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祸福相依 得佳人芳心(2)

作者:柠檬小师妹  发布时间:2015-06-01 22:00  字数:1064 

  
  于是她点了点头道:“我从未像此刻这般认真,再认真不过。你都说了要娶我的,你不会反悔吧!”
  于是她点了点头道:“我从未像此刻这般认真,再认真不过。你都说了要娶我的,你不会反悔吧!”
  袁檀垂下眸子:“我果然是在做梦。”韩泠将额头抵上他的额头:“你不是在做梦,是我,我就在你面前。”她抬起他的手贴近脸庞,“不信,你摸摸……”袁檀手指动了动,轻抚过她如画的眉目:“你……”
  翌日一早就想去找蘋清救袁檀,路过公主府,却见阳庆急急忙忙,神色匆匆上了马车,向皇宫方向离去。韩泠深思熟虑一番原路返回,等待事情的转变。
  韩泠忍不住又唤了一声:“袁檀……”半晌,袁檀睁开双眼,眉心因疼痛而攒在一起,“你……我是在做梦么。”韩泠听得喉头一涩,半晌答不出一句话来。

  韩泠捂住他的嘴不让他费力气伤神,眼里泪盈盈的,“你哪里伤着了?”

54.198.139.134, 54.198.139.134;0;pc;2;磨铁文学

  韩泠盯着他的双眼,道:“你再说一遍。”袁檀说:“我自有脱身之策,你不用管我。”“骗人,你如果有脱身之策,就不会是现在这副鬼样子了。”

  于是她点了点头道:“我从未像此刻这般认真,再认真不过。你都说了要娶我的,你不会反悔吧!”

  袁檀垂下眸子:“我果然是在做梦。”韩泠将额头抵上他的额头:“你不是在做梦,是我,我就在你面前。”她抬起他的手贴近脸庞,“不信,你摸摸……”袁檀手指动了动,轻抚过她如画的眉目:“你……”

  韩泠捂住他的嘴不让他费力气伤神,眼里泪盈盈的,“你哪里伤着了?”

54.198.139.134, 54.198.139.134;0;pc;2;磨铁文学

  手滑下去,在他身上摸索。袁檀捉住她的手:“一点皮肉伤而已。”韩泠顿了顿,看着他的眼道:“其实这都怪我,为你招来的祸事。”袁檀捂着胸口慢慢坐直:“跟你无关。怪我太贪心了。”

  韩泠默然片刻道:“其实是我太贪心,明明想避开你,偏又贪心的舍不得离开。我若是不出现,洛萧怕也不会如此行事。”

  袁檀咳了咳,闭上眼轻声道:“我既然都这样了,你走吧,离开这里,远远的,免得洛萧又为难你。”

  韩泠盯着他的双眼,道:“你再说一遍。”袁檀说:“我自有脱身之策,你不用管我。”“骗人,你如果有脱身之策,就不会是现在这副鬼样子了。”

  袁檀咳了咳,这次没有答话。韩泠俯身抱住他,缓缓道:“我不走,等你好了,等你出狱,我一辈子留在你身边。”身下的躯体震了一震,她一怔,自他怀中仰起头来。

  袁檀那双瞳眸翻滚着难以名状的复杂情绪。他捧住她的脸,定定地望着她:“你是说真的?”韩泠又是一怔,刚才那番话她之前并未想过,只是情到浓处不自觉脱口而出,她也并未觉得说出这样的话来有什么不妥,反而通体有种说不出的愉悦。

  于是她点了点头道:“我从未像此刻这般认真,再认真不过。你都说了要娶我的,你不会反悔吧!”

  袁檀一笑把韩泠搂着怀里道:“那又姑娘那么想把自己嫁出去的。”韩泠抬头对上袁檀的眼睛“我就是啊!”

  手滑下去,在他身上摸索。袁檀捉住她的手:“一点皮肉伤而已。”韩泠顿了顿,看着他的眼道:“其实这都怪我,为你招来的祸事。”袁檀捂着胸口慢慢坐直:“跟你无关。怪我太贪心了。”

  袁檀咳了咳,这次没有答话。韩泠俯身抱住他,缓缓道:“我不走,等你好了,等你出狱,我一辈子留在你身边。”身下的躯体震了一震,她一怔,自他怀中仰起头来。

  监察狱和尉司掌天下刑狱,而这刑狱多半要与血腥和杀戮扯上关系,能在监察狱府当官的人必定不是一般的人,所以不能以常人的思维去推测。

  好比方一般人是不愿意大半夜从被窝里爬出来的,可若是监察狱府的人那就另当别论了。

  于是她点了点头道:“我从未像此刻这般认真,再认真不过。你都说了要娶我的,你不会反悔吧!”

  “韩公子,时间到了”狱卒为难的叫韩泠离去,韩泠一身男装。韩泠觉得她一走万一监察狱的人就把袁檀,带出去用刑。不愿离去,还是袁檀劝她说:“你在这里也是于事无补。”韩泠觉得也有道理不舍的离去。

  翌日一早就想去找蘋清救袁檀,路过公主府,却见阳庆急急忙忙,神色匆匆上了马车,向皇宫方向离去。韩泠深思熟虑一番原路返回,等待事情的转变。

  韩泠回到韩公府,微微阖眼。

  监察狱和尉司掌天下刑狱,而这刑狱多半要与血腥和杀戮扯上关系,能在监察狱府当官的人必定不是一般的人,所以不能以常人的思维去推测。

  翌日一早就想去找蘋清救袁檀,路过公主府,却见阳庆急急忙忙,神色匆匆上了马车,向皇宫方向离去。韩泠深思熟虑一番原路返回,等待事情的转变。

  韩泠默然片刻道:“其实是我太贪心,明明想避开你,偏又贪心的舍不得离开。我若是不出现,洛萧怕也不会如此行事。”

  袁檀一笑把韩泠搂着怀里道:“那又姑娘那么想把自己嫁出去的。”韩泠抬头对上袁檀的眼睛“我就是啊!”

  皇宫内院,金碧辉煌,琉璃瓦砖,香芸寥寥正是皇帝陛下的寝殿。洛衍正在被宫女的服侍下洗漱,两年的洛衍,他两鬓斑白如霜,眼角的皱纹愈发深邃。岁月不饶人。

  
  翌日一早就想去找蘋清救袁檀,路过公主府,却见阳庆急急忙忙,神色匆匆上了马车,向皇宫方向离去。韩泠深思熟虑一番原路返回,等待事情的转变。
  监察狱和尉司掌天下刑狱,而这刑狱多半要与血腥和杀戮扯上关系,能在监察狱府当官的人必定不是一般的人,所以不能以常人的思维去推测。
  韩泠默然片刻道:“其实是我太贪心,明明想避开你,偏又贪心的舍不得离开。我若是不出现,洛萧怕也不会如此行事。”
  于是她点了点头道:“我从未像此刻这般认真,再认真不过。你都说了要娶我的,你不会反悔吧!”
  翌日一早就想去找蘋清救袁檀,路过公主府,却见阳庆急急忙忙,神色匆匆上了马车,向皇宫方向离去。韩泠深思熟虑一番原路返回,等待事情的转变。
  韩泠默然片刻道:“其实是我太贪心,明明想避开你,偏又贪心的舍不得离开。我若是不出现,洛萧怕也不会如此行事。”
  韩泠盯着他的双眼,道:“你再说一遍。”袁檀说:“我自有脱身之策,你不用管我。”“骗人,你如果有脱身之策,就不会是现在这副鬼样子了。”
  韩泠默然片刻道:“其实是我太贪心,明明想避开你,偏又贪心的舍不得离开。我若是不出现,洛萧怕也不会如此行事。”
  韩泠回到韩公府,微微阖眼。
  手滑下去,在他身上摸索。袁檀捉住她的手:“一点皮肉伤而已。”韩泠顿了顿,看着他的眼道:“其实这都怪我,为你招来的祸事。”袁檀捂着胸口慢慢坐直:“跟你无关。怪我太贪心了。”
  监察狱和尉司掌天下刑狱,而这刑狱多半要与血腥和杀戮扯上关系,能在监察狱府当官的人必定不是一般的人,所以不能以常人的思维去推测。
  韩泠捂住他的嘴不让他费力气伤神,眼里泪盈盈的,“你哪里伤着了?”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战神王爷戏傻妃

穿越?她特工第一杀手居然是傻子?嫡母嫡姐陷害?

作者:陌萱
标签:古代言情

娇宠毒妻:嫡女重生不好惹

前生,她心里眼里都是他,为了他受尽委屈也心甘情愿。

作者:青央
标签:古代言情

偏就不谈爱

周周养了个小白脸,被小白脸女朋友打了个半死,开始傍老男人。

作者:白里红红
标签:现代言情

紫禁深深锁玲珑

风花雪月,玲珑和良人互订终身,一觉醒来,良人却把她送上帝榻。

作者:小阿靖
标签:古代言情

十皇子的俏医妃

棺材内重生,偏偏砸在美男身上?咦,这美男只手破棺拥她入怀。

作者:狂少的笛子
标签:古代言情

偷个将军好回家

偷,是她的强项,又是她的弱项。她因偷而穿越,因偷而得夫君。

作者:紫菀妤
标签:古代言情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