷啊,公子为何要它保持低调呢,难不成它还怕别人不成!
  一条长长的浮桥将亭子与对面的小岛连接,三人边说笑边来到岛上,却见在这初冬之日,岛上却是一片苍翠,而在这绿色苍苍的树木丛里,一座典雅的小院子像个娇羞的少女隐入其中,这正是繁庸城大将西门将军次子西门薛的居住之处!
  “西门将军!”秦松上前向西门翰一笑!
  “嗯!”对于这只可爱的老虎,秦松尤为喜欢,微微点头,金金调皮一笑,飞入了紫溪的怀抱!
  “耶耶,主母真好,主母真好!”金金飞快的跳跃几下,才高兴地与林毅婉一起睡下!
  只是楚容又怎么会想到,这天晚上当他们四人都在谋划的时候,繁庸城驿馆的秦松也已经选定了五位大人在他的房间商量。
  “你家主子以前是不是很喜欢游玩,不是说他身子不好吗,怎么到处都有朋友?”林毅婉随意的问道,金金笑嘻嘻答道:“主子只是体质弱而已,没有大家想象的那般严重,那个什么活不过三十岁的谣言,是那个该死的法灯大师胡乱说的,我和小菇菇还有赵大侠都恨死他了呢?”
  之后,望着她问道:“听说楚公子出去了?”
  “你家主子以前是不是很喜欢游玩,不是说他身子不好吗,怎么到处都有朋友?”林毅婉随意的问道,金金笑嘻嘻答道:“主子只是体质弱而已,没有大家想象的那般严重,那个什么活不过三十岁的谣言,是那个该死的法灯大师胡乱说的,我和小菇菇还有赵大侠都恨死他了呢?”

  

  “对,对!”在座的五人齐声附和,秦松满意含笑:“如此甚好,那么我们就好好讨论讨论吧!”

  一条长长的浮桥将亭子与对面的小岛连接,三人边说笑边来到岛上,却见在这初冬之日,岛上却是一片苍翠,而在这绿色苍苍的树木丛里,一座典雅的小院子像个娇羞的少女隐入其中,这正是繁庸城大将西门将军次子西门薛的居住之处!

  “看来这次连小景都不想饶我了,”说道这里楚容哑然失笑,小院子门口正站着一位华贵蓝衫少年,见到楚容到来,一脸欢喜地道:“子鱼在这里等候君芝兄好久了,没想到现在才到,真是有些急了!”

  因为楚容身份的问题,前来相见的除了齐芳勤外就只有西门薛了,四人围着圆桌坐下,侍女们送上茶与点心,西门薛才有些感慨地道:“真所谓计划赶不上变化,君芝兄在新婚期间与我在碎城一见,原本按照计划是我们退出碎城,再利用繁庸城与碎城的天险,打慕容苏一个措手不及,同时给楚伯伯一个立功的机会,到时候好过来谈判,没想到会出来一个秦松,将我们这几个月的布置全部打乱!”

  “路途遇到了一些麻烦所以才耽搁了一些时日,还望子鱼兄勿要见怪!”楚容对着西门薛拱手抱歉,西门薛立马笑道:“君芝兄这是见外了,来了就好,来了就好,快请!”

  “这些日子我细细想了想,总觉得事情不是这样!”端起桌上的茶杯,赵景一脸疑惑地望着几人:“我总觉得我们陷入了一个局中,而操控这场棋局的就是慕容苏!”

  “谢谢,请!”相比较对齐芳勤的随意,面对着这个宅子的主人,楚容则表现的比较拘谨,两人寒暄了一会,方才来到房间!

  因为楚容身份的问题,前来相见的除了齐芳勤外就只有西门薛了,四人围着圆桌坐下,侍女们送上茶与点心,西门薛才有些感慨地道:“真所谓计划赶不上变化,君芝兄在新婚期间与我在碎城一见,原本按照计划是我们退出碎城,再利用繁庸城与碎城的天险,打慕容苏一个措手不及,同时给楚伯伯一个立功的机会,到时候好过来谈判,没想到会出来一个秦松,将我们这几个月的布置全部打乱!”

  “是啊,其实说起这事,还是因内子而起!”同样的无奈,楚容将自己与秦松之间的恩怨详细述说一遍!

  谁能想到秦松会痛下狠手杀了秦素怡,谁又能想到秦松会成为这次和谈的大臣呢,这一切确实非楚容所能预料。

  “这些日子我细细想了想,总觉得事情不是这样!”端起桌上的茶杯,赵景一脸疑惑地望着几人:“我总觉得我们陷入了一个局中,而操控这场棋局的就是慕容苏!”

  “不管慕容苏打的是什么主意,慕容帝国与齐国的战事都应该要完了,芳勤师妹以为呢?”端起桌上的茶杯,楚容饮了一口!

  林毅婉老实答道,秦松也没大在意,点头道:“既然如此,那么呆会你陪我和几位大人去,至于其他的人就不要去了!”

  齐芳勤点头道:“芝师兄是知道的,如若两国能够休战,我自然求之不得,可慕容帝国不愿就此罢手,我们齐国也是不怕,自古以来,凡兴不义之师,必定会惨败收场,我还不信慕容帝国能够善终!”

  “我明白芳勤师妹的意思,所以这次我们要做的事,就是不论慕容苏谋划的是什么,我都要极力促成这次谈判成功,所以,明天我随你们一起去!”

  “什么,公子,您要?”赵景一听急了,公子这样的身份出现在明天的谈判场合,那么岂不是引起天下轰动!

  “放心,来的路上我已经想好了,到时候设个屏风,我以芝公子的身份出现即可!”楚容看向齐芳勤,齐芳勤立马赞道:“芝师兄这个想法不错,有了您去压阵,秦松必定会收敛些,说话也会有些顾忌!”

  “耶耶,主母真好,主母真好!”金金飞快的跳跃几下,才高兴地与林毅婉一起睡下!

  “嗯,我也是这个意思!”楚容点点头,和几人再商量了一下其中的细节,大概一个时辰后,方才讨论出一个比较满意的方案来!

  只是楚容又怎么会想到,这天晚上当他们四人都在谋划的时候,繁庸城驿馆的秦松也已经选定了五位大人在他的房间商量。

  一条长长的浮桥将亭子与对面的小岛连接,三人边说笑边来到岛上,却见在这初冬之日,岛上却是一片苍翠,而在这绿色苍苍的树木丛里,一座典雅的小院子像个娇羞的少女隐入其中,这正是繁庸城大将西门将军次子西门薛的居住之处!

  “秦大人!”烛光摇曳的亮光下,以李穴为首的五位官员向秦松行礼!

  “免礼,好好看住,没我的命令不许任何人在方圆靠近!”向几位大人摆摆手,秦松对门口的侍卫厉色地吩咐一句。

  “是!”此乃国事,跟随而来的侍卫不敢懈怠,立马将秦松的房间团团看住,秦松才请几位大人坐下,之后写了一张纸条替给各位大人观看。

  “各位大人,这是我们来齐国的主要任务!”秦松说完,几位官员巡视一翻,皆露出了不可吃惊的神色,纷纷不相信地问道:“秦大人,这真的是太子殿下的意思吗?”

  “不错,这正是殿下答应此次和谈的主要目的,难道各位大人怀疑我秦百子伪造不成?”对于几位大人的疑惑,秦松丝毫不觉得吃惊,遥想前些日子他得到这个命令的时候还不是吃了一惊!

  “放心,来的路上我已经想好了,到时候设个屏风,我以芝公子的身份出现即可!”楚容看向齐芳勤,齐芳勤立马赞道:“芝师兄这个想法不错,有了您去压阵,秦松必定会收敛些,说话也会有些顾忌!”

  “这?”几位官员闻听更加愣了,他们真的要这样做吗?

  “可是如果这样的话,那么我们与齐国之间岂不是会越来越僵?”其中一个官员更加疑惑了,太子殿下这话是什么意思,他到底想做什么?

  “怎么,难道你们要违背太子殿下的命令不成?”望着这些犹豫不决的官员,秦松有些怒了,自然而言地抬出了慕容苏!

  “这事殿下自有计较,非是你我所能操心的!”秦松说完接过一个官员替来的纸条,将它点在蜡烛上烧为灰烬!

  “这!”几位官员相互观望,秦松摆摆手道:“我请各位大人来并不是要问你们持不持行,而是要和大家讨论明天我们到底该如何做?”

  “这?”几位官员闻听更加愣了,他们真的要这样做吗?

  “怎么,难道你们要违背太子殿下的命令不成?”望着这些犹豫不决的官员,秦松有些怒了,自然而言地抬出了慕容苏!

  “秦大人严重了,我们怎敢?”李穴何其聪明,立马表示认同,其他的官员见风使舵惯了,立马整齐答道:“岂敢,岂敢,那我们就听从太子殿下的命令行事吧!”

  “对,对!”在座的五人齐声附和,秦松满意含笑:“如此甚好,那么我们就好好讨论讨论吧!”

  “对,对!”在座的五人齐声附和,秦松满意含笑:“如此甚好,那么我们就好好讨论讨论吧!”

  “好!”夜静无声,这天晚上,正要谈判的双方苦苦筹谋,林毅婉倒真成了一个无聊的人!

  此刻大概没有人注意到她这里,林毅婉吩咐紫溪将门和窗户都关好,抱着金金坐在被子里玩得很是兴起!

  要说金金虽然是只小老虎,可这家伙实在大有灵气,知道林毅婉现在不断地想着楚容,便笑嘻嘻地想着办法使她高兴。

  “你家主子以前是不是很喜欢游玩,不是说他身子不好吗,怎么到处都有朋友?”林毅婉随意的问道,金金笑嘻嘻答道:“主子只是体质弱而已,没有大家想象的那般严重,那个什么活不过三十岁的谣言,是那个该死的法灯大师胡乱说的,我和小菇菇还有赵大侠都恨死他了呢?”

  “原来是这样!”林毅婉颔首,法灯大师她听说过,听闻是当今天下第二人,现今已活了百来岁,其身手能与金菇木偶相比较,不过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当世没有几个人见过而已,倒没想到楚容见过他!

  “那个死道士,如果哥哥我知道他要说这样的胡话,当时就应该杀了他!”想起这话对楚容的伤害,金金毫无顾忌地说道。

  “你要杀法灯大师,你行吗?”望着金金那咬牙彻齿的样子,林毅婉完全没放在心上,笑嘻嘻地嘱咐道:“你这个小家伙还是老实呆在家里吧,别去逞能,人家法灯大师可能与金菇木偶打平手呢?”

  “是啊,主母说的对,我好像是打不过他呢?”金金心里那个郁闷啊,公子为何要它保持低调呢,难不成它还怕别人不成!

  “知道就好!”不知为何林毅婉反倒有些担心金金会闹事,立马岔开话题道:“时间不早了,我们快些睡吧,明天还不知道会怎样呢?”

  “主母说的是,那我们睡吧!”金金话虽如此说,却懒在林毅婉的怀里不走,继续说道:“主子不在,我陪你睡,好不好!”

  金金说完,满是撒娇地望着林毅婉,林毅婉点头一笑:“好!”

  “耶耶,主母真好,主母真好!”金金飞快的跳跃几下,才高兴地与林毅婉一起睡下!

  “可是如果这样的话,那么我们与齐国之间岂不是会越来越僵?”其中一个官员更加疑惑了,太子殿下这话是什么意思,他到底想做什么?

  如此一夜无话,第二日,林毅婉刚刚起床,紫溪为她装扮好,有人给她送来血黄莲,林毅婉接过,几口饮尽,就带着紫溪来见秦松。

  “秦大人!”林毅婉微微福礼,秦松满带笑容的道:“免礼!”

  “你家主子以前是不是很喜欢游玩,不是说他身子不好吗,怎么到处都有朋友?”林毅婉随意的问道,金金笑嘻嘻答道:“主子只是体质弱而已,没有大家想象的那般严重,那个什么活不过三十岁的谣言,是那个该死的法灯大师胡乱说的,我和小菇菇还有赵大侠都恨死他了呢?”

  之后,望着她问道:“听说楚公子出去了?”

  “那个死道士,如果哥哥我知道他要说这样的胡话,当时就应该杀了他!”想起这话对楚容的伤害,金金毫无顾忌地说道。

  “可是如果这样的话,那么我们与齐国之间岂不是会越来越僵?”其中一个官员更加疑惑了,太子殿下这话是什么意思,他到底想做什么?

  “是有一个朋友前来拜访,君芝又见没什么大事,就带着赵景出去游玩了,大概今天晚上会回来!”

  “路途遇到了一些麻烦所以才耽搁了一些时日,还望子鱼兄勿要见怪!”楚容对着西门薛拱手抱歉,西门薛立马笑道:“君芝兄这是见外了,来了就好,来了就好,快请!”

  林毅婉老实答道,秦松也没大在意,点头道:“既然如此,那么呆会你陪我和几位大人去,至于其他的人就不要去了!”

  如此一夜无话,第二日,林毅婉刚刚起床,紫溪为她装扮好,有人给她送来血黄莲,林毅婉接过,几口饮尽,就带着紫溪来见秦松。

  秦松说完,望了一眼躺在林毅婉怀中的乖巧金金,若无其事地吩咐一句。

  “一切遵从秦大人的吩咐!”林毅婉机械般点头,她怀中的金金则嘻嘻一笑,向秦松亲热地唤了一句:“秦大人!”

  “嗯!”对于这只可爱的老虎,秦松尤为喜欢,微微点头,金金调皮一笑,飞入了紫溪的怀抱!

  这个该死的老东西,等小菇菇回来了看不整死他才怪!

  金金依旧笑嘻嘻地望着秦松,秦松朝几位官员点点头,很快就有侍卫带着西门翰向他们走来。

  “西门将军!”秦松上前向西门翰一笑!

  “秦大人,末将奉公主之命,前来迎接各位!”西门翰依旧像初次见面一样,不露一笑的对几位官员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多谢西门将军,那么我们请!”秦松向西门翰拱手,再看向其他的官员。

  “秦大人请!”一行六人相互客气一翻后,往今天谈判的准备地雨悦阁而去。

  齐芳勤点头道:“芝师兄是知道的,如若两国能够休战,我自然求之不得,可慕容帝国不愿就此罢手,我们齐国也是不怕,自古以来,凡兴不义之师,必定会惨败收场,我还不信慕容帝国能够善终!”

  
  “秦大人请!”一行六人相互客气一翻后,往今天谈判的准备地雨悦阁而去。
  “是啊,主母说的对,我好像是打不过他呢?”金金心里那个郁闷啊,公子为何要它保持低调呢,难不成它还怕别人不成!
  “原来是这样!”林毅婉颔首,法灯大师她听说过,听闻是当今天下第二人,现今已活了百来岁,其身手能与金菇木偶相比较,不过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当世没有几个人见过而已,倒没想到楚容见过他!
  “西门将军!”秦松上前向西门翰一笑!
  “秦大人请!”一行六人相互客气一翻后,往今天谈判的准备地雨悦阁而去。
  之后,望着她问道:“听说楚公子出去了?”
  齐芳勤点头道:“芝师兄是知道的,如若两国能够休战,我自然求之不得,可慕容帝国不愿就此罢手,我们齐国也是不怕,自古以来,凡兴不义之师,必定会惨败收场,我还不信慕容帝国能够善终!”
  “耶耶,主母真好,主母真好!”金金飞快的跳跃几下,才高兴地与林毅婉一起睡下!
  “秦大人,末将奉公主之命,前来迎接各位!”西门翰依旧像初次见面一样,不露一笑的对几位官员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可是如果这样的话,那么我们与齐国之间岂不是会越来越僵?”其中一个官员更加疑惑了,太子殿下这话是什么意思,他到底想做什么?
  因为楚容身份的问题,前来相见的除了齐芳勤外就只有西门薛了,四人围着圆桌坐下,侍女们送上茶与点心,西门薛才有些感慨地道:“真所谓计划赶不上变化,君芝兄在新婚期间与我在碎城一见,原本按照计划是我们退出碎城,再利用繁庸城与碎城的天险,打慕容苏一个措手不及,同时给楚伯伯一个立功的机会,到时候好过来谈判,没想到会出来一个秦松,将我们这几个月的布置全部打乱!”
  “你要杀法灯大师,你行吗?”望着金金那咬牙彻齿的样子,林毅婉完全没放在心上,笑嘻嘻地嘱咐道:“你这个小家伙还是老实呆在家里吧,别去逞能,人家法灯大师可能与金菇木偶打平手呢?”
  “什么,公子,您要?”赵景一听急了,公子这样的身份出现在明天的谈判场合,那么岂不是引起天下轰动!
  “怎么,难道你们要违背太子殿下的命令不成?”望着这些犹豫不决的官员,秦松有些怒了,自然而言地抬出了慕容苏!
  “免礼,好好看住,没我的命令不许任何人在方圆靠近!”向几位大人摆摆手,秦松对门口的侍卫厉色地吩咐一句。
  “一切遵从秦大人的吩咐!”林毅婉机械般点头,她怀中的金金则嘻嘻一笑,向秦松亲热地唤了一句:“秦大人!”
  “免礼,好好看住,没我的命令不许任何人在方圆靠近!”向几位大人摆摆手,秦松对门口的侍卫厉色地吩咐一句。
  “这些日子我细细想了想,总觉得事情不是这样!”端起桌上的茶杯,赵景一脸疑惑地望着几人:“我总觉得我们陷入了一个局中,而操控这场棋局的就是慕容苏!”
  “多谢西门将军,那么我们请!”秦松向西门翰拱手,再看向其他的官员。
  
  “是有一个朋友前来拜访,君芝又见没什么大事,就带着赵景出去游玩了,大概今天晚上会回来!”
  “你家主子以前是不是很喜欢游玩,不是说他身子不好吗,怎么到处都有朋友?”林毅婉随意的问道,金金笑嘻嘻答道:“主子只是体质弱而已,没有大家想象的那般严重,那个什么活不过三十岁的谣言,是那个该死的法灯大师胡乱说的,我和小菇菇还有赵大侠都恨死他了呢?”
  “主母说的是,那我们睡吧!”金金话虽如此说,却懒在林毅婉的怀里不走,继续说道:“主子不在,我陪你睡,好不好!”
  “不错,这正是殿下答应此次和谈的主要目的,难道各位大人怀疑我秦百子伪造不成?”对于几位大人的疑惑,秦松丝毫不觉得吃惊,遥想前些日子他得到这个命令的时候还不是吃了一惊!
  金金说完,满是撒娇地望着林毅婉,林毅婉点头一笑:“好!”
  “那个死道士,如果哥哥我知道他要说这样的胡话,当时就应该杀了他!”想起这话对楚容的伤害,金金毫无顾忌地说道。
  “免礼,好好看住,没我的命令不许任何人在方圆靠近!”向几位大人摆摆手,秦松对门口的侍卫厉色地吩咐一句。
  “这?”几位官员闻听更加愣了,他们真的要这样做吗?
  “嗯,我也是这个意思!”楚容点点头,和几人再商量了一下其中的细节,大概一个时辰后,方才讨论出一个比较满意的方案来!
  “什么,公子,您要?”赵景一听急了,公子这样的身份出现在明天的谈判场合,那么岂不是引起天下轰动!
  “多谢西门将军,那么我们请!”秦松向西门翰拱手,再看向其他的官员。
  “你家主子以前是不是很喜欢游玩,不是说他身子不好吗,怎么到处都有朋友?”林毅婉随意的问道,金金笑嘻嘻答道:“主子只是体质弱而已,没有大家想象的那般严重,那个什么活不过三十岁的谣言,是那个该死的法灯大师胡乱说的,我和小菇菇还有赵大侠都恨死他了呢?”
  “不错,这正是殿下答应此次和谈的主要目的,难道各位大人怀疑我秦百子伪造不成?”对于几位大人的疑惑,秦松丝毫不觉得吃惊,遥想前些日子他得到这个命令的时候还不是吃了一惊!
  “是啊,主母说的对,我好像是打不过他呢?”金金心里那个郁闷啊,公子为何要它保持低调呢,难不成它还怕别人不成!
  “你家主子以前是不是很喜欢游玩,不是说他身子不好吗,怎么到处都有朋友?”林毅婉随意的问道,金金笑嘻嘻答道:“主子只是体质弱而已,没有大家想象的那般严重,那个什么活不过三十岁的谣言,是那个该死的法灯大师胡乱说的,我和小菇菇还有赵大侠都恨死他了呢?”
  “各位大人,这是我们来齐国的主要任务!”秦松说完,几位官员巡视一翻,皆露出了不可吃惊的神色,纷纷不相信地问道:“秦大人,这真的是太子殿下的意思吗?”
  “秦大人!”烛光摇曳的亮光下,以李穴为首的五位官员向秦松行礼!
  齐芳勤点头道:“芝师兄是知道的,如若两国能够休战,我自然求之不得,可慕容帝国不愿就此罢手,我们齐国也是不怕,自古以来,凡兴不义之师,必定会惨败收场,我还不信慕容帝国能够善终!”
  “秦大人,末将奉公主之命,前来迎接各位!”西门翰依旧像初次见面一样,不露一笑的对几位官员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可是如果这样的话,那么我们与齐国之间岂不是会越来越僵?”其中一个官员更加疑惑了,太子殿下这话是什么意思,他到底想做什么?
  “对,对!”在座的五人齐声附和,秦松满意含笑:“如此甚好,那么我们就好好讨论讨论吧!”
  林毅婉老实答道,秦松也没大在意,点头道:“既然如此,那么呆会你陪我和几位大人去,至于其他的人就不要去了!”
  “是啊,主母说的对,我好像是打不过他呢?”金金心里那个郁闷啊,公子为何要它保持低调呢,难不成它还怕别人不成!
  “嗯,我也是这个意思!”楚容点点头,和几人再商量了一下其中的细节,大概一个时辰后,方才讨论出一个比较满意的方案来!
  “谢谢,请!”相比较对齐芳勤的随意,面对着这个宅子的主人,楚容则表现的比较拘谨,两人寒暄了一会,方才来到房间!
  “这?”几位官员闻听更加愣了,他们真的要这样做吗?
  秦松说完,望了一眼躺在林毅婉怀中的乖巧金金,若无其事地吩咐一句。
  “原来是这样!”林毅婉颔首,法灯大师她听说过,听闻是当今天下第二人,现今已活了百来岁,其身手能与金菇木偶相比较,不过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当世没有几个人见过而已,倒没想到楚容见过他!
  “耶耶,主母真好,主母真好!”金金飞快的跳跃几下,才高兴地与林毅婉一起睡下!
  “秦大人请!”一行六人相互客气一翻后,往今天谈判的准备地雨悦阁而去。
  “一切遵从秦大人的吩咐!”林毅婉机械般点头,她怀中的金金则嘻嘻一笑,向秦松亲热地唤了一句:“秦大人!”
  一条长长的浮桥将亭子与对面的小岛连接,三人边说笑边来到岛上,却见在这初冬之日,岛上却是一片苍翠,而在这绿色苍苍的树木丛里,一座典雅的小院子像个娇羞的少女隐入其中,这正是繁庸城大将西门将军次子西门薛的居住之处!
  因为楚容身份的问题,前来相见的除了齐芳勤外就只有西门薛了,四人围着圆桌坐下,侍女们送上茶与点心,西门薛才有些感慨地道:“真所谓计划赶不上变化,君芝兄在新婚期间与我在碎城一见,原本按照计划是我们退出碎城,再利用繁庸城与碎城的天险,打慕容苏一个措手不及,同时给楚伯伯一个立功的机会,到时候好过来谈判,没想到会出来一个秦松,将我们这几个月的布置全部打乱!”
  “免礼,好好看住,没我的命令不许任何人在方圆靠近!”向几位大人摆摆手,秦松对门口的侍卫厉色地吩咐一句。
  “各位大人,这是我们来齐国的主要任务!”秦松说完,几位官员巡视一翻,皆露出了不可吃惊的神色,纷纷不相信地问道:“秦大人,这真的是太子殿下的意思吗?”
  因为楚容身份的问题,前来相见的除了齐芳勤外就只有西门薛了,四人围着圆桌坐下,侍女们送上茶与点心,西门薛才有些感慨地道:“真所谓计划赶不上变化,君芝兄在新婚期间与我在碎城一见,原本按照计划是我们退出碎城,再利用繁庸城与碎城的天险,打慕容苏一个措手不及,同时给楚伯伯一个立功的机会,到时候好过来谈判,没想到会出来一个秦松,将我们这几个月的布置全部打乱!”
  “你家主子以前是不是很喜欢游玩,不是说他身子不好吗,怎么到处都有朋友?”林毅婉随意的问道,金金笑嘻嘻答道:“主子只是体质弱而已,没有大家想象的那般严重,那个什么活不过三十岁的谣言,是那个该死的法灯大师胡乱说的,我和小菇菇还有赵大侠都恨死他了呢?”
  “什么,公子,您要?”赵景一听急了,公子这样的身份出现在明天的谈判场合,那么岂不是引起天下轰动!
  如此一夜无话,第二日,林毅婉刚刚起床,紫溪为她装扮好,有人给她送来血黄莲,林毅婉接过,几口饮尽,就带着紫溪来见秦松。
  “知道就好!”不知为何林毅婉反倒有些担心金金会闹事,立马岔开话题道:“时间不早了,我们快些睡吧,明天还不知道会怎样呢?”
  “嗯!”对于这只可爱的老虎,秦松尤为喜欢,微微点头,金金调皮一笑,飞入了紫溪的怀抱!
  “可是如果这样的话,那么我们与齐国之间岂不是会越来越僵?”其中一个官员更加疑惑了,太子殿下这话是什么意思,他到底想做什么?
  “主母说的是,那我们睡吧!”金金话虽如此说,却懒在林毅婉的怀里不走,继续说道:“主子不在,我陪你睡,好不好!”
  “嗯!”对于这只可爱的老虎,秦松尤为喜欢,微微点头,金金调皮一笑,飞入了紫溪的怀抱!
  “耶耶,主母真好,主母真好!”金金飞快的跳跃几下,才高兴地与林毅婉一起睡下!
  “不管慕容苏打的是什么主意,慕容帝国与齐国的战事都应该要完了,芳勤师妹以为呢?”端起桌上的茶杯,楚容饮了一口!
  “怎么,难道你们要违背太子殿下的命令不成?”望着这些犹豫不决的官员,秦松有些怒了,自然而言地抬出了慕容苏!
  
  “嗯!”对于这只可爱的老虎,秦松尤为喜欢,微微点头,金金调皮一笑,飞入了紫溪的怀抱!
  此刻大概没有人注意到她这里,林毅婉吩咐紫溪将门和窗户都关好,抱着金金坐在被子里玩得很是兴起!
  “这?”几位官员闻听更加愣了,他们真的要这样做吗?
  “放心,来的路上我已经想好了,到时候设个屏风,我以芝公子的身份出现即可!”楚容看向齐芳勤,齐芳勤立马赞道:“芝师兄这个想法不错,有了您去压阵,秦松必定会收敛些,说话也会有些顾忌!”
  “多谢西门将军,那么我们请!”秦松向西门翰拱手,再看向其他的官员。
  “对,对!”在座的五人齐声附和,秦松满意含笑:“如此甚好,那么我们就好好讨论讨论吧!”
  因为楚容身份的问题,前来相见的除了齐芳勤外就只有西门薛了,四人围着圆桌坐下,侍女们送上茶与点心,西门薛才有些感慨地道:“真所谓计划赶不上变化,君芝兄在新婚期间与我在碎城一见,原本按照计划是我们退出碎城,再利用繁庸城与碎城的天险,打慕容苏一个措手不及,同时给楚伯伯一个立功的机会,到时候好过来谈判,没想到会出来一个秦松,将我们这几个月的布置全部打乱!”
  “秦大人,末将奉公主之命,前来迎接各位!”西门翰依旧像初次见面一样,不露一笑的对几位官员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放心,来的路上我已经想好了,到时候设个屏风,我以芝公子的身份出现即可!”楚容看向齐芳勤,齐芳勤立马赞道:“芝师兄这个想法不错,有了您去压阵,秦松必定会收敛些,说话也会有些顾忌!”
  要说金金虽然是只小老虎,可这家伙实在大有灵气,知道林毅婉现在不断地想着楚容,便笑嘻嘻地想着办法使她高兴。
  一条长长的浮桥将亭子与对面的小岛连接,三人边说笑边来到岛上,却见在这初冬之日,岛上却是一片苍翠,而在这绿色苍苍的树木丛里,一座典雅的小院子像个娇羞的少女隐入其中,这正是繁庸城大将西门将军次子西门薛的居住之处!
  “免礼,好好看住,没我的命令不许任何人在方圆靠近!”向几位大人摆摆手,秦松对门口的侍卫厉色地吩咐一句。
  “对,对!”在座的五人齐声附和,秦松满意含笑:“如此甚好,那么我们就好好讨论讨论吧!”
  “是有一个朋友前来拜访,君芝又见没什么大事,就带着赵景出去游玩了,大概今天晚上会回来!”
  一条长长的浮桥将亭子与对面的小岛连接,三人边说笑边来到岛上,却见在这初冬之日,岛上却是一片苍翠,而在这绿色苍苍的树木丛里,一座典雅的小院子像个娇羞的少女隐入其中,这正是繁庸城大将西门将军次子西门薛的居住之处!
  林毅婉老实答道,秦松也没大在意,点头道:“既然如此,那么呆会你陪我和几位大人去,至于其他的人就不要去了!”
  “是有一个朋友前来拜访,君芝又见没什么大事,就带着赵景出去游玩了,大概今天晚上会回来!”
  “这?”几位官员闻听更加愣了,他们真的要这样做吗?
  “是!”此乃国事,跟随而来的侍卫不敢懈怠,立马将秦松的房间团团看住,秦松才请几位大人坐下,之后写了一张纸条替给各位大人观看。
  “对,对!”在座的五人齐声附和,秦松满意含笑:“如此甚好,那么我们就好好讨论讨论吧!”
  “秦大人!”烛光摇曳的亮光下,以李穴为首的五位官员向秦松行礼!
  “放心,来的路上我已经想好了,到时候设个屏风,我以芝公子的身份出现即可!”楚容看向齐芳勤,齐芳勤立马赞道:“芝师兄这个想法不错,有了您去压阵,秦松必定会收敛些,说话也会有些顾忌!”
  齐芳勤点头道:“芝师兄是知道的,如若两国能够休战,我自然求之不得,可慕容帝国不愿就此罢手,我们齐国也是不怕,自古以来,凡兴不义之师,必定会惨败收场,我还不信慕容帝国能够善终!”
  “是!”此乃国事,跟随而来的侍卫不敢懈怠,立马将秦松的房间团团看住,秦松才请几位大人坐下,之后写了一张纸条替给各位大人观看。
  一条长长的浮桥将亭子与对面的小岛连接,三人边说笑边来到岛上,却见在这初冬之日,岛上却是一片苍翠,而在这绿色苍苍的树木丛里,一座典雅的小院子像个娇羞的少女隐入其中,这正是繁庸城大将西门将军次子西门薛的居住之处!
  “知道就好!”不知为何林毅婉反倒有些担心金金会闹事,立马岔开话题道:“时间不早了,我们快些睡吧,明天还不知道会怎样呢?”
  “西门将军!”秦松上前向西门翰一笑!
  “放心,来的路上我已经想好了,到时候设个屏风,我以芝公子的身份出现即可!”楚容看向齐芳勤,齐芳勤立马赞道:“芝师兄这个想法不错,有了您去压阵,秦松必定会收敛些,说话也会有些顾忌!”
  “放心,来的路上我已经想好了,到时候设个屏风,我以芝公子的身份出现即可!”楚容看向齐芳勤,齐芳勤立马赞道:“芝师兄这个想法不错,有了您去压阵,秦松必定会收敛些,说话也会有些顾忌!”
  “不管慕容苏打的是什么主意,慕容帝国与齐国的战事都应该要完了,芳勤师妹以为呢?”端起桌上的茶杯,楚容饮了一口!
  “是啊,主母说的对,我好像是打不过他呢?”金金心里那个郁闷啊,公子为何要它保持低调呢,难不成它还怕别人不成!
  
  “秦大人,末将奉公主之命,前来迎接各位!”西门翰依旧像初次见面一样,不露一笑的对几位官员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耶耶,主母真好,主母真好!”金金飞快的跳跃几下,才高兴地与林毅婉一起睡下!
  “放心,来的路上我已经想好了,到时候设个屏风,我以芝公子的身份出现即可!”楚容看向齐芳勤,齐芳勤立马赞道:“芝师兄这个想法不错,有了您去压阵,秦松必定会收敛些,说话也会有些顾忌!”
  “我明白芳勤师妹的意思,所以这次我们要做的事,就是不论慕容苏谋划的是什么,我都要极力促成这次谈判成功,所以,明天我随你们一起去!”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萌宝三只:爹地请排队

20岁,陆倾心被算计生子,虐心。25岁,陆倾心携子归来,让别人虐心!*三只萌宝*天佑:“我是蓝孩子,完全可以胜任‘爹地’一职。”天煜:“我……我喜欢医生哥哥做爹地!”天瑜:“人家要桃花眼蜀黍做爹地……嘤嘤嘤……”正牌爹地乔BOSS,不是医生,木有桃花眼,心塞咆哮:“三只小崽子,你...

作者:一顾流年
标签:言情

邪医狂妻

睁开眼,她发现自己浑身伤痕,躺在猪圈里!是人是鬼都还没分清,居然先被猪给拱了!开什么玩笑?她可是特种兵部队女军医!竟然与猪同吃同睡?!明明天赋异凛,她却被嘲笑智商、废材!不怕死的喽啰太多?见一个拿枪崩一个! 可是,她刚崩完一个小贱人,面前咋又出现一个绝世妖孽美男?“女人!乖乖等我...

作者:金小财
标签:言情

替嫁萌妃:病娇夫君太勾魂

蓝氏集团的准继承人,一朝穿越,成了别人的替嫁新娘。嫁的丈夫好死不死还是个卧病在床的病秧子。 病就病吧,只要不打扰老娘赚钱就好。 入国都,开商行,弄权朝,吃喝拉撒睡一条龙服务,想方设法的敛财,最终成为一代商业女王。 就在她打算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时候,一道晴天霹雳从天而降——赐婚...

作者:红篮篮
标签:穿越

重生婚然天成

人人皆知0366部队‘妻为先’的雷副团长有一位貌美如花、妙手‘仁心’的俏媳妇儿;有人眼红离间夫妻感情?不好意思,军婚不容拆,挑事的出门左转,请了! 楚天意重生十八岁,渣兄当道逼嫁老鳏夫,秉着该出手时就出手的原则,以雷霆之势拿下曾经让她遗憾一生的男人作为回报。 从此,制药酒,上大...

作者:彭家小囡
标签:言情

重生之天价影后

初次见面,她受药物折磨,迷蒙着大大的猫眼,在他耳边低声呢喃:“送你一夜春宵要不要?”他直接用行动给出了答案。对苏倾蓝来说,她只是要找个自己会动的人形解药,却不想招惹了一颗背景这么大的‘解药’“女人,还需要解药吗?自己会动得哦!”“嘿嘿,不用了吧,我身体倍儿棒!”只是……被当小猫养...

作者:纸砚
标签:言情

重生之名流商女

以前,唐静芸一直觉得自己就是个不折不扣的人生大赢家! 她一路从唐家的私生女奋斗成为唐家家主,不但灭了阴狠的哥哥,毁了外表白莲内心恶毒的姐姐,还把辜负母亲的生父送进了精神病院,登堂入室,执掌唐家,将唐家掀了个底朝天。 这样的日子过到最后只剩寂寥,身边没有可信任的人。 没曾想人生也...

作者:弄笛
标签:都市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