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75章 弃车保帅

作者:千里送  发布时间:2015-05-11 12:00  字数:3061 

郭易正想去开门,郭百万一把拦住,等将秦雪所躺的床移到别处,才去开门。
敲门声响起。
“卧槽!你开国际玩笑吧,让我出租车去追跑车,你没病吧!”
两人刚到办公室门口。王秘书叫住宁操。
宁操突然冲过去,一把抓住吴刚。吴刚本来不会被宁操轻易抓住,主要是没反应过来。
宁操看了看对方可爱的模样,说真的,叫人怜爱。点了点头,说道:“也行!不过,我只给你一次机会,你要是没能一次逗笑我,就没机会了。”
王娇捂着脸面笑完之后,哭丧着脸,大声说道:“梅玉!宁操!陪我车子!”
宁操突然冲过去,一把抓住吴刚。吴刚本来不会被宁操轻易抓住,主要是没反应过来。
“卧槽!你开国际玩笑吧,让我出租车去追跑车,你没病吧!”
宁操点了点头,他也担心秦雪的事会被别人知道。一旦传到秦家人耳中,他可记得秦雪说过,会被接回去,而且很难再出来的那种。
不过,会有意外。那就是路上车多,跑车在前面有所顾忌,而宁操完全不用顾忌,大不了翻车,他也死不了。
事实上,出租车确实追不上跑车。
“吴先生!快请进!”
“我自己……我自己下去!”
王娇捂着脸面笑完之后,哭丧着脸,大声说道:“梅玉!宁操!陪我车子!”
吴刚已经不知去向。
他本想直接去找吴缺,但是考虑到吴振天不会答应,其次吴缺不是吴琼这么好抓的。
宁操知道她是为了自己好,想了想,主动抱住梅玉,说道:“梅玉!以后叫我老公,可以!但是,不要再说生孩子的事!”
他的话还没说完。
“为什么?我可以生的,不信你试试!”
54.162.168.187, 54.162.168.187;0;pc;1;磨铁文学
窗外一群黑衣人从空而降,机枪扫射。
“为什么?我可以生的,不信你试试!”
速度越来越快,跑车不停地试图找出路,最终由于太过堵车,便将一个人丢了下去。
两人刚到办公室门口。王秘书叫住宁操。
宁操走到沙发旁,坐下。
宁操拿出手机,还没拨打号码,王秘书抢着说道:“何校长电话关机了!”
突然。
“没有!绝对没有!”吴琼弱弱的回答道。
宁操等不及,走到洗手间旁,问道:“吴琼!秦雪的事,有没有下了封口令?”
宁操开着出租车,档位挂到最高,油门轰顶,朝着跑车追去。
“我……你……哼!”王娇无奈,继续开车。不过,这次她学聪明了,开启了音乐,而且声音调的很大。
“为什么?我可以生的,不信你试试!”
他没有再坚持不是他下的药,因为宁操压根不相信。
他麻麻还等着他回去吃中午饭了。
“怎么啦?不行吗?和尚不相亲,哪里来的小和尚!”
王娇又没忍住,好在这次车子没失控。
哒哒哒……
速度越来越快,跑车不停地试图找出路,最终由于太过堵车,便将一个人丢了下去。
郭百万与郭易第一时间蒙头躲到床底下,宁操没怎么在意。
“你自己撞坏的!”宁操没钱,赶紧说道。
“老公!你老婆做的好不好!”
他的话还没说完。
“那好!你现在给我呆在这里,好好想想。秦雪会这样,到底什么原因。你要是想不出来,一辈子呆在这里,如果你赶回去。下次我抓你出来,第一时间阉了你!”
宁操点了点头,他也担心秦雪的事会被别人知道。一旦传到秦家人耳中,他可记得秦雪说过,会被接回去,而且很难再出来的那种。
“没什么!先打到连你妈都认不出,再说!”
“那好!你现在给我呆在这里,好好想想。秦雪会这样,到底什么原因。你要是想不出来,一辈子呆在这里,如果你赶回去。下次我抓你出来,第一时间阉了你!”
“坐我的车去吧……对了!我还没自我介绍过,我叫王娇!”王娇说道。
梅玉说道:“老公!你确实不是小孩子了,要不我们去生孩子吧!”
他麻麻还等着他回去吃中午饭了。
郭家别墅。
“勉勉强强!不说了,先去找何诺那个老不死!”
噗嗤!
吴琼双腿一哆嗦,立马说道:“不敢!不敢!其实,我和郭百万相识一场,在老朋友家聚聚也好!”
“去郭家别墅!带吴刚……逃!如果他不愿意,就丢掉他的尸体!”
“宁操!你想干什么?”
手机瞬间散架。
他麻麻还等着他回去吃中午饭了。
速度越来越快,跑车不停地试图找出路,最终由于太过堵车,便将一个人丢了下去。
“卧槽!你开国际玩笑吧,让我出租车去追跑车,你没病吧!”
“老公!你回来啦!”
“再不出来!等我踹门时,你的死期就真的到了。”
宁操突然冲过去,一把抓住吴刚。吴刚本来不会被宁操轻易抓住,主要是没反应过来。
“我才不小了!你不就是想说,我还小!毛都没长齐是吧!我告诉,我的毛长齐了,要不你看看?”
“卧槽!你开国际玩笑吧,让我出租车去追跑车,你没病吧!”
宁操来到三美学校。刚到门口,就看到了梅玉。
咚咚……
事实上,出租车确实追不上跑车。
“不摸也行!我讲笑话给你听吧,免得看到你不开心,我也会不开心的!”
“宁操!你答应我的事,没忘吧!”
“行!你出来吧,好好说话!”
突然。
“爸爸!那小子又来电话了……”
电话里没有回答,而是马上出现忙音。
“为什么?我可以生的,不信你试试!”
碰!
“为什么?我可以生的,不信你试试!”
不过,会有意外。那就是路上车多,跑车在前面有所顾忌,而宁操完全不用顾忌,大不了翻车,他也死不了。
碰!
哒哒哒……
“不摸!”宁操无视王娇的话,直接回了一句。
“宁操!你答应我的事,没忘吧!”
三人上了白色大众,一路疾驰。
如今,吴刚没带手机,要阻止已经来不及。吴缺想了想,一咬牙,拿起电话拔打了另外一个号码。
54.162.168.187, 54.162.168.187;0;pc;1;磨铁文学
他的话还没说完。
“不知道!只是说了一句,我听不懂的话。”
郭家别墅。
“哼!老公,你没有幽默细胞!”梅玉爵着嘴巴,脸面气鼓鼓的别过头不去看宁操。实则,余光不停的盯着宁操。
“你们两个别影响我开车!”王娇突然回头来了一句,她还真的有点紧张。万一这一对狗男女在她车上那啥,那她就真的……
“宁操!你答应我的事,没忘吧!”
“是的!我回来了!”
咚咚……
“怎么啦?不行吗?和尚不相亲,哪里来的小和尚!”
王秘书在一旁偷笑,笑完之后,抬头问道:“宁操!现在有空了吗?”
“宁操!你答应我的事,没忘吧!”
王娇突然笑了,车子陡然间一个不受控制的摆尾,差点酿成车祸,吓得她赶紧说道:“你们两个还是安静点吧,就快到了。”
“我……你……哼!”王娇无奈,继续开车。不过,这次她学聪明了,开启了音乐,而且声音调的很大。
宁操突然冲过去,一把抓住吴刚。吴刚本来不会被宁操轻易抓住,主要是没反应过来。
宁操知道她是为了自己好,想了想,主动抱住梅玉,说道:“梅玉!以后叫我老公,可以!但是,不要再说生孩子的事!”
“爸爸!那小子又来电话了……”
哒哒哒……
宁操看了看对方可爱的模样,说真的,叫人怜爱。点了点头,说道:“也行!不过,我只给你一次机会,你要是没能一次逗笑我,就没机会了。”
郭易正想去开门,郭百万一把拦住,等将秦雪所躺的床移到别处,才去开门。
宁操来到三美学校。刚到门口,就看到了梅玉。
郭百万及时附和道:“说的是!说的是!”
“哟呵!还想抢车不成?”司机来火了。宁操没时间和他计较,直接掐住他的脖子,问道:“是你自己下去,还是我丢你下去!”
“等等!”宁操伸手阻止,继续道:“和尚也相亲?”
“我自己……我自己下去!”
“……”
他的话还没说完。
“哼!老公,你没有幽默细胞!”梅玉爵着嘴巴,脸面气鼓鼓的别过头不去看宁操。实则,余光不停的盯着宁操。
他本想直接去找吴缺,但是考虑到吴振天不会答应,其次吴缺不是吴琼这么好抓的。
敲门声响起。
吴缺急忙拿出手机,找到通讯录中的吴刚,拨打号码。
宁操来到三美学校。刚到门口,就看到了梅玉。
两人刚到办公室门口。王秘书叫住宁操。
“怎么啦?不行吗?和尚不相亲,哪里来的小和尚!”
“我才不小了!你不就是想说,我还小!毛都没长齐是吧!我告诉,我的毛长齐了,要不你看看?”
“宁操!你答应我的事,没忘吧!”
“宁操!你答应我的事,没忘吧!”
“你敢!”
宁操等不及,走到洗手间旁,问道:“吴琼!秦雪的事,有没有下了封口令?”
“有!能没有吗?我什么事都做不成。”宁操心里很烦躁,不能找何诺帮忙,也就是说他拿吴缺没办法。
“没问题!老公,你听好了。从前,有位老和尚下山相亲!”
他本想直接去找吴缺,但是考虑到吴振天不会答应,其次吴缺不是吴琼这么好抓的。
宁操开着出租车,档位挂到最高,油门轰顶,朝着跑车追去。
突然。
咚咚……
事实上,出租车确实追不上跑车。
“下去!”

吴琼双腿一哆嗦,立马说道:“不敢!不敢!其实,我和郭百万相识一场,在老朋友家聚聚也好!”

吴缺急忙拿出手机,找到通讯录中的吴刚,拨打号码。

“爸爸!那小子又来电话了……”

铃声在身旁桌子上响起。

王娇捂着脸面笑完之后,哭丧着脸,大声说道:“梅玉!宁操!陪我车子!”

“你还小!等成年再说吧!”

吴缺脾气一上来,直接拿起摔地。

“是的!我回来了!”

碰!

手机瞬间散架。

两人刚到办公室门口。王秘书叫住宁操。

如今,吴刚没带手机,要阻止已经来不及。吴缺想了想,一咬牙,拿起电话拔打了另外一个号码。

他的话还没说完。

“去郭家别墅!带吴刚……逃!如果他不愿意,就丢掉他的尸体!”

电话里没有回答,而是马上出现忙音。

这时,吴琼走了出来,看到眼前的情况,怕怕说道:“不是我的人!真不是我的人!”

……

郭家别墅。

宁操等了许多三分钟,之所以一直等下去,因为吴琼中途又是尿床,又是大便失禁。不得已,多休息一下。

吴琼抓住上厕所的机会,自然不愿意出来。

吴琼极其忐忑,想了想,说道:“宁操!操哥!你让我一个人想想吧,或许我真的能够想到解药放在哪里!”

宁操等不及,走到洗手间旁,问道:“吴琼!秦雪的事,有没有下了封口令?”

“除了吴老爷子,其他人都不知道!至于美人酒吧那些人,暂时哪里都去不了!”吴琼悲催的回答道。他知道秦雪背景很大,所以一出事,就立马让手下去办。

宁操点了点头,他也担心秦雪的事会被别人知道。一旦传到秦家人耳中,他可记得秦雪说过,会被接回去,而且很难再出来的那种。

心里稍安一点,又问道:“吴振天会不会告诉其他人。”

速度越来越快,跑车不停地试图找出路,最终由于太过堵车,便将一个人丢了下去。

“绝对不会!他是吴家家主,更会严格保守此事!”吴琼赶紧说道。

“行!你出来吧,好好说话!”

“你自己撞坏的!”宁操没钱,赶紧说道。

宁操来到三美学校。刚到门口,就看到了梅玉。

“哼!老公,你没有幽默细胞!”梅玉爵着嘴巴,脸面气鼓鼓的别过头不去看宁操。实则,余光不停的盯着宁操。

“……”

“下去!”

速度越来越快,跑车不停地试图找出路,最终由于太过堵车,便将一个人丢了下去。

可惜了,吴刚已死。

“再不出来!等我踹门时,你的死期就真的到了。”

吴琼极其忐忑,想了想,说道:“宁操!操哥!你让我一个人想想吧,或许我真的能够想到解药放在哪里!”

“我自己……我自己下去!”

他没有再坚持不是他下的药,因为宁操压根不相信。

“行!再给你十分钟!”

宁操走到沙发旁,坐下。

郭易与郭百万两人哪里都不敢去。一来,担心宁操会认为他两泄露此事。二来,也不想出去。只希望秦雪能够没事,吴琼公子能够安全回家。

他麻麻还等着他回去吃中午饭了。

咚咚……

敲门声响起。

“没什么!先打到连你妈都认不出,再说!”

车子撞在了路道的围栏上。

宁操看了看对方可爱的模样,说真的,叫人怜爱。点了点头,说道:“也行!不过,我只给你一次机会,你要是没能一次逗笑我,就没机会了。”

郭易正想去开门,郭百万一把拦住,等将秦雪所躺的床移到别处,才去开门。

郭家别墅。

看到是吴刚,郭百万会意的笑了笑。

敲门声响起。

“吴先生!快请进!”

两人刚到办公室门口。王秘书叫住宁操。

“老公!你回来啦!”

“等等!”宁操伸手阻止,继续道:“和尚也相亲?”

“不麻烦了,我就是代表……我就是想看看秦雪怎么样了!”吴刚本想说代表吴缺,可是话到嘴边,觉得不妥。因为秦雪是吴缺很重要的人,如果只派个代表来,似乎不够重视。

“你来看秦雪?”宁操疑惑的问了一句。

王娇又没忍住,好在这次车子没失控。

吴刚隐隐觉的有什么地方不妥,可是没想明白,便说道:“是的!听说秦雪昏迷了,我……”

他的话还没说完。

宁操突然冲过去,一把抓住吴刚。吴刚本来不会被宁操轻易抓住,主要是没反应过来。

“宁操!你想干什么?”

“你来看秦雪?”宁操疑惑的问了一句。

“没什么!先打到连你妈都认不出,再说!”

“你敢!”

宁操真敢,如今近身抓住吴刚,对方根本逃不掉。吴刚挥舞拳头,宁操完全无视,正想一拳头打残吴刚的时候。

突然。

哒哒哒……

郭百万与郭易第一时间蒙头躲到床底下,宁操没怎么在意。

窗外一群黑衣人从空而降,机枪扫射。

两人刚到办公室门口。王秘书叫住宁操。

宁操看了看对方可爱的模样,说真的,叫人怜爱。点了点头,说道:“也行!不过,我只给你一次机会,你要是没能一次逗笑我,就没机会了。”

郭百万与郭易第一时间蒙头躲到床底下,宁操没怎么在意。

突然。

轰!

“不麻烦了,我就是代表……我就是想看看秦雪怎么样了!”吴刚本想说代表吴缺,可是话到嘴边,觉得不妥。因为秦雪是吴缺很重要的人,如果只派个代表来,似乎不够重视。

一枚火箭炮将宁操冲了出去,眼看就要爆炸。宁操立马抓住一根铁棍,脱身。要是被火箭炮炸中,他的防御肯定吃不消。等他平静下来时,整栋别墅已然千疮百孔。

噗嗤!

“坐我的车去吧……对了!我还没自我介绍过,我叫王娇!”王娇说道。

郭百万与郭易的四条腿露在床外,不挺的颤抖着。

吴刚已经不知去向。

“保护好秦雪!”宁操说完,追了出去。拦住一辆出租车,上车后,说道:“前面那辆跑车!”

“卧槽!你开国际玩笑吧,让我出租车去追跑车,你没病吧!”

“再不出来!等我踹门时,你的死期就真的到了。”

碰!

“下去!”

“哟呵!还想抢车不成?”司机来火了。宁操没时间和他计较,直接掐住他的脖子,问道:“是你自己下去,还是我丢你下去!”

哒哒哒……

“我自己……我自己下去!”

司机吓到了,等宁操松开手,乖乖走了下去。

“我自己……我自己下去!”

“为什么?我可以生的,不信你试试!”

碰!

他麻麻还等着他回去吃中午饭了。

宁操开着出租车,档位挂到最高,油门轰顶,朝着跑车追去。

事实上,出租车确实追不上跑车。

事实上,出租车确实追不上跑车。

不过,会有意外。那就是路上车多,跑车在前面有所顾忌,而宁操完全不用顾忌,大不了翻车,他也死不了。

“宁操!你答应我的事,没忘吧!”

“不摸也行!我讲笑话给你听吧,免得看到你不开心,我也会不开心的!”

“不知道!只是说了一句,我听不懂的话。”

速度越来越快,跑车不停地试图找出路,最终由于太过堵车,便将一个人丢了下去。

碰!

丢下的人随着惯性在地上滚到一旁。宁操立马刹车,跑下去,看到是吴刚的尸体时,他当即愤怒的吼道:“吴缺!不管是不是你,我一定要拿到解药!”

回到郭家别墅。

宁操说道:“郭易!秦雪还是放你这里。毕竟,将她移到别处,不太安全,怕被有心人发现。记住,绝对不能泄露出去。否则,你们郭家就不止别墅满目苍凛这么简单。”

“是!是是!”郭百万点头哈腰道,郭易吓蒙了,都不知道该怎么说。

这时,吴琼走了出来,看到眼前的情况,怕怕说道:“不是我的人!真不是我的人!”

“你有这么聪明吗?”宁操反问。

“没有!绝对没有!”吴琼弱弱的回答道。

宁操说道:“郭易!秦雪还是放你这里。毕竟,将她移到别处,不太安全,怕被有心人发现。记住,绝对不能泄露出去。否则,你们郭家就不止别墅满目苍凛这么简单。”

吴缺急忙拿出手机,找到通讯录中的吴刚,拨打号码。

“那好!你现在给我呆在这里,好好想想。秦雪会这样,到底什么原因。你要是想不出来,一辈子呆在这里,如果你赶回去。下次我抓你出来,第一时间阉了你!”

如今,吴刚没带手机,要阻止已经来不及。吴缺想了想,一咬牙,拿起电话拔打了另外一个号码。

吴琼双腿一哆嗦,立马说道:“不敢!不敢!其实,我和郭百万相识一场,在老朋友家聚聚也好!”

“我……你……哼!”王娇无奈,继续开车。不过,这次她学聪明了,开启了音乐,而且声音调的很大。


郭百万及时附和道:“说的是!说的是!”

“现在有空吧!”

宁操走了。

他本想直接去找吴缺,但是考虑到吴振天不会答应,其次吴缺不是吴琼这么好抓的。

不过,会有意外。那就是路上车多,跑车在前面有所顾忌,而宁操完全不用顾忌,大不了翻车,他也死不了。

“再不出来!等我踹门时,你的死期就真的到了。”

可惜了,吴刚已死。

宁操来到三美学校。刚到门口,就看到了梅玉。

“老公!你回来啦!”

碰!

“等等!”宁操伸手阻止,继续道:“和尚也相亲?”

“是的!我回来了!”

“老公!你老婆做的好不好!”

宁操点了点头,他也担心秦雪的事会被别人知道。一旦传到秦家人耳中,他可记得秦雪说过,会被接回去,而且很难再出来的那种。

“那好!你现在给我呆在这里,好好想想。秦雪会这样,到底什么原因。你要是想不出来,一辈子呆在这里,如果你赶回去。下次我抓你出来,第一时间阉了你!”

“勉勉强强!不说了,先去找何诺那个老不死!”

宁操走到沙发旁,坐下。

“嗯!我听老公的!”

两人刚到办公室门口。王秘书叫住宁操。

“宁操!你答应我的事,没忘吧!”

“没有!”

54.162.168.187, 54.162.168.187;0;pc;1;磨铁文学

“现在有空吧!”

“没空!我要找何诺,你先等几天吧!”

“何校长不在!”王秘书说道。

宁操拿出手机,还没拨打号码,王秘书抢着说道:“何校长电话关机了!”

“宁操!你想干什么?”

宁操看了看对方可爱的模样,说真的,叫人怜爱。点了点头,说道:“也行!不过,我只给你一次机会,你要是没能一次逗笑我,就没机会了。”

敲门声响起。

“坐我的车去吧……对了!我还没自我介绍过,我叫王娇!”王娇说道。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不知道!只是说了一句,我听不懂的话。”

“什么话?”宁操很不耐烦,同时隐隐有种不安的感觉。

王秘书笑着说道:“何校长说了,如果你来找他,就让我告诉你。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还有,自己的事自己动手,不要动不动就喊大人帮忙,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

“……”

丢下的人随着惯性在地上滚到一旁。宁操立马刹车,跑下去,看到是吴刚的尸体时,他当即愤怒的吼道:“吴缺!不管是不是你,我一定要拿到解药!”

宁操沉默。

“老公!你老婆做的好不好!”

梅玉说道:“老公!你确实不是小孩子了,要不我们去生孩子吧!”

他本想直接去找吴缺,但是考虑到吴振天不会答应,其次吴缺不是吴琼这么好抓的。

王秘书在一旁偷笑,笑完之后,抬头问道:“宁操!现在有空了吗?”

“有!能没有吗?我什么事都做不成。”宁操心里很烦躁,不能找何诺帮忙,也就是说他拿吴缺没办法。

“坐我的车去吧……对了!我还没自我介绍过,我叫王娇!”王娇说道。

三人上了白色大众,一路疾驰。

“没有!绝对没有!”吴琼弱弱的回答道。

坐在后排的梅玉躺在宁操怀里,很可爱的看着宁操的脸面,说道:“老公!开心一点嘛,跟我一下笑啊,要不我让你摸摸!”

郭百万及时附和道:“说的是!说的是!”

“你们两个别影响我开车!”王娇突然回头来了一句,她还真的有点紧张。万一这一对狗男女在她车上那啥,那她就真的……

“不摸!”宁操无视王娇的话,直接回了一句。

“下去!”

“不摸也行!我讲笑话给你听吧,免得看到你不开心,我也会不开心的!”

“行!你出来吧,好好说话!”

宁操看了看对方可爱的模样,说真的,叫人怜爱。点了点头,说道:“也行!不过,我只给你一次机会,你要是没能一次逗笑我,就没机会了。”

“没问题!老公,你听好了。从前,有位老和尚下山相亲!”

哒哒哒……

“勉勉强强!不说了,先去找何诺那个老不死!”

“等等!”宁操伸手阻止,继续道:“和尚也相亲?”

“卧槽!你开国际玩笑吧,让我出租车去追跑车,你没病吧!”

“再不出来!等我踹门时,你的死期就真的到了。”

“怎么啦?不行吗?和尚不相亲,哪里来的小和尚!”

噗嗤!

王娇突然笑了,车子陡然间一个不受控制的摆尾,差点酿成车祸,吓得她赶紧说道:“你们两个还是安静点吧,就快到了。”

“哼!老公,你没有幽默细胞!”梅玉爵着嘴巴,脸面气鼓鼓的别过头不去看宁操。实则,余光不停的盯着宁操。

宁操知道她是为了自己好,想了想,主动抱住梅玉,说道:“梅玉!以后叫我老公,可以!但是,不要再说生孩子的事!”

“为什么?我可以生的,不信你试试!”

“不摸也行!我讲笑话给你听吧,免得看到你不开心,我也会不开心的!”

宁操突然冲过去,一把抓住吴刚。吴刚本来不会被宁操轻易抓住,主要是没反应过来。

噗嗤……

“没有!绝对没有!”吴琼弱弱的回答道。

王娇又没忍住,好在这次车子没失控。

“你还小!等成年再说吧!”

“我才不小了!你不就是想说,我还小!毛都没长齐是吧!我告诉,我的毛长齐了,要不你看看?”

碰!

车子撞在了路道的围栏上。

车子撞在了路道的围栏上。

王娇捂着脸面笑完之后,哭丧着脸,大声说道:“梅玉!宁操!陪我车子!”

“老公!你老婆做的好不好!”

54.162.168.187, 54.162.168.187;0;pc;1;磨铁文学

三人上了白色大众,一路疾驰。

“你自己撞坏的!”宁操没钱,赶紧说道。

窗外一群黑衣人从空而降,机枪扫射。

“我……你……哼!”王娇无奈,继续开车。不过,这次她学聪明了,开启了音乐,而且声音调的很大。
铃声在身旁桌子上响起。
“是的!我回来了!”
吴琼双腿一哆嗦,立马说道:“不敢!不敢!其实,我和郭百万相识一场,在老朋友家聚聚也好!”
宁操点了点头,他也担心秦雪的事会被别人知道。一旦传到秦家人耳中,他可记得秦雪说过,会被接回去,而且很难再出来的那种。
他本想直接去找吴缺,但是考虑到吴振天不会答应,其次吴缺不是吴琼这么好抓的。
“爸爸!那小子又来电话了……”
“不摸也行!我讲笑话给你听吧,免得看到你不开心,我也会不开心的!”
“是的!我回来了!”
郭百万与郭易第一时间蒙头躲到床底下,宁操没怎么在意。
这时,吴琼走了出来,看到眼前的情况,怕怕说道:“不是我的人!真不是我的人!”
“怎么啦?不行吗?和尚不相亲,哪里来的小和尚!”
如今,吴刚没带手机,要阻止已经来不及。吴缺想了想,一咬牙,拿起电话拔打了另外一个号码。
郭百万与郭易的四条腿露在床外,不挺的颤抖着。
他的话还没说完。
“等等!”宁操伸手阻止,继续道:“和尚也相亲?”
“行!你出来吧,好好说话!”
“吴先生!快请进!”
两人刚到办公室门口。王秘书叫住宁操。
王秘书在一旁偷笑,笑完之后,抬头问道:“宁操!现在有空了吗?”
“老公!你老婆做的好不好!”
噗嗤!
吴琼抓住上厕所的机会,自然不愿意出来。
吴刚隐隐觉的有什么地方不妥,可是没想明白,便说道:“是的!听说秦雪昏迷了,我……”
“不知道!只是说了一句,我听不懂的话。”
“不麻烦了,我就是代表……我就是想看看秦雪怎么样了!”吴刚本想说代表吴缺,可是话到嘴边,觉得不妥。因为秦雪是吴缺很重要的人,如果只派个代表来,似乎不够重视。
碰!
他本想直接去找吴缺,但是考虑到吴振天不会答应,其次吴缺不是吴琼这么好抓的。
敲门声响起。
他麻麻还等着他回去吃中午饭了。
郭易正想去开门,郭百万一把拦住,等将秦雪所躺的床移到别处,才去开门。
吴刚隐隐觉的有什么地方不妥,可是没想明白,便说道:“是的!听说秦雪昏迷了,我……”
“我……你……哼!”王娇无奈,继续开车。不过,这次她学聪明了,开启了音乐,而且声音调的很大。
宁操等了许多三分钟,之所以一直等下去,因为吴琼中途又是尿床,又是大便失禁。不得已,多休息一下。
碰!
“行!再给你十分钟!”
“为什么?我可以生的,不信你试试!”
“勉勉强强!不说了,先去找何诺那个老不死!”
宁操看了看对方可爱的模样,说真的,叫人怜爱。点了点头,说道:“也行!不过,我只给你一次机会,你要是没能一次逗笑我,就没机会了。”
“有!能没有吗?我什么事都做不成。”宁操心里很烦躁,不能找何诺帮忙,也就是说他拿吴缺没办法。
“绝对不会!他是吴家家主,更会严格保守此事!”吴琼赶紧说道。
哒哒哒……
54.162.168.187, 54.162.168.187;0;pc;1;磨铁文学
“卧槽!你开国际玩笑吧,让我出租车去追跑车,你没病吧!”
“等等!”宁操伸手阻止,继续道:“和尚也相亲?”
“有!能没有吗?我什么事都做不成。”宁操心里很烦躁,不能找何诺帮忙,也就是说他拿吴缺没办法。
“为什么?我可以生的,不信你试试!”
“不麻烦了,我就是代表……我就是想看看秦雪怎么样了!”吴刚本想说代表吴缺,可是话到嘴边,觉得不妥。因为秦雪是吴缺很重要的人,如果只派个代表来,似乎不够重视。
吴琼双腿一哆嗦,立马说道:“不敢!不敢!其实,我和郭百万相识一场,在老朋友家聚聚也好!”
“宁操!你答应我的事,没忘吧!”
“不知道!只是说了一句,我听不懂的话。”
车子撞在了路道的围栏上。
郭百万与郭易第一时间蒙头躲到床底下,宁操没怎么在意。
“爸爸!那小子又来电话了……”
两人刚到办公室门口。王秘书叫住宁操。
速度越来越快,跑车不停地试图找出路,最终由于太过堵车,便将一个人丢了下去。
吴琼极其忐忑,想了想,说道:“宁操!操哥!你让我一个人想想吧,或许我真的能够想到解药放在哪里!”
“老公!你回来啦!”
窗外一群黑衣人从空而降,机枪扫射。
碰!
“没什么!先打到连你妈都认不出,再说!”
“行!再给你十分钟!”
碰!
这时,吴琼走了出来,看到眼前的情况,怕怕说道:“不是我的人!真不是我的人!”
车子撞在了路道的围栏上。
“行!你出来吧,好好说话!”
“哼!老公,你没有幽默细胞!”梅玉爵着嘴巴,脸面气鼓鼓的别过头不去看宁操。实则,余光不停的盯着宁操。
梅玉说道:“老公!你确实不是小孩子了,要不我们去生孩子吧!”
“你敢!”
“宁操!你答应我的事,没忘吧!”
郭百万及时附和道:“说的是!说的是!”
“下去!”
“去郭家别墅!带吴刚……逃!如果他不愿意,就丢掉他的尸体!”
“下去!”
“卧槽!你开国际玩笑吧,让我出租车去追跑车,你没病吧!”
王娇又没忍住,好在这次车子没失控。
宁操走到沙发旁,坐下。
一枚火箭炮将宁操冲了出去,眼看就要爆炸。宁操立马抓住一根铁棍,脱身。要是被火箭炮炸中,他的防御肯定吃不消。等他平静下来时,整栋别墅已然千疮百孔。
“不摸也行!我讲笑话给你听吧,免得看到你不开心,我也会不开心的!”
宁操点了点头,他也担心秦雪的事会被别人知道。一旦传到秦家人耳中,他可记得秦雪说过,会被接回去,而且很难再出来的那种。
“除了吴老爷子,其他人都不知道!至于美人酒吧那些人,暂时哪里都去不了!”吴琼悲催的回答道。他知道秦雪背景很大,所以一出事,就立马让手下去办。
郭百万与郭易第一时间蒙头躲到床底下,宁操没怎么在意。
手机瞬间散架。
宁操等了许多三分钟,之所以一直等下去,因为吴琼中途又是尿床,又是大便失禁。不得已,多休息一下。
“你自己撞坏的!”宁操没钱,赶紧说道。
“行!你出来吧,好好说话!”
王娇捂着脸面笑完之后,哭丧着脸,大声说道:“梅玉!宁操!陪我车子!”
“等等!”宁操伸手阻止,继续道:“和尚也相亲?”
两人刚到办公室门口。王秘书叫住宁操。
可惜了,吴刚已死。
宁操看了看对方可爱的模样,说真的,叫人怜爱。点了点头,说道:“也行!不过,我只给你一次机会,你要是没能一次逗笑我,就没机会了。”
“再不出来!等我踹门时,你的死期就真的到了。”
“……”
宁操来到三美学校。刚到门口,就看到了梅玉。
“我自己……我自己下去!”
“再不出来!等我踹门时,你的死期就真的到了。”
铃声在身旁桌子上响起。
宁操点了点头,他也担心秦雪的事会被别人知道。一旦传到秦家人耳中,他可记得秦雪说过,会被接回去,而且很难再出来的那种。
吴琼极其忐忑,想了想,说道:“宁操!操哥!你让我一个人想想吧,或许我真的能够想到解药放在哪里!”
“不摸也行!我讲笑话给你听吧,免得看到你不开心,我也会不开心的!”
车子撞在了路道的围栏上。
“我自己……我自己下去!”
“你自己撞坏的!”宁操没钱,赶紧说道。
郭百万及时附和道:“说的是!说的是!”
速度越来越快,跑车不停地试图找出路,最终由于太过堵车,便将一个人丢了下去。
回到郭家别墅。
他的话还没说完。
“你自己撞坏的!”宁操没钱,赶紧说道。
宁操拿出手机,还没拨打号码,王秘书抢着说道:“何校长电话关机了!”
王秘书在一旁偷笑,笑完之后,抬头问道:“宁操!现在有空了吗?”
突然。
司机吓到了,等宁操松开手,乖乖走了下去。
速度越来越快,跑车不停地试图找出路,最终由于太过堵车,便将一个人丢了下去。
“你还小!等成年再说吧!”
“吴先生!快请进!”
郭百万与郭易第一时间蒙头躲到床底下,宁操没怎么在意。
两人刚到办公室门口。王秘书叫住宁操。
“……”
“有!能没有吗?我什么事都做不成。”宁操心里很烦躁,不能找何诺帮忙,也就是说他拿吴缺没办法。
“老公!你回来啦!”
“我自己……我自己下去!”
吴琼双腿一哆嗦,立马说道:“不敢!不敢!其实,我和郭百万相识一场,在老朋友家聚聚也好!”
“没空!我要找何诺,你先等几天吧!”
“为什么?我可以生的,不信你试试!”
“下去!”
“没有!绝对没有!”吴琼弱弱的回答道。
事实上,出租车确实追不上跑车。
“再不出来!等我踹门时,你的死期就真的到了。”
郭百万及时附和道:“说的是!说的是!”
他麻麻还等着他回去吃中午饭了。
吴琼抓住上厕所的机会,自然不愿意出来。
铃声在身旁桌子上响起。
宁操等不及,走到洗手间旁,问道:“吴琼!秦雪的事,有没有下了封口令?”
王娇又没忍住,好在这次车子没失控。
郭百万及时附和道:“说的是!说的是!”
“没有!”
一枚火箭炮将宁操冲了出去,眼看就要爆炸。宁操立马抓住一根铁棍,脱身。要是被火箭炮炸中,他的防御肯定吃不消。等他平静下来时,整栋别墅已然千疮百孔。
郭百万与郭易第一时间蒙头躲到床底下,宁操没怎么在意。
“卧槽!你开国际玩笑吧,让我出租车去追跑车,你没病吧!”
王秘书笑着说道:“何校长说了,如果你来找他,就让我告诉你。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还有,自己的事自己动手,不要动不动就喊大人帮忙,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宁操沉默。
“何校长不在!”王秘书说道。
看到是吴刚,郭百万会意的笑了笑。
“爸爸!那小子又来电话了……”
速度越来越快,跑车不停地试图找出路,最终由于太过堵车,便将一个人丢了下去。
宁操等了许多三分钟,之所以一直等下去,因为吴琼中途又是尿床,又是大便失禁。不得已,多休息一下。
“坐我的车去吧……对了!我还没自我介绍过,我叫王娇!”王娇说道。
郭百万及时附和道:“说的是!说的是!”
宁操说道:“郭易!秦雪还是放你这里。毕竟,将她移到别处,不太安全,怕被有心人发现。记住,绝对不能泄露出去。否则,你们郭家就不止别墅满目苍凛这么简单。”
碰!
“老公!你老婆做的好不好!”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看到是吴刚,郭百万会意的笑了笑。
“不麻烦了,我就是代表……我就是想看看秦雪怎么样了!”吴刚本想说代表吴缺,可是话到嘴边,觉得不妥。因为秦雪是吴缺很重要的人,如果只派个代表来,似乎不够重视。
可惜了,吴刚已死。
“哼!老公,你没有幽默细胞!”梅玉爵着嘴巴,脸面气鼓鼓的别过头不去看宁操。实则,余光不停的盯着宁操。
“不摸也行!我讲笑话给你听吧,免得看到你不开心,我也会不开心的!”
速度越来越快,跑车不停地试图找出路,最终由于太过堵车,便将一个人丢了下去。
“宁操!你想干什么?”
两人刚到办公室门口。王秘书叫住宁操。
碰!
“没有!绝对没有!”吴琼弱弱的回答道。
他麻麻还等着他回去吃中午饭了。
两人刚到办公室门口。王秘书叫住宁操。
郭百万与郭易第一时间蒙头躲到床底下,宁操没怎么在意。
“为什么?我可以生的,不信你试试!”
“我自己……我自己下去!”
吴刚隐隐觉的有什么地方不妥,可是没想明白,便说道:“是的!听说秦雪昏迷了,我……”
“现在有空吧!”
车子撞在了路道的围栏上。
吴琼极其忐忑,想了想,说道:“宁操!操哥!你让我一个人想想吧,或许我真的能够想到解药放在哪里!”
窗外一群黑衣人从空而降,机枪扫射。
“你自己撞坏的!”宁操没钱,赶紧说道。
“绝对不会!他是吴家家主,更会严格保守此事!”吴琼赶紧说道。
“保护好秦雪!”宁操说完,追了出去。拦住一辆出租车,上车后,说道:“前面那辆跑车!”
他的话还没说完。
“卧槽!你开国际玩笑吧,让我出租车去追跑车,你没病吧!”
“不摸!”宁操无视王娇的话,直接回了一句。
他麻麻还等着他回去吃中午饭了。
“不知道!只是说了一句,我听不懂的话。”
“你还小!等成年再说吧!”
“吴先生!快请进!”
窗外一群黑衣人从空而降,机枪扫射。
咚咚……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不摸也行!我讲笑话给你听吧,免得看到你不开心,我也会不开心的!”
“老公!你老婆做的好不好!”
“那好!你现在给我呆在这里,好好想想。秦雪会这样,到底什么原因。你要是想不出来,一辈子呆在这里,如果你赶回去。下次我抓你出来,第一时间阉了你!”
“……”
“是的!我回来了!”
“吴先生!快请进!”
噗嗤!
“等等!”宁操伸手阻止,继续道:“和尚也相亲?”
他的话还没说完。
“你自己撞坏的!”宁操没钱,赶紧说道。
“等等!”宁操伸手阻止,继续道:“和尚也相亲?”
“不摸也行!我讲笑话给你听吧,免得看到你不开心,我也会不开心的!”
“坐我的车去吧……对了!我还没自我介绍过,我叫王娇!”王娇说道。
郭百万与郭易的四条腿露在床外,不挺的颤抖着。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我的妖怪自行车

为什么我的自行车、拳套、手机都特么变成妖怪啦!

作者:阿光太师
标签:都市

愿你青春无悔

灰暗色的青春,这是一个在隐忍与反抗中挣扎成长的故事。

作者:银色贝壳
标签:青春

我的法尸老公

姥姥为我订了冥婚,让本就是阴命的我,从此诡事不断。

作者:潜心梦徒
标签:悬疑

鬼闻乐见

处了两年多的女友跟人跑了,临走还不忘坑我一把。

作者:王纯阳
标签:悬疑

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

让我带你走进不一样的修真世界,领略不同的天地。

作者:暗修兰
标签:悬疑

恶魔游戏

你玩过笔仙吗?如果没有,那么,我劝你不要去玩。

作者:唐小鸭子
标签:悬疑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