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二十七章 熟人

作者:無天_  发布时间:2015-05-08 22:50  字数:3283 

  吴成卖的那套房子在渔村的最后一排,我们三个到了之后发现门是锁着的,我问彩云从外边能不能看出什么来,彩云摇摇头说,看不出来,现在大白天的。
  不但我认识,刘一程也认识。
  刘一程回来跟我们说,这房子卖出去之后一直有人住,但是说住的是个老头儿,那老头儿去海边了,不过今天肯定能回来。
  刘一程的意思是想再等等,但是话也没说出口,毕竟还有彩云在,我们俩男人扛着没什么,女孩子始终不太好熬。于是就在旁边找了个渔民家,刘一程给人家塞了几张小红鱼儿,人家这才让我们进去。
  看来这地方的确有问题。
  因为晚上没睡好,第二天我们下县城的时候,我直接睡了一路。
  不但我认识,刘一程也认识。
  刘一程让李江涛他们把挖出来的东西先带回局里,等他安排好一切之后,才想起来这件事似乎和我有扯不清的关系,实际上我特么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结果没想到这一等就是大半天,等到太阳都落山了,人还没回来。我们仨来的时候也没考虑过会出现这种状况,所以也没准备吃的东西。海边渔村一到入夜就发寒,我们仨又饿的难受,但是还不得不坚持。
  他这一席话直接把我跟刘一程带的云里雾里,完全不知道他到底要表达什么。我忍不住,就让他有话直说,这些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黑木神?
  “彩云是我徒弟,你当时出事的时候,她正好也在管五广花园那里的事,我也就做个顺水人情,让她去找你了。我知道很多事情你们现在很迷糊,我老头儿也很迷糊,也只是比你们知道的多一点点。”
  刘一程回来跟我们说,这房子卖出去之后一直有人住,但是说住的是个老头儿,那老头儿去海边了,不过今天肯定能回来。
  出乎我意料的是,彩云这个时候居然叫了他一声师父!
  老头儿捋了一把胡,就说,我们这些天遇到的事情彩云都跟他说了。五广花园的事情,不是一个人为的。说完就说,擒阴尸这种东西只有一种人会炼,就是一个叫黑木神的。
  彩云喝了口水,也没再问我什么,就说先睡觉吧,明天还要去一趟县城,我们现在的这种状况有点不太好,线索倒是不少,但是之间好像没有任何联系。
  结果没想到这一等就是大半天,等到太阳都落山了,人还没回来。我们仨来的时候也没考虑过会出现这种状况,所以也没准备吃的东西。海边渔村一到入夜就发寒,我们仨又饿的难受,但是还不得不坚持。
  我满脸阴郁的想了半天,也没想出来到底跟谁结果仇。
  刘一程也没料到东方老头儿会在这儿,迷糊了半天问我怎么回事,我说我哪儿知道怎么回事,这老头儿神出鬼没的。不过转念一想,这老头儿出现不正好吗?
  两口棺材、擒阴尸、羊皮卷,但是这几条线索根本连接不到一起,所以也没办法肯定到底对方的目的是什么,既然暂时吃不准对方的意图,那就等明天到了县城再说。
  算起来我和表弟到厦门根本就没多长时间,我除了白天上班之外,基本上很少外出,而且认识的人里头也就那么几个,我会跟谁有这么大的深仇大恨,让人给我定棺材?而且还是两口?
  渔村里的渔民估计平时没见过什么生人,看到我们三个时眼神都有点怪怪的,有个孩子估计觉得挺好奇,一路跟着我们仨,结果跟到一半就让家里的大人给骂回去了。
  老头儿捋了一把胡,就说,我们这些天遇到的事情彩云都跟他说了。五广花园的事情,不是一个人为的。说完就说,擒阴尸这种东西只有一种人会炼,就是一个叫黑木神的。
  刘一程摆了摆手,说那人也没说清楚,反正就让我们小心点。
  来之前我问过李渠,李渠说当初吴成在这里签的单是一家渔民家,据说那家渔民有点小钱,打算到市里买套房子,所以就把当时住的房子卖了。我又给李渠打了个电话,问他那套房子的具体位置。
  但是我万万没想到的是,我敲了半天,出来开门的人我居然会认识。
  我和人结仇?
  刘一程也点头,于是我们俩就在堂屋等着。
  渔村里的渔民估计平时没见过什么生人,看到我们三个时眼神都有点怪怪的,有个孩子估计觉得挺好奇,一路跟着我们仨,结果跟到一半就让家里的大人给骂回去了。
  东方老头儿点了点头,还没等我惊讶完,就招呼我们三个先进去。之后他把我和刘一程安排在堂屋,他则叫上彩云往旁边的一个屋子去。
  刘一程回来跟我们说,这房子卖出去之后一直有人住,但是说住的是个老头儿,那老头儿去海边了,不过今天肯定能回来。
  刘一程也点头,于是我们俩就在堂屋等着。
  算起来我和表弟到厦门根本就没多长时间,我除了白天上班之外,基本上很少外出,而且认识的人里头也就那么几个,我会跟谁有这么大的深仇大恨,让人给我定棺材?而且还是两口?
  我们仨商量了一下,待会儿如果买房子的人回来了,就说我们是过来想买房子的,看中这套房子了,想买下来,问问他出多少钱。
  刘一程也没料到东方老头儿会在这儿,迷糊了半天问我怎么回事,我说我哪儿知道怎么回事,这老头儿神出鬼没的。不过转念一想,这老头儿出现不正好吗?
  那不是太扯了!
  东方老头儿看了一眼刘一程,之后把目光落在我身后的彩云身上。
  难道这黑木神是真实存在的?
  算起来我和表弟到厦门根本就没多长时间,我除了白天上班之外,基本上很少外出,而且认识的人里头也就那么几个,我会跟谁有这么大的深仇大恨,让人给我定棺材?而且还是两口?
  出乎我意料的是,彩云这个时候居然叫了他一声师父!
  我揉了揉发疼的太阳穴坐在沙发上抽烟,彩云的脸色跟打了霜一样,比我还难看。我一心想着事,就连刘一程什么时候走的我都没注意,反正等我醒过来神的时候,客厅里就剩下我和彩云俩人了。
  结果没想到这一等就是大半天,等到太阳都落山了,人还没回来。我们仨来的时候也没考虑过会出现这种状况,所以也没准备吃的东西。海边渔村一到入夜就发寒,我们仨又饿的难受,但是还不得不坚持。
  我满脸阴郁的想了半天,也没想出来到底跟谁结果仇。
  看来这地方的确有问题。
  这么一说我也了解了,看来这家人原来住的这个房子有问题,估计里头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但是又不好说出来,所以就说想去城市买房子,所以把这套房子卖了。
  刘一程回来跟我们说,这房子卖出去之后一直有人住,但是说住的是个老头儿,那老头儿去海边了,不过今天肯定能回来。
  两口棺材、擒阴尸、羊皮卷,但是这几条线索根本连接不到一起,所以也没办法肯定到底对方的目的是什么,既然暂时吃不准对方的意图,那就等明天到了县城再说。
  我揉了揉发疼的太阳穴坐在沙发上抽烟,彩云的脸色跟打了霜一样,比我还难看。我一心想着事,就连刘一程什么时候走的我都没注意,反正等我醒过来神的时候,客厅里就剩下我和彩云俩人了。
  黑木神?
  一听这个彩云就来了精神,问怎么回事。
  之后彩云、刘一程我们三个就按照李渠给的地址去找。
  之前没想到来的时候这里会没人,所以一时间我们仨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在刘一程懂点儿客家话,就走了几步捞了个渔民问情况。我听他跟那渔民叽里咕噜的说了几句,又递给人家一盒烟,那渔民笑呵呵的收下之后,又给刘一程比划了几下,之后那渔民就提着网走了。
  刘一程的意思是想再等等,但是话也没说出口,毕竟还有彩云在,我们俩男人扛着没什么,女孩子始终不太好熬。于是就在旁边找了个渔民家,刘一程给人家塞了几张小红鱼儿,人家这才让我们进去。
  “要不找个渔民家,给点钱,咱们先填饱肚子再说,反正人又不会跑,咱们先把肚子打发饱了?”我摸了摸一直咕噜咕噜叫的肚子说。
  老头儿说不是,他说的黑木神并不是一个人。
  一听这个彩云就来了精神,问怎么回事。
  我刚问出来就被彩云驳了回来,说,会有人把你的生辰八字写在棺材里?那两口棺材看着不像是新的,起码在地下埋了有些年了,谁会跟你过不去把你名字写在棺材里,埋进地下?这么做的目的又是什么?
  这么一说我也了解了,看来这家人原来住的这个房子有问题,估计里头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但是又不好说出来,所以就说想去城市买房子,所以把这套房子卖了。
  我更不明白为啥两口婴儿棺里会有我的生辰和名字,难道这是巧合?可是也没有这么巧的巧合吧!
  老头儿点了点头,随后跟我们说了一件事。他之前在桂林的时候,接到一个老友的电话,说厦门这一带不太平,叫他过来看看。他们也是顺藤摸瓜,摸到这里之后,就发现这个村子有问题,是整个村子都有问题。
  刘一程回来跟我们说,这房子卖出去之后一直有人住,但是说住的是个老头儿,那老头儿去海边了,不过今天肯定能回来。
  我一想也只能这样了,其实我心里倒是没那么害怕,就是想不通而已。这件事一开始我以为是和吴成有关系,现在看来也不完全是吴成,可能跟我还有点关系。
  来之前我问过李渠,李渠说当初吴成在这里签的单是一家渔民家,据说那家渔民有点小钱,打算到市里买套房子,所以就把当时住的房子卖了。我又给李渠打了个电话,问他那套房子的具体位置。
  东方老头儿看了一眼刘一程,之后把目光落在我身后的彩云身上。
  两口棺材、擒阴尸、羊皮卷,但是这几条线索根本连接不到一起,所以也没办法肯定到底对方的目的是什么,既然暂时吃不准对方的意图,那就等明天到了县城再说。
  “你仔细想想,有没有跟人结仇?”彩云表情很凝重的问我,我脑子里已经完全乱了。
  刘一程回来跟我们说,这房子卖出去之后一直有人住,但是说住的是个老头儿,那老头儿去海边了,不过今天肯定能回来。
  刘一程让李江涛他们把挖出来的东西先带回局里,等他安排好一切之后,才想起来这件事似乎和我有扯不清的关系,实际上我特么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更不明白为啥两口婴儿棺里会有我的生辰和名字,难道这是巧合?可是也没有这么巧的巧合吧!

  我揉了揉发疼的太阳穴坐在沙发上抽烟,彩云的脸色跟打了霜一样,比我还难看。我一心想着事,就连刘一程什么时候走的我都没注意,反正等我醒过来神的时候,客厅里就剩下我和彩云俩人了。

  我胳膊有点发抖,问彩云会不会有人故意的?不然没办法解释啊。

  闹了半天,彩云的师父竟然是他,那彩云一早怎么不告诉我?现在看来,我和彩云遇到也不是偶然啊!

  我刚问出来就被彩云驳了回来,说,会有人把你的生辰八字写在棺材里?那两口棺材看着不像是新的,起码在地下埋了有些年了,谁会跟你过不去把你名字写在棺材里,埋进地下?这么做的目的又是什么?

  “你仔细想想,有没有跟人结仇?”彩云表情很凝重的问我,我脑子里已经完全乱了。

  我和人结仇?

  算起来我和表弟到厦门根本就没多长时间,我除了白天上班之外,基本上很少外出,而且认识的人里头也就那么几个,我会跟谁有这么大的深仇大恨,让人给我定棺材?而且还是两口?

  我满脸阴郁的想了半天,也没想出来到底跟谁结果仇。

23.20.130.128, 23.20.130.128;0;pc;1;磨铁文学

  刘一程回来跟我们说,这房子卖出去之后一直有人住,但是说住的是个老头儿,那老头儿去海边了,不过今天肯定能回来。

  彩云喝了口水,也没再问我什么,就说先睡觉吧,明天还要去一趟县城,我们现在的这种状况有点不太好,线索倒是不少,但是之间好像没有任何联系。

  两口棺材、擒阴尸、羊皮卷,但是这几条线索根本连接不到一起,所以也没办法肯定到底对方的目的是什么,既然暂时吃不准对方的意图,那就等明天到了县城再说。

  我一想也只能这样了,其实我心里倒是没那么害怕,就是想不通而已。这件事一开始我以为是和吴成有关系,现在看来也不完全是吴成,可能跟我还有点关系。

  刘一程的意思是想再等等,但是话也没说出口,毕竟还有彩云在,我们俩男人扛着没什么,女孩子始终不太好熬。于是就在旁边找了个渔民家,刘一程给人家塞了几张小红鱼儿,人家这才让我们进去。

  但是这事来的太突然了,我都有点摸不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两口棺材、擒阴尸、羊皮卷,但是这几条线索根本连接不到一起,所以也没办法肯定到底对方的目的是什么,既然暂时吃不准对方的意图,那就等明天到了县城再说。

  躺在床上想了半天也没头绪,越想越头疼。到最后干脆迷迷糊糊的睡着了,这一觉睡的不踏实,乱七八糟的梦一个接一个,先是梦到吴成被做成了擒阴尸,又梦到我自己死在棺材里,还梦到彩云把吴成杀了,总之就是一个乱。

  来之前我问过李渠,李渠说当初吴成在这里签的单是一家渔民家,据说那家渔民有点小钱,打算到市里买套房子,所以就把当时住的房子卖了。我又给李渠打了个电话,问他那套房子的具体位置。

  我一想也只能这样了,其实我心里倒是没那么害怕,就是想不通而已。这件事一开始我以为是和吴成有关系,现在看来也不完全是吴成,可能跟我还有点关系。

  因为晚上没睡好,第二天我们下县城的时候,我直接睡了一路。

  我们仨商量了一下,待会儿如果买房子的人回来了,就说我们是过来想买房子的,看中这套房子了,想买下来,问问他出多少钱。

  吴成之前去过的那个县城其实不能算是个县城,充其量只能算是个渔村,紧靠海边,我们颠簸了好几个小时才到,等到了之后我不由傻眼了。这地方不大,多数是当地人盖的那种渔民房,不过让人奇怪的是,这渔村后边有个山,也不知道谁在半山腰里盖了一栋楼,看上去怎么说呢,很突兀。

  来之前我问过李渠,李渠说当初吴成在这里签的单是一家渔民家,据说那家渔民有点小钱,打算到市里买套房子,所以就把当时住的房子卖了。我又给李渠打了个电话,问他那套房子的具体位置。

  之后彩云、刘一程我们三个就按照李渠给的地址去找。

  渔村里的渔民估计平时没见过什么生人,看到我们三个时眼神都有点怪怪的,有个孩子估计觉得挺好奇,一路跟着我们仨,结果跟到一半就让家里的大人给骂回去了。

  之后彩云、刘一程我们三个就按照李渠给的地址去找。

  我不懂客家话,也不知道到底骂的是啥。

  之后彩云、刘一程我们三个就按照李渠给的地址去找。

  一听这个彩云就来了精神,问怎么回事。

  不但我认识,刘一程也认识。

  我们仨商量了一下,待会儿如果买房子的人回来了,就说我们是过来想买房子的,看中这套房子了,想买下来,问问他出多少钱。

  刘一程也没料到东方老头儿会在这儿,迷糊了半天问我怎么回事,我说我哪儿知道怎么回事,这老头儿神出鬼没的。不过转念一想,这老头儿出现不正好吗?

  但是我万万没想到的是,我敲了半天,出来开门的人我居然会认识。

  吴成卖的那套房子在渔村的最后一排,我们三个到了之后发现门是锁着的,我问彩云从外边能不能看出什么来,彩云摇摇头说,看不出来,现在大白天的。

  算起来我和表弟到厦门根本就没多长时间,我除了白天上班之外,基本上很少外出,而且认识的人里头也就那么几个,我会跟谁有这么大的深仇大恨,让人给我定棺材?而且还是两口?

  出乎我意料的是,彩云这个时候居然叫了他一声师父!

  之前没想到来的时候这里会没人,所以一时间我们仨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在刘一程懂点儿客家话,就走了几步捞了个渔民问情况。我听他跟那渔民叽里咕噜的说了几句,又递给人家一盒烟,那渔民笑呵呵的收下之后,又给刘一程比划了几下,之后那渔民就提着网走了。

  吴成之前去过的那个县城其实不能算是个县城,充其量只能算是个渔村,紧靠海边,我们颠簸了好几个小时才到,等到了之后我不由傻眼了。这地方不大,多数是当地人盖的那种渔民房,不过让人奇怪的是,这渔村后边有个山,也不知道谁在半山腰里盖了一栋楼,看上去怎么说呢,很突兀。

  刘一程回来跟我们说,这房子卖出去之后一直有人住,但是说住的是个老头儿,那老头儿去海边了,不过今天肯定能回来。

  刘一程回来跟我们说,这房子卖出去之后一直有人住,但是说住的是个老头儿,那老头儿去海边了,不过今天肯定能回来。

  我和彩云一听,就商量着等等吧,反正来都来了。

  因为晚上没睡好,第二天我们下县城的时候,我直接睡了一路。

  结果没想到这一等就是大半天,等到太阳都落山了,人还没回来。我们仨来的时候也没考虑过会出现这种状况,所以也没准备吃的东西。海边渔村一到入夜就发寒,我们仨又饿的难受,但是还不得不坚持。

23.20.130.128, 23.20.130.128;0;pc;1;磨铁文学

  “要不找个渔民家,给点钱,咱们先填饱肚子再说,反正人又不会跑,咱们先把肚子打发饱了?”我摸了摸一直咕噜咕噜叫的肚子说。

  刘一程的意思是想再等等,但是话也没说出口,毕竟还有彩云在,我们俩男人扛着没什么,女孩子始终不太好熬。于是就在旁边找了个渔民家,刘一程给人家塞了几张小红鱼儿,人家这才让我们进去。

  刘一程也点头,于是我们俩就在堂屋等着。

  刘一程也点头,于是我们俩就在堂屋等着。

  那不是太扯了!

  “要不找个渔民家,给点钱,咱们先填饱肚子再说,反正人又不会跑,咱们先把肚子打发饱了?”我摸了摸一直咕噜咕噜叫的肚子说。

  结果没想到这一等就是大半天,等到太阳都落山了,人还没回来。我们仨来的时候也没考虑过会出现这种状况,所以也没准备吃的东西。海边渔村一到入夜就发寒,我们仨又饿的难受,但是还不得不坚持。

  吃的东西也没什么特别,普通的海货。但是对于我们三个饿了大半天的人来说已经很好了,三个人赶紧就和着吃完,又给人家道了谢之后,就打算再去看看。

  不过临出门的时候,我们吃饭那家的男人拉住了刘一程,叽里咕噜的跟他说了些什么,几句话说完,那渔民就赶紧锁门了。

  我问刘一程他说什么,刘一程说,他说我们去的那家不太好,之前那家人其实不是因为想去城市买房子才搬走的,那个房子有问题,叫我们小心点。

  一听这个彩云就来了精神,问怎么回事。

  黑木神?

  刘一程摆了摆手,说那人也没说清楚,反正就让我们小心点。

  这个办法的确最可行。

  老头儿捋了一把胡,就说,我们这些天遇到的事情彩云都跟他说了。五广花园的事情,不是一个人为的。说完就说,擒阴尸这种东西只有一种人会炼,就是一个叫黑木神的。

  我更不明白为啥两口婴儿棺里会有我的生辰和名字,难道这是巧合?可是也没有这么巧的巧合吧!

  这么一说我也了解了,看来这家人原来住的这个房子有问题,估计里头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但是又不好说出来,所以就说想去城市买房子,所以把这套房子卖了。

  不但我认识,刘一程也认识。

  看来这地方的确有问题。

  而且这种东西至今依然存在,听人家说是它一种邪神。位于一个沿海的镇上,那里每家每户都长年供奉,香火不可断,吃的、用的、都要拜它为先,就算那里的人娶妻,第一个晚上是要把黑木神放在床头和妻睡上一晚,第二天新郎才可洞房。

  我们仨商量了一下,待会儿如果买房子的人回来了,就说我们是过来想买房子的,看中这套房子了,想买下来,问问他出多少钱。

  这个办法的确最可行。

  那不是太扯了!

  入夜后整个渔村都陷入了一片黑暗,耳边时不时有海浪的声音,我们三个很快就到地方,这一看,房子里的灯是亮着的。我和刘一程对视一眼,之后就由我去敲门。

  但是我万万没想到的是,我敲了半天,出来开门的人我居然会认识。

  不但我认识,刘一程也认识。

  老头儿捋了一把胡,就说,我们这些天遇到的事情彩云都跟他说了。五广花园的事情,不是一个人为的。说完就说,擒阴尸这种东西只有一种人会炼,就是一个叫黑木神的。

  刘一程也没料到东方老头儿会在这儿,迷糊了半天问我怎么回事,我说我哪儿知道怎么回事,这老头儿神出鬼没的。不过转念一想,这老头儿出现不正好吗?

  就是东方老头!

  起初我还不相信,愣愣的看了半天,老家伙拍了我一把说,傻眼了吧小子?我这才反应过来,赶紧问他怎么会在这儿。

  东方老头儿看了一眼刘一程,之后把目光落在我身后的彩云身上。

  两口棺材、擒阴尸、羊皮卷,但是这几条线索根本连接不到一起,所以也没办法肯定到底对方的目的是什么,既然暂时吃不准对方的意图,那就等明天到了县城再说。

  出乎我意料的是,彩云这个时候居然叫了他一声师父!

  我顿时有点摸不到头脑,彩云他师父是东方老头儿?这有点太……太玄幻了吧?

  东方老头儿点了点头,还没等我惊讶完,就招呼我们三个先进去。之后他把我和刘一程安排在堂屋,他则叫上彩云往旁边的一个屋子去。

  我还以为自己做梦,但是看彩云对老头儿的态度,的确不像是假的。

  闹了半天,彩云的师父竟然是他,那彩云一早怎么不告诉我?现在看来,我和彩云遇到也不是偶然啊!

  刘一程也没料到东方老头儿会在这儿,迷糊了半天问我怎么回事,我说我哪儿知道怎么回事,这老头儿神出鬼没的。不过转念一想,这老头儿出现不正好吗?

  刘一程摆了摆手,说那人也没说清楚,反正就让我们小心点。

  现在整个事情有点乱,东方老头儿说不定能给点什么意见呢。

  刘一程也点头,于是我们俩就在堂屋等着。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左右,我就见彩云从那个房间里出来,急匆匆的出门了。接着东方老头儿就进来,往堂屋的椅子上一坐,问我,“你胸口的那个掌印,没再有什么变化吧。”

  我下意识的看自己的胸口,说,没有变化。

  东方老头儿点了点头,还没等我惊讶完,就招呼我们三个先进去。之后他把我和刘一程安排在堂屋,他则叫上彩云往旁边的一个屋子去。

  老头儿点了点头,随后跟我们说了一件事。他之前在桂林的时候,接到一个老友的电话,说厦门这一带不太平,叫他过来看看。他们也是顺藤摸瓜,摸到这里之后,就发现这个村子有问题,是整个村子都有问题。

  “我们这些老骨头老了,但是有些东西还是能看出来的。这世道有正就有邪,跟阴阳平衡是一个道理。我们几个老家伙本来想做完这一次就都收手了,可是事情没那么简单呐。”老头儿喝了口水,咳嗽了两声。

  “彩云是我徒弟,你当时出事的时候,她正好也在管五广花园那里的事,我也就做个顺水人情,让她去找你了。我知道很多事情你们现在很迷糊,我老头儿也很迷糊,也只是比你们知道的多一点点。”

  入夜后整个渔村都陷入了一片黑暗,耳边时不时有海浪的声音,我们三个很快就到地方,这一看,房子里的灯是亮着的。我和刘一程对视一眼,之后就由我去敲门。

  他这一席话直接把我跟刘一程带的云里雾里,完全不知道他到底要表达什么。我忍不住,就让他有话直说,这些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东方老头儿看了一眼刘一程,之后把目光落在我身后的彩云身上。

  老头儿捋了一把胡,就说,我们这些天遇到的事情彩云都跟他说了。五广花园的事情,不是一个人为的。说完就说,擒阴尸这种东西只有一种人会炼,就是一个叫黑木神的。

  黑木神?

  关于黑木神这种东西我倒是听说过,传说有一个居住海边的人,从海里捡回一块漂浮上千年的黑色木头,用来雕刻为像,放在自家门后角,长年供奉所以称之为黑木神。

  而且这种东西至今依然存在,听人家说是它一种邪神。位于一个沿海的镇上,那里每家每户都长年供奉,香火不可断,吃的、用的、都要拜它为先,就算那里的人娶妻,第一个晚上是要把黑木神放在床头和妻睡上一晚,第二天新郎才可洞房。

  难道这黑木神是真实存在的?

  那不是太扯了!

  我胳膊有点发抖,问彩云会不会有人故意的?不然没办法解释啊。

  老头儿说不是,他说的黑木神并不是一个人。

  渔村里的渔民估计平时没见过什么生人,看到我们三个时眼神都有点怪怪的,有个孩子估计觉得挺好奇,一路跟着我们仨,结果跟到一半就让家里的大人给骂回去了。
  而且这种东西至今依然存在,听人家说是它一种邪神。位于一个沿海的镇上,那里每家每户都长年供奉,香火不可断,吃的、用的、都要拜它为先,就算那里的人娶妻,第一个晚上是要把黑木神放在床头和妻睡上一晚,第二天新郎才可洞房。
  现在整个事情有点乱,东方老头儿说不定能给点什么意见呢。
23.20.130.128, 23.20.130.128;0;pc;1;磨铁文学
  我揉了揉发疼的太阳穴坐在沙发上抽烟,彩云的脸色跟打了霜一样,比我还难看。我一心想着事,就连刘一程什么时候走的我都没注意,反正等我醒过来神的时候,客厅里就剩下我和彩云俩人了。
  结果没想到这一等就是大半天,等到太阳都落山了,人还没回来。我们仨来的时候也没考虑过会出现这种状况,所以也没准备吃的东西。海边渔村一到入夜就发寒,我们仨又饿的难受,但是还不得不坚持。
  刘一程也点头,于是我们俩就在堂屋等着。
  吴成之前去过的那个县城其实不能算是个县城,充其量只能算是个渔村,紧靠海边,我们颠簸了好几个小时才到,等到了之后我不由傻眼了。这地方不大,多数是当地人盖的那种渔民房,不过让人奇怪的是,这渔村后边有个山,也不知道谁在半山腰里盖了一栋楼,看上去怎么说呢,很突兀。
  出乎我意料的是,彩云这个时候居然叫了他一声师父!
  “你仔细想想,有没有跟人结仇?”彩云表情很凝重的问我,我脑子里已经完全乱了。
  就是东方老头!
  而且这种东西至今依然存在,听人家说是它一种邪神。位于一个沿海的镇上,那里每家每户都长年供奉,香火不可断,吃的、用的、都要拜它为先,就算那里的人娶妻,第一个晚上是要把黑木神放在床头和妻睡上一晚,第二天新郎才可洞房。
  东方老头儿点了点头,还没等我惊讶完,就招呼我们三个先进去。之后他把我和刘一程安排在堂屋,他则叫上彩云往旁边的一个屋子去。
  我胳膊有点发抖,问彩云会不会有人故意的?不然没办法解释啊。
  东方老头儿点了点头,还没等我惊讶完,就招呼我们三个先进去。之后他把我和刘一程安排在堂屋,他则叫上彩云往旁边的一个屋子去。
  我刚问出来就被彩云驳了回来,说,会有人把你的生辰八字写在棺材里?那两口棺材看着不像是新的,起码在地下埋了有些年了,谁会跟你过不去把你名字写在棺材里,埋进地下?这么做的目的又是什么?
  之后彩云、刘一程我们三个就按照李渠给的地址去找。
  我和彩云一听,就商量着等等吧,反正来都来了。
  入夜后整个渔村都陷入了一片黑暗,耳边时不时有海浪的声音,我们三个很快就到地方,这一看,房子里的灯是亮着的。我和刘一程对视一眼,之后就由我去敲门。
  两口棺材、擒阴尸、羊皮卷,但是这几条线索根本连接不到一起,所以也没办法肯定到底对方的目的是什么,既然暂时吃不准对方的意图,那就等明天到了县城再说。
  我胳膊有点发抖,问彩云会不会有人故意的?不然没办法解释啊。
23.20.130.128, 23.20.130.128;0;pc;1;磨铁文学
  入夜后整个渔村都陷入了一片黑暗,耳边时不时有海浪的声音,我们三个很快就到地方,这一看,房子里的灯是亮着的。我和刘一程对视一眼,之后就由我去敲门。
  躺在床上想了半天也没头绪,越想越头疼。到最后干脆迷迷糊糊的睡着了,这一觉睡的不踏实,乱七八糟的梦一个接一个,先是梦到吴成被做成了擒阴尸,又梦到我自己死在棺材里,还梦到彩云把吴成杀了,总之就是一个乱。
  吴成卖的那套房子在渔村的最后一排,我们三个到了之后发现门是锁着的,我问彩云从外边能不能看出什么来,彩云摇摇头说,看不出来,现在大白天的。
  结果没想到这一等就是大半天,等到太阳都落山了,人还没回来。我们仨来的时候也没考虑过会出现这种状况,所以也没准备吃的东西。海边渔村一到入夜就发寒,我们仨又饿的难受,但是还不得不坚持。
  关于黑木神这种东西我倒是听说过,传说有一个居住海边的人,从海里捡回一块漂浮上千年的黑色木头,用来雕刻为像,放在自家门后角,长年供奉所以称之为黑木神。
  刘一程的意思是想再等等,但是话也没说出口,毕竟还有彩云在,我们俩男人扛着没什么,女孩子始终不太好熬。于是就在旁边找了个渔民家,刘一程给人家塞了几张小红鱼儿,人家这才让我们进去。
  刘一程摆了摆手,说那人也没说清楚,反正就让我们小心点。
  我和人结仇?
  我们仨商量了一下,待会儿如果买房子的人回来了,就说我们是过来想买房子的,看中这套房子了,想买下来,问问他出多少钱。
  那不是太扯了!
  东方老头儿看了一眼刘一程,之后把目光落在我身后的彩云身上。
  “要不找个渔民家,给点钱,咱们先填饱肚子再说,反正人又不会跑,咱们先把肚子打发饱了?”我摸了摸一直咕噜咕噜叫的肚子说。
  而且这种东西至今依然存在,听人家说是它一种邪神。位于一个沿海的镇上,那里每家每户都长年供奉,香火不可断,吃的、用的、都要拜它为先,就算那里的人娶妻,第一个晚上是要把黑木神放在床头和妻睡上一晚,第二天新郎才可洞房。
  东方老头儿点了点头,还没等我惊讶完,就招呼我们三个先进去。之后他把我和刘一程安排在堂屋,他则叫上彩云往旁边的一个屋子去。
  但是我万万没想到的是,我敲了半天,出来开门的人我居然会认识。
  我胳膊有点发抖,问彩云会不会有人故意的?不然没办法解释啊。
  我还以为自己做梦,但是看彩云对老头儿的态度,的确不像是假的。
  这么一说我也了解了,看来这家人原来住的这个房子有问题,估计里头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但是又不好说出来,所以就说想去城市买房子,所以把这套房子卖了。
  但是我万万没想到的是,我敲了半天,出来开门的人我居然会认识。
  我不懂客家话,也不知道到底骂的是啥。
  刘一程让李江涛他们把挖出来的东西先带回局里,等他安排好一切之后,才想起来这件事似乎和我有扯不清的关系,实际上我特么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来之前我问过李渠,李渠说当初吴成在这里签的单是一家渔民家,据说那家渔民有点小钱,打算到市里买套房子,所以就把当时住的房子卖了。我又给李渠打了个电话,问他那套房子的具体位置。
  老头儿捋了一把胡,就说,我们这些天遇到的事情彩云都跟他说了。五广花园的事情,不是一个人为的。说完就说,擒阴尸这种东西只有一种人会炼,就是一个叫黑木神的。
  起初我还不相信,愣愣的看了半天,老家伙拍了我一把说,傻眼了吧小子?我这才反应过来,赶紧问他怎么会在这儿。
  刘一程的意思是想再等等,但是话也没说出口,毕竟还有彩云在,我们俩男人扛着没什么,女孩子始终不太好熬。于是就在旁边找了个渔民家,刘一程给人家塞了几张小红鱼儿,人家这才让我们进去。
  而且这种东西至今依然存在,听人家说是它一种邪神。位于一个沿海的镇上,那里每家每户都长年供奉,香火不可断,吃的、用的、都要拜它为先,就算那里的人娶妻,第一个晚上是要把黑木神放在床头和妻睡上一晚,第二天新郎才可洞房。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超级戒指

高中生林峰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一枚超级戒指……

作者:执笔划圆
标签:都市

恶魔游戏

你玩过笔仙吗?如果没有,那么,我劝你不要去玩……

作者:唐小鸭子
标签:悬疑

超级校医

熊宇回归都市,成为商城大学校医院的一名校医……

作者:杨老三
标签:都市

地府微信群

约最美的鬼,揍最叼的人,我为自己代言……

作者:碧血染银枪
标签:都市

教父

你们从我身上拿走的一切,我都要一个不剩的拿回去!

作者:龙行大家
标签:都市

大圣

如来和三藏深情对视?白骨精半夜惨叫?无限精彩尽在《大圣》

作者:龙不相
标签:都市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