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三十章 赶尸人

作者:弹指  发布时间:2015-05-10 23:32  字数:4317 

  “老爷子你发现了什么怪异的事情?”

  “当年日本人从北平撤军的时候,应该在这里发生过一些小规模的屠杀,当时离奇失踪了很多人卷宗上都有记载,但是却一点都找不到这些人的下落,最后却只能不了了之,我也是最近这段时间才发现这个隐秘的,它被很多人忽略了过去……”

  坐在吴知秋的车上,张雨晨的脑子中还回荡着吴敬梓说过的这些话,那具日本军人的尸体被仍在后备箱,张雨晨将其带回天机阁想要试试能不能从其身上扒出一些什么秘密。

  最近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都让人有些难以明白,从忽如其来的棒子挑衅中生出了倭人事端,现在这件事情又跟岛国倭人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要说这是个巧合,张雨晨觉得有些难以置信。

  再加上前段时间看到‘天狼逼宫’的天象,命宫好像随时都会被破掉,这让张雨晨的心头始终存在着一丝雾霾。他能感觉到有个巨大的漩涡开始发力,好像是要吧一切都卷进去糅杂毁灭。

  有着疲惫的捏了捏鼻梁,张雨晨暗道这是个多事之秋。

  “张兄弟,到地方了。”车子停在天机阁门口,吴知秋喊了副驾驶位置上的张雨晨一句,张雨晨如梦初醒的啊了一声,然后下车提了裹尸袋。

  小糯看到车子以已经跑了出来,时间临近中午,她刚刚做好了午饭。

  看着张雨晨手里的东西,小糯道:“少爷你拿的是什么?这么大的。”

  张雨晨转头道:“解决了一具快复苏的起尸,我怀疑它的身上可能藏了什么秘密,等抽着时间研究研究。”

  说完,张雨晨将一张卡扔给了小糯,这是吴知秋付给自己的酬劳。

  将卡收在兜里,小糯皱着眉头有些不满道:“总把这些东西往家里带,它们很脏的……”

  张雨晨苦笑不语,小糯倒也没有真的去为难自家这位少爷,她只是抱怨两句便让张雨晨赶紧吃饭。

  “做的什么?”

  “葱花面。”

  “哦?放了几个鸡蛋?”

  “一个都没,多加了点葱花,味道不错。”

  “……”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又溜走了两周,随着年关的临近燕京的年味来得比任何一个地方都要厚重,小糯没事儿了也会出去慢慢采集年货,虽然其实她也不知道究竟要买些什么。

  张雨晨忙活了很久,还是没有从那具尸体上扒出来什么秘密,但是这句尸体绝对不简单,它被人下了秘法,尸气散尽后整个思维碎片都迅速跟一种特殊的能量发生湮灭,张雨晨发现这点的时候已经晚了,他只扑捉到了这具尸体被人用鲜血供奉的一个画面便没了其他的东西。

  那是在一个充满日本风格的阴暗小庙宇里,一群日本人在用一种特殊的仪式对着尸体进行祭祀。

  “砰!”

  最后一个意识片段炸开,原本残存在尸体中三魂之一的人魂炸开,宣告着这这具尸体的解析彻底失败。看看着面目狰狞躺在地上的尸体,张雨晨琢磨着是不是弄点化尸粉将这玩意清理掉。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直躺在地上的尸体却忽然从地板上坐了起来。

  “扯淡啊,诈尸?”这忽如其来的动静将张雨晨吓了一条,他感觉荒唐到了几点,这具尸体的尸气完全已经被自己清除,怎么还能诈尸?

  过了两秒,尸体却再也没有别的动静,张雨晨看了半天才确定这玩意肯定已经失去了任何杀伤力。就在张雨晨按住尸体肩膀想让其重新躺在地上的时候,这具皮包骨头的尸体却猛的跳了起来,他两只手僵硬的伸直,像极了电影中拍的那种僵尸。

  这连续的动作让张雨晨察觉到了一丝不对,紧跟着就听到了小糯在楼下不满的声音。

  小糯看着面前这浑身罩在黑色斗篷中,手里拿着一个铃铛的人,神色中并没有露出什么害怕,她极其不满的对门口的人说道:“你是做什么啊?大晚上的不回家睡觉,跑到人家门口摇什么铃铛?你不睡觉别人还要睡呢!”

  黑斗篷中的人被小糯训斥的一愣,他有些不可置信的看向小糯,从其清亮的眸子中可以看到应该也是个年轻人。“小姑娘,你能看到我?”

  “这不是废话么?你拿个铃铛摇什么摇,很吵的难道你不知道?这是一种没有社会公德的体现!”

  赵无棋对小糯不客气的话语丝毫不以为意,他盯着小糯不相信似的比划了一下指头:“小姑娘,你告诉哥哥这是几?说对了哥哥给你买糖吃。”

  小糯脸色一僵,她像是看傻子一样看着面前披着黑色斗篷的赵无棋:“滚!”

  小糯简短而有力的一个字,里面蕴含着无比愤怒的情绪。“小糯咒你倒霉三天!”

  这下轮到赵无棋变色了,他明显感觉到随着面前这个小姑娘愤怒的话语,一种神秘的诅咒力量缠在了他的身上。赵无棋不敢怠慢,体内迅速蒸腾出一种黑气将绑在身上想要将这种诅咒力量驱散,但是费了很大的劲才将这种如牛皮糖一样的诅咒烧掉了一角。

  张雨晨这时候从二楼走了下来,他看着小糯一脸气愤的看着面前的赵无棋问道:“丫头出什么事情了?”

  “少爷,这人大晚上的拿个铃铛跑来咱们店门口摇啊摇的,吵死了,我这正让他走呢!”

  “哦?”张雨晨走近后看了一眼赵无棋,从他的身上感受到了一种跟普通人完全不一样的气息。他的身上充满了死气,但是却又跟死人的那种完全死寂的生机不同。

  这种死气更像是一种供面前这人驱使的能量,跟他本身体内的生机泾渭分明,仿佛是存在于完全迥异的两个世界中。这样的情况让张雨晨想起了已经在世俗中消失很多年的一个门派,但是一时间又确定不下来。

  他记得老头说过这件事情,那个浩劫的年代发生了十分惊人的尸祸,那个门派据说在祸乱之后已经完全断了传承。

  “兄弟大晚上造访天机阁,不知所谓何事?”

  “啊!什么?这里是天机阁?”

  赵无棋又是一愣,他有些不相信的退后两步看了看这个胡同,又看了看挂在门上的牌匾才猛的一拍额头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

  赵无棋心说怪不得这两人能看到自己,原来是走到了这个地方,只是这地方不是已经被迫封存了许多年么?

  天机阁在一些人心中的地位很高,但是随着它的封存跟逐渐消失在了世人的眼前,不少人认为天机阁已经废了,而华夏的玄学界也随着天机阁的封存气运衰竭,甚至不足当年鼎盛时期的百分之一。

  赵无棋的反问的回答让张雨晨没了脾气,这时赵无棋又道:“啊!是这样的,我正好从这里路过,感觉到有一具未下葬的尸身所以就过来看看。对了,还没有请教朋友的尊姓大名?”

  张雨晨道:“张雨晨。”

  说完张雨晨挑眉看着赵无棋等着他自报家门,同时心中已经隐隐知道了这个赵无棋的来历。能感应到未下葬的尸体并且用铜铃和尸体沟通进行操纵的,华夏传承至今的门派中除了当时灾难十年中,被尸祸灭门的赶尸派之外,再没有任何一个势力传承能够做到。

  赵无棋将自己身上黑色斗篷的帽子从头上掀了下去,露出一个油光锃亮的光头,他对张雨晨拱了拱手道:“雨晨兄好名字,在下赵无棋,赶尸门人。”

  张雨晨诧异的看了一眼赵无棋,他没有想到赵无棋一点都不掩饰的就报上了自己的所属的势力,这种在外面直接对人交实底的人现在已经不多见了,他对赵无棋产生了一些好感。

  “赶尸一门据说已经多年未出世了,没想到今日张某还有幸碰上赵兄,此时此事,当得浮一大白。赵兄请进,丫头,去拿点好酒出来,我跟赵兄痛饮上一杯。”

  张雨晨伸手筵客,同时扭头对旁边的小糯说了句。小糯很不情愿的嘟着嘴‘嗯’了一声,她再了解不过自己的这个少爷,又在找理由喝酒了,但是这时候有外人在场,她无论如何都不能拂了张雨晨的面子,这是小糯给自己定下的规矩。

  “慢!小姑娘不用去了。”赵无棋急忙伸手阻挡:“雨晨兄喝酒就不必了,今晚小弟还得抓紧时间赶路,这回去一趟不容易。而且外面这些东西不能离人,不然我担心会酿出祸事。”

  张雨晨去外面看了看然后抽了一口冷气,在八字胡同这并不算是很宽敞的过道里,整整齐齐的停留着一排尸体。这些尸体都是伸直了双手,将手搭在前一个尸体的肩膀上。而且无一例外的披着鞑子时候的官服。

  虽然知道赶尸门是职业收尸十分神秘的一个门派,但是看到这样的情景还是觉得有些震撼眼球。张雨晨道:“赵兄就这样上路?难道不怕这些尸身惊扰了活人?”

  张雨晨的担心有他的道理,这些东西的汇聚在一起死气很重,若是他们路途经过的地方有性命垂危的老人或者病人,很可能那薄弱的生机会被这种死气给浇灭酿成一场人间惨剧。

  赵无棋摇了摇头道:“赶尸门自然不会做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情,这点还请雨晨兄放心,除了诸位华夏同道,普通人是看不到我跟这些尸身的。”

  张雨晨道:“这样自然最好,刚才是赵兄在对我屋内的尸身进行操控的?”

  赵无棋道:“呃……我在操控之前还跟尸身坐过一番沟通,并没有从它的周围发现活人的存在,现在想来倒是小弟有些马虎了,不过雨晨兄,小弟建议你别将这具尸体保留太长时间。不管它的身上是不是还有尸气,在露天暴漏的时间过长之后都会对周围产生不小的影响。”

  听到这话张雨晨愕然,不过他相信赵无棋这样说肯定有他的道理。说起对尸体的了解,在华夏如果赶尸门认第二绝对没有任何人敢认第一,传说他们门派中人整日行走于十万大山之中修炼《尸经》,甚至有人将自己的身体活生生给练死,用神智来控制已死的躯体从而加深对尸体内涵的理解程度,中间过程外人光是想想都会觉得通体冰寒。

  张雨晨道:“这具尸体对我来说已经没什么用了,不过是个倭人的尸体,赵兄想带就带走吧,也算是解决了一桩祸患。”

  这具尸体的下葬的确很是问题,太长时间没有入土,要是贸然将其重新埋下指不定就会埋出什么祸端。此时来了个赶尸门人,自然省却了去调配化尸粉来解决这具尸体的麻烦,张雨晨倒也乐得轻松。

  赵无棋闻言大喜,这是他第一次出山门,算得上是一次带着任务的试炼。必须在两个月之内,在外面搜集够二十一具尸身带回山里,不然就宣告着这次任务的失败跟最起码为期三年的惩罚性训练。

  “丫头,去把你最近买的腊肉拿出来一些给赵兄带上。”张雨晨听完赵无棋的话又想到了一些东西,赶尸人白天不能见光,只能晚上带着尸体行走而且不能离开尸体太远的距离,这样的话势必会造成食物水源的无法补充,所以一路上只能吃些简单的干粮用以果腹。

  已经开始摇起手中铃铛召唤楼上尸体的赵无棋闻言对着张雨晨露出感激的目光。

  小糯点点头转身去储物间拿东西,楼上那具尸体已经顺着楼梯慢慢跳了下来。

  尸体停在了赵无棋的面前,他迅速回身从背在第自己领着的第一个尸体背后的竹篓中,拿出一身鞑子官服给尸体换上,并没有在乎这究竟是不是什么人尸体。整个过程熟练无力没有任何一丝迟疑。

  张雨晨在赵无棋做这些的间隙中,走到一楼的桌案前粘着朱砂写了一张保运符递给了赵无棋,他自然能察觉到小糯刚才在赵无棋身上所加持的特殊诅咒,这道符能够帮他挡住诅咒所带来的厄运直到消耗完诅咒的力量。

  “大恩不言谢,等回山里交了任务,小弟下次出来一定前来拜会雨辰兄!”接过小糯手里的腊肉之类的东西,赵无棋发现这个细心的丫头竟然还给顺便给自己带了几瓶饮品。

  张雨晨道:“应该的,也许下次可能会有事情得让赵兄帮忙也说不定!”

  赵无棋道:“既然如此那小弟就先走了,后会有期!”

  再次朝着张雨晨抱拳,赵无棋又朝着小糯挥了挥手,便拿出一块黑布该在了尸体的脸上转身而去。

  “阴人借道,阳人回避!”

  赵无棋摇着手里的铃铛朝着八字胡同外面走去,一队尸体整齐的跟在他的后面跳动着前行,没几部就走出了胡同。

  “缩地成寸!”

  看到在微微泛着绿色雾霭里消失的赵无棋跟一队尸体,张雨晨心中讶然。

弹指说:

这几天感情出了些问题,好些年的感情,还是烟消云散了。弹指前两天实在是静不下心来处理稿子,对不起大家了,万分抱歉。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蛇女

我一公司底层的跑腿文员,一朝穿成140多斤的肥婆。

作者:璇墨
标签:悬疑

诡女

我叫钏儿,是一个不祥之人,他们都管我叫灾星。

作者:枉凝眉x
标签:悬疑

阴阳往生

一个婴儿的降生,却给整个村带来了前世的梦魇。

作者:黑灯瞎火去赶路
标签:悬疑

安能年少不轻狂

少年不良,热血轻狂! 这是一个懦弱少年成长的故事!

作者:拼命第一郎
标签:青春

我嫁给了山村老尸

师范毕业,我被分配到一所很偏远的山村小学当老师。

作者:水刃
标签:悬疑

男人不窝囊

我的妻子温柔贤惠,青春漂亮,谁知道有一天……

作者:扫雷达人
标签:都市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