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五章:皇后镇摄

作者:苏一暖  发布时间:2015-05-10 23:56  字数:3012 

  柔妃嗤笑,“臣妾可不知什么许国霍家门阀,只道是权倾朝野被抄家的霍家。”说话间,她眼波流转,“呀,差点忘了霍贵人就是许地的人,这样的事情自然最清楚不过了,对吧,霍贵人?!”

  霍玲珑一愣,才道,“是。”

  柔妃还欲说什么的时候,佟贵妃‘啊呀’一声的喊了出来,“瞧瞧本宫这笨手笨脚的,樱桃汁都洒到了身上,真的是……哎。”她一边擦一边的说,“娘娘,请容嫔妾早先回去换件衣服吧。”

  皇后看到她的衣衫一眼,抚了抚额头才道,“既然如此,早先回去休息吧,你身子不大好,就别折腾了。”佟贵妃点头起身告辞,有几个宫妃本就要走了的,这会儿佟贵妃要走,便跟着离开了。

  柔妃见霍玲珑一直端坐在哪里,也在没有什么兴致,停留了一会儿便以身体不适为由告辞,皇后欣然允之,霍玲珑见人要走,还起身恭送,柔妃走后,一时间,屋子里便剩下几位妃嫔,皇后冷眼瞧着,微微一笑,“霍贵人果然是温柔恭顺呢,难怪皇上要宠着连谏言都听不进去呢。”

  这话表面听着是夸赞,实则是暗含了责备。

  霍玲珑听她如此说,连忙的跪下来,“嫔妾不敢,不过是皇上的垂怜,不忍嫔妾孤苦老死在宫外,望皇后娘娘明察。”

  皇后勾唇,“起来吧,本宫不过是随口说说,朝堂上的事情,本宫不懂,但有一点,既然已经是皇上的人,凡是都要谨言慎行。”

  “嫔妾知晓了。”

  “如此,这几日就好好的在屋子里呆着,修身养性吧。”说话间,凝秋端了佛经上来,“这些都是少有的孤本,真机难寻,需得好好地珍惜,奈何本宫最近头风发作,不得动笔,霍贵人就代替本宫抄录吧。”

  “嫔妾领旨。”

  霍玲珑恭谨的接过,心中却是冷笑连连,怪不得邱嬷嬷一开始不曾将那些宫规教导她,若是知晓,心中自是先滑过害怕的念头了!虽她如此想,面上却是越发的淡定,知道皇后训斥完了,她才告辞。

  众人见皇后面上有倦怠之色,自是不敢多留,纷纷离开。在人都出了凤阙殿后,凝秋这才再皇后的耳边低声说一句,她蹙眉问,“人在哪里?”

  “就在偏殿坐着,娘娘您看?”

  皇后略微的沉吟,“扶本宫过去吧。”长裙拖地,以金线绣成的五彩凤凰落在裙摆上,走路时,天光闪闪,说不出的耀眼夺目,到了偏殿,她屏退左右,起身上座。

  “相国大人,来找本宫有何事?”

  赵相国闻言,立刻的说,“娘娘,霍玲珑红颜祸水啊,后宫中断然不能留这么个人啊!她会破坏朝纲,将齐国至于不利的境地啊……”

  皇后抚摸着手上的护甲,慢吞吞的,似有若无的状态很是漫不经心,看的赵相国不由的蹙眉,“娘娘……”

  皇后闻言一叹,“本宫听到了,可相国您也知道,皇上喜欢谁,本宫做不了主啊,更何况,祸乱朝纲这种大罪名,她也不一定担得起。”不过是一个无权无势的女子,拿什么颠覆?她知道赵相国的意思,如今皇上罢黜了的人当中,很多都是为赵家唯守是瞻的。

  现在,少了这些人,无意是折损了赵家的势力。

  “您是皇后,后宫女人的性命都掌握在您的手中的,只要您愿意,她自会神不知鬼不觉的消失。”赵相国浑浊的眼眸里一闪而过的惊慌,聂沛溟既然这么做,他们也不能坐以待毙,最好的便是拿这个什么霍玲珑来抵命,不然心头之气怎么能消?!

  “相国大人抬举本宫了,本宫可是没这个本领。”皇后摇头,这个老匹夫,别以为几句话就能打乱她的心,拿她当枪使,要知道他赵家的人被罢黜,她心里可高兴了,这意味着王家的人有一定的机会能顶上这空缺。

  虽然赵王俩家是同盟,但她终究姓王,不姓赵。

  “娘娘……”

  “相国大人别为难本宫,现在她是皇上心尖上的人,且不说多少人看着,就是刚刚本宫罚她抄写经书,怕是已经要沦为众矢之的了。”皇后慢条斯理的说着,“现在最好的办法是请太后回宫主持公道。”

  赵相国眼底闪现过一抹寒光,是了,太后在寒山寺祈福了那么久,也该回来了。

  ……

  明月当头,一身黑衣的男子战立在荷花池边,清冷的背影越发的显得孤寂,让人忍不住的想要拥抱。一粉衣宫装女子如此想的时候,她已经走过去抱住他,双手交叠着放在他的腹部,“邵郎……”

  男子闻言,颤了颤,立刻的挣脱开女子的手,跪下行礼,“公主万安。”

  又是如此疏离的态度,粉衣女子的眼眶里立刻的续起泪水来,“邵司鹄,你非要这般的距本公主于千里之外么?”

  是的,此刻一袭粉衫的女子正是许国的小公主:思云

  邵司鹄低头垂眼,“谢公主殿下抬爱,臣自知身份卑微,配不上公主千金之躯。”

  “我不介意的……”

  邵司鹄面上滑过尴尬,抿唇不言语,思云再傻又怎么会不知道他的意思呢?宫中长大,最会的便是察言观色,她咬唇,却不肯退缩,她一把抓住面前的人,有些不甘的问,“为什么?”

  “臣……”

  还未等邵司鹄开口,思云就打断他说,“别拿什么劳什子的身份地位来哄骗我,你若是真的在意,便不会和那霍玲珑眉来眼去的!”

  邵司鹄眼底一闪而过的痛色,霍玲珑,五日前,他曾接到消息,这曾经笑颜如花的高傲女子不但已经入了齐国的宫廷成为宫妃,还备受帝王宠爱!曾经在自己面前说一生相随的女子,居然在眨眼剑成了他人妇,真不知道是该为自己悲哀还是为她感慨?!

  他明白,她的才貌,入了宫廷,自是游刃有余。

  只是……

  拳握紧,咬牙隐忍住心底的一丝疼。

  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再没有回头的余地,霍玲珑,又是一声叹息。

  思云看着他沉默,看着他眸色变幻,闪现出一点点的痛楚,她便明白,霍玲珑,这个曾为许国第一美人的女子已经牢牢占据他的心。泪不禁的溢满眼眶,再也忍不住的,掩面跑开了。

  对于思云的走开,邵司鹄丝毫没有感触,倒是在抬头时不经意的撇到她红了眼眶,想起了霍玲珑而已。那时,她救他回府,朝夕相处,早已经倾心相付。他看的分明,却不挑破,倒是她,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居然在花灯会上直接的挑明了心意。

  彼时,一切都是计谋,从来到府中再到接近她,都是刻意为之。但是心中有一刹那的怜悯,不想要把她拖入这样的阴谋中,便拒绝了,谁知,话还没有说出口,她竟然红了眼眶。

  他永远记得,红灯映照间,她剪水的眸子水汽雾霭的,让人不由的坠入心软,连拒绝都开不了口。

  “少主……”影卫跪地,呼唤着他,这才将神思拉回。

  他深吸一口气,敛神问:“何事?”

  “主子的密函。”黑影递过蜜蜡封住的信条,邵司鹄拆开细看,顿时拧住了眉,上面只有一个字:杀!他就知道,那日的事情瞒不过。只是,没有想到,那么快就被知晓。略微的沉吟,开口吩咐道,“告诉主上,一切我自有分寸,另外,齐国的探子暂时先按兵不动。”

  那黑影一愣,“少主……?!”

  邵司鹄凝视着面前跪地的人,“按我说的去做,一切后果,我来承担。”

  暗卫都是死士,从来接受的理念都是听命,他们跟随的主子是面前的人,此刻,只有说是。得了命令,人又隐去暗处。

  ……

  也不知是上天的偏帮,还是怎么的,就在霍玲珑去向皇后请安的隔天,她便来了月信。如此,自是不能再侍奉聂沛溟,自然地空闲时间就多了。她知道,皇后给她的佛经是惩戒,却也不能推脱掉,唯有抄录。

  她自小便练习琴棋书画,抄录自是不费功夫。三本佛经,六天的时间,已经全部抄录完。她丢下笔,活动了下手腕,长时间的写字,有些发麻。

  “小主,您这也太拼命了些,才几天,这些都抄完了!”穗玉端着燕窝粥过来,嘴里仍是碎碎念。霍玲珑展颜一笑,烛火间摇曳衬着容颜绝美无双。

  “刚好我有些饿,你便端了来了。”

  “那小主快尝尝,今日的粥可是我特意熬得,里面添了些其他的东西呢。”穗玉单纯,霍玲珑一句话便引开了她的思绪,一心只想着粥了。

  霍玲珑知道穗玉喜欢捯饬这些吃食,到也来了些兴致,她端着碗,浅尝了一口。果然,这燕窝粥和希望不同,多了些奶香,却又不腻,甘甜丝滑,想着又往勺了俩口……

  ”想不出来里面加了什么,你实话告诉我吧……”

  穗玉眨了眨眼,”其实只是些奶罢了。”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妃居而上

她忍辱负重,步步为营,誓要踩着那些血仇之人步步荣归

作者:画九卿
标签:言情

婚后有轨,祁少请止步

人品低劣,人尽可夫,是她的丈夫给她冠上的代名词。

作者:默菲
标签:现代言情

中宫

大婚之夜,皇帝拥着其他女人而眠。

作者:阿琐
标签:古代言情

他来时夜色正浓

他把她从那个猥琐男手下救出来的时候,她以为他是英雄。

作者:棠之依依
标签:现代言情

惊世妖尊

废物,会永远是废物吗?灵狐,又怎会容忍自己是个废物呢!

作者:兮颜yy
标签:幻想言情

妃常芳华

膝盖骨被挖是什么感受?双眼被挖是什么感受?

作者:醒时梦
标签:古代言情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