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六十二章 对峙

作者:钻皇  发布时间:2015-07-27 23:31  字数:3095 

  “客气。”路昂冷冰冰的回了两个字。那人脸色一僵,目光在接触到路昂身旁的萧妃的时候,面色微微一变,“其实,我也是有一个问题想要问问你们,我们家族的王林,如今就如同一个三岁孩童一样神志不清,这是为何?”
  凤月倾也非常明白这一点,目光微微一动,随后快速的跟着大部队撤离。虽然她很想知道在外面的究竟是谁,想要知道自己曾经和他有什么深仇大怨。但现在,显然不是追究这些的时候,大局为重!
  “这样吧,各位。只要你们把先前所得的东西,分我们一半。我们可以不对你们出手,我们相安无事。毕竟,我们是来到这里的唯一两拨人!”
  这话一出,凤月倾伸手,一柄软剑就出现在了手上,玄力缓缓升腾,火红色玄力灌注之下,银白色的软剑也染上了火红。
  “两位,现在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我们现在只想知道,你们究竟在这个遗迹中得到了什么好处,这样拿出来,我们见面有份,以免伤了和气如何?”这是赫连白队伍里神秘人说的话,这话一出,立刻引来了一道嗤笑的声音。
  这话一出,凤月倾脸色一变,原来在不知不觉中,他们已经陷入了这样的境地。
  “倾小姐,你知道外面是谁?看你的面色,似乎是了解。”路扬就好像是一个十万个为什么一样,一有想要知道的问题,几乎是想都不想的就开口提问。闻言,凤月倾抬眼诧异的看了他一眼,随后又慢慢的收回视线,缓缓的摇了摇头,诚实的开口,“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这个人曾经打伤过我,差点要了我的命。”
  “两位,现在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我们现在只想知道,你们究竟在这个遗迹中得到了什么好处,这样拿出来,我们见面有份,以免伤了和气如何?”这是赫连白队伍里神秘人说的话,这话一出,立刻引来了一道嗤笑的声音。
  “两位,现在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我们现在只想知道,你们究竟在这个遗迹中得到了什么好处,这样拿出来,我们见面有份,以免伤了和气如何?”这是赫连白队伍里神秘人说的话,这话一出,立刻引来了一道嗤笑的声音。
  “不知道?我们离开的时候,王林正好和这个丫头在一起,如今这个丫头好好的和你们在一起,而王林却出了事,你们居然说不知道?”说这话的不是刚刚那人,而是王家队伍里的另外一人,看长相应该也是王家的人。
  “呵,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凤月家族的人,倾小姐,好久不见。”这话刚一响起,在场的人都是一怔,凤月家族的人都甚至感觉背脊有些发凉,从始至终她们都不知道原来这一行人已经跟在了自己的后面。
  “什么人,运气居然这么好。”这人声音有些阴测测的,人听着耳根子都是一阵发木,全身上下都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
  这是几乎所有人的心声,只听赫连白道,“这里被之前来的人应该是全部搬空了,不过,看之前这些人的行为,这里的东西应该十分贵重,否则,他们绝对不会搬空!”
  这话说到后来慢了许多,一股狠意就流露了出来,凤月倾微微一笑,抬眼看了眼路茂,“我倒是要看看,你们有没有把我们这颗钉子拔了的本事!”
  感觉到凤渺的眼神,凤月倾抬头,冲着他缓缓的摇头一笑。凤月倾想要说没什么。毕竟,现在自己活着好好的。
  凤月倾也非常明白这一点,目光微微一动,随后快速的跟着大部队撤离。虽然她很想知道在外面的究竟是谁,想要知道自己曾经和他有什么深仇大怨。但现在,显然不是追究这些的时候,大局为重!
  “这样吧,各位。只要你们把先前所得的东西,分我们一半。我们可以不对你们出手,我们相安无事。毕竟,我们是来到这里的唯一两拨人!”
  “不是!没有!”那热闻言面色一变,只见当先的王轩回过头来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所有的话顿时就全部噎在了嘴里,再也吐不出一个字来。
  感觉到凤渺的眼神,凤月倾抬头,冲着他缓缓的摇头一笑。凤月倾想要说没什么。毕竟,现在自己活着好好的。
  然而话还没有说出口,眼前就一片光亮,她心里一喜,就跟着众人走了出去。这一片天地似乎和刚才狭小的通道与密室不是一个地方一样,这里更像是自成天地,这里收容了各种晶石,玉器,绝对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在这里看不到的。
  “我看不见得吧?”这话一出,一旁静站着的路昂却是勾唇一笑,转头看着一个方向,“王家的人既然到了,就出来吧。就不要想着什么渔翁之利了。”
  然而话还没有说出口,眼前就一片光亮,她心里一喜,就跟着众人走了出去。这一片天地似乎和刚才狭小的通道与密室不是一个地方一样,这里更像是自成天地,这里收容了各种晶石,玉器,绝对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在这里看不到的。
  “你还是不要动了,因为你的对手是我。”路茂见王轩想要上前微微一笑,上前走了一步。
  “什么人,运气居然这么好。”这人声音有些阴测测的,人听着耳根子都是一阵发木,全身上下都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
  慌张只在那几秒中出现,随后,凤月倾缓缓回头,看着来人轻轻一笑,“确实好久不见,不知道我的那几根银针是不是让阁下吃了苦头?更不知道阁下是不是因为长得太丑羞于见人,所以一直蒙着面?”
  “倾小姐,你知道外面是谁?看你的面色,似乎是了解。”路扬就好像是一个十万个为什么一样,一有想要知道的问题,几乎是想都不想的就开口提问。闻言,凤月倾抬眼诧异的看了他一眼,随后又慢慢的收回视线,缓缓的摇了摇头,诚实的开口,“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这个人曾经打伤过我,差点要了我的命。”
  “什么人,运气居然这么好。”这人声音有些阴测测的,人听着耳根子都是一阵发木,全身上下都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
  在这里,红色的晶石,白色的魔元,到处可见。凤月倾微微的吸了口冷气,看着周围的一切,终于相信银敖说的移动仓库是什么了。
  “王先生,既然我们如今有一致的目标,是不是应该联合一下一致对外才对?”那神秘人闻言不再理会凤渺,免得被他气死,而是转过头去看向王轩。
  “两位,现在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我们现在只想知道,你们究竟在这个遗迹中得到了什么好处,这样拿出来,我们见面有份,以免伤了和气如何?”这是赫连白队伍里神秘人说的话,这话一出,立刻引来了一道嗤笑的声音。
  “嗯。”那人点点头,环顾着四周几乎严丝合缝的墙壁,声音有一丝笃定,与其说命令不如说已经是确定了的开口,“你们找一找,这里一定有通道!”
  “好久不见,倾小姐倒是口齿伶俐了许多。不过,激将法这一套对我可没有用处。”那人声音比之前更加发冷,由此可见,所谓激将法对他没用这样的话似乎没有什么依据。
  然而话还没有说出口,眼前就一片光亮,她心里一喜,就跟着众人走了出去。这一片天地似乎和刚才狭小的通道与密室不是一个地方一样,这里更像是自成天地,这里收容了各种晶石,玉器,绝对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在这里看不到的。
  凤月倾也非常明白这一点,目光微微一动,随后快速的跟着大部队撤离。虽然她很想知道在外面的究竟是谁,想要知道自己曾经和他有什么深仇大怨。但现在,显然不是追究这些的时候,大局为重!
  然而话还没有说出口,眼前就一片光亮,她心里一喜,就跟着众人走了出去。这一片天地似乎和刚才狭小的通道与密室不是一个地方一样,这里更像是自成天地,这里收容了各种晶石,玉器,绝对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在这里看不到的。
  “不是!没有!”那热闻言面色一变,只见当先的王轩回过头来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所有的话顿时就全部噎在了嘴里,再也吐不出一个字来。
  “怎么样?”那之前开口的人环顾了一下四周,声音依旧十分阴冷,“这里之前究竟是储存什么东西的地方?”
  这话一出,凤月倾脸色一变,原来在不知不觉中,他们已经陷入了这样的境地。
  如今在这个地方,乌利亚斯镇的三大家族第一次剑拔弩张的对立起来,战争一触即发!
  “什么人,运气居然这么好。”这人声音有些阴测测的,人听着耳根子都是一阵发木,全身上下都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
  运气?听到这话,凤月家族的人都不由的撇撇嘴,虽然来到这里有很大一部分都依靠了运气,可运气又何尝不是实力的一部分?
  凤月倾这话是故意激怒那人的,毕竟一个人不生气,不高兴的时候绝对没有破绽可循,只有在情绪激动的时候,你才能够轻易的抓住它的破绽,然后一举击破。
  “公子这话问的轻巧。我们一和你们王家没有关系,第二不是你王家专门看孩子的保姆,你家孩子有什么问题,问我们这些外人做什么。这个问题,不是由你们自己回答就好了么?”路昂不待说话,凤月倾的声音就响了起来,随后只听她冷冰冰的道,“我们不知道!”
  凤月倾也非常明白这一点,目光微微一动,随后快速的跟着大部队撤离。虽然她很想知道在外面的究竟是谁,想要知道自己曾经和他有什么深仇大怨。但现在,显然不是追究这些的时候,大局为重!
  “我看不见得吧?”这话一出,一旁静站着的路昂却是勾唇一笑,转头看着一个方向,“王家的人既然到了,就出来吧。就不要想着什么渔翁之利了。”
  “抱歉阁下,你的对手是我。”说这话的是路昂,路昂看着那人面无表情的脸上缓缓的扯了扯,“欺负一个女孩子实在是有损男人的形象,不如我们切磋一下?”
  这话一出,通道里的人面色一变,路茂伸手比了个手势,大家都快速的点点头,一点动静都不敢发出的悄悄往后退。
  这话一出,凤月倾伸手,一柄软剑就出现在了手上,玄力缓缓升腾,火红色玄力灌注之下,银白色的软剑也染上了火红。
  “我看不见得吧?”这话一出,一旁静站着的路昂却是勾唇一笑,转头看着一个方向,“王家的人既然到了,就出来吧。就不要想着什么渔翁之利了。”
  然而话还没有说出口,眼前就一片光亮,她心里一喜,就跟着众人走了出去。这一片天地似乎和刚才狭小的通道与密室不是一个地方一样,这里更像是自成天地,这里收容了各种晶石,玉器,绝对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在这里看不到的。
  不以大局为重一直都是凤月倾讨厌凤月旻瑞父子的地方,此刻她自然是不会犯自己最讨厌的错误。
  “抱歉阁下,你的对手是我。”说这话的是路昂,路昂看着那人面无表情的脸上缓缓的扯了扯,“欺负一个女孩子实在是有损男人的形象,不如我们切磋一下?”
  “我看不见得吧?”这话一出,一旁静站着的路昂却是勾唇一笑,转头看着一个方向,“王家的人既然到了,就出来吧。就不要想着什么渔翁之利了。”
  要知道,有多少想要拥有这样的运气,却求而不得。而凤月倾面色却一直有些冰冷,站在那里,听着这些谈话,想要动一下,脚却移不开。
  “不是!没有!”那热闻言面色一变,只见当先的王轩回过头来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所有的话顿时就全部噎在了嘴里,再也吐不出一个字来。
  在这里,红色的晶石,白色的魔元,到处可见。凤月倾微微的吸了口冷气,看着周围的一切,终于相信银敖说的移动仓库是什么了。
  “什么人,运气居然这么好。”这人声音有些阴测测的,人听着耳根子都是一阵发木,全身上下都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

54.196.17.157, 54.196.17.157;0;pc;4;磨铁文学

  “这样吧,各位。只要你们把先前所得的东西,分我们一半。我们可以不对你们出手,我们相安无事。毕竟,我们是来到这里的唯一两拨人!”

  “好久不见,倾小姐倒是口齿伶俐了许多。不过,激将法这一套对我可没有用处。”那人声音比之前更加发冷,由此可见,所谓激将法对他没用这样的话似乎没有什么依据。

  运气?听到这话,凤月家族的人都不由的撇撇嘴,虽然来到这里有很大一部分都依靠了运气,可运气又何尝不是实力的一部分?

  “客气。”路昂冷冰冰的回了两个字。那人脸色一僵,目光在接触到路昂身旁的萧妃的时候,面色微微一变,“其实,我也是有一个问题想要问问你们,我们家族的王林,如今就如同一个三岁孩童一样神志不清,这是为何?”

  要知道,有多少想要拥有这样的运气,却求而不得。而凤月倾面色却一直有些冰冷,站在那里,听着这些谈话,想要动一下,脚却移不开。

  “怎么样?”那之前开口的人环顾了一下四周,声音依旧十分阴冷,“这里之前究竟是储存什么东西的地方?”

  “不知道。”闻言,又一人开口,这人声音倒是正常了很多,但这话一出,在场的人面色却又都是一变,“赫连白!”

  凤月倾这话是故意激怒那人的,毕竟一个人不生气,不高兴的时候绝对没有破绽可循,只有在情绪激动的时候,你才能够轻易的抓住它的破绽,然后一举击破。

  “两位,现在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我们现在只想知道,你们究竟在这个遗迹中得到了什么好处,这样拿出来,我们见面有份,以免伤了和气如何?”这是赫连白队伍里神秘人说的话,这话一出,立刻引来了一道嗤笑的声音。

  这是几乎所有人的心声,只听赫连白道,“这里被之前来的人应该是全部搬空了,不过,看之前这些人的行为,这里的东西应该十分贵重,否则,他们绝对不会搬空!”

  “嗯。”那人点点头,环顾着四周几乎严丝合缝的墙壁,声音有一丝笃定,与其说命令不如说已经是确定了的开口,“你们找一找,这里一定有通道!”

  凤月倾也非常明白这一点,目光微微一动,随后快速的跟着大部队撤离。虽然她很想知道在外面的究竟是谁,想要知道自己曾经和他有什么深仇大怨。但现在,显然不是追究这些的时候,大局为重!

  这话一出,通道里的人面色一变,路茂伸手比了个手势,大家都快速的点点头,一点动静都不敢发出的悄悄往后退。

  不知道对面的是什么人,但能够让赫连白如此小心的绝对不是什么善辈!出门在外,还是小心为上!这个时候,这个地方,显然不是正面交锋的时候。

  凤月倾也非常明白这一点,目光微微一动,随后快速的跟着大部队撤离。虽然她很想知道在外面的究竟是谁,想要知道自己曾经和他有什么深仇大怨。但现在,显然不是追究这些的时候,大局为重!

  “什么人,运气居然这么好。”这人声音有些阴测测的,人听着耳根子都是一阵发木,全身上下都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

  然而话还没有说出口,眼前就一片光亮,她心里一喜,就跟着众人走了出去。这一片天地似乎和刚才狭小的通道与密室不是一个地方一样,这里更像是自成天地,这里收容了各种晶石,玉器,绝对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在这里看不到的。

  不以大局为重一直都是凤月倾讨厌凤月旻瑞父子的地方,此刻她自然是不会犯自己最讨厌的错误。

  “抱歉阁下,你的对手是我。”说这话的是路昂,路昂看着那人面无表情的脸上缓缓的扯了扯,“欺负一个女孩子实在是有损男人的形象,不如我们切磋一下?”

  “倾小姐,你知道外面是谁?看你的面色,似乎是了解。”路扬就好像是一个十万个为什么一样,一有想要知道的问题,几乎是想都不想的就开口提问。闻言,凤月倾抬眼诧异的看了他一眼,随后又慢慢的收回视线,缓缓的摇了摇头,诚实的开口,“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这个人曾经打伤过我,差点要了我的命。”

  没错,刚刚在外面,第一个开口的人就是曾经打伤了凤月倾,甚至于间接的成全了凤月倾的人。

  “啊?”闻言,众人都是吸了口冷气,凤渺的目光不由自主的扫了过来,在凤月倾的面上一扫,他就知道她没有说谎。然而这样的认知却让凤渺觉着凤月倾还不如说谎了呢。毕竟她说谎,总好过她曾经在鬼门关徘徊了一圈,而自己不知道这样的事实更让凤渺容易接受。

  感觉到凤渺的眼神,凤月倾抬头,冲着他缓缓的摇头一笑。凤月倾想要说没什么。毕竟,现在自己活着好好的。

  “妃儿是我们在路上偶遇的,那我们也想要问你,我们队伍里的小姑娘被你们单独和王林放在一起,你们意欲何为,什么叫萧妃好好的?那你们认为萧妃应该出什么事?或者说,你们已经预料好了她的结局,所以如今看到她如此才要如此惊讶?”

  然而话还没有说出口,眼前就一片光亮,她心里一喜,就跟着众人走了出去。这一片天地似乎和刚才狭小的通道与密室不是一个地方一样,这里更像是自成天地,这里收容了各种晶石,玉器,绝对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在这里看不到的。

  在这里,红色的晶石,白色的魔元,到处可见。凤月倾微微的吸了口冷气,看着周围的一切,终于相信银敖说的移动仓库是什么了。

  “呵,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凤月家族的人,倾小姐,好久不见。”这话刚一响起,在场的人都是一怔,凤月家族的人都甚至感觉背脊有些发凉,从始至终她们都不知道原来这一行人已经跟在了自己的后面。

  “我看不见得吧?”这话一出,一旁静站着的路昂却是勾唇一笑,转头看着一个方向,“王家的人既然到了,就出来吧。就不要想着什么渔翁之利了。”

  慌张只在那几秒中出现,随后,凤月倾缓缓回头,看着来人轻轻一笑,“确实好久不见,不知道我的那几根银针是不是让阁下吃了苦头?更不知道阁下是不是因为长得太丑羞于见人,所以一直蒙着面?”

  凤月倾这话是故意激怒那人的,毕竟一个人不生气,不高兴的时候绝对没有破绽可循,只有在情绪激动的时候,你才能够轻易的抓住它的破绽,然后一举击破。

  “好久不见,倾小姐倒是口齿伶俐了许多。不过,激将法这一套对我可没有用处。”那人声音比之前更加发冷,由此可见,所谓激将法对他没用这样的话似乎没有什么依据。

  凤月倾闻言,轻轻一笑不置可否。

  “嗯。”那人点点头,环顾着四周几乎严丝合缝的墙壁,声音有一丝笃定,与其说命令不如说已经是确定了的开口,“你们找一找,这里一定有通道!”

  “这样吧,各位。只要你们把先前所得的东西,分我们一半。我们可以不对你们出手,我们相安无事。毕竟,我们是来到这里的唯一两拨人!”

  “我看不见得吧?”这话一出,一旁静站着的路昂却是勾唇一笑,转头看着一个方向,“王家的人既然到了,就出来吧。就不要想着什么渔翁之利了。”

  这话一出,凤月倾脸色一变,原来在不知不觉中,他们已经陷入了这样的境地。

  “啧啧。路昂果然实力不错,这样都已经知道我们来了。”这声音没有比先前那人的声音好听多少,一样的让人厌烦。这个时候一行人从另一侧走出,抬头看着在场的人,当前一人勾唇,“各位,别来无恙啊。”

  “客气。”路昂冷冰冰的回了两个字。那人脸色一僵,目光在接触到路昂身旁的萧妃的时候,面色微微一变,“其实,我也是有一个问题想要问问你们,我们家族的王林,如今就如同一个三岁孩童一样神志不清,这是为何?”

  “公子这话问的轻巧。我们一和你们王家没有关系,第二不是你王家专门看孩子的保姆,你家孩子有什么问题,问我们这些外人做什么。这个问题,不是由你们自己回答就好了么?”路昂不待说话,凤月倾的声音就响了起来,随后只听她冷冰冰的道,“我们不知道!”

  慌张只在那几秒中出现,随后,凤月倾缓缓回头,看着来人轻轻一笑,“确实好久不见,不知道我的那几根银针是不是让阁下吃了苦头?更不知道阁下是不是因为长得太丑羞于见人,所以一直蒙着面?”

  “不知道?我们离开的时候,王林正好和这个丫头在一起,如今这个丫头好好的和你们在一起,而王林却出了事,你们居然说不知道?”说这话的不是刚刚那人,而是王家队伍里的另外一人,看长相应该也是王家的人。

  “妃儿是我们在路上偶遇的,那我们也想要问你,我们队伍里的小姑娘被你们单独和王林放在一起,你们意欲何为,什么叫萧妃好好的?那你们认为萧妃应该出什么事?或者说,你们已经预料好了她的结局,所以如今看到她如此才要如此惊讶?”

  凤月倾闻言,轻轻一笑不置可否。

  “不是!没有!”那热闻言面色一变,只见当先的王轩回过头来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所有的话顿时就全部噎在了嘴里,再也吐不出一个字来。

  这是几乎所有人的心声,只听赫连白道,“这里被之前来的人应该是全部搬空了,不过,看之前这些人的行为,这里的东西应该十分贵重,否则,他们绝对不会搬空!”

  “妃儿是我们在路上偶遇的,那我们也想要问你,我们队伍里的小姑娘被你们单独和王林放在一起,你们意欲何为,什么叫萧妃好好的?那你们认为萧妃应该出什么事?或者说,你们已经预料好了她的结局,所以如今看到她如此才要如此惊讶?”

  “两位,现在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我们现在只想知道,你们究竟在这个遗迹中得到了什么好处,这样拿出来,我们见面有份,以免伤了和气如何?”这是赫连白队伍里神秘人说的话,这话一出,立刻引来了一道嗤笑的声音。

  “这位大叔,你这话说的有多可笑你自己知道么?什么叫拿出来见者有份?这样未免有些不公平吧?”凤渺看着那人,目光微冷,“要说见者有份应该是我们都把自己储物袋里的东西掏出来,然后平均分一下,这样才对。你说呢?”

  “什么人,运气居然这么好。”这人声音有些阴测测的,人听着耳根子都是一阵发木,全身上下都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

  “倾小姐,你知道外面是谁?看你的面色,似乎是了解。”路扬就好像是一个十万个为什么一样,一有想要知道的问题,几乎是想都不想的就开口提问。闻言,凤月倾抬眼诧异的看了他一眼,随后又慢慢的收回视线,缓缓的摇了摇头,诚实的开口,“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这个人曾经打伤过我,差点要了我的命。”

  “看来是不能善了了?”那人被凤渺这样的反问问的面色一沉,尤其是后者之前的一句大叔,更是叫的他面子全无。

  “善了?善了是什么?见者有份,维持和气?”凤渺油嘴滑舌的模样让凤月倾不由的瞪了他一眼,只听他继续道,“我们很有诚意的啊。不过,这位大叔,你确定你是想要善了么?”

  “这样吧,各位。只要你们把先前所得的东西,分我们一半。我们可以不对你们出手,我们相安无事。毕竟,我们是来到这里的唯一两拨人!”

  “王先生,既然我们如今有一致的目标,是不是应该联合一下一致对外才对?”那神秘人闻言不再理会凤渺,免得被他气死,而是转过头去看向王轩。

54.196.17.157, 54.196.17.157;0;pc;4;磨铁文学

  王轩闻言面色微微的一变,转眸看向奥特峰。奥特峰见状立刻上前几步,“王先生,我觉着这个提议非常不错。既然凤月家族如今是我们的眼中钉,我们不如就一起合作先把这根钉子拔了!”

  在这里,红色的晶石,白色的魔元,到处可见。凤月倾微微的吸了口冷气,看着周围的一切,终于相信银敖说的移动仓库是什么了。

  凤月倾也非常明白这一点,目光微微一动,随后快速的跟着大部队撤离。虽然她很想知道在外面的究竟是谁,想要知道自己曾经和他有什么深仇大怨。但现在,显然不是追究这些的时候,大局为重!

  这话说到后来慢了许多,一股狠意就流露了出来,凤月倾微微一笑,抬眼看了眼路茂,“我倒是要看看,你们有没有把我们这颗钉子拔了的本事!”

  感觉到凤渺的眼神,凤月倾抬头,冲着他缓缓的摇头一笑。凤月倾想要说没什么。毕竟,现在自己活着好好的。

  这话一出,凤月倾伸手,一柄软剑就出现在了手上,玄力缓缓升腾,火红色玄力灌注之下,银白色的软剑也染上了火红。

  “两位,现在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我们现在只想知道,你们究竟在这个遗迹中得到了什么好处,这样拿出来,我们见面有份,以免伤了和气如何?”这是赫连白队伍里神秘人说的话,这话一出,立刻引来了一道嗤笑的声音。

  然而话还没有说出口,眼前就一片光亮,她心里一喜,就跟着众人走了出去。这一片天地似乎和刚才狭小的通道与密室不是一个地方一样,这里更像是自成天地,这里收容了各种晶石,玉器,绝对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在这里看不到的。

  “倾小姐,你知道外面是谁?看你的面色,似乎是了解。”路扬就好像是一个十万个为什么一样,一有想要知道的问题,几乎是想都不想的就开口提问。闻言,凤月倾抬眼诧异的看了他一眼,随后又慢慢的收回视线,缓缓的摇了摇头,诚实的开口,“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这个人曾经打伤过我,差点要了我的命。”

  “啧啧,都说凤月家族的废物可以修炼玄力了,我还不信,如今一看倒是真的。”这神秘人见凤月倾的作为,眼中划过了一抹兴趣,一想到某种可能性,眼中都滑过一道光,“我倒是想要看看你这废物到底有什么本事!”

  “抱歉阁下,你的对手是我。”说这话的是路昂,路昂看着那人面无表情的脸上缓缓的扯了扯,“欺负一个女孩子实在是有损男人的形象,不如我们切磋一下?”

  “抱歉阁下,你的对手是我。”说这话的是路昂,路昂看着那人面无表情的脸上缓缓的扯了扯,“欺负一个女孩子实在是有损男人的形象,不如我们切磋一下?”

  “你还是不要动了,因为你的对手是我。”路茂见王轩想要上前微微一笑,上前走了一步。

  如今在这个地方,乌利亚斯镇的三大家族第一次剑拔弩张的对立起来,战争一触即发!
  凤月倾也非常明白这一点,目光微微一动,随后快速的跟着大部队撤离。虽然她很想知道在外面的究竟是谁,想要知道自己曾经和他有什么深仇大怨。但现在,显然不是追究这些的时候,大局为重!
  “善了?善了是什么?见者有份,维持和气?”凤渺油嘴滑舌的模样让凤月倾不由的瞪了他一眼,只听他继续道,“我们很有诚意的啊。不过,这位大叔,你确定你是想要善了么?”
  “客气。”路昂冷冰冰的回了两个字。那人脸色一僵,目光在接触到路昂身旁的萧妃的时候,面色微微一变,“其实,我也是有一个问题想要问问你们,我们家族的王林,如今就如同一个三岁孩童一样神志不清,这是为何?”
  “妃儿是我们在路上偶遇的,那我们也想要问你,我们队伍里的小姑娘被你们单独和王林放在一起,你们意欲何为,什么叫萧妃好好的?那你们认为萧妃应该出什么事?或者说,你们已经预料好了她的结局,所以如今看到她如此才要如此惊讶?”
  运气?听到这话,凤月家族的人都不由的撇撇嘴,虽然来到这里有很大一部分都依靠了运气,可运气又何尝不是实力的一部分?
  “妃儿是我们在路上偶遇的,那我们也想要问你,我们队伍里的小姑娘被你们单独和王林放在一起,你们意欲何为,什么叫萧妃好好的?那你们认为萧妃应该出什么事?或者说,你们已经预料好了她的结局,所以如今看到她如此才要如此惊讶?”
  “嗯。”那人点点头,环顾着四周几乎严丝合缝的墙壁,声音有一丝笃定,与其说命令不如说已经是确定了的开口,“你们找一找,这里一定有通道!”
  不知道对面的是什么人,但能够让赫连白如此小心的绝对不是什么善辈!出门在外,还是小心为上!这个时候,这个地方,显然不是正面交锋的时候。
  感觉到凤渺的眼神,凤月倾抬头,冲着他缓缓的摇头一笑。凤月倾想要说没什么。毕竟,现在自己活着好好的。
  “两位,现在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我们现在只想知道,你们究竟在这个遗迹中得到了什么好处,这样拿出来,我们见面有份,以免伤了和气如何?”这是赫连白队伍里神秘人说的话,这话一出,立刻引来了一道嗤笑的声音。
  “嗯。”那人点点头,环顾着四周几乎严丝合缝的墙壁,声音有一丝笃定,与其说命令不如说已经是确定了的开口,“你们找一找,这里一定有通道!”
  这是几乎所有人的心声,只听赫连白道,“这里被之前来的人应该是全部搬空了,不过,看之前这些人的行为,这里的东西应该十分贵重,否则,他们绝对不会搬空!”
  “倾小姐,你知道外面是谁?看你的面色,似乎是了解。”路扬就好像是一个十万个为什么一样,一有想要知道的问题,几乎是想都不想的就开口提问。闻言,凤月倾抬眼诧异的看了他一眼,随后又慢慢的收回视线,缓缓的摇了摇头,诚实的开口,“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这个人曾经打伤过我,差点要了我的命。”
  慌张只在那几秒中出现,随后,凤月倾缓缓回头,看着来人轻轻一笑,“确实好久不见,不知道我的那几根银针是不是让阁下吃了苦头?更不知道阁下是不是因为长得太丑羞于见人,所以一直蒙着面?”
  在这里,红色的晶石,白色的魔元,到处可见。凤月倾微微的吸了口冷气,看着周围的一切,终于相信银敖说的移动仓库是什么了。
  “你还是不要动了,因为你的对手是我。”路茂见王轩想要上前微微一笑,上前走了一步。
  “倾小姐,你知道外面是谁?看你的面色,似乎是了解。”路扬就好像是一个十万个为什么一样,一有想要知道的问题,几乎是想都不想的就开口提问。闻言,凤月倾抬眼诧异的看了他一眼,随后又慢慢的收回视线,缓缓的摇了摇头,诚实的开口,“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这个人曾经打伤过我,差点要了我的命。”
  凤月倾也非常明白这一点,目光微微一动,随后快速的跟着大部队撤离。虽然她很想知道在外面的究竟是谁,想要知道自己曾经和他有什么深仇大怨。但现在,显然不是追究这些的时候,大局为重!
  这是几乎所有人的心声,只听赫连白道,“这里被之前来的人应该是全部搬空了,不过,看之前这些人的行为,这里的东西应该十分贵重,否则,他们绝对不会搬空!”
  “好久不见,倾小姐倒是口齿伶俐了许多。不过,激将法这一套对我可没有用处。”那人声音比之前更加发冷,由此可见,所谓激将法对他没用这样的话似乎没有什么依据。
  凤月倾闻言,轻轻一笑不置可否。
  “看来是不能善了了?”那人被凤渺这样的反问问的面色一沉,尤其是后者之前的一句大叔,更是叫的他面子全无。
  “倾小姐,你知道外面是谁?看你的面色,似乎是了解。”路扬就好像是一个十万个为什么一样,一有想要知道的问题,几乎是想都不想的就开口提问。闻言,凤月倾抬眼诧异的看了他一眼,随后又慢慢的收回视线,缓缓的摇了摇头,诚实的开口,“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这个人曾经打伤过我,差点要了我的命。”
  “啊?”闻言,众人都是吸了口冷气,凤渺的目光不由自主的扫了过来,在凤月倾的面上一扫,他就知道她没有说谎。然而这样的认知却让凤渺觉着凤月倾还不如说谎了呢。毕竟她说谎,总好过她曾经在鬼门关徘徊了一圈,而自己不知道这样的事实更让凤渺容易接受。
  “抱歉阁下,你的对手是我。”说这话的是路昂,路昂看着那人面无表情的脸上缓缓的扯了扯,“欺负一个女孩子实在是有损男人的形象,不如我们切磋一下?”
  “什么人,运气居然这么好。”这人声音有些阴测测的,人听着耳根子都是一阵发木,全身上下都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
  “客气。”路昂冷冰冰的回了两个字。那人脸色一僵,目光在接触到路昂身旁的萧妃的时候,面色微微一变,“其实,我也是有一个问题想要问问你们,我们家族的王林,如今就如同一个三岁孩童一样神志不清,这是为何?”
  凤月倾这话是故意激怒那人的,毕竟一个人不生气,不高兴的时候绝对没有破绽可循,只有在情绪激动的时候,你才能够轻易的抓住它的破绽,然后一举击破。
54.196.17.157, 54.196.17.157;0;pc;4;磨铁文学
  慌张只在那几秒中出现,随后,凤月倾缓缓回头,看着来人轻轻一笑,“确实好久不见,不知道我的那几根银针是不是让阁下吃了苦头?更不知道阁下是不是因为长得太丑羞于见人,所以一直蒙着面?”
  “抱歉阁下,你的对手是我。”说这话的是路昂,路昂看着那人面无表情的脸上缓缓的扯了扯,“欺负一个女孩子实在是有损男人的形象,不如我们切磋一下?”
  在这里,红色的晶石,白色的魔元,到处可见。凤月倾微微的吸了口冷气,看着周围的一切,终于相信银敖说的移动仓库是什么了。
  “怎么样?”那之前开口的人环顾了一下四周,声音依旧十分阴冷,“这里之前究竟是储存什么东西的地方?”
  “什么人,运气居然这么好。”这人声音有些阴测测的,人听着耳根子都是一阵发木,全身上下都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
54.196.17.157, 54.196.17.157;0;pc;4;磨铁文学
  “看来是不能善了了?”那人被凤渺这样的反问问的面色一沉,尤其是后者之前的一句大叔,更是叫的他面子全无。
  “妃儿是我们在路上偶遇的,那我们也想要问你,我们队伍里的小姑娘被你们单独和王林放在一起,你们意欲何为,什么叫萧妃好好的?那你们认为萧妃应该出什么事?或者说,你们已经预料好了她的结局,所以如今看到她如此才要如此惊讶?”
  然而话还没有说出口,眼前就一片光亮,她心里一喜,就跟着众人走了出去。这一片天地似乎和刚才狭小的通道与密室不是一个地方一样,这里更像是自成天地,这里收容了各种晶石,玉器,绝对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在这里看不到的。
  在这里,红色的晶石,白色的魔元,到处可见。凤月倾微微的吸了口冷气,看着周围的一切,终于相信银敖说的移动仓库是什么了。
  凤月倾也非常明白这一点,目光微微一动,随后快速的跟着大部队撤离。虽然她很想知道在外面的究竟是谁,想要知道自己曾经和他有什么深仇大怨。但现在,显然不是追究这些的时候,大局为重!
  “王先生,既然我们如今有一致的目标,是不是应该联合一下一致对外才对?”那神秘人闻言不再理会凤渺,免得被他气死,而是转过头去看向王轩。
  王轩闻言面色微微的一变,转眸看向奥特峰。奥特峰见状立刻上前几步,“王先生,我觉着这个提议非常不错。既然凤月家族如今是我们的眼中钉,我们不如就一起合作先把这根钉子拔了!”
  “这位大叔,你这话说的有多可笑你自己知道么?什么叫拿出来见者有份?这样未免有些不公平吧?”凤渺看着那人,目光微冷,“要说见者有份应该是我们都把自己储物袋里的东西掏出来,然后平均分一下,这样才对。你说呢?”
  凤月倾这话是故意激怒那人的,毕竟一个人不生气,不高兴的时候绝对没有破绽可循,只有在情绪激动的时候,你才能够轻易的抓住它的破绽,然后一举击破。
  “这样吧,各位。只要你们把先前所得的东西,分我们一半。我们可以不对你们出手,我们相安无事。毕竟,我们是来到这里的唯一两拨人!”
  这是几乎所有人的心声,只听赫连白道,“这里被之前来的人应该是全部搬空了,不过,看之前这些人的行为,这里的东西应该十分贵重,否则,他们绝对不会搬空!”
  “你还是不要动了,因为你的对手是我。”路茂见王轩想要上前微微一笑,上前走了一步。
  “抱歉阁下,你的对手是我。”说这话的是路昂,路昂看着那人面无表情的脸上缓缓的扯了扯,“欺负一个女孩子实在是有损男人的形象,不如我们切磋一下?”
  凤月倾闻言,轻轻一笑不置可否。
  “什么人,运气居然这么好。”这人声音有些阴测测的,人听着耳根子都是一阵发木,全身上下都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
  这话说到后来慢了许多,一股狠意就流露了出来,凤月倾微微一笑,抬眼看了眼路茂,“我倒是要看看,你们有没有把我们这颗钉子拔了的本事!”
  “不知道?我们离开的时候,王林正好和这个丫头在一起,如今这个丫头好好的和你们在一起,而王林却出了事,你们居然说不知道?”说这话的不是刚刚那人,而是王家队伍里的另外一人,看长相应该也是王家的人。
  这话一出,凤月倾脸色一变,原来在不知不觉中,他们已经陷入了这样的境地。
  “我看不见得吧?”这话一出,一旁静站着的路昂却是勾唇一笑,转头看着一个方向,“王家的人既然到了,就出来吧。就不要想着什么渔翁之利了。”
  “啧啧,都说凤月家族的废物可以修炼玄力了,我还不信,如今一看倒是真的。”这神秘人见凤月倾的作为,眼中划过了一抹兴趣,一想到某种可能性,眼中都滑过一道光,“我倒是想要看看你这废物到底有什么本事!”
  “王先生,既然我们如今有一致的目标,是不是应该联合一下一致对外才对?”那神秘人闻言不再理会凤渺,免得被他气死,而是转过头去看向王轩。
  “这位大叔,你这话说的有多可笑你自己知道么?什么叫拿出来见者有份?这样未免有些不公平吧?”凤渺看着那人,目光微冷,“要说见者有份应该是我们都把自己储物袋里的东西掏出来,然后平均分一下,这样才对。你说呢?”
  “倾小姐,你知道外面是谁?看你的面色,似乎是了解。”路扬就好像是一个十万个为什么一样,一有想要知道的问题,几乎是想都不想的就开口提问。闻言,凤月倾抬眼诧异的看了他一眼,随后又慢慢的收回视线,缓缓的摇了摇头,诚实的开口,“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这个人曾经打伤过我,差点要了我的命。”
  这是几乎所有人的心声,只听赫连白道,“这里被之前来的人应该是全部搬空了,不过,看之前这些人的行为,这里的东西应该十分贵重,否则,他们绝对不会搬空!”
  这话一出,凤月倾伸手,一柄软剑就出现在了手上,玄力缓缓升腾,火红色玄力灌注之下,银白色的软剑也染上了火红。
54.196.17.157, 54.196.17.157;0;pc;4;磨铁文学
  “倾小姐,你知道外面是谁?看你的面色,似乎是了解。”路扬就好像是一个十万个为什么一样,一有想要知道的问题,几乎是想都不想的就开口提问。闻言,凤月倾抬眼诧异的看了他一眼,随后又慢慢的收回视线,缓缓的摇了摇头,诚实的开口,“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这个人曾经打伤过我,差点要了我的命。”
  “嗯。”那人点点头,环顾着四周几乎严丝合缝的墙壁,声音有一丝笃定,与其说命令不如说已经是确定了的开口,“你们找一找,这里一定有通道!”
  “什么人,运气居然这么好。”这人声音有些阴测测的,人听着耳根子都是一阵发木,全身上下都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
  凤月倾这话是故意激怒那人的,毕竟一个人不生气,不高兴的时候绝对没有破绽可循,只有在情绪激动的时候,你才能够轻易的抓住它的破绽,然后一举击破。
  凤月倾也非常明白这一点,目光微微一动,随后快速的跟着大部队撤离。虽然她很想知道在外面的究竟是谁,想要知道自己曾经和他有什么深仇大怨。但现在,显然不是追究这些的时候,大局为重!
  “抱歉阁下,你的对手是我。”说这话的是路昂,路昂看着那人面无表情的脸上缓缓的扯了扯,“欺负一个女孩子实在是有损男人的形象,不如我们切磋一下?”
  “我看不见得吧?”这话一出,一旁静站着的路昂却是勾唇一笑,转头看着一个方向,“王家的人既然到了,就出来吧。就不要想着什么渔翁之利了。”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诱王入帐:嗜宠盗梦毒妃

【寻梦里,她是他唯一的救赎;人生中,他是她难解的宿命。】前世,她凭借自己的入梦绝技为他披荆斩棘,扫平障碍,襄助他成为九五之尊。却不想,七窍被封,剜心挫骨,直到死前才得知自己的倾心相付原不过是早有预谋的算计。梦醒归来,回到最初,她发誓要让那些负她之人死无葬身之地!只是,究竟何为梦?...

作者:木子苏V
标签:言情

婚后试爱,恶魔老公心尖宠

江绯色十八岁成年礼,遭人神秘暗算,老天爷送了她一份大礼。阴差阳错,在睡与被睡里滚烫挣扎。*一纸婚约,她被爆出丑闻,成为苏城千夫所指万妇唾骂,抢走他心尖宠未婚妻位置的贱人。灯光晕暗,男人将她狠狠压在卫生间。“在这里,还是乖乖跟我走?”“别人的心头肉,请你g-u-n——”男人眼眸深深...

作者:夜风情
标签:言情

狼帝有喜,娘娘又生崽了

【狼陛下:爱妃,要抱抱要亲亲要举高高!】一夜突变,她成了叛国通敌的罪人;稚子惨死,五马分尸,她是荒山野岭中的一抹孤魂;然上天怜悯,她重生而来!说她不知廉耻与人苟且?呵呵,她不仅要与人苟且还要生人子嗣,你能奈我何?说她魅惑君心妖言惑众?好啊,如你们所愿。郝明珠:“皇上,有人说我们的...

作者:公子离
标签:言情

燃情闪婚:甜妻太惑人

一场宿命的相遇,她跟夜景琛的命运就此纠缠在一起。她以为,夜景琛就是她此生最大的劫数,谁料他却宠她入骨。全世界都说她只是一个替身,她却将替身的戏码演绎得淋漓尽致。既然无心,何来心痛?顾以沫:“我不是给你生孩子的那个女人,不是不是不是!”他单手扣上她的下颌:“我说是,你就是。”他疼她...

作者:蓉焉
标签:言情

豪门盛宠,重生之天后养成

顾锦川说,乔烟,其他人接近你,其实都是为了跟你上床,当然,我跟他们不一样,我想试试沙发,嗯,厨房阳台也可以。风华正茂的顾锦川,有个从政的爸爸,有个经商的妈妈,有钱有颜有天有地还有未婚妻。落魄不堪的孟烟无父无母,孤寡伶仃,还以为男朋友谢天佑是个依靠,可最后——也不过是死在了他的车轮...

作者:唐加一
标签:言情

重生之名门毒妃

火光中,堂姐笑着问她:凌皓月,父死母丧、名声尽毁的滋味怎么样? 原来不是命运的捉弄,一切都是人为,最亲的人就是刽子手,造就她血淋淋的一生 重获新生,她必是一把出鞘的利剑,不沾血绝不收手! 只是,怎么一不小心就招惹了某只妖孽? 某只妖孽:夫人,缺腿部挂件不? (1v1,男主、女主...

作者:流光之莹
标签:言情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