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30 黑暗层面

作者:冰鑒  发布时间:2015-05-11 11:49  字数:1701 

  “好的。”张雅茹顺道走了出去,打算把自己也关外面,这种事情,自己还是不要沾惹的好。
  张雅茹原本以为陈丽芝会遵从当事人的想法,让自己出去,没想到,陈丽芝却这样说道:“她是我的人,有什么话不妨直说,不用回避。”转而对张雅茹说道:“那堆资料,去整理一下。”
  如此两个画面,就在眼中来来回回的不断交替变化……
  “好的。”张雅茹顺道走了出去,打算把自己也关外面,这种事情,自己还是不要沾惹的好。
  法院,对张雅茹这样刚走出校园,踏入岗位的人来说,既是陌生的,又是熟悉的。
  却在关门的瞬间,陈丽芝又突然吼道:“你出去干吗?过来把这堆资料整理一下!”
  然后,从包里掏出了一个用红纸紧紧裹起来的东西,单看长度与宽度,分明是红色毛爷爷的样子,看那高度,足足有七八厘米高。
  这是一招感情牌!
  但当某一天,你亲眼看见当事人把那扇永远敞开的大门合起来,从包里掏出一个刺眼的红包;你亲耳听见,一对将近六十岁的当事人点头哈腰的祈求法官手下留情,判决自己胜诉……这种感觉,和听闻,绝对完全是两码事。它深深的震撼了张雅茹的内心,犹如在一向平静的河面上突然掀起惊涛骇浪、狂风巨雨。
  张雅茹原本以为陈丽芝会遵从当事人的想法,让自己出去,没想到,陈丽芝却这样说道:“她是我的人,有什么话不妨直说,不用回避。”转而对张雅茹说道:“那堆资料,去整理一下。”
  
  唐玢犹疑了一会儿,然后小心翼翼的撕开了白纸的一个角。
  接下来发生的一幕,彻底震撼了张雅茹的眼睛,这是自己第一次如此清晰的看到阴暗的一面。
  当天下午一点,苗闫和唐玢又来法院了,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当天下午一点,苗闫和唐玢又来法院了,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比如,课本上会寥寥数语讲述当事人会见法官,但不会具体讲述当事人与法官之间的种种,因为,每个案件具有唯一性,更不会告诉你当事人会见了法官几次。
  这种感觉,就好像你原本是知道这块布之下是在进行肮脏不可见人的勾当交易,但它始终有一块布在遮挡,而现在,那块布被堂而皇之拿掉,所有的一切变得那么的透明,那么的公开!
  张雅茹原本以为陈丽芝会遵从当事人的想法,让自己出去,没想到,陈丽芝却这样说道:“她是我的人,有什么话不妨直说,不用回避。”转而对张雅茹说道:“那堆资料,去整理一下。”
  这种事,还要自己看着?不是没人才更好吗?难道是想拖自己下贼船?
  先是唐玢不情愿的看了张雅茹一眼,接着就在那里一顿痛哭流泪,小声的哀嚎着说自己一定要得到苗淼的几枚胚胎,那是苗淼在世间留下来的最后的东西,万万不可让对方拿了去。
  然后,张雅茹就听到唐玢这样和陈丽芝说道:“陈法官,我有是重要的事情想和您单独谈,这……能不能先让她出去一下,我一会儿就好。”
  当天下午一点,苗闫和唐玢又来法院了,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如此两个画面,就在眼中来来回回的不断交替变化……
  
  当天下午一点,苗闫和唐玢又来法院了,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但当某一天,你亲眼看见当事人把那扇永远敞开的大门合起来,从包里掏出一个刺眼的红包;你亲耳听见,一对将近六十岁的当事人点头哈腰的祈求法官手下留情,判决自己胜诉……这种感觉,和听闻,绝对完全是两码事。它深深的震撼了张雅茹的内心,犹如在一向平静的河面上突然掀起惊涛骇浪、狂风巨雨。
  唐玢犹疑了一会儿,然后小心翼翼的撕开了白纸的一个角。
54.161.79.96, 54.161.79.96;0;pc;4;磨铁文学
  “这是什么?打开看看!”陈丽芝皱皱眉,严肃的问道。
  张雅茹恍惚中看到陈丽芝分了三分之一给自己,又恍惚中看到陈丽芝和自己被警察拷着手铐,在被告席上接受审判……
  “有什么不方便的,你自己的东西,你自己打开!”
  比如,课本上会寥寥数语讲述当事人会见法官,但不会具体讲述当事人与法官之间的种种,因为,每个案件具有唯一性,更不会告诉你当事人会见了法官几次。
  却在此时,陈丽芝吩咐道:“小张,你先把门关起来,外面太吵了。”
  然后,从包里掏出了一个用红纸紧紧裹起来的东西,单看长度与宽度,分明是红色毛爷爷的样子,看那高度,足足有七八厘米高。
  
  然后,从包里掏出了一个用红纸紧紧裹起来的东西,单看长度与宽度,分明是红色毛爷爷的样子,看那高度,足足有七八厘米高。
  但,当你真正坐在这里,你会有一种隔阂感,这是熟悉中的陌生。这里的很多事,都不是书本上、课堂上讲的那样。
  “这是什么?打开看看!”陈丽芝皱皱眉,严肃的问道。
  却在关门的瞬间,陈丽芝又突然吼道:“你出去干吗?过来把这堆资料整理一下!”
  这种事,还要自己看着?不是没人才更好吗?难道是想拖自己下贼船?
  这是一招感情牌!
  但既然领导发话了,明显的要自己留下,自己也不能逆了旨意吧?
  唐玢犹疑了一会儿,然后小心翼翼的撕开了白纸的一个角。
  当天下午一点,苗闫和唐玢又来法院了,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却在关门的瞬间,陈丽芝又突然吼道:“你出去干吗?过来把这堆资料整理一下!”
  “这是什么?打开看看!”陈丽芝皱皱眉,严肃的问道。
  然而,他们没有向以往那样“听话”的坐下,而是先东张西望的把这个弱小的办公室打量了一遍,接着难为情的说道:
  张雅茹恍惚中看到陈丽芝分了三分之一给自己,又恍惚中看到陈丽芝和自己被警察拷着手铐,在被告席上接受审判……
  但,当你真正坐在这里,你会有一种隔阂感,这是熟悉中的陌生。这里的很多事,都不是书本上、课堂上讲的那样。
54.161.79.96, 54.161.79.96;0;pc;4;磨铁文学
  “坐,坐。”陈丽芝热情的招呼道。
  比如,课本上会寥寥数语讲述当事人会见法官,但不会具体讲述当事人与法官之间的种种,因为,每个案件具有唯一性,更不会告诉你当事人会见了法官几次。
  比如,课本上会寥寥数语讲述当事人会见法官,但不会具体讲述当事人与法官之间的种种,因为,每个案件具有唯一性,更不会告诉你当事人会见了法官几次。
  张雅茹恍惚中看到陈丽芝分了三分之一给自己,又恍惚中看到陈丽芝和自己被警察拷着手铐,在被告席上接受审判……
  如此两个画面,就在眼中来来回回的不断交替变化……
  不对啊,自己就是一个刚刚来、又无权无势的小小书记员一枚,没这么好的“福利”吧?
  “好的。”张雅茹顺道走了出去,打算把自己也关外面,这种事情,自己还是不要沾惹的好。
  唐玢犹疑了一会儿,然后小心翼翼的撕开了白纸的一个角。
  
  但当某一天,你亲眼看见当事人把那扇永远敞开的大门合起来,从包里掏出一个刺眼的红包;你亲耳听见,一对将近六十岁的当事人点头哈腰的祈求法官手下留情,判决自己胜诉……这种感觉,和听闻,绝对完全是两码事。它深深的震撼了张雅茹的内心,犹如在一向平静的河面上突然掀起惊涛骇浪、狂风巨雨。
  这是一招感情牌!
  这种震惊,比从来没有听说过还要来得更猛烈,因为这里边夹带着对徇私枉法的愤怒!对法律的权威的被质疑的憎恨!
  自他们坐在教室那一刻,他们无时无刻不在学习法律,了解法院的工作。因而法院的一切,对于他们来说,不像一般人眼里那样的神秘、不可知。
  我还不想这么早就被“和谐”掉!
  接下来发生的一幕,彻底震撼了张雅茹的眼睛,这是自己第一次如此清晰的看到阴暗的一面。
  最终,她奋力摇摇头,把这两个画面驱散开来。
54.161.79.96, 54.161.79.96;0;pc;4;磨铁文学
  然后,张雅茹就听到唐玢这样和陈丽芝说道:“陈法官,我有是重要的事情想和您单独谈,这……能不能先让她出去一下,我一会儿就好。”
  唐玢犹疑了一会儿,然后小心翼翼的撕开了白纸的一个角。
  然后,从包里掏出了一个用红纸紧紧裹起来的东西,单看长度与宽度,分明是红色毛爷爷的样子,看那高度,足足有七八厘米高。
  比如,课本上会寥寥数语讲述当事人会见法官,但不会具体讲述当事人与法官之间的种种,因为,每个案件具有唯一性,更不会告诉你当事人会见了法官几次。
  
  最终,她奋力摇摇头,把这两个画面驱散开来。
  接下来发生的一幕,彻底震撼了张雅茹的眼睛,这是自己第一次如此清晰的看到阴暗的一面。
  这也恰好印证了陈丽芝的那句话:你信不信,开庭之前,还得来几次。
  张雅茹原本以为陈丽芝会遵从当事人的想法,让自己出去,没想到,陈丽芝却这样说道:“她是我的人,有什么话不妨直说,不用回避。”转而对张雅茹说道:“那堆资料,去整理一下。”
  张雅茹撇了过去,果然啊,猜对了,厚厚的一沓毛爷爷啊!这至少够我三个月的工资了吧?
  然而,他们没有向以往那样“听话”的坐下,而是先东张西望的把这个弱小的办公室打量了一遍,接着难为情的说道:
  “好的。”张雅茹顺道走了出去,打算把自己也关外面,这种事情,自己还是不要沾惹的好。
  最后,陈丽芝再次得出一个结论:年轻人有想法是好的,就怕没有想法,不会思考,只会照本宣科、墨守成规。

  却在关门的瞬间,陈丽芝又突然吼道:“你出去干吗?过来把这堆资料整理一下!”

  法院,对张雅茹这样刚走出校园,踏入岗位的人来说,既是陌生的,又是熟悉的。

  先是唐玢不情愿的看了张雅茹一眼,接着就在那里一顿痛哭流泪,小声的哀嚎着说自己一定要得到苗淼的几枚胚胎,那是苗淼在世间留下来的最后的东西,万万不可让对方拿了去。

  自他们坐在教室那一刻,他们无时无刻不在学习法律,了解法院的工作。因而法院的一切,对于他们来说,不像一般人眼里那样的神秘、不可知。

  张雅茹恍惚中看到陈丽芝分了三分之一给自己,又恍惚中看到陈丽芝和自己被警察拷着手铐,在被告席上接受审判……

  但,当你真正坐在这里,你会有一种隔阂感,这是熟悉中的陌生。这里的很多事,都不是书本上、课堂上讲的那样。

  这也恰好印证了陈丽芝的那句话:你信不信,开庭之前,还得来几次。

  张雅茹恍惚中看到陈丽芝分了三分之一给自己,又恍惚中看到陈丽芝和自己被警察拷着手铐,在被告席上接受审判……

  这种事,还要自己看着?不是没人才更好吗?难道是想拖自己下贼船?

  接下来发生的一幕,彻底震撼了张雅茹的眼睛,这是自己第一次如此清晰的看到阴暗的一面。

  比如,课本上会寥寥数语讲述当事人会见法官,但不会具体讲述当事人与法官之间的种种,因为,每个案件具有唯一性,更不会告诉你当事人会见了法官几次。

  这也恰好印证了陈丽芝的那句话:你信不信,开庭之前,还得来几次。

  但既然领导发话了,明显的要自己留下,自己也不能逆了旨意吧?

  当天下午一点,苗闫和唐玢又来法院了,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先是唐玢不情愿的看了张雅茹一眼,接着就在那里一顿痛哭流泪,小声的哀嚎着说自己一定要得到苗淼的几枚胚胎,那是苗淼在世间留下来的最后的东西,万万不可让对方拿了去。

  唐玢犹疑了一会儿,然后小心翼翼的撕开了白纸的一个角。

  “这是什么?打开看看!”陈丽芝皱皱眉,严肃的问道。

  “坐,坐。”陈丽芝热情的招呼道。

  然而,他们没有向以往那样“听话”的坐下,而是先东张西望的把这个弱小的办公室打量了一遍,接着难为情的说道:

  “陈法官,我我们就不坐了,我有重要的事情和你说哩,说完我们就走,您看……这门能不能先关起来一下?”

  “好的。”张雅茹顺道走了出去,打算把自己也关外面,这种事情,自己还是不要沾惹的好。

  张雅茹听到,已然疑惑:说话还要关门?俗话说,关起门来做事的,必是见不得光的!难道是要?陈法官看起来不像那样的人啊!

  当天下午一点,苗闫和唐玢又来法院了,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却在此时,陈丽芝吩咐道:“小张,你先把门关起来,外面太吵了。”

  “好的。”张雅茹顺道走了出去,打算把自己也关外面,这种事情,自己还是不要沾惹的好。

  我还不想这么早就被“和谐”掉!

  却在关门的瞬间,陈丽芝又突然吼道:“你出去干吗?过来把这堆资料整理一下!”

  

  这种事,还要自己看着?不是没人才更好吗?难道是想拖自己下贼船?

  当天下午一点,苗闫和唐玢又来法院了,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但既然领导发话了,明显的要自己留下,自己也不能逆了旨意吧?

  不对啊,自己就是一个刚刚来、又无权无势的小小书记员一枚,没这么好的“福利”吧?

  但既然领导发话了,明显的要自己留下,自己也不能逆了旨意吧?

  然后,张雅茹就听到唐玢这样和陈丽芝说道:“陈法官,我有是重要的事情想和您单独谈,这……能不能先让她出去一下,我一会儿就好。”

  却在关门的瞬间,陈丽芝又突然吼道:“你出去干吗?过来把这堆资料整理一下!”

  张雅茹原本以为陈丽芝会遵从当事人的想法,让自己出去,没想到,陈丽芝却这样说道:“她是我的人,有什么话不妨直说,不用回避。”转而对张雅茹说道:“那堆资料,去整理一下。”

  但当某一天,你亲眼看见当事人把那扇永远敞开的大门合起来,从包里掏出一个刺眼的红包;你亲耳听见,一对将近六十岁的当事人点头哈腰的祈求法官手下留情,判决自己胜诉……这种感觉,和听闻,绝对完全是两码事。它深深的震撼了张雅茹的内心,犹如在一向平静的河面上突然掀起惊涛骇浪、狂风巨雨。

54.161.79.96, 54.161.79.96;0;pc;4;磨铁文学

  张雅茹懵了,那堆资料不是昨天才整理过的吗?难道她忘记了?恩,那我在整理一遍!

  接下来发生的一幕,彻底震撼了张雅茹的眼睛,这是自己第一次如此清晰的看到阴暗的一面。

  先是唐玢不情愿的看了张雅茹一眼,接着就在那里一顿痛哭流泪,小声的哀嚎着说自己一定要得到苗淼的几枚胚胎,那是苗淼在世间留下来的最后的东西,万万不可让对方拿了去。

  接下来发生的一幕,彻底震撼了张雅茹的眼睛,这是自己第一次如此清晰的看到阴暗的一面。

  这是一招感情牌!

  然后,从包里掏出了一个用红纸紧紧裹起来的东西,单看长度与宽度,分明是红色毛爷爷的样子,看那高度,足足有七八厘米高。

  却在关门的瞬间,陈丽芝又突然吼道:“你出去干吗?过来把这堆资料整理一下!”

  “这是什么?打开看看!”陈丽芝皱皱眉,严肃的问道。

  “这……这个陈法官带回去就知道了,这里实在不方便看啊。”唐玢犹疑着说。

  “有什么不方便的,你自己的东西,你自己打开!”

  唐玢犹疑了一会儿,然后小心翼翼的撕开了白纸的一个角。

  张雅茹撇了过去,果然啊,猜对了,厚厚的一沓毛爷爷啊!这至少够我三个月的工资了吧?

  这种事,张雅茹之前也有所耳闻,但毕竟只能算作听闻,自己顶多对这种败坏法律威严的人进行心里的谴责,咒骂他早日被双规,进监狱!以此来宣泄自己的不满,谴责其对法律的亵渎,对神圣之物的玷污!

  但当某一天,你亲眼看见当事人把那扇永远敞开的大门合起来,从包里掏出一个刺眼的红包;你亲耳听见,一对将近六十岁的当事人点头哈腰的祈求法官手下留情,判决自己胜诉……这种感觉,和听闻,绝对完全是两码事。它深深的震撼了张雅茹的内心,犹如在一向平静的河面上突然掀起惊涛骇浪、狂风巨雨。

  这种感觉,就好像你原本是知道这块布之下是在进行肮脏不可见人的勾当交易,但它始终有一块布在遮挡,而现在,那块布被堂而皇之拿掉,所有的一切变得那么的透明,那么的公开!

54.161.79.96, 54.161.79.96;0;pc;4;磨铁文学

  这种震惊,比从来没有听说过还要来得更猛烈,因为这里边夹带着对徇私枉法的愤怒!对法律的权威的被质疑的憎恨!

  张雅茹恍惚中看到陈丽芝分了三分之一给自己,又恍惚中看到陈丽芝和自己被警察拷着手铐,在被告席上接受审判……

  如此两个画面,就在眼中来来回回的不断交替变化……

  张雅茹懵了,那堆资料不是昨天才整理过的吗?难道她忘记了?恩,那我在整理一遍!

  最终,她奋力摇摇头,把这两个画面驱散开来。

  

  比如,课本上会寥寥数语讲述当事人会见法官,但不会具体讲述当事人与法官之间的种种,因为,每个案件具有唯一性,更不会告诉你当事人会见了法官几次。
  但既然领导发话了,明显的要自己留下,自己也不能逆了旨意吧?
  张雅茹懵了,那堆资料不是昨天才整理过的吗?难道她忘记了?恩,那我在整理一遍!
  这种事,还要自己看着?不是没人才更好吗?难道是想拖自己下贼船?
  比如,课本上会寥寥数语讲述当事人会见法官,但不会具体讲述当事人与法官之间的种种,因为,每个案件具有唯一性,更不会告诉你当事人会见了法官几次。
  “坐,坐。”陈丽芝热情的招呼道。
  这也恰好印证了陈丽芝的那句话:你信不信,开庭之前,还得来几次。
  却在关门的瞬间,陈丽芝又突然吼道:“你出去干吗?过来把这堆资料整理一下!”
  接下来发生的一幕,彻底震撼了张雅茹的眼睛,这是自己第一次如此清晰的看到阴暗的一面。
  但既然领导发话了,明显的要自己留下,自己也不能逆了旨意吧?
  唐玢犹疑了一会儿,然后小心翼翼的撕开了白纸的一个角。
  当天下午一点,苗闫和唐玢又来法院了,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好的。”张雅茹顺道走了出去,打算把自己也关外面,这种事情,自己还是不要沾惹的好。
  “陈法官,我我们就不坐了,我有重要的事情和你说哩,说完我们就走,您看……这门能不能先关起来一下?”
  先是唐玢不情愿的看了张雅茹一眼,接着就在那里一顿痛哭流泪,小声的哀嚎着说自己一定要得到苗淼的几枚胚胎,那是苗淼在世间留下来的最后的东西,万万不可让对方拿了去。
  法院,对张雅茹这样刚走出校园,踏入岗位的人来说,既是陌生的,又是熟悉的。
  当天下午一点,苗闫和唐玢又来法院了,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唐玢犹疑了一会儿,然后小心翼翼的撕开了白纸的一个角。
  却在关门的瞬间,陈丽芝又突然吼道:“你出去干吗?过来把这堆资料整理一下!”
  最后,陈丽芝再次得出一个结论:年轻人有想法是好的,就怕没有想法,不会思考,只会照本宣科、墨守成规。
  却在关门的瞬间,陈丽芝又突然吼道:“你出去干吗?过来把这堆资料整理一下!”
  这也恰好印证了陈丽芝的那句话:你信不信,开庭之前,还得来几次。
  先是唐玢不情愿的看了张雅茹一眼,接着就在那里一顿痛哭流泪,小声的哀嚎着说自己一定要得到苗淼的几枚胚胎,那是苗淼在世间留下来的最后的东西,万万不可让对方拿了去。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诱王入帐:嗜宠盗梦毒妃

【寻梦里,她是他唯一的救赎;人生中,他是她难解的宿命。】前世,她凭借自己的入梦绝技为他披荆斩棘,扫平障碍,襄助他成为九五之尊。却不想,七窍被封,剜心挫骨,直到死前才得知自己的倾心相付原不过是早有预谋的算计。梦醒归来,回到最初,她发誓要让那些负她之人死无葬身之地!只是,究竟何为梦?...

作者:木子苏V
标签:言情

婚后试爱,恶魔老公心尖宠

江绯色十八岁成年礼,遭人神秘暗算,老天爷送了她一份大礼。阴差阳错,在睡与被睡里滚烫挣扎。*一纸婚约,她被爆出丑闻,成为苏城千夫所指万妇唾骂,抢走他心尖宠未婚妻位置的贱人。灯光晕暗,男人将她狠狠压在卫生间。“在这里,还是乖乖跟我走?”“别人的心头肉,请你g-u-n——”男人眼眸深深...

作者:夜风情
标签:言情

狼帝有喜,娘娘又生崽了

【狼陛下:爱妃,要抱抱要亲亲要举高高!】一夜突变,她成了叛国通敌的罪人;稚子惨死,五马分尸,她是荒山野岭中的一抹孤魂;然上天怜悯,她重生而来!说她不知廉耻与人苟且?呵呵,她不仅要与人苟且还要生人子嗣,你能奈我何?说她魅惑君心妖言惑众?好啊,如你们所愿。郝明珠:“皇上,有人说我们的...

作者:公子离
标签:言情

燃情闪婚:甜妻太惑人

一场宿命的相遇,她跟夜景琛的命运就此纠缠在一起。她以为,夜景琛就是她此生最大的劫数,谁料他却宠她入骨。全世界都说她只是一个替身,她却将替身的戏码演绎得淋漓尽致。既然无心,何来心痛?顾以沫:“我不是给你生孩子的那个女人,不是不是不是!”他单手扣上她的下颌:“我说是,你就是。”他疼她...

作者:蓉焉
标签:言情

豪门盛宠,重生之天后养成

顾锦川说,乔烟,其他人接近你,其实都是为了跟你上床,当然,我跟他们不一样,我想试试沙发,嗯,厨房阳台也可以。风华正茂的顾锦川,有个从政的爸爸,有个经商的妈妈,有钱有颜有天有地还有未婚妻。落魄不堪的孟烟无父无母,孤寡伶仃,还以为男朋友谢天佑是个依靠,可最后——也不过是死在了他的车轮...

作者:唐加一
标签:言情

重生之名门毒妃

火光中,堂姐笑着问她:凌皓月,父死母丧、名声尽毁的滋味怎么样? 原来不是命运的捉弄,一切都是人为,最亲的人就是刽子手,造就她血淋淋的一生 重获新生,她必是一把出鞘的利剑,不沾血绝不收手! 只是,怎么一不小心就招惹了某只妖孽? 某只妖孽:夫人,缺腿部挂件不? (1v1,男主、女主...

作者:流光之莹
标签:言情

隐藏