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六十二章 对峙

作者:钻皇  发布时间:2015-07-27 23:31  字数:3095 

  王轩闻言面色微微的一变,转眸看向奥特峰。奥特峰见状立刻上前几步,“王先生,我觉着这个提议非常不错。既然凤月家族如今是我们的眼中钉,我们不如就一起合作先把这根钉子拔了!”
  不以大局为重一直都是凤月倾讨厌凤月旻瑞父子的地方,此刻她自然是不会犯自己最讨厌的错误。
  “两位,现在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我们现在只想知道,你们究竟在这个遗迹中得到了什么好处,这样拿出来,我们见面有份,以免伤了和气如何?”这是赫连白队伍里神秘人说的话,这话一出,立刻引来了一道嗤笑的声音。
  “不知道。”闻言,又一人开口,这人声音倒是正常了很多,但这话一出,在场的人面色却又都是一变,“赫连白!”
  “不是!没有!”那热闻言面色一变,只见当先的王轩回过头来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所有的话顿时就全部噎在了嘴里,再也吐不出一个字来。
  “倾小姐,你知道外面是谁?看你的面色,似乎是了解。”路扬就好像是一个十万个为什么一样,一有想要知道的问题,几乎是想都不想的就开口提问。闻言,凤月倾抬眼诧异的看了他一眼,随后又慢慢的收回视线,缓缓的摇了摇头,诚实的开口,“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这个人曾经打伤过我,差点要了我的命。”
  “什么人,运气居然这么好。”这人声音有些阴测测的,人听着耳根子都是一阵发木,全身上下都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

  运气?听到这话,凤月家族的人都不由的撇撇嘴,虽然来到这里有很大一部分都依靠了运气,可运气又何尝不是实力的一部分?

  “你还是不要动了,因为你的对手是我。”路茂见王轩想要上前微微一笑,上前走了一步。

  要知道,有多少想要拥有这样的运气,却求而不得。而凤月倾面色却一直有些冰冷,站在那里,听着这些谈话,想要动一下,脚却移不开。

  “怎么样?”那之前开口的人环顾了一下四周,声音依旧十分阴冷,“这里之前究竟是储存什么东西的地方?”

  “不知道。”闻言,又一人开口,这人声音倒是正常了很多,但这话一出,在场的人面色却又都是一变,“赫连白!”

  这是几乎所有人的心声,只听赫连白道,“这里被之前来的人应该是全部搬空了,不过,看之前这些人的行为,这里的东西应该十分贵重,否则,他们绝对不会搬空!”

  “嗯。”那人点点头,环顾着四周几乎严丝合缝的墙壁,声音有一丝笃定,与其说命令不如说已经是确定了的开口,“你们找一找,这里一定有通道!”

  这话一出,通道里的人面色一变,路茂伸手比了个手势,大家都快速的点点头,一点动静都不敢发出的悄悄往后退。

  “不知道。”闻言,又一人开口,这人声音倒是正常了很多,但这话一出,在场的人面色却又都是一变,“赫连白!”

  不知道对面的是什么人,但能够让赫连白如此小心的绝对不是什么善辈!出门在外,还是小心为上!这个时候,这个地方,显然不是正面交锋的时候。

  “不知道?我们离开的时候,王林正好和这个丫头在一起,如今这个丫头好好的和你们在一起,而王林却出了事,你们居然说不知道?”说这话的不是刚刚那人,而是王家队伍里的另外一人,看长相应该也是王家的人。

  “倾小姐,你知道外面是谁?看你的面色,似乎是了解。”路扬就好像是一个十万个为什么一样,一有想要知道的问题,几乎是想都不想的就开口提问。闻言,凤月倾抬眼诧异的看了他一眼,随后又慢慢的收回视线,缓缓的摇了摇头,诚实的开口,“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这个人曾经打伤过我,差点要了我的命。”

  不知道对面的是什么人,但能够让赫连白如此小心的绝对不是什么善辈!出门在外,还是小心为上!这个时候,这个地方,显然不是正面交锋的时候。

  凤月倾也非常明白这一点,目光微微一动,随后快速的跟着大部队撤离。虽然她很想知道在外面的究竟是谁,想要知道自己曾经和他有什么深仇大怨。但现在,显然不是追究这些的时候,大局为重!

  不以大局为重一直都是凤月倾讨厌凤月旻瑞父子的地方,此刻她自然是不会犯自己最讨厌的错误。

  “倾小姐,你知道外面是谁?看你的面色,似乎是了解。”路扬就好像是一个十万个为什么一样,一有想要知道的问题,几乎是想都不想的就开口提问。闻言,凤月倾抬眼诧异的看了他一眼,随后又慢慢的收回视线,缓缓的摇了摇头,诚实的开口,“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这个人曾经打伤过我,差点要了我的命。”

  没错,刚刚在外面,第一个开口的人就是曾经打伤了凤月倾,甚至于间接的成全了凤月倾的人。

  “啊?”闻言,众人都是吸了口冷气,凤渺的目光不由自主的扫了过来,在凤月倾的面上一扫,他就知道她没有说谎。然而这样的认知却让凤渺觉着凤月倾还不如说谎了呢。毕竟她说谎,总好过她曾经在鬼门关徘徊了一圈,而自己不知道这样的事实更让凤渺容易接受。

  感觉到凤渺的眼神,凤月倾抬头,冲着他缓缓的摇头一笑。凤月倾想要说没什么。毕竟,现在自己活着好好的。

  然而话还没有说出口,眼前就一片光亮,她心里一喜,就跟着众人走了出去。这一片天地似乎和刚才狭小的通道与密室不是一个地方一样,这里更像是自成天地,这里收容了各种晶石,玉器,绝对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在这里看不到的。

  在这里,红色的晶石,白色的魔元,到处可见。凤月倾微微的吸了口冷气,看着周围的一切,终于相信银敖说的移动仓库是什么了。

  “呵,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凤月家族的人,倾小姐,好久不见。”这话刚一响起,在场的人都是一怔,凤月家族的人都甚至感觉背脊有些发凉,从始至终她们都不知道原来这一行人已经跟在了自己的后面。

  慌张只在那几秒中出现,随后,凤月倾缓缓回头,看着来人轻轻一笑,“确实好久不见,不知道我的那几根银针是不是让阁下吃了苦头?更不知道阁下是不是因为长得太丑羞于见人,所以一直蒙着面?”

  凤月倾这话是故意激怒那人的,毕竟一个人不生气,不高兴的时候绝对没有破绽可循,只有在情绪激动的时候,你才能够轻易的抓住它的破绽,然后一举击破。

  “好久不见,倾小姐倒是口齿伶俐了许多。不过,激将法这一套对我可没有用处。”那人声音比之前更加发冷,由此可见,所谓激将法对他没用这样的话似乎没有什么依据。

  凤月倾这话是故意激怒那人的,毕竟一个人不生气,不高兴的时候绝对没有破绽可循,只有在情绪激动的时候,你才能够轻易的抓住它的破绽,然后一举击破。

  凤月倾闻言,轻轻一笑不置可否。

  “这样吧,各位。只要你们把先前所得的东西,分我们一半。我们可以不对你们出手,我们相安无事。毕竟,我们是来到这里的唯一两拨人!”

  “我看不见得吧?”这话一出,一旁静站着的路昂却是勾唇一笑,转头看着一个方向,“王家的人既然到了,就出来吧。就不要想着什么渔翁之利了。”

  这话一出,凤月倾脸色一变,原来在不知不觉中,他们已经陷入了这样的境地。

  “啧啧。路昂果然实力不错,这样都已经知道我们来了。”这声音没有比先前那人的声音好听多少,一样的让人厌烦。这个时候一行人从另一侧走出,抬头看着在场的人,当前一人勾唇,“各位,别来无恙啊。”

  凤月倾也非常明白这一点,目光微微一动,随后快速的跟着大部队撤离。虽然她很想知道在外面的究竟是谁,想要知道自己曾经和他有什么深仇大怨。但现在,显然不是追究这些的时候,大局为重!

  “两位,现在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我们现在只想知道,你们究竟在这个遗迹中得到了什么好处,这样拿出来,我们见面有份,以免伤了和气如何?”这是赫连白队伍里神秘人说的话,这话一出,立刻引来了一道嗤笑的声音。

  “两位,现在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我们现在只想知道,你们究竟在这个遗迹中得到了什么好处,这样拿出来,我们见面有份,以免伤了和气如何?”这是赫连白队伍里神秘人说的话,这话一出,立刻引来了一道嗤笑的声音。

  “客气。”路昂冷冰冰的回了两个字。那人脸色一僵,目光在接触到路昂身旁的萧妃的时候,面色微微一变,“其实,我也是有一个问题想要问问你们,我们家族的王林,如今就如同一个三岁孩童一样神志不清,这是为何?”

  “公子这话问的轻巧。我们一和你们王家没有关系,第二不是你王家专门看孩子的保姆,你家孩子有什么问题,问我们这些外人做什么。这个问题,不是由你们自己回答就好了么?”路昂不待说话,凤月倾的声音就响了起来,随后只听她冷冰冰的道,“我们不知道!”

  “不知道?我们离开的时候,王林正好和这个丫头在一起,如今这个丫头好好的和你们在一起,而王林却出了事,你们居然说不知道?”说这话的不是刚刚那人,而是王家队伍里的另外一人,看长相应该也是王家的人。

  这话一出,通道里的人面色一变,路茂伸手比了个手势,大家都快速的点点头,一点动静都不敢发出的悄悄往后退。

  “妃儿是我们在路上偶遇的,那我们也想要问你,我们队伍里的小姑娘被你们单独和王林放在一起,你们意欲何为,什么叫萧妃好好的?那你们认为萧妃应该出什么事?或者说,你们已经预料好了她的结局,所以如今看到她如此才要如此惊讶?”

  “这位大叔,你这话说的有多可笑你自己知道么?什么叫拿出来见者有份?这样未免有些不公平吧?”凤渺看着那人,目光微冷,“要说见者有份应该是我们都把自己储物袋里的东西掏出来,然后平均分一下,这样才对。你说呢?”

  “我看不见得吧?”这话一出,一旁静站着的路昂却是勾唇一笑,转头看着一个方向,“王家的人既然到了,就出来吧。就不要想着什么渔翁之利了。”

  凤月倾闻言,轻轻一笑不置可否。

  “不是!没有!”那热闻言面色一变,只见当先的王轩回过头来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所有的话顿时就全部噎在了嘴里,再也吐不出一个字来。

  “两位,现在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我们现在只想知道,你们究竟在这个遗迹中得到了什么好处,这样拿出来,我们见面有份,以免伤了和气如何?”这是赫连白队伍里神秘人说的话,这话一出,立刻引来了一道嗤笑的声音。

  “这位大叔,你这话说的有多可笑你自己知道么?什么叫拿出来见者有份?这样未免有些不公平吧?”凤渺看着那人,目光微冷,“要说见者有份应该是我们都把自己储物袋里的东西掏出来,然后平均分一下,这样才对。你说呢?”

  “看来是不能善了了?”那人被凤渺这样的反问问的面色一沉,尤其是后者之前的一句大叔,更是叫的他面子全无。

  “善了?善了是什么?见者有份,维持和气?”凤渺油嘴滑舌的模样让凤月倾不由的瞪了他一眼,只听他继续道,“我们很有诚意的啊。不过,这位大叔,你确定你是想要善了么?”

  “王先生,既然我们如今有一致的目标,是不是应该联合一下一致对外才对?”那神秘人闻言不再理会凤渺,免得被他气死,而是转过头去看向王轩。

  王轩闻言面色微微的一变,转眸看向奥特峰。奥特峰见状立刻上前几步,“王先生,我觉着这个提议非常不错。既然凤月家族如今是我们的眼中钉,我们不如就一起合作先把这根钉子拔了!”

  这话说到后来慢了许多,一股狠意就流露了出来,凤月倾微微一笑,抬眼看了眼路茂,“我倒是要看看,你们有没有把我们这颗钉子拔了的本事!”

  这话一出,凤月倾伸手,一柄软剑就出现在了手上,玄力缓缓升腾,火红色玄力灌注之下,银白色的软剑也染上了火红。

  “啧啧,都说凤月家族的废物可以修炼玄力了,我还不信,如今一看倒是真的。”这神秘人见凤月倾的作为,眼中划过了一抹兴趣,一想到某种可能性,眼中都滑过一道光,“我倒是想要看看你这废物到底有什么本事!”

  “抱歉阁下,你的对手是我。”说这话的是路昂,路昂看着那人面无表情的脸上缓缓的扯了扯,“欺负一个女孩子实在是有损男人的形象,不如我们切磋一下?”

  “你还是不要动了,因为你的对手是我。”路茂见王轩想要上前微微一笑,上前走了一步。

  没错,刚刚在外面,第一个开口的人就是曾经打伤了凤月倾,甚至于间接的成全了凤月倾的人。

  如今在这个地方,乌利亚斯镇的三大家族第一次剑拔弩张的对立起来,战争一触即发!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邪王独宠:神医废材妃

前世,双目失明的她,错信“凤凰男”一片深情,十年荆棘路,终究惨遭横死,连累至亲满门被灭。极致重生,强势归来,翻手掌黑,覆手控白,她发誓要杀尽天下负她之人,不惜一切护至亲。步步波澜诡秘,风华绝代的她却总被自己那位“义兄”出手相救。腹黑妖孽的他,背负惊天秘密,却为她布下了天罗地网的温...

作者:木子苏V
标签:言情

庶女本色

前世她付错情,嫁错人,最后落得个幼子惨死,挖心而亡的下场。弃情绝爱,她换回一次重生的机会,只为毁去昔日所有践踏过她的人。她是恨海归来的一缕孤魂,他是威震诸国的一代战王。再活一世,她心黑手狠,只为一人在坠情劫, 游戏人间,他风流不羁,征战天下只为护卿。一度临朝,她定江山,主沉浮,挥...

作者:九幽白白
标签:言情

剩者为王:傲娇萌妻

“萌妻系列”《重生之猎爱萌妻》火热连载:http://yynovel.motie.com/book/86487 我不敢回头看是不是有人追上来了,慌不择路地撞进了一个房间。顾不上多想,马上锁了门。我靠在门板上一转身就看到乔奕谌坐在沙发上。他应该是刚洗完澡,暖金色的灯光从他的头顶上...

作者:纳兰锦馨
标签:言情

重生之异能王妃

一根铁索,一碗毒药,她被最亲近的人联手逼入惨烈地狱。再次睁眼,她誓要将仇人踩在脚下!嫡姐恶毒,继母阴险,还有一窝牛鬼蛇神的姑妈表妹不安好心,连亲爹都是一肚子坏水……没关系,人丑家贫没势力,翻身嫡女也一样把歌唱!谁叫咱有最大的靠山呢?——老天让咱重生,怎么着也不会轻易让咱挂掉不是?...

作者:十七纬
标签:言情

邪医狂妻

睁开眼,她发现自己浑身伤痕,躺在猪圈里!是人是鬼都还没分清,居然先被猪给拱了!开什么玩笑?她可是特种兵部队女军医!竟然与猪同吃同睡?!明明天赋异凛,她却被嘲笑智商、废材!不怕死的喽啰太多?见一个拿枪崩一个! 可是,她刚崩完一个小贱人,面前咋又出现一个绝世妖孽美男?“女人!乖乖等我...

作者:金小财
标签:言情

豪门强宠:老婆,离婚无效

一场锲约婚姻,将他和她拴绑在了一起。本以为契约期满各不相欠,却没想到凭空多出八百万的彩礼,好吧!为了脱离苦海,她决定不遗余力地还债。对着契约老公逆来顺受,百般娇柔,并不惜投怀送抱。一个吻十万,勾引于嘉兴成功亲自己十次之后,林思淼纤手一伸:“老公,拿钱。”“老婆,力的作用是相互的...

作者:苍茫白驹
标签:都市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