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三十二章 心结

作者:角色扮演狂人  发布时间:2015-05-10 21:11  字数:3122 

  “小生,你知道我为什么专门来问你吗?今天早上,寇思雅的妈妈来请我帮她查一下这件事。那么多年的老朋友了,而且咱们和寇氏又是互相不能得罪的关系,我自然答应她了。结果一查,居然是你整的这么一出……”
  景生微微一笑:“您慢走。”然后关上了门,倚在门背后。
  景生摇了摇头,向卧室走去。
  景生有些好笑,这个丫头怎么这么爱玩手机。手机比他还重要吗!他不满地把手机抽出来,放在床头柜上。
  就是这一翻身,林菁之醒了。她迷迷糊糊地看着景生,吐字不清地:“嗯?妈走了么?”
  轻轻地推开门,林菁之坐在床上,手里握着手机,头却偏在一边,睡着了。
  据可靠消息,这个组织将在七月的某一天夜里,跟另一个活跃在a市周围的黑帮有交易活动,部队高层分析到,这可能是一个极好的机会,可以将组织和黑帮一举歼灭。
  按照景妈妈的讲述,景生终于明白过来,爸爸……牺牲了。
  她是真的害怕,虽然从小她就自带跟年长的女性关系好的属性,但那毕竟是跟普通的工薪阶层女性。像景生妈妈这样的在部队混了多少年的女强人,她心里很是没底。
  正是周末,他按捺着心中的担忧,开始心不在焉地做作业,直到快中午的时候,景妈妈拖着疲惫的身子回来了。
  据可靠消息,这个组织将在七月的某一天夜里,跟另一个活跃在a市周围的黑帮有交易活动,部队高层分析到,这可能是一个极好的机会,可以将组织和黑帮一举歼灭。
  抬眼看表,已经是下午两点的时间,正是了解最爱犯困的时候。景生揉了揉眼睛,也在林菁之身边躺下。
  但是,是跟妈妈在二人小组行动的时候,身体实在支撑不住,被当做人质了。
  可是第二天一早,他睁开眼睛,并没有看见爸妈的身影。景生顿时慌了,冲出去挨个房间找,仍然没有找到他亲爱的爸爸妈妈。
  景生伸手抚摸她娇艳欲滴的脸颊:“嗯。”
  “妈。”刚走到电梯口,后面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
  “所以呢?难道我就眼睁睁地看着她把我的妻子弄掉?”景生猛地抬头,打断母亲的话。他双眼闪烁着不甘和愤怒,直直地瞪着母亲。
  景妈妈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似的,站在原地愣了几秒才转身,惊喜地看向景生:“儿子?”话音没落眼角已有泪光闪烁。
  景生伸手抚摸她娇艳欲滴的脸颊:“嗯。”
  正是周末,他按捺着心中的担忧,开始心不在焉地做作业,直到快中午的时候,景妈妈拖着疲惫的身子回来了。
  从那一天起,景生再也没有对景妈妈有过什么好态度。
  组织要求景妈妈命令所有部队的人都就此停手,放下武器,否则就带走景司令。但是景妈妈在痛苦中做出的抉择是,不停手。
  都说知子莫若母,这一回景妈妈还真的猜对了。
  车子很快到达楼下,景生为林菁之打开车门,两人看见景妈妈站在不远处,正用复杂的眼神看着她们。
  按照景妈妈的讲述,景生终于明白过来,爸爸……牺牲了。
  “小生听话,乖乖地在家里等着。”景妈妈抚上他嫩嫩的脸颊,“爸爸妈妈今晚出去,明天就回来。”这种艰巨,还可能有去无回的任务,还是不要告诉一个十岁出头的孩子比较好。
  那一次,作为特战部队的父母二人一同出战做任务,目标是消灭一个枪支走私组织,并将那些枪支收缴。不同于以往的任务,这次的对象相当强大,是a市部队联合国际刑警多月都没有攻下的难题。
  景妈妈低头小啜一口林菁之端上的茶水,用冰冷的语气对她说道:“我和儿子有些私事,你能回避下吗?”
  按照景妈妈的讲述,景生终于明白过来,爸爸……牺牲了。
  “是为了她吗?”景妈妈知道,景生不是会随便用这么强硬的手段处理事情的人,而男孩子一般都对初恋有一种难以割舍的情怀,所以如今景生这么做,原因只有一个——寇思雅得罪了他最在意的人。
  “妈妈!”景生把笔往桌子上一扔,飞奔过去扶着妈妈,往后面张望着,“爸爸呢?”
  景妈妈也有些生气了,声音不自觉地提高了几个分贝:“你真是越长大越幼稚了,连这其中的利益关系都想不到吗?”
  这一声妈叫的艰难。“妈妈”是个多么神圣的称呼啊,要不是因为景生,她才不会这么一开口就叫妈呢。
  景生伸手抚摸她娇艳欲滴的脸颊:“嗯。”
  然而,景妈妈却不吃她那一套,正眼都不带瞧她的,直接看向林菁之背后的景生:“上去说话。”
  景妈妈痛苦地点点头:“等妹妹从奶奶家回来,先别告诉她。她还小。”
  景生闭上眼睛,思绪飞回了十几年前那个夏天。
  “是为了她吗?”景妈妈知道,景生不是会随便用这么强硬的手段处理事情的人,而男孩子一般都对初恋有一种难以割舍的情怀,所以如今景生这么做,原因只有一个——寇思雅得罪了他最在意的人。
  “小生,你知道我为什么专门来问你吗?今天早上,寇思雅的妈妈来请我帮她查一下这件事。那么多年的老朋友了,而且咱们和寇氏又是互相不能得罪的关系,我自然答应她了。结果一查,居然是你整的这么一出……”
  那一次,作为特战部队的父母二人一同出战做任务,目标是消灭一个枪支走私组织,并将那些枪支收缴。不同于以往的任务,这次的对象相当强大,是a市部队联合国际刑警多月都没有攻下的难题。
  林菁之首先气势上就不行了,她强迫自己露出最自然的微笑,款步走向前去:“妈。”
  用她丈夫的性命保全行动的成功。
  “妈。”刚走到电梯口,后面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
  看着她可爱的模样,景生心情陡然好了起来。那些不快已然烟消云散,他伸出手臂将林菁之摁着躺下,坏笑道:“不用担心。而且……现在应该担心你自己才对!”说着已经把手伸到某人的第一颗扣子上。
  用她丈夫的性命保全行动的成功。
  景生听完后,睁着大大的眼睛问:“爸爸他,再也不会回来了吗?”
  看到儿子这样的举动,景妈妈是又气又嫉妒。气的是他不顾大局,用这么过分的手段处理寇思雅;嫉妒的是,那件事以后,景生对林菁之的保护之心,竟然超出了坐下跟母亲说话的耐心。
  部队里的人要查清一件事情是很容易的,更何况是景妈妈这种位处高层的人物。而且,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参与这件事的人有那么七八个,说不准是哪个话多的就说了出去。
  但是,是跟妈妈在二人小组行动的时候,身体实在支撑不住,被当做人质了。
  景生听完后,睁着大大的眼睛问:“爸爸他,再也不会回来了吗?”
  她看向小景生的眼神充满了不舍,她也不知道明天还能不能再见到儿子的笑容,享受儿子的粘人。她回头看向一个抽屉的方向,那里面有出征前写的遗书。
  景妈妈痛苦地点点头:“等妹妹从奶奶家回来,先别告诉她。她还小。”
  景生伸手抚摸她娇艳欲滴的脸颊:“嗯。”
  据可靠消息,这个组织将在七月的某一天夜里,跟另一个活跃在a市周围的黑帮有交易活动,部队高层分析到,这可能是一个极好的机会,可以将组织和黑帮一举歼灭。
  景生倒也不隐瞒,泰然自若地看向母亲,从鼻子里哼出一个音节:“嗯。”
  车子很快到达楼下,景生为林菁之打开车门,两人看见景妈妈站在不远处,正用复杂的眼神看着她们。
  那一次,作为特战部队的父母二人一同出战做任务,目标是消灭一个枪支走私组织,并将那些枪支收缴。不同于以往的任务,这次的对象相当强大,是a市部队联合国际刑警多月都没有攻下的难题。
  “是为了她吗?”景妈妈知道,景生不是会随便用这么强硬的手段处理事情的人,而男孩子一般都对初恋有一种难以割舍的情怀,所以如今景生这么做,原因只有一个——寇思雅得罪了他最在意的人。
  车子很快到达楼下,景生为林菁之打开车门,两人看见景妈妈站在不远处,正用复杂的眼神看着她们。
  “流氓啊你!”一睡醒就遭遇这个,景生你太过分了!
  “所以呢?难道我就眼睁睁地看着她把我的妻子弄掉?”景生猛地抬头,打断母亲的话。他双眼闪烁着不甘和愤怒,直直地瞪着母亲。
  但是,是跟妈妈在二人小组行动的时候,身体实在支撑不住,被当做人质了。
  他知道母亲对自己的保护,也知道母亲对家族利益的考虑,只是……他不知道如何解开那道心结。
  林菁之有点担心地捂住胸口,低下头道:“我好怕自己不招你妈妈的喜欢。”
  景生伸手抚摸她娇艳欲滴的脸颊:“嗯。”
  “小生,你知道我为什么专门来问你吗?今天早上,寇思雅的妈妈来请我帮她查一下这件事。那么多年的老朋友了,而且咱们和寇氏又是互相不能得罪的关系,我自然答应她了。结果一查,居然是你整的这么一出……”
  有点累了。他盯着雪白的天花板,翻了个身,正对着林菁之。
  但是今天,他忍不住了。那一声“妈”,既表示了他对母亲肯保护自己的感谢,也有一层“我们关系缓和一点,您就别难为林菁之”的意思在里面。
  “所以呢?难道我就眼睁睁地看着她把我的妻子弄掉?”景生猛地抬头,打断母亲的话。他双眼闪烁着不甘和愤怒,直直地瞪着母亲。
  景生伸手抚摸她娇艳欲滴的脸颊:“嗯。”
  她不好意思地低下头,脸刷地就红了。
  就算景生跟母亲的关系并不是特别好,但是起码的礼貌还是会有的。而她林菁之,一个做媳妇儿的,更是应该注重礼貌才对。
  轻轻地推开门,林菁之坐在床上,手里握着手机,头却偏在一边,睡着了。
  有点累了。他盯着雪白的天花板,翻了个身,正对着林菁之。
  “唉……”景妈妈心里更复杂了,她想了想,打算把寇思雅的母亲找她的事情说出来。
  那天下午出门前,小景生看着爸爸妈妈严肃的装扮,心中便有不好的预感。他开口问道:“妈妈,你们去干嘛啊?”
  组织要求景妈妈命令所有部队的人都就此停手,放下武器,否则就带走景司令。但是景妈妈在痛苦中做出的抉择是,不停手。
  景生却斜她一眼:“不应该是‘咱妈’么?”
  “小生,你知道我为什么专门来问你吗?今天早上,寇思雅的妈妈来请我帮她查一下这件事。那么多年的老朋友了,而且咱们和寇氏又是互相不能得罪的关系,我自然答应她了。结果一查,居然是你整的这么一出……”
  那一次,作为特战部队的父母二人一同出战做任务,目标是消灭一个枪支走私组织,并将那些枪支收缴。不同于以往的任务,这次的对象相当强大,是a市部队联合国际刑警多月都没有攻下的难题。
  就是这一翻身,林菁之醒了。她迷迷糊糊地看着景生,吐字不清地:“嗯?妈走了么?”
  “小生,你知道我为什么专门来问你吗?今天早上,寇思雅的妈妈来请我帮她查一下这件事。那么多年的老朋友了,而且咱们和寇氏又是互相不能得罪的关系,我自然答应她了。结果一查,居然是你整的这么一出……”
  景生听完后,睁着大大的眼睛问:“爸爸他,再也不会回来了吗?”
  “啊?”林菁之猛地坐起,“我都没去送送!”这真的太不尊敬长辈了!
  景生伸手抚摸她娇艳欲滴的脸颊:“嗯。”
  手已经伸到第二颗扣子上了,却因为某人嘟着的嘴停了下来,景生伸出手指勾勾她的鼻子:“……你说谁流氓?”
  景生听完后,睁着大大的眼睛问:“爸爸他,再也不会回来了吗?”
  景妈妈痛苦地点点头:“等妹妹从奶奶家回来,先别告诉她。她还小。”
  景生倒也不隐瞒,泰然自若地看向母亲,从鼻子里哼出一个音节:“嗯。”
  景生却斜她一眼:“不应该是‘咱妈’么?”
  然而,景妈妈却不吃她那一套,正眼都不带瞧她的,直接看向林菁之背后的景生:“上去说话。”
  景生摇了摇头,向卧室走去。
  “小生,你知道我为什么专门来问你吗?今天早上,寇思雅的妈妈来请我帮她查一下这件事。那么多年的老朋友了,而且咱们和寇氏又是互相不能得罪的关系,我自然答应她了。结果一查,居然是你整的这么一出……”
  景生听完后,睁着大大的眼睛问:“爸爸他,再也不会回来了吗?”
  那天下午出门前,小景生看着爸爸妈妈严肃的装扮,心中便有不好的预感。他开口问道:“妈妈,你们去干嘛啊?”
  林菁之有点担心地捂住胸口,低下头道:“我好怕自己不招你妈妈的喜欢。”
  “啊?”林菁之猛地坐起,“我都没去送送!”这真的太不尊敬长辈了!
  但是,是跟妈妈在二人小组行动的时候,身体实在支撑不住,被当做人质了。
  用她丈夫的性命保全行动的成功。
  “小生听话,乖乖地在家里等着。”景妈妈抚上他嫩嫩的脸颊,“爸爸妈妈今晚出去,明天就回来。”这种艰巨,还可能有去无回的任务,还是不要告诉一个十岁出头的孩子比较好。
  景妈妈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再也不像是上一次见面那样有一个女人应有的情绪,而像是一个处理事情的机器。林菁之轻轻叹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接受事实,来自部队的女人这样才是正常。
  抬眼看表,已经是下午两点的时间,正是了解最爱犯困的时候。景生揉了揉眼睛,也在林菁之身边躺下。
  景生脸上的温柔瞬间消逝,他阴着脸:“知道了。”便拉着林菁之往收银台去结账。

  路上,景生简要地给林菁之说明了自己的母亲要来并且不像是有什么好事的样子。

  林菁之有点担心地捂住胸口,低下头道:“我好怕自己不招你妈妈的喜欢。”

  她是真的害怕,虽然从小她就自带跟年长的女性关系好的属性,但那毕竟是跟普通的工薪阶层女性。像景生妈妈这样的在部队混了多少年的女强人,她心里很是没底。

  那一次,作为特战部队的父母二人一同出战做任务,目标是消灭一个枪支走私组织,并将那些枪支收缴。不同于以往的任务,这次的对象相当强大,是a市部队联合国际刑警多月都没有攻下的难题。

  景生却斜她一眼:“不应该是‘咱妈’么?”

  就算景生跟母亲的关系并不是特别好,但是起码的礼貌还是会有的。而她林菁之,一个做媳妇儿的,更是应该注重礼貌才对。

  她不好意思地低下头,脸刷地就红了。

  车子很快到达楼下,景生为林菁之打开车门,两人看见景妈妈站在不远处,正用复杂的眼神看着她们。

  林菁之首先气势上就不行了,她强迫自己露出最自然的微笑,款步走向前去:“妈。”

  这一声妈叫的艰难。“妈妈”是个多么神圣的称呼啊,要不是因为景生,她才不会这么一开口就叫妈呢。

  然而,景妈妈却不吃她那一套,正眼都不带瞧她的,直接看向林菁之背后的景生:“上去说话。”

  “小生,你知道我为什么专门来问你吗?今天早上,寇思雅的妈妈来请我帮她查一下这件事。那么多年的老朋友了,而且咱们和寇氏又是互相不能得罪的关系,我自然答应她了。结果一查,居然是你整的这么一出……”

  就是这一翻身,林菁之醒了。她迷迷糊糊地看着景生,吐字不清地:“嗯?妈走了么?”

  景生颔首,示意母亲走在前面,三人就这样各怀心事地进了房间。

  景妈妈低头小啜一口林菁之端上的茶水,用冰冷的语气对她说道:“我和儿子有些私事,你能回避下吗?”

  “啊……嗯,好。”林菁之很少受到这样不近人情的对待,有点委屈地低下头,转身回了卧室。

  按照景妈妈的讲述,景生终于明白过来,爸爸……牺牲了。

  景妈妈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再也不像是上一次见面那样有一个女人应有的情绪,而像是一个处理事情的机器。林菁之轻轻叹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接受事实,来自部队的女人这样才是正常。

  看着林菁之走进卧室,带上门。景妈妈才放心地开口:“寇思雅那个事,是你弄的吧?”但语气仍然没有改善。

  部队里的人要查清一件事情是很容易的,更何况是景妈妈这种位处高层的人物。而且,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参与这件事的人有那么七八个,说不准是哪个话多的就说了出去。

  组织要求景妈妈命令所有部队的人都就此停手,放下武器,否则就带走景司令。但是景妈妈在痛苦中做出的抉择是,不停手。

  景生倒也不隐瞒,泰然自若地看向母亲,从鼻子里哼出一个音节:“嗯。”

  “是为了她吗?”景妈妈知道,景生不是会随便用这么强硬的手段处理事情的人,而男孩子一般都对初恋有一种难以割舍的情怀,所以如今景生这么做,原因只有一个——寇思雅得罪了他最在意的人。

  部队里的人要查清一件事情是很容易的,更何况是景妈妈这种位处高层的人物。而且,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参与这件事的人有那么七八个,说不准是哪个话多的就说了出去。

  都说知子莫若母,这一回景妈妈还真的猜对了。

  景生低下头,表示默认。

  “唉……”景妈妈心里更复杂了,她想了想,打算把寇思雅的母亲找她的事情说出来。

  “是为了她吗?”景妈妈知道,景生不是会随便用这么强硬的手段处理事情的人,而男孩子一般都对初恋有一种难以割舍的情怀,所以如今景生这么做,原因只有一个——寇思雅得罪了他最在意的人。

  “小生,你知道我为什么专门来问你吗?今天早上,寇思雅的妈妈来请我帮她查一下这件事。那么多年的老朋友了,而且咱们和寇氏又是互相不能得罪的关系,我自然答应她了。结果一查,居然是你整的这么一出……”

  “所以呢?难道我就眼睁睁地看着她把我的妻子弄掉?”景生猛地抬头,打断母亲的话。他双眼闪烁着不甘和愤怒,直直地瞪着母亲。

  景妈妈也有些生气了,声音不自觉地提高了几个分贝:“你真是越长大越幼稚了,连这其中的利益关系都想不到吗?”

  手已经伸到第二颗扣子上了,却因为某人嘟着的嘴停了下来,景生伸出手指勾勾她的鼻子:“……你说谁流氓?”

  “对不起,我做不到用她的安全去换这些无聊的利益。”景生的心中一点也不像表面上这么平静。他起身,右臂抬起,做送客状。

  看到儿子这样的举动,景妈妈是又气又嫉妒。气的是他不顾大局,用这么过分的手段处理寇思雅;嫉妒的是,那件事以后,景生对林菁之的保护之心,竟然超出了坐下跟母亲说话的耐心。

  但尽管如此,她还是不会将事实如实告诉寇思雅的妈妈的,她要儿子的安全,也要景家的平静。

  只是……那件事,儿子什么时候能原谅自己呢?景妈妈叹了口气,转身就走出门。

  那一次,作为特战部队的父母二人一同出战做任务,目标是消灭一个枪支走私组织,并将那些枪支收缴。不同于以往的任务,这次的对象相当强大,是a市部队联合国际刑警多月都没有攻下的难题。

  就是这一翻身,林菁之醒了。她迷迷糊糊地看着景生,吐字不清地:“嗯?妈走了么?”

  景生倒也不隐瞒,泰然自若地看向母亲,从鼻子里哼出一个音节:“嗯。”

  景妈妈低头小啜一口林菁之端上的茶水,用冰冷的语气对她说道:“我和儿子有些私事,你能回避下吗?”

  “妈。”刚走到电梯口,后面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

  “啊?”林菁之猛地坐起,“我都没去送送!”这真的太不尊敬长辈了!

  景妈妈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似的,站在原地愣了几秒才转身,惊喜地看向景生:“儿子?”话音没落眼角已有泪光闪烁。

  这声“妈”,她等了十几年,忏悔了十几年,就在她快要失去希望的时候,来到了。这让她如何不惊喜,如何不落泪?

  林菁之首先气势上就不行了,她强迫自己露出最自然的微笑,款步走向前去:“妈。”

  景生微微一笑:“您慢走。”然后关上了门,倚在门背后。

  他知道母亲对自己的保护,也知道母亲对家族利益的考虑,只是……他不知道如何解开那道心结。

  “所以呢?难道我就眼睁睁地看着她把我的妻子弄掉?”景生猛地抬头,打断母亲的话。他双眼闪烁着不甘和愤怒,直直地瞪着母亲。

  景生闭上眼睛,思绪飞回了十几年前那个夏天。

  那一次,作为特战部队的父母二人一同出战做任务,目标是消灭一个枪支走私组织,并将那些枪支收缴。不同于以往的任务,这次的对象相当强大,是a市部队联合国际刑警多月都没有攻下的难题。

  据可靠消息,这个组织将在七月的某一天夜里,跟另一个活跃在a市周围的黑帮有交易活动,部队高层分析到,这可能是一个极好的机会,可以将组织和黑帮一举歼灭。

  那天下午出门前,小景生看着爸爸妈妈严肃的装扮,心中便有不好的预感。他开口问道:“妈妈,你们去干嘛啊?”

  “小生听话,乖乖地在家里等着。”景妈妈抚上他嫩嫩的脸颊,“爸爸妈妈今晚出去,明天就回来。”这种艰巨,还可能有去无回的任务,还是不要告诉一个十岁出头的孩子比较好。

  “小生,你知道我为什么专门来问你吗?今天早上,寇思雅的妈妈来请我帮她查一下这件事。那么多年的老朋友了,而且咱们和寇氏又是互相不能得罪的关系,我自然答应她了。结果一查,居然是你整的这么一出……”

  她看向小景生的眼神充满了不舍,她也不知道明天还能不能再见到儿子的笑容,享受儿子的粘人。她回头看向一个抽屉的方向,那里面有出征前写的遗书。

  “景生!”景司令过来拍拍景生的脑袋,像平时一样威严地命令道,“要早睡早起!”

  景生傻傻地点了点头,送爸爸妈妈出门后就按时睡下了。

  可是第二天一早,他睁开眼睛,并没有看见爸妈的身影。景生顿时慌了,冲出去挨个房间找,仍然没有找到他亲爱的爸爸妈妈。

  正是周末,他按捺着心中的担忧,开始心不在焉地做作业,直到快中午的时候,景妈妈拖着疲惫的身子回来了。

  但是,是跟妈妈在二人小组行动的时候,身体实在支撑不住,被当做人质了。

  “妈妈!”景生把笔往桌子上一扔,飞奔过去扶着妈妈,往后面张望着,“爸爸呢?”

  “唉……”景妈妈心里更复杂了,她想了想,打算把寇思雅的母亲找她的事情说出来。

  “爸爸……我们进屋说。”景妈妈带着景生来到客厅坐下,告诉他,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按照景妈妈的讲述,景生终于明白过来,爸爸……牺牲了。

  景生听完后,睁着大大的眼睛问:“爸爸他,再也不会回来了吗?”

  “小生听话,乖乖地在家里等着。”景妈妈抚上他嫩嫩的脸颊,“爸爸妈妈今晚出去,明天就回来。”这种艰巨,还可能有去无回的任务,还是不要告诉一个十岁出头的孩子比较好。

  但是,是跟妈妈在二人小组行动的时候,身体实在支撑不住,被当做人质了。

  组织要求景妈妈命令所有部队的人都就此停手,放下武器,否则就带走景司令。但是景妈妈在痛苦中做出的抉择是,不停手。

  用她丈夫的性命保全行动的成功。

  景生听完后,睁着大大的眼睛问:“爸爸他,再也不会回来了吗?”

  景妈妈痛苦地点点头:“等妹妹从奶奶家回来,先别告诉她。她还小。”

  也就是那一瞬间,景生长大了。他面无表情地从沙发上坐起来,笔直地朝自己的卧室走去:“知道了。”

  卧室门一关,他便哭倒在床上,他固然知道军队的人都要保卫国家和人民的安全,但是……妈妈却用爸爸的生命去保卫,这点,他怎么都想不通。

  他才十二岁啊,正是对爸爸最崇拜,最依赖的年龄,便在一夜之间,因为妈妈的一个抉择,失去了爸爸!

  从那一天起,景生再也没有对景妈妈有过什么好态度。

  景妈妈低头小啜一口林菁之端上的茶水,用冰冷的语气对她说道:“我和儿子有些私事,你能回避下吗?”

  即使后来爸爸浑身是伤,多处骨折地逃回来后,他也不再像以前那般粘着妈妈,甚至不肯开口亲密地叫一声“妈”。

  ……

  但是今天,他忍不住了。那一声“妈”,既表示了他对母亲肯保护自己的感谢,也有一层“我们关系缓和一点,您就别难为林菁之”的意思在里面。

  景生摇了摇头,向卧室走去。

  景生伸手抚摸她娇艳欲滴的脸颊:“嗯。”

  轻轻地推开门,林菁之坐在床上,手里握着手机,头却偏在一边,睡着了。

  景生有些好笑,这个丫头怎么这么爱玩手机。手机比他还重要吗!他不满地把手机抽出来,放在床头柜上。

  抬眼看表,已经是下午两点的时间,正是了解最爱犯困的时候。景生揉了揉眼睛,也在林菁之身边躺下。

  有点累了。他盯着雪白的天花板,翻了个身,正对着林菁之。

  就是这一翻身,林菁之醒了。她迷迷糊糊地看着景生,吐字不清地:“嗯?妈走了么?”

  景生伸手抚摸她娇艳欲滴的脸颊:“嗯。”

  “啊?”林菁之猛地坐起,“我都没去送送!”这真的太不尊敬长辈了!

  看着她可爱的模样,景生心情陡然好了起来。那些不快已然烟消云散,他伸出手臂将林菁之摁着躺下,坏笑道:“不用担心。而且……现在应该担心你自己才对!”说着已经把手伸到某人的第一颗扣子上。

  “流氓啊你!”一睡醒就遭遇这个,景生你太过分了!

  手已经伸到第二颗扣子上了,却因为某人嘟着的嘴停了下来,景生伸出手指勾勾她的鼻子:“……你说谁流氓?”

  “景生!”景司令过来拍拍景生的脑袋,像平时一样威严地命令道,“要早睡早起!”
  “小生,你知道我为什么专门来问你吗?今天早上,寇思雅的妈妈来请我帮她查一下这件事。那么多年的老朋友了,而且咱们和寇氏又是互相不能得罪的关系,我自然答应她了。结果一查,居然是你整的这么一出……”
  林菁之首先气势上就不行了,她强迫自己露出最自然的微笑,款步走向前去:“妈。”
  “啊?”林菁之猛地坐起,“我都没去送送!”这真的太不尊敬长辈了!
  但尽管如此,她还是不会将事实如实告诉寇思雅的妈妈的,她要儿子的安全,也要景家的平静。
  景生微微一笑:“您慢走。”然后关上了门,倚在门背后。
  那天下午出门前,小景生看着爸爸妈妈严肃的装扮,心中便有不好的预感。他开口问道:“妈妈,你们去干嘛啊?”
  “爸爸……我们进屋说。”景妈妈带着景生来到客厅坐下,告诉他,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车子很快到达楼下,景生为林菁之打开车门,两人看见景妈妈站在不远处,正用复杂的眼神看着她们。
  ……
  景生摇了摇头,向卧室走去。
  景生低下头,表示默认。
  那一次,作为特战部队的父母二人一同出战做任务,目标是消灭一个枪支走私组织,并将那些枪支收缴。不同于以往的任务,这次的对象相当强大,是a市部队联合国际刑警多月都没有攻下的难题。
  就是这一翻身,林菁之醒了。她迷迷糊糊地看着景生,吐字不清地:“嗯?妈走了么?”
  景妈妈低头小啜一口林菁之端上的茶水,用冰冷的语气对她说道:“我和儿子有些私事,你能回避下吗?”
  就是这一翻身,林菁之醒了。她迷迷糊糊地看着景生,吐字不清地:“嗯?妈走了么?”
  看着她可爱的模样,景生心情陡然好了起来。那些不快已然烟消云散,他伸出手臂将林菁之摁着躺下,坏笑道:“不用担心。而且……现在应该担心你自己才对!”说着已经把手伸到某人的第一颗扣子上。
  “妈妈!”景生把笔往桌子上一扔,飞奔过去扶着妈妈,往后面张望着,“爸爸呢?”
  从那一天起,景生再也没有对景妈妈有过什么好态度。
  轻轻地推开门,林菁之坐在床上,手里握着手机,头却偏在一边,睡着了。
  “小生,你知道我为什么专门来问你吗?今天早上,寇思雅的妈妈来请我帮她查一下这件事。那么多年的老朋友了,而且咱们和寇氏又是互相不能得罪的关系,我自然答应她了。结果一查,居然是你整的这么一出……”
  用她丈夫的性命保全行动的成功。
  但尽管如此,她还是不会将事实如实告诉寇思雅的妈妈的,她要儿子的安全,也要景家的平静。
  按照景妈妈的讲述,景生终于明白过来,爸爸……牺牲了。
  景妈妈低头小啜一口林菁之端上的茶水,用冰冷的语气对她说道:“我和儿子有些私事,你能回避下吗?”
  林菁之首先气势上就不行了,她强迫自己露出最自然的微笑,款步走向前去:“妈。”
  “景生!”景司令过来拍拍景生的脑袋,像平时一样威严地命令道,“要早睡早起!”
  这声“妈”,她等了十几年,忏悔了十几年,就在她快要失去希望的时候,来到了。这让她如何不惊喜,如何不落泪?
  这一声妈叫的艰难。“妈妈”是个多么神圣的称呼啊,要不是因为景生,她才不会这么一开口就叫妈呢。
  他知道母亲对自己的保护,也知道母亲对家族利益的考虑,只是……他不知道如何解开那道心结。
  用她丈夫的性命保全行动的成功。
  景生颔首,示意母亲走在前面,三人就这样各怀心事地进了房间。
  “景生!”景司令过来拍拍景生的脑袋,像平时一样威严地命令道,“要早睡早起!”
  “所以呢?难道我就眼睁睁地看着她把我的妻子弄掉?”景生猛地抬头,打断母亲的话。他双眼闪烁着不甘和愤怒,直直地瞪着母亲。
  林菁之首先气势上就不行了,她强迫自己露出最自然的微笑,款步走向前去:“妈。”
  那一次,作为特战部队的父母二人一同出战做任务,目标是消灭一个枪支走私组织,并将那些枪支收缴。不同于以往的任务,这次的对象相当强大,是a市部队联合国际刑警多月都没有攻下的难题。
  景妈妈低头小啜一口林菁之端上的茶水,用冰冷的语气对她说道:“我和儿子有些私事,你能回避下吗?”
  景妈妈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再也不像是上一次见面那样有一个女人应有的情绪,而像是一个处理事情的机器。林菁之轻轻叹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接受事实,来自部队的女人这样才是正常。
  “所以呢?难道我就眼睁睁地看着她把我的妻子弄掉?”景生猛地抬头,打断母亲的话。他双眼闪烁着不甘和愤怒,直直地瞪着母亲。
  景生倒也不隐瞒,泰然自若地看向母亲,从鼻子里哼出一个音节:“嗯。”
  她看向小景生的眼神充满了不舍,她也不知道明天还能不能再见到儿子的笑容,享受儿子的粘人。她回头看向一个抽屉的方向,那里面有出征前写的遗书。
  都说知子莫若母,这一回景妈妈还真的猜对了。
  景生有些好笑,这个丫头怎么这么爱玩手机。手机比他还重要吗!他不满地把手机抽出来,放在床头柜上。
  景生伸手抚摸她娇艳欲滴的脸颊:“嗯。”
  “小生听话,乖乖地在家里等着。”景妈妈抚上他嫩嫩的脸颊,“爸爸妈妈今晚出去,明天就回来。”这种艰巨,还可能有去无回的任务,还是不要告诉一个十岁出头的孩子比较好。
  看到儿子这样的举动,景妈妈是又气又嫉妒。气的是他不顾大局,用这么过分的手段处理寇思雅;嫉妒的是,那件事以后,景生对林菁之的保护之心,竟然超出了坐下跟母亲说话的耐心。
  组织要求景妈妈命令所有部队的人都就此停手,放下武器,否则就带走景司令。但是景妈妈在痛苦中做出的抉择是,不停手。
  “对不起,我做不到用她的安全去换这些无聊的利益。”景生的心中一点也不像表面上这么平静。他起身,右臂抬起,做送客状。
  即使后来爸爸浑身是伤,多处骨折地逃回来后,他也不再像以前那般粘着妈妈,甚至不肯开口亲密地叫一声“妈”。
  这一声妈叫的艰难。“妈妈”是个多么神圣的称呼啊,要不是因为景生,她才不会这么一开口就叫妈呢。
  “景生!”景司令过来拍拍景生的脑袋,像平时一样威严地命令道,“要早睡早起!”
  有点累了。他盯着雪白的天花板,翻了个身,正对着林菁之。
  “景生!”景司令过来拍拍景生的脑袋,像平时一样威严地命令道,“要早睡早起!”
  但尽管如此,她还是不会将事实如实告诉寇思雅的妈妈的,她要儿子的安全,也要景家的平静。
  景妈妈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再也不像是上一次见面那样有一个女人应有的情绪,而像是一个处理事情的机器。林菁之轻轻叹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接受事实,来自部队的女人这样才是正常。
  景生倒也不隐瞒,泰然自若地看向母亲,从鼻子里哼出一个音节:“嗯。”
  “景生!”景司令过来拍拍景生的脑袋,像平时一样威严地命令道,“要早睡早起!”
  “小生听话,乖乖地在家里等着。”景妈妈抚上他嫩嫩的脸颊,“爸爸妈妈今晚出去,明天就回来。”这种艰巨,还可能有去无回的任务,还是不要告诉一个十岁出头的孩子比较好。
  景生有些好笑,这个丫头怎么这么爱玩手机。手机比他还重要吗!他不满地把手机抽出来,放在床头柜上。
  “所以呢?难道我就眼睁睁地看着她把我的妻子弄掉?”景生猛地抬头,打断母亲的话。他双眼闪烁着不甘和愤怒,直直地瞪着母亲。
  从那一天起,景生再也没有对景妈妈有过什么好态度。
  看着她可爱的模样,景生心情陡然好了起来。那些不快已然烟消云散,他伸出手臂将林菁之摁着躺下,坏笑道:“不用担心。而且……现在应该担心你自己才对!”说着已经把手伸到某人的第一颗扣子上。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嫡女仙途

天罡大陆,修真为尊。他叫君无念,凉国上尊,至高无上的问鼎强者。她叫西陵瑶,候府弃女,灵根被毁的修真废材。他谦谦君子,貌若天人,一身正气,道心坚定。数百年来清心寡欲,只求通天正道;她穿越而来,古灵精怪,一身神力,一肚子坏水儿,几乎都成了他的人生污点。 她曾救他于水火,也曾坑他到破产...

作者:杨十六
标签:玄幻

重生之丑颜医妃

前世:她是有名的黑胖丑,嫁给了更有名的高富帅。于是,她走上了和她母亲相同的道路。今生:她要成为海棠绝色,傲笑高帅富,她要改变命运,嫁给高大上。高大上望着那块鲜美的小鲜肉,口水滴滴答答:来吧,来吧,快到我的碗里来,我会宠你疼你爱你,三生三世。

作者:阿碧夫人
标签:言情

诱王入帐:嗜宠盗梦毒妃

【寻梦里,她是他唯一的救赎;人生中,他是她难解的宿命。】前世,她凭借自己的入梦绝技为他披荆斩棘,扫平障碍,襄助他成为九五之尊。却不想,七窍被封,剜心挫骨,直到死前才得知自己的倾心相付原不过是早有预谋的算计。梦醒归来,回到最初,她发誓要让那些负她之人死无葬身之地!只是,究竟何为梦?...

作者:木子苏V
标签:言情

秘制悍妻:隐婚总裁别乱来

【女人不烈,男人不爱】“慕太太,余生请指教!”他是A国冷血权贵,传闻他阅人无数,却从不许谁慕太的地位。她是资深测谎专家,婚后七年被放逐海外求学,她能测评天下人,却唯独没看出他的真心。七年隐婚,他将她藏得严严实实,她对他避而不见。蓦然重逢,她测不出他是真心还是假意,却迷迷糊糊的被他...

作者:美小元
标签:言情

强势攻婚,帝少花式宠妻

他是商界精英,尖端财经杂志争相报道的青年才俊。接受访问时,记者提问:“请问君先生您这辈子最有成就的事和目前最大的心愿是什么?”他一本正经的答:“睡了许俏俏!最大的心愿是睡她一辈子!”嫁给君瑾年是她从小到大的梦想,结果阴差阳错睡了他的大哥君牧野,从此生活陷入水深火热中。君大少的爱情...

作者:零零七_
标签:言情

腹黑老公别太坏

“先生,你内裤什么颜色,能让我看一下吗?”真心话大冒险失败后,楚瓷随手抓了个男人接受惩罚,不料对方却是自己婚后半年不见踪迹的丈夫。这下傅先生很不淡定,出差刚回来老婆就要给自己带绿帽?为了避免自己头顶一片草原,傅大总裁开启了疯狂的宠妻模式,化身为狼,夜夜将她扑倒扑倒再扑倒。

作者:曲一笙
标签:言情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